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猛地就窜了出来。

  牧元阳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只看到道金光亮起。

  然后,,,那四脚蛇就趴在了自己的胸口!

  “嘶!”

  牧元阳觉得阵剧痛。

  低头看,那四脚蛇的长舌头居然扎进了自己的胸口里!

  准确的说,是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中!

  牧元阳急忙想要驾驭道韵震开这四脚蛇。

  却发现无论是劲力,还是罡气,或是道韵。

  在接触到这四脚蛇之后,都如泥牛入海般。

  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而且牧元阳还发现,他现在连想动作身体都不做到了!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四脚蛇把长舌头塞进自己的心脏中。

  然后,,,裹出来滴精血!

  那精血宛若颗血玉。

  晶莹剔透又显得分外沉着。

  被那四脚蛇裹在舌头当中,就像是实物般,凝而不散!

  这就是牧元阳心头精血了,比寻常精血还珍贵得多。

  “这家伙该不是想要在我身上开餐吧?”牧元阳不寒而栗。

  尤其是看到那四脚蛇居然,,,把那滴精血吞了进去!

  它还吧嗒吧嗒了嘴,像是在咀嚼样,牧元阳人都吓傻了。

  他正以为自己这次算是英年早逝,彻底栽了的时候。

  却忽然看到那四脚蛇居然又吐出来了滴精血!

  这精血却是和牧元阳的精血有所不同。

  流光溢彩,像是颗宝珠。

  牧元阳虽然没有动作,神目却看得到里面蕴含的恐怖能量!

  比太阳还要刺眼得多!

  这滴血当中蕴含的能量,,,居然比个普通宗师体内的全部气血都多!

  而且其中还蕴含着十分古怪的东西。

  颇为的玄妙,藏匿在精血的中心。

  像是个种子样,还勾勒着极为玄妙的图案。

  而在吐出那口精血之后,四脚蛇身上原本璀璨的暗金颜色,忽然就黯淡了许多。

  连它那两颗如红宝石般的眸子,都变得十分浑浊,像是连精气神都萎靡了样。

  “这家伙,,,该不会是打算用我的身体,孕育后代吧?”牧元阳发怔。

  他倒是听说过有些奇特的动物,会把自己的卵寄生在其他动物的身上,让自己的卵吸收宿主的血气营养,继而成长!

  而旦那卵破壳而出,就是宿主挂掉的时候!

  牧元阳被吓得头皮发麻,心里暗暗叫苦:“特么的这么多人当中就我最弱,你去寄生苏慕白不好么,寄生宝树不好么,,,”

  他还在胡思乱想着。

  那四脚蛇的舌头已经再度探入了牧元阳的心口中。

  然后闪而出。

  随着那滴精血进入体内。

  “恩。”

  牧元阳不由得闷哼声。

  瞬之间,他就被十分恐怖的气血给灌满了身躯!

  让他周身血管暴起,连皮肤都变得猩红片!

  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鼓胀!

  周身百骸当中都传来了阵阵的刺痛。

  这是因为能量冲击而带来的后果。

  “不好,这样下去我会被冲爆的!”

  牧元阳暗道声不妙。

  又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动作了。

  急忙二话不说,盘膝在地。

  念头摄取道韵护住了身体。

  避免身体真的被那股能量给撑爆了。

  与此同时,搬运那股能量,快速流传周身百骸。

  他的身体就像是被扔进了火炉般。

  在瞬间就得到了快速的强化。

  肌肉,骨骼,筋脉,,,无不再受到滋养。

  甚至于连腑脏都在快速的强化着!

  这本来是件好的不能再好的事情了。

  可那股能量,,,太庞大了!

  庞大到似乎是源源不绝的地步!

  若非是牧元阳以道韵镇压肉身,现在他绝对要被撑爆了。

  至少也得要百窍流血!

  “啊啊啊!”

  那种强烈的鼓胀感,让牧元阳近乎发狂!

  他的身体虽然已经十分强悍,可他也只是个天罡武者罢了。

  想要承受这媲美宗师武者全部力量的精血,难比登天!

  可他根本没有办法把这股能量爆发出去。

  因为他根本无法驾驭如此恐怖的能量。

  仅仅是调动牵引,就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心神!

  “这家伙该不会是打算撑死我吧?”

  牧元阳很难理解那四脚蛇的脑回路。

  不过现在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些。

  甚至于连此时四脚蛇的意图都不那么重要了。

  毕竟危机就在眼前。

  若是连这关都过不了。

  也就根本不需要再琢磨以后了。

  而看到牧元阳陷入危机当中。

  那四脚蛇的眼中闪烁了极为拟人化的疑惑光芒。

  然后微微迟疑,竟然是化作道金光窜了出去。

  也不过是盏茶的时间就再度回来了。

  舌头上还卷着颗硕大的内丹。

  那内丹比寻常内丹要大上几圈。

  而且上面密密麻麻的花纹勾勒,,,竟然是颗六品丹!

  看到牧元阳脸上狰狞的神色。

  四脚蛇二话不说。

  竟然是舌头甩,生生把那颗内丹塞进了牧元阳的嘴里!

  说是塞进去的也不合适。

  应该说是在进入牧元阳的嘴之前。

  那颗内丹就已经化开了。

  然后变成了水流样的物质流淌了进去。

  开玩笑,那颗内丹比磨盘还大几圈,总不能硬塞进去吧。

  塞进了那颗内丹之后,四脚蛇再度消失。

  再出现的时候又带着颗内丹。

  消失,出现,,,共折腾了五次!

  足足五颗六品内丹,就给牧元阳塞了进去!

  这些内丹的属性都截然不同。

  其中蕴含的能量也极为的恐怖。

  现在牧元阳正是在崩溃和撑爆的边缘徘徊。

  按理来说服下这些内丹之后,怕不是要被当场撑爆。

  可偏偏,牧元阳体内的能量反而是温顺了起来。

  内丹的能量和那股能量相互融合。

  在牧元阳的体内来回盘旋。

  裹带着那些道韵游走周身百骸。

  牧元阳的肉身快速的强化。

  他盘膝在地,呼吸吐纳。

  每次呼吸,竟然都能卷起阵微风!

  他的五脏已经被强化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

  牧元阳心神内视,五脏当中居然已经酝酿出了股股截然不同的气。

  气分别灌满了五脏六腑,萦绕不散。

  “这是,,,五气?”

  牧元阳整个人都傻了。

  他虽然没有进入过五气境界。

  可是他对五气也不是没有了解。

  他可以清楚的认得出,这正是只有在进入五气境界之后,才能够萌发出来的脏气!

  “我的五脏居然强化到直接萌发脏气的地步了?”牧元阳心惊不已。

  而那股融合而成的古怪力量。

  在将牧元阳的身体强化到了极致之后。

  居然是缓缓下沉。

  直接沉入到了精元关当中。

  而后所有力量凝结汇聚,缓缓凝实。

  居然,,,在牧元阳的精元关当中凝成了颗大丹!

  那大丹极为精粹,圆润饱满。

  上面有道道花纹弥补,呈现出种种既然不同的道韵。

  却偏偏能够十分和谐的相处在起。

  层层花纹弥补,,,共七层!

  牧元阳的体内居然结成了颗七纹丹!

  而且还是极为纯粹的七纹丹。

  要知道,就连苏慕白也只是五纹丹罢了。

  剩下的宝树等人也才只是三纹罢了!

  第二百五十章,丹成七品

  呼呼,砰砰。

  牧元阳体内传出声音。

  心脏如泵,鲜血如汞。

  肺脏干脆就如同个大风箱样。

  随着牧元阳的每次呼吸,吹动劲风阵阵。

  其他几个腑脏同样也得到了极大的强化。

  只不过并不显于外罢了。

  五脏当中,笼罩着极为精粹的五气。

  五气萦绕在五脏当中,又随着五脏的动作而流转。

  五脏暗合五行,相克又相生!

  在这个流转的过程当中,又在不断的滋养着牧元阳的肉身!

  “难怪五气强者就算是没有修炼过炼体秘术,其肉身也是极为的坚固。

  现在我的五脏已经强化到了极致程度,只要我的气海扩充到极限。

  我随时随地,都可以举踏入五气境界!

  不不,我的神魂也强悍到了极致!

  若是稍加凝练,精气神相合,未尝不能进入三花,,,”

  牧元阳只觉得这惊喜来的未免有点太突然了。

  上秒还是生死危机,下秒就变成了泼天的造化。

  命运这种东西,还真是富有戏剧性。

  牧元阳活动活动身躯。

  拳探出。

  也没有使用劲力,没有驾驭罡气。

  竟然是打得眼前的空气阵阵爆鸣!

  “我的身体也已经被强化到了极致,以我现在的力量,拳下去,怕不是要把五气都打爆了!”牧元阳暗暗欣喜。

  又心深内视,脸色极为的古怪:“我,,,居然特么结丹了!”

  结丹,这是只有宗师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以神御气,气与精合。

  精气神合,才会诞生那种奇妙的变化!

  而现在,牧元阳还是天罡,他就结丹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纵观武道悠悠数万载,好像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天罡武者,虽然对于气的领悟已经很深了,却还没达到极致。

  更别说用气连同精血,沟通神魂。

  作为桥梁让三者合了。

  和牧元阳偏偏就做到了!

  “而且,居然还特么是七纹丹!”牧元阳只嘬牙花子。

  要知道,他目前所知道的最强者,剑圣,也才是五纹丹啊!

  而从宝树口中得知,大圣武者想要提升大丹的品质,是十分艰难的。

  每纹之间的差距,都十分的大。

  如苏慕白五纹丹,他就可以吊打牧元阳等人。

  他也不过是比宝树高了两纹而已!

  而现在,牧元阳高了苏慕白两纹。

  是否是说他也可以吊打苏慕白了?

  答案是,不行!

  因为他压根调动不了那大丹!

  任由牧元阳的意志如何鉴定。

  他的念头如何的集中。

  却根本就无法让那大丹运转分毫!

  “我的神魂虽然比同辈武者强大许多,甚至于不逊色些稍弱的宗师,可若是想要调动大丹,驾驭其中的道韵,却还是远远不足,更别说这还是,,,七纹丹!”

  牧元阳对自己的情况十分了解。

  却又觉得有些可笑!

  都特么结丹了,结果没法用。

  尴尬么?难受么?

  难受!

  “不过这也是好事,这可内丹虽然不是我亲手锻造而成的,可却已经扎根在我的精元关中!

  到时候只要我神魂足够强大,以神魂融入其中,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驾驭了。

  到时候,我就跃成为了天下最强的大圣之!”

  牧元阳有些骄傲。

  开玩笑,起步就是七纹丹!

  这天下,谁与争锋?

  嘿,强的令人发指!

  不过这对于牧元阳来说,似乎还有些遥远。

  当务之急还是要扩充气海,先进入五气境界再说。

  不不,当务之急应该是,,,先处理这四脚蛇再说!

  牧元阳叹息声,看了看趴在自己手心里的四脚蛇。

  似乎是那般的温顺,又那般的顺服。

  牧元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却知道自己和这四脚蛇之间,拥有了某种极为玄妙的联系。

  这种联系很古怪,牧元阳从来都没体验过。

  却也给了牧元阳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和上次与李纯签订命书很相似!”

  对,就是那种玄妙的感觉。

  不过和上次如释重负的感觉不样。

  这次牧元阳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变化。

  就是觉得自己和这四脚蛇之间多了某种羁绊。

  他可以感知到这四脚蛇的情绪。

  而四脚蛇同样也可以读懂他的念头。

  就像是,,,签订了某种契约!

  “倒是像是传说当中仙人收服神兽所签订的主仆契约。

  不对不对,主仆契约,以人为主,而兽则完全就是臣仆!

  念动,则臣仆身死,无所不从!”

  想着,牧元阳心念动:“跳个舞!”

  四脚蛇抬起头来白了他眼,动不动。

  “,,,”牧元阳叹了声,“果然不行么?”

  牧元阳见识虽然不错。

  可也只是局限在现在的武道上。

  或者说连现在的武道,也有太多太多他没有接触过,没有读懂的东西。

  当初他只以为自己的见识见解,已经足以独步天下。

  可随着境界的提升,接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他才明白。

  他,只是个坐井观天的青蛙罢了。

  只有跳出了井口,他才知道这天地到底有多么的,,,恢弘!

  他又看了看在自己手心里躺着的四脚蛇。

  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家伙。

  他现在和这四脚蛇之间签订了某种契约。

  所以他可以知道这四脚蛇不会伤害自己。

  可是让他调动这玩意,也是压根就点办法都没有。

  人家根本就是不听调遣。

  或者说,,,人家压根就不理他!

  牧元阳很确定这四脚蛇能够听得懂自己的话。

  因为他们又不是用言语来交流来沟通的。

  可它就是不鸟自己,这就很尴尬了。

  “哎,如果这玩意听话的话该多好!”牧元阳心里惋惜着。

  若是这四脚蛇听话,那他还怂什么。

  直接带着四脚蛇跑到盛京去,弄死武皇不是轻松愉快的事儿?

  毕竟武皇的实力虽然强,可是在山满楼的排行榜上。

  可是还弱于苏慕白位的。

  而苏慕白,被四脚蛇吊打!

  这里面的关系已经很清楚了吧?

  只可惜,他使唤不动。

  “不过我俩之间已经有了某种契约,如果我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它应该不会不管我吧?”牧元阳琢磨着。

  如果四脚蛇会“罩着”他的话。

  他不说是为所欲为,可折腾折腾就有底气了。

  至少不担心会激怒了某尊大神,把自己玩死。

  想了想,牧元阳打算和它商量商量。

  不过不能够直接就提出要求。

  那多伤情分啊。

  还得先客套客套才行:“蛇,,,恩,我该怎么称呼你?”

  没有任何讯息穿回来。

  只是在牧元阳说它是蛇的时候,感受到了它不快的念头。

  “不能传递讯息?还是说智慧不够,不能够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意图?”

  牧元阳琢磨着又问:“你有名字么?”

  不理他。

  “你是公是母?”

  不理他。

  “我给你取了个名?”

  “你以后就叫阿花了好不好?”

  “那旺财,我问你,你能说话么?”

  “我说话你听得懂么?”

  牧元阳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堆。

  四脚蛇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回应。

  这让牧元阳很尴尬,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四脚蛇,,,阿花应该可以感受得到才对。

  而之所以不理他,是不想理,还是听不懂?

  如果是后者还好说。

  可如果是前者的话,,,说明阿花的智慧很高啊!

  而智慧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好忽悠!

  牧元阳还在心里琢磨着,如何才能利用上四脚蛇。

  却看到那家伙从牧元阳的手心窜了起来。

  然后头扎进了牧元阳的怀里。

  找了个地方安静的蛰伏了下来,动不动。

  “阿花?”

  牧元阳尝试沟通它,却没有点回应。

  牧元阳想了想,就听之任之吧。

  反正这家伙也不停牧元阳的话。

  而牧元阳又打不过它。

  现在它赖上了自己,那怎么办?

  没办法!

  不过牧元阳却有了其他的心思。

  “就算是这四脚蛇不能帮我出手,可它的威视还在!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下来的,不过从书圣等人的说法当中,它至少也应该是九层以上,乃至于更高级别的存在!

  它的气势足以震慑三层以下凶兽了,,,”

  想到这里,牧元阳咧嘴笑。

  如果真的如自己想的这样的话。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有了张通行证!

  孽窟的通行证!

  只要有四脚蛇在,他就不担心被其他的凶兽攻击。

  这对于牧元阳来说,十分重要!

  孽窟虽然不比遗迹,遍地是宝。

  或者说孽窟当中也遍地是宝,甚至于比遗迹还富裕。

  可是般人根本得不到,也进不来。

  那些凶兽,,,不就是最大的宝贝吗?

  “还是先试试吧!”牧元阳想着。

  这可是事关生死,务必要小心谨慎。

  牧元阳便顺着来路往回走。

  速度很快。

  “恩?这些家伙跑的是真特娘的快!”牧元阳撇了撇嘴。

  不过却也在情理之中。

  若是但凡有线生机,他们绝对不会如此。

  至少书圣和苏慕白不会如此。

  可若是连丁点的胜算都没有。

  又何必白白搭上自己的小命呢?

  牧元阳也能够理解,只是在心里想着:“这下这些家伙可是要欠了我好大人情了!”

  别人不说,至少极乐圣和书圣这人情,他们是要承认的。

  尤其是极乐圣。

  牧元阳舍命前来救援,让自己深陷险地,反而让给极乐圣绝处逢生,这人情他必然是要记住的。

  书圣也不差多。

  苏慕白等人也算是欠了牧元阳的人情。

  毕竟是牧元阳吸引了火力,他们才能够成功逃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