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凭得是兄弟们舍命相博。

  如狼群捕猎,悍不畏死!

  凭得几位龙头实力强悍,能够抵御强敌!

  否则随便来了个宗师,就给你窝端了。

  你还威震尼玛呢!

  虽然不知道沈北豪到底是如何招惹到的剑圣。

  他这个行为也着实称得上是愚蠢。

  可山豪孽能够有这么大的名头,沈北豪居功至伟!

  或者说,山豪孽本来就是因为沈北豪的存在,而存在的!

  现在沈北豪死了,几位宗师龙头也死了。

  就凭你们三位三花也想要和其他宗门,和其他宗师对抗?

  贻笑大方!

  他们是没有什么背景,没有什么资质,没有什么资源。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傻!

  虽然傻子很多,可就没有聪明人么?

  当然,他们也是不敢说出自己想法的。

  至少在眼下这样的情况下,那是绝对不敢说的。

  说了就等同于找死,比沈北豪招惹剑圣还愚蠢。

  他们只能在心里琢磨着,是否应该找个机会脱离山豪孽。

  到时候随便找个宗门加入,未尝也不是个前程。

  逍遥自在,啸聚山林,,,这也就能忽悠忽悠那些新加入或者加入时间不长的蠢蛋罢了。

  他们这些老油子,可早就看透了山豪孽的真面目。

  不就是让他们这些可怜人去劫掠,然后资源供给他们这些头目修行么?

  说什么资源分配,说什么兄弟情义,都是剥削!

  比那些世家,比那些宗门,更加残酷而且粗暴的剥削!

  仅此而已。

  又听到潘东继续说:“然家不可日无主,国不可日无君!

  咱们山豪孽众万的兄弟,七嘴八舌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所以我建议,推阎王笑张黑哥为大龙头,可有不服的?”

  张黑子闻言便站了起来,走到了台前。

  随着他站起来,下面自然是山呼海啸,无有敢异议者!

  张黑子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其实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搞个这个东西,就是为了名正言顺罢了!

  “既然大家都推举我当大龙头,张某人,,,”他还想说几句客套话。

  耳边却忽然响起声怒喝:“我不同意!”

  第二百六十七章,不配

  夜幕下。

  几道身影御空而来。

  直接就朝着台上落下来。

  三位三花目力非凡。

  眼就看到了沈烈的身影。

  “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刘奎喜二话不说,凌空掌就拍了过去。

  这掌三花齐现。

  精气神皆是大成饱满。

  配合五气萌发。

  出手就是巅峰攻击!

  若是沈烈自己来,这掌当然就足以击毙他了!

  至少也得让他身受重创。

  旁边的潘东和张黑子对视眼。

  不知道缘何刘奎喜如此盛怒。

  居然要击杀掉沈烈!

  这样的话,那宝藏岂不是没有了下落?

  可现在让他们阻拦也根本来不及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掌拍了过去。

  然后,,,罡气溃散!

  人群当中的陈堃只是随手挥,便击溃了这击。

  从这次短暂的交锋上来看,陈堃的实力胜过刘奎喜良多。

  沈烈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

  而也就在这瞬息时间。

  几人已经上了高台。

  下面的人也这才看清楚沈烈的模样。

  不由得引起阵阵惊呼,阵阵马蚤乱。

  又听到沈烈冷笑说:“你们三个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先是以毒计害死我父,又追杀于我,就凭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家伙,也想窃取我父的心血,掌管这山豪孽的众万孽众?”

  人群当中再度响起了窃窃私语之声。

  虽然大伙都猜测沈北豪的死和三位龙头绝对脱不了干洗。

  可当他们真的听到沈北豪居然是死在他们三个手中的时候,心中的震撼和惊讶,还是不可避免的灌满了心神。

  两个人窃窃私语不足为奇。

  可这下面,,,可是近万的孽众啊!

  声音若溪流,汇聚成滔天巨浪。

  就这么朝着高台上拍了过去。

  可张黑子三人却罔若未闻样。

  这事儿下面的人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

  这结果,是不会改变的。

  他们也懒得理会那些鱼肉的想法。

  只是十分忌惮的看着沈烈和,,,陈堃!

  倒是潘东开口狡辩了句:“大龙头分明是因剑圣重创而亡,却是和我等没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胡乱泼脏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沈烈闻言冷笑:“欲加之罪?”

  他摇了摇头。

  这三人的态度已经表达的十分明显了。

  他也是多说无益。

  就算是拿出了证据,认定了结果。

  人家就是死不认账又能如何?

  况且就算是认了?又能如何?

  还不是要打过?

  他不由得嘴角冷笑,杀机凛然的说:“今日,某家非得把你们几个家伙碎尸万段,剥皮抽筋,方可告慰我父在天之灵!”

  说着,他抽出了大戟。

  而张黑子三人则是冷笑,不屑说:“就凭你?”

  他们当然是不把沈烈放在眼中的。

  却始终警惕着陈堃,潘东含笑说:“不知阁下姓甚名谁?

  此事乃是我山豪孽的家事,还望阁下不要掺和到其中。

  若是阁下愿意退出,我等愿意以重礼奉上!”

  潘东倒是打得好主意,也看得明白。

  在他看来,沈烈之所以能够请来三花武者,不用问,必然是给了人家好处了。

  而既然陈堃能够被沈烈用好处请来,他们当然也能用好处给送走了!

  反正到时候擒下沈烈,得到沈北豪的宝藏。

  付出点代价也是无伤大雅的。

  也省得和这明显实力不弱的三花生死相搏,倒是平白多了几分变数。

  沈烈闻言冷笑不说话。

  而张黑子二人也是对陈堃说:“阁下修为确实不弱,单打独斗的话,我三人可能不是对手。

  可阁下别忘了,我们是三个人,而你只有个人!

  识相的就别趟这趟浑水,我等也给你个面子,否则的话,,,嘿,就休怪我等心狠手辣啊!”

  听到这三人软硬兼施的话。

  陈堃不由得打了个呵气。

  这些日子跟着牧元阳星夜兼程,还真是有些劳累呢。

  而这幅模样,在三人看来,自然就是无视他们了。

  三人对视眼,不约而同骤然暴起!

  张黑子和潘东去搏陈堃。

  而潘东居然朝着沈烈杀来。

  也不知道他到底揣着什么心思!

  沈烈如临大敌。

  正想要出手对敌。

  却听到耳后牧元阳说:“都杀了吧,半刻钟要是还杀不掉,你们两个都给本座滚回去抓鱼去,也省得让本座心烦!”

  听到牧元阳这么说。

  陈堃咧嘴笑。

  他先前已经和那刘奎喜交了手。

  所以心里有底,于是乎拍着胸脯保证:“您就放心吧,这几个臭鱼烂虾,还用得着半刻钟!”

  说着,便直接抽出兵刃迎向了张黑子二人。

  又分心对林硕说:“你先把那个落单的宰了,我斗他二人,速战速决!”

  林硕当然也不怠慢,抽出破浪刀就杀了出去!

  潘东正想要先结果了沈烈。

  却猛地感觉到阵刀意扑面而来!

  仿若浪花翻滚,连绵不绝。

  他急忙侧身闪避,就有道刀光从他脑瓜皮上掠过了。

  沈烈这才“起死回生”,不由得长吐口浊气。

  耳边又听到牧元阳的声音:“稍安勿躁,我说了,你这小命,活着才有用呢!”

  沈烈闻言不觉满心的感动。

  退两步站到牧元阳的身后,毕恭毕敬。

  却始终分心观察着战斗。

  陈堃那边以敌二,不落下风。

  虽然对面的张黑子和潘东的实力也不弱。

  都是三花圆满的大成境界。

  而且杀伐果断,都是身经百战之辈,战斗经验极为的丰富!

  否则的话也不会被沈北豪引为心腹了。

  奈何这功法和秘术却差的太多了。

  本来陈堃的实力可是远超寻常的三花的。

  而且以钓鲸翁的惹祸水平,他作战经验想要不丰富都不行!

  再加上牧元阳赏赐的几多秘术。

  这打将起来,除非三花榜上有名的天才或是妖孽。

  般的三花还真就不被他放在眼中。

  只看他杆大枪若雨打芭蕉。

  凌厉迅疾。

  抽空还能拍出几招秘术去。

  只把张黑子二人压制得苦不堪言。

  他们只能够希望刘奎喜那边能够快速解决战斗。

  然后他们三人合力,才有胜算!

  他们哪里知道刘奎喜的苦楚啊。

  本来他察觉到林硕只是五气境界,还暗暗窃喜。

  只以为十拿九稳。

  可当他们真的交手之后,刘奎喜才发现,,,五气和五气,差别很大啊!

  不对不对,应该说是三花和五气,差距很大啊!

  是完全调过来的差距!

  林硕本来实力就媲美五气榜前二十,乃至于更高些的妖孽。

  他自幼由钓鲸翁悉心培养。

  虽然钓鲸翁有点不靠谱,可人家好歹是宗师啊!

  实力和武道修为是很强的!

  林硕的天赋也不错,还高!

  牧元阳又悉心教导了他的刀法。

  身战力非凡,斩杀寻常三花就跟探囊取物般。

  这刘奎喜能够和他缠斗抵抗,也算是实力不错了。

  看林硕手中大刀翻飞。

  道道刀罡飞舞。

  灌入刀意,凌厉非常!

  破浪刀,刀破海浪!

  连大海都能分开!

  何况区区三花呢?

  刘奎喜险象环生,身上也被留下了几道口子。

  “糟糕,这家伙的实力怎么这么强!”刘奎喜心中焦急。

  又分心观察张黑子那边的战斗,发现同样也是十分艰难。

  “这小子到底从哪儿请来了这么强的援手!”

  刘奎喜牙关紧要,口中爆喝说:“大小头目起出手,先杀了沈烈再说!”

  他打的注意很简单,只要杀掉了沈烈。

  到时候这两位强者就没有了出手的必要了。

  危机自然不攻自破。

  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那就是,,,沈北豪的宝藏!

  他是知道那处宝藏位置的!

  只不过是还没来得及去挖掘。

  所以他才千方百计的想要让沈烈死。

  只有沈烈死了,这世界上就只有他知道那处宝藏的位置了。

  到时候他不就能够独吞霸占了?

  他这边下令让那些五气天罡去攻击沈烈。

  大伙闻言心中犹豫不决。

  现在这局势好像是对他们方不利。

  他们现在去攻击沈烈的话,万会儿三位三花被对方斩杀,岂不是自寻死路?

  所以就算是听到了刘奎喜的话,却也无人动手。

  刘奎喜心中焦急,更是冷笑说:“你们难道就不想要命了不成?

  当初掺和到害死沈北豪的事儿,你们都有份,难道你们以为沈烈会放过你们么?

  现在你们置身事外,会儿就是你们的死期!”

  大伙闻言急忙把目光投向了沈烈。

  沈烈当然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和杀机。

  大伙见状纷纷对视眼。

  然后二话不说,拔刀便杀!

  还有几人竟然卯足了劲,直接想要合力围杀林硕二人!

  当然,那样不要命的家伙始终都是少数。

  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是牧元阳,每个人都是林硕。

  五气和三花之间的差距,可是比地煞和天罡之间的差距大的多。

  那些去围杀林硕二人的不怕死的家伙,不会儿就死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也都是身受重创。

  不过倒是给他们三人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而沈烈这边,看到有十来位五气和十多位天罡朝自己杀来。

  不觉有些方寸大失。

  他只是天罡,却是难以面对这么的强者。

  可他却没有半点退却的心思,反而是攥紧了大戟,想要迎上去。

  却被牧元阳拉住了:“你有伤在身,不宜动作。”

  然后就听到牧元阳吩咐说:“黑哥,拦住那些天罡,不怕死的直接杀了!”

  话毕,身后牧忠二话不说,长棍如龙!

  牧忠的兵刃选择了棍棒。

  这种大巧不工的兵刃,倒是暗合他的性子。

  经过牧元阳的调教,这棍法也算是登堂入室。

  而且他自身的资质本来就强的令人发指!

  又不缺资源和功法,,,牧元阳对牧忠好的没得说。

  现在他已经彻底坐稳了天罡境界,甚至于连五脏都淬炼的很不错。

  虽然还只是天罡,可般的五气可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对面人太多了,牧元阳还是心疼牧忠,怕他出了闪失。

  让他去对付那些同样是天罡境界的武者,也足以让他获得锻炼了。

  而至于那些五气么,,,自然是牧元阳亲自出手了!

  看到有位五气杀来。

  牧元阳二话不说。

  迈开脚步就应了上去。

  他体内五气崩腾。

  带动罡气瞬间爆发如潮!

  以他的罡气浑厚程度,就算是用罡气硬冲,都能冲死人!

  何况再经过精妙秘术的施展呢?

  只看到牧元阳手中托着轮大日!

  大日如轮,刺眼夺目!

  在人群当中来回闪烁。

  也不过是三两息的时间。

  围上来的五位五气当场毙命!

  周身精血像是被抽干了样。

  沈烈见状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牧,,,王爷,这么强?”

  牧元阳也只是五气啊,怎么杀五气就跟屠狗样呢?

  不过转念想到当初牧元阳地煞的时候,就能够压着自己打。

  现在他五气了,杀同境界如屠狗,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他哪里知道牧元阳的强大呢。

  牧元阳虽然初入五气不久,可根基却极为的扎实。

  无论是罡气,五脏,还是肉身强度,都超过同境界武者不止个档次。

  更被说诸如功法,秘术这般的软实力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眼界!

  没错,就是眼界!

  牧元阳接触的都是什么人?

  最弱的,也是宗师。

  强点的如苏慕白是中品大圣!

  人伴贤良品自高。

  牧元阳的眼界见识岂是同境界武者可以比拟的?

  他只眼,就能够看出对手弱点所在。

  配合上神目,瞬间就能够找到缺口,然后击中地!

  所以虽然牧元阳看似轻松,可实际上这都是他修为的最直接的体现!

  “哎,面对这些普通五气完全没有战意么?

  可能也只有那些五气榜前十的家伙,才能够让我兴奋下。

  也不知道那些家伙,能够承受我几刀呢?”

  牧元阳摇了摇头,眼前这些家伙,连让牧元阳拔刀的资格都没有。

  他的刀,不斩废物!

  斩,就斩那些天骄,杀,就杀那些妖孽!

  没有大圣之姿的,都请你往后稍稍好不好?

  眼见得牧元阳兔起鹘落间,如杀鸡样杀掉了五位五气。

  场面下子就寂静下来了。

  第二百六十八章,收服山豪孽

  “糟糕,怎么还有个强者!”

  刘奎喜三人心中暗道了声不妙。

  他们倒是没有看清牧元阳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轻易且干脆的干掉五位五气。

  他们自问是做不到这点的。

  也就是说,,,牧元阳的实力比他们要强?

  这特么还打什么了!

  仅仅是陈堃和林硕二人,就足以要了他们的老命。

  现在还有更强的存在,,,天,命运多舛啊!

  耳边又听到陈堃啧啧说:“区区五气,居然能够死在我大哥的掌下,也算是他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众人闻言嘴角抽。

  怎么地,你把人家杀了,人家还得给你修碑立传呗?

  可他们如果知道最近在牧元阳手中折戟沉沙的都是什么存在的话。

  他们可能真的要感谢牧元阳,死的不亏啊!

  又听到陈堃对林硕说:“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杀掉,要不然大哥真把咱俩赶回去喂鱼可就不妙了!”

  陈堃说,然后体内三花骤然绽放!

  打了这么久,陈堃连三花都没开放。

  此时三花出,张黑子二人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

  耳边又听到声惊呼。

  刘奎喜居然被林硕道劈掉了条手臂。

  形势不由人!

  三人二话不说,各自爆发出最强击!

  然后,,,扭头就要跑!

  陈堃却不会让他们跑:“嘿,大哥说要杀了你们,那你们就必然是要死的!

  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本座也能给你们个痛快!

  跑来跑去的,反倒是浪费功夫!”

  陈堃这么说。

  可他们三人却不会停。

  直接分为三个方向就要跑。

  林硕和陈堃二话不说,直接就去追。

  剩下个没管。

  因为那家伙好死不死,,,往牧元阳这方向跑的!

  果不其然,看到那道人影想要从头顶掠过。

  牧元阳冷哼了声。

  手成剑指,猛然点。

  手虽然是剑指,却暗合刀型。

  牧元阳以手代刀,使了个简化多少倍的就星河式。

  刀意以另外种玄妙的方式释放了出去。

  化作了条纤细如发丝般的星河。

  虽然纤细,却刀意斐然,流光璀璨。

  以十分精准且不可思议的角度,穿透了刘奎喜的膻中!

  刘奎喜膻中被破,惊呼声。

  还没来得及反应。

  就被牧元阳的刀意给锁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