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气。

  你的实力,必然不在我之下!”苏慕白说。

  牧元阳恍然大悟:“对了,原来是力量太分散了!”

  瀚海虽然恢弘,虽然赛高。

  但实际上力量也分散了。

  对付普通宗师自然是手到擒来。

  可是和圣者交手,就差了许多。

  若是能够把力量击中爆发出来,那效果就会成倍提升!

  就像是斤铁和斤棉花。

  虽然他们样的重量,可密度是截然不同的。

  牧元阳下子就明白了。

  并且躬身施礼,由衷感谢:“多谢剑圣今日指点之恩!”

  苏慕白摆了摆手。

  淡然说:“以你的修为,就算是我不说,你早晚也能领悟到!

  希望你早些走到极致,到时候你我之间,可再有战!

  不论修为,只论刀剑!”

  苏慕白虽然没有刻意的去吹捧牧元阳。

  可这句话,就已经把牧元阳捧上了神坛。

  何为只论刀剑?

  苏慕白是剑!

  而牧元阳则是刀!

  也就是说,苏慕白已经把牧元阳在刀道上的修为,和自己在剑道上的修为相提并论了!

  这意味着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

  “今日过后,天下谁人不闻刀霸之名?”

  “只可惜这名字倒是有点土鳖,却不如刀圣!”

  “,,,”

  牧元阳心神肃穆,认真的答应了:“好。”

  那战若来,牧元阳必然全力以赴!

  不为自己,为手中刀!

  至此,苏慕白又凭借自己的个人魅力,让气氛融洽了起来。

  彼此隔阂尽消。

  牧元阳也终于再度发问:“诸位,先前你们说的孽窟,说的余孽,说的海外大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他心中的疑惑。

  困扰他许久的疑惑。

  终于,要在今日解开了谜团。

  听他发问,几人脸色有些古怪。

  包括苏慕白在内。

  宝树更是晃荡了几下手中的宝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牧元阳,说:“难道,你没得到过道种?”

  说完,他又自己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如果不身合道种,又怎么能够驾驭天地之力呢!”

  旁边的阴虚大圣也是疑惑:“是了,否则的话是无法成圣的。

  可他既然已经得到过道种,怎么可能不知道关于孽窟的消息呢?

  难道是他脑袋出了问题?”

  看到阴虚大圣脸认真的打量着自己的脑袋。

  牧元阳嘴角抽了抽:“你脑袋才有问题,你全家脑袋都有问题!”

  第二百三十七章,隐秘

  “道种?”

  牧元阳越发困惑了。

  看到牧元阳的神态不似伪装。

  几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书圣说:“道种也不仅仅存在于孽窟当中,普通遗迹当中可能也不是没有,很可能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曾服下过道种吧。”

  几人闻言点了点头。

  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却也不是不能发生。

  尤其是牧元阳还很配合:“我曾在遗迹当中得到枚丹药,服下后资质提升,对于刀法的领悟更加水到渠成了!”

  “,,,”

  宝树看了看自己的大树,又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喃喃说:“难道长得帅的人,都能够得到好道种?”

  极乐圣和阴虚大圣也是神色古怪。

  只有苏慕白神色如常。

  书生则是耐心的解释了许多。

  牧元阳这才明白什么是道种。

  所谓道种,非得是自远古留下来的奇珍!

  而且这奇珍,必须是活物!

  动物也行,植物也行!

  服下这些东西后,炼化于己身。

  到时候体内就会留下某种玄奇的能量。

  他们谓之为道韵!

  有了这个东西,再配合丹气,就能够做到驾驭天地力量了。

  这似乎已经脱离了现在武道的范畴。

  不过也不是那么太难让人接受。

  毕竟圣者,本来就应该超然于普通武者之外的。

  而那些蕴含道韵的珍宝,就是所谓的道种了。

  除了动物和植物之外。

  还有种最珍贵的道种。

  丹种!

  丹种中,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而且道韵极为纯粹且特殊。

  往往是更贴合某种规则。

  比如苏慕白,就是服下过剑道丹种。

  所以,他剑道往无前,俨然合道!

  苏慕白对剑道的领悟之深刻,已经远远超乎了现在武道的极限!

  这就是因为剑道丹种的玄妙了。

  当然,就算是抛开剑道丹种的帮助。

  苏慕白也是如寇默山样的剑道奇才。

  本来就天生剑种,再合剑道丹种。

  才有了现在的剑圣!

  经过书生的解释,牧元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以为我服下的是刀道丹种?”

  虽然知道这只是个误会。

  可牧元阳却没解释。

  让他们这么想也好。

  “那什么是孽窟?道种又和孽窟又和关联?天庭余孽又是什么?”

  “你这个境界,也应该知道那些隐秘,并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了!”书生看着他,认真的说,“孽窟,便是上古武者流传下来的后手!”

  “后手?”

  “然,上古武者修为通天彻地,手段之玄妙是我们根本就无法想象的,和传说当中的仙神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收纳日月摘星辰,无所不能!”

  “既然如此,上古武道缘何消亡?”

  “天谴!”直没说话的苏慕白说。

  他的神色微微异常,却没显露出来。

  牧元阳闻言触:“天谴?”

  “不错!”书生继续说,“所谓天谴,如人劫般,宿命中的劫难,可天谴却是由上天来施行!

  上古武者,争夺天地万物之灵气玄妙,休养己身,这是逆天的修行!

  是以天道灭世,覆灭了所有上古武者!”

  这话说的有些奇妙玄幻。

  让牧元阳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天谴,逆天,劫难。

  这些仿佛都是传说当中才能够出现得的词语。

  现在却活生生的展现在了牧元阳的眼前。

  有人告诉你,,,那是真的!

  这对他来说是不小的冲击。

  又听到书圣继续解释道:“如果你服下的是普通道种,那么你就应该可以从其中得到关于这些东西的讯息。

  上古武者手段通天彻地,所以有大能预料到了天谴大劫,并且做出了相应的手段。

  而这些孽窟,就是他们留下的躲避天谴的后手!”

  “哦?”

  “天下各地都有孽窟。

  孽窟,实际上就是上古武者炼制出来的宝物。

  他们藏身于孽窟当中,规避天谴!”

  牧元阳更是诧异:“可上古武道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载,天地灵气已经消散,他们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人类当然是不可能了!”书生说了句。

  牧元阳猛然想到了些什么:“难道?”

  “不错,上古武者,通过夺舍那些寿元绵延的凶兽,然后藏匿于孽窟当中,才能够渡过天地大劫,活到了现在!”

  书生语出惊人。

  可偏偏牧元阳却并不觉得诧异。

  因为他得到过神藏经。

  按照神藏经当中的描述。

  当个人的神魂足够强大,强大到定程度之后。

  甚至可以脱离肉身去生存!

  在这样的前提下,夺舍别人的肉身,甚至于动物的身体,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这新的疑团就又出来了:“上古武道,璀璨如星河,耀眼如日月!

  若是有上古武者活下来,必然能够对现在武道做出改革!

  甚至于未尝不能够追溯远古之玄奇,这是好事啊!”

  “好事?”极乐圣咧嘴笑了笑。

  阴虚大圣也是叹了声:“若是活下来的真是上古大能,那确实是好事。”

  “如你先前所言,在漫长的岁月当中,人类怎么能够活下来呢?”书生耐心给牧元阳解释,“那些上古武者虽然夺舍了凶兽,可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的神魂已经枯朽,甚至于彻底的消亡,就算是活下来,也是浑浑噩噩。

  也就是说,现在孽窟当中确实是有上古武者活下来,,,不过,却已经是化身为凶兽的上古武者,彻头彻尾的凶魔!

  他们的恐怖之处,以后你就会了解了!”

  “也是了,就算是再坚韧的神魂,得不到补充,也会消散在岁月当中!”牧元阳想着。

  神魂也是要修行的。

  上古武者通过汲取灵气来修行。

  可是现在灵气已经消散了。

  他们是没把继续保持神魂活性的。

  听到书圣的说法后,牧元阳疑惑发问:“也就是说,你们的目的,就是进入孽窟,斩杀那些凶兽,避免他们出来为祸人间了?”

  “然!”书生点了点头。

  那么问题就又来了。

  “那些凶兽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

  其肉身之强大,怕是跟传说当中的龙都没两样。

  咱们,又如何与它们对抗?”

  这也是牧元阳的疑惑之。

  上古到现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

  在这么漫长的岁月当中活下来的家伙,该多么的强大?

  乖乖,颗萝卜长个万八千年,都绝对比人参价值高。

  何况这些本来就非比寻常的妖兽呢?

  “龙?嘿,我杀过龙!”

  极乐圣说出的话更是惊掉了牧元阳的下巴。

  “杀,,,杀过龙?”

  龙这种生物,在人们的眼中直都是祥瑞。

  所谓四灵之首!

  龙,尊贵,强大,神秘!

  现在极乐圣说自己杀过龙?

  牧元阳觉得他是在吹牛。

  迎着牧元阳的古怪目光,极乐圣有点不悦。

  他读懂了其中的鄙夷和怀疑。

  于是乎冷笑说:“何止是龙,甚至玄武,什么白虎,什么饕餮,我都杀过,不仅仅是我,在座的各位除了你之外,怕是都杀了不少!”

  牧元阳越发惊悚。

  书圣白了极乐圣眼,柔声解释说:“别听他的。

  龙,凤,麒麟,玄武。

  这些神兽虽然在现在已经是传说,可是在上古武道里是真实存在的!

  传说也得有所依据,不能凭空乱造吧?”

  牧元阳点了点头:“这倒是。”

  “传说当中虽然有些夸大,这似乎这般神兽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可也正是因为他们强大,才成为了毁灭的根源!

  那些上古武者为了寻找强大的宿主,自然把矛头都对准了这些神兽!”

  强大,却没强大到极致。

  这也是毁灭的个根源!

  牧元阳倒是能理解。

  又听到极乐圣冷笑说:“龙凤这种东西,哪个孽窟当中没有?

  我却是觉得传说夸大了太多。

  孽窟里面那些所谓的龙凤,所谓的祥瑞。

  哪里有什么神圣可言,威严可言。

  反倒是暴戾恣睢,浑然如柴狗虎豹般!”

  “若是真正的龙凤,个指头就能摁死你,你哪有机会杀?”阴虚大圣又皮了句。

  可看到极乐圣眼皮翻,他又不敢说话了。

  还得是书圣解围:“阴虚大圣说的不错。

  那些龙凤祥瑞,本应该是十分强大神圣威严的。

  却在漫长岁月当中,消磨了神智,消磨了威能。

  成为了只知道杀戮的气血傀儡!

  甚至于连气血都削弱了许多,只剩下了体型。

  否则的话也不是咱们可以觊觎的。”

  说到这里。

  牧元阳对于孽窟,对于凶兽也算是有所了解了。

  他继续发问:“那所谓的天庭余孽又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天庭么?”书圣问。

  牧元阳点了点头:“天庭,谁不知道。”

  “此天庭,非毕天庭!”书圣说,“这个天庭,可不是传说当中,满天神佛居住的地方,而只是个势力的代号罢了!”

  “那你又说他们是上古余孽,,,难道,上古武者还有活到现在的?”

  “上古余孽,也只是对他们的个称呼罢了。

  其实这些人,全部都是现在武道的武者!

  却存心要开启所有孽窟,毁灭现在的武道,恢复上古的荣光!”

  这话又把牧元阳说晕了。

  既然他们也是现在的武者。

  那么为什么还要毁灭现在的武道?

  疾世愤俗?

  这完全是自相矛盾的啊。

  书圣却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叹了声:“其实,也是些浑浑噩噩,迷失了自己本心的的可怜人罢了!”

  “可怜?老师此言差矣!

  那些人诡计多端,无所不为。

  若是天下孽窟皆开,会有多少凶兽出来作恶?

  这天下可还有点太平?又会有多少生灵涂炭?”

  极乐圣第次反驳书圣,反驳的义正言辞,斩钉截铁。

  偏偏,书圣却没觉得不满。

  反而极乐圣却摆出了副愤愤不平的态度来。

  想来里面也是有故事的。

  牧元阳也没有追究,却也对天庭有所了解了。

  “孽窟,凶兽,夺舍,上古武者,天庭,余孽,,,”

  这些讯息在牧元阳的脑袋里团团转。

  这些都是这个世界更高层次的隐秘!

  牧元阳窥之,心惊!

  “这天下到底有多少孽窟?”牧元阳严肃的问。

  既然了解到了孽窟,那这事儿就和牧元阳息息相关了。

  若是孽窟大开,牧元阳觉得以自己的实力,怕是蹦跶不了几天。

  事关生死,不得不认真对待。

  而书圣也没有隐瞒。

  已经说了这么多,也不在乎多说点。

  “九个!”

  “九州洲个?”

  “然!”

  牧元阳若有所思。

  以现在武道的势力来看。

  镇压九个孽窟似乎也不是难事。

  毕竟九州当中每州里,至少也都有四五位圣者。

  他们五个人就敢闯孽窟清缴。

  而且先前他们还说了,新开启的孽窟最为凶险。

  也就是说,已经开启过的孽窟的危险性就小得多。

  既然这样,四五位圣者足以镇压了。

  “孽窟的数量是固定的么?”牧元阳又问。

  这个问题,比前面那个还重要!

  若是孽窟的数量是稳定的还好。

  就算是现在的武者不足以彻底铲除孽窟的隐患。

  只能够强行镇压。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早晚也有杀完的天!

  可若是孽窟的数量再不断增加的话,,,那这局势就危机了!

  书圣明白他的想法,所以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什么也没说,却指了指脚下的宝塔。

  牧元阳拍脑门:“是了,这不就是个新的孽窟么!”

  “孽窟多久开启个?”牧元阳又问。

  这次书圣却没有沉默:“具体时间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大概是百年时间,就会出现个新的孽窟!”

  牧元阳神色稍霁。

  这个时间倒是可以接受。

  百年的时间,足够诞生很多的强者了!

  至少牧元阳对百年后的自己有绝对的自信。

  况且以现在的武道形式来看,处理这些孽窟应该不是难事。

  牧元阳的神色变化落在了众人的眼中。

  他们各自对视眼,摇了摇头。

  却是再没有多说。

  有些事儿,只有设身处地的时候,才会知道真相。

  眼看着牧元阳了解的也差不多了。

  书圣这才正式真诚相邀:“霸刀兄,是否愿意与我等同进入孽窟,平定妖魔,造福于世?”

  “义不容辞!”

  第二百三十八章,初见凶兽

  接到牧元阳的书信后。

  夭夭星夜兼程赶来了钓鲸岛。

  她对于遗迹的热情,可不比牧元阳差。

  赶到了钓鲸岛后。

  看到主岛河岸上那密密麻麻的武者。

  夭夭心中甜蜜。

  她想起了牧元阳的信。

  “吾妻亲启。

  近日浮屠有异象,宝塔欲开。

  此塔非寻常遗迹可比,必有重宝!

  现在主岛已经聚满了各地武者前来争夺。

  不过你也不用着急。

  有为夫在,你不来,塔不开!

  我等你。

  夫,元阳!”

  最初夭夭还觉得牧元阳有些夸张渲染的嫌疑。

  可看到眼前这密密麻麻的人群。

  感受着人群当中那股股极强的气息。

  夭夭才知道。

  你不来,塔不开。

  这六个字,到底蕴含着多么深重的情谊和力量!

  这六个字,代表着,他要同时面对这么多势力,这么多强者的压力啊!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夭夭心中纳闷。

  她美眸环顾,绕了圈,也没发现牧元阳的踪迹。

  不由得眉头颦起。

  忽的又看到了钓鲸岛的武者。

  便直接奔着钓鲸翁走了过去。

  “什么人?”

  有弟子呵斥声。

  还没来得及继续说。

  个大耳帖子就上身了。

  然后那倒霉蛋就看到在他眼中威严尊贵的钓鲸翁。

  弯腰笑脸,献媚的凑了上去:“大嫂,您来了?”

  完了,钓鲸翁在他眼中力可钓鲸,英明神武的形象。

  没了!

  其实这也不怪钓鲸翁。

  现在的身家性命全都寄托在牧元阳的身上。

  让他如何能够“自尊自爱”,矜持起来呢。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如何把牧元阳拍舒服了。

  开玩笑,他的竞争者可不少啊!

  飞鱼大尊,就是牧元阳小弟位置上十分有利的竞争者。

  尤其是大伙看到牧元阳居然和剑圣交手,有来有回。

  又和那么多大圣谈笑风生。

  乖乖,金大腿啊!

  这不保住,还想什么呢?

  钓鲸翁也只是抢了个先,现在想抱大腿的人多了。

  夭夭白了他眼。

  说实话,能够被往日高高在上的宗师如此对待,她的心里,,,还怪舒服的!

  可她知道,这切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