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压缩加工而成的!

  这着实是个完美的杀人利器!

  个练劲配合上戮神弩,居然就可以杀掉宗师!

  乖乖,如果不是这玩意体积庞大,根本无法携带。

  而且操作流程过于复杂,般人也驾驭不了的话,,,怕是天下的宗师早就翻脸了!

  人家苦苦修行多少年才进入宗师境界,你上来搞个机器就能弄死人家?

  墨班阙怕不是要被愤怒的宗师们给推平了!

  任何势力,旦得罪了天下大多数人,准确的说是大多数的宗师乃至于圣者,那么无论他多强,他都存在不下去!

  这是必然的。

  牧元阳可是很眼热,悄悄问黄杉说:“墨班阙当中有多少戮神弩?”

  “我也没查过!”黄杉迟疑了下,估计说,“应该也有个百八十架吧!”

  “嘶。”

  牧元阳倒吸了口冷气。

  百八十架戮神弩是什么概念?

  牧元阳觉得就算是苏慕白,也很难在那样程度的攻击下挺过几波。

  他压根就没怀疑黄杉说话的真实性,因为她的身份不容许牧元阳怀疑!

  作为墨班阙的公主,可以继承整个墨班阙的尊贵公主,她不可能连自己家有多少戮神弩都说谎。

  “难怪都知道墨班阙富甲天下,而且还在最乱的荒州,墨班阙内又没有什么名震天下的强者,却仍是能够在荒州屹立不倒,这么多年来甚至也没听说过墨班阙有被人攻打过的消息,,,感情是没人敢啊!”

  这不就是知识的力量么!

  群在武者眼中低下的铁匠,搞出来的东西连宗师都得退避三舍。

  乖乖!

  “当然,墨班阙也不是无敌的。

  墨班阙虽然机关术独步天下,研发出来的机关武器也很强。

  可说到底,那些都是死物,如果失去了人的操纵,就是堆废铁!

  如果墨班阙被从内部攻破,自身实力不够的他们,很快就会覆灭!”

  牧元阳琢磨着,心里也有了探墨班阙究竟的心思。

  当然,他现在还没那个资格。

  就算是他有了黄杉,,,可黄杉现在自身难保!

  还得靠着牧元阳的保护。

  虽然黄杉拥有整个墨班阙的继承权,可显然这玩意目前没什么大用。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被人苦苦追杀了。

  现在墨班阙内部说不定是什么状况呢。

  如果牧元阳不开眼,傻乎乎的带着黄杉找上门去,怕不是要被戮神弩穿他千八百个窟窿。

  当然,黄杉的身份也不是没有用。

  以牧元阳的性格,如果黄杉没用,他绝对不会把这样的烫手山芋留在身边。

  毕竟,现在连中品大圣都下场了啊!

  黄杉是有用的,而且用处很大!

  旦牧元阳的实力足够了,就可以带着黄杉回到墨班阙,接管墨班阙的切!

  名分这东西,在实力不够的时候,屁用没有。

  就跟牧元阳的王爷身份,当初他初入武道的时候,连李浑那腌臜都敢在牧元阳眼前叽叽歪歪。

  可如果有了足够的实力,这名分就是大杀器啊!

  比如现在牧元阳的实力超过了武皇,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跑到盛京让武皇让位了。

  当然武皇同不同意是方面,至少在名分上来说,牧元阳是够资格的。

  就算是打起来,充其量也是皇族内部的斗争。

  中州人也不会觉得突兀,朝廷内的大臣也不是不能容忍牧元阳当武皇。

  可如果是外人,哪怕是他再强,干掉了武皇,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就算是以武力让朝臣臣服了,也绝对不会太平。

  这就是名分的好处了。

  牧元阳已经打定主意,要用黄杉的身份做些文章了。

  只不过不是现在。

  欣赏了会儿戮神弩后,牧元阳才带着黄杉入城。

  入城就交了笔不菲的费用,换来两张通行的令牌。

  前提是经过了番十分认真的盘问,恩,也只能算是认真吧。

  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山王城的守卫也做不到每个人都能刨根问底。

  看到牧元阳带着个孩子,副父子的模样,守卫也没太难为。

  主要是因为牧元阳展现出来的只是地煞修为,也不值得太过于忌惮。

  黄杉的头发被牧元阳剪掉了,脸上还扑了点沙土,让她看起来就跟个淘气的小男孩没什么差别。

  黄杉年纪还小,有些地方还没发育起来。

  牧元阳又特意教了她改易骨骼的办法。

  虽然她修炼的不精深,可配合些手段,也足以让她瞒天过海了。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安全的。

  可这是目前牧元阳能做的最好的选择。

  毕竟他在荒州没有任何势力,也没有亲近之人。

  其实最好的选择是先把黄杉送出荒州,送到扬州的话安全性就足够了。

  可他没办法,只能把她待在身边。

  好在黄杉很聪明,也很听话很配合,也没给牧元阳造成什么麻烦。

  不过他已经决定先把黄杉留在山王城当中,等到他和夭夭探索遗迹完毕之后,再带她离开荒州。

  按照和夭夭的约定,牧元阳来到了处陋巷当中。

  夭夭和牧元阳不样,人家毕竟是魔宗的圣女!

  而魔宗是天下最强的宗门,没有之!

  魔宗的势力遍布九州四海,山王城这样重要的城池,不可能没有他们的人。

  夭夭现在就在山王城的魔宗据点当中等着牧元阳。

  牧元阳到这儿之后,按照暗语找到接头人。

  然后就被带入了陋巷的个院子当中。

  又拐弯抹角的走了半天,才进入了个地道。

  地道当中十分宽敞,宽敞的有些恐怖了。

  头顶镶嵌着颗颗明珠,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让地道当中恍若白昼般。

  脚下是软软的丝绸,往前走牧元阳甚至还看到了池塘!

  没错,就是池塘!

  沙漠当中隐藏于地下的池塘!

  虽然牧元阳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不过这绝对是大手笔了。

  更大手笔的还在后面,池塘的后面还有个花园。

  里面花花草草,芳芳燕燕。

  再往前走,居然是个极为雅致的宫殿!

  “魔宗该不会特么给山王城挖空了吧?”牧元阳心里琢磨着。

  这简直是在荒芜寂寥的沙漠之地,硬生生给造出来了个小桥流水之雅致。

  不得不说,魔宗人的脑洞很大,也很会享受。

  别的不说,就那池塘的水,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大的代价。

  牧元阳被小厮带到了个偏殿当中,让他在这儿等候。

  牧元阳也没拒绝,在里面等着夭夭。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才终于有脚步声音响起。

  可等来的不是夭夭,而是个同样十分貌美的佳人。

  佳人的模样和夭夭不相上下,可却更加骄傲,鼻孔朝天的那种骄傲,目中无人!

  她俯视着牧元阳,不屑的说:“没想到夭夭妹妹居然找了个地煞武者做护道之人,啧啧,这眼光可真不怎样,,,”

  牧元阳有些发蒙,不知道这女人怎么这么大的敌意。

  不过他却猜到了这女人的身份,,,

  第二百八十四章,牧元阳这么强?

  看她模样虽也绝美,可和夭夭并无相似。

  却能够称呼夭夭为妹妹,不用问,应该也是魔宗圣女了!

  “可这修为也太弱了吧?”牧元阳咂舌。

  他和夭夭分别已经快两年了。

  事实上年多以前,夭夭已经书信告诉他,自己进入了五气境界!

  当然,夭夭的五气,自然不是般的五气,至少也得能跻身五气榜!

  牧元阳对夭夭可是极为自信的。

  毕竟夭夭资质在那,机缘也非同小可。

  别的不说,仅仅是玄蚕种,就足以帮助她飞冲天了。

  而眼前这佳人虽然模样上不逊夭夭,可这实力,,,虽也不弱,是资深顶级天罡,可比起夭夭来显然不够看,更别说她叫夭夭妹妹,应该是比夭夭年长的。

  牧元阳心里有些疑惑。

  对面的佳人却不满意他这般肆无忌惮的目光,不悦的冷哼了声:“没有规矩!”

  随着她声冷哼,体内的罡气倾泻而出,朝着牧元阳卷来。

  罡气还是很纯粹浑厚的,仅以罡气强度来说,可以名列天罡榜前十!

  也算是江湖上比较难得的天骄侠女了。

  可在牧元阳这儿显然是不够瞧的。

  他甚至都没有什么动作,就是站在原地。

  任由她罡气如同惊涛骇浪般拍打在自己的身上。

  罔若未闻样。

  对面的佳人瞳孔微缩。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罡气在接触到牧元阳的瞬间,就如同冰雪遇到了浩日,霎时消融,,,她甚至没有感觉到牧元阳体内丝毫的气息波动!

  也就是说,他是用肉身承受的!

  深不可测啊!

  “果然有点东西!”

  女人还打算继续出手试探。

  夭夭却姗姗来迟:“灼华姐姐好没道理,缘何平白无故对妹妹的客人出手?”

  随着话音响起,极强的五气就爆发出来。

  瞬间就将灼华给包裹在其中,让她动弹不得。

  灼华的修为不弱,可是比起夭夭牧元阳这样的存在来,显然是不值提。

  灼华压根也没反抗,只是冷笑看着门口。

  夭夭身姿袅袅婷婷,幽幽而入。

  别两年,夭夭依旧是美艳无双。

  而且比起两年前,更多了几分成熟风韵,眉眼间的冷傲也更浓了。

  体内气息厚重,走路间脚下竟隐隐有寒气升腾!

  “看来夭夭已经初步炼化了玄蚕种!”牧元阳想着。

  又看到夭夭那张俏脸,不觉食指大动。

  夭夭也察觉到了他炽热的目光。

  没好气的白了他眼,清莲挪动到了他身边。

  “怎么才来?”

  “路上有些琐事耽搁了!”

  “这是,,,”

  夭夭疑惑的问着黄杉。

  黄杉小机灵鬼不假思索的说:“我是大人的儿子,,,”

  夭夭闻言眉头皱。

  而灼华更是嘴角咧,讥讽道:“原来还是个有妇之夫!

  夭夭妹妹,你该不会是打算以此人护道,然后以身相许,做个姬妾吧?

  啧啧,看来你现在真的是冲了七窍,神智混沌了呢!”

  她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嘲讽和讥笑。

  可夭夭和牧元阳压根就没搭理她,只是问:“这疯女人是谁?”

  “也是个圣女,不过,,,废了!”夭夭这么说。

  灼华脸上的神色骤青骤白,应该是十分愤怒的:“废了?

  夭夭,我承认现在修为落后与你,可你应该知道宗门的规矩!

  不是说谁强,谁就是胜利者,我实力虽弱,可我护道之人,哪个不比你强?”

  夭夭都懒得跟她废话,长袖挥,就把她击飞了出去。

  “还真是个疯女人!”牧元阳摇了摇头,又低头对黄杉说,“杉杉,去边玩会儿,我和你娘有话说,,,”

  黄杉乖巧的自己到偏殿玩去了。

  “那该不会真是你的孩子吧?”夭夭疑惑问。

  虽然没有说别的,可这小眉头还是皱了起来。

  牧元阳微微笑,随口跟她解释了几句。

  然后坏笑声,没羞没臊的问:“夫人,咱们到房间里聊吧!”

  夭夭哪里不知道这孙子到底藏着什么心思。

  也没拒绝,反而是极为妩媚的看了他眼。

  然后伸出指头勾了勾:“那就得看你修为如何了!”

  “呦,还想考校为夫番?”牧元阳冷笑,“看来今日我得重振夫纲了!”

  说完,直接探手朝夭夭抓来。

  这爪虽然以手做势,却暗合刀意!

  牧元阳现在已经渐渐领悟到人刀合之意。

  静动,张收,都可暗合刀意。

  “看来这两年你也没偷懒!”

  夭夭眼前亮,她当然看得出其中精妙。

  却也不客气,反手就是掌。

  这掌看似普通,却也暗合夭夭这两年的修为精妙。

  双掌相撞,霎时间,寒气弥漫如潮!

  那股寒气让人宛若置身于极北大雪山之中!

  极阴极寒,仿佛可以冻结切!

  “五气居然如此极致!”

  牧元阳也是惊,没想到玄蚕种竟如此精妙。

  仅仅是两年的时间,就让夭夭的五气阴寒至此。

  如果是正常修行,想要把内气淬炼到如此程度,非得打磨个数十年光景不可。

  夭夭果真是机缘匪浅,得天独厚!

  好在牧元阳也不是普通武者。

  看到寒气裹夹而来,牧元阳气定神闲。

  也没见到有什么动作,可原本裹着牧元阳的寒气,却不由自主的分成了两半!

  就像是有把无形的刀,给生生分割开了样!

  夭夭瞳孔微缩:“这样的刀意,,,”

  牧元阳的进步之大,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趁着夭夭寒气散溢,牧元阳刀意直冲其心神。

  而后胳膊用力拽,直接就把夭夭拽进了怀里。

  然后抱着她,哈哈大笑的进了房间。

  从头到尾,牧元阳都只是用刀意御敌而已!

  内气,却是从始至终都没动用过。

  荒唐了大半天。

  二人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夭夭眉眼间的妩媚更浓了三分。

  在没有了骄傲冷艳的模样,小鸟依人。

  可是充分的满足了牧元阳的大男人主义。

  二人温存了很久。

  诉相思之苦,又说了说各自的境遇。

  当听说牧元阳现在已经有了个流宗门。

  麾下甚至有数位宗师的时候,,,夭夭甚至怀疑他在吹牛!

  而牧元阳听到夭夭为了修行,辗转于生死之间,也是颇为疼惜。

  虽然他知道夭夭不会同意,可他还是说:“跟我走吧,以我现在的势力,护着你不成问题,想必魔主也不会和我死磕!”

  魔主的实力大概比苏慕白还强些,牧元阳是绝对不是对手的。

  可在牧元阳看来,夭夭只是五气境界,魔主应该不会为了个五气武者,去得罪个身后站着群大圣的牧元阳吧?

  没错,牧元阳身后还真就站着群大圣!

  牧顺,天龙双圣不用说。

  受了他大恩的孙寿还在帮他看地盘。

  苏慕白豪爽仗义,若有所求不会拒绝。

  甚至李墨渊这个鸡贼的老丈人也算个。

  再加上虚构出来的霸刀,,,

  乖乖,别看牧元阳只是个小家伙,可身后的火力可是极度凶猛的!

  想必魔主也得顾忌二。

  夭夭明白牧元阳的担忧,却仍是没有犹豫的拒绝了。

  她脸上的小鸟依人褪去,再度变成了骄傲冷艳的夭夭:“我辈武者,当奋勇无前!

  我若是随你去,受你的保护,便是失去了刚猛精进的信念,对我修行不利!

  若是那样,我和灼华那家伙又有什么分别?”

  她如是说,斩钉截铁。

  牧元阳更爱她了。

  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就是这样,在床上小鸟依人,在床下冷艳赛高,,,

  牧元阳也知道改变不了夭夭的心意。

  她是爱极了牧元阳的,可她也是个武者!

  甚至于牧元阳怀疑,在自己和武道之间,她可能更爱武道些!

  没办法,这是武者必备的信仰和信念!

  就拿牧元阳来说,他是愿意为了武道放弃很多东西的。

  所以他理解夭夭的想法,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反而是含笑问起了其他的事情:“灼华说的护道人是什么意思?”

  “就是冤大头被!”夭夭不屑的说,“我宗圣女,修行资源都得自己获取。

  虽然可以获得宗门的庇佑,身份也很尊贵,可实际上为难的地方很多,危险的地方更多!

  有些人不愿意如我般,亲下遗迹,生死搏杀,那就只能想些歪门邪道!

  以美色或是心计,招揽些强者,让他们帮助自己修行,,,”

  牧元阳下就明白了,难怪夭夭对灼华颇为不齿。

  是了,以她这样武道信念坚定,刚猛无前的武者,自然看不上那些走歪门邪道的家伙。

  也难怪灼华的实力比她差这么多,毕竟武者除了修行之外,生死搏杀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生死之间,才能够体悟到更多的玄妙,才能让自身的修为获得最大的提升。

  牧元阳又问道:“遗迹何时开放?”

  夭夭沉吟了下,开口说:“大概还有半月左右的时间。”

  “在哪儿?”

  “按照推测,应该是在山王城外。”

  牧元阳点了点头,心里大概就有数了。

  又听到夭夭好奇的问:“你现在实力如何?”

  她虽然刚才和牧元阳交过手了,可牧元阳明显是留手的。

  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来,仅仅是以刀意,就破了夭夭的玄阴内气。

  当然,夭夭知道刀意本来就是牧元阳的杀手锏之。

  准确的说,刀法,是牧元阳修为最深的项!

  可她还是好奇牧元阳全力出手到底有多强。

  牧元阳也没藏私,平静的说:“五气武者无我合之敌!

  除非是五气榜前三,勉强可以与我战!

  三花榜有名,战之能胜。

  前三,我能不落下风!

  就算是宗师,也能周旋二,,,

  当然,这都是在双方不动用底牌的情况下!”

  所谓底牌,就是如牧元阳的内丹,如苏慕白的剑气之类的。

  这些东西都是绝对的大杀器,是武者自身无法掌控的,算是底牌当中的底牌,可以瞬间扭转战局,改变战斗局势。

  那些三花榜,五气榜上有名的家伙,都是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