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之所以如此激牧元阳。

  就是存着牧元阳不敢杀他的心思。

  到时候宁可身受重创,也能够污了牧元阳的形象。

  至少,可以把他赶出血刀门。

  再让他父亲运作番,这事情未尝没有转圜的余地。

  甚至于悄悄的处理了牧元阳也未尝不可。

  当然,这切都需要在暗中进行。

  旦被搬上台面,阴谋自然也就不是阴谋了。

  见到莫平生脸上露怯。

  牧元阳不屑的笑了。

  就算是有些小聪明,格局上也只是个废物罢了!

  若是易地相处,牧元阳绝对不会如此犹豫。

  要么就不提出决斗的要求,说出来了,就要言出必行!

  若不然非但不能夺回李画的芳心,反而是显得自己虚伪做作。

  你都不敢,你先前装你妈呢?

  相反,若是答应下来,非但可以证明了自己的真心,保住了自己伟岸的形象。

  到时候李墨渊等人在场,牧元阳还真就能当着你爹的面杀了你不成?

  他就算是有那个心,他也得有那个胆。

  他就算是有那个胆,他也得有那个能力啊!

  当着真丹宗师面杀人家儿子?开玩笑了吧!

  偏偏,以莫平楼的心智,悟不到这点。

  或者说是被牧元阳的狠话吓到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又听到牧元阳冷笑说:“还有,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有资格左右画儿的选择,她不是货物,也不受任何人的支配,就算是你赢了我,难道就能赢到画儿的真心么?你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哪里有资格大言不惭!”

  这句话,格局上就看出差距了。

  非但拔高了自己的形象,还顺便踩了莫平生脚。

  高下立判!

  言语是智慧的直接体现。

  很显然,这小子的脑壳装得水比较多。

  李画听得芳心乱跳,恨不得扑到牧元阳怀里撒娇。

  爱,尊严。

  人性,人格!

  这不正是个人最在乎的两种因素么?

  平铺直叙的温柔,胜过异想天开的誓言。

  莫平楼脸都黑成了锅底。

  又听到牧元阳说:“还有,娶不娶画儿,你说了不算!”

  说完,竟然是拉起李画的手就要走。

  佳人自然是没有半点犹豫。

  顺从极了!

  莫平生知道,若是现在让他们走了,他就真的点机会都没了。

  虽然现在也未必有。

  越急越怒,越羞越愤。

  到底是年轻气盛。

  番话没拿捏到牧元阳,反倒是把自己装了进去。

  此时见牧元阳二人要走,他哪里肯罢休:“死!”

  声爆喝,枪出如龙!

  第二百十八章,处理

  怒火冲霄!

  莫平楼再难遏制。

  他有些心思,终究还是个气盛的少年。

  此时攥紧手中大龙枪。

  体内气血奔腾如流。

  自毛孔岤窍当中散溢出森森血气来。

  竟然在头顶凝聚成条张牙舞爪的血龙!

  血龙嘶鸣,声嘶力竭!

  这血龙并非是罡气汇聚成型,而是,,,实打实的血气!

  这家伙明知不是牧元阳的对手,居然强行逆转了气血!

  浩瀚的气血冲破了气脉,才有此相!

  手中金枪落,血龙俯首扑来!

  枪尖,就是龙头!

  这击,竟是直奔牧元阳头颅而来!

  甚至于连李画都在波及的范围当中。

  显然,怒火攻心的他,杀意已经掩盖住了神智!

  这枪,是他毕生当中发出的最强枪!

  让牧元阳都感觉到了些压力。

  毕竟莫平楼好歹也是天罡榜上有名。

  此时施展逆血秘法,以燃烧生命为代价,让自身的实力获得了数倍的增幅,已经绝对可以媲美最巅峰的天罡武者了!

  然而,也只是些压力罢了。

  面对莫平楼信心满满的最强击。

  牧元阳甚至都没出刀。

  掌中起金轮!

  大日如潮!

  紫阳手这门秘术,已经算是被牧元阳吃透了。

  虽然他并未刻意去着重修行,不过随着他的实力越强,修为越深,对于武道的领悟也越发的深刻。

  原本那些极难开展,极难驾驭的秘术,现在也能够驾轻就熟的施展出来了。

  大龙铺着大日就过来了。

  若游龙戏珠。

  碰撞下。

  斐然的罡气和血气散溢,成恐怖的潮汐。

  牧元阳就宛若座雄峰。

  屹立不倒,巍然不动。

  还帮助李画挡住了罡气的冲击。

  而莫平楼这边,却是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周身鲜血如柱喷洒而出。

  气息也瞬间自巅峰跌落到了低谷。

  如破麻袋般,狠狠的撞到了山岩上。

  “平楼师兄,好胆,竟然敢在血刀门行凶!”

  又是几道恰好路过的人影,纷纷扑了上来。

  牧元阳叹息声。

  然后,,,罡气如潮!

  李墨渊,秦俞,莫胜。

  其他血刀门的强者。

  连带着庄聚义,庄道古。

  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

  此时都汇聚到了这里。

  看着眼前的幕,李墨渊觉得有些脑瓜疼!

  莫平楼周身跟个血葫芦般,瘫倒在地,生死不知。

  还有些其他的血刀门弟子。

  大都是亲传弟子,数位天罡,还有个五气!

  此时大都身负重创,躺在地上哀嚎。

  也有些人鼻青脸肿,愤愤不平的哭诉着。

  李墨渊脸色阴沉:“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刚才他正在大殿当中和几位客人磋商大事。

  却忽然就有弟子前来禀报。

  说牧元阳和宗内弟子打起来了!

  初始的时候李墨渊也并不在意。

  他知道牧元阳实力不弱,可对自家弟子也是十分信任的。

  能杀杀牧元阳锐气是最好,打不过也能让自家弟子得到教训。

  最重要的是,在李墨渊看来,这些在外面足以横行霸道的天罡,,,也都是些小孩罢了!

  孩子打架么,正常。

  可当他看到那些伤势惨重的弟子。

  再看看气定神闲的牧元阳。

  李墨渊不由得嘴角抽:“这特么是打架?这完全是边倒的挨打好不好?”

  他的神色不太好看。

  方面是因为牧元阳这孙子,太刺头了!

  才来血刀门,居然就暴虐了自己这么多的弟子。

  要知道,眼前这些弟子,可都不是普通弟子啊。

  废话,普通弟子,也不敢上来和牧元阳交手啊。

  都是些各位宗师的亲传弟子,才有天罡境界,乃至于五气的修为!

  也就是说,牧元阳暴揍了这些家伙,就疼痛于得罪了小半的血刀门宗师!

  女婿第天登门啊!

  就特么搞出这种事情来,难受!

  还有就是因为,自家的弟子实力,,,好像有点弱!

  这么多人打个,居然还被边倒的暴虐。

  要知道,这里可都是天罡,还有位五气啊!

  这么多人打个,还打不过。

  是牧元阳太强,还是这些弟子太废物?

  无论怎么说,李墨渊的脸上也无光。

  更重要的点就是,,,这里面还有莫平楼啊!

  莫平楼是垃圾,可他老子可是实打实的真丹宗师!

  而且是李墨渊多年的手下!

  看着旁莫胜面色如常,就跟什么都没发生样的表情。

  李墨渊知道,事儿大了。

  以他对莫胜的了解,这绝对是动了真火啊!

  边是自己多年的心腹手下。

  另边是自己刚登门的女婿!

  该怎么抉择?

  李墨渊觉得自己脑仁疼。

  看到李墨渊神色阴沉不定。

  李画蹑手蹑脚的上前,轻声说:“爹爹,此事中有些误会。

  我和元阳哥哥来后山嬉戏,却没想到撞见了九哥。

  九哥心中不忿,非要和元阳哥哥生死决斗。

  元阳哥哥知道他不是对手,便没有同意。

  哪成想九哥居然出手偷袭元阳哥哥,甚至于,,,波及了我!

  元阳哥哥为了保护我,这才出手反击,也并未出手太重,九哥之所以如此重伤,是因为他自身逆转精血所至!”

  李画虽然没说的太通透。

  其中还杂着些自己的主观意愿。

  可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却明白了大半。

  “必然是平楼这小子和牧元阳争风吃醋,却是实力不济,怒火攻心之下居然是逆转精血,,,逆转精血都打不过,真特么的废物!”李墨渊是不喜欢莫平楼的。

  准确的说,他不喜欢切纠缠自己女儿的家伙!

  尤其是如莫平楼这般的废物。

  李墨渊知道,李画早晚是要嫁人的。

  可李画要嫁的人,必须要是人中龙凤!

  很显然,莫平楼配不上这几个字!

  牧元阳的话,,,李墨渊心中的怨气消减了许多。

  而其他人听到李画的话,也是各有心思。

  血刀门的人大都是怀着善意的。

  却也觉得有些丢人。

  若是正面搏杀,你不敌重创。

  好歹也是堂堂正正,值得让人赞声气魄!

  可特么你偷袭,逆转精血,还特么被打成了废狗!

  说得过去么?

  而血刀门外的武者,则多是鄙夷。

  尤其是自持同辈翘楚的庄道古。

  心中暗暗想:“本以为莫平楼也算是个天骄,没想到居然如此不堪,,,哼,名过其实,本座居然和这样的家伙同为榜!”

  想着又看了看牧元阳:“此人的实力倒是不弱,若是能够渡过眼前这关,日后也未尝不能结交番!”

  结交强者,丰满羽翼。

  这是庄道古在庄聚义身上学到最多的东西。

  这种念头,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当然,在场也有和所有人的想法都截然不同的人。

  那就是莫胜了。

  眼看自己的独子被重创至此。

  再听到李画的解释。

  莫胜虽然忌惮李墨渊,没有开口说话。

  心中却在暗暗发狠:“好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居然以面之词毁我麟儿名声,端是无情无义!”

  他也心中埋怨莫平楼:“也不过是个娘们罢了,若想要,等他日我执掌血刀门,想要什么不是你的,何必急于时,,,哎,今日之创,就算是性命无虞,也必是要损伤根基,耽误日后的修行!”

  当然,他最恨的还是牧元阳。

  偏偏他最忌惮的就是牧元阳。

  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

  当然,这仇恨的种子算是埋下了。

  而另外颗早就被种下的种子,此时却已经生根发芽了。

  听到李画的解释,李墨渊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他是了解李画的,自然知道李画不会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撒谎。

  况且李画的话他都不信,他信谁的?

  “那这些弟子是怎么回事?”李墨渊问。

  李画撇了撇嘴:“就在九哥偷袭不成的时候,师兄弟们恰好路过,以为九哥被元阳哥哥重创,所以心中不忿,打算给九哥报仇,,,然后人越来越多,,,就这样了。”

  她心中是有些骄傲的。

  这些师兄弟们平时也都以天骄自誉。

  可碰到牧元阳,却不都是吊打?

  这说明什么?

  对手越强大,说明自己越强大啊!

  “到底是我的元阳哥哥!”

  李画心中美滋滋的。

  李墨渊等血刀门的人听完,脸色却更好看了些。

  “虽然实力不济,不过却都是心系宗门的好孩子,知道团结,知道互相帮助,才能让我血刀门拧成股绳!”

  这是李墨渊和大部分血刀门大佬的想法。

  也特么算是苦中作乐吧。

  毕竟这么多人被牧元阳自己吊打,着实有些不露脸了。

  还不许人家自己给自家弟子找点闪光点么?

  宗外人却没想太多。

  有人和血刀门人样的想法。

  有的人却觉得血刀门的弟子是非不分。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李墨渊的心情算是平复了。

  “云升!”

  “弟子在!”

  “带诸位师兄弟去疗伤!”

  下面弟子自然是恭声道谢。

  李墨渊摆了摆手,认真说:“好好疗伤,以后好好修行,技不如人,不可心存怨恨,等以后修行高了,打回来,揍他狗娘养的也就是了!”

  “是,弟子等遵从掌门教诲!”

  下面的弟子自然是高兴的。

  虽然打了败仗,却非但没有得到责备,还受到了勉励。

  也没有什么不能够接受的。

  至于牧元阳,他们心中倒是没什么怨恨。

  他们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有的人埋怨自己莽撞。

  有的人则是想着如李墨渊说的般。

  等到修为有成,揍他狗娘养的!

  牧元阳只嘬牙花子。

  自己这老丈人,就特么给自己找事儿!

  赵云升带人将弟子们送下去了。

  或是搀扶,或是抬着。

  李墨渊又补充了句:“把平楼这小子送到丹房去,本座亲自替他疗伤!”

  这便是为了收买人心了。

  准确的说,是看在多年兄弟情分的份上。

  给莫胜个台阶下,算是个交代。

  说到这里,李墨渊又看了看莫胜:“四弟,这小子资质不错,可不能误入歧途,我辈武道,当刚猛无前,堂皇正大才好!”

  说的,就是莫平楼偷袭不成反被揍的事儿了。

  莫胜点了点头。

  他心中却没有多少感激。

  因为他知道,李墨渊这么说。

  那就代表着牧元阳没事儿了。

  虽然早就在意料之中,却难免有些愤愤。

  那颗萌芽成长的更加茁壮了。

  李墨渊又叹了声,对李画说:“以后多去探望下平楼,解开心结也就好了,可不能让那小子钻了牛角尖,毕竟是自幼和你起长大的兄长!”

  李画点头称是。

  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经过今日的事儿,莫平楼在他心中的地位。

  可以说是落千丈!

  落万丈!

  李墨渊知道他的心思,也没有多说。

  处理完这些事儿,李墨渊又对庄聚义等人说:“诸位,又让你们看笑话了,咱们还是会大殿当中继续商议吧,,,”

  “二哥说笑了。”

  伙人又匆匆的走了。

  从头到尾,李墨渊连看牧元阳都没看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牧元阳怀恨在心。

  不过牧元阳却觉得不至于。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这算是场血拼,可对于李墨渊这个层次的人来说。

  比小孩子闹家家强不了多少。

  倒是不至于往心里去。

  他之所以对自己态度如此冷淡,主要还是因为,,,他特么本来看自己就不顺眼!

  李画可有些不愿意。

  却也没有多说。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爹怕是把当初自己受的委屈,放在牧元阳身上了。

  当然,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谁让他是画儿的夫君呢!”

  李画瞧着牧元阳,满心的欢喜。

  却也担心牧元阳吃味,闹得二人关系更不好。

  所以开口替李墨渊解释道:“元阳哥哥有所不知,当初我爹和我娘交往的时候,,,”

  李画把当初李墨渊的“英雄事迹”讲述了边。

  听得牧元阳怔怔的。

  没想到现在本真经的李墨渊当初也如此的,,,“调皮”?

  “没想到难为女婿这种事,也是你家的家风!”牧元阳调笑。

  李画不依不饶,含羞带臊。

  李墨渊的女婿啊。

  她的夫君!

  第二百十九章,鬼鬼祟祟

  雪还在下。

  还更大了些。

  好雪遮掩了月色,夜色更浓。

  牧元阳盘坐在房间中修行。

  口鼻吐纳,有气息氤氲。

  而后经过功法转换,化作罡气积累。

  速度很快!

  进入天罡境界后,牧元阳对于气的驾驭能力进步提升了。

  吸纳融合,练气成罡的能力也随之增强。

  而且到这个时候,鸿蒙经,也就是太祖经的玄妙才真正的体现了出来。

  寻常功法,修其,择其。

  想要从天地当中吸纳内气,首先就需要梳理种类繁多,驳杂的天地之气。

  筛选过后,再吸收符合自身功法种类的内气。

  这个过程,极为的繁琐和复杂。

  都说地煞,天罡境界进境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是说每个武者都财大气粗如庄道古那般,直接吸纳气脉,没事儿就嗑培元丹!

  而鸿蒙经,却生生跳过了这个繁琐的步骤。

  海纳百川,来者不拒!

  只要是内气就行!

  经过功法的运转,管你什么种类的内气,统统化为混元罡气!

  在这样的前提下,牧元阳修行的速度,可能是其他武者数倍,十数倍之多!

  进步能不快么?

  可牧元阳却不敢太快进步。

  他心神内视。

  膻中宝岤,为气海所在!

  亦可为中丹田!

  人有三宝,精气神!

  分别也对应上中下三个丹田。

  下在关元,中在膻中,上在印堂。

  对武者来说,又以中上为重。

  此两处,为人体要害大岤!

  就算是不通武道的人,都知道这点。

  牧元阳吸纳天地之气,经过功法流转全身百骸,最后会回归气海。

  地煞境界,就是打开气海,容纳内气。

  体内容气,才能够掌控气!

  再经过不同功法的加工,就成为了不同的煞气!

  而天罡境界,则是扩充气海!

  在地煞境界的时候,牧元阳聚煞成海,提升的是质量!

  现在,则是在继续精粹的同时,提升数量!

  将气海扩充的越大,这内气自然容纳的就越多。

  所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