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幽深。

  牧元阳想了想:“南方坎离位属火,不过三不杀派南方恰好是淮河,那就是水火颠倒,也就是说丹方的位置可能是在北边!

  至于宗门宝库的话,修建得都十分隐秘,般情况下应该是在内宅当中!

  也就是说,,,还是先去丹房吧!”

  牧元阳想着。

  般的宗门,或者说大多数建筑,都会按照八卦方位来建造。

  这是十分符合天地规律的,所以很容易就能够摸清楚方位。

  牧元阳路向北,果然看到了丹房。

  三不杀派作为顶级宗门,其丹房那也自然是十分气派的。

  而且作为宗门重地之,不可能没人把手。

  就算是战况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丹方门口还是有两位五气把守。

  这两位五气实力不弱,都是资深五气。

  就算是寻常三花来了也能够周旋二。

  宗师来的话,,,宗师哪有那个闲工夫!

  现在外面打得热火朝天的,个宗师甚至可以决定战斗的走向!

  作为决定胜负的战力级别,当然不可能来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想到这里,牧元阳有些羞臊。

  毕竟他现在也算是名震天下了,,,扬州人都得知了霸刀之名!

  有苏慕白,书圣他们联手背书,牧元阳想不名震天下都难。

  现在却来做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

  “不对,霸刀是霸刀,我是我!”

  牧元阳想着,又心中有些失望。

  仅仅是两个五气把手的丹房,里面能有多少好东西?

  不过虽然这么想,牧元阳还是奉行着“贼不走空”的规矩。

  先是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两个五气,然后钻进去。

  瞧果然和自己想的差不多,大部分的珍贵丹药都被搬空了。

  牧元阳皱了皱眉,只能够随便搜刮些。

  好歹找到了几瓶蕴神丹,十几瓶培元丹,还有些其他珍贵的丹药。

  仅仅是个丹房,收获已经不比沈北豪留下来的宝藏少多少了。

  这就是顶级宗门的底蕴!

  牧元阳也还算是满意,想了想又奔着三不杀派的经楼而去。

  功法他倒是不太缺,用来赏赐手下也足够。

  不过刀法还是多多益善的。

  牧元阳可是有志网罗天下刀法精妙,熔于炉的!

  他便再次判断方位,然后找到了藏经楼的位置。

  经楼般都在宗门的中心高点!

  这代表着宗门的精神和底蕴!

  什么东西最能代表宗门?除了强者之外,那就是这些功法无疑了!

  第二百七十八章,三不杀派必须死

  经楼为宗门重地!

  任何势力都不吝以最大的强度来保护经楼。

  毕竟个宗门最重要的底蕴,就是功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功法甚至比顶级强者还重要。

  毕竟功法可以塑造强者,而强者未必能创造出功法来。

  当然,每个宗门最强的镇宗秘法,是不会放到经楼当中的。

  不过里面同样也有很多的强大功法和招式。

  那些都是掉在弟子眼前的胡萝卜,让弟子飞蛾扑火般,不顾自身的为宗门做出贡献,也是提升宗门凝聚力的好办法。

  尤其是这些顶级势力的宗门。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有部分至高武学被藏了起来,经楼当中也绝对有不少足以让天下武者趋之若鹜的好功法!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而对于牧元阳来说,他去经楼主要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找功法,而是为了搜寻是否有他没有见过的刀法!

  对于牧元阳来说,刀法是比功法重要的。

  毕竟他也不缺功法。

  经楼的位置般在宗门的正中位置。

  这也算是各个宗门的标志性建筑!

  经楼越高,也就代表着宗门越强!

  因为经楼大小是和功法多少成正比的。

  而功法多的宗门,那定是更强些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脸皮厚的宗门,强行把经楼修建得富丽堂皇,实则空空如也,连本像样的功法都找不出来。

  三不杀派作为顶级势力,当然不会走出这种贻笑大方的事情。

  经楼是座十三层的玉楼!

  通体好像是某种玉石堆砌而成。

  修建得十分华丽,不杀神在经楼上是下了番功夫的。

  当然,对于牧元阳来说,漂不漂亮无所谓,东西好就行。

  到了经楼的正门,却并没发现有强者把手。

  “难道经楼被三不杀派的人搬空了?”牧元阳心中琢磨着。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毕竟功法是宗门之重要。

  有了足够的功法,才能够支撑起个势力来。

  如果孙寿觉得这次凶多吉少,很可能就搬空经楼,作为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之!

  牧元阳想了想,阔步走进来经楼当中。

  让他意外的是,经楼里还很满!

  排排书架上整齐的摆放着本本功法。

  也有些招式,杂文,史料,,,

  “下层都是些比较无用的功法,没有拿走也情有可原!”

  牧元阳想,随便找了几本刀法看了看。

  说实话,点用都没有。

  这种级别的刀法招式,苏乐闭着眼睛瞎比划都比这强。

  虽然说三步之内必有芳草,可这芳草的定义是不样的。

  至少对于牧元阳来说,这功法真没什么用。

  他继续往上走,每层都摘出几本功法刀法来瞧瞧。

  下三层的基本就没什么用。

  不过三层以上的刀法,就已经逐渐玄妙了起来。

  招式当中也有些让牧元阳眼前亮的东西。

  可惜三不杀派本来也不以刀法称雄,和血刀门不同,所以刀法本来也没多少。

  虽然牧元阳没有挑挑拣拣,可实际上有用的也没多少。

  拿回去都没什么用,赏赐人的级别都不够。

  继续往上走,苏乐的鼻子里突然钻进来了几丝腥气。

  血气!

  牧元阳侧耳倾听,却没有听到战斗的声音。

  “看来不是说功法被搬走了无人看管,而是看管的人被干掉了!”牧元阳判断着。

  又琢磨着,以经楼的防护强度,般的宗师来怕是都难以讨好。

  到底是什么人干掉了守护经楼的武者呢?

  “看来想浑水摸鱼的不止我个!”牧元阳笑着。

  这是必然的。

  毕竟连牧元阳都得知了三不杀派的消息,那些大宗门没理由不知道。

  而且还有些距离三不杀派较近的大小宗门,甚至于包括原本臣服在三不杀派麾下的大小势力,都极有可能趁着局势混乱跑过来打秋风!

  牧元阳不就是这么想的么。

  他继续往上走,到了六层以上,果然是片狼藉。

  很多功法都被搬走了,也有被损坏的。

  不知道到底是何人所为。

  他也没有气馁,仍是继续往上走。

  楼上的情况大大致都样,不过到了十层以上的时候。

  牧元阳却感应到了些不样的东西。

  “有道韵还没有消散,也就是说来打秋风的是个大圣?”牧元阳咧了咧嘴。

  他倒是早就猜到了,这次风波必然会有其他的大圣登场。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只有大圣才能够左右局势的运转。

  不过来的是谁,,,

  扬州也就那几个大圣。

  “李墨渊和李白猿距离三不杀派最近!

  以他二人的修为,抢在我前面到达,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两个老家伙的吃相也太难看了吧?好歹也给晚辈留点肉啊!”

  牧元阳心里抱怨着。

  他断定眼前这切就是这两个老家伙之,甚至于联手造成的。

  毕竟牧元阳是扬州最早得知三不杀派风波的人之。

  虽然他现在手下的情报势力甚至于比不过正常的流宗门。

  可是牧元阳的大部分精力都侧重在了三不杀派上!

  集中精力,汇聚团。

  虽然情报势力规模稍逊筹,可效果不比那些顶级宗门差。

  而在得到消息之后,他就连夜赶来,速度也很快。

  几乎战斗才开始不久,他就到了。

  从战场的战况上就可以分析出这点来。

  能够比他率先到达这里的,而且还是大圣修为的,只有李墨渊和李白猿!

  当然,也未尝没有浑水摸鱼的大圣,不过可能性不大。

  “有这两个老家伙趁火打劫,,,”

  苏乐觉得剩下的兵器作坊啊什么的也不用去了。

  这两个家伙明显是要搜刮干净,他去也没什么用。

  想了想,牧元阳索性也就待在了经楼当中。

  静待局势的发展也就是了。

  与此同时,天空当中的战斗正酣。

  苏慕白长剑横空,剑气犹如紫气东来!

  剑出,劈天盖地!

  仿佛要把这天地都给分隔开般。

  他倒是没有使用宝兵,甚至于连拿手的招式,剑西来,万古长夜,,,都没有施展。

  仅仅是以自身的剑气合昼金道韵!

  爆发出来的强大攻击,就足以让对面的武者疲于奔命了。

  其实他的实力也不弱,尤其是精修厚土道韵这种擅长防御的道韵。

  他掌掌拍出,如同推着座座的大山!

  虽然都被苏慕白毫不留情的斩断了,但是好歹也拖延住了苏慕白。

  当然,主要还是苏慕白不想狠下杀手的缘故。

  那武者也知道这点,所以压根就没有真拼命。

  只是全力以赴拖延苏慕白就是了。

  “等到孙寿落败,这场战争就算是结束了!”武者心中想着。

  他知道苏慕白不和自己认真打,定程度可能是为了保住孙寿。

  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其他的势力不可能没有反应。

  要知道三不杀派屹立这么多年,他的仇恨可是不少!

  旦孙寿落败,三不杀派就算是彻底倒了。

  当然,就算是他不落败,三不杀派也绝对难以重振雄风了。

  那些老家伙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李墨渊等人来,方面是打秋风,占便宜。

  另方面么,,,如果大武击败了三不杀派。

  那他们就要跳出来了:“大武何故干涉我扬州之事,我扬州宗门情同手足,患难与共,兄弟们跟我上啊,打到大武黑心狼!”

  然后,旦大武被打跑。

  他们当然就要开始纷纷支援兄弟宗门建设了。

  比如这块地盘被打坏了,我帮你修几百年。

  瞧瞧你这宗门,都被打成这样了,这样吧,我擅长盖房子!

  宗门交给我,你放心的去吧。

  至于去哪儿,嘿嘿,那就不知道了。

  如果三不杀派胜了,他们也有话说:“三不杀派枉顾扬州百姓死活,贸然和大武交恶,所谓得不匹位,还是让俺们这些品行高尚的人帮你们看管地盘和弟子吧!”

  三不杀派不愿意?谁特么管你愿意不愿意!

  你不愿意,你可以去死么!

  也就是说,从动乱开始,三不杀派的结局就注定了!

  甚至于从不杀神死的那刻开始,三不杀派的解决就注定了!

  李墨渊他们不会允许三不杀派重新崛起的!

  三不杀派的肉可是很肥嫩可口的。

  而除了血刀门这些老牌势力,如贪狼剑派这样的后起之秀,更希望干掉个老大哥,然后占据他的地盘,他的位置,他的格局!

  老大哥倒了,小弟才能肥起来!

  李白猿之所以那么毫无顾忌的扩张,就是为了这刻。

  只有有了足够的人手,才能够占据足够的地盘!

  这也是牧元阳的弊端之,就算是有了足够大的地盘,也没人可以帮他打理。

  不过现在好歹他也培养出了些人才,虽然还是捉襟见肘,好歹勉强可以用。

  其实不仅仅是这些顶级宗门。

  下面的流,二流宗门也都盼着三不杀派倒塌。

  三不杀派可是屹立扬州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势力,他的地盘是很大的!

  大到足以塑造出批流宗门的程度!

  所有人都盼着三不杀派死掉,然后让他们爬上来嘬管子血!

  对于任何势力来说,地盘都是十分重要的。

  因为地盘代表着,,,资源!

  无论是修行资源,还是弟子资源!

  有了足够的资源,宗门才能够壮大。

  而宗主才能够榨出更多的资源让自己修行。

  并且通过自身的势力,让自己获得更多的话语权,继而争取更多的资源!

  武者之道,在于个字,争!

  所以那些顶级强者才会建造出大大小小的势力来。

  不是说他们想着成王作祖,虽然也有那样人的,可数量并不多。

  因为个武者,个勤奋的武者,个积极向上的武者,其实对于其他的东西要求并不高!

  没有持之以恒,近乎痴迷的毅力,他们也走不到那么高的位置上去。

  他们建造宗门,就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修行。

  底下的人自然会帮他庇佑子女,帮他获取资源,让他全力以赴的去修行。

  所以李墨渊他们越来越强,和那些散修武者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至于话语权,那更不是个档次的。

  天下都知道李墨渊是血刀大圣,坐镇扬州!

  他说句话,扬州都要为之肃。

  虽然他的实力在圣者当中算不上是多强。

  可那些散修武者就没这个牌面了。

  苏慕白之所以能够名震天下,是因为他的实力太强了!

  强到可以碾压天下绝大多数人的地步,所以他名震天下。

  而除了苏慕白,还有几个名震天下的散修?

  不是没有,太少了!

  所以三不杀派必须要死,不管是死在谁的手里!

  苏慕白知道这点,所以他不会全力以赴。

  毕竟他虽然强,可也无法单挑州的强者!

  索性就听之任之,保住孙寿也算是全了道义。

  当然,孙寿自然是不愿意的。

  “三不杀派乃我父心血,呕心沥血之根基!

  我身为人子,若不能镇守家业,枉费我这身的修为!

  今日,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与门派同生共死!”

  孙寿的信念很坚定,这是强者必备的素质。

  可他的实力,,,显然还不够看的。

  虽然他已经很强了,已经是天下最少的撮人了。

  可他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很多东西都需要用岁月来沉淀。

  比如,,,经验!

  其实他的战斗经验已经十分的丰富,他可不是何不食肉糜的废物。

  可面对老巨猾的战场老手,还是差了不止星半点。

  这也是牧元阳现在的缺点之。

  双刀大圣故意卖了个破绽,孙寿求胜心切,头就扎了进去。

  然后,完全的陷入被动当中。

  他的道韵已经十分不稳了。

  如果不是他的道种品级很高,可能现在就已经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

  毕竟道韵需要琢磨,需要沉淀,需要内丹填补,而这些,,,都需要时间!

  很快,孙寿就陷入到危险当中,他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势。

  如果不能尽快脱离战场,恐怕要坏到根基,乃至于身死。

  苏慕白见状就打算出手相助了,却忽然有道极强的道韵爆发出来!

  第二百七十九章,霸刀弟子

  瀚海凝聚上接星河。

  仿若天河倾泻滔滔而不绝!

  颗内丹瞬间湮灭。

  牧元阳全力出手之下。

  甚至能够困住中品大圣数息时间。

  更何况这区区个下品!

  本来凶猛非常的大圣,瞬间就被逼退!

  甚至于不得不击中起全部道韵作为防御。

  看他双刀如蛟龙,上下翻飞。

  若蛟龙闹海,快速的撕碎了天河。

  牧元阳借助内丹的实力,是远不如在海域上的。

  因为内丹道韵驳杂,发挥不出他招式的全部精妙来。

  不过和寻常大圣交手也是足够了,只是招便将其逼退!

  孙寿也有了喘息的时间。

  他猛地拳轰出,恰就轰在对面武者的胸口。

  武者喷洒出口鲜血,倒退数步。

  两人勉强也算是旗鼓相当了。

  可他们却都没有继续作战。

  连苏慕白他俩都停手了:“霸刀?

  不对不对,他虽然使得是霸刀的招式,却道韵驳杂,远远不如霸刀精纯!

  而且从刀意上虽然也有相似的地方,可终究显得有些不够圆润通透,却是和霸刀差了几个档次。

  看来应该是霸刀的弟子才对!”

  苏慕白想着。

  这也是牧元阳刻意没有展露出全部刀意的目的!

  霸刀,就得是名震天下!

  而他现在还不行。

  他还没有那个实力!

  若是贸然暴露身份,后果可是非同小可!

  最起码别的不说。

  苏慕白等人已经把他描绘成天下刀法之巅峰!

  旦他暴露身份,前来请教或是论刀的人,必是不计其数。

  常言道,文无第,武无第二!

  苏慕白之所以是天下公认的剑道宗师,可不是大圣们互相吹捧出来的。

  他当初可是挑遍了天下所有的剑道宗师,而且还不惧后来者的挑战!

  所以剑圣之名,才能够名扬九州四海,到现在也是金字招牌!

  而若是单纯的论刀,牧元阳也不惧。

  以牧元阳现在的刀法造诣,就算是比不上苏慕白在剑道当中的造诣,也绝对是天下最强的撮,比他强的也不能说没有,凤毛麟角而已!

  可就怕有人存心踩着他上位!

  到时候来了大圣,刀把他捅死,你说上哪儿说理去。

  所以他才刻意隐藏刀意,虽然隐藏的不多,可以苏慕白的实力,必然是洞若观火般。

  而对面的中年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