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只能叹息声,动用了自己的底牌。

  牧尘整个身体都被道紫气所笼罩!

  瞬息之间,气息暴涨如潮!

  第三百零八章

  阿鼻无间!

  刀,直奔牧尘天灵落下。

  以阿鼻之真意,摄其心神!

  经过增幅的内气四下散溢。

  就好像黑夜裹住了天与地样

  却独独遮掩不住牧尘身上紫霞的光芒!

  他好像化作了这黑暗当中唯的光亮。

  阿鼻无间落下,漆黑的魔气侵蚀着紫霞的光辉。

  牧尘巍然不动,双刀迎上!

  次交锋,势均力敌!

  二人各自被逼退了几步。

  牧元阳不由得满脸惊容:“这小子的实力,,,这么强?”

  他可以清楚的感知到,牧尘体内并没有道韵存在!

  也就是说,这种力量虽然不定是属于牧尘自己的。

  可也绝对不是那种爆种级别的底牌!

  而是牧尘体内自己爆发出来的力量。

  那种力量,还真让牧元阳有些意想不到。

  “连阿鼻都挡下了!”

  牧元阳深深的看了牧尘几眼。

  他的眸子当中,隐隐有黑雾升腾笼罩。

  阿鼻无间的真意,已经在其脑海当中疯狂肆虐!

  接连施展了两次阿鼻,哪怕是牧元阳,都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他不敢继续再用,生怕彻底堕入魔道当中。

  如果没有其他的底牌,那没什么好说的。

  在生死面前,其他的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牧元阳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继续使用阿鼻!

  哪怕是要彻底化身邪魔,杀尽天下人!

  可他还活着不是么?

  可现在明明有其他的底牌,就不需要那么做了。

  死掉的滋味不好受,堕入魔道,失去自我的滋味估计也不好

  牧元阳这边惊讶于牧尘的实力,而牧尘这边显然也不是太舒服。

  他身上的紫霞凌乱,似乎随时都要消散。

  虽然他的气息还很浑厚,内气也很充沛。

  可神色却明显倦怠了很多

  显然,刚才那种力量,他也不能肆无忌惮的施展。

  这让牧元阳暗自松了口气。

  如果牧尘那种状态能够长久持续的话。

  那他也只能爆丹强行击杀或者擒下他了。

  不过既然不能持久的话

  “这倒是个问道的好机会!”

  对于现在的牧元阳来说,对手,还真是个稀罕物件。

  他在五气境界的时候,就已经能够陈圣等人分庭抗礼了。

  现在进入三花境界,怕是比陈圣他们还要强份!

  陈圣他们是什么人?

  那可是圣者的后代啊!

  他们的实力,都足以媲美关凤!

  也就是三花榜榜首!

  连他们都不能让牧元阳酣畅淋漓,再打怕就只能去找宗师了。

  可是和宗师大,,,他还真就打不过!

  那跟自己去找虐好像没什么区别。

  因为三花和宗师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大到几乎就没法用正常手段弥补的地步。

  所以目前牧元阳想找到个如牧尘这样,势均力敌的对手,还真挺难得。

  牧尘这边的情况实际上也差不多。

  他的实力很强,可却不能够展露出来!

  他得韬光养晦,藏器于身!

  平时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是他想要展现出来的。

  而不是肆无忌惮的,如牧极那般宣扬。

  那样很容易让对手看清自己,对斗争不利。

  况且和牧元阳样,以他这样的实力,想要找到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那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他也觉得这场战斗战得很舒畅。

  “再战?”

  “战!”

  话不多说,再度交锋。

  长刀和双刀剧烈碰撞。

  在短短数息之间,二人交手数十次!

  把四周的众人看的愣愣的。

  这实力,,,有点恐怖啊!

  什么叫神仙打架,这不就是么!

  别看他们的实力好像都和牧元阳二人相去不远。

  和在武道当中,丁点的差距,就是生死!

  丝毫的差距,就是鸿沟!

  所以虽然他们都有各自跟二人交手的实力。

  可真打起来,绝对是被压着打!

  而且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先前挂掉的用拳武者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二人激战在团。

  牧元阳手中的佛骨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

  如饥似渴!

  脑海当中的阿鼻真意不断的侵蚀着牧元阳的神魂。

  想要把他拖入地狱,变成只知道杀戮的邪魔!

  外面牧尘不断给他施加着压力。

  攻击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歇

  这些因素汇聚到起,终于让牧元阳感受到了压力!

  他体内的内气快速奔腾,好像是江河泄洪。

  心神在承担压力之余,快速运转。

  不断分析着战斗的局势,判断着自己应该做出的选择。

  每次抉择,好像都能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

  身体同样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每次碰撞,反震的力道都让牧元阳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每块肌肉,每块骨骼,都在这样的战斗当中兴奋着!

  精气神,好像都已经达到了巅峰!

  “痛快!”

  牧元阳咆哮声。

  原本刚刚突破到三花境界的些滞涩感,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是圆润如的自如!

  对自己的每分力量,都能够很好的驾驭。

  这就是战斗的好处了!

  对武者来说,战斗永远都是最好的修行方式!

  牧尘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牧元阳的变化。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的刀越来越快,越来越稳了!

  “这小子还特么真是个天才!”

  牧尘咧嘴想着。

  刚开始他和牧元阳对战,认真之后能稍稍压制牧元阳。

  也是仗着兵刃的便宜,攻击起来若星河下坠,连绵不绝。

  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变成了让般武者根本无法应对的恐怖压制!

  牧元阳时间也很难应对那样的攻击。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压制力就荡然无存了。

  现在,甚至于牧元阳还能反过来压制牧尘了!

  以己之短,破敌之长!

  实力上的差距下子就显现出来了。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行的?”

  牧尘根本无法想象,牧元阳这种在战斗的当中快速获取经验和给养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他也不想再继续拖下去了。

  迟则生变!

  万到时候阴沟里翻船,可是要遗臭万年了。

  所以牧尘双刀用力,逼退牧元阳:“你很强,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哦?”

  牧尘笑了笑,没说话。

  体内却忽然涌现出股道韵来。

  那股道韵十分精纯,并且很温顺。

  也就是说牧尘可以很好的驾驭那股道韵。

  这家伙果然是拥有底牌的!

  牧元阳见状也不客气。

  直接爆开内丹,纳入道韵。

  “真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牙尖嘴利,手底下见真章吧!”

  牧尘二话不说,直接用道韵来裹牧元阳。

  牧元阳也是直接反击。

  并且随手就是计瀚海式!

  刀出翰海,想要直接裹住牧尘。

  牧尘却不给机会。

  手中双刀舞动,划分阴阳。

  道韵带动内气,继而牵引瀚海。

  “有点本事!”

  击不得手,牧元阳也不着急。

  直接变招星河式。

  瀚海接引星河,牧尘避无可避。

  那就不能避了。

  牧尘双刀合,阴阳轮转如。

  宛若攥着把刀样,猛然劈向了星河。

  瞬息间,居然直接破开了星河!

  化作两道炼匹坠落凡尘。

  “这实力,应该可以媲美三品大圣了!”

  这有点超乎了牧元阳的预料。

  同时也让牧元阳心中松了口气。

  三品大圣,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牧元阳就怕他直接中品,那就没什么胜算了。

  如果只是三品大圣的话,倒是也可以战!

  而且他也不认为牧尘的爆发能够比自己持续的时间长!

  动用的实力越强,对自身的消耗也就越大。

  这是毋庸置疑的。

  牧元阳能够肆无忌惮的驾驭道韵,那是因为得天独厚。

  他曾经进入过的顿悟状态,让他隐约接触到了某种规则!

  所以他可以随心所欲的驾驭道韵,而不担心被道韵反噬。

  可他不认为牧尘也能够做到这点!

  至少,他不可能如自己样,可以无限制的动用这种能力。

  他现在空宝当中还有不少内丹,是他在扬州的时候,找宝树他们换的。

  这些内丹,撑过这战绝对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牧元阳气定神闲。

  没想到牧尘的想法和牧元阳差不多:“我以道印驾驭道韵,虽然身体的负担很大,可绝对比其他秘术撑得时间要长的多,牧元阳绝对熬不过我!”

  两人都揣着这样的心思。

  就把原本本好好的爆发手段,硬生生变成了正常交战!

  可真是把大伙都给看傻了。

  这特么是三花武者应有的实力么?

  你别骗我,我还小!

  这特么分明就是两个大圣在作战吧!

  道韵,神乎其技的招式,强大的气息

  大圣,绝对是微服私访的大圣!

  主要是二人持续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才让众人不得不心生疑惑。

  牧元阳却没想那么多,他明显感觉牧尘撑不住太久了。

  这就是他的机会啊!

  他不着痕迹的跟牧尘调换位置。

  让自己站在大殿的出口方向,赌住了出口。

  他害怕会牧尘察觉不敌,就直接跑了。

  到时候他可就真是欲哭无泪了。

  毕竟这遗迹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如果想要成功脱离险境,还得有牧尘的帮助才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牧尘也察觉到自己好像特么熬不过牧元阳

  所以他还真就起了暂时撤退的想法。

  可牧元阳当然不会让他走了!

  道韵始终纠缠着牧尘,而且身体就拦在出口处。

  想走,必须要打败牧元阳才行!

  牧尘不得不全力再战!

  他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

  道韵是强大的力量,同样也是强大的负担!

  这种负担对三花境界的牧尘来说,还是不小的压力。

  牧尘不得不断开秘术。

  否则的话,不用牧元阳动手,他自己就死翘翘了。

  牧元阳见状直接用道韵裹住了牧尘,笑着说:“怎么样?”

  “你赢了。”

  牧尘倒是爽利,两手摊。

  他知道牧元阳不会杀了他。

  牧元阳也确实没杀他:“说说吧,怎么离开这遗迹。”

  “我说了你放过我么?”

  “可以考虑下。”

  “那我凭什么说?”

  “凭什么?”

  牧元阳笑了笑,道韵不断收缩。

  就好像两座不断收拢的大山!

  而牧尘就是大山夹缝当中的蝼蚁。

  如果不能给牧元阳个满意的答案,那蝼蚁就要灰飞烟灭了。

  牧尘开始还挺嘴硬,可能觉得牧元阳虚张声势,其实是不敢杀掉他的。

  没想到牧元阳却始终神色如常,可道韵是始终在收缩

  牧尘怂了:“我空宝里面有钥匙,可以离开遗迹!”

  “早这么说不就完事了么!”

  牧元阳直接抢来他的空宝,以道韵摧毁了上面的契约,打开空宝。

  好家伙,牧尘这家伙是真的有钱!

  各色各样的珍惜丹药,怼满了整整三丈见方的空宝空间。

  牧元阳毫不犹豫的没收了空宝,并且从其中找到了枚钥匙。

  “就是这个?”

  “对。”

  “好,那我给你个痛快”

  “等下,等下!”

  眼看着牧元阳言不合就要杀人,牧尘脸上露出了苦笑:“你杀了我,样无法离开遗迹?”

  “为什么?”

  “因为打开遗迹,需要相应的方法才行。”

  “你知道么?”

  “知道。”

  “告诉我。”

  牧尘哭丧着脸,明摆着不信任牧元阳:“老十三,现在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若是失去这最后的保命手段,你怕不是立刻杀了我!

  与其让你走,也丢掉了小命。

  我还不如不说,到时候黄泉路上有你陪伴,也不孤单!”

  “我特么可不想跟你作伴!”

  牧元阳瞥了他眼,认真说:“我以武道起誓,只要你能让我安全的离开遗迹,我绝对不会要了你的狗命,如何?”

  “也不能废掉我的修为!”

  牧尘这家伙的心眼显然是多的有点过分了。

  牧元阳没好气的答应了。

  牧尘说:“放开我,我带你出去!”

  “好。”

  牧元阳答应了,当然他也不会彻底信任牧尘。

  把体内残存的道韵,股脑都灌入了牧尘体内。

  如果牧尘不老实,这些道韵失去了牧元阳的掌控,就会彻底撕碎牧尘!

  牧尘也没反抗,反而主动的站在牧元阳的面前,好让牧元阳可以随时掌控。

  第三百零九章

  牧尘顺从的用钥匙和手诀打开了大殿的大门。

  门后居然不再是大殿,而是如先前般的石壁通道。

  看到这里,牧元阳就不再怀疑了:“看来这遗迹果然是武皇搞出来的”

  牧尘也很干脆,直截了当的说:“这遗迹,本来就是我大武的计划!

  从初代武尊的时候,这计划就已经开始实施了。

  不过到最近,父皇才决定启用而已。”

  牧元阳闻言惊,而后又决定有些可以理解。

  武尊,那是什么样的人物?

  双铁拳,把九州四海的所有武者,都打得服服帖帖的!

  以他的实力和在当时的影响力,威慑力,搞出这样的布置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只是牧元阳心中还是有点好奇:“如果是人为的,那蛟龙”

  武尊当初养了条蛟龙玩?

  牧元阳有些不得其解。

  当然,牧尘也不知道武尊是怎么做到的。

  反正他言辞倒是诚恳,对牧元阳的疑问,有问必答!

  牧元阳也没有过分的难为他。

  他已经答应不杀牧尘,那就是不杀。

  也不能杀!

  否则的话,对他武道无益。

  况且对牧元阳来说,牧尘现在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了!

  他能打败牧尘次,也就能打败他两次。

  以后,现在他们之间的细微差距,以后就会变成无法逾越的鸿沟!

  而牧尘这边也有自己的心思:“实力上来说,我和他并不什么差距,也就是分庭抗礼的局面,可他哪门可以无限驾驭道韵的秘术,着实是太过于强大了,如果能够掌握那门秘术”

  到时候别说是他自己,对整个大武都有非同寻常的影响!

  可他知道,牧元阳绝对不会蠢到把秘术告诉自己。

  就算是他肯说,说实话牧尘都不敢相信。

  “霸刀,到底是哪位强者?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难道也是某个得天独厚,自遗迹当中得到了传承的幸运儿?”

  在牧尘看来,牧元阳的实力和秘术,应该就是霸刀所传授的。

  如果能够找到霸刀,招揽,结交,甚至于拜在霸刀门下,,,

  那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助臂!

  当然,这些想法他不会说出来。

  只能等到以后逐步打探,逐步谋划了。

  对于霸刀那个级别的人物,些阴谋诡计是很难有效的。

  还得想点其他的办法才行,,,

  行人顺着通道往外走。

  除了牧元阳三人之外,其他武者都是脸色铁青。

  有个武者鼓足勇气,试探着对牧元阳说:“元阳兄,先前的事情,,,”

  “无碍,都是受了牧尘的算计而已!”

  “元阳兄高义,我等自愧不如!”

  “元阳兄当为天下俊才之首!”

  “真是羞煞我等,,,”

  几人丝毫不吝言辞赞美牧元阳。

  牧元阳也知道他们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七昧丹!

  准确的说,是想要得到七昧丹的解药。

  果然,有武者试探说:“我等都是受牧尘的诡计所迫害,服下了七昧丹,不知道元阳兄可否帮我等解开七昧丹,若能如此,大恩我等没齿难忘,,,”

  牧元阳还没回答。

  牧尘就笑了:“别想了!”

  “恩?”

  “七昧丹的解药,在父皇手中!

  所有的七昧丹,都是由我父皇手下炼制出来。

  具体的配方,除了我父,连负责炼制丹药的丹师都不知道!”

  牧尘冷笑说着。

  说实话,他还挺看不上这些家伙的。

  而且他也确实没有说谎,七昧丹的解药,普天之下还真就只有武皇知道!

  所以就算是众人怨毒的看着他,他也觉得问心无愧。

  我是说了实话,谁让你们蠢,被我算计了。

  你看牧元阳不是没中招么,而且还看破了我的身份!

  没错,都怪你们蠢,,,

  牧元阳闻言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七昧丹,可是天下控制人最好的丹药了。

  武皇把这种神兵利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也没觉得牧尘说谎了。

  可其他人闻言却都是如丧考妣。

  开玩笑,去找武皇要解药?

  别说他们,就连他们的长辈都不敢!

  虽然武皇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手了,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