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五气和三花是个档次。

  分别对应着武者修行的几个阶段,所以上古武者才会把这些境界笼统到起。

  而宗师,则单独对应着个境界!

  再弱的宗师,如果明刀明枪的干,三花也不是对手。

  哪怕是三花榜上的武者!

  三花境界,只是让自己的精气神圆满。

  能够在瞬间,就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来。

  而宗师武者,则能够借助大丹的玄妙,让内气爆发出更强的能量!

  简单点说,如果武者的内气样,三花武者爆发出来的能量是,而宗师武者则是三!

  所以周于秋再弱,大伙再看不起他,也不能小瞧他!

  更别说他背后还站着陌上圣

  陌上圣对他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可是疼爱至极。

  如果没有陌上圣,以周于秋的资质,下辈子都能不了丹。

  还不说陌上圣不断提携,甚至于不惜己身,几次亲下遗迹,为他找寻上古丹药,才能够有了今日的修为。

  所以陈圣他们也不想给他得罪死了。

  “周老前辈,能否给我兄弟几人些许薄面”陈圣说。

  如果今日他们退让,那么和牧元阳的交情怕也就到这了。

  就算是牧元阳通情达理,不计较这些,那么也有了芥蒂。

  陈圣还是很欣赏牧元阳的,想借此卖他个人情。

  人情这东西,慢慢他就有用了。

  周于秋皱了皱眉,没想到陈圣跟牧元阳的交情居然这么好。

  陈圣的爷爷黄沙圣也是中品大圣,张鹏举的爷爷天风圣也是,再加上牧元阳的“师傅”霸刀,据说和苏慕白的实力不相上下

  看到周于秋有点犹豫,灼华不着痕迹的扯了扯他的衣袖。

  回头看,佳人百媚千娇,含羞带臊

  那点犹豫当时就不见了!

  “本座也不想与你们为难,只是这小子欺人太甚!

  本座心怀正义,如此佳人受人欺侮,于心何忍?

  这样吧,只要这小子交出圣女令符,我放他马如何?”

  周于秋义正言辞的说着。

  灼华在后面撇了撇嘴,有些不快。

  她的本意是让周于秋最好废掉牧元阳

  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

  可周于秋也不傻。

  如果真废掉牧元阳,那得罪人可得罪死了!

  到时候霸刀怒,就算是他哥哥护着他,他也不能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他哥哥身边吧?

  被个圣者盯上,那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别说还没睡到,就算是睡到了

  天下娇艳何其多,可不能为了这朵花,放弃整片森林!

  所以他才只是让牧元阳交出令符也就是了。

  几人闻言也松了口气,明白了周于秋的意思:“牧兄现在正在修行,不宜打扰,这样吧,稍后等他修行结束,我等自然会劝他交出令符,双手奉上,周前辈意下如何?”

  “这”

  周于秋回头看了灼华。

  后者紧咬樱唇,梨花带雨

  周于秋紧了紧裤袋,冷笑说:“如果本座现在就要呢?”

  “这”

  暴脾气的关凤直接抻出了偃月刀。

  气氛下就凝重起来了。

  恰此时,牧元阳的声音响起:“想要,自己来拿!”

  “牧兄这”

  “无事!”

  牧元阳从人群当中出来。

  身上仿佛散发着某种古怪的韵味

  从始至终,他的眼睛始终都是闭着的。

  可他却能够从动不动的几人缝隙当中走出来。

  就好像真切的看到了样!

  颇为古怪。

  周于秋眉头皱起。

  又听到牧元阳讥笑说:“灼华你可真是越活越下作了”

  他没说的太明白,可大伙都知道怎么回事。

  蒹葭和采薇目光复杂的看了灼华眼

  后者自然是满脸羞红,有些不知所措。

  眼看佳人受辱,周于秋忍不了了:“牧元阳,交出圣女令符,本座今日就放你条生路,否则的话”

  “否则如何?”

  “哼,找死!”

  眼看牧元阳态度如此强硬。

  周于秋也不犹豫,探手就朝着牧元阳抓了过去。

  他到底是个实打实的宗师!

  这掌,招式玄妙。

  丹气自指间萌发,瞬间凝视。

  裹着四周的黄沙结成大掌,朝着牧元阳落下。

  宛若个囚狱般。

  牧元阳二话不说,拔刀便斩!

  刀意内敛却火力全开。

  刀直接破掉了大掌:“就这两下?”

  “你找死,就别怪本座了!”

  周于秋落了面皮,也觉得肝火旺盛。

  原本只是想擒下牧元阳,这下可动了杀机!

  体内大丹运转,内气顿时暴涨!

  整个人猛然拔高三寸,伛偻的身材下就绷直了。

  他探出手臂,直接朝牧元阳轰了过去。

  他的拳头,连同手臂,剔透得如白玉般!

  甚至于连血管当中的血液都看的很清晰!

  宛若真如白玉雕琢的般,又散发着森然的寒气!

  荒州燥热,也有极寒!

  阴阳两极之地,自然不乏阴寒招式。

  其寒气之浓郁,引得夭夭体内的玄蚕种阵躁动。

  连空中的砂石都裹上了层寒霜,纷纷掉落在地。

  四周为之空。

  牧元阳也感觉到了这击的威能。

  手中刀再度起落,内气幻化刀罡附着在刀身上。

  众人耳边隐隐有潮汐跌宕之声响起。

  刀,就劈在了周于秋的拳头上!

  然后

  他整个人如破布袋般倒飞而出。

  遍身流血,竟是经脉被拳力震爆!

  口逆血涌上咽喉,又被他生生吞了回去。

  周于秋冷笑说:“怎么样,见识到本座的实力了么?”

  “马马虎虎吧。”

  牧元阳的声音从黄沙当中传出。

  ?

  第296章无标题章节

  请假天

  第二百九十七章

  牧元阳挣扎着从黄沙当中钻了出来。

  他身上染满了鲜血,看起来很狼狈。

  除了那双眸子,如既往的明亮。

  周于秋看着他冷笑说:“倒是有几分傲骨傲气!”

  在庄道古等人看来,牧元阳也是强行嘴硬波。

  毕竟他现在明显已经身受重创了。

  他的实力很强,可对于宗师武者来说,显然还有些不够瞧的。

  这也是为什么陈圣,张鹏举等人退让三分的原因。

  灼华见状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是,她是越活越下作了。

  可活着,本来就是苟且之事,不是么?

  她只求今朝痛快,只求武道通途。

  其他的东西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她仰着脸,有点骄傲,瞥了牧元阳眼,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夭夭身上。

  她想看到夭夭脸上挫败,担忧的神色

  可惜,并没有。

  她如既往的沉着,脸上带着微笑。

  灼华不懂:“难道这家伙也只是利用牧元阳?”

  她心里鄙夷。

  就算是利用,也得装出个态度吧。

  否则的话,以后谁还给你卖命?

  她忍不住讥讽夭夭说:“夭夭妹妹,你倒是波澜不惊。”

  “没有波澜,惊什么?”

  “恩?”

  灼华笑了,舔了舔嘴唇说:“夭夭妹妹的令符,可是不错”

  “你的令符不好,可拿不回去了!”

  “你!”

  灼华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在灼华看来,夭夭和牧元阳样,死鸭子嘴硬而已。

  失败者的愤怒和倔强,在胜利者看来,不值提。

  周于秋也是这么想的,他倨傲的看着牧元阳说:“看在你师尊的面子上,本座不难为你,交出圣女令符还则罢了,否则的话数十年的苦修,朝散尽的滋味,不好受!”

  牧元阳摇了摇头,反唇相讥:“我也觉得修行到宗师境界,挺不容易的。”

  “你还想战?”

  周于秋懂了他的心思,狞笑说:“别以为你师傅是霸刀我就不敢杀了你”

  “我也是这么想的。”

  “哦。”

  周于秋点了点头,猛然又是掌!

  这掌,威视比先前的掌威视还足!

  掌风吹得黄沙漫天,丹气在手掌上萦绕。

  手臂宛若白玉雕琢,硬生生延伸出数丈去!

  实际上那都是丹气所化,可招式驾驭之精妙,倒像是手臂延长了几丈!

  这掌,周于秋是动了杀机的。

  他自衬也算是给了霸刀面子。

  而再,再而三,好言相劝。

  可既然你找死,那还客气什么?

  良言劝不住该死的鬼!

  掌直接自牧元阳的天灵轰下!

  牧元阳似乎压根就没反应过来样。

  原本所在的位置,留下了道深深的沟壑。

  这掌,着实打足了宗师武者的风范。

  也用事实告诉了大家,这宗师,始终都是宗师!

  众人色变,却无人再说。

  不死的话交情还在,死了,没必要说了。

  “不过尔尔。”周于秋傲然笑。

  灼华还想说些什么,眉头皱。

  耳中传来了牧元阳的声音:“我也是这么想的。”

  伴随着声音,刀出!

  刀出瀚海!

  牧元阳知道自己凭硬实力,绝对不是周于秋的对手。

  其实他只是想知道自己和宗师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而已。

  最开始的次交锋,实际上牧元阳就已经用出了浑身解数。

  道印,金刚会,不死经

  加上五气全力萌发,还得多亏了高品内丹的帮助,让他的内气异于常人的强大,几者相互配合,才堪堪挡住这击。

  他切实的体会到了宗师的强大。

  也知道了自己以前到底是多么的能作死

  在堆宗师面前疯狂装,没被看破打死,也是个奇迹了。

  所以既然知道打不过,那还等什么,开挂啊!

  为数不多的内丹再度报废颗。

  牧元阳全力刀,势必刀重创周于秋!

  周于秋也确实没想到牧元阳居然能够发动这种层次的攻击。

  不仅仅是他,除了夭夭之外的,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在远处看热闹的那些大佬们,都没想到牧元阳还有这手。

  “这是,圣者的击!”

  那些大佬们心知肚明。

  并且对霸刀更加好奇了。

  在他们看来,这手段,必然是出自霸刀的!

  瀚海加身!

  周于秋面漏惶恐惊容。

  他知道这击他根本就扛不住。

  作为宗师,作为最接近圣者,却又天壤之别的武者。

  他知道这不是他能够防御的。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催动了体内的道道韵。

  那是他兄弟陌上圣给他留下的保命手段。

  道道韵瞬间贯穿周于秋周身。

  然后原本手臂上的玉色瞬间蔓延周身百骸!

  他整个人仿佛都裹上了层玉石!

  面朝瀚海,傲然挺立。

  然后

  周于秋直接被轰飞了。

  股逆血从丹田涌出,大丹为之黯淡:“好强!”

  周于秋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股强大的道韵不断侵蚀着。

  又在被另外股道韵不断的消除,不断的抵抗。

  可明显牧元阳那股道韵更强些!

  也就是说

  “我哥哥,打不过霸刀?”

  对于圣者来说,道韵强度,是最能评判武者实力强弱的了。

  至此,他可不敢和牧元阳继续作战了。

  万牧元阳再来刀的话

  周于秋挣扎起身,面漏苦笑说:“今日是老夫技不如人”

  荒州武者的豪爽之风,着实是九州之最。

  如周于秋这般好面子的人,都能坦然说声自愧不如。

  倒是让牧元阳有些意外,他也没想杀了周于秋。

  如果他真有个霸刀师傅,他可能考虑下

  如果杀了周于秋,陌上圣急了,他可不好应对。

  所以他也只是笑了笑,谦逊说:“全仗师尊之威而已,晚辈距离前辈还差得远。”

  “这”周于秋反倒是让牧元阳的态度弄得有些发蒙,尤其是想到先前自己的咄咄逼人,不觉羞愧,掩面说,“元阳果为才俊,老朽羞愧。”

  “前辈客气了。”牧元阳笑了笑。

  灼华人都傻了,荒州武者这么会玩的么?

  难道现在二人不应该结下生死仇敌才对么?

  你先前在地宫当中,可不是这样的态度啊!

  第二百九十八章

  周于秋走了。

  临走前还狠瞪了灼华眼。

  灼华很委屈。

  尤其是四周传来的目光,让她觉得脸皮发红。

  臊得有些无地自容。

  明明已经很努力,机关算尽,怎么就不行呢?

  没人给她答案。

  从始至终,除了牧元阳那句“越活越下作”了之外,没人跟她说过话。

  就连以前和她关系不错的采薇都是如此。

  武者,武道,本来就是现实的。

  谁愿意冒着得罪牧元阳的危险和她亲近?

  她咬着樱唇,掩面而走。

  这趟遗迹,她下不得了。

  至少,得躲着牧元阳他们些。

  “早晚有天,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灼华在心中愤愤着,却无人知道她的怨恨。

  就算是知道,也不会有人理她。

  牧元阳也放任她离开了。

  虽然他心里已经起了杀心!

  武道多艰,兢兢业业。

  被别人惦记上记恨上,可不是个好事。

  更别说是灼华这样,有定复仇能力的家伙

  斩草除根,是任何武者都应该具备的技能。

  可牧元阳却不敢杀灼华。

  对,不敢。

  毕竟,她是圣心魔宗的圣女。

  如果杀了她,牧元阳还好说,唯恐牵连到夭夭。

  作为九州四海最强宗门的圣心魔宗,可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牧元阳现在真是中品大圣,那随手杀了灼华也就是了。

  可他不是,如果真被圣心魔宗盯上,那可不是件好事。

  牧元阳也只能让她离开就是了。

  剩下的几天,就是盘膝疗伤。

  周于秋击,已经让牧元阳身受重创了。

  比和关凤大战场伤得都严重。

  宗师,到底是宗师。

  “第四座神藏也开了,神魂足够强大了!

  五气也足够精粹,沉淀也够了。

  身体目前也强化到了定程度”

  这么说,是时候尝试突破到三花境界了!

  牧元阳琢磨着,他身上随身带着突破三花的丹药。

  目前也具备随时随地突破三花的能力。

  他直以来压制境界,只是为了夯实基础。

  和周于秋这次交锋,却让他觉得到了关隘巅峰。

  就像是个已经灌满的杯子,现在快要溢出了。

  水满则溢。

  那就得换个大点的容器了。

  眼看着眼前的遗迹巨柱凝而不散,遗迹应该是还有几天才会开放。

  牧元阳也就不再犹豫,跟几人道谢声,直接开始突破。

  把陈圣等人看得怔怔的:“这就要突破?”

  这也太随意了吧?

  谁突破不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非得准备堆丹药,还得有强者护法。

  没有万全的准备,万突破的时候出了岔子,那就是不是简单的突破失败的问题了,而是会影响到以后的修行,甚至于自身的根基!

  所以有条件的武者,都会做出非常多的准备。

  像是牧元阳这样言不合就突破的,可真是太少见了。

  牧元阳也不是武道初哥,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

  “三花,以内气贯通肉身,连接神魂!

  只要内气足够强大,难度并不大。

  我的内气当中暗合高品内丹的精妙,远比寻常三花都要强大得多!

  肉身也足够精粹,神魂更是不逊色宗师多少,没有理由不能突破!”

  融合了道韵的内气,开启了四次神藏的神魂,就是牧元阳突破的底气!

  内气按照鸿蒙经的途径运转。

  牧元阳心无旁骛,陷入突破当中。

  众人感觉到其体内崩腾跌宕的浩瀚内气

  “嘶,其内气竟然如此精粹,几乎比我的三清气还强大,难怪实力如此之强!”陈圣啧啧称奇的想着。

  对于武者来说,实力强大与否,和内气的精粹程度,有直接必然的联系。

  内气越浑厚,越精粹,越纯净,实力就越强,这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影响武者实力的因素有很多,招式的领悟程度,兵刃的品级高低,气血是否充沛

  但毫无疑问,内气,是这里面最重要的点!

  外练筋骨皮,内练口气。

  这口气,就是内气!

  而张鹏举却感受到了些不同的东西:“不,他的内气虽然精粹,却比不上三清气!

  三清气暗合神魂,气血,内气之三种精妙,可不是只融合了五脏之气的五气能够媲美的。

  他的内气之所以如此强大,好像是

  融合了某种强大的能量!”

  “道韵?”

  “差不多。”

  张鹏举也不敢断言。

  毕竟道韵这东西,只能够是圣者拥有。

  这是全天下都公认的事实。

  而牧元阳现在也只不过是五气境界罢了。

  说他体内有道韵,确实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陈圣顿了顿,听到关凤说:“他不仅仅是内气强大,难道你们没发现,他的肉身气血极为精纯,从他伤势的修复能力上就可以看出来!

  先前他受了周于秋全力击,周身筋脉都已经被震断,五脏受损。

  可你们看他现在,内息平稳,气脉奔腾无阻,这样的修复能力

  啧啧,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在场的人都是武道好手。

  最弱的采薇,都是五气强手。

  高了不说,五气榜前五十还是进得去的。

  以他们的实力,自然不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