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富饶的也不过是些城池以及周边。

  包括作为大武皇朝的帝都,盛京也是如此。

  距离盛京不过数百里之遥,就已经算是穷乡僻壤了。

  山脉纵横,偶尔有几多小村庄。

  有处山脉叫阎王山,因为其中多猛兽,鲜有人至也必是被猛兽所啖,少有生还,所以才有阎王山这样简单粗暴的名字。

  在阎王山深处正有场鏖战。

  对战的双方,个是身着黑袍劲服的少年,另外个是身形足有丈多长的吊额猛虎!

  猛虎虽然体型庞大,动作却极为迅速且矫健。

  龙从云,虎从风。

  动静之间真如阵狂风呼啸,扑咬内都是杀招。

  少年的速度却比他还快!

  仗着身形娇小,四肢用力暴起,左右腾挪间就躲开了猛虎的攻击。

  急得猛虎扬天咆哮,百兽蛰伏。

  恰此时少年却猛地动作起来了。

  他身形虽然小,可这威视却不逊色猛虎多少。

  他身上猛地爆发出股极强的气势来,如柄神兵般锋芒毕露。

  体内气血滚动,让他的双目赤红,看起来如罗刹恶魔样。

  少年举起手中的长刀,猛然朝那猛虎劈砍而下。

  仅是刀,居然生生将那猛虎劈成了两半,血肉横飞!

  少年缓缓收起了手中的长刀。

  长刀上没有点鲜血在,准确的说是被长刀所吸收了。

  “以血养骨,,,桀桀,这哪里是佛骨,分明应该是魔骨才对么,,,李纯,看来星星还是按照我的轨迹运转呢!”

  牧元阳看着手中的佛骨,越看越是喜欢。

  这刀很长有三尺之多,被身材瘦小的牧元阳拿在手中显得有些突兀。

  佛骨是用佛门宗师腿骨炼制出来的,所以并非如寻常刀剑那般的金铁材质,而是看起来如白玉雕琢的样,通体没有任何花纹,极为干净利索,看起来就像是件匠心雕琢出的白玉珍宝样。

  罢手更是大巧不工,居然直接是截骨头的形状,和刀身浑然体,攥在手里格外温润。倒是比虎狩的手感还要好上数倍之多,就如真真是自己的骨骼样。

  “你却是没有想到吧,这刀虽然是以佛门宗师的腿骨为材,佛性深厚,,,可你怎么不想想,若是佛门或是正道中人,谁能抽出罗汉的腿骨来练刀?戮佛之事,非得是极恶大魔才行啊!”

  李纯从来没用过这佛骨,所以她以为这是柄佛刀。

  牧元阳用了,所以他知道这佛骨非但不是佛刀,而是实打实的魔刀!

  它居然可以吞噬容纳鲜血,不断的增强刀身的坚固程度!而且随着牧元阳不断的搏杀,它吸收鲜血的速度就越快!

  牧元阳初入阎王山的时候,佛骨尚且不能吸干刀身上的血液。

  而也不过是短短数日,搏杀之后居然在刀身上看不到了鲜血的痕迹!

  以牧元阳的估计,若是将这佛骨培养到极致,怕是只要割破对手的皮肤,就能瞬间吸干敌人体内的血液!

  它已经邪恶歹毒到了极点!

  却十分趁合牧元阳的心意。

  刀是杀人器,本就应该越狠越好,越毒越妙!

  这是它的使命,能够充分的完成自己使命的刀,才是好刀。

  显然,佛骨就是其中最为称职的存在。

  牧元阳看着手中的佛骨,佛骨通体还是那般剔透,看起来祥和神圣。

  可却又偶然闪烁几缕微不可见的猩红,极为的妖异邪恶。

  “如果吸收的血液够多,怕是最后佛骨就要变成猩红血色吧!”牧元阳微笑想着。

  他来到阎王山脉已经有半月的时间了,从李纯走他就来了。

  目的自然是为了训练自己的搏杀能力,同时精进自己的修为。

  他迫切的想要变强,按部就班的修炼速度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胃口。

  非但是经过搏杀,气血激烈波动,随时都要冲破毛孔,给他造成极大的影响,这样才能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

  仅仅是不到半月的时间,牧元阳已经达到了炼皮小成。

  这样的速度,比起当初的太祖来,还要快上三分!

  牧元阳知道,这是因为太祖坐忘经和葫芦法之间产生了奇妙联系的缘故。

  这种晦涩难懂的奇妙联系,就连拥有着媲美宗师见解的牧元阳都知半解,难窥其玄妙,着实是让人惊叹。

  要知道,宗师武者已经算是现在武道的巅峰境界了。

  而超越了宗师境界的太祖经,到底是什么层次的玄妙?

  牧元阳对此无所知,但他决心要探其中的奥秘!

  另方面来到阎王山,也是为了训练自己的搏杀能力。

  牧元阳现在不缺功法,不缺资源,不缺心性,,,他就却搏杀经验!

  他年纪不大,可也杀过几个人了。

  从李浑到苏兰锦等人,他杀得痛快!

  可这两场战斗当中,牧元阳并没有得到多少收获。

  李浑是单方面的碾压,杀苏兰锦绝对是靠的心智博弈。

  苏兰锦只想教训牧元阳,牧元阳却就想杀人,,,有心算无心,结果自然是没有什么意外的。

  而杀了苏兰锦之后,其他人的胆子就被吓破了,也没给牧元阳带来什么酣畅的战斗。

  牧元阳绝对不容许自己有短板,所以他来到了臭名昭著的阎王山,渴望寻求突破。

  “距离夏苗还有个半月的时间,应该足够让我炼体圆满了,,,”

  牧元阳边想着,边收拾虎肉。

  他也没带什么干粮,便是杀了什么就吃什么。

  而且虎肉当中蕴含的能量十分精粹充沛,是难得的佳品,恰是补充牧元阳身体消耗的好东西!

  他架起火来,简单撒些随身带着的盐巴,烤制片刻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味道很不错,他吃得也很干净。

  没办法,对于武者来说,食物太重要了。

  尤其是在食物精度不够的情况下,就只能够用量来进行补充。

  日啖牛,日啖象,可不是夸张的说辞,武者真就有这样恐怖的胃口!

  他正吃的认真,却忽的觉得脑后有气机锋寒,急忙偏头侧身,有根利箭恰就贴着耳根子窜了过去!

  第二十九章,鬼将孽!

  “居然能够躲开鬼将弩的突击,这小子的实力倒是不弱!”

  “对于气机如此敏感,没想到这家伙虽然不大,居然已经是炼皮武者了!”

  “哼,炼皮武者又如何,死在咱们兄弟上的炼体大不在少数了,何况区区炼皮!”

  伴随着交谈声音,有十数个壮汉从四方围了上来。

  他们大都是炼骨境界,可周身血气却远超寻常的充沛,兼之气息剽悍,眼中有精光如电,几乎每个人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有数道十分狰狞恐怖的伤疤,其中甚至于还有几个缺手断脚,肢体残缺之辈!

  可他们眼中的精光却丝毫不弱,落在牧元阳的身上像是剑刃样,让牧元阳有种被狼群围上了的错觉!

  若是心性不堪的人被这目光盯住,必是要未战先怯,实力凭空弱了三分。

  很显然,这是伙身经百战,不知道多少次生死搏杀过的悍匪!

  牧元阳看起来却很从容,只不过从这些家伙出现开始的那瞬,他的手就始终都放在刀把上:“原来是三十六孽中,鬼将孽的鬼众!”

  三十六孽,九鬼孽,九连孽,九山孽,九风孽。

  鬼,连,山,风,非但是他们的势力名称前缀,同样也代表着他们的行事风格。

  鬼孽如鬼似魅,掠夺行事往往渺无踪迹,无迹可寻!连孽如蝗似灾,所过之处尸骸遍野,肆虐片!山孽纵横山川,专夺商路商行,遍及天下!风孽风卷残云,行事如狂风骤来,迅捷得让人来不及防备。

  三十六孽,是大武乃至于整个天下的心腹大患。

  他们是悍匪中的悍匪,强盗中的强盗。

  他们行事狠辣无情,见财即杀人,可不管你是官是民,是派是宗!

  所以天下门派,遇孽则杀,比对待魔道的方式还极端!

  可就是在这种满目皆是仇敌的情况下,三十六孽却仍是能够如鱼得水般,纵横九州,掠夺天下,足见其实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可能三十六孽当中任何孽的实力都算不上是顶端,无法媲美真正的顶级宗门,更别说是大武皇室,可他们却是让所有人都头疼不已的存在,因为他们,,,不怕死!

  个不怕死的人不可怕,那么千个,万个呢?那是只足以媲美大武最为精锐部队,让天下宗门都胆战心惊的,,,军队!

  悍不畏死,重财轻生,才是他们赖以纵横天下的本钱。

  也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手段和行事作风,才会被以孽为号!

  牧元阳的目光扫视圈,最后落在了个炼皮境界的领头剽悍身上:“桀桀,没想到鬼将孽居然都摸到盛京来了,怎么,难不成还打算劫掠盛京不成?”

  领头武者闻言冷笑了声:“将死之人,问那么多干嘛!”

  话毕,骤然暴起!

  首领把抄起背后沉重的虎头大刀,跃而起就朝着牧元阳的面门劈来。

  他虽然没有得过正统传授,也没有什么精妙的刀法。

  可好歹也是炼皮武者,仗着身斐力和悍不畏死的打法,就算是面对炼体大成的武者,也能够占据上风!况且他本就是修炼的搏杀法门,虽然每招都极为粗浅,却招招都是杀招,大巧不工!

  这刀劈下虎虎生风,速度不快,却厚重如山岳般!

  他浑身的力气都灌注在这虎头大刀上,没有点余力留给自己,上来就是以命换命的杀招,,,这是个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疯子!

  牧元阳怎么可能和这样的家伙以命换命,他的命当然不是这些破烂腌臜可以媲美的。

  所以见到虎头大刀迎面劈来,他没有拔刀正面相抗。

  因为旦他和这首领气力纠缠,身边那十数人必然要趁机围攻,,,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个疯子,而且这伙人可不是什么讲究的江湖侠客。

  牧元阳使了个游龙身法。

  身子像是被卸掉了骨头般,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身躯,硬是躲过了那首领势大力沉的刀,并且趁机可那首领的位置掉了个个,扭头朝着其他人杀去。

  剪其羽翼,再斩头颅!

  他的身形瘦小,速度也很快。

  急速奔驰之下,只如道劲风呼啸。

  他抽出腰间的佛骨,斜着朝着个悍匪的脑袋砍去。

  那悍匪虽然不过是炼骨境界,可他的凶性却并不比任何人差!

  看到佛骨劈来,他非但没有闪避,反而是主动迎了上来,同时手中的匕首直刺,直奔牧元阳的心口而来!

  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够逼退牧元阳,首领就会瞬间缠上来,到时候他也就保住了小命。

  若是牧元阳不闪不避也好,那就同归于尽也就是了,个炼骨换个炼皮,他怎么着都是赚的。

  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牧元阳的速度!

  匕首还没贴近牧元阳的身体,他的半边身子已经被牧元阳劈开了!

  霎时间血如泉涌,尸体两分,他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肠子在蠕动!

  兔起鹘落之间,斩落人,牧元阳却并不停留,直接朝着下个人杀去。

  这家伙的死状极惨,却根本动摇不了其他人的心境。

  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匪,不知道见识过多少血腥的场面。

  所以牧元阳残忍的手段非但没能让他们胆怯,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

  而且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彼此之间的配合也极为默契,自然不能够以寻常炼骨武者看待。

  看到牧元阳杀来,身边的几个人瞬间都有了反应。

  他们各自劈砍出刀,朝着牧元阳不同部位砍来,瞬间封锁了牧元阳的进退之路。

  若是牧元阳强攻,就算是能杀掉两个,也必然要被斩杀。若是后退的话,那就更合他们的心思,也必然要被留下几道口子!

  时间,牧元阳进退两难!

  他的眸子中闪烁寒芒,然后扭头错开了劈向头部的两刀,硬扛着劈向身体的三刀,手中佛骨横扫千军,使出了入魔刀法的第刀,杀刀!

  颗颗头颅冲天而起!

  第三十章,练劲武者

  瞬之间,再次连杀五人!

  牧元阳身上已经遍染鲜血,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但他手中的佛骨却很干净,剔透如白玉般,却多了几多猩红,闪烁寒芒就如他的眸子样。

  看着倒在地上的五具无头死尸,他心中暗自庆幸:“万幸穿了金丝甲!”

  金丝甲是当初牧元阳斩杀李浑的时候,和虎狩起得到的宝贝。

  其价值虽然远不如虎狩,却也是件保命的佳品。

  除非如虎狩这般的神兵,或是三转以上的利器,否则是很难斩破的,更别说这些悍匪手中的寻常钢刀了。

  只可惜当初牧元阳没有给李浑发挥的空间,就被牧元阳震碎心脉而死。

  毕竟金丝甲可以防御刀剑的劈砍,却防不住他那浩然的掌力。

  而他之所以敢硬抗那三刀,就是仗着有金丝甲的保护!

  他不敢硬抗那首领的虎头刀,是因为其势大力沉,就算是不会被分尸,也必然要被震碎了骨骼乃至于内脏,可面对这些不过炼骨境界悍匪的时候,他自然无惧。

  可笑这五个死鬼若是知道这样的话,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当然牧元阳也并非完好无损,这三刀都砍在他的心口和要害上,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刀锋上透过来的巨力却也是让他气血跌宕,险些锁不住气血,若非是他已经炼皮小成,非得被冲开了毛孔不可。

  若是毛孔大开,气力泄,他绝对没有半点活路。

  “居然能够连杀我六位好手,小子,你足以死得其所了!”

  首领又拎着虎头大刀扑了上来,其他人也趁势围了过来。

  他们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亡而悲哀或是愤怒,反而是显得十分的兴奋。

  对于这些疯子来说,鲜血是最好的催化剂。

  这群家伙,简直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疯子!

  “难怪提起三十六孽,天下宗门无不色变!”

  牧元阳急忙抽身后撤,他仗着身形瘦小,速度又快,在人群当中左突右进,腾挪如游龙般,避免被众人所包围。

  而悍匪们也忌惮牧元阳的狠辣手段,没有自作主张的进行攻击,而是继续结成犄角阵势,进退有据围绕那首领作战,,,他们虽然不怕死,可不代表他们想死!

  这些家伙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改先前以命换命的方式。

  他们只是缠住牧元阳,辅助那首领展开攻击,动静之间宛若个整体,难缠至极。

  而旦牧元阳被缠住,等待着他的就是那首领劈头盖脸的攻击!

  不畏死,有战术,有经验,会配合,,,这些家伙真的如狼群般难缠!

  难怪他们先前大言不惭的说,也不知道有多少炼体大成的武者都死在他们手中了。

  这些家伙,是绝对有斩杀炼体大成的能力的!

  如果不是先前这些家伙小觑了牧元阳,被牧元阳瞬间斩杀了半,早早的以这样的战术作战的话,牧元阳所面临的压力怕是还要大上几分。

  “看来要先杀掉那首领,,,”牧元阳同样也杀戮带来的快感而热血,甚至于连眸子都变得有些泛红,可他的头脑却很冷静,“只要杀掉那首领,剩下的人不足为虑!”

  牧元阳打定主意,居然是跃钻出了众人的包围圈,然后作势要朝远处逃遁。

  悍匪们哪里肯让他跑!

  不过他们大都是炼骨武者,速度自然比不上牧元阳和那首领。

  只是起落之间,他们已经被二人拉开了大截。

  而牧元阳也看准了时机,猛地回身抽出佛骨对着那首领就是迎头刀!

  这刀势大力沉,狠辣无比,使尽了牧元阳浑身的气力,让他脸上的神色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刀速不快,却给人带来种避无可避的错觉。

  入魔刀法第二刀,劫刀!

  第刀杀刀是堂皇正大,大杀四方,非得饱饮鲜血,否则刀难归鞘。

  可第二刀劫刀打的就是阴狠毒辣,势大力沉,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展开攻击!

  杀刀可躲,劫数难逃!

  首领急忙横刀防御,他却小瞧了牧元阳这刀的力道。

  牧元阳每步都走得踏实圆满,他虽然身材瘦小,可力气怕是比这首领还强上三分。

  这刀虽然被首领防住,可还是震得他手臂酥麻,反应慢了瞬息。

  就是这瞬息时间,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他只觉得有阵杀气笼罩在自己的脖颈上,却还没来的及反应,就看到道寒芒。

  藏剑三式,袖里藏龙,青龙闪!

  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快的刀!

  快到他的头颅已经飞出,可他脖腔当中的血还没喷出来的地步!

  虎狩重归袖口,牧元阳抄着佛骨,重新杀向了姗姗来迟的其他悍匪。

  没有了首领的牵制,牧元阳气定神闲,游刃有余,斩杀这些炼骨武者自是砍瓜切菜般。

  仗着有金丝甲的保护,也不惧和这些家伙以伤换伤,只是兔起鹘落之间,便再次连斩数人!

  伙十人,个炼皮,全都死在了牧元阳的手中。

  “这些家伙还真是难缠啊!”牧元阳刚松了口气,却忽然觉得脑后有阵劲风来袭。

  他急忙架起佛骨劈向来者,那人却不闪不避,反而是拳迎了上来。

  这件削铁如泥的宝刀,居然都不能斩断那人的拳头!准确的说,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