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灌得迷迷糊糊,九宫娘他们现在都在九宫坊内庆祝,王爷可以直捣黄龙,网打尽!”

  言辞精炼,没有废话。

  倒也是个做情报工作的料子。

  牧元阳又是高看了小安眼。

  没想到这小子非但手腕不错,倒是也有识人之明。

  牧元阳没有说话,小安却压低了声音说:“三子,做得不错,回去之后本座自有赏赐!”

  “多谢大统领!”

  “少废话,开门!”

  城门吱呀呀开启了,牧元阳等人鱼贯而入。

  从头至尾,竟然没有被个守卫发现!

  这即是因为丹江城守卫松懈,也是因为程三子得力。

  他先前那句守卫都被我灌多了,即是说明情况,也是在邀功。

  果真是粗中有细!

  其实以牧元阳现在的实力,完全没必要多此举。

  直接让陈堃或是林硕,刀劈开城门也就是了。

  以牧元阳现在的实力,是有碾压九宫坊的底气的!

  他倒是存着锻炼下小安的心思。

  日后用到他们的地方,多得是!

  不过现在已经进入丹江城,却是在没有遮遮掩掩的必要了。

  牧元阳撤下身上的黑袍,抽出了腰间的宝刀。

  雪夜黑幕下,佛骨闪烁着妖艳的光芒。

  刀锋所指,即是战场!

  可没等到牧元阳下达进攻的命令。

  耳边却忽然传来了喊呐杀伐之声。

  第二百零八章,人才难得啊!

  突如其来的杀伐之声,让牧元阳十分的意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牧元阳把目光投向了程三子。

  后者摇了摇头,同样也是满头雾水。

  眼看着丹江城马上就要乱起来。

  牧元阳不在犹豫,直接命令:“按照原本的计划,动手!”

  “领命!”

  身后徐荣等人,率领士兵,直奔九宫坊杀了过去。

  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牧元阳是不打算出手的。

  陈堃和林硕二人,自然也不会出手。

  先前让程三子开门,是为了锻炼小安掌握的情报系统。

  而这场厮杀,牧元阳同样也是要练兵!

  否则的话,也无需来这么多的人。

  有他和陈堃二人,绝对可以横扫丹江城!

  可牧元阳的野心又不仅仅只是个丹江城。

  他的野心很大,河源城,三不杀派,扬州,乃至于整个天下!

  到时候,总不能攻打每个势力,都让他亲自出手吧?

  还是要培养锻炼手下人的能力。

  而他之所以选择跟过来,则是为了压阵。

  避免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把自己这点微薄的本钱全都搭进去。

  “拿下丹江城后,河源城也是我的囊中之物,到时候这三个城池互为犄角之势,又有商路,水路,烟花柳巷,作为资金来源,到时候才能够招揽强者,培养手下的可造之材,这才算是小有根基!”

  牧元阳想着,也带着陈堃二人跟了上去。

  既然为压阵而来,当然也要入阵的。

  否则的话,还压个屁。

  等到牧元阳进入九宫坊的时候。

  九宫坊内已经乱成了团!

  原本的奢华热闹退去,变成了金戈铁马!

  莺莺燕燕,也是也被喊呐杀伐之声取代了。

  不算是太过宽敞的九宫坊内,竟然有三伙势力在火拼!

  三伙势力难分彼此,打得乱套,打得热闹!

  互相攻击,又互相忌惮。

  原本好好的对,因为牧元阳的加入,变成了乱战。

  也不知道有多少亡魂,稀里糊涂的就葬送了性命。

  可牧元阳却不在乎,他这场本来就是为了练兵。

  战斗越艰难,战斗越混乱,效果才最好。

  至于会死多少人,牧元阳不是特别在乎。

  开玩笑,他平时为了供养军队,银钱流水般花出去。

  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他们卖命么?

  只有烈火,才能锻造出真金来。

  只有去掉糟粕,才知道谁才是精华。

  牧元阳有心提拔些人,却总得知道谁值得提拔吧?

  这可是个好机会。

  虽然牧元阳没有加入战斗,可他也在观察着战场局势。

  这三伙势力当中,自己人当然无需多言。

  在徐荣的带领下,所有士兵进退有序,宛若体。

  整齐划如柄尖刀,在人群当中左右厮杀。

  虽然训练的时间不长,也没有经过什么像样的战斗。

  可从他们的表现上来看,徐荣是用了心的。

  九宫坊方的武者,大都是身着华贵,或是穿着青袍。

  华贵者,就是各大烟花柳巷的大小头目。

  青袍上绣团花的,则是九宫坊手下的打手。

  三伙人当中,以九宫坊方的实力最弱。

  毕竟他们压根也想不到,有人会在除夕夜对他们动手。

  完全没有防备之下,被打个猝不及防也是正常。

  实力最强的,则是那伙穿着普通的武者。

  从配合协作上来看,他们不如牧元阳手下。

  从个人实力上来看,他们又不如九宫坊。

  可偏偏,他们的攻势最为迅猛!

  个个武者悍不畏死,手段凶残。

  看这架势,如果不是牧元阳等人的加入,九宫坊方必是要被屠戮空的!

  他们的战斗风格,倒是让牧元阳觉得有些熟悉。

  巨孽!

  唯有巨孽中人,才有如此剽悍的战斗风格。

  完全不拿命当回事儿,,,这就是巨孽的标签。

  除了这些家伙之外,天下再也没有这样的势力了。

  不过虽然看出了他们是巨孽,却不知道他们是属于三十六巨孽的那只。

  牧元阳也并不在乎,只是杀机!

  丹江城,九宫坊,牧元阳志在必得!

  又岂容他人染指?

  尤其是看到巨孽们肆无忌惮的破坏着,牧元阳更是恨不得亲自出手宰了他们。

  他要的,是完整的丹江城!

  而不是被巨孽们毁于旦,付之炬的废墟!

  在来之前,牧元阳甚至嘱咐下面的人。

  除了那些负隅顽抗的头目之下,尽可能的少杀人。

  丹江城什么值钱?烟花柳巷啊!

  而烟花柳巷的精髓在哪儿?姑娘们啊!

  人才难得啊!

  若是都杀光了,得到丹江城的意义就没了大半!

  所以看到巨孽们肆无忌惮的屠杀,牧元阳的心都在滴血。

  眼看着战斗进入白热化。

  那些天罡强者都开始肆无忌惮的出手了。

  原本雕梁画栋的九宫坊,被破坏的七零八落。

  牧元阳不再犹豫,扭头给了林硕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提着破浪刀就加入了战团。

  随着林硕的加入,原本扑所迷离的战局瞬间就明朗了。

  以林硕的实力,宰杀群普通股天罡还不跟杀鸡样简单?

  势如破竹,若入无人之境!

  以敌众,将九宫坊和巨孽方的几个天罡打得节节败退。

  却没想到巨孽方竟然还有个五气强者,而且实力不弱,暂且和林硕周旋住了。

  不过从局势上来看,获胜只是时间的问题。

  牧元阳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

  因为他察觉到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那就是从头到尾,九宫坊的最强者,九宫娘始终都没有露面!

  人家已经打到了老巢,还藏拙个什么劲儿?

  还是说直接抛弃了自己经营半生的基业,逃走了?

  不太可能吧?

  牧元阳心里正在纳闷儿者。

  自九宫坊楼上,却忽然传来了股极强的气息!

  那股气息,若天威堂皇,足以压平切不复!

  那些小武者两股战战,连刀都攥不住了。

  就连那些天罡强者,也是汗流浃背,遭受着莫大的压力。

  连牧元阳身后的陈堃,都是瞬间爆出三花,如临大敌。

  恰此时,楼上传来了暴躁的声音:“狗日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第二百零九章,让他滚下来

  九宫坊内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嘘若寒蝉般,生怕惊扰了楼上那位的雅兴。

  可他们脸上的神色却都是极为精彩的。

  九宫坊方的武者志得意满,眉飞色舞,喜形于色。

  若非是不敢开口出声,非得得色番不可。

  而巨孽和牧元阳方。

  则是面如死灰,如丧考妣。

  出大事了啊!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九宫坊方居然还有如此强者坐镇!

  开玩笑,那样的气息,怕是连寻常宗师都没有吧?

  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了。

  保全命,就算是得天之大幸啊。

  在场神色如常的人,只有三个。

  牧元阳,林硕,陈堃。

  虽然摄于那股气息之强大。

  可陈堃二人还是神情自若。

  因为,牧元阳在。

  他们是见识过牧元阳大显神威的!

  连钓鲸翁如此强悍的天罡,连招都走不过!

  海上遭遇的那宗师,实力比钓鲸翁还强些,还不是被巴掌抽的服服帖帖的?

  在他们看来,有牧元阳坐镇,除非是剑圣,魔主亲临,否则自然是百无禁忌。

  没看牧元阳都是神情自若么?他们慌什么?

  不过牧元阳没有开口,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等着牧元阳处理也就是了。

  而正在此时,楼上有踢踏脚步声音传来。

  因为现场极为的安静,所以那脚步声音显得很响亮。

  很透彻,很锐利,像是踩在了众人的心尖上。

  急忙抬眼看去,竟是成熟妇人。

  身子丰腴婀娜,步履轻缓。

  看她眉黛春山,眼含秋波。

  模样极是俊俏,比之夭夭倒是差了许多。

  可却多了几分妩媚,也多了几分风情。

  这就是九宫坊的主人,九宫娘,余曼了。

  佘曼脚步轻缓,边走,还边整理有些凌乱的罗裙。

  神色有些慵懒,还带着些春色。

  看着下面乱成锅粥的众人,再看了看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九宫坊,余曼不由得颦起了眉头。

  这可是她的基业啊!

  “若非是老爷今儿来了,怕是老娘这老巢,非得被这些腌臜给拆了不可!”想到这里,余曼的眸中闪过几多厉色。

  能够执掌城的人,哪怕是女人,又岂是心慈手软之辈?

  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

  眼看着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谁特么能够心平气和?

  “都怪老爷半天不结束,听到了响动都不罢休,活生生让这些腌臜破坏了这么多物件,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要了他们小命之前,老娘非得把这些银子都找补回来不可!”

  余曼心中发狠,又沉着嗓子对众人说:“领头的都上来吧,我家老爷要看看你们到底长了几颗脑袋!”

  众人闻言心中寒。

  就听这口风,今儿怕是也难以了事了。

  “横竖都是死,何不博条生路!”

  巨孽的领头五气强者,闻言心中狠。

  身为巨孽的他,怎么可能没有点狠劲儿?

  反正这局面是进退两难,那还犹豫什么?

  “我等这就上去拜见前辈!”那五气毕恭毕敬的说。

  边说,边脚步蹬蹬瞪往上窜。

  御气成罡,凌空虚渡。

  没有朝上走,而是直扑余曼而去!

  快若奔马,迅如驰电。

  五脏萌发五气,瞬间将自身全部的实力都爆发了出来!

  然后出手探爪,直直朝着余曼咽喉锁了过去。

  竟是要擒住余曼,作为谈判的筹码!

  他倒是个聪明人。

  从刚才那道气息的强度来看,绝对是远超寻常宗师的。

  以他的实力想要从这般强者的手下逃生,绝无可能!

  索性就绝地反击,若是能够擒住余曼,就有了线生机!

  看着来势汹汹的五气巨孽,只有天罡境界的余曼却神色从容。

  眸中,还带着几多嘲讽。

  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意图。

  五气巨孽心中暗道不妙。

  可箭在弦上,也不得不发。

  只要能够擒住余曼,切都还有机会。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他欺进到了余曼的身前。

  手掌还差三寸就能够锁住余曼的咽喉了。

  恰此时,却从楼上窜出道金光!

  比闪电还快!

  只是须臾间,竟是生生透过了五气巨孽坚硬的头颅!

  穿了过来!

  五气巨孽瘫倒在地,死不瞑目。

  而那道金光也失去了威能,落在了地上。

  众人定睛看,赫然是根被咬断了的,,,鸡骨头!

  大伙不由得心里发寒。

  余曼却只是瞥了那五气眼,理都没理,打了个呵气对众人说:“都滚上来吧,还等着我家老爷来请你们不成?”

  众人闻言,哪里还敢犹豫。

  现在这情况大伙也看明白了。

  要是上去的话,可能还有条活路。

  可若是负隅顽抗,那可是必死无疑啊!

  毕竟这里是九宫坊,鸡,多得是!

  位位巨孽头目,不情不愿的朝楼上走去。

  牧元阳方也是神色意动,纷纷把目光投在牧元阳身上。

  在关键时刻,老大就得出来顶缸了。

  天塌下来,老大得顶着啊!

  余曼的美眸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为别的,这小伙是真的俊!

  随着时间的推移,牧元阳身上的金色已经褪去了。

  现在也无需遮遮掩掩,漏出了本来的面目,神俊少年就是了。

  万众瞩目,牧元阳却从容依旧。

  和其他人的战战兢兢不同。

  牧元阳的嘴角甚至挂起了微笑。

  他瞥了余曼眼,轻声说:“余坊主回去告诉那装神弄鬼的贼斯,本座在这等他,让他自己滚下来见我!”

  “你,,,”

  此言出,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敢对如此强者不敬,岂不是自寻死路?

  只有陈堃二人觉得,这才是牧元阳应有的格调。

  余曼白了牧元阳眼,心中暗暗惋惜:“这么俊俏的少年,怎么是个疯子呢?”

  可是几息时间过去,众人却没有等到那再次惊鸿现的鸡骨头!

  所有人又是心中惊疑,满头雾水。

  恰此时,众人耳中却传来了堂皇妙音。

  “师兄,给我留点面子!”

  大伙又傻了。

  牧元阳翻了翻白眼:“你特么还知道要面子了!”

  不奈何,也只能扭头对陈堃吩咐道:“倒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们帮着九宫坊的人把这些巨孽清理清理,本座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尊卑的花和尚!”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

  第二百十章,孽缘!

  九宫坊。

  看着眼前含羞带臊的余曼,和嬉皮笑脸的疯僧。

  牧元阳不由得嘴角抽了抽,在心中长叹声:“孽缘啊,孽缘!”

  谁能想到名满天下的降龙大圣。

  居然特么和丹江城的柳巷鸡头搞到了起!

  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么?

  牧元阳开始相信爱情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牧元阳并不觉得意外。

  不靠谱的和尚,做出不靠谱的事。

  很合理不是么?

  看着神色有些古怪的牧元阳。

  疯僧不着痕迹的给了余曼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翩然起身:“夫君且先与师兄慢聊,妾身去张罗几个小菜,,,”

  说完,款动金莲出去了。

  疯僧这才嘿嘿笑,凑上前来故作埋怨的说:“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师弟还想着这两天去安远城找你呢。

  师兄啊,不是师弟我说你。

  你身为我天龙寺佛子,下任方丈的继承人,怎么能够说走就走呢?你这么做,将我们这些师弟和明明师兄,置于何地?”

  这厮竟是打着先发制人的主意。

  牧元阳却不吃这套,闻言冷笑了声反问:“找我?找到青楼来了?”

  疯僧自是老脸臊,哂笑了两声:“忙里偷闲,忙里偷闲!”

  “忙里偷闲?我看你压根就没找过我!”

  “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是先去的安远城!”

  “废话,从豫州来丹江城,可不是要途径安远城!”

  “师兄,你侮辱我的人格!”

  “人格?那东西你特么有么?”牧元阳却懒得和这花和尚扯皮,开门见山的问:“这丹江城是你的产业?还是天龙寺的耳目?”

  按理来说青楼柳巷和佛门重地,理应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

  不过以这疯僧,以天龙寺的尿性,开个青楼妓院作为耳目情报,好像也并非没有可能!

  而牧元阳之所以有此问,当然还是存着能够收下丹江城的心思。

  毕竟丹江城很富饶,而且地理位置不错,可安远城互成犄角。

  若是能够收入囊中,对他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却没想到疯僧闻言竟然是义正言辞的说:“师兄不可妄言,天龙寺乃天下佛门领袖之,德高望重的佛门圣地,怎么会开青楼呢?若是传扬出去,必是要有损我宗声望!”

  牧元阳白了他眼:“你也是个名满天下的高僧大德,不照样在窑子里乐不思蜀?你特么倒是不怕损伤了我宗的威名!”

  “,,,”

  疯僧竟无言以对。

  又听到牧元阳继续说:“也就是说,这丹江城是你的产业了?”

  疯僧摇了摇头,摆手说:“丹江城是曼娘的,却是和师弟没什么关系。”

  “没关系?”

  牧元阳百个不信。

  丹江城可是扬州十大烟柳圣地之。

  其富饶程度,足以让许多流宗门流口水。

  以九宫娘不过是寻常天罡的实力,凭什么能守住丹江城?

  她在如何手段非凡,如何长袖善舞。

  若是能够足够的实力作为震慑,人家凭什么跟你交际?

  直接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