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丈之内都变成了生灵禁地!

  他们之间的战斗,随意泄露出来的罡气已经足以轰杀寻常炼体武者!

  而除了这两位顶尖强者的战斗之外,还有几处战斗也极为惹眼。

  那些都是地煞级别的战斗,也不是寻常武者可以参与进去的。

  两方都没有半点留手,全军都陷入鏖战当中。

  “时机已到!”

  趁着战斗正酣,所有人都无暇分心之际,牧元阳小心翼翼的游走在战场边缘。

  而后伺机将具死尸拽进草丛,换了身衣服大摇大摆的混入到了鬼将孽当中。

  他此时满脸泥垢,又刻意在脸上抹上层血污,看起来倒是和寻常鬼将孽没有什么差别,足以鱼目混珠。

  毕竟战斗到现在,鬼将孽的编制早就已经被冲散了,大都是些散兵游勇,所以牧元阳倒是不担心会被人戳破身份。

  他小心翼翼的穿梭在战场上,在那几辆运输贡品的马车周围游荡盘旋。

  马车周围还有不少士兵把手,甚至于还有位地煞强者坐镇其中,这可不是牧元阳能够冲破撼动的。

  可牧元阳也并不急躁,他知道机会很快就会来临。

  毕竟以鬼将孽的秉性,没有充足的把握他们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机会很快就来了,人群当中突然闪烁出道白光璀璨。

  第三位天罡强者出现了!

  第三十四章,奔雷枪燕泰

  道足有三丈的斐然剑气,瞬间撕碎了马车周围的士兵防线。

  那剑气恐怖凌厉至极,似乎可摧山断岳,斩断世间万物!

  那是种极致的锐利,极致的锋芒,剑走偏锋的极致剑道!

  仅仅是用目光瞥见那剑光,就会有种双眸刺痛的错觉。

  “戮仙剑宗秘法,昼金白虎剑煞!”牧元阳当然洞悉其中玄妙,更是不由得大为惊讶,“戮仙剑宗的弟子,怎么可能会和鬼将孽搞在起!”

  戮仙剑宗是天下歌谣六剑宗之,以剑法凌厉冠绝天下,是天下闻名遐迩的正派宗门!

  而昼金白虎剑煞则是戮仙剑宗的不传之秘,非得是亲传弟子才有资格进行修行。

  要知道,似乎戮仙剑宗这般入品歌谣的强大宗门,其亲传弟子的身份尊贵程度丝毫不逊色大武的皇室尊亲,甚至是有资格进军稳定宗主大宝之位的!

  这般前程锦瑟的亲传弟子,居然会和这些人人喊打的巨孽混在起,着实是让人大跌眼镜!

  还是那天罡偏将燕泰为牧元阳解开了疑惑。

  “原来是戮仙剑宗的弑师弃徒,昔日戮仙剑宗四象剑奴之的白虎剑,楚卞!”

  燕泰手臂横贯,枪出如游龙横卧,道罡气自体内猛然爆发而出,瞬间逼退了对面的鬼将孽首领,口中还毫不留情的讥讽道:“啧啧,你们鬼将孽是真的点都不讲究江湖道义了,似乎这般饽逆人伦,天地不容的弃徒,你们也敢接收,就不怕被戮仙剑宗殃及池鱼!”

  对面的鬼将孽首领,火焰刀崔元佘闻言不屑的仰天长笑:“哼,我们鬼将军有容乃大,似四海包容万物,天下又有何人不能收?更何况如楚兄弟这般的人杰,我们鬼将军自然是来者不拒!”

  “那戮仙剑宗若是有本事找我们的麻烦,那便让他们来好了,老子知道他戮仙剑宗的名号,老子手中的刀可是不知道!”

  话毕,手中宝刀横劈,火焰刀煞弥漫,朝着燕泰灌了过去。

  燕泰不紧不慢的横扫长枪,扫散了刀煞,紧接着又猛然刺出手中的长枪,便有道枪芒如离弦利箭般,拖曳出道尾巴像是流星般,直奔崔元佘的面门而去。

  这枪是燕泰汇聚体内奔雷罡气于枪尖点出,将雷煞内力迅捷刚猛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看这架势雷霆闪烁,怕是要连天都点出个窟窿般!

  奔雷枪法之绝学招式,雷霆击!

  崔元佘见状心里寒,急忙挥舞手中的虎魄大刀,劈出道刀气迎了上去。

  却没想到那足以斩断百炼精钢的刀气,在碰到那雷霆枪芒之后,就如豆腐般,被轻松刺穿点破,并且余势不减继续朝着他袭来!

  这枪是汇聚了燕泰奔雷罡气的精髓凝于点,是极为玄妙的招式,就算是放在各大歌谣宗门,也足以成为宗门秘法级别的存在,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挡住的?

  崔元佘变招不及,只能就势将大刀横在面门,硬吃了这击。

  他手中那柄淬火四次的混铁宝刀,硬生生被这击在刀身上点出了个窟窿!

  如果不是他福至心灵的,在横起宝刀的同时,使了个灵龟缩头的身法,怕是连脑袋都得被这击点爆了!

  他不由得心中暴寒,暗自庆幸不止。

  而燕泰这边击镇住崔元佘之后,便直接抽身来寻楚卞。

  楚卞此时已经趁着燕泰二人缠斗之时,快速的杀光了守护贡品的士兵,本来也打算去给崔元佘帮手,此时见到燕泰扑了上来,哪里肯退却,二人便又厮杀在了团。

  楚卞可是正经大宗门出来的弟子,他虽然浸滛天罡境界不久,可他的实力还在崔元佘之上。

  手中柄秋水长剑挥洒而下,就有数道凌厉恐怖的剑气袭出,将燕泰包裹得个密不透风,似乎要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样。

  显然先前燕泰的鄙夷话语,已经让楚卞动了杀机。

  燕泰却蔚然不惧,他手中的长枪舞动,在瞬间点出数十次,道道枪芒像是梅花般纷飞,将楚卞挥出的剑气点得干二净。

  他却还没有停手,手中的长枪继续刺出,速度如奔雷闪电般,快到了极致,就像是长出了无数条手臂,同时攥着长枪穿刺般,时间枪影满天,滴水不漏,成功压制住了楚卞!

  而与此同时惊魂未定的崔元佘也扑了上来,帮楚卞解了围,二人开始合力对战燕泰。

  好个奔雷枪燕泰,就算是以敌二也同样是不落下风,手中杆长枪就像是活了过来,变成了条大龙样,左突右进和二人打得难分难解,有来有回。

  “这么恐怖的实力,怕是已经足以跻身天罡榜了,难怪这家伙日后会被武皇器重,独领军睥睨天下!”

  牧元阳惊叹于燕泰的恐怖实力,身形却悄悄的摸到了贡品马车前。

  倒是也有些士兵前来阻拦,可大都是些炼骨境界的士兵,被牧元阳毫不犹豫的斩杀掉了。更有趣的是他身边的些鬼将孽的鬼众们,居然还自发的纷纷配合他的行动,悍不畏死的帮助牧元阳抵抗波波来袭的大武士兵,竭尽全力的给牧元阳创造接近马车的机会。

  “兄弟,快点动手啊,别特么跟个娘们样磨磨唧唧的!”

  “干了这票,少将军必然虎颜大悦,我等也能得到上等武学的赏赐!”

  “兄弟们杀啊,为了酒肉和女人!”

  他们甚至还在鼓舞着牧元阳,真是让牧元阳大为感动。

  他抽出手中佛骨,直奔距离燕泰最近的辆华贵马车而去,毫无疑问那辆马车当中的东西,才是最为宝贵的。

  “贼子,找死!”

  看到牧元阳接近那辆华贵马车,燕泰急得爆喝声,手上的威力又强了三分,想要逼退二人来杀牧元阳。

  可楚卞二人也都了解了这边的形式,自然也是纷纷暴起,不会给燕泰抽身而出的机会。

  在这些“义士”悍不畏死的掩护下,牧元阳成功的接近了马车,并且十分谨慎的用佛骨掀开了帘子。

  他看到了双眸子,如秋水般透彻,如春光般明媚。

  马车里居然坐着个少女!

  第三十五章,得手!

  “你,你要杀了我么?”少女的神色稍有慌乱,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深山幽涧当中流淌的清泉叮咚。

  她的模样同样也是绝色,肤如凝霜,活像是用白玉雕琢出来的绝色佳丽。

  少女很美,可牧元阳心如磐石,他眸子冷盯着少女,手中的佛骨也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贡品在哪?”

  他此时遍身血污,脸上污垢脏乱,看起来真如亡命徒般。

  在少女看来,他也和亡命悍匪没有什么差别。

  她的粉颈甚至可以感觉到佛骨上传来的阵阵寒气,她知道如果自己有半点迟疑,那么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虽然自己很美。

  所以她急忙伸出手指来,指了指脚下的车厢。

  牧元阳福至心灵,手中佛骨反握下劈,如切豆腐般给车厢底座切开了个大口子。

  原来那里有个暗格,里面藏着几个锦盒。

  他来不及查探,急忙脱掉身上的短衫,打成包袱将所有锦盒都裹了起来。

  “你,,,”少女似乎想说些什么,可被牧元阳的目光盯,又讪讪咽了回去,只能够看着牧元阳背起包袱,扬长而去。

  外面的喊呐杀伐声音更喧嚣了。

  牧元阳背着包袱,在众鬼将孽的掩护下,快速钻入了深山当中。

  他的双腿像是踩着云朵般,软绵绵的不着力,可只是在瞬息之间,就能够窜出几丈之远!

  他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力气,如丧家之犬般夺命狂奔。

  他知道,旦被鬼将孽们发现自己的异常,以他的脚力是绝对逃不过两位,乃至于三位天罡强者的追杀的。

  体内澎湃浩瀚的血气不断冲击着他的毛孔,牧元阳心神紧锁,气力生生不息,让他可以不留余力的全力奔走。

  只是片刻时间,就已经穿行了十余里的山路。

  他却还没有停住脚步,不要命般飞驰。

  可他却忽然感觉到有数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已经炼皮大成,对于气机极为敏感,所以瞬间就有了反应。

  草丛当中居然还有潜伏着伙鬼将孽,为首的正是那天掌打伤了牧元阳的练劲悍匪。

  “该死,居然真的跑到这些家伙的接应点来了!”

  牧元阳觉得自己的运气在抢夺贡品的时候用光了。

  否则阎王山何其广袤,怎么随便选了个方向,偏偏就撞到了这里来?

  牧元阳眸光横扫,念头飞动。

  这样的时刻如果被看出异常来,跑是绝对跑不掉的。

  毕竟他的脚力可比不过练劲武者,练劲武者运劲双腿,跃可跳三丈,速度快的和利箭样,不是他能够媲美的。

  所以他没有选择逃遁,而是朝着那练劲悍匪跑了过去。

  “得手了么?”那悍匪似乎并没有看出牧元阳的端倪来。

  那日他和牧元阳也不过是简单错身,本就对牧元阳的模样记得不太真切。

  更别说现在牧元阳的模样和当日可是天差地别,就算是牧忠牧顺来了,怕也是认不出的。

  牧元阳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呼吸,气息沉重如老牛般。

  他这么做是为了让人觉得他已经力竭,气力消耗到了极致。

  练劲武者见状更是放下了心中仅存的丁点皆备,因为牧元阳现在的表现是十分合乎常理的。

  他缓步迎着牧元阳走来,嘴上还关切的问着:“怎么样,两位鬼偏将呢?”

  他问的自然是楚卞和崔元佘了。

  牧元阳还是没有答话,他已经跑到了那练劲武者面前,然后把将手中的包裹放在他手中。

  后者怔,而后骤然狂喜:“得手了?哈哈,这次老子怕是要步登天了!”

  他急忙伸出手来,想要查点包裹。

  却没想到有道寒光乍现,瞬间就透了他的咽喉。

  藏剑三式,白驹!

  牧元阳还担心这击不能让他死透,又趁势抽出手中的佛骨,猛地劈出势大力沉的刀。

  入魔刀法第二是,劫刀。

  那练劲武者的身子瞬间就被劈成了两半。

  他脸上的喜色尚且没有散去,可瞳孔却已经泛白了。

  堂堂练劲武者,就这样被区区个炼皮武者给杀了,死的着实憋屈。

  他这死,身边的鬼将孽们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该死,这家伙是想要独吞功劳!”

  “不能让这狗日的得逞,这份功劳可是咱们大伙的!”

  “这家伙居然敢袭杀小领,以下犯上,罪大恶极,杀了他!”

  到现在,他们还以为牧元阳也是鬼将孽的鬼众呢。

  牧元阳冷笑声,将包裹背在身后,手中佛骨出鞘,大杀四方!

  刀劈出,刀穷而力竭,畅饮敌人鲜血之后,这股力又返了归来,似乎还比原来的精纯些。

  入魔刀法,第刀,杀刀!

  非得痛杀敌人,这刀才算是完整,否则杀敌不成,还要反伤己身。

  入魔刀法,就是杀人刀法!

  牧元阳杀得痛快,左突右进,手中佛骨挥舞得酣畅。

  他知道这战不能够有丝毫留手,事关生死,自然凶性倍增。

  手中佛骨轮得风生水起,以己之力独战数十鬼将孽。

  这些鬼将孽除了那个练劲武者之外,都不是鬼将孽当中的精锐,否则怎么可能会留下来接应。

  牧元阳此时又是杀心旺盛,刀刀夺命,只是片刻便斩杀了十数鬼将孽。

  其手段之凶残,让鬼将孽们看到都觉得头皮发麻,遍体生寒。

  可牧元阳背后包裹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宁可身死,也要博场富贵,所以个个也是格外骁勇,悍不畏死。

  牧元阳不肯和他们缠斗,只是招招狠辣,只为杀人!

  手中的佛骨饱饮鲜血,变得越发的剔透猩红了。

  也不知道到底杀了多少人,直到牧元阳的双眸猩红,连手臂都因为劈砍而有些发麻了,这才成功杀出了条血路,然后突围狂奔而走。

  他走的突然,速度又奇快,众炼体武者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而也就在牧元阳远遁刻钟左右,崔元佘和楚卞等人也赶了回来。

  他们身上都有很重的伤势,显然也是拼了性命,才从燕泰手中逃脱出来的。

  他身后原本浩浩荡荡的队伍,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不到百人,足见这场战斗的残酷!

  可他们心里还是十分喜悦的,因为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直到他们赶到接应点,看到了这满地的尸骸。

  两位天罡勃然大怒,体内罡气喷薄而出,崩碎了那满地的尸体。

  第三十六章,九十分运气

  燕泰负气,继续追杀崔元佘二人。

  他手持银枪,股气追了三千余里,直到出了中州边境这才罢休。

  却还是不解气,又扭头开始清缴中州境内三十六巨孽余孽,杆银枪连杀天罡武者二十人,名震天下,直入天罡榜七十二位!

  更是因此受到了武皇的器重,被送入了四镇之镇东军中栽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夜血战过后,押送贡品的马车照旧入了盛京。

  朝野之间风平浪静,没有丁点的消息传出,就像是那场血战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样。

  直到翌日有人走过那处官道,看到了那无法被清理干净的遍地血污,这才有了如前世那般的坊间传闻。

  不过也终究只是传闻罢了,知道底细的却是不多。

  而知道底细的,也大都是以为鬼将孽胆大包天罢了,却根本没有人会怀疑到牧元阳的身上。

  鬼将孽的黑锅背的很踏实。

  而最大受益者牧元阳,则是大摇大摆的回到了盛京中。

  回到王府,就被管家牧顺好生通埋怨。

  他当日留下书信不辞而别,着实让老人家担心了好阵子。

  虽然现在的牧元阳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可在老人的眼中,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外出历练,猛兽恶人多不胜数,牧顺自然担心“心智懵懂”的牧元阳会受到伤害。

  更别说牧元阳历练所在的阎王山,还发生了鬼将孽抢劫贡品的血战,听到些消息的牧顺着实是被吓得惊魂难定。

  鬼将孽,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匪啊!

  若是和牧元阳遭遇到,那还不是羊入虎口么?

  他却是不知道,牧元阳非但遭遇了鬼将孽,还和鬼将孽进行了次亲密无间的配合!并且因此而获得了不小的收获,至关重要的收获!

  当然这些牧元阳是不会和牧顺讲的,不是不信任,而是没必要。

  他只是微笑着安慰牧顺,享受着牧顺对他的关爱。

  他二人虽为主仆,可这情分却已经有父子之情了。

  安抚完牧顺,他又监督了牧忠和小安的修行。

  牧忠已经开筋大成,此时已经准备炼皮了。

  这样的速度虽然比不过牧元阳,却也足以让牧元阳心惊了。

  毕竟牧忠的年纪不小,踏入武道的时间太晚了,能够有这样的神速,只能说他的天赋着实是太强大了。

  牧元阳自然是愿意培养牧忠的,又给牧忠支了些银钱,让他饱饮餐食补充营养,又传授给了他几门秘法,全力供给他修行。

  而小安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武道上根本没有什么提升。

  他和牧忠同时开始修行,牧忠已经要开始炼皮了,他却只是炼肉小成,连开三石弓罢了。

  牧元阳也懒得督促这家伙,人各有志,就让他做个威福管家也就是了。

  打理好些王府琐碎,牧元阳这才优哉游哉的清点收获。

  收获着实是不少,让牧元阳眉开眼笑。

  锦盒共有七个,其中四本都是功法。

  这些功法都是燕州中各大门派的秘法,价值连城,不知道燕王到底花费了多大的代价才能够弄到手,并且以此作为贡品来献给武皇。可对于牧元阳来说,这些功法并没有什么用处,他最不缺的就是功法。

  而剩下的三件宝贝就大有用处了。

  除了他眼红已久的五色莲宝之外,还有颗珠子,块形状诡异的令符。

  那令符的作用牧元阳不知道,不过能够和这些宝贝放在起,显然也不是凡物,他便随手放在腰间的金丝绣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