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明圆闻言不觉惊声:“师兄所言当真?”

  又觉得自己礼数不周,急忙致歉说:“师弟孟浪了,只是心中喜悦太盛的缘故,却是没有怀疑师兄的意思。”

  其实别看明圆虽然也被欲念困扰。

  是实际上天龙寺这些和尚当中,还就数他最正常了。

  当然,这可能也是矬子里面拔高个的关系。

  牧元阳摆了摆手,从空宝中拿出来个瓷瓶。

  瓷瓶无甚神异,就是普通的宝玉瓷瓶,可以让药性不流失。

  可里面装着的东西,可是实打实的宝贝啊!

  同样出自于金龙,乃是金龙的滴血液!

  对于金龙来说,这滴血液不值提!

  可牧元阳可是知道这滴血液当中到底蕴藏着多么恐怖的能量!

  别的不说,他现在随便滴精血。

  若是给炼体武者得到了,登时就可以炼体大圆满!

  甚至于会被血液当中的精粹能量给撑爆掉!

  因为血液,本身就是肉身当中精粹之显化!

  牧元阳的血液尚且有如此威能。

  何况那深不可测的金龙呢?

  怕不是连寻常宗师都难以消受!

  明善因为欲念太深,恨天恨地,恨苍生,恨鬼神。

  他是所有师兄弟当中欲念最深的个!

  深到已经影响其神魂的地步!

  或者说,他的神魂已经在濒临崩溃的边缘,全都靠着这股恨意支撑着!

  所以牧元阳才说根本没有办法帮其解决欲念。

  因为旦消除了明圆的恨意,可能其神魂失去了支撑,会立刻崩溃!

  到时候身死道消,还不如这样呢。

  也就是说,要是想要彻底解决明圆的隐患。

  就得先帮他填补神魂,才能够进行下步。

  而这天下,甚至于连孽窟当中,好像都没有直接填补神魂的法子!

  毕竟神魂太过于玄妙了!

  虽然宗师武者,三宝合。

  也可以用气血来补充神魂的消耗。

  可那种补充是属于无根之源。

  是根本无法延续和持久的。

  所以牧元阳才说没办法帮他解决麻烦。

  而他肉身之所以如此枯朽。

  也是因为神魂损伤。

  得时刻以精血来维持神魂的存在。

  这肉身自然就残破不堪了。

  现在明圆的情况已经十分之严重。

  只如行将就木,进步就是冢中枯骨。

  只如枯木腐朽,差点就要烟消云散。

  般的手段,当然是没办法帮到他的。

  否则的话,明明怎么会不出手相助呢。

  而这金龙血液当中,蕴含着十分浩瀚的能量!

  就算是不足以彻底从根本上解决明圆的麻烦。

  却足以填补其肉身的亏空,继而稳定他现在的程度。

  甚至于有所好转,终归是不至于继续恶化。

  牧元阳将瓷瓶递给了明善。

  明善双手接过,满是激动。

  对于他来说,能够摆脱眼前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已经是最大的喜讯了。

  至于彻底解决麻烦,他想都没想过。

  “多谢师兄赐宝!”明圆说。

  牧元阳微微笑,又吩咐他:“这宝贝当中蕴含的能量十分恐怖,你凸自炼化可能会有些风险,稍后可以和明善同修行,也好让大师兄为你们把关护法!”

  明圆点了点头。

  却没有把瓷瓶塞进空宝。

  而是就死死的攥在手中。

  像是攥着他的命根子样。

  可不是,如果他现在的状态持续下去,可能也用不了多少年,就得魂飞魄散。

  现在牧元阳这宝贝,算是强行帮他续命了。

  虽然明圆也是个有道的高僧,佛法精深,否则的话他也坚持不到现在,甚至于都修行不到现在这个境界。

  可谁不想活着呢?

  牧元阳又扭头对明椽说:“小师弟年纪最小,而且欲念也不深。

  如大师兄所言,这对于你也算是修行,可要把持本心,不能重蹈这些家伙的覆辙!

  不要辜负我和大师兄对你的期望!”

  明椽点了点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牧元阳。

  没别的,要好处!

  牧元阳白了他眼,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大堆!

  牧元阳逐给他解释道:“这几样可以让你精进修为,这几样你拿去练个神兵,,,”

  虽然东西不少,可实际价值不高。

  远不如给其他人的宝贝。

  牧元阳也是实在不知道该送他点什么。

  毕竟他也没有什么急需的。

  索性就实惠点,送点他用得上的。

  也不好厚此薄彼。

  “多谢师兄。”明椽美滋滋的收起了宝贝。

  牧元阳又问道:“明顺呢?”

  “那家伙还睡着呢!”明椽回答。

  又怕牧元阳生气,急忙补了句:“师兄也知道那家伙,同样为欲念所困,天当中十二个时辰,这家伙最少得睡十个!”

  牧元阳点了点头,当然不会怪罪。

  所以扭头对明器说:“以后大梦石也和明顺起用,对他有好处!”

  明器点了点头,自然不会藏私。

  牧元阳又随手掏出了些材料给了明椽,让他转交给明顺。

  八部天龙,七个都安排完了。

  就剩下和牧元阳关系最好的明了。

  明眼巴巴的看着牧元阳,满脸的讨好。

  这家伙,最是有趣。

  全然没有点宗师的气度。

  反正在牧元阳面前是没有的。

  而且很听牧元阳的话,比听明明的都听。

  所以牧元阳也最喜欢他。

  看到这家伙贼眉鼠眼的目光,和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牧元阳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把他招到身前来:“张嘴!”

  “好嘞!”明乖乖张嘴!

  然后牧元阳就把什么东西塞到他嘴里去了。

  咕噜咽下去。

  明还以为会不会药效太大,自然难以承受。

  也在揣度那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

  可等了会儿,却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让明好生失望:“师兄,你该不会是忽悠我吧?”

  牧元阳嘴角抽。

  忽悠他?

  就特么属给他的宝贝最好了!

  那是,,,颗道种!

  道种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成为大圣的机缘啊!

  这小子现在居然说自己忽悠他。

  牧元阳气不打处来,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

  追着明满屋揍。

  明嘴里哇哇叫嚷着:“还有没有天理了,没给好处就对人家动手动脚的,,,”

  “,,,”

  牧元阳被气笑了,不由得笑骂道:“你这个夯货,可知道什么叫道种?”

  此言出,整个屋子的人都傻了。

  他们可都是天龙寺的和尚。

  是天下最顶级大势力当中的顶层人物。

  道种这东西,他们虽然陌生,可又怎么会没听说过呢?

  “二师兄果然还是最宠明了,,,”大伙心中好阵羡慕啊。

  可却也没有人嫉妒。

  毕竟天龙寺别的不说,可这师兄弟之间的感情和氛围绝对是最好的。

  互相都盼着对方好,怎么会嫉妒呢。

  又好笑这小子吃了宝贝却不知道,当真是暴遣天物。

  明闻言也是傻了:“道,,,道种,,,”

  “废话,你以为是糖球?”

  “我说怎么不甜呢!”

  “,,,”

  明笑呵呵的把脸送上来:“师兄有气就抽吗,客气什么,都是自家人!”

  牧元阳见状还抽个屁,白了他眼都不搭理他。

  后者没羞没臊,嘿嘿说:“师兄还有什么好处,多便宜师弟点,师弟现在还没有神兵呢!”

  虽然对于大圣来说,神兵不算是多么珍贵。

  如宝树那般,甚至于挂了树的神兵。

  可这却不是说神兵都多么的不值钱了,主要是因为宝树这家伙,,,人家自己会炼!

  身为大圣的他,可以进入孽窟获取材料,材料不缺还有技术,这神兵能缺么?

  可对于其他大圣来说,神兵虽然没有那么太珍贵,可也不会多准备,人手把就是了。

  而对宗师来说,神兵就很珍贵了,至少不至于沦落到人手把的地步。

  明的实力在众人当中算是般,没有神兵也很正常。

  “没有,没有,滚!”牧元阳没好气的说。

  明却不依不饶,就缠着牧元阳来回晃。

  牧元阳无奈,只能又给他拿出了些珍稀材料。

  却是比给明椽和明顺的还好些。

  大伙看到明满脸微笑,心满意足收起材料的模样。

  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饶是牧元阳“雨露均沾”,可他们也不由得要在心里叹声:“二师兄真特娘的偏心眼!”

  第二百六十二章,说谎

  把这八个师兄弟都安排好了。

  众人都是喜气洋洋,还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都想去试试自己的宝贝成色。

  而心里也都是疑惑。

  区区天罡境界的牧元阳,,,到底是从哪里得到这么多珍宝的呢?

  要知道,这些宝物的珍贵程度,,,不不,已经不能说是珍贵了。

  应该说是,,,稀缺?稀有?,,,他们压根特么就不敢想!

  别的不说,仅仅是块龙骨,就已经差点惊掉了他们的下巴。

  那是龙骨,,,龙啊!

  现在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而连宗师强者都不敢想的东西。

  就这么被天罡武者云淡风轻的掏出来了?

  天,还有天理么?

  他们看着牧元阳。

  后者云淡风轻,派超尘。

  仿佛根本没有把那些宝贝放在心上样。

  倒像是他们之间的角色调过来了样。

  牧元阳是个宗师大尊,顺手赏赐给了他们这些天罡点小玩意儿,,,毫无违和感!

  大伙的眼中满是感激,还带着点,,,敬畏!

  原本对牧元阳的尊敬和爱戴,是因为师兄弟之间的关系。

  他们愿意和牧元阳亲近,仅此而已。

  可现在他们心中却多了些不样的东西。

  牧元阳的形象下就神秘且高大起来了。

  如果说以前叫牧元阳师兄,只是因为礼数。

  可现在,,,叫的心甘情愿,他也当之无愧!

  放眼整个天下,能够把如此珍贵的宝贝赏赐师弟的,怕是也只有牧元阳人了。

  而能够让这么多的宗师心悦诚服的天罡,怕是也只有他人了。

  当然,这些东西都没有疑惑多。

  他们都想知道,牧元阳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么多珍贵的宝贝。

  就算是卖屁股,好歹也得有个主顾吧?

  “师兄该不会是偷了哪个大圣吧,,,”明椽心里打鼓。

  而明则是贼溜溜的想着:“师兄该不会是被哪个老怪看上包养了吧,,,”

  他这个猜测,很符合实际。

  牧元阳的情况,还真就和被人包养了差不多。

  不过和其他被包养的人不同的是,,,人家那主顾好歹是个人吧?

  再想想自己怀里的四脚蛇。

  牧元阳心里胡思乱想:“我应该不需要给他们留下后代吧,,,”

  那画面太美,牧元阳不敢想。

  如果真的到了那步,牧元阳也只有以死明志了!

  大伙都是胡思乱想。

  又听到明明说:“好了,你们都先下去炼化宝贝吧,我和你们二师兄还有话要说。

  对了,明善和明圆先平复心境,等会儿我忙完了,去帮你们炼化宝贝。

  你们都给老子挣点气,不要辜负了元阳的片好意!”

  大伙闻言都急忙点头称是。

  又谢过了牧元阳,这才纷纷转身离开。

  疯僧没走,他是大圣,有些事儿他是知道的。

  而牧元阳心里也不由得打鼓。

  明明这家伙,,,什么时候叫过自己元阳?

  这称呼,,,有点亲昵啊!

  好像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当师弟们走。

  明明这家伙就贴了上来,漏出了罕见的温柔笑意:“师弟,其他师弟都得了好处,你看师兄我,,,”

  这家伙居然也惦记上了好处!

  牧元阳瞥了他眼,故意说:“哎呀,旅途奔波,这筋骨还有点酸呢!”

  明明嘴角抽了抽。

  还没等他发作,疯僧就窜了出来。

  二话不说,毕恭毕敬的给牧元阳让到上位。

  然后闷头就服侍了起来:“师兄,力道可还合适?”

  这家伙,鸡贼的厉害!

  连明明都忍不住惦记他的好处。

  何况他这个本来就鸡贼的家伙呢。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开玩笑,让大圣按摩,天下有几人有这待遇?

  “力道稍大点,对对,就是这儿,舒服!”

  牧元阳美滋滋的,顺手扔出颗内丹:“赏你了。”

  疯僧赶忙接住。

  发现居然是颗六品内丹!

  而且正好是他所修行的厚土内丹!

  疯僧和明明对视眼,尽皆倒吸了口冷气:“你果然进了孽窟!”

  先前牧元阳掏出来的宝贝,他们就怀疑是孽窟当中的物件。

  毕竟那龙骨,别的地方可是弄不到。

  你别跟我说是随便捡的,我不信!

  看到他们那副震惊的牧元阳,牧元阳淡然笑:“很意外么?”

  能特么不意外么!

  你只是个天罡武者啊!

  你居然钻进去了孽窟!

  你就不怕死么?

  不对不对,天罡是怎么进入孽窟的?

  两人都是满脸的诧异和疑惑。

  又听到牧元阳不满的说:“别停啊,老老实实伺候师兄,好处有的是!”

  疯僧却没动,而是很认真的看着牧元阳说:“师兄,我想抢了你,,,”

  “,,,”

  “你连中品内丹都有,该不会还有高品的吧?这些东西你到底是哪儿得到的?你居然进了孽窟?谁带你进去的?你该不会是打算叛宗了吧?能不能顺便把我带走?你那宗门让娶媳妇么?”

  啪。

  眼看疯僧越说越离谱。

  明明上去就是个大嘴巴:“闭嘴!”

  疯僧只能够讪讪罢口。

  又看到明明长吐了口浊气,然后认真说:“师弟,你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明明也无法猜测到牧元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牧元阳打了哈气:“什么怎么做到的?”

  “别跟我装傻!”明明冷笑声。

  并且在活动筋骨,暗示的已经十分明显了。

  你要是不老实交代,就休怪老衲动手了!

  “真特么没素质!”

  牧元阳揶揄了句,而后看到明明要动手。

  急忙认怂:“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然后,牧元阳就把来龙去脉说了遍。

  当然,从头到尾都是编的。

  他说自己资质超然,与众不同。

  于是被个很强很强很强很强的强者看重了。

  死乞白赖的非得要收自己当徒弟。

  自己身为天龙寺佛子,傲骨英风的天才,当然不能同意了。

  然后那强者就掏出来这么多的宝贝贿赂自己。

  自己虽然还是不同意,却拗不过那强者。

  然后就被那强者收为了弟子。

  “当然,我还是天龙寺佛子,以后等你死了,天龙寺我还是老大,这是毋庸置疑的!”牧元阳补充句。

  疯僧点了点头说:“那是当然的,只要大师兄死,师兄你马上登基,师弟必然以师兄马首是瞻,到时候咱们就去投奔那强者,索性就把天龙寺解散了,要不改成个其他的势力也好,也省得这么多的条条框框,,,”

  疯僧这边还畅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

  就直接被明明给脚踹飞了出去。

  牧元阳估计这脚怕不是能踹死宗师大尊了!

  看来明明这次可是动了真怒。

  牧元阳贼机灵,见状急忙正色说:“当然,以师兄的修为,再活个千八百年的不是难事。

  师弟也愿意在师兄的领导下,为咱们天龙寺添砖加瓦,奉献热血!

  哪怕是师兄有朝日,,,我说是万,师兄挂了,我也绝对要好好经营天龙寺,绝对不会让天龙寺有半点的闪失,,,哎哎,师兄,别动手!”

  几息的时间,牧元阳已经鼻青脸肿。

  而疯僧也扶着腰跑了回来:“师兄,下手有点忒黑了,你这脚差点把我腰子踢坏了,以后我还怎么用?”

  明明又把脚抬了起来。

  疯僧急忙住口,句话都不敢说了。

  明明看着低眉顺眼的二人。

  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怒骂了句:“两个王八蛋,就盼着老子死!”

  “,,,”

  疯僧嘿嘿笑,正色说:“师兄,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懂么?”

  “,,,”明明瞥了他眼,“你再跟老子装,你的欲念已经可以控制了,你还当老子看不出来?”

  “,,,”

  看他俩都消停了。

  明明才继续问:“你刚才所言,可是属实?”

  牧元阳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我跟谁撒谎,也不能骗师兄啊!”

  看他本正经的模样。

  明明微微沉吟:“那前辈姓甚名谁?”

  从牧元阳的描述,和他掏出来的宝贝来看。

  那是他绝对得不到的东西,,,也就是说,,,那可能是个高品,甚至于,,,高品以上!

  所以明明才会以前辈称呼。

  “这就信了?”说实话牧元阳还有点意外。

  也不怪明明这么轻易就相信了牧元阳的说辞。

  主要是这似乎是唯的合理解释。

  毕竟以牧元阳的实力,想要得到这些宝贝简直是痴心妄想。

  而且,,,牧元阳这家伙资质真是不错!

  这才短短年的时间,天罡就要圆满了!

  而且还是那种水到渠成,内外通透的圆满!

  依稀记得他当年花了三年的时间才走到这步,已经被他那死鬼师傅称为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