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岛的人心,还不是美滋滋。

  况且对于牧元阳来说,他真正看重的,可不仅仅是钓鲸岛每年的丰厚利润。

  而是,,,钓鲸岛的特产,和其占据的水路商路!

  别的不说,仅仅是鲸龙项,就足够珍贵了!

  鲸龙身是宝,油脂可炼制鲸龙油,是炼体武者必备的药材。

  精骨是比虎骨还高等级的最佳炼骨药材,虽然产量少,可却价值连城。

  普通的骨骼也可以磨炼成骨质的兵刃,坚韧程度也不差。

  鲸龙皮筋,可做皮甲,尤其是腹下皮做出来的软鲸甲,质地柔软却分外坚韧,在九州的销路可是极好的。

  还有鲸龙肉,鲸龙内脏,虽然远不如前几样珍贵,可架不住分量多,而且在九州也很畅销,也是三流以上武者餐食的主要食物之。

  进入地煞境界之后,武者的肉身已经十分精壮。

  服用寻常食物,很难补充他们流逝和消耗的气血。

  所以就需要药膳,或是丹药进补。

  而鲸龙身气血斐然,力大无穷。

  常言道身负龙象之力,有人说龙是指上古神兽,可大部分人觉得这个龙,值得就是鲸龙!

  对于三流以上的武者来说,鲸龙肉就是日常进食的好选择。

  既能填补气血的亏空,还能满足口腹之欲。

  而且价格上,比那些珍贵的丹药还便宜许多。

  所以鲸龙肉在九州销量最好,甚至经常是买不到。

  牧元阳平日就是以鲸龙肉为食的,味道比寻常鱼肉差些,肉质也柴了许多,倒是和牛肉有些相似,可总比嗑药好的多吧?

  当然最珍贵的,还得是鲸龙脑!

  准确的说是鲸龙脑中最精粹的脑核!

  条成年鲸龙,能够长到数十丈。

  堪比座小海岛。

  可却只能产出半斤左右的鲸龙脑核!

  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鲸龙脑的主要作用,是炼丹。

  炼制,蕴神丹!

  天罡武者,通过服用培元丹来修行。

  精粹壮大五脏!

  五脏足够强大之后,才能够通过罡气沟通五脏,萌发五气。

  继而进入五气境界。

  而到了五气境界之后,就是尝试锻炼神魂的过程!

  可这世上是没有锻炼神魂的秘术的,或者说非常少,凤毛麟角。

  而且都掌握在顶级势力的手中,准确的说大部分的顶级势力中,都没有这样的秘术。

  那么五气强者想要修行神魂,该怎么办呢?

  嗑药!

  嗑蕴神丹!

  天下的三花有多少?

  每天得消耗多少的蕴神丹?

  培元丹之所以是天下的硬通货币,是因为天下武者以天罡武者为主。

  而实际上在上层武者的手中,蕴神丹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当然,般的武者也舍不得把蕴神丹卖出去,留着自己修行都不够呢。

  按照市价来说,枚蕴神丹,等价可以交换十颗培元丹。

  这只是市价,其实正常交易的话,甚至能够卖到二三十枚!

  由此可见,蕴神丹之珍贵!

  可见鲸龙之珍贵!

  条鲸龙,值数千万!

  而钓鲸岛,就是以猎杀鲸龙为经济支柱的。

  准确的说,是整个海外的大势力,都是以鲸龙过活的。

  当然,那些以劫掠为生的海孽不包括在内。

  牧元阳打算拥有自己的经济支柱。

  财可通神,有些夸大,却又很贴切。

  没有钱,拿什么维持势力的运转?

  放眼天下任何个势力,都是有自己的经济支柱的。

  海外暂且不说。

  九州上,如大武。

  大武有税收,有矿石。

  如血刀门,血刀门吃部分扬州的烟柳生意,也有自己的商路,有自己的商队,平时没事儿还卖药,,,血菩提的价格,已经被炒到天上去了。

  如天龙寺。

  天龙寺那些和尚虽然不靠谱,可敛财却是把好手。

  豫州本多善男信女,天龙寺自己虽然超然世外。

  可特么天龙寺下属却有不知道多少的寺庙,每天进账的香火钱就够他们吃喝了。

  牧元阳也想建立起自己的经济支柱来。

  现在他的势力倒是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可牧元阳却不满足于眼前的格局。

  旦他继续扩张,到时候眼下的收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假如大武即日进攻三不杀派,这就是个扩张的好机会。

  到时候牧元阳必然是要大刀阔斧,狠吃几口的。

  而旦他占据了更大的地盘,却没有足够的钱来维持。

  到时候这格局可就崩了,,,要知道,可不是每个城池,每块地盘,都如丹江城和河源城这般的富庶。

  寻找更大而且更稳定的经济来源,已经是迫在眉睫。

  他建立生财司就是存着这个想法。

  对此,牧元阳考虑了很多。

  思前想后,他决定建立座商行!

  这不是头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河源城有水路,安远城有商路。

  这两点可以保持货物的运输。

  其次,安全性可以保证。

  现在三不杀派自顾不暇。

  大武不日又会在扬州崩盘。

  他和血刀门之间又有渊源。

  所以他建立商会不会触及到顶级势力的利益。

  或者说就算是触及了他们的利益,也不至于受创。

  再者,扬州本为九州富庶之最。

  也就是说,销路有了最起码的保障。

  更别说,,,他现在还有了钓鲸岛!

  钓鲸岛出产的鲸龙宝贝,就足以让他支撑起座商行来了!

  这才是牧元阳真正看重的地方!

  钓鲸岛有特产,有水路。

  可以将货物直接运送到豫州。

  而到了豫州,啧啧,牧元阳可是天龙寺圣子啊!

  到时候让那些花和尚护送,就可以直接进入沧澜江。

  再顺着支流进入淮河,直接送到河源城。

  就是牧元阳赶来救援时候的路径。

  产,销,运输,气呵成!

  “以鲸龙产物来开阔市场,打开局面。

  再辅以玻璃,和其他海产来稳定格局。

  等到商行有了规模,就会有商人来磋商合作。

  甚至于可以搞搞拍卖行,典当生意。

  到时候,就算是步入正轨了!”

  这才是牧元阳的打算!

  算不上是深谋远虑,却也是稳扎稳打。

  当然,想法是好的。

  可具体实施起来,却还是需要好好琢磨下。

  不过这不是牧元阳的事儿。

  冯笑这个聪明人,想必是很愿意效劳的。

  “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眼前的危机啊!”牧元阳压下心思。

  如果不能渡过今日的难关,那么切都是镜花水月。

  到时候连钓鲸岛都覆灭了,还谈什么鲸龙,说什么水路。

  没有硬货物,开特么什么商行?

  牧元阳想着,沉寂心思。

  全身心的投入到那种玄妙的联系当中。

  会儿,若是顺利何谈就好。

  若不能的话。

  牧元阳看了看手中的佛骨:“也不知道我的刀法造诣精进后,瀚海式的威能是否也会有所提升!”

  牧元阳正想着。

  明月已经高悬。

  圆了。

  月色下。

  道道强悍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传来。

  丹气萌发如潮,自四周压迫而来。

  每股,都如江河般浩瀚。

  时齐发,似可倾天!

  就连牧元阳这样的状态下,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想给我个下马威?”牧元阳冷笑。

  念起,瀚海倾天!

  道道暗流拔海而起,直冲天际!

  若根根通天巨柱,和宝塔比高。

  又如条条神龙,摇头摆尾,威压天地。

  只是瞬间,就撕破了诸多强者联手创造出来的压迫。

  而与此同时,就有数道人影。

  或是踏海,或是御空。

  接踵而至。

  第二百三十二章,圣者的尊严呢?

  “晚辈万梓良。”

  “晚辈齐越。”

  “晚辈江海遥。”

  “晚辈,,,”

  声音伴随着身影传来。

  伴随着声音的响起,股股气势再度爆发。

  股股凶横,股股浑厚。

  单择股,可能稍显薄弱。

  可这么多的气势同时爆发,俨然有铺天盖地之势!

  方天地似乎都为之震颤。

  天地之气也因此而紊乱,形成个偌大的气旋风暴。

  而牧元阳,就在风暴的中心!

  有天塌地陷的般的恐怖压力压迫在他的身上。

  可牧元阳却泰然自若,神色从容。

  他们联手很强,可再强,也强不过这片天地!

  他们的气息很厚重,可再厚重,再浩瀚,也浩瀚不过脚下的海洋。

  牧元阳暗合道意,与瀚海相融,有何惧载?

  他只是眸子冷睨了圈。

  人数比他想象的还多。

  足有三十多位宗师!

  七大海岛,二三十大小势力。

  凑出三十位宗师,似乎也可以接受。

  牧元阳的表现自然也被在场的宗师们看在眼中。

  并且心中暗暗钦佩,也暗暗忌惮。

  但是这却丝毫不能动摇他们的决心!

  他们今日所为何来?

  若有公道就公道。

  若无公道,,,他们要屠圣!

  哪怕拼了性命,也必然要保住自家的命根子。

  哪怕是丢了性命,也要让九州四海看到自己等人的决心!

  非有血腥,非有屠刀。

  如何才能让人知道自己是不好惹的?

  只有那些敢拼敢杀敢打架的猛兽,才能够守护住自己的地盘!

  虽然牧元阳很强,超乎他们意料的强。

  可他们却并没有退却的心思。

  身边的同伴,就是他们彼此的底气!

  “我等,见过前辈!”

  似乎演练好了般,声音格外整齐。

  而随着这声音的响起,所有人身上的气势也瞬间攀升到了巅峰状态!

  大丹摇晃,丹气弥漫!

  似乎要把这方天地都裹住,都封锁住般。

  时齐发,直接朝牧元阳碾压了过去。

  见面就是亮獠牙,锋芒毕露!

  饶是牧元阳有瀚海为依托。

  可仍是被正面冲击得心神跌宕,难以自持。

  连脚下的瀚海都不由得无风自动,翻涌起了波涛。

  天地间的气更是凌乱如锅粥,演化出种种五彩斑斓的异象。

  只如神通!

  这是因为不同种类的气纷纷被丹气裹挟的缘故。

  “果然是来者不善啊!”牧元阳冷笑。

  也就是他神魂强大的异于常人,否者这波非得被冲击伤了神魂不可。

  神魂这种东西很玄妙,很伟大,是人体最大的座宝藏。

  可神魂,同样也十分的脆弱。

  有的人被惊吓到之后,大病不起,这就是伤了神魂。

  有的人见色心迷,卧床不起,同样也是被伤了神魂。

  大喜大悲,大恐惧,皆为祸。

  牧元阳仗着神魂强大,以及和脚下瀚海的玄妙联系,生生抗住了这波惊天动地的气势压迫。

  却没有过多的动作。

  只是点了点头:“恩。”

  只有个字,却暗合天宪外加天龙禅唱。

  以瀚海意境施展出来。

  却并不粗暴凶猛。

  不似暗流涌动,反而像是涓涓细流。

  见缝插针,避重就轻。

  虽是柔和,却瞬间就把众人联合起来的气势分化得七零八落。

  以点破面,以柔化刚!

  这手,羚羊挂角,巧妙至极。

  众人见状不由得在心中暗赞声精深。

  原本来之前的心思也都压下去了许多。

  而牧元阳也忌惮他们人多势众。

  彼此各有顾忌。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就缓和了许多。

  牧元阳目光环顾周。

  最后落在了领头的七人身上。

  不用问,他们就是那七十二岛之七的岛主。

  应该同样也是这次反攻事件的发起者。

  “你们七人能做主?”牧元阳问。

  语气温和,却也谈不上多客气。

  开玩笑,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还客气个什么劲儿。

  再说了,他现在“扮演”的是前辈高人的身份。

  若是过分的客套,反而会被他们认为心虚。

  七人闻言对视眼,而后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人群当中便走出人。

  穿着碧水长袍,上秀晴天碧海。

  脚蹬鲸龙皮靴,腰挂丝绦。

  此人便是海外七十二岛之,听潮岛岛主。

  江海遥。

  江海遥抱了抱拳,语气亦是温和,不卑不亢:“承蒙诸多兄台信任,我七人倒是能够说上些话。”

  “能做主就好!”

  牧元阳点了点头,也没有客套,开门见山的说:“你们和钓鲸岛的事,本座已经知道了。

  是非对错暂且不说,说出来也没什么用,平白浪费唇舌。

  这次本座借论道之由邀请你们过来,就是想和你们商议如何解决这件事。”

  现在矛盾已经结下,斗争已经展开。

  再去争论谁对谁错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况且就算说出来,也是钓鲸岛没理。

  所以牧元阳压根就没提这些事儿。

  众人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江海遥七人对视少许,沉声问:“那以前辈的意思是?”

  牧元阳的态度倒是让众人心里安稳了许多。

  他们就怕牧元阳蛮横无理,仗着修为强行欺压他们。

  虽然他们人多势众,可屠圣,,,岂能没有代价?

  现在他们已经展现出了自己的决心,可如果能不开打,还是不打的好。

  命,只有条啊!

  命根子好,要以命相保。

  可命根子若是能保存好的话,就没有拼命的必要了。

  到时候命根子还在,命没了,钱给谁花?

  到头来还不是要被别人吞并么。

  所以现在看到牧元阳副解决问题的态度。

  众人自是暗自欣喜,还是很受用的。

  牧元阳当然也是想解决问题。

  所以他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你们退出钓鲸岛,归还钓鲸岛的地盘,,,”

  牧元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不可能,我们七家联合大小势力,共二十三个,出动巨舸楼船百余艘,动辄武者万数,难道前辈句话,就想让我们空手而归不成?”

  打架消耗最大的是什么?

  不是人命,不是精力。

  是钱,是钱,是钱!

  常言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武者势力之间的搏杀,虽然不比军队。

  可消耗同样也是十分巨大的!

  最起码的,他们虽然攻下了钓鲸岛几句全部的地盘。

  难道他们自身就没有消耗么?

  钓鲸岛好歹也是海外七十二岛之。

  钓鲸翁惹祸的能力不小,可实力在海外也是排的上号的。

  再者为了彻底覆灭钓鲸岛,这些势力,尤其是领头的七家,几乎是倾巢而出!

  非但动用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甚至于还耽搁了本身海岛的商行生意。

  这来去间,他们着实也付出了定的代价。

  当然,如果能够灭掉钓鲸岛,占据钓鲸岛的地盘和市场份额的话。

  他们当然是大赚的!

  现在牧元阳句话就想让他们把已经到嘴边的肥肉吐出去,他们怎么会愿意?

  牧元阳闻言睨了那说话的人眼:“你是?”

  “在下梭鱼岛齐越!”齐越语气很生硬。

  牧元阳却不以为忤,反而是微笑点了点头:“原来是齐岛主。”

  又扭头对江海遥问:“齐岛主的意思,能够代表你们的态度么?”

  江海遥闻言怔。

  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却仍是咬牙说:“不错,我等同进同退!”

  这个时候,必然是要旗帜鲜明的表达出自己的态度的。

  否则若是被牧元阳逐击破,他们哪里还有谈判的资本?

  所以现在心必须要齐,甚至于态度都必须要强硬!

  牧元阳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其他人。

  其他人不等牧元阳发问,亦是斩钉截铁的说:“我等同进同退!”

  “很好!”

  牧元阳笑了。

  又缓缓站了起来。

  众人如临大敌,丹气运转。

  若非江海遥七人尚未动作,场大战怕是要当场爆发。

  “乌合之众!”牧元阳嗤笑声:“既然连最基本的条件都不接受,那么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边说着,牧元阳身上气势也在节节攀登。

  霎时间,如渊如狱!

  瀚海附身,横盖天下!

  所有人都感受到莫大的压力作用到自己的身上。

  那股压力并非出自牧元阳。

  出自这片海,这片天。

  天地同力,若磨盘,就要绞杀众生!

  “这就是大圣级别宗师的威视么?”

  所有人都是心神震,修为稍弱者甚至心神跌宕。

  硬是被牧元阳的威视吓得伤了神魂。

  江海遥等人倒是镇定。

  齐越更是冷笑说:“前辈修为精深,我等望尘莫及,可前辈也只是人,可敌得过我们三十二人?”

  牧元阳强。

  他们这三十二人也不是吃干饭的。

  这里面几乎汇聚了东海前半段海域的所有势力。

  七大海岛,大小势力二十余。

  拿出来就是响当当的三十二位宗师!

  实打实的宗师,三宝圆满成大丹!

  牧元阳再强,却不是仙神。

  同样都是宗师,他能敌得过这三十二人么?

  牧元阳闻言摇了摇头:“我确实很难对抗你们三十多人!”

  这是实话,虽然在这片海域上,牧元阳的实力可以比肩苏慕白。

  可特么就算是把苏慕白本人拉来,也不定打得过这么的强者吧?

  那些稍弱的宗师闻言心神稍定,江海遥等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