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金量很高的身份,李墨渊二人考虑了下同意了。

  李白猿如是说:“希望你能言而有信,莫要堕了你师尊的名头!”

  “自是如此!”

  李白猿直接就走了。

  现在没了孙寿,三不杀派已经死了。

  是时候开始吃肉了。

  而李墨渊却又和牧元阳寒暄了几句,同样离开了。

  他也等不及要大快朵颐了。

  等到他们都走了,牧元阳才对孙寿说:“世兄该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孙寿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牧元阳笑了笑,直接带着孙寿回转河源城。

  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孙寿而来!

  比起孙寿来说,再多的地盘也是微不足道的。

  这是个大圣啊!

  牧元阳虽然不指望能够直接收服他,不过如果能留在身边就足够了。

  “以他的伤势,怕不是得疗养数月还多,,,”

  牧元阳心里琢磨着,如何在这段时间内,拉近和孙寿之间的关系。

  不过不管怎么说,孙寿是要承他情的。

  毕竟他两次保住了他的小命,这恩情是不能忘的。

  牧元阳虽然不想挟恩图报,不过也能够做点文章。

  牧元阳走后,三不杀派彻底乱了。

  没有了精神支柱孙寿的存在,三不杀派高层纷纷土崩瓦解。

  以李墨渊和李白猿为首的各大小宗门,纷纷举起了屠刀。

  他们分别从西方和南方,对三不杀派开始快速的侵占和啃食。

  以他们两个大宗门的实力,何人能抗衡?

  就算是剩下的两个顶级宗门,也是鞭长莫及。

  他们成为了这场战争当中,获利最大的宗门。

  而大武则成了那个冤大头!

  出动了个中品大圣,个下品大圣,宗师数十,可到头来却还是无所获。

  这不仅仅是无所获的问题,经过三不杀派的失利之后,大武已经开始逐步收缩在扬州的势力范围。

  也就是烟柳郡了。

  早就做好准备的牧元阳,也毫不顾忌的举起了屠刀。

  开是以安远城为前沿,向前快速鲸吞。

  牧元阳虽然只是五气,却可以爆发出圣者级别的战力来!

  下面还有陈堃和林硕,两个自身三花战力。

  说起来,虽然底层强者的数量少了些,可整体势力已经不逊色二流宗门!

  甚至于,未尝不能媲美些排名往后的流宗门。

  烟柳郡本来就已经快要被大武放弃,更别说血刀门和贪狼剑派的压力,也给到了大武身上。

  想必不日之内,大武就会做出和前世样的决定,那就是退出烟柳郡。

  而能够吃下整个烟柳郡,又如何吃下整个烟柳郡,就是牧元阳目前的难题之了。

  不过他有个天然的优势是,奇特的地理位置!

  烟柳郡在扬州最北,西边是李墨渊的血刀门,南方是贪狼剑派,东边是已经挂掉三不杀派,三个大势力如同个栅栏,把烟柳郡裹在了当中,同时也把其他大势力隔绝在了外面!

  可是,牧元阳的地盘是在栅栏里的啊!

  而在很长的段时间内,血刀门和贪狼剑派的主要目标,都会放在三不杀派身上,必然是无暇顾及到烟柳郡的。

  也就是说,牧元阳有足够充沛的时间,吃掉整个烟柳郡!

  当然,牧元阳的野心也不止于此。

  在争得了孙寿的同意后,牧元阳在侵占烟柳郡的同时,也开始从河源城出发,去三不杀派的餐桌上蹭吃蹭喝。

  有孙寿的帮助,可以说牧元阳都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路高歌猛进,连下城池十座,地盘直接扩充了三倍之多!

  还收服了四位三花,十多位五气,甚至于还有位宗师!

  这样下来,牧元阳的势力彻底膨胀到可以媲美流实力了。

  当然,这些家伙的忠心还有待商榷,谛听也可以听得到他们居心叵测。

  尤其是那宗师,怕不是有直接鸠占鹊巢之意!

  不过牧元阳有内丹,孙寿在,暂且无惧。

  而且牧元阳已经发出消息,让降龙来扬州帮他坐镇段时间。

  这样足够威慑新降服的强者,同样也可以防备着孙寿点。

  万孙寿想不开,做出些糊涂事儿呢。

  当然,这也让牧元阳越发迫切的想要提升实力!

  他已经在五气境界停留快两年时间了,是时候更进步了。

  提升实力的方法有很多,可暂时却不能去做。

  目前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扩充地盘上!

  至少烟柳郡他是定要吃干净的!

  又是年春,大武不堪压力,势力彻底退出烟柳郡。

  牧元阳的扩张,也正式接近了尾声。

  直到春暖花开,烟柳郡三十二城,全部落入牧元阳的手中!

  再加上他原本的城市,地盘上已经进入流实力的顶峰!

  又消化了半年的时间,势力才算是逐渐稳固下来。

  牧元阳也在这个过程当中再度名扬扬州,乃至九州四海。

  位列山满楼五气榜第九,血刀,牧元阳!

  第二百八十章,问道之旅

  势力已经稳固下来了。

  有疯僧和孙寿坐镇,牧元阳可以放心的去追寻他的武道了!

  武道修行,本来就不是闭门造车的事情。

  我辈武者,既需要水滴石穿的毅力,积跬步,至千里!

  同样也需要刚猛无前的冲劲儿,败强敌,斗天骄!

  积累的是修行,斗得是融会贯通。

  二者缺不可。

  所以那些大宗门的弟子,那些自命不凡的天骄,才会离开自己的羽翼,或是论武天下,或是行侠仗义,乃至于霍乱天下,,,要去斗,去战!

  在这个过程当中,彻底将自身所学熔炼炉,融会贯通。

  历尽波折,于生死间找到更深刻的感悟!

  让自己的精气变得充足,气息变得浑厚,信念变得坚定,,,此为问道之旅!

  其实在正常情况下,只有三花武者才会这么做。

  而且还得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三花,,,陈堃可没有去问道的想法。

  三花武者,气灌周身,已经将精气神连成片。

  虽然还没有彻底成丹,却也已经成熟了。

  所以武者才会选择在这时候去问道,让自己的精气神彻底通透圆满,三宝成丹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牧元阳现在只是五气境界,按理来说还没到问道的时候。

  可牧元阳却等不及了,而且他现在也有了问道的资本。

  他现在的实力绝对不是般的五气可以媲美的,甚至于般的三花都无法与之相抗,,,

  实力和境界只是方面,主要是因为牧元阳觉得自己的实力很难提升了,像是陷入到了某个瓶颈当中。

  如果按部就班的修行,其实三花也很快就能达到。

  可牧元阳总想着让自己的修为更踏实,进步得更快些,他心中是有些迫切的,迫切想要拥有强大的实力。

  自保也好,报复也好。

  切都有个先提条件,那就是足够强大的实力。

  打铁还需自身硬!

  “此去何时归?”疯僧问。

  “不知。”

  “你总不能让我帮你看辈子家吧?我倒是愿意,可师兄明儿非得找咱俩麻烦不可!”疯僧有些不情不愿的。

  牧元阳笑了笑没说话。

  他是想早些回来的。

  若问的本心,问得道,自是要回来的。

  疯僧又问:“此去如何问道?”

  “唯有战!”牧元阳战意盎然。

  “与谁战?”

  “谁强,与谁战!”

  牧元阳眸光飘远,认真的说:“此去,非得败尽九州四海天骄,无敌于同辈,方才算是悟道!”

  疯僧闻言吓了跳。

  他问牧元阳说:“这么说,你是欲问王者之道?”

  无敌于同辈,可以称王。

  寻常问道者,多以江湖匪盗,比斗论武为主要论道之手段。

  而行王道者不然!

  它是以其他问到者为手段的!

  也就是说,旦成功,那就是同境界当中最强的人!

  而天下英雄何其多?

  武者巨万,武道境界有几个?

  匀着分每个境界的人都如过江之鲫样。

  而那些问道者,就是这些鲫鱼当中最见状的存在!

  与人斗,如百舸争流,力争上游!

  欲王道的,干脆就是把所有人都干翻,,,他不想做鱼,想做飞上天的蛟龙!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牧元阳已经展现出了他蛟龙的潜质。

  至少,他现在爪牙已经长出来了!

  静待风雨至,静待龙门开。

  如是而已。

  在正式开始问道之旅之前,除了安排好势力外,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开商行了!

  经过数月的筹措,商行于今年开春正式开启。

  地点在河源城,高楼三十三,登天而起。

  每层都有每层的风格,皆是匠心独运。

  不得不说,冯笑这家伙做生意着实是个天才。

  三十三层,三十三个洞天,几乎把九州四海的风格都给囊括了!

  再加上善长琢磨人心的丹江娘出谋划策,更是摸到了南北各方客人的心坎。

  当然,建筑只是方面,商行最重要的还是商品,和信誉!

  在商行正式开启的前两天,来自海外钓鲸岛的第批物资也送到了。

  首先,就是和鲸龙相关的系列产品。

  鲸龙油,鲸龙骨,鲸龙皮,,,

  钓鲸岛足足送来了三条鲸龙的部件!

  还有兵器作坊的第批兵刃也上架了。

  值得提的是,宝树答应了牧元阳请求,帮助牧元阳打造了批神兵,但是这孙子狮子大开口,每件神兵,跟牧元阳要了枚内丹!

  牧元阳那是强捏着鼻子答应的。

  怎么说也得给商行有点压箱子底的宝贝不是?

  当然,这些神兵到手之后,他同样狮子大开口,在商行当中也摆出了天价。

  这东西,就是个愿打,个愿挨的事儿。

  兵刃解决后,丹药是天龙寺的丹师给炼制的。

  比起神兵来说,丹药并没有什么太高档次的。

  不是因为天龙寺丹师的实力不行,而是有些丹药压根就不能外泄。

  所以目前来说,商行的主打货物还是鲸龙产品。

  不过这也足够了!

  毕竟鲸龙这种上天恩赐之物,几乎能够满足武者所有修行的所需。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各个境界的武者都用得上鲸龙!

  鲸龙油可以炼体,鲸龙肉可以精肉,鲸龙筋皮可以炼器,鲸龙肝脏和大脑可以炼丹,,,有鲸龙,就不愁没地方卖。

  在未来很长的段时间内,商行都是要以扩充商路,提升知名度和信誉度为主。

  至于盈利,反倒是没有那么着急。

  上次三不杀派风波,让牧元阳吃了个盆盘钵满。

  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缺钱的。

  所以这上商行还有足够的发育时间。

  牧元阳的商行规模很大,从货物上就能看出来。

  扬州离海外可是有些距离的,可不是每家大商行都是有鲸龙相关贩卖的。

  仅仅是个鲸龙,就足以让商行在扬州站稳脚跟了。

  当然,这也不可避免的和其他商行的利益发生冲突。

  比如那些同样以鲸龙产品为主打的商行。

  当牧元阳的商行打出鲸龙肉无限供应的旗号后,他们的脸都气歪了。

  鲸龙肉本来就是供不应求的好东西,几乎是大部分武者用餐的选择。

  因为鲸龙肉内蕴气血浩瀚,杂质很少,对武者来说裨益不小。

  本来鲸龙肉直都是他们用来笼络顾客的底牌,没想到牧元阳直接就把他们的底牌给碾碎了,,,

  就好像作为各个大国镇压世界手段的核武器,突然有天宣布,,,点击就送?

  那些本来有核武器的大国,心里别不憋屈,难不难受?

  当然,他们也不敢来找牧元阳麻烦。

  因为牧元阳想到了这点。

  所以在开业的当天,他着实花了不少的力气。

  邀请了足以震惊整个扬州的彪悍真容!

  疯僧,孙寿,李墨渊,再加上书圣,极乐圣,还有来送神兵的宝树,,,

  我尼玛,六位大圣!

  这是什么概念?

  别的不说,那些原本居心叵测的商行都快吓尿了。

  他们琢磨着要不然直接把自己的商行给倒闭就算了,万惹上牧元阳这可咋办?

  在这样的前提下,不仅仅是商行,连牧元阳麾下的势力,都是无人敢招惹!

  别说是扬州的大小势力,连李墨渊都被牧元阳给惊到了。

  他真没想到,短短三年的时间,牧元阳的交友,,,准确的说是,霸刀的人脉如此之广?

  他也越发庆幸了自己和牧元阳“重修于好”的选择。

  并且再度邀请牧元阳去血刀门,,,

  上次他回去已经把消息告诉了李画,李画乐得饭都多吃了好几碗。

  李画是真爱牧元阳,这是毋庸置疑的!

  她的行动已经证明了她的内心。

  她是那么的善良纯真,甚至于带着点异想天开,,,可她同样也那么的执着,愿意为那场梦付出任何的代价。

  牧元阳当然也不会辜负她。

  不仅仅不会辜负她,他也不会辜负血刀门!

  嘿,血刀门这次可是又肥了不少。

  当然以后什么情况,是以后的事情。

  商行稳定之后,牧元阳就去血刀门提亲了。

  李墨渊当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李画更是喜极而泣,梨花带雨。

  她当真埋怨和牧元阳好阵子!

  心里即是内疚,也有埋怨。

  内疚是因为她知道了当初发生了什么。

  虽然李墨渊并没有说的透彻,可冰雪聪明的她不难猜到些东西。

  当初牧元阳身负重创,又不辞而别,,,李画内疚良久。

  因为她知道牧元阳是为了救她,才会被废掉丹田的。

  而李墨渊却做出如此不讲道义的事情,这让身为人女的李画心理懊悔万分。

  如果知道这样,她绝对不会离开牧元阳半步!

  她埋怨的是,,,她觉得牧元阳应该知道自己不会在乎这些东西!

  可牧元阳还是不辞而别了,就算是其中有李墨渊作梗的缘故,也让李画觉得牧元阳的内心不够坚定!

  她却不知道,有些情节,有些故事,只应该出现在梦里。

  当然,牧元阳再度出现,又向李墨渊提亲。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也是好的,李画也答应的很痛快。

  这次不仅仅是李画,李墨渊,,,整个血刀门都赞同这桩婚事。

  包括秦俞等几位长老,,,现在牧元阳可是今非昔比了!

  抛开他身上所带的种种背景光环不提,现在牧元阳手下的势力,已经可以媲美流宗门了!

  这就已经算是门当户对了!

  比起穷小子傍上大小姐,大伙更愿意看的是门当户对!

  当然,牧元阳也懒得理会这些东西。

  在求亲过后,牧元阳以姑爷的身份在血刀门和李画腻歪了半个月。

  然后再度道别,并且跟李画说:“待我归来,娶你入门!”

  “我等你!”

  虽然李画舍不得,她还是答应的很干脆。

  因为她早就知道,牧元阳是个不甘于平凡的人。

  虽然他现在已经很不平凡了。

  对了,在离开血刀门之前,牧元阳毫不客气的把三不杀派的刀法,也从李墨渊的手中敲了过来,,,可能是对牧元阳心有愧疚,也可能是真的认同了这个姑爷,李墨渊给的挺痛快的。

  至此,,,大武,血刀门,天龙寺,三不杀派,,,四个顶级势力的刀法全都落入他手。

  除此之外,他还打算和富贵楼买些刀法。

  买那些江湖上有所流传,却并非是各大宗门私物的精妙刀法。

  他现在对于刀法的渴求,如饥似渴样。

  他的刀法已经精湛到了定的程度,登峰造极,可造极,,,代表着没有极限!

  在正式开始问道之旅之前,牧元阳吃透了这些刀法。

  可他觉得自己的刀法并没有精湛多少。

  到了定程度,想要继续提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水滴石穿的道理牧元阳是知道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蹴而就的。

  在处理完这些琐事之后,牧元阳才开始了自己的问道之旅。

  他本来想就近原则,第站就是扬州,先边扬州的青年才俊再说。

  毕竟扬州为九州最富饶的地方之,大小势力恒沙,青年才俊可是不少。

  不说别的,如孙寿这样的奇才,放眼天下都是少见的。

  而且牧元阳在扬州有势力,调查那些天骄妖孽的踪迹比较方便的多,可以让他节省时间。

  没想到,牧元阳却忽然接到了夭夭的传信。

  也不能算是传信,他和夭夭每个星期都有书信往来。

  初始的时候夭夭还傲娇的不行,可后来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相思之意了,,,这是个不错的进步!

  这封信里,夭夭邀请牧元阳前往荒州!

  哪里有处遗迹即将开放!

  对于遗迹,牧元阳始终都保持着莫大的热情。

  因为他是实打实的尝到了甜头。

  如神藏经,如不死经,如瀚海式,如驾驭道韵,,,

  这些甜头让牧元阳不得不正视每次的遗迹!

  “也好,荒州为九州之最广,民风剽悍,尚武成风,也必是有不少天骄奇才,,,”

  牧元阳想着,星夜兼程前往了荒州,他也很思念夭夭了。

  走的是中州边境,,,中州因为地理位置特殊,般情况下还真绕不过去!

  第二百八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