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的。

  若是贸然动作,早晚都有耗尽的天。

  现在他们通过这样放血的方式,来消磨凶兽的气血。

  旦其气血薄弱,到时候就可以击必杀!

  这样的猎杀过程虽然缓慢,但实际上却是最有效的种。

  “如果是六人进攻个凶兽,片刻时间就能让其血气流干,轻松斩杀!

  却偏偏碰到了兽潮!”

  牧元阳不由得白了书圣眼。

  这个乌鸦嘴!

  他这边念头杂乱,身形便乱了。

  忽然就看到有根巨柱般的东西朝自己袭来。

  原来是那巨牛的尾巴!

  巨牛扫尾,驱赶小虫。

  这也是它的本能。

  牧元阳急忙躲闪。

  却仍是被尾巴上的兽毛而扫到了胸口。

  然后。

  噗。

  牧元阳口老血喷出几丈远。

  其中杂着内脏碎块,腥气扑鼻。

  整个人也是倒飞而出,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内脏受损,骨头也都碎了!”牧元阳急忙调动紫气疗伤。

  眼中却满是骇然!

  他只是被尾巴。

  准确的说,他只是被尾巴上的毛扫了下!

  那仅仅是几根毛发啊!

  却仿佛承受了大圣武者的全力击般!

  这些凶兽的力量,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乖乖,若是被这蹄子踩到,怕不是要直接成为肉沫?”

  不对,连肉沫都没有,直接被踩没了才对!

  “也不知道有多少初出茅庐的大圣,葬身在了这些家伙的身下!”

  可想而知,若是被这些家伙正式攻击到,会付出什么惨痛的代价!

  下打爆?下打没?

  牧元阳终于收起了先前的丁点轻视。

  他也终于知道了这些家伙的恐怖之处!

  强健的体魄,硕大的身躯,和,,,恨地无环的力量!

  而若是让这些家伙跑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牧元阳想都不敢想。

  不死经配合紫气。

  瞬间就稳固了他的伤势。

  这次的伤势不轻,可却有道韵加持。

  所以并不影响牧元阳的战斗。

  不过比起先前的肆无忌惮来,这次牧元阳就谨慎许多了。

  甚至于过分的小心。

  不能让这些凶兽碰到他丝毫!

  不敢啊!

  这些凶兽简直就是传说当中的神物。

  碰到死,擦到亡啊!

  而随着战斗过程的推移,他对付凶兽的经验也丰富了许多。

  继而,能够做到游刃有余了。

  “书圣说层的凶兽是最弱的,而这高塔,,,三十三层!”牧元阳不觉悚然。

  不过转念想,既然他们都活下来了,自己也没有担忧的必要。

  全力以赴,如履薄冰。

  做到这两点就是了。

  牧元阳却没有发现。

  在他战斗的过程中。

  他手中的佛骨,正在贪婪的吸收着凶兽的鲜血!

  而且泛起了股勾魂夺魄的猩红!

  以前佛骨的猩红,是因为光线反射。

  而现在,,,它在放光!

  牧元阳却没有在乎这些。

  “差不多了!”

  眼看着那巨牛遍体鳞伤,身上没有块好的地方。

  脚下也流淌出了条腥臭的血河。

  甚至于连巨牛的动作都变得迟缓了。

  牧元阳二话不说。

  踩着巨牛的脊背扶摇直上。

  到了牛头。

  “霸刀,星河式!”

  天河倒灌席卷。

  直接冲入了巨牛的双眸!

  对于这般庞然大物来说,要害只有个地方,那就是眼睛!

  就算是头颅,怕是都很难击必杀!

  而眼睛却不然。

  眼睛本来就是脆弱的地方,不难攻破。

  而且攻击还可以顺着眼睛,绞杀他的大脑紫府!

  才能够做到击必杀!

  天河顺着那巨牛的小湖般的双眼就钻了进去。

  哞!

  原本已经迟缓无力的巨牛瞬间爆发出极强的力量。

  左摇右晃,左突右进。

  折腾了好会儿。

  却也只能无奈倒地。

  而在牧元阳斩杀了那头巨牛之前。

  其他人已经早就解决了对手。

  此时正在合力处理剩下的两头凶兽。

  五对二,虽然和先前好像差别不大。

  却无数倍的加快了战斗的进程。

  牧元阳也加入了其中。

  三个人搏杀只凶兽。

  花了大概个把时辰的时间,就成功诛杀了所有的凶兽。

  牧元阳几人长吐几口浊气。

  累!

  不仅仅是身体累,而是心神上的倦怠。

  数个时辰不断的挥刀舞剑,着实伤神。

  好在在做的各位都是宗师大圣。

  这大丹转,也就尽消了。

  “怎么样,轻敌了?”阴虚大圣注意到了牧元阳胸前的血迹。

  牧元阳白了他眼,不理他。

  他却不罢休,嬉皮笑脸说:“当初我第次进孽窟的时候,也差点着了道,不过我比你机灵多了,,,”

  “想打架?”牧元阳睨了他眼。

  阴虚怔,而后哂笑两声,暗自嘀咕:“现在的年轻人,真特么的暴躁!”

  他觉得自己可能也不是牧元阳的对手。

  没办法,这些人当中,就属他的实力最弱了。

  又听到书圣轻声说:“好了,虽然有些突然,但结果还是好的。

  八头凶兽,战果斐然!

  咱们这次该怎么分?”

  “恩?有好处?”牧元阳挑了挑眉。

  书圣知道他第次进入孽窟,所以含笑解释说:“这些凶兽身是宝!

  血肉当中蕴含着极为浓郁的血气,食用炼化之后可以极大的增强肉身!

  当然,这对于咱们这个级别的武者来说,也没什么价值。

  反倒是对那些天罡五气的小家伙有奇效!”

  牧元阳心神动。

  他特么就是天罡小家伙啊!

  又听到书圣继续说:“除了血肉之外,他们的皮毛,骨骼,都是宝贝,稍加炼制,就是不错的神兵,当然对咱们用处也不大,不过却可以摘取些精妙,用来赏赐晚辈也是好的!”

  这个牧元阳倒是兴趣不大,不过也想着给牧忠等人准备点宝贝。

  又听的书圣说:“可却有样东西,对于咱们好处巨大!”

  “恩?”

  “你听说过内丹么?”

  “内丹?”

  “就是咱们修炼的大丹,对于凶兽来说是妖丹!”书圣白了他眼,非得让他说的这么直白,“炼化其大丹,可以增强咱们自身的道韵。

  当然,不同种的道韵是不能够胡乱炼化的,否则会走火入魔,修为近废,乃至于身死道消!

  对于咱们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宝贝啊!”

  第二百四十章,爆了

  牧元阳眼睁睁的看着这位位大圣。

  极为自然的露胳膊,挽袖子。

  阴虚道长甚至从空宝中取出了把尖刀。

  然后如屠夫般,找到位置后二话不说,就开始劈砍。

  去寻找隐藏在凶兽体内的内丹!

  所有人都是这样,连直姿态出尘的苏慕白都不例外。

  时间血肉横飞,碎肉满地。

  虽然他们都用丹气护着身体,没有溅到身上。

  却也不免双手染血,不甚雅观。

  “难怪这些家伙都要挽袖子!”

  把牧元阳看得怔怔的,却偏偏又觉得理所当然。

  武者,不就应该这样么?

  不管什么大侠,什么大圣,他们首先是个武者!

  而武者的武道,武者的路,本来就是用血肉铺就的!

  何况他们都是登峰造极的武者呢?

  人皆以为他们生而神圣,生而不凡。

  恨不得说是出生就手持神兵,睥睨天下。

  却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过往的艰辛?

  人们都羡慕他们高高在上,威严尊贵。

  可谁知道他们为了走到这步,到底渡过了多少艰辛,多少磨难,付出了多少的汗水,手上,,,又沾染了多少的鲜血!

  白骨铺就圣者路,血肉杀出成道机!

  这才是真实的武道,才是真实的武者!

  他们是尊贵的大圣,可在那之前,他们是武者!

  书圣也没有了往日的严师的形象。

  手中本来教书育人的铁尺,此时也化作了刀锋。

  破开块块厚肉,不断的分解,不断的向前挖掘。

  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耐心的跟牧元阳解释道:“如咱们样,妖丹是这些凶兽毕生的精华所在!

  融道韵,成大丹,玄妙无穷!

  虽然人兽有别,然实际上殊途同归,走的都是道!

  咱们人类有三丹田,下精元,中膻中,上紫府。

  可妖兽却只有个丹田,就在脐下三寸!

  当然,这指的是普通的妖兽凶兽。

  那些强悍些的凶兽,也就是传说当中的神兽。

  他们生而神明,所以丹田的数量比咱们人族还多!”

  说着,书圣又甩了甩铁尺上挂上的碎肉,继续说:“妖丹就在丹田当中!

  虽然那些上品凶兽的丹田很多,可藏丹的地方却大都和人类相同。

  不外乎就是三丹田罢了,妖丹也因此而划分品级。

  紫府丹为最,膻中丹稍弱,精元丹最次。”

  看他们找的很慢,牧元阳不由得好奇问:“为什么不直接破开凶兽的丹田位置,不就可以直接获取妖丹了?”

  这些家伙都卯足了劲在凶兽身上打洞。

  牧元阳看得出那都是丹田所在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们打算在凶兽身上抠出条山洞,然后钻进去取妖丹。

  这未免太浪费时间了吧?

  毕竟这凶兽都特么大得跟山样!

  这得挖到什么时候?

  “有点耐心!”

  书圣笑了笑,耐心解释说:“这些凶兽体型庞大,气血斐然,让他们的肉身极为坚固。

  若是用寻常手段来进攻,也难以彻底破开其丹田。

  可若是以道韵施展,难保不会损伤妖丹的成色!

  而且若是以蛮力强行去破开丹田,甚至于会引起内丹爆炸!

  嘿,那滋味,我保证你不想遭遇第二次!”

  看着书圣脸上古怪的神色。

  牧元阳知道,他是个有故事的人!

  却也十分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情况,能给个大圣留下如此深刻的影响。

  他这边刚说完。

  然后耳边就是。

  砰!

  声极为浑厚的爆炸声音。

  远处那头已经死的彻底的狮子身子鸽子脑袋的凶兽。

  身子猛地就震颤了好几下。

  “啊啊啊!”

  牧元阳听到了极为凄厉的惨叫。

  不由得扭头看了看身旁的书圣,试探说:“您说的,,,是不是这种情况?”

  “,,,”

  书圣有点尴尬。

  迎着牧元阳疑惑的目光。

  书圣嘴角抽了抽,急忙转移话题:“先救人,先救人!”

  说完,就直接窜了出去。

  牧元阳瞥了他眼,也跟了出去。

  虽然现在他们彼此之间没什么情分羁绊。

  可却都是同伴。

  多个实力强大的同伴,就多了份底气。

  不仅牧元阳二人,苏慕白三人也都过去了。

  那具狮身鸽子头的凶手,丹田处已经变成了团碎肉!

  就像是罗刹地狱流淌着的血河般。

  又像是汪血湖,里面点缀着,,,烂肉!

  书圣是有经验的人。

  见状急忙对众人说:“把这些烂肉清理到,小心点不要伤到了阴虚!”

  众人点了点头。

  各使其能。

  就是以丹气裹着碎肉向外搬。

  几人联手之下,很快就把那个血湖给掏空了。

  然后从里面捞出来了个血肉模糊的人。

  阴虚!

  阴虚此时僵软在地上。

  周身已经被烂肉臭血裹住了。

  满脸满身,就连嘴里都灌满了!

  七窍全都堵住了。

  “这是因为内丹爆炸,其中的道韵封锁了他的大丹运转,让他无法动作!”书圣说。

  牧元阳点了点头,又古怪的看了百万\小!说圣:“这场面,,,还真是印象深刻!”

  没有了丹气的护佑。

  整个人都浸泡在这些烂肉臭血当中。

  甚至于被灌了个饱。

  这滋味,,,确实是很惨!

  牧元阳觉得这绝对是阴虚个终身难忘的经历。

  也是了,虽然在场的人都是杀伐果断,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可特么怕是谁也没有这样的经历吧?

  不对不对,书圣肯定是有的!

  “废物个!”

  刺鼻的腥臭气传入鼻子。

  极乐圣不由得皱了皱眉,掩住了口鼻。

  牧元阳瞥了他眼:“你先前不也是挖洞挖的欢快!”

  “,,,”

  “好了,好了,别胡闹了,先救人!”到底书圣是稳重的多。

  他扭头看牧元阳:“你给他清洗下!”

  牧元阳心领神会。

  搬运道韵,天地之气凝结成河。

  倒灌冲刷着阴虚大圣。

  只是片刻,就冲刷得干干净净了。

  可身上的腥臭味道到底还是难以消散。

  “咱们联手,先把他体内紊乱的道韵压下来!”

  书圣说,几人点了点头。

  各自施展道韵,把阴虚给裹住了。

  片刻时间,阴虚体内紊乱的道韵终于稳定了。

  他也终于可以活动了。

  然后,,,呕!

  这家伙好像恨不得把苦胆都吐出来样!

  牧元阳十分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能够让心性坚定如磐石的大圣,如此难以消受,如此不堪。

  当然,他却不想去尝试。

  吐了半刻钟。

  脸色都泛白了,阴虚才长吐了口浊气。

  腥臭扑鼻,极乐圣又皱了皱眉。

  不过害怕牧元阳怼他,也没多说。

  “多谢诸位援手之恩,否则我非得闷死在那滩烂肉当中不可!”阴虚认真道谢,又苦笑说,“这凶兽先前战斗的时候,好像已经是丹气受损,偏偏又和我的道韵相合,我挖洞的接近内丹的时候,直接就爆了!”

  几人闻言自然是好言相劝,或是客套。

  只有牧元阳古怪的看着书圣。

  书圣被看得不舒服了:“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弄爆的!”

  “您好歹也算是帮凶!”

  “,,,”

  又听到那边宝树大圣惋惜说:“可惜了这颗好丹,还正与你道韵相合,这可不是好遇到的,怎么好好的就爆了呢,可惜啊,可惜啊!”

  虽然嘴里说着可惜。

  可他嘴角勾勒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他!

  这和尚,幸灾乐祸也是把好手。

  牧元阳好奇发问:“什么叫道韵相合?”

  “这会儿知道发问了?”书圣白了他眼,却还是解释说,“咱们大丹内蕴含的道韵,都是不同的,就算是修行同样的功法,融合同样的道种,可温养出来的道韵也是有差别的。

  大道三千,说是三千,实则无量!

  没有绝对相同的两种道韵!”

  这点牧元阳倒是能够理解。

  功法相同,道种相同。

  可人的神魂是不同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自己的思维方式。

  所以他们感悟的道韵就算是同种类别的,也肯定有不小的区别。

  又听到书生继续说:“而道韵相合,则是说两种道韵极为的相似,可以轻松进行炼化,进补自身。

  这种情况是很难遇到的,应该说是十分罕见的机缘。

  只可惜现在却付诸东流了!”

  “还不是怪你这个乌鸦嘴!”牧元阳心里揶揄,却没说出来。

  又听到阴虚大圣闷哼了几声。

  又是吐出大滩的碎肉和臭血来。

  这些都是灌入他体内的东西。

  先前丹气受阻,无法逼出。

  现在丹气通畅,第件事儿就是把这些东西吐出来。

  口赃物吐出来之后。

  阴虚大圣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再次抱拳拱手。

  众人摆了摆手,又回去各自挖洞了。

  不过这次却小心了许多,谁都不想遭受阴虚的待遇!

  牧元阳还继续问书圣:“这大丹该如何炼化?”

  “异种内丹不能炼化,若是同种,直接以道韵包裹炼化就好了!”书圣这么说。

  牧元阳点了点头,又说:“道韵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

  虽然他已经明白道韵所代表的含义,可还是半知半解。

  听着他们张嘴闭嘴都是道韵,让他十分的好奇,忍不住就问了。

  “你突破的时间不长吧?”

  “恩。”

  “难怪!”书圣微笑说,“道韵,顾名思义,为大道之韵律!

  融合了道韵之后,就可以借助大道的威能了!

  当然,咱们所说的大道,跟真正的大道,跟上古武者的大道,是根本不能比的。

  实际上也就是能够借助丝毫的天地力量,称不上是道!”

  这倒是实话。

  道这种东西,是凌驾于切之上的!

  就连璀璨如星河的上古武道,那人人如龙的上古武者,都不能说掌控了道!

  何况现在武道微末呢?

  道韵,和道,也不过是种说法罢了。

  实际上就是种更高层次的力量,不能真傻乎乎的以为是道!

  书圣继续为牧元阳解释:“上古武者,通过特殊的手段,吸纳灵气,继而联系天地,随着修行的加深,就会在体内形成道韵!”

  “那咱们呢?”

  “我还没说完呢!”书圣白了他眼,“咱们,嘿,根本就练不出道韵来!

  咱们的道韵,实际上就是从这些上古武者体内偷过来的!

  虽然练入己身之后,也同样有相同的效果。”

  牧元阳微微思索,也明白了书圣的意思。

  上古武者体内的道韵,是自己领悟,自己编织修炼而来的。

  而现在武者圣者体内的道韵,则是生搬硬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