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宝树却是理所当然样子:“废话,人家可是剑圣!”

  “我还是刀霸呢!”

  “人家的剑圣是你天下公认的,你呢?”

  “,,,”

  牧元阳很想说自己是自封的。

  却羞愧得没敢开口。

  “剑圣的心剑,是兵刃,却脱离了兵刃的范畴,所以是宝兵!”又看到宝树指了指自己的大树,认真说,“我之所以炼制出这么多的兵刃来,就是想以百兵之气,温养此铁树!

  又时刻以心血滋润,沟通彼此。

  等到什么时候这树上面的兵刃全都成为了碎渣,我这铁树宝兵就算是练成了!

  到时候铁树摇晃,就可幻化神兵无数,妙法无穷!”

  牧元阳恍然大悟。

  他还纳闷,以宝树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已经算是累赘的神兵了。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深意。

  又听到宝树愤愤的说:“我进入大圣境界后,时刻开始温养铁树,欲成宝兵。

  到现在数十年光景匆匆而过,却还是遥遥无期。

  你这家伙却连自己的兵刃已经成为了宝兵都不知道!

  苍天无眼啊!”

  牧元阳嘿嘿笑:“我倒是觉得苍天有眼!”

  “,,,”

  牧元阳看了看手中的佛骨:“那我这宝兵又有什么特殊的威能呢?”

  “不知道?”

  “咋的,生气了?”

  “,,,”宝树叹了声,“这得需要你自己的去摸索。

  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时刻以心血和道韵温养,加深联系。

  什么时候你能以念头催动兵刃,就算是彻底和宝兵合二为了!”

  “念头催动兵刃?”牧元阳觉得有些玄奇。

  那不就是,,,等等,那不就是牧极的紫青双剑么!

  “我曹,我送给别人件宝兵?”

  想起自己送给剑长歌的紫剑,牧元阳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抛到了岸上的鱼。

  心痛的感觉!

  看到牧元阳脸上的颜色骤青骤白,宝树以为他欢喜难当,又郑重说道:“佛骨十分玄妙,怕是要比寻常宝兵还强!

  此物佛魔同体,魔神佛心,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正邪对立,阴阳交泰,才催动宝兵不断的成长!

  它能落在你的手里,是它的幸运,也是你的幸运。

  以后,你定要好好珍视它!”

  牧元阳赶忙点了点头。

  开玩笑,这可是千金,不,万金,不不不,亿万金都不换的宝贝!

  连大圣都苦苦追求而不得的东西,何其珍贵?

  他又琢磨着:“牧极手中还有把宝兵,什么时候能抢过来的话,,,”

  他还打起了牧极的主意。

  听到了宝树大圣的指点。

  牧元阳急忙以精血泼洒佛骨。

  精血撒上,佛骨原本已经黯淡下去的光芒再度浮现。

  牧元阳的脸上泛起了阵潮红:“竟然还能反哺血气?”

  这种感觉他在施展入魔刀法的时候有过。

  入魔刀法,见血则反哺!

  可佛骨给牧元阳带来的感觉可比施展入魔刀法的时候强数倍之多!

  “好宝贝,好宝贝啊!”

  牧元阳赞不绝口,气的宝树恨不得把怀里的大树扔了。

  你瞧瞧人家!

  根本特么没当回事,就成了宝兵。

  “我是不是太拿它当回事儿了,它就没有了压力?”宝树琢磨着,是不是也让铁树受点磨炼才好。

  二人心思各异。

  很快就来到了二层的中间位置上。

  哪里同样也是尸骸满地。

  躺着具具山岳般的凶兽尸骸。

  牧元阳上前二话不说,佛骨直接就捅到了具尸骸的体内。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

  自己的佛骨之所以能够升级,必然和其经常吸血有关!

  现在既然知道佛骨还能成长,他当然得好好培养了。

  这可是要陪伴他生的宝贝!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和没宝兵的人说话

  牧元阳的举动把其他人吓跳。

  阴虚没好气的说:“好么,你这家伙倒是鸡贼。

  个凶兽都没引回来,现在往死尸上插下,就想分收获?

  瞧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牧元阳闻言怔,然后抬起了头看阴虚:“你有宝兵么?”

  “恩?”

  “我说你有宝兵么?”

  “没有!”

  “我有看看么?”

  “真的?在哪儿?”

  “瞧瞧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牧元阳睨了他眼:“垃圾!离本座远点,本座不和没有宝兵的人说话!”

  书圣:“,,,”

  宝树:“,,,”

  阴虚:“,,,”

  苏慕白笑了。

  他有宝兵。

  宝树瞥了牧元阳眼,把情况和大家说。

  自然是好阵羡艳。

  却也没人起歹心。

  来是牧元阳的实力不弱,除了剑圣之外,谁也没有把握能杀他。

  若是杀不掉,就是凭空给自己留下了个生死大敌!

  嘿,个圣者若是时刻惦记你,你琢磨去吧。

  你是圣者,你全家都是圣者?

  二来也是因为宝兵这东西是认主的。

  东西在主人手里威能无穷,若是到了别人手里,不反噬就算是好的了。

  算是绑定的东西,外人拿了没用。

  就如同苏慕白的心剑。

  就算是他给别人,别人都不敢要。

  那里面可是蕴藏着极致剑意啊!

  除了苏慕白之外,谁敢拿?

  嘿,非得被剑意撕碎了不可!

  牧元阳边用自己的精血浇灌佛骨。

  边感受着佛骨的变化。

  佛骨吸收来的血气也反哺给牧元阳。

  那种感觉极为的玄妙。

  反哺回来的血气也十分的精纯,就像是本来就属于牧元阳的样!

  不过片刻之后,佛骨就不再吸收鲜血了。

  “是因为这凶兽鲜血当中蕴含的能量太大了么?”很显然,佛骨已经饱和了。

  牧元阳不知道它需要消化多久。

  又看了看那凶兽的伤口。

  好家伙,足足大片都已经变成了干肉!

  “看来佛骨的特殊玄妙就是吸血反哺了!”牧元阳还有点失望。

  这个能力不弱,却是对于那些小武者来说。

  旦武者进入三花境界,精气神都圆满了之后,就很难继续提升了。

  到时候佛骨的威能也就失去了效用。

  “不过好歹也能增强几分威能!”

  牧元阳想着,倒是也知道知足。

  收起佛骨之后,牧元阳四处看了看。

  四周大概有十多不到凶兽的尸骸吧。

  比起牧元阳二人的收获差的多。

  “这么仨核桃俩枣的也当成了宝贝!”牧元阳瞥了阴虚眼,满脸的不屑。

  阴虚勃然大怒:“怎么着,打架?”

  “好啊!”

  牧元阳正想试试佛骨的玄妙呢。

  阴虚怂了:“嘿嘿,我开玩笑的。”

  “,,,”

  又听到书圣发问:“你们看到极乐圣了么?”

  牧元阳二人摇了摇头,这也才发现少了个极乐圣。

  “应该是打算吃独食,所以还没回来吧。”宝树说。

  他说完,其他人就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和牧元阳。

  牧元阳没好气的瞪了宝树眼,然后轻咳两声解释了几句。

  他说的也是实情,却也不在乎别人信不信。

  别人也没深究。

  能吃独食,也是人家的本事。

  “咱们还是等等他吧!”书圣说。

  其他人自然没有不妥的道理。

  就各自盘膝打坐,或是炼化内丹。

  或是调理内息,琢磨道韵。

  牧元阳则是继续温养佛骨。

  同时还将反哺回来的气血融入周身百骸。

  虽然提升不大,却架不住水滴石穿。

  天多点,日积月累就是巨大的优势了。

  当前的首要任务,还是要熔炼内脏。

  内脏练好了,就可以准备突破五气了。

  对于他来说,气海的扩充反而不是难事。

  因为他的鸿蒙经吸收吐纳的速度极快。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修行越深,这修炼的速度就越快!

  牧元阳觉得应该是道印的缘故。

  想到道印,牧元阳不觉古怪的想到:“道印不会也是件宝兵吧?”

  很有可能!

  可他也无从验证。

  也不敢说出来。

  毕竟他怀疑这道印是气道的宝贝。

  而阴虚就在哪儿炼化内丹的。

  看到阴虚,牧元阳突然心神震。

  他现在距离阴虚很近,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黑水道韵在不断的跌宕着。

  让他有了种十分古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奇妙。

  好像是,,,他可以接触到那些道韵!

  就如同他很轻松的就可以驾驭这片海域上的道韵样。

  这种发现让他欣喜若狂。

  因为他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可现在却无从验证。

  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方便验证。

  也只能暂且压下。

  苏慕白调理的速度最快。

  他的实力最强,道韵最深,所以恢复也更快。

  实际上他们先前也没经历过多么惨烈的战斗。

  看到苏慕白调理完了,牧元阳凑上前去攀谈:“苏兄!”

  “恩,有事?”

  “我想跟你请教些宝兵的问题!”牧元阳说。

  在场的这么多圣者中,就苏慕白有宝兵。

  而且还是他自己炼制出来的。

  毫无疑问,他对于宝兵的了解是很深的。

  牧元阳跟他讨教是最正确不过了。

  苏慕白也没有拒绝,只是微微笑:“说什么请教,互相探讨罢了。”

  牧元阳也没客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宝兵和主人之间的联系是什么样的?融合宝兵之后,宝兵是否会对主人产生影响?宝兵是否只能够附带种玄妙?这种玄妙又是否能被武者所控制?”

  牧元阳口气问了大堆。

  都是困扰着他的疑惑。

  苏慕白微微沉吟,逐解释道:“首先,宝兵和主人之间的联系很微妙。

  就像是你多长了个手臂,是身体延伸出去的部分,和自己不分彼此。

  若是彻底建立起联系,你甚至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宝兵的变化,可以用念头驾驭宝兵,就像是支配自己的身体样!”

  牧元阳倒是体验过那种感觉。

  随着他刀法造诣的加深,他攥刀的时候,就感觉已经和刀合为体了。

  念头到,则刀到,水||乳||交融。

  不过却远远达不到真如自己的身体般,甚至可以用念头来驾驭。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个就是对物件的极致掌控,而个,则是真正的融合!

  “至于宝兵是否会对主人产生影响!”苏慕白微微沉吟,点了点头,“会。

  准确的说,是主人和宝兵相互影响!

  主人的念头和道韵等等,都会影响到宝兵的成长路径。

  而在宝兵强大之后,又会反过来影响到主人。

  不过从根本上来说,就算是彻底融合了宝兵,宝兵也只是人的部分罢了。

  你什么时候见过手臂去指挥神魂了?”

  “主次关系!”

  牧元阳下子就明白了。

  又听到苏慕白继续说:“至于宝兵所带的玄妙是否只能是种么。

  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不是!

  宝兵同样也是有品级之分的。

  除了成长程度之外,最大的区分方式就是所附带的玄妙数量!

  宝兵实际上和上古武者的法宝极为类似,只是少了许多威能罢了。

  宝兵之所以能够拥有种种不可思议,近乎于神通的特殊威能,实际上就是因为有了道韵的雏形!

  就像是咱们的道种样,而只有有了道韵雏形的兵刃,才能够蜕变成宝兵!”

  “我怎么没有感应到宝兵当中道韵的存在?”牧元阳有些惊讶。

  “那是因为你的兵刃才蜕变成宝兵,内在的道韵还不够完善的缘故,所以才会感应不到!”这个时候宝树也调理完毕了。

  牧元阳白了他眼,没好气的说:“你刚才可没跟我说,宝兵之所以会拥有特殊的玄妙,是因为其中形成了道韵的缘故!”

  宝树反白了他眼:“你问了么?”

  “,,,”

  “我看你生气,不想告诉你行不行?”宝树狠狠的瞪了他眼,又看了看自己的铁树,,,哎,怒其不争啊!

  苏慕白微微笑,又继续说道:“你经常以道韵温养,到时候宝兵内的道韵就会不断的完善,随着时间的推移,宝兵自然也就会不断的强大,甚至于还能反哺武者,继而精进你的修为!”

  牧元阳想了想,又问道:“那如果武者自身的道韵和宝兵当中的道韵不同呢?”

  这话出,苏慕白和宝树怔。

  “暴遣天物!”宝树甚至直接惊呼声。

  苏慕白也有些惋惜:“如果你的宝兵和你自身的道韵不同,你非但不能够温养宝兵,让宝兵变得更加强大。

  甚至于都无法发挥出宝兵的全部威能来,也无法完美的驾驭宝兵。

  宝树之所以辛苦温养铁树,不是因为他们菩提寺没有多余的宝兵。

  而是为了得到件和自身彻底契合的宝兵!

  我当初也是因为这点,才自己炼制宝兵的。”

  说着,苏慕白又啧啧称奇的说:“你的兵刃没有经过你自身的道韵温养,是如何成为宝兵的呢?”

  宝树撇了撇嘴:“还用问,肯定是这兵刃的前任主人温养的差不多了,才让这小子捡了个便宜。”

  听到牧元阳的话,他脸上挂起了笑容,再看自己的铁树就顺眼多了。

  宝兵这玩意,还是亲生的好。

  可牧元阳脸上却并没有失落的神色。

  反而是琢磨着:“我的鸿蒙经可以转化成任何种类的罡气煞气,多种融合!

  等我到了大圣境界之后,同样也可以融合多种道韵,成为鸿蒙道韵!

  到时候照样可以把佛骨的威能发挥到极致!”

  只是他也有些狐疑。

  既然自己没有温养道韵,佛骨是如何成为宝兵的呢?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务之急还是先和佛骨彻底建立联系。

  日后等到大圣境界的时候,自然水到渠成。

  这么想着,牧元阳自然没有半点失落。

  反而是抽出佛骨,故作叹息的说:“凑合用吧,好歹也是宝兵,比某些人的垃圾树强!”

  “,,,”宝树想骂娘。

  苏慕白却仍是继续回答牧元阳的疑惑:“般情况下,武者和宝兵的道韵是相合的。

  所以只需要武者以道韵驾驭,就能够催动宝兵内的道韵运转。

  这威能自然也就体现出来了,至于你这种情况么,,,”

  苏慕白没解释,只是微笑说:“好歹也是宝兵,比那些普通神兵强得多!”

  显然他是在安慰牧元阳。

  却深深的伤害了宝树!

  如果不是打不过苏慕白,宝树非得挑衅波才行。

  他有看了看牧元阳,心里也没多少把握。

  恰好这个时候,阴虚也调理完毕了。

  宝树二话不说,抡起铁树就砸了上去。

  给阴虚吓了跳:“无量寿佛,你特么有病啊!”

  “贫道看你不顺眼!”宝树说。

  这两个家伙和尚道士的身份调过来了。

  苏慕白又看了看牧元阳说:“你的宝兵才成型,虽然里面已经有了道韵的雏形,却也未尝不能改变。

  你经常以道韵温养,自然也能够重新为其塑造道韵。

  就算是从零开始,兵刃已经有了宝兵的雏形,温养起来也比其他人快得多!”

  “阴虚,你来,我看你不顺眼!”

  宝树再度爆发!

  听到苏慕白的解释,牧元阳心理大概有了谱:“多谢苏兄讲解之恩!”

  “没事。”苏慕白笑了笑。

  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含笑对牧元阳说:“我有个弟子,日后行走江湖,还望你多多提携二!”

  牧元阳微微笑:“想不到这天下竟然还有人能够入了苏兄的法眼。

  不知道是哪位英才?日后若是相见,我必是要关照番的!”

  虽然他只是个天罡,可他现在装的大圣啊!

  大圣,就得有大圣的格调!

  “那小子放荡不羁,不务正业,算不上什么英才!”虽然这么说,可苏慕白的嘴角还是挂起了喜色。

  显然,对自己的弟子是十分满意的。

  “不知何姓何名?”

  “那小子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无名。”

  “无名!”牧元阳点了点头,故作认真说,“若是碰到了,我便替苏兄教训教训那臭小子!”

  “好,不过你可得注意分寸,打坏了,我可得找你算账!”苏慕白也是笑了笑。

  他倒是很喜欢和牧元阳交流。

  第二百四十九章,高品之上?

  牧元阳和苏慕白交流的时候。

  众人也都调理的差不多了。

  可极乐圣却始终还没有出现。

  和极乐圣关系匪浅的书圣有些担忧:“莫非极乐圣遭遇了什么危机?”

  “这二层没有什么强大的凶兽,以极乐圣的修为,和在孽窟当中行走的经验来说,应该是不会出现岔子的!”宝树说。

  阴虚撇了撇嘴:“那可不定,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他好像是盼着极乐圣出事样。

  谁让极乐圣总是追着他胖揍呢。

  当然,他现在更希望宝树出事儿!

  比起自己招惹了才动手的极乐圣来说,无缘无故拿自己撒气的宝树显然更招人恨些!

  “还是得尽快提升修为啊,若是我先到了高品,这些家伙有个算个,非得把他们的狗头都打爆了不可!”阴虚暗暗许下宏愿。

  书圣白了他眼,又扭头对众人说:“二层虽然没有什么凶险的凶兽,可未尝没有高层的凶兽下来,那龙龟不就是那样么?

  我怀疑极乐圣是因为被中品级别的凶兽缠住了,脱不开身。

  咱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