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蟾宫,暴虐这对狗男女不可!”他在心中疯狂口嗨,可嘴巴却始终没有停。

  那个狠啊。

  把众人看得怔怔的。

  方面是觉得这三道君罪有应得。

  另外方面则是觉得,,,邀月圣太任性了!

  那可是可以号令君者次的机会啊!

  足以让天下任何人视之为命根子!

  毕竟君者,是可以暴虐圣者的啊!

  结果现在就被邀月圣这么使用了。

  是因为意气之争?还是因为任性?

  可人家有任性的资本!

  人家的夫君,比特么三道君强多了!

  有事儿回家求自己的夫君就好了,也用不着这么令符。

  就看月轮君把这令牌丢给邀月圣保管,就可见月轮君是多么的不重视这玩意。

  倒是让三道君颜面扫地了。

  看着作茧自缚的三道君。

  邀月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对书圣等人询问:“孽窟,,,”

  啪啪啪。

  “当中,,,”

  啪啪啪。

  “情况,,,”

  啪啪啪。

  “你特么滚那边抽去,还有,不许这么有节奏感!”邀月圣暴跳如雷。

  三道君嘴角抽了抽,事儿真特么多。

  然后,,,默默走到了旁。

  邀月圣这才继续问:“现在孽窟内情况如何?”

  “不甚乐观!”书圣如实说,“我们上次进入遗迹,显些全军覆没。

  虽然层二层的凶兽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可到了三层之后。

  却忽然遭到了极强的凶兽攻击,以我们的实力,竟然不是合之敌。

  按照我们的推测,那只凶兽最少,,,也得是高品!”

  第二百五十六章,抬手

  “至少是高品,,,”

  众人闻言面色都十分的凝重。

  那玲珑奴闻言惊疑说:“会不会是搞错了?”

  书圣等人神情不悦。

  你这意思,是说我们不够强咯?

  可他们还没开口。

  就听到邀月圣斥责说:“你以为谁都跟你样,喜欢信口胡说?”

  “你,,,”玲珑奴闻言凤眉挑起,然后不屑笑,“黄脸婆!”

  “你这狐媚子说谁?”邀月圣暴跳如雷。

  玲珑奴不甘示弱:“母老虎!”

  “你这个不知道羞耻的贱妇!”邀月圣连气度都不要了。

  玲珑奴白了她眼,继续嘲讽。

  二人虽然极为克制没有直接动手。

  可现在这火药味可是十足啊。

  定海派的宗主定海圣不明就里。

  于是晃荡着大肥脑袋问书圣:“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这模样倒是有些滑稽。

  书圣却没有笑他。

  书圣本来就是个老好人的做派。

  而且好为人师,般只要有人询问。

  不涉及到宗门隐秘,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情况下。

  他都会如实告诉:“你有所不知。

  月轮君年轻的时候,风度翩翩,伟岸奇男!

  当初天下几乎大半的女性,都以月轮君为伴侣的标杆。

  可以说是当时炙手可热,首屈指的才子英豪,让无数佳人为之倾心!”

  说着书圣顿了顿,察觉邀月圣二人似乎没有听到。

  书圣这才继续说:“邀月圣和月轮君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为夫妇是注定的事情。

  他们现在二人夫妻感情也极为深厚,可以说是武道当中最为难得的神仙眷侣。

  而这玲珑奴,,,据说当初月轮君闯荡天下的时候,去过几次龙神寨,,,”

  说着,书圣给了定海圣个你懂得的眼神!

  定海圣心领神会:“乖乖,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种渊源!”

  他下子就明白了三道君为何如此不知羞耻的就勾搭玲珑奴了。

  这特么可能是,,,他嫂子!

  卧槽,这老家伙果然大有问题!

  怕不是被月轮君虐的次数多了,精神出了问题。

  不想着去苦修武道,反而想出了这种歪门邪道,想要恶心恶心月轮君。

  “要是月轮君知道了,,,”

  大伙似乎已经看到三道君哭爹喊娘的幕了。

  既然这两人都和月轮君有不解之缘。

  众人也不敢胡乱掺和进去。

  只能看着她们二人拌嘴。

  她们显然不是第次交锋了。

  彼此都是轻车熟路。

  饶是如此,也都是怒发冲冠,暴跳如雷。

  书圣看着她们几眼,又瞥了瞥远处抽自己大嘴巴的三道君,不由得在心里暗自打鼓:“这些家伙,,,真的没问题么?”

  这些家伙好像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样子。

  好像就只有定海圣稍微正常了点。

  书圣心情稍霁,好待有个正常人不是?

  可没想到却听到定海圣啧啧称奇,万分羡慕的说:“何等男儿,竟然能够让两位如此出色的佳人神魂颠倒,争风吃醋,,,若有幸得窥月轮君天颜,何其幸甚!”

  “,,,”

  看着定海圣那张肥腻腻的老脸。

  书圣哑口无言。

  没特么个正常人!

  而也就在这时。

  门外又进来了两位圣者。

  这二人男女。

  男的剑眉虎目,皓齿薄唇。

  女的眉黛春山,秋水剪瞳。

  人穿藏蓝大海袍。

  另人着碧海清风长裙。

  男俊女俏,十分般配。

  皆是气度不凡之人。

  看他二人并肩而行。

  又举止亲昵,出双入对。

  似乎佳偶。

  好对神仙眷侣!

  书圣等人心头喜。

  又看到那男子微微笑,朗声说:“鄙人夫妇,见过诸位!”

  众人急忙还礼。

  有听到阴虚微笑说:“有你们贤伉俪相助,此行的把握更大了些!”

  他倒是和这二人有些渊源。

  果然,那男子微笑问候:“阴虚道长进来可好?

  上次我夫妻二人去气道论道,阴虚阳实之精妙,着实让我夫妻获益匪浅。

  别经年,道长风采依旧!”

  阴虚笑了笑,甚是开朗:“哈哈,师兄也盼着再度与贤伉俪论道呢,这次孽窟结束之后,非得把你们拽回去不可,否则的话,怕是师兄要拿拂尘抽我了!”

  “道长还是这般妙趣。”那女子闻言捂嘴咯咯笑。

  而他们之间的交谈,也引起了正在闹腾的邀月圣二人的注意。

  就看到邀月圣神色喜:“原来是朝露妹妹来了,进来可好?”

  说着,竟然是上前攥住了那朝露圣的柔荑。

  后者亦是十分亲密,嗔笑说:“呦,原来是邀月姐姐。

  怎么着,你们家那位舍得放你出来了?

  也不怕你这细皮嫩肉的受了风霜。

  若是不小心蹭破块皮,回去姐夫不是要心疼死!”

  “你这小妮子,,,”邀月瞥了她眼。

  可嘴角的却挂起了笑意,更是拿眼睛得色了玲珑奴眼。

  像是在告诉她,不管怎么说,老娘才是正宫。

  那男子见状也急忙行礼:“邀月姐姐。”

  邀月圣对他点了点头,含笑回礼:“晨曦妹夫。”

  这二人,不正是朝露晨曦二圣?

  虽然他们并不是如其他人那般都有自己的势力。

  都是散修。

  可这名声,却不比在场的任何个人小。

  方面是因为他二人夫妻和睦,举案齐眉。

  算是天下中最让人羡慕的对神仙眷侣。

  又多好打抱不平,行侠仗义。

  在江湖上的名头也是极佳,虽不至于称为大侠,也相去不远。

  二来则是因为他二人虽然都是下品的宗师。

  可却精通合击秘术,联手起来就算是般的中品也不是对手。

  实力极强!

  在武道中,实力强的人,自然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而当品行和实力相匹配,那自然就是人人敬仰,人人礼遇了。

  况且仅仅从邀月圣和阴虚圣对待二人的态度来看,他们两个的人缘无疑是极好的。

  朝露晨曦又对着众人见礼。

  众人逐还礼。

  这场面才算是彻底的和睦了下来。

  听到朝露圣微笑说:“我夫妻二人本在中州访友,偶得求援讯号,是以日夜兼程而来,不知道现在局势如何?可否告知?”

  邀月圣笑了笑:“我刚才也是正问着呢。”

  书圣等人嘴角抽了抽。

  却仍是凝重开口说:“情况不容乐观,我们怀疑有高品以上的凶兽在下几层出没!”

  “高品以上?”夫妻二人对视眼,各自倒吸了口冷气。

  又听到晨曦圣义正言辞的说:“既然这样,咱们可得早做打算。

  若是被那凶兽跑出来,到时候必然是要生灵涂炭!

  而且九州广袤,再想找到那凶兽无异于大海捞针!”

  众人点了点头。

  极乐圣说:“我们也是在等诸位前来援手。

  现在人也差不多了,可以再度进入孽窟探。

  以咱们这些人的实力,就算是碰到那凶兽,应该至少也可保无虞!”

  极乐圣说。

  他们本来就有五位大圣。

  再加上赶来的这六位,其中还有个高品。

  这个实力,清缴高品都没有任何问题。

  而就算是那凶兽是高品以上,应该也可以自保。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武者和凶兽比起来,要虚高品到两品的。

  也就是纹武者相当于二三纹的凶兽,这样类推。

  智慧!

  就是这种天然优势的来源。

  也就是说,虽然三道君目前还只是八纹。

  可也足以纵横九层之下,有对抗更高层的实力!

  再集合众人之力,应该是有战之可能!

  最不济,也能全身而退。

  众人闻言都点了点头。

  又听到远处的三道君说:“既然这样,咱们还是快点进入孽窟才好!”

  他这嘴巴抽得都有些烦了。

  疼倒是不疼,可是怪臊得慌的。

  邀月圣说进入孽窟就不用再抽自己了。

  他当然想快点进入遗迹了。

  邀月圣闻言白了他眼。

  朝露晨曦万分好奇,小声问邀月圣:“邀月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儿,,,”

  “没事,他嘴贱,抽几下就好了!”

  “,,,”

  又听到书圣说:“事不宜迟,既然人也来的差不多了,我建议咱们还是早些进入孽窟才好!”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都没有退出的心思。

  来了,就是为了孽窟而来。

  虽然孽窟很危险,可其中也有很多的宝贝。

  对于大圣武者来说,内丹虽然不是唯可以提升大丹品质的宝贝。

  却是他们最容易获得,也最有机会获得了。

  也是现在大圣的主流修行方式。

  天下的所有大圣,包括那些高品。

  几乎都是依靠着孽窟当中的凶兽来修行的。

  所以说孽窟和武者之间,是种十分古怪的关系。

  方面武者惧怕孽窟,防备孽窟。

  担心万那些凶兽跑出来,会对天下搞得团糟。

  乃至于会让人类失去最强生灵的地位,成为凶兽的食物。

  到时候让它们拥有了足够的食物,足够的活动空间。

  旦这些家伙繁殖起来,,,就没有人类什么事儿了。

  毕竟这些家伙生而不凡,而且特么寿元绵延。

  可能他们打个盹的时间,就已经相当于人类生的时间了。

  可另方面他们又还真怕凶兽被杀绝了。

  到时候,就相当于阻塞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武道本多艰,多难。

  能够有条可以笔直向前的道路,不容易!

  凶兽对他们来说,是最容易提升自己的方式。

  他们也想着为后代儿孙留下点什么,,,若是他们这代杀绝了凶兽,以后天下可能就再也没有圣者了,至少不会有高品圣者了。

  当然,到目前为止,凶兽还没有灭绝的迹象。

  至少九州孽窟存在久远,被清缴了不知道多少次,可依旧是有杀之不绝的凶兽。

  所以暂时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

  毕竟是否会把凶兽杀灭绝的前提,是人族武者全方位的碾压凶兽!

  可现在明显还是凶兽方占据上风。

  仅仅是九层以下的凶兽,就足以让人族疲于奔命了。

  随便下来个九层以上的,几乎就能吊打大部分的圣者。

  在这样的前提下,那还犹豫什么。

  还是要先清缴再说。

  众人打定主意,便打算再谈孽窟。

  却又听到极乐圣疑惑出声:“霸刀呢?”

  极乐圣对牧元阳好感值那是相当高的。

  仅次于对书圣的好感。

  现在众人联手协作,足以碾压高品之下的所有凶兽!

  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获取稀缺资源的好机会啊。

  毕竟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想要获得高品内丹,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极乐圣也想着让牧元阳来分口肉吃。

  倒也算是有情有义了。

  “好几天都没看到他了,应该是陪夫人去了吧?”

  “这家伙重色轻友,前几天侮辱贫僧,今儿非得跟他较高下不可!”

  “人家那叫夫妻和睦!”极乐圣没好气的白了他眼,“只是场误会罢了,你这厮也把年纪了,小肚鸡肠!”

  “,,,”

  感情他没叫你秃驴是吧?

  不对,他骂你们王八蛋了!

  想到这里,宝树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又听到阴虚助攻说:“就是,场误会,解开也就是了,你还是得道高僧,若是天下佛门皆是你这样的话混沌儿,怕是佛门堪忧。”

  “打架?”

  “,,,”

  他们几人和牧元阳都十分熟络了。

  可其他人却都没听过牧元阳的名号。

  是以十分的疑惑。

  书圣见状含笑解释道:“霸刀亦是圣者,实力比我还强些,曾和苏兄交过手而不落下风。

  擅使宝刀口,刀意炉火纯青,堪称当世刀法牛耳之人!

  而且为人古道热肠,重义轻生。

  虽然相处不就,可前几日为了救极乐圣,竟不惜以身犯险。

  也是靠着他吸引那凶兽注意,我们才能够成功逃脱的!

  此人,可为我辈英豪,想必诸位都能愿意和他结交的!”

  书圣对牧元阳的感官也十分的不错。

  毕竟他是老师,就喜欢牧元阳这种敏而好学的。

  而且还有极乐圣这层关节在。

  所以就昧着良心,,,也不算是昧着良心,就是有些夸大的给牧元阳吹了波。

  毕竟这可是个为牧元阳扬名的好机会。

  极乐圣也是点了点头,符合说:“霸刀人,可为挚友!”

  “霸刀品行,为我辈之人!”直没说话的苏慕白都捧了句!

  这倒是让大伙颇为惊讶,对牧元阳也好奇而生起了结交的心思。

  第二百五十七章,前辈?

  孽窟。

  十层入口处。

  牧元阳在徘徊着。

  犹豫不决:“到底进不进去呢?”

  中三品的凶兽已经被他杀得差不多了。

  内丹和种种材料,已经填满了三个空宝!

  足足接近百颗各种属性的内丹!

  现在牧元阳也算是天下豪富之了。

  毕竟寻常圣者宗师修行,年顶天了也就是十颗八颗的内丹而已。

  别看苏慕白等人炼化内丹的速度不慢。

  可那只是他们吸收了其中的道韵而已。

  若是想要彻底融合其中的道韵,是要需要时间来打磨的。

  而且牧元阳对内丹属性的要求又是来者不拒。

  也就是说这五十多颗内丹他都可以炼化。

  这特么够他进入大圣境界之后练个十年八年了!

  大富翁啊!

  他身上的内丹,怕是比个顶级势力当中保留的也差不了几颗了。

  这波独食吃得真是舒舒服服的。

  而把中下品凶兽杀了差不多之后。

  牧元阳就来到了六层以上。

  他却是不敢再为所欲为了。

  虽然走过。

  那些凶兽感应到四脚蛇的气息后,好像和下三品的凶兽没什么差别。

  都是匍匐在地,兢兢战战。

  可牧元阳却不敢轻举妄动。

  万这些家伙发狂暴怒。

  到时候他的小命可就危险了。

  中三品的时候他敢乱来,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也能逃得掉。

  可到了上三品,跑都成问题了!

  而且他想要炼化内丹修行还早着呢。

  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所以他只是在上三品这儿溜达了圈。

  顺便又偷了两颗蛋。

  这蛋是在颗大树上得到的。

  当时那窝的“主人”不在家。

  好像是飞禽的蛋。

  里面共有五颗。

  牧元阳想了想就拿了两颗。

  他不敢给人家断根。

  生怕会引起凶兽发狂。

  他可是见识过凶兽的母性光辉的。

  就拿了两颗,有四脚蛇的震慑,应该是无虞的。

  而剩下的也就没什么便宜可占了。

  倒是也见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凶兽。

  这趟权当是开阔见识了。

  因为在上三品溜达的十分顺利。

  所以牧元阳才有了再往上看看的心思。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武者更甚。

  正是因为有好奇心,才能不断开拓进取。

  才能够往无前,才能够丰满武道。

  可他又担心四脚蛇的“王霸之气”不够。

  要是不足以震慑高品以上的凶兽的话,那不就尴尬了?

  高品凶兽牧元阳都应付不了,更别说高品以上的了。

  毕竟在书圣等人的口中,高品以上俨然就是绝地般的存在。

  可不上去吧,这心里还很痒痒。

  所以才有了现在犹豫不决的幕。

  “能够震慑这些高品凶兽,四脚蛇绝对是高品以上的!

  只不过高品以上的凶兽,又是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