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拥有六位大圣的天龙派,俨然已经成了天下第宗门!

  在这样的前提下,哪里还有人不知道他们的名气。

  牧元阳现在也有了尊号,御龙大圣!

  这个御龙吧,实际上有点牵强附会了。

  御是掌控,龙代表天龙派,所以才是御龙大圣。

  实际上却并不能准确的代表牧元阳。

  主要也是因为牧元阳很长时间没有出手了!

  大伙也不好根据他的战绩和功法来作为尊称的依据。

  所以暂时就是御龙大圣了。

  不过这名头现在在九州那是绝对响当当!

  别的不说,至少在扬州和豫州地面上,那是绝对的言九鼎!

  而天下人也对牧元阳有很深的了解。

  所以牧仙探听出来的消息,压根就不算是什么消息。

  牧仙脸上露出苦笑,也不敢不回答,只能如实说:“已经派了不少的探子,最初都很顺利,可旦接触到牧元阳,就会被直接戳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怀疑是有人泄露了咱们的情报人员名单,,,”

  “不可能!”

  牧仙的话直接就被天罗给打断了。

  点都没有尊重牧仙的意思。

  牧仙脸上闪过几多不快。

  他知道天罗点都不服自己。

  他也知道自己没理由让天罗服气。

  毕竟无论是实力,资质,甚至于和武皇的亲近程度,,,天罗都超过自己!

  没错,武皇对天罗的信任,绝对远远超过牧仙!

  牧仙自己也知道这点。

  他唯比牧仙强的地方,就是自己有个好爹。

  仅此而已!

  所以他知道天罗绝对不会服从自己。

  从他接手天罗地网的第天起他就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让天罗服从。

  他知道,天罗也是武皇放在他身边的监管,,,旦事情脱离了武皇的掌控,天罗会直接把天罗地网收回到武皇手里。

  可牧仙还是没想到天罗对自己如此轻视。

  话说半,居然就直接被天罗给打断了。

  天罗丝毫没管牧仙脸上的古怪的神色,直接开口说:“天罗的具体名单,只有臣和陛下有,大皇子的意思,是信不过微臣?”

  虽然口称臣子,却压根看不出任何臣服的姿态。

  反而是显得咄咄逼人。

  牧仙眉头皱得更紧了,冷笑说:“天罗多虑了,本王也只是随口那么说而已。”

  “随口说?”

  武皇也不愿意了,他摇了摇头:“国家大事,岂可小儿胡言?

  仙儿,你太让朕失望了,,,

  算了,你先退下吧。”

  武皇没说别的。

  可仅仅是失望两个字,就已经让牧仙不寒而栗。

  他清楚的知道这两个字的意义到底代表着什么。

  可他也不认为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连自己的意见和猜测都不能说?

  说到底,他到底是不信任自己罢了!

  如果牧仙所料不差的话,过不了多久,武皇就会重新收回天罗地网。

  从天罗的表现上,就足以看得出来,,,

  “可惜啊,我的人手还没有全部安插进去!

  早知道这样,当初的态度应该强硬些,也不至于被天罗牵着鼻子走!

  好条走狗,等本王登基,必取你首级!”

  牧仙心里暗暗发狠!

  不过他也知道,那天会很遥远。

  毕竟以武皇的修为,他们爷俩说不定谁先死呢,,,

  武者的修为越高,身体越强健,神魂越壮大,自然寿元越绵延。

  以武皇的修为,再活个百八十年,都不在话下。

  可牧仙知道,除了等待,他点办法都没有。

  “说不定,,,”

  牧仙忽然想到了什么,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而武皇和天罗,却压根就没理会牧仙。

  自顾自的聊着:“有什么消息吗?”

  他现在,才算是正式开始询问。

  天罗沉声说:“有些消息。

  其实和大皇子说的样,任何探子到牧元阳身边,就会被其斩杀!

  臣琢磨他应该是学了某种可以揣度人心的秘法,,,

  陛下也知道,上古武道,玄妙无穷。”

  “揣度人心的秘法?

  呵,那还真是个好手段啊!”

  武皇心里竟然有了些羡慕。

  如果他也有这样的秘法那该多好!

  清楚的窥测到人心,眼辨别忠。

  又何至于连跟自己的儿子,都得勾心斗角?

  可他不会把心里的羡慕表现出来:“继续说。”

  “是。”

  天罗微微措辞,继续说:“不过还是有个探子,成功的留在了牧元阳的身边!”

  “谁?”

  “白樱!”

  “是她?”

  武皇有些意外,微微思索后说:“掌控得住吗?”

  “她的家人现在都在盛京。

  虽然她并非是天罗自幼洗脑培育出来的探子。

  不过想必她不敢背叛天罗,,,”

  天罗含笑说,虽然说的很委婉,却很坚定。

  这世界上,除了天家,谁能对亲情视若无睹?

  武皇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说吧,她传回来什么消息了?”

  “她也知道牧元阳有诡异的手段。

  所以压根就不敢接近牧元阳,也不敢有丝毫的表露。

  她所有的消息,都是从牧忠嘴里得到的!”

  “牧忠?”

  “就是牧顺的儿子!”

  “牧顺,牧忠!

  大哥啊,你还真是找了个好奴才啊!

  居然甘心让自己的二字也为人做奴!”

  武皇摇头叹息着,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又听到天罗继续说:“从白樱传回来的消息来看。

  牧元阳现在确实已经进入了中品大圣的境界!

  而且还掌握着种很强的秘法,,,

  按照牧忠的说法,天下可胜牧元阳者,屈指可数!”

  “朕,可胜之!”

  武皇忽然说了这么句。

  说完又觉得不是滋味。

  什么时候,牧元阳也要被他视为对手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知道怎么的,武皇心里突然阵莫名的烦躁:“大哥,你死了,但是你的儿子还是要和我斗下去啊!”

  最恐怖的是,现在牧元阳确实已经有了可以和武皇斗的资本!

  听到武皇如此失态,天罗却只是笑了笑:“陛下自然可以战而胜之!

  不过咱们手下,中品大圣不多,高品更是只有两人。

  再说陛下也知道,他们对大武也都不是真心实意的!

  如果不是为了超凡丹,他们怕是早就走了!”

  “所以我才羡慕牧元阳那小子啊!”

  武皇叹息着,如果他也有牧元阳那种揣度人心的能力,又何愁不能把手下的忠心收为己用?何至于用每个人都得琢磨思虑再三?

  “牧元阳手下势力如何?”武皇问。

  如果只有牧元阳人,武皇尚且能沉得住气。

  关键现在牧元阳麾下的势力太过于庞大了些!

  如江湖上传言,俨然已经成为了天下第大势力!

  这让武皇如何释然?

  虽然这样程度的势力,还不足以威胁到大武。

  可是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了!

  因为他是大武的主宰,可牧元阳同样也是大武的部分!

  他同样,也可以主宰些东西,些人。

  所以武皇在面对其他宗门时候的很多优势,到牧元阳这里就完全不中用了。

  别的不说,朝里那几张底牌,如果在面对其他宗门的时候,足以压服四方,可如果面对牧元阳,他们怕不是要出工不出力,或者说干脆连工都不出。

  武皇可是知道,当初自己那个大哥,到底多么有魅力。

  这么多年了,那些人还是对他念念不忘,还是那么忠心耿耿,,,

  别看现在朝堂之上风平浪静。

  可若是有朝日,牧元阳和武皇正式挑明了。

  到时候又会有多少他现在的肱骨之臣,掉头投奔牧元阳??

  他不知道,不过他担心这个问题。

  所以才会对牧元阳多次忍让,多次宽恕,终于,,,

  他尝到了恶果!

  “当初就应该不管那几个老家伙的意见,直接杀掉他!”武皇第次尝到了懊悔的滋味。

  不对,这是第二次。

  第次,是那个流血的夜晚。

  他杀了那个让他辈子都忘不了的人。

  天罗闻言微微沉吟,沉声说:“白樱传回来说。

  江湖上传闻的消息大都属实,甚至于还有些保守。

  按照白樱的推测,虽然天龙派目前内部确实只有六位大圣。

  可旦发生事端,其能够团聚的宗师至少,,,十位往上!”

  “恩?”

  “其师霸刀,与剑圣交好,以苏慕白的性格,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还有书圣,宝树大圣,阴虚大圣,,,

  尤其是极乐宫的极乐圣,据说和霸刀为生死之交!

  他绝对不会看着牧元阳坐蜡的!”

  “霸刀,好个霸刀!”

  武皇笑了,笑得有些阴森:“我还真想见识见识,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陛下还是不见的好!”

  “恩?”

  武皇眉头皱起,有些不快。

  天罗却罔若未闻,自顾自的说道:“从海外的消息得知,当初有次很多大圣共同进入孽窟,,,”

  “所以呢?”

  “同行的还有三道君!”

  “那个偷鸡摸狗的老家伙?”

  “,,,对。

  三道君猜测说,霸刀很可能是,,,高品之上!”

  此言出,武皇神色巨变:“不可能!

  现在的天地,已经不允许再出现高品之上的武者了!

  否则的话,朕早就已经突破,,,,

  这绝对不可能!”

  说着,武皇起身在房间内踱步,然后沉吟了片刻,吩咐说:“摆驾,朕立刻要去太祖山!”

  第三百十八章

  太祖山。

  虽然名为太祖山,对外也宣称是太祖坐化之地。

  平日里都是重兵把守,寻常人来不了。

  实际上太祖山是大武最重要的阵地!

  里面包含着大武所有的秘密!

  包括那个武皇口中可以让高品大圣更上层楼的,,,“超凡丹”!

  武皇的车架来到了太祖山。

  名义自然祭奠太祖了。

  可当走进太祖庙之后,武皇就直接进入了地道,山腹当中。

  太祖山本来也算不上是多么高耸巍峨的山。

  山腹基本上都被掏空了,,,

  武皇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巡查,所以对位置自然很清楚。

  直接去了负责研发丹药的区域。

  负责研发丹药的区域,几乎占据了整个山腹的半!

  他们居然凿通了地脉,在深处引岩浆火脉!

  以此地气地火来炼丹,可以说是极大的手笔了!

  炼丹的区域十分的燥热,热浪扑面。

  武皇直接召见了负责炼制丹药的大圣:“超凡丹如何了?”

  “启禀陛下,目前,,,目前还没有完全成功!”

  “还需要多久?”

  武皇语气很柔和,态度也很平静。

  他本来就知道,超凡丹这种超凡脱俗的东西,本来就不是蹴而就的!

  从武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炼制超凡丹,可直到现在,连颗都没有!

  明明他们觉得已经掌握了炼制出超凡丹的步骤和窍门,,,

  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付出多少的心血,就是不成丹!

  有些东西,强求不得。

  所以他也不会因此而苛责他人。

  相反,他对他们还极为的优待和宽厚。

  因为他知道他们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可以很负责的说,离开了他们,超凡丹几乎无法练成!

  要知道,这个圣者的修为,是特么吃丹药自己嗑药刻出来的!

  生生吃药吃出来的大圣啊!

  这天下如果说炼丹,舍他其谁?

  那大圣也没觉得武皇的态度有什么不妥。

  他平时也不太在乎这些东西,他更像是个科研人员,卯足了劲都放在了炼制丹药上古,所以闻言不假思索的说:“这个我也说不准!

  丹液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炼制出来了。

  只不过尚且无法成丹,,,”

  “尽快去做吧!

  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朕提出来!

  朕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满足你们!”

  武皇认真的说。

  超凡丹,是他计划当中最重要的环!

  他这么说,那丹圣也不客气,直接说了自己的要求:“还需要批内丹,最好多来些水属性的,水属性比较温和些,成丹的可能性更大!”

  “朕这就派人去孽窟再搜罗批!”

  “还需要几个大圣,修为越精深越好!”

  丹圣看到武皇面色古怪,认真说:“陛下知道,臣虽然也是大圣,但是通过服用丹药上来的,道种也是自己炼制的道种,虽然比正常宗师强些,但是根本就无法完美的驾驭道韵。

  而炼制超凡丹,是需要道韵来进行稳固的。

  而且臣猜测,之所以迟迟无法成丹,很可能跟道韵有关”

  “哦?”

  “超凡丹,化凡为圣!

  可以彻底打破肉身的禁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在于天地力量抗衡!

  或者说,需要种可以和天地同化的力量!

  想要得到这种力量,道韵无疑是最好的媒介!”

  说着,丹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武皇。

  武皇却有点犹豫不决:“这样的话,丹方会不会泄露出去?”

  “陛下多虑了!”

  丹圣却显得很自信,含笑说:“且不说是否其他大圣也是如臣这般的丹道宗师,,,

  炼丹本来就是极为复杂的事情,比琢磨任何功法,琢磨任何招式都要复杂!

  因为丹药,本来就是天地之间精华的汇聚,精粹的集合!

  更别说超凡丹这种超越了现在丹道不知道多少年的圣药!

  就算是臣,也是在得到了陛下赏赐的武尊手卷之后,才勉强初窥门径。

  又经过这么多年的炼制,不断的进行尝试,才摸索出了相应的技巧。

  没有这些东西,就算是他的实力再强,丹道再强,也绝对无法琢磨到其中的玄妙!”

  “这样啊,,,”

  武皇顿了顿。

  说实话,他还是有些不信任。

  方面是不信任其他人,也是不信任丹圣。

  虽然丹圣几乎是他麾下这么多武者当中,待遇最好的人了!

  可实际上,武皇对他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他几乎不会给丹圣和除了他之外的人交流的空间。

  如果给他找来几个大圣,万他说漏了嘴,,,

  那可是整个大武的悲哀和损失!

  所以他也不敢直接答应下来。

  就算是答应,也得需要时间准备。

  派来协助丹圣炼制超凡丹的,必须都是他最心腹最信任的大圣才行!

  “这件事情的话,朕会尽快让人处理。”

  这是武皇的答复,算是留有余地了。

  丹圣也没有继续要求,他也知道武皇的想法,只是调转话头继续说:“而且,超凡丹的材料也需要再多准备些,陛下也知道,超凡丹的材料在九州是无处可寻的,而且炼制每颗超凡丹,对于材料的消耗都十分的恐怖。

  所以我希望陛下能再送来批材料,,,”

  “材料会和内丹起送过来!”

  武皇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材料的事情,可绝对不能推脱苛刻。

  毕竟无论是多么高超,多么厉害的炼丹师。

  炼丹都得需要材料吧?

  这是最起码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过武皇心里也有点打鼓:“这么多的材料,不好准备啊!

  看来只能想办法和其他孽窟的存在沟通下了,,,

  中州孽窟里面的老家伙都是废物,,,”

  思来想去,武皇决定:“就让尘儿去吧。

  如果这趟做的好,就把天罗地网交给他管理。

  现在仙儿的权势太大了,不好”

  武皇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又和丹圣交流了很久。

  这才转身离开。

  而也就在他刚刚离开。

  在角落当中就出现了道人影,,,

  居然是,,,牧元阳!

  丹圣扑通跪倒,毕恭毕敬,比对武皇可要恭敬多了:“少主!”

  “三叔起来吧!”

  牧元阳急忙把他搀扶起来。

  原来丹圣原本也是牧义手下的忠臣!

  和牧顺样!

  对牧义忠心耿耿,片赤诚。

  当年因为牧义仙逝,丹圣本欲自尽追随。

  却得牧顺点播,潜伏到了武皇身边。

  他本来战斗力就没多强,在牧义身边也排不上号。

  所以当初那场战斗他也压根就没参加。

  不是因为他不想上,牧义不让啊!

  都知道他这圣者修为太水了。

  他主要的价值还是在炼丹上。

  也是牧义担心他的安全。

  当初牧义身边最信任的人就是牧顺和他。

  所以牧元阳才会称其为三叔。

  而也正因为他当初就没参加那场战斗。

  所以武皇对他的怀疑不甚。

  加上这么多年来他都始终醉心于炼丹。

  所以武皇后来也就慢慢放下了对他的戒备。

  甚至于让他来负责炼制超凡丹。

  牧元阳之所以联系上他,是因为牧顺的原因。

  牧顺回归之后,就直在门派当中疗伤。

  牧元阳不惜折损自己的道韵根基,强行帮牧顺修复了大丹。

  而牧顺也在回来之后,告诉了牧元阳这个消息。

  牧元阳于是就潜伏进了盛京,并且顺利的进入了太祖山。

  并且和丹圣相认,并且从其口中得知了惊天的秘闻。

  “武皇的修为很强!

  刚才如果不是有岩浆波动,遮掩住了我的气息!

  怕是连我都无法藏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