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失不见。

  噗。

  原本神武非凡的顺叔直接口血喷了出来。

  身子踉踉跄跄,好像随时都要摔倒。

  “顺叔!”

  牧元阳急忙上前搀扶。

  另只手却摸出颗内丹,防备着那武者去而复返。

  牧顺看出了他的谨慎,气若游丝的说:“无事。

  他受了我计灾风,受了不轻的伤势,不敢再回来了,,,”

  牧元阳点了点头,急忙搀扶牧顺回屋坐下。

  又掏出堆丹药来,都是他从天龙寺搞出来的极品丹药。

  想要喂牧顺服下,却被他拒绝了:“无事,只是引动了旧伤。”

  说着话,牧顺体内的道韵渐渐沉寂下去。

  他体内原本剧烈波动的气血也因此平复了下来。

  牧顺的神色稍霁,可始终还是有些苍白。

  弱不禁风般,却是再无先前的神武姿态。

  “怕不是贸然动用道韵牵扯了伤势?”牧元阳想。

  果然听到牧顺说:“都是当初陪王爷和武皇战,道韵受创不稳,旦动用道韵,就会撕扯肉身,才会这样。”

  “道韵不稳?”

  牧元阳微微诧异。

  他现在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武者了。

  五气武者,放在江湖上那也是流的好手了。

  更别说他还有接触过圣者的经历,自身也体悟过道韵的玄妙。

  所以他对于道韵是有定程度的了解的,才会有些诧异。

  道韵这东西虽然被武者以巧妙的方式掌控驾驭,但实际上其是种规则!

  既然是规则,又岂会出现受损,和不稳的情况呢?

  似乎看出了牧元阳的困惑,牧顺微笑解释道:“那战当中,我大丹受创,有了裂痕,所以演绎出来的道韵并不完善,,,”

  “大丹都打裂了,,,”

  虽然牧顺说的轻描淡写。

  可牧元阳还是从其中听得出那战的惨烈!

  无论胜负结果如何,那必然是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是否有办法修复?”牧元阳问。

  牧顺摇了摇头:“大丹乃精气神三宝之精粹!

  大丹开裂,已经算是伤及了根本。

  除非能够进入到高品圣君,甚至于更高的境界,否则难以修复。”

  “高品,,,或者高品以上么?”

  牧元阳心中暗暗牢记。

  “不说这些了。”又听到牧顺话锋转,含笑说,“你居然能够以五气境界驾驭道韵,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若是其他人,牧元阳当然是不肯说的。

  可对牧顺,没什么藏私的。

  便简短的把自己的经历叙说二。

  牧顺听得啧啧称奇,最后又叹了声:“若是王爷在天有灵,看到你有如今的成就,必然也可以含笑九泉!”

  他语气落寞,眸光飘远,似是追思。

  牧元阳见状不由得心中暗叹父亲的人格魅力何等之大。

  以牧顺的实力,足以纵横方!

  中品圣者,这是可以开辟个顶级宗门的至强者啊!

  却甘心蛰伏在自己身边,做个鸡毛蒜皮的管家。

  还有以他的修为,不可能看不出牧忠是天生的武学奇才。

  可他为了暗中保护自己,居然恍若不知,,,如果不是牧元阳骤然崛起,提拔培养牧忠,可能牧忠这辈子也只能是个铁匠了!

  饶是如此,牧忠也被耽搁了许久,根基上绝对有所欠缺。

  就算是日后能够走到很高的境界,但也绝对算是先天不足。

  也就是说,如果牧顺从小培养,他理应有更高的成就!

  而眼睁睁看着本应该璀璨闪耀的牧忠,成了个堕入尘埃的铁匠,牧顺心中又该是什么样的滋味?

  牧元阳不知道。

  他忽然想起了武藏秘史当中,武皇对于他父亲的评价:“兄仁爱,多德少谋,不为天下主。”

  虽然这段话当中有武皇的主观态度,可大都是事实。

  毕竟,,,是武皇得了天下!

  他父亲已是冢中枯骨。

  可在牧元阳看来,他父亲也并非满盘皆输。

  至少,,,他赢了人心。

  虽然在武道称雄的世界里,人心并没有那么重要。

  可对于他来说,这不正是他想要的么?

  也算是,,,求仁得仁。

  仅此而已。

  又听到牧顺说:“本来还打算等你进入圣者境界,才把这些东西交给你,可现在却不得不提前给你了!”

  他说着,大袖挥。

  眼前出现个册子。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牧顺却满是凝重:“这,就是王爷给你留下来的宝贝!”

  牧元阳毕恭毕敬双手接过。

  就是普通的册子,而且还很新。

  字迹上来看,好像是牧顺的笔迹。

  难以想象,以他父亲当初最接近大宝地位的人,居然只给他留下了这么个册子。

  个普普通通的册子,,,可上面的名字,却足以震动八荒!

  江湖篇:苏慕白!魔主!月轮君!不杀神,,,

  朝野:镇东将军陈荣,青王,杨王,太射,,,

  势力:覆海派,月轮宫,明王寺,,,

  这上面的每个名字,都是如雷贯耳!

  修为最弱的,也都是资深宗师!

  这上面的每个势力,都足以左右洲,最次的也都是流宗门!

  单个个摘出来,牧元阳看看也就是了。

  可当这些东西凑到起,牧元阳却品出了不样的东西:“难道,,,”

  牧顺微微笑,神色竟然有些骄傲:“不错,这些都是当初王爷手下,或者是与王爷关系莫逆,或是交好的势力,,,”

  牧元阳神色震惊,心里不由得有些古怪的念头:“我爹当初有这么多人支持,他是怎么输的呢?”

  开玩笑,这名单上的人和势力加起,推翻现在的武皇都够了,何况当初还是在争夺皇位的时候呢?

  有这么多的强者帮助,还不能够荣登大宝,,,父亲好像有点,,,

  当然,牧元阳不会问,他怕牧顺大嘴巴抽他。

  牧元阳可以看得出来,牧顺绝对是他老子最忠诚的臣子!

  果然,牧顺的语气充满了崇敬:“王爷是足以旷古烁今的雄主!

  他仁爱英明,胸怀大志!

  叹江湖之凶险,叹武道之多艰!

  他交好朝臣,纵横江湖,收服强者,结交势力。

  为的就是有朝日,能够大刀阔斧,改变武道的环境,结束现在的混乱!

  ”

  牧顺滔滔不绝的给牧元阳讲述着他老子的宏伟报复。

  牧元阳也听明白了大概:“也就是说想要彻底的统天下,控制所有宗门,统领武道格局!这倒是和武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样,只不过武皇的手段是阴谋,而我父亲的胸襟是仁爱!也可以说是者为私欲,者为苍生!”

  当然,这里面牧顺加没加私货牧元阳是不得而知的。

  不过若是按照牧顺的说法,那他父亲绝对是个伟大的人!

  他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

  “计谋,仁爱!

  若是争夺天下,计谋者胜!

  仁爱立意太广,掣肘也太多,倒是不如干脆利落的撕破脸皮,不计手段,不计后果,才能够得到想要的切!

  可若是平定天下的话,,,

  若是父亲还活着,这事儿,还真就可能被他做成了!”

  牧元阳看了看手中的名单。

  不说那些现在叱咤风云的强悍人物。

  仅仅是那些大小势力,如果都支持他父亲的话。

  加上的他父亲的人格魅力,真就有可能整合武道。

  结束现在武道的混乱局面!

  只可惜,成也仁爱,败也仁爱。

  “父亲已经仙逝多年,这些人是否还能卖我面子,这也是个未知数,,,”牧元阳这么想。

  牧顺当然知道牧元阳的顾虑,所以微笑说:“这份名单上的人物,势力,都曾受过王爷的恩惠。

  就算是现在王爷仙逝,可人情尚在!

  王爷的魅力,足以让人永生难忘!

  只要你表明身份,就算是不能让这些人这些势力,明旗易帜的站在你身后,也绝对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帮助!”

  这倒是真的。

  只要这名单上的人和势力,有成还顾念旧情的话,那对牧元阳的帮助就是匪夷所思的大!

  大到什么程度?

  大到他可以跟武皇掰掰手腕的程度了!

  比起父亲给他留下的东西,沈北豪留下的宝贝就显得不值提了。

  牧元阳又看到名单上有用红笔圈上的名字,就好奇的发问。

  牧顺咧嘴笑,冷笑说:“这天下多得是猾之辈!

  有的人拿了好处,却不想办事,那自然是要有些手段的!

  求仁得仁,可若本就为利益而来,就没有必要讲仁义了。

  这些人,皆是以武道宣誓,每个人答应为王爷做件事!

  而且他们各自也都有把柄在我的手中,稍后我给交给你。”

  这么说牧元阳倒是理解,而且也很符合牧元阳的性格。

  有些事儿,本来就是利益!

  若是掺和什么仁义,那就不伦不类了。

  可他仍然是好奇的问:“我父以仁称道,这么做,,,”

  “王爷当然不会这么做,其实他当初也不同意!”牧顺打断了他的话,又沾沾自喜的说,“这些事儿,都是我自作主张做的!

  王爷可以仁如圣人,可我不行!

  王爷不能做的事儿,我做!

  王爷不愿做的事儿,我做!”

  牧元阳再度动容。

  在牧顺的心中,牧义怕不是个神明吧!

  这已经不在局限于忠臣义仆了。

  倒更像是个狂热的信徒!

  愿意奉献自己的切!

  又听到牧顺交代说:“这些东西交给你,我也就能放心的离开了,,,”

  “顺叔要走?”

  “当然!”牧顺斩钉截铁,又杀机凛然,“以前我韬光养晦,是因为你羽翼未丰,而且性子软弱稚嫩,让我放心不下!

  可现在你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我留下来的帮助也不大。

  有太多人已经逍遥法外多年,是时候让他们知道背叛的下场了,,,”

  牧元阳知道,牧顺要杀人!

  杀谁,他不知道,不过都是该杀的人!

  这是肯定的。

  可他也有些担忧:“可你的伤势,,,”

  “无碍,那些家伙怕是也受不了我击!”

  牧顺这么说,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放眼天下,中品圣者有几个?

  他虽然病着,虽然伤着,可他,,,还是老虎!

  他还有利爪獠牙,他还能杀人!

  牧元阳却还想劝劝他:“顺叔何必如此?

  我现在的实力虽然还不够强,可根基已成,假以时日,圣境探囊取物般,就算是高品,乃至于高品以上都未尝不可能探究竟!

  到时候我自会清理那些忘恩负义之辈!

  若是顺叔觉得不够痛快,我也可以先想办法帮你恢复伤势,到时候你再出现大杀四方,快意恩仇,岂不美哉?

  也省得我和黑哥惦记。”

  他说的情真意切。

  也是第次在别人面前战斗自己的野心。

  他是真的不想让如此忠心的长者受难。

  牧顺闻言也微微迟疑。

  如果放在三年前,牧元阳这么说的话,虽然他嘴上不会说,可他心里绝对会不以为然!

  天知道当初他多少次的在心中叹息,“虎父犬子”!

  毕竟当初的牧元阳着实有些废柴了。

  软弱可欺,胆小怕事。

  又没有展露出什么天赋来。

  他曾经度心灰意冷,甚至想要刺杀武皇。

  后来终究还是想着为牧义保全香火才算了。

  可现在,牧元阳的改变都看在他的眼中。

  他知道,牧元阳是有放出豪言壮语的资格的!

  他没资格,谁有资格?

  天下能够凭借己之力走到现在的,有几人?

  如果给他时间,他绝对能够做到自己说的那些。

  可牧顺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有过多的理由,只是简单的句话:“我等不及了,也忍不了了!”

  牧元阳没有再阻拦,他知道这句话的决心有多大!

  他也知道,在这句话的背后,牧顺到底忍受了多久。

  牧义已经死了这么多年,那些仇恨都埋在牧顺的心中!

  那是杀意,那是杀机!

  那是必须要见血方休的仇恨!

  武者修行,本来就是要从心所欲才行!

  如果连心中的念头都不通达,又如何扑到武道当中?

  既然等不及,那就不要等了!

  既然忍不住,那还忍什么?

  便抽手中刀,杀他个酣畅淋漓,就是了!

  第二百七十六章,风来

  顺叔连夜就走了。

  他刻都等不了了!

  在他临走之前,把该交给牧元阳的东西也都留下了。

  而牧元阳也给了顺叔几颗内丹,都是趁合顺叔属性的凛风内丹。

  虽然内丹不足以修复他的伤势,却能够增强他的道韵强度。

  有道韵护着,他的大丹才不至于破碎!

  否则的话,怕是早就身死道消了。

  虽然顺叔走了,可牧元阳还沉浸在震撼当中。

  顺叔今儿跟他说的东西有点多,他时间还没有完全消化。

  而刚才这里闹出来的动静,也把府里的侍卫招来了。

  牧元阳什么都没解释,就是让他们好生修缮也就是了。

  今儿晚上的事情有点多,让牧元阳有点应接不暇。

  首先是龙女入梦。

  牧元阳从龙女身上知道了许多上古武道的秘闻,也看到了龙女的绝世容颜,这波婚姻勉强算是不亏!

  才和龙女谈完,武皇的人就来了。

  说实话,牧元阳心中还是十分惊讶的。

  既惊讶于武皇对自己的决心。

  同样,也惊讶于武皇的实力!

  牧元阳是不知道武皇本身到底是多强的修为。

  不过至少,也得是中品,甚至于,,,高品!

  当然,这都是猜测而已。

  不过能够驾驭这么强的王朝,他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牧元阳只是没想到他手下居然还有中品圣者!

  开玩笑,中品圣者可是足以开宗立派的存在!

  如苏慕白名震天下,他也不过是中品大圣罢了。

  个圣者,个中品圣者,居然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当奴才。

  不得不说,武皇的实力很强,而且也是有自己的人格魅力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每个强者都有自己的魅力。

  牧顺不也是为了牧义舍生忘死么?

  牧元阳对此算不上是多震惊,只是有些意外。

  心里对武皇的忌惮也越来越深了。

  最后就是顺叔了。

  顺叔的实力让牧元阳震惊,他从没想过原来忠厚老实的顺叔,居然是位早就名震天下的中品大圣!

  而且还是最接近高品的撮!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当初那战,没有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势,顺叔可能早就进入高品境界了。

  当然还有顺叔和他说的那么多的讯息。

  方面让牧元阳了解到了自己父亲的伟大,同时也让牧元阳知道了,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的底牌。

  虽然这些底牌不定有用,不过只要有十分之的可能,那就足够了。

  想着,牧元阳不断梳理讯息。

  而且同时还在琢磨着武皇的意图。

  “以我表现出来的实力,压根就用不到圣者出手,难道是忌惮天龙寺?”

  这是种可能,毕竟牧元阳可是天龙寺圣子,而天龙寺也是有两位大圣的。

  难保就会有个大圣在牧元阳身边保护。

  当然,也未尝没有其他的可能,,,

  “这个时间段,会发生什么呢?”牧元阳苦思冥想。

  虽然武皇不是没有狮子搏兔,直接拍出中品的可能。

  可牧元阳还是努力的,想要从其中分析出更多的讯息来。

  很快,他就找到了答案!

  “三不杀派!”

  对了,就是三不杀派!

  武皇应该早就想要对三不杀派出手了!

  而且从时间上分析,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在这个时间段里。

  那中品圣者,很可能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三不杀派而来!

  至于自己,也只不过是顺路而为罢了。

  为什么他不肯和顺叔正面交手,甚至于连试探性的交手都没有?

  那是因为他要保存实力,好吃掉三不杀派!

  有了这个前提,先前心中的些疑惑瞬间就荡然无存。

  “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却是被龙女和顺叔的消息冲昏了头脑!”

  牧元阳不觉心头火热,他始终都在等风起。

  好风凭借力,送我入青云!

  风在哪儿?风来了!

  终于来了。

  他已经等了太久了。

  在从海外孽窟回来之后,他就有了可以御风的能力,可这风却始终都没来。

  “来人!”

  牧元阳招呼声,王虎就过来了。

  他现在还始终都是牧元阳的亲卫统领,而且在牧元阳的培养下,也已经进入了地煞境界。

  当然,也只是初入地煞,属于地煞境界当中最弱的撮。

  可当个传递消息的统领也够了。

  牧元阳还能指望别人保护自己么?

  “去把黑哥,安管事,徐荣,九宫娘,冯笑,陈堃,林硕,,,请来!”

  牧元阳几乎把自己手下所有的人主要战力都召集了过来。

  这次,可是要倾巢出动的!

  机会不多,多吃多得!

  吃得越多,得到的也就越多!

  以前他是不敢想的,他也没有登上桌面的实力。

  现在却不样了。

  他看了看空宝当中的内丹:“还有十多颗,足够了!”

  有了内丹,他才有普通大圣的实力!

  虽然只有十多颗,可也足以作为底牌来大展宏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