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七昧丹!”

  所有人都是神色大变。

  他们当然听说过这门丹药的恐怖之处。

  七昧丹,顾名思义,由七种至毒之物炼制而成!

  服下去之后,七天之内没有解药,则七窍逆血而亡!

  就算是圣者,也绝对无法抵抗。

  因为此丹药极为歹毒邪恶,不仅仅对气血有效果,同时还伤及到内气,神魂,,,也就是武者之三宝根基!

  如果这种丹药,除了炼制丹药的人之外,几乎没有办法破解。

  因为这丹药是由七种药材组成的!

  想要破解,首先得判断到底是那七种药材!

  在飘渺浩瀚的药材当中,精准的判断出是那七种药材,可谓是难比登天。

  而且就算是你判断出了到底是用什么药材炼制出来的,你还得进行组合!

  猜测出这七种药材的排列次序,七种药材的分量。

  每种药材有七种变化,七种变化组合起来之后,又有七种变化。

  可以说是变化无穷,失误点就当场暴毙!

  可想而知,想要破解这丹药的难度到底有多大。

  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所以那武者闻言自然是神色骤变,然后咬咬牙,口吃掉了丹药。

  他知道,吃了不定死,不吃那就是必死无疑了。

  青袍罗刹含笑说:“你是个识时务的人,我相信你也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这颗道种,赏你了!”

  说着,居然真的把手中的道种扔了过去。

  那武者整个人都傻了。

  这,,,可是道种啊!

  居然就这么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他有些怀疑这道种的真实性。

  毕竟如此珍贵的宝物,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这么珍贵的宝物,说给就给了?

  这未免有点,,,

  太虚幻了吧?

  说实话他先前并没有怀疑这道种的真实性。

  不过青袍罗刹居然给的这么,,,直接!

  反倒是让他心中起了疑惑。

  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是这样。

  毕竟道种之珍贵,谁都知道。

  就算是给,难道不应该是立了大功之后,才会被赏赐么?

  这尼玛说给就给颗,你家里有道种矿咋的?

  青袍罗刹当然知道众人心中的疑惑,不屑的笑着说:“看来你们是心有疑惑啊。

  嘿,道种虽然珍贵,那也只是对于江湖中人来说!

  我大武屹立天下数百年,初代武尊文韬武略,有经世之才。

  实话告诉你们吧,这道种的玄妙,已经被大武攻破了!”

  “攻,,,攻破了?”

  包括牧元阳在内的所有人都傻了。

  这,可是个天大的新闻啊!

  道种,这可是只有上古流传下来的神物!

  现在居然有人说把道种攻破了?

  也就是说,以后道种可以炼制出来了?

  牛皮也不是这么吹的吧?

  看到大伙脸上都是不敢置信的模样。

  “井底之蛙!”青袍罗刹笑了笑,“道种,其实也就是内蕴道韵的丹药罢了。

  其本质上来说,和内丹,和宝兵,都没有任何的差别!

  那么既然宝兵可以炼制出来,为什么道种不可以?”

  “这,,,”

  好像说的有点道理啊。

  又听到青袍罗刹说:“从初代武尊开始,我大武就始终在研究人造道种!

  历经三代,以无数圣者的生命为代价,终于在近日有所突破!

  不怕告诉你们,我大武已经有人服下这种道种之后,成功突破到了圣者境界!”

  “嘶!”

  这么说的话,大武岂不是已经有了很大批的,,,圣者?

  这未免有点太恐怖了吧?

  说实话,大伙有点不太相信。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大武何必还来搞这样的阴谋诡计?

  直接路平推不就完事了。

  圣者啊,那可是天下最顶尖的战斗力啊!

  般的宗门,有个圣者那就已经是顶级宗门了。

  如果有两个圣者,那在顶级宗门当中都是拔尖的!

  如果有堆,,,呵呵,天下都是你的!

  所以大伙觉得青袍武者的话有些过分的夸张了。

  要知道,圣者可不是大白菜!

  这天下圣者,都是有名有姓的,也不过数十而已。

  当然,那些隐世的强者不包括在内。

  而造就圣者如此之稀少的缘故,方面是因为对武者的要求太高。

  资质,机缘,心性,毅力,缺不可!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道种太少了!

  如果有不限量供应的道种,那圣者

  看到自己弄巧成拙,反倒是让众人再度心生疑惑。

  青袍武者也懒得废话了:“现在两条路摆在这里让你们选!

  第就是吃掉是七昧丹,归顺我大武。

  至于道种,嘿,你们怀疑的话,老子还不给了呢!

  你们以为炼制出颗道种很简单?

  第二,当然就是直接被我杀掉了!

  你们听到了这么多关于大武的隐秘,该不会以为自己还能活下去吧?”

  他很干脆的给出了两条路。

  众人面面相觑。

  那个率先吃掉七昧丹的武者劝说其他人:“归顺大武吧。

  大武虽然只在中州,可其实力绝对是天下最强的势力!

  如果这道种是真的话,咱们就有了步登天的桥梁!

  就算是道种是假的,,,你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么?”

  是啊,他们还有别的选择么?

  没想到路披荆斩棘的走到现在,等待着他们的不是丰厚的资源,和玄妙非常的上古秘宝,而是个完全不给你选择机会的卖身契。

  “你小子不错,本座做主,等回去之后,赏你几颗好丹药,别的不说,以你的修为和资质,三年之内必然把你送上宗师境界,甚至于未尝不能探宗师之奥秘!”

  青袍武者大言不惭的说着。

  那武者也没往心里去,只是苦笑道谢声。

  如果大圣那么好塑造的话,这天下怕不是早就大圣多如狗了。

  而其他武者闻言也是面面相觑。

  最后叹息声,纷纷服软。

  “那就都吃了七昧丹吧。

  枉你们都是荒州武者,磨磨唧唧的。

  都不如扬州那些家伙,,,

  快点,后面的武者恐怕很快就上来了。

  本座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应付你们。”

  说着,七昧丹各自扔了出去。

  大伙自然是各自满脸复杂的服下去了。

  自此,他们就算是暂时上了贼船了。

  除了牧元阳和夭夭。

  牧元阳当然是不能投降的,他想要投降,人家也不给他这个机会。

  而夭夭,,,她愿意与牧元阳同生共死!

  有时候女人深情起来,可比男人坚定得多。

  看到众人都服下了七昧丹,青袍罗刹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以后你们便都是我大武麾下的武者了,本座现在给你们个任务,那就是,,,杀掉牧元阳!”

  “这,,,”

  上来就是这么刺激的任务?

  牧元阳看了青袍武者眼,说:“我有几个问题要问!”

  “不回答。”

  青袍罗刹狞笑声:“我就是要让你做个糊涂鬼!”

  “可我已经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那青袍武者歪了歪头,像是在等他说。

  牧元阳笑了笑,气定神闲的说:“第,道种是假的!”

  “恩?”

  “道种里面蕴含的道韵,并非是简单的道韵,而是某种规则!

  因为这种规则,武者才可以通过规则来驾驭道韵!

  继而,让内气产生玄妙的变化。

  也就是说,如果大武能够炼制真正的道种,那就是掌握了天地的大道!

  嘿,怕是上古时期的仙神,都不敢说掌握了天地的规则吧?”

  “这,,,”

  青袍武者身子顿,像是被说中了。

  牧元阳却还没有罢口:“第二,你根本不是大圣!”

  那青袍武者身子顿,同时体内爆发出极强的气息来!

  那股气息,如渊如狱,如天塌地陷!

  瞬间,所有人都宛若大海浮萍般,似乎随时都要倾覆。

  这气息,的确是圣者的气息!

  可牧元阳却神色如常:“你的气息虽然是圣者的气息,甚至于体内还有道韵的波动,可那种道韵,,,不是真正的道韵!”

  “恩?”

  这话说的,连其他人都糊涂了。

  道韵就是道韵,难道还分真假?

  牧元阳笑了笑:“具体的细微差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说实话,如果不是你频繁的泄露气息吓唬人的话。

  我还真的很难分辨出其中的差别来。”

  牧元阳能够体会到不同之处,主要是他也是圣者!

  虽然是伪圣者,可是他在那片海域上,和真正的圣者也没什么差别。

  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体内孕育道韵是什么样的状态。

  更别说他体内就有颗大丹,,,

  听到牧元阳这么说,那罗刹武者笑了,然后轻轻的摘下了面具:“被你猜到了呢,老十三!”

  “牧尘!”

  牧元阳惊呼出声。

  眼前这人,不正是大武的二皇子,牧尘么!

  其他人见状更是神色巨变。

  既然这人不是圣者,那他们,,,

  我曹,就这么轻易的被人给拐卖了?

  瞬间,所有人心里都跟吃了苍蝇屎样恶心。

  可现在,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七昧丹都吃了。

  他们还能怎么样?

  就算是杀了牧尘,他们不是也必死无疑?

  所以他们只能用复杂而且怨怼的目光看着牧尘。

  牧尘不以为然的微微笑:“牧元阳说得对,道种是假的,不过我说的也不全是谎言,父皇真的已经研究出了道种,,,,”

  第三百零六章

  大庭广众之下被点名。

  牧元阳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这关老子什么事啊!”

  而且牧元阳也不觉得自己和庄道古交情有多好。

  在地宫当中有点交情,不过当时是披着寇默山的马甲。

  再见面就是在血刀门了,当时二人也没什么交流。

  而且后来听李画说,庄道古好像是提亲去的,,,

  也就是说,二人不光没交情,没仇就不错了!

  这时候把自己拉出来帮忙顶雷真的好么?

  虽然牧元阳也想跟这两位大少交手,可特么自己主动的,和被别人来出来顶雷,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好不好?

  所以牧元阳也没给他好脸色:“原来是庄兄,没想到庄兄非但修为精深,交友遍天下,这眼神儿也着实不错,,,”

  他这话说的讥讽意味已经很浓了。

  庄道古却不以为然,反而是含笑说:“上次血刀门别经年,牧兄果然风采依旧!”

  伸手不打笑脸人。

  牧元阳也只能回了句:“多年不见,庄兄也依旧风度逼人。”

  “客气客气!”

  虚情假意的客套了两句。

  旁边的陈圣当时就不愿意了:“虚伪做作,要打就打,不打就滚!”

  “不错,这小子是你的帮手是吧?正好起料理了!”张鹏举难得跟陈圣站在了同战线上。

  庄道古故作为难的朝着牧元阳歉意的笑了笑。

  演技是真的好!

  牧元阳叹了声。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不打也说不过去了!

  “既然如此,庄兄先挑个吧!”牧元阳说。

  庄道古还在客气:“牧兄先选!”

  “你先”“你先请”。

  看到二人这么不把自己二人当回事,陈圣忍不住了:“各自料理个,搞定他们,咱哥俩再研究下谁爷爷先死的问题!”

  “不用研究了,那肯定是你爷爷!”

  “!”

  陈圣回骂了句,直接朝牧元阳冲了过去。

  谁说荒州武者就只知道蛮干?

  人家也是有心机的。

  “庄道古这小子是有些真本事的,如果和他打出真火来,难免两败俱伤,还是让张鹏举这夯货去打庄道古,我去收拾这个五气小子,等他们打完了,张鹏举绝对不能毫发无损,到时候我再趁机爆锤张鹏举顿!”

  剧本已经写好了,陈圣心里美滋滋的。

  当然,演员配合不配合就不知道了。

  陈圣抬手就是枪!

  枪出,枪出如龙!

  竟然卷动空中飞舞的黄沙凝聚,成条栩栩如生的土龙杀了过来!

  麟角羽鬃,抖甲八万八!

  别看这土龙表面上似乎呆滞死板,华而不实。

  实则每寸都暗合了种杀招,每寸都合着种变化。

  互相演变之下,变化莫测,变化无穷。

  更别说还裹着陈圣的枪意,更是平添七分威能。

  这,可是镇宗级别的秘术!

  上来就是大招,镇宗级秘书信手拈来。

  这就是真正的武二代和那些高仿之间的差别。

  而且陈圣的战斗经验无疑是十分丰富的。

  他可不会做些“玩弄敌人”的傻事,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

  “以内气借助地利,不错的想法!”牧元阳同样眼前亮。

  这倒是和他在海域外的时候有些相仿。

  不过他是借助道韵的玄妙,而陈圣则是凭借自身的内气。

  “内气有属,与之合,自然威能倍增!

  黄沙圣能够想出这招来,果然是深不可测!

  不过这陈圣小小年纪就能演化出如此精妙,其武道造诣也是非同小可!”牧元阳若有所思,若有所得。

  和人交手,才是提升境界最好的方法。

  他也不客气,拔刀就斩!

  和在地宫当中暴打小朋友不同,牧元阳出手就是绝学!

  刀意全开!

  刀罡瞬间从刀锋蔓延出去,迎向了土龙。

  两种内气,两种意境碰撞到起。

  浩然费力把本来就细小的黄沙震碎,烟尘飞舞!

  以暴制暴,最为痛快!

  “好强!”

  这次交手,也让陈圣看到了牧元阳的实力。

  以他的眼界,自然不难看出牧元阳这刀的精妙之处。

  虽然招式上比自己差的多,可刀意之纯粹,简直是骇人听闻。

  “果然,以庄道古这厮的势力程度,怎么可能如此折己相交无用之人?”

  客气也是分级别的,庄道古对牧元阳明显是客气到了忍让的程度。

  从二人先前的交流就听得出来,当然,也是因为庄道古算计了他的缘故。

  陈圣收起了心中的轻视,火力全开。

  又是枪!

  这枪和先前又截然不同。

  不以力压人,而是走个巧劲儿!

  枪头点在空中,带动残影数道。

  瞬间,宛若满天的黄沙笼罩下来!

  枪罡从枪头爆发而出,混迹在黄沙中。

  这招,有虚有实。

  或者说,都是实的!

  那些作为掩饰的黄沙虚影,随时都能转变成真正的夺命枪罡!

  又是个镇宗级别的枪法招式!

  他快,牧元阳这次反倒是慢了。

  以慢打快,本就是个法子。

  刀出,看似慢了半拍。

  却恰好就在枪芒即将临身的时候迎了上去。

  极快的枪芒撞击在了缓慢的刀锋上。

  等到这刀劈完,恰好就粉碎了所有的枪芒!

  “妙!”

  连陈圣都忍不住赞了声。

  牧元阳也含笑说:“阁下枪法如神,也是精妙!”

  “那是我爷爷的本事,跟我有屁关系?”

  “照你这么说,我那也是师尊教诲,与我无关!”

  “哦?阁下师从哪位高人?”

  “霸刀!”

  牧元阳说起慌来脸不红不白的。

  不过虽然说了谎,可有些东西却没说谎。

  他也算是师从他人了。

  第个老师是道韵!

  在海外陷入那种玄妙状态下的时候,给他的刀法打下了别人无法企及,甚至于无法复制出来的雄厚基础。

  第二个就是天下各位刀法名家。

  他们的刀法,让牧元阳融会贯通,糅杂炉,才有了今日的璀璨辉煌。

  再加上他持之以恒的信念,水滴石穿的毅力,才走到这步。

  不过陈圣当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也没注意到夭夭嘴角抽了抽,反而是赞叹说:“原来是霸刀前辈!

  我总是听人说霸刀前辈实力如何,精妙如何,却无缘见。

  不过今日看到阁下,方知此言不虚!

  人都说名师出高徒,反过来也是样,徒弟都这么强,那他师傅肯定错不了!”

  “廖赞了,能够创造出如此精妙的招式,我倒是也想拜会黄沙大圣!”

  “嘿,等打完了,我带你回去见老头子!”

  仅仅两个回合,二人竟然有惺惺相惜之感。

  当然,这架还是要打的。

  “注意力,我要动真格的了!”

  “放马过来!”

  陈圣点了点头,手中枪扬了起来。

  这个起手式倒是让牧元阳有些疑惑。

  般的枪法,皆是穿刺,发挥枪这种兵刃的特性。

  很少有枪法是横扫,更被说扬起来下劈了。

  这样的话还玩什么枪,搞个斧头,哪怕是来根棍子也行啊!

  这招式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

  连陈圣都说动真格的了,又岂是凡俗!

  就看到在手中银枪扬起来的同时,陈圣也是腾空而起。

  跃几丈高。

  同时他头顶三花齐齐开放。

  精气神瞬间堆到了巅峰!

  他体内的内气疯狂汇聚到了枪头上。

  原本银白色的枪头仿佛裹上了层黄泥。

  在太阳下都是奕奕放光。

  牧元阳瞳孔微缩,不敢小觑。

  别的不说,看着架势,,,若是身威能凝聚到点上爆发,这攻击绝对错不了!

  瞬息到了顶峰,陈圣的身体下就落了下来。

  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