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偶尔也会为各个大小头目炼制兵刃,是以三教九流,五花八门的兵刃都有涉猎。

  其中以主流的兵刃,刀枪剑戟最为擅长!”

  奇门之所以为奇门,就是因为用的人少。

  所以才占了个奇字!

  这天下到底还是以刀剑为主的。

  牧元阳继续问:“最高炼出过什么品级的兵刃?”

  听到牧元阳这么问。

  那老者不由得脸上漏出了几多骄傲的神色:“回主子话,小的曾经炼出过七品兵刃!”

  “七品兵刃?”牧元阳听到吓了跳。

  什么叫七品兵刃?就是完美淬火七次。

  换句话说,,,神兵!

  正常兵刃,淬火三次的混铁兵刃,就算是得上是利刃了!

  淬火六次的兵刃,那就是难得见利器了!

  七次以上,就是俗称的神兵。

  吹毛断发,坚不可摧!

  牧元阳的佛骨就是淬火九次的极品神兵。

  也就是说,坚固和锐利的程度已经达到了现在武道的巅峰。

  所以饶是牧元阳驾驭道韵来施展攻击,佛骨也能够完美承受。

  若是寻常兵刃的话,别说是道韵,就算是丹气都能崩碎了!

  所以听到这不过是地煞境界的老者,居然炼制出来过神兵。

  这着实让牧元阳十分的惊讶。

  也难怪他脸上漏出了骄傲的神色。

  他确实是有骄傲的资本。

  能够炼制神兵,就算是放在些大商行,放在些大宗门当中,也都是绝对的宝贝疙瘩啊。

  当然,神兵难得。

  就算是技艺再精湛,也不能保证炼出神兵。

  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机缘凑巧的成份在里面的。

  鬼神皆同力,才可塑神兵!

  里面蕴含的因素太多,牧元阳不太清楚。

  不过大概也就是和道韵有关吧。

  所以这老者才会说曾经炼制出过七品兵刃。

  而不是说可以炼制七品兵刃。

  牧元阳微微沉吟,然后问:“既然你能够炼制出七品兵刃,那么炼制六品利器的把握应该很大吧?”

  “不敢保证每次都成功,也得看材料和条件。

  不过如果是我擅长的刀剑的话,可能性更大些。

  只要材料足够,两个月可以炼制出把六品兵刃!”

  老者不敢藏私,也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

  他可不敢夸大,命这玩意,就条!

  “两个月把,,,”牧元阳微微皱眉。

  实际上他也知道,这算是效率高的了。

  毕竟兵刃从熔炼,到淬火,再到染血开锋。

  这里面的步骤太多,而且缺不可!

  就这老者个人,还能有多高的要求?

  只是这两个月才把,未免有些太慢了。

  又听到那老者试探说:“不过我这几个老伙计,也都有独立炼制六品兵刃的能力。

  只是这材料上的要求要苛刻些,而且还得需要下面的人配合辅助。

  不过如果炼制三品左右的兵刃,那都是手到擒来的!”

  他这么说,牧元阳点了点头。

  心里大概也都有谱了。

  就对左右说:“去把安管事请过来。”

  说完又补充了句:“把黑哥也叫来。”

  这个叫,个请。

  却不是说小安比牧忠在牧元阳心中的地位更高些。

  而是因为小安这家伙,,,太特么好面子了!

  而且他身居高位,得有威严。

  若是牧元阳都拿他不当回事儿,下面人能尊敬他么?

  所以牧元阳就捏着鼻子,多给他点颜面。

  等到没人的时候再抽他,那小子也是乐得屁颠屁颠的。

  小安般情况下就在安远城或者是丹江城待着。

  所以来的很快。

  牧忠坐镇河源城,来的晚了些。

  等到二人都到了。

  牧元阳对小安说:“挑选些可靠的子弟,身份背景务必调查清楚!”

  他又扭头对老者说:“就劳烦老人家帮本座调教些人手出来。

  只要你用心调教,本王也不吝赏赐。

  教出个能炼制三品兵刃的炼器师,本座赏你颗培元丹!

  个中品炼器师,本座赏你颗蕴神丹!

  若是能够衣钵相传,教出来两个高品炼器师,,,本座送你进入五气境界!”

  财帛动人心。

  只有明晃晃的大萝卜摆在脸上,那驴儿才知道奋进。

  当然,只有萝卜也是不行的,还得有大棒!

  “若是让本座知道你藏私惫懒的话,,,嘿,,,”

  牧元阳没有明说,不过这威胁之情已经溢于言表。

  相信这老头能够明白其中的深意。

  果不其然,老者闻言急忙拍着胸脯保证:“主子放心,小的必然倾囊相授!”

  他倒是也在琢磨。

  他这手艺都是从沈北豪那里得到的。

  沈烈那边必然也有相关的技巧留存。

  他这也不是独份。

  人家也未必太把他当回事儿。

  所以藏着掖着,也没有什么必要。

  倒不如就直接好生调教。

  万真的老天爷开眼,弄出来两个高品炼器师。

  嘿,,,五气境界在江湖上可是把好手了!

  虽然不知道牧元阳到底有什么手段敢口出狂言。

  不过他却并不怀疑。

  以牧元阳的身份,没有必要骗他不是。

  又听到牧元阳对小安说道:“你回头跟着安排下。

  务必要让他们吃好喝好,也不能让人看轻了。

  就跟下面人说,这些都是我请回来的师傅!”

  小安急忙称是。

  也明白牧元阳的意思。

  若是谁都欺负他们,他们还哪里有干活的心思。

  那些工匠闻言自然是感激不尽。

  又听到牧元阳对老者说:“作坊要赶快搭建起来。

  你可以亲自挑选位置,只要不把我这城主府拆了。

  不,把城主府拆了都行,务必要尽快投入使用。

  应需要,都可以跟安管事报备。”

  小安对着几人嘿嘿笑。

  又看到牧元阳挥了挥手。

  就对众人说:“诸位师傅,跟我来吧,我先去给你们安排住所,再安排几个下人伺候,,,”

  诸多在山豪孽当中过惯了苦日子的工匠,闻言那自然是美滋滋的。

  那年轻点的汉子恨不得鼻涕泡都美出来了。

  他自幼在山豪孽当中成长,可还没有享受过呢。

  又听到牧元阳对左右说:“告诉小安,也不可过于纵容。

  若是老实本分才好,要是有什么坏心思,直接杀了就是。

  务必要让他们时刻明白自己的身份!”

  王虎闻言急忙点头称是去交代了。

  牧元阳这是怕他们匪寇的习性不该。

  万在城里折腾起来,牧元阳也是烦心。

  虽然炼器师是有折腾的资本的,,,毕竟很少有武者愿意去炼器。

  又脏又累,还耽搁修行。

  所以炼器师在江湖上还是很吃香的。

  些宗师级别的炼器师,就连大圣都得以礼相待!

  可这些家伙显然还不值得牧元阳太过看重。

  至少,还达不到纵容的地步。

  等到大伙都走了。

  牧元阳才对牧忠说:“黑哥,这几天可回去看顺叔了?”

  “前儿才和我爹起吃的饭!”牧忠挠着脑袋。

  又听到牧元阳训斥他说:“顺叔年纪也不小了,你少让他操心。

  还有武道虽要刚猛无前,也要知道怀柔。

  刚柔并济,才能够水到渠成,你要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有时间多陪陪顺叔,别老是让他在我这儿念叨。

  若是明儿顺叔生气了,我非得抽你顿不可!”

  牧忠闻言嘿嘿笑。

  他当然知道牧元阳对他的好。

  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样。

  又听到牧元阳说:“前儿顺叔还跟我念叨,你也老大不小了,却还没成家。

  我寻思帮你定门亲事,也怕你不喜欢。

  就自己琢磨琢磨,看上哪家的丫头跟我说。

  我可还得告诉你,丹江城勾栏里的姑娘你别动心思。

  若是真的娶回咱家,顺叔容得,我可是容不得!

  除了那些勾栏女子,看上谁了尽管开口,我大可亲自上门提亲!”

  牧元阳倒是愿意为这个憨厚的牧忠操心。

  这也算是他的哥哥。

  其实按照顺叔的心思,就给他找个好人家结亲就是了。

  牧元阳到底还是年纪小,心疼牧忠。

  怕不合他心思,所以才这么说。

  没想到贯憨厚的牧忠闻言居然反驳了句:“这事儿又不是买卖东西,东西在那儿让你挑选,总得有个机缘巧合,碰到合适的不是?”

  “,,,”

  牧元阳白了他眼,没好气的说:“那行,您就慢慢碰。

  不过顺叔可告诉我了,三两年内他抱不上孙子,就把你给阉了。

  反正你留着那活儿也没什么用!”

  这种荤话,牧元阳只会跟牧忠说。

  亲近又不觉得突兀。

  牧忠闻言苦笑着点了点头。

  牧元阳这才让他退下了。

  “渠道有了,商品有了,接下来就等着商行开启了!”

  有了巨额而且稳定的收入来源,势力才算是有了根基。

  牧元阳现在的摊子铺的不算大,却终究也得要未雨绸缪才行。

  处理完这些东西,牧元阳才开始修行。

  势力重要,然终究要依附在自身的修行上。

  实力足够,势力自聚。

  若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再大的势力,也终究有烟消云散的天。

  第二百七十三章,龙女入梦,上古武道

  是夜星星稀。

  月儿却很明亮,如水样的月光顺着窗棂钻进来,像是清泉鞠,泼洒在牧元阳的脸上。

  牧元阳睡得正安详。

  这段时间颠簸劳累,从扬州到海外,在海外几下孽窟,再赶回豫州,又回来扬州处理山豪孽事宜,紧接着又马不停蹄的筹措商行,已经小半年的时间,却是始终都未曾好好休息过了。

  牧元阳三开神藏。

  其神魂是异于常人的强大。

  虽然不能如宗师强者,大丹转,疲劳顿消。

  可其实对于睡眠的依赖性却并不大。

  倒是更像是种习惯。

  是种长久未曾好好休息过的,精神上的倦怠。

  所以牧元阳采气熔炼番五脏之后。

  就直接上床安眠了。

  睡得还很瓷实,很香甜。

  可他却做梦了。

  这是很少出现的情况。

  或者说自从牧元阳三开神藏之后。

  他就没有做过梦!

  常言道梦是心头想,而信念坚定,意志强大的神魂,可以控制这种念头!

  无色无形,无声无语。

  这才是滋养休息神魂的最佳状态。

  所谓的深度睡眠也就是了。

  所以他们睡眠两个时辰的效果比得上普通人的夜。

  今儿他却做梦了。

  在梦中。

  大海无量,浩瀚无垠。

  上接星河璀璨,下引黄泉幽幽。

  倒是比现实当中的大海还多了几分恢弘。

  也多了几分神秘和灵动。

  叶扁舟逐流在海上。

  牧元阳就坐在小舟上。

  他的对面还有个人。

  个姑娘。

  个很美的姑娘。

  牧元阳也算是“吃过见过”的,譬如夭夭,譬如李画,譬如李纯,都是人间绝色,也足以让英雄授首。

  他也自以为心坚如铁。

  可看到这姑娘的时候,他还是愣神了刹那。

  真的很美。

  白发如好雪映得肤若凝脂,从额头上随意洒落,仿若银河下坠。柳叶眉却向上挑着,三分妩媚七分英气。眼睛很大瞳孔占得多些,如点漆就,还掺着几点金芒,像是头顶璀璨的星空,深邃而高贵。鼻梁又很趁合双眸高挺,显得眼窝深邃,越是动人。唇如朱砂,那是这张绝色上最为鲜艳的颜色,在凝脂般的肌肤上,看起来是那般的夺目。

  冷艳高贵,真真的超凡脱俗!

  就好像从天下走下来的仙女儿。

  这本不应该出现在凡尘俗世当中。

  当然,她本来也不是凡人。

  看她头顶支棱着的那对龙角。

  她是水晶宫里人儿,神话当中的龙女儿!

  就这么出现在了牧元阳的眼前。

  她看着牧元阳。

  美眸凝滞。

  牧元阳也看着她,欣赏了好会儿。

  犹犹豫豫的想了想,然后开口说:“四,,,阿花?”

  “,,,”

  看到佳人嘴角抽。

  牧元阳急忙哂笑两声,再度试探说:“媳妇?”

  龙女的脸唰就红了。

  就像是晚霞映在了白雪上。

  “哎呦,还挺娇羞的。”

  牧元阳呲了呲牙,心里美滋滋的。

  从颜值上来说,这门亲事还不赖啊!

  原本心里的烦闷瞬时间烟消云散。

  颜值代表着什么?正义!

  牧元阳觉得自己是个向往正义的人。

  “只可惜只能出现在梦中,外面还是四脚蛇,又该怎么做些羞羞的事情,,,”牧元阳心中不由得有些惋惜。

  却没发现对面的龙女脸色更红了。

  她白了牧元阳眼,气质高贵而冷艳。

  声音同样骄傲到天上去了:“愚蠢而弱小的凡人啊,,,”

  “恩?”

  这个展开,问题很大啊!

  那语气,冷漠而无情。

  就真想高高在上的仙神,在对蝼蚁说话样。

  牧元阳眉头挑了挑,他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所以他同样报以冷笑:“媳妇,别闹!”

  “,,,”

  龙女的美眸盯着牧元阳看了好会儿。

  她有点猜不透对面这个家伙的脑回路了。

  “看来你还是心存侥幸啊!”

  龙女笑了,好像春天第朵娇花。

  消融了满天的冰雪。

  可她身上却骤然爆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来。

  霎时间,大海倾覆!

  小舟瞬间被掀翻到了大海当中。

  然后径自的下沉。

  好像是堕入了没有底的深渊般。

  牧元阳就觉得仿佛整个大海都压迫到了自己的身上。

  让他呼吸困难,让他神智混沌。

  让他觉得陷入了永夜的地狱当中的般。

  那种在生死边缘不断徘徊的感觉疯狂的压迫着他的清明。

  他的耳边适时的响起了龙女的声音:“愚蠢的凡人啊,膜拜我吧,信仰我吧!我会赐予你想要的切!无穷无尽的力量,无穷无尽的生命!”

  那声音还是那样的冷漠而无情。

  却又带着某种别样的诱惑。

  像是要把牧元阳拽入到深渊当中。

  配合着那种作用在神魂上的压迫。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有很大的杀伤力。

  可牧元阳却觉得十分自如。

  天龙池七关的经验,让他可以游刃有余的对付这种幻境。

  没错,他知道,这就是幻境!

  无非是龙女施展了某种秘术,强行进入自己的梦中,妄图左右自己的神智和判断而已。

  而既然是幻境,既然是自己的梦境,牧元阳有何惧之?

  “跟我玩真的?”

  他冷笑声,念头飞动。

  只是瞬息间。

  他身上骤然绽放出极为强烈的光芒来。

  那光芒充斥在整个世界当中。

  大海瞬间就在光芒下温顺了下来。

  自大海深处,牧元阳缓缓上升。

  海面不由自主的分割成了两半。

  他就像是个主宰着天地的神王般!

  大袖挥。

  沧海变雄峰。

  雄峰有闲亭,亭里有石桌,桌上有酒。

  他在品酒。

  龙女站在旁宛若个侍女。

  手里捧着酒壶,毕恭毕敬的给他斟酒。

  “这,,,你怎么能做到这步,,,”龙女人,,,龙都傻了。

  她陷入了如先前牧元阳样得到境地。

  或者说更为彻底而且纯粹。

  她的举动,都得随着牧元阳的念头而起舞。

  她好像是个提线木偶般。

  这让她感觉到震撼。

  牧元阳却觉得理所当然:“此为幻境,亦为我的梦境。

  我心动,念起,都可改天换地,颠覆梦境。

  难道在我的梦里,还能让你给欺负了?”

  龙女又是怔。

  她没想到牧元阳居然这么快就看破了端倪。

  她哪里知道。

  虽然牧元阳并非是上古武者,却实打实的接触过上古武道!

  而且还修行了神藏经,这种直接作用于神魂的上古秘术。

  又在天龙池经历过幻境淬心之七关,经验丰富。

  般的手段想要唬住他可是不容易。

  牧元阳不理会龙女的震撼。

  只是眸子在她身上不断打量着。

  仿佛能够穿透衣物看到些神秘样。

  把龙女看得面色绯红,心里发毛。

  又看到牧元阳举起酒盏。

  龙女不由自主的给他斟满。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有点小媳妇的意思么!”

  龙女当时就不乐意了。

  她可是龙女啊!

  高高在上。

  在海外孽窟当中也是备受恩宠的独份啊!

  曾几何时受过这般慢待?

  “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龙女愤愤不平的说。

  在龙女眼中,牧元阳只是蝼蚁。

  而现在蝼蚁却把高高在上的神龙踩在脚下。

  这是她不能够容忍的。

  听到她充满了威胁的话语。

  说实话牧元阳心里有点发憷。

  他是见过这丫头发威的。

  怼苏慕白都跟玩样。

  何况是自己呢?

  不过转念想了想,牧元阳笑了:“吓唬谁呢?

  你当我不知道,孽窟可以瞒天过海,蒙蔽天机。

  所以你才能够出手,不过也不敢全力出手!

  更何况是在外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