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些龙龟,龙马,龙蜃

  这些玩意是怎么来的?

  还不是人家有亲戚和龙发生了某种亲密的关系

  争分夺秒!

  三,二,。

  哞哞。

  蛟龙扬天嘶鸣,体内爆发出股极强的气息!

  瞬间,就震落了牧元阳。

  伙人如丧考妣。

  不用问,看来又得死掉批人了。

  牧元阳的身体从蛟龙的身上落下来。

  他周身喷血,筋脉尽断。

  刚才蛟龙毫无保留释放体内力道的瞬间,就直接给牧元阳重伤了。

  力量渗透到他的身上,如同被座山压过去了样。

  如果不是内丹的道韵尚且在护着他,怕是这下他就得成肉泥了。

  可牧元阳却丝毫没在意身上的伤势,反而面带微笑。

  他的手中,攥着那枚龙鳞!

  他赌对了,这就是钥匙!

  原因很简单,因为蛟龙,,,不再进攻了!

  他过关了。

  此时大伙也注意到了异常。

  “干得漂亮!”

  “元阳兄当为天下俊才之首!”

  “这次,多亏元阳兄啊!”

  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劫后余生的众人,谁都不吝些赞美之词。

  能活下来,还舍不得说两句好话?

  牧元阳却没心思搭理他们。

  而是在心中不断的思索是否该继续前进?

  “这遗迹,太凶险了!”

  第批进来的武者足有上万!

  八个通道分,坎位怎么说也能分到千吧?

  可眼前还剩下多少人?

  不到百人!

  而到目前为止,他们也才走了两座宫殿而已!

  这死亡率,有点太高了。

  从最初的地下河,古怪蟾蜍,异常生物,再到上关的自相残杀,眼前的凶猛蛟龙

  路走来,凶险太多了!

  谁也不敢保证下关到底是什么。

  毕竟这还仅仅是第二关,就已经遇到了媲美圣者级别的蛟龙!

  如果继续走下去,是什么?

  没人知道!

  关键到目前为止,大伙连特么丁点的好处都没见到。

  除了死人,就是死人!

  上次的扬州遗迹,好歹还有个道丹吧?

  可这次,连毛都没混到,人命就搭进去这么多。

  这哪里是遗迹,怕不是黄泉之路吧?

  再走下去,牧元阳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是不想走,,,也得走!

  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退路!

  后面的铜门已经彻底封死了。

  除了向前,别无选择!

  看着在大殿上空张牙舞爪,不断盘旋的蛟龙。

  牧元阳长吐了口浊气:“大家先回复内气,疗养伤势吧”

  在场的每个人都或轻或重落下了伤势。

  至少内气损失都十分严重。

  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必须要保证自己的战斗力才行。

  说实话,牧元阳对接下来的路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可他别无选择!

  与此同时,其他通道当中,也都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虽然遭遇的情况不同,不过却都同样的惊险!

  每个通道当中,都埋葬了无数的冤魂!

  第批进来的近万武者,到现在已经剩下不足五百人了。

  可后面的武者,依旧在前赴后继着。

  这个本该给人带来机缘,带来财富的宝库,现在却变成了实打实的修罗场。

  也不知道最后到底要埋葬多少冤魂。

  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有几个人能走出去,或者说,,,个都没有?

  牧元阳不知道。

  在大殿当中疗养数个时辰之后。

  所有人的都恢复了最佳状态。

  牧元阳的伤势比较严重,不过恢复能力强。

  所以也差不多了。

  那也没什么可说的。

  继续往前!

  随着龙鳞插进钥匙孔,铜门卡拉卡拉的升起来了。

  度过之后,又是,,,座大殿!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身后已经彻底封死的退路,皆是心如死灰。

  “这,,,难道今日注定要命丧于此?”

  “悔不该不听爷爷的话,何必亲自进入遗迹冒险。”

  “少爷别怕,奴才必然以死保护少爷的安全!”

  士气低落到了谷底。

  对此,牧元阳也没有什么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硬着头皮往前走!

  众人在大殿当中等待,等待这关,又会出现什么样的邪恶。

  很快,他们“期待”的东西就出现了。

  大地阵震颤,再度升起了个平台。

  不过这次平台上却没有凶兽,而是丹药?

  九瓶丹药,整齐的排列在高台上!

  “这是,,,难道苦尽甘来?”

  “哈哈,如此艰难才得到的丹药,必然非同寻常!”

  “都给我让开,这丹药老子志在必得!”

  先前还如丧考妣的众人脸上瞬间就充满了活力。

  甚至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想要去拿丹药。

  牧元阳却纹丝不动,心中冷笑:“胆大包天?记吃不记打!”

  难道到现在为止,还有人没体会到这遗迹的凶险么?

  牧元阳虽然不知道这遗迹的前身到底是什么,是试炼之地,还是传承之地,或者说干脆就是那些大佬们以人命取乐的东西。

  不过有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这大殿,很危险!

  牧元阳可不相信甜头来的这么快。

  或者说,他多疑的本性,让他保持镇定。

  众武者已经开始抢夺丹药了。

  随着颗丹药入腹,,,

  第个吃掉丹药的武者,体内气势暴涨!

  气息之强横,不逊色先前之蛟龙!

  “老子,,,老子成圣了?”

  所有人为之色变,连陪着牧元阳观望的夭夭都心神动。

  所有人都听说过步成宗师的传说,现在这是,,,步成圣?

  谁不想高高在上在武道金字塔的巅峰,谁不想万人之上?

  对于目前大部分的武者来说,圣者,就是武道的尽头!

  所以看到那武者得了便宜,纷纷想要去吃丹药。

  却没想到,先前还得意洋洋,欣喜若狂的武者,嘴里发出了尖锐的惨叫。

  然后众人就听到声砰的声响,,,那个最先服用丹药的武者,炸了!

  没错,就是炸了,血肉横飞!

  众想要去吃丹药的武者,瞬间愣在了原地。

  而那些也吃掉了丹药的武者,则是接二连三的爆体而亡。

  “这遗迹,还真是特娘的不给人留活路啊!”

  牧元阳眸子深邃。

  ?

  第三百零三章

  九个瓷瓶。

  就摆在那里。

  大殿内雅雀无声,无人敢动。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大殿内飘荡的浓郁的血腥味,提醒着所有人。

  时间,原本的狂喜褪去,绝望再度涌上心头。

  那些原本打算吃丹药的武者,不由得阵后怕!

  手要是快点,现在他们就已经爆了。

  牧元阳却很从容,他仔细的打量着大殿。

  和前两所大殿并无不同之处。

  唯不同的,就还是铜门了。

  铜门没有第座大殿铜门上的花纹,也没有第二座大殿铜门上的钥匙孔。

  浑然体。

  “想要过关,就得对应在这些丹药上了。”

  牧元阳眸子落在那九瓶丹药上。

  丹药的瓷瓶很普通,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牧元阳想了想,上前去拿,夭夭急忙阻拦:“不可大意,万其中有什么古怪,,,”

  “没事。”

  牧元阳笑了笑让她安心。

  凶险明显是在丹药上,而非瓷瓶。

  他上前拿起瓷瓶,上面没有任何花纹。

  也没有任何的古怪。

  就是很普通的瓷器。

  牧元阳封闭七窍,打开了瓷瓶。

  这是害怕瓷瓶的药香有毒。

  倒出枚丹药观察。

  丹药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里面共有九颗。

  每颗都别无二致。

  上面有十分复杂玄妙的花纹。

  牧元阳看不出什么端倪。

  眉头皱起,思索了片刻。

  旁边有个武者开口说:“元阳兄,是否发现了异常?”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牧元阳摇了摇头,沉声说:“这些丹药我从未见过,甚至于连听都没听过!”

  别说他,在场的来自于九州四海的武者,没有人见过这种丹药。

  所以牧元阳的说法也没让他们觉得失望。

  又听到另外个武者说:“不过这丹药关乎破关,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这还用你说!”

  有个武者白了他眼,微微沉吟说:“瓷瓶有九个,里面的丹药又有九枚,这是否意味着这关与九有关”

  这个说法还是比较靠谱的。

  和牧元阳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也是这么想的。”

  “可这个九,,,”

  九代表着什么,却无人知晓。

  牧元阳心里却隐隐有所揣度:“这个九,是否意味着大殿当中,,,最后只能活下来九人?”

  以这座大殿,这所遗迹的尿性程度来看,这个想法应该还是很靠谱的。

  毕竟从头到现在,死了那么多人,,,

  “可那九个人,到底应该怎么活下来呢!”

  牧元阳陷入沉思,他和夭夭,必然是要占两个名额的!

  这些想法他也没有告诉其他人。

  虽然说出来的话,集思广益,可能有更多的想法和办法。

  可牧元阳却没说,他是有私心的。

  必须要在自己搞明白,并且掌控局势之后,他才会说出来。

  “问题,必然就是在这些丹药当中了,,,”

  牧元阳盯着那些丹药。

  神目之下,纤毫毕现!

  他可以清楚的看得到丹药上花纹的脉络。

  可他不懂这些花纹代表着什么。

  不过随着不断的观察,他却敏锐的发现。

  这些丹药上的花纹,虽然看起来别无二致。

  可实际上,是有些细微的差别的。

  可牧元阳也不敢确定,这些花纹和破关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毕竟炼丹这种事情,谁也不能保证,炼出来的丹药,都跟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样。

  不过牧元阳还是很上心的。

  这关乎着他们的生命!

  与此同时,其他武者也在议论着破关之道。

  除了牧元阳之外,肯定也有其他人想到了九所代表的含义。

  不过所有人都十分默契的没有说出来。

  好在这所大殿并没有什么直接威胁到众人生命的东西。

  所以他们可以有很充足的时间,来思索,来判断。

  毕竟武者寿元久远,身体素质不是寻常人可以媲美的。

  尤其是他们都是修行深厚的高手,不吃不喝也能撑十天半个月的。

  可牧元阳却不想拖延那么久,他心里有自己的想法:“进入遗迹的武者多不胜数,这里只是第批武者而已!

  后面肯定还会有很多武者进入到遗迹当中,进入到坎位当中!

  而随着他们的进入,遗迹是否会有其他的变化?”

  这点,他不得而知。

  每个通道都没有岔路,都是条路过来的。

  也就是说,就算是有武者进入,也都会在身后追上来。

  不管他们到底要如何度过难关,如何披荆斩棘,又会死掉多少人。

  但是毫无疑问,终究是有人要活到最后的。

  也就是说,很可能道铜门之外的第二关里。

  已经有武者开始和蛟龙快乐的玩耍起来了。

  而旦他们也破了关卡,牧元阳这些“前辈”,又会面临什么呢?

  别的不说,如果后面有武者进来,而活下去的名额还是只有九个的话,,,

  牧元阳拧眉思索:“九个瓷瓶,九枚丹药。

  过关的要点肯定是在这些丹药之上!

  可是到底该如何过关呢?”

  不仅仅是牧元阳,所有人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他们能否活下去的关键!

  牧元阳放下手中的瓷瓶,脑子里却始终思索着这些丹药的不同之处。

  如果是以丹药过关的话,那么这些丹药当中肯定是不同的!

  丹药的作用是什么?

  吃!

  这些丹药当中,肯定是有能吃的!

  就是吃了不爆体的!

  “如果我判断不错的话,每个瓷瓶当中,应该都有颗是无害的丹药!

  九个瓷瓶,对应九个人,九个丹药,活下来个人!

  这个大殿,还真是恐怖啊!”

  贯沉着冷静的牧元阳,心里都有些打鼓。

  关键是他始终没有看出任何的异常来!

  那些丹药看起来都是模样的,,,

  也就是说,这关很可能是在拼,,,运气?

  这就很难掌控了。

  而对于牧元阳来说,不能掌控的东西,才是最恐怖的好不好?

  第关只要杀人就能通过,这对牧元阳来说完全不是难事。

  他完全可以爆丹,干掉在场的所有人!

  探囊取物样,信手可得。

  第二关虽然难些,可到底还是把办法摆在了大伙的眼前。

  也就是说,你好歹能够看到破关的希望,掌握破关的办法。

  好么,这第三关直接开始拼运气了?

  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吧?

  毕竟无论是谁,哪怕是苏慕白,哪怕是魔主,哪怕是月轮君,,,

  谁来估计都是无计可施。

  因为运气这东西,完全跟强弱,跟修为,压根就点关系没有。

  完全是看脸的!

  虽然牧元阳直都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

  可谁能保证自己辈子运气好?

  万恰好这次就完蛋了呢?

  次运气不好,就够了。

  所以牧元阳心里也没底,只能在大殿当中来回踱步,妄图能够找到些,跟丹药有关的蛛丝马迹。

  其他人也大都是这样的心思。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认定了丹药的作用。

  只有个人不那么想,,,夭夭!

  聪慧的夭夭,其实也早就想到了牧元阳所想的东西。

  不过她却有更多,更深层次的看法:“哪怕这遗迹和扬州的遗迹相同,都是试炼遗迹,也绝对要给弟子留下线生机,不可能赶尽杀绝。

  而且既然是试炼的话,考验运气的话,就未免有点不太靠谱了。

  况且就算是考验运气,也绝对不会用弟子的生命作为考验!”

  女孩子的心思到底是要细腻些。

  些上古武者的门派,不对,现在的些门派也有考验运气的习惯。

  不过绝对不可能这么狠毒,这么直接。

  充其量就是做些小的考验,不会直接危及到弟子的生命。

  毕竟运气是实力的部分,可不是全部!

  直接就弄死,未免有些太武断了吧?

  谁敢保证那些资质天赋都是最强的弟子,运气就是最好的?

  所以夭夭不认为这关仅仅是考验运气!

  当然,肯定也有考验运气的成分。

  却绝对不是全部!

  既然这样,那定就是有迹可循的!

  夭夭的眸子在大殿当中打量,最后还是落在了高台上。

  线索,应该就是在这些丹药,这些瓷瓶当中。

  她上前仔细打量那些丹药。

  自然也发现了那些花纹。

  她牢牢的记在心里,又开始打量瓷瓶。

  如果这些花纹代表着什么,代表着生死的话。

  那么必然是要有指引做出判断的线索。

  线索,就在瓷瓶上!

  准确的说,是在瓷瓶的底部。

  瓷瓶通体都是洁白的,偏偏底部就有点花纹。

  而且是完全不规则的花纹!

  这是有点不合常理的。

  毕竟那些花纹也不好看,甚至于是影响整体美观。

  而且九个瓷瓶,每个瓷瓶低下的花纹都有所不同。

  夭夭觉得这就是破关的线索所在!

  其实很多人都察觉到了这些花纹的存在。

  牧元阳也发现了,不过还真没找到任何和丹药相同的地方。

  所以他才会在其他地方寻找些蛛丝马迹。

  可夭夭却有不同的感悟,她隐约觉得这些花纹有相同之处。

  并且和丹药上的些花纹,好像有所吻合。

  她不动声色的放下瓷瓶。

  同时,掌心内内气运转。

  道道寒冰纹络凭空出现。

  在手掌当中来回变幻,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些不同:“丹药上的花纹虽然看起来都是样的,可实际上其中也有些细微的差异!

  而那些不同的地方,好像就和瓷瓶下面的花纹吻合。

  而且九个瓷瓶地步的花纹,好像就是丹药上花纹的部分!

  不对,是通过不同的拼凑方式,拼凑成丹药上的花纹!”

  夭夭好像下就抓到了关键的诀窍。

  她的大脑飞速运转,同时掌心的寒冰纹路不断的变幻。

  细微的差距,在她的脑海当中不断的放大。

  放大,拼凑,排列组合,不断的分辨,,,

  这是个很大的工程量。

  夭夭的眉头皱的很紧,不过却已经有了些答案。

  牧元阳察觉到了夭夭得异常。

  不过他没有直接开口询问。

  而是不动声色的站在了夭夭的身边。

  震慑那些其他同样已经看出夭夭异常的武者。

  他们想问,却被牧元阳的眼神遏制了。

  而且也担心打断夭夭的思路,断了大伙的生机。

  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旁。

  不过却有武者起了心思,居然想要暂时把九个瓷瓶据为己有。

  却被牧元阳掌击飞。

  看到众人不善的目光,牧元阳蔚然不惧,并且看门见山的说:“想必你们也都察觉到了这关的玄机!

  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这关应该只能活下来九个人!

  而且这九个人当中,必须要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