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抽搐,忍着剧痛从怀中掏出个瓷瓶,将暗金色的粉末洒在伤口上,只是几息的时间,伤口便已经结痂了。

  他又将手摁在腰间抽,便拽出了柄软剑,重新加入战团。

  四个炼体大成分立四方,施展出种种精妙招式围攻牧元阳。

  牧元阳却蔚然不惧,柄佛骨挥舞得水泼不进。

  仗着手中神兵锐利,更是凶猛异常,以敌四居然不落下风!

  “这家伙,好强的实力,这样的实力,怕是足以进入炼体榜了吧?”

  有人赞叹牧元阳的强大实力,同样也有人对此报以冷笑:“啧啧,没想到我皇室当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妖孽英才,,,只可惜他的身份已经注定了他的未来。”

  牧歌心中的杀机更是坚定了几分:“这样的天才如果成长起来,他日必然是我之大敌!”

  牧元阳刀逼退牧恪,反身朝身后的武者杀去。

  这人是灵王二子,牧麒的兄长,牧麟。

  牧麟同样是炼体大成境界,使得杆银枪,实力不弱。

  看到牧元阳奔着他来,牧麟心中冷笑,手中银枪在瞬息之间点出五次,结成朵美丽的桃花,奔着牧元阳的面门袭去。

  万花枪法,桃花劫!

  若是成就天罡,枪动则有桃花纷飞,杀人无形。

  可牧麟的实力显然是不够瞧的。

  牧元阳计劫刀披散了桃花,直接斩在他手中的银枪上。

  牧麟的枪法不错,银枪也不赖,是件淬火五次的宝贝,兼之用料厚重,极为坚固。

  牧元阳这势大力沉的刀并没有斩断银枪,只是在上面留下了道印记罢了。

  可牧元阳的菲力还是震得牧麟手臂发麻,急忙就要抽枪横扫,逼退牧元阳。

  却没想到牧元阳居然就势抽刀,身子后仰躲过银枪,再度朝他逼近。

  牧恪见状不妙,急忙出声提醒:“小心点,这小子练了门极为阴毒的藏剑法门,,,”

  牧麟闻言急忙抽身后撤,却还是晚了步。

  众人甚至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只看见牧元阳右手起落,牧麟已经捂着咽喉,瘫倒在地上抽搐,发出如被人掐住脖子的鸭子样的嘶哑声音。

  藏家三式,白驹过隙。

  进入炼体圆满境界之后,牧元阳的藏剑三式,已经快到让人连刀光都看不清的地步了!

  不过他到底还只是炼体罢了,所以出剑收剑之间,难免还是有迹可循。

  若是实力再进步,怕是连抬手的动作都看不到。

  牧元阳击得手,宰了牧麟,四方囚困便少了方。

  牧元阳没有理会牧恪等人,而是钻出了包围,朝着其他人杀去。

  他已经是炼体大成,五脏齐鸣,筋骨相合之辈。

  而且他每步都走的踏实圆满,实力已经达到了炼体境界的巅峰状态!

  哪里是寻常五脏乃至于炼皮武者可以抵抗的?

  牧元阳突破包围,真如猛虎下山般,手中佛骨力劈,使了入魔刀法第式,杀刀!

  杀心旺盛,见血方归!

  距离牧元阳最近的炼皮弟子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鲜血泉涌,肠子肚子淌了地。

  见此状者,无不是心惊胆战,遍体生寒!

  “到底是些没见过血腥的废物罢了!”

  牧元阳冷笑声,手中的刀却不停,兔起鹘落之间再次斩杀三人。

  手段血腥,残忍如妖魔!

  众皇室弟子见状胆气更泄了七分。

  那些巨孽们的管用招式,让牧元阳施展得淋漓尽致。

  说实话这些家伙给他带来的压力,甚至不如那些只有炼骨境界的鬼将孽大。

  鬼将孽们虽然没有精妙的招式,没有锋利的兵刃,,,可他们悍不畏死的血性,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他们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牧元阳道微不足道的伤痕。

  更别说彼此之间的配合,生死搏杀的经验,更是天差地别。

  所以哪怕当时牧元阳拥有碾压他们的实力,可还是打得畏首畏尾,甚至于冒着重伤的危险,才能够艰难获胜。

  而眼前这些家伙,虽然实力不错,强些的甚至能和牧元阳抗衡片刻,可对于牧元阳来说,他们也就是些待宰的猪猡罢了。

  倒是也有些并没受到影响的弟子,可到底是少数罢了。

  毕竟他们,大都是才修行武道,尚且没有经过磨练的雏儿罢了。

  哪像是牧元阳,虽然年纪和他们样,可死在牧元阳手中的枉死鬼,都已经是以十为单位计算了。

  “唯有经历生死鲜血的洗涤,才能算是真正的武者,,,这正是先祖制定夏苗的用心啊!”

  牧元阳想着,手中的刀却从来没停过。

  只是片刻时间,牧恪方已经被斩杀近半,还折损了个炼体大成。

  这完全是属于牧元阳个人的杀戮盛宴!

  “可恶,这家伙已经是炼体大成,可以封锁毛孔,气力不竭,若是让他杀下去,怕是要全军覆没!”

  牧恪心中发寒,眸光闪烁片刻咬牙,对其他两个炼体大成吩咐道:“拦住那小子片刻,,,”

  “你是要?”

  “不错,我要进入练劲境界!”

  “且放心突破,我二人自然竭力护卫!”

  牧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本不想这么早就突破的。

  他也是有雄心壮志的,本来打算在五脏更进步之后再进行突破,可现在看起来却是不能了。

  “可恶,我必要将你碾成齑粉!”

  第四十六章,以力破巧,以柔克刚

  牧元阳如杀神附体,大杀四方。

  两位同是炼体圆满的皇室弟子,牧青,牧楼,竭尽全力阻拦牧元阳的屠杀,并且为牧恪的突破争取时间。

  其实牧元阳已经注意到了牧恪的异常,却根本没有想去干扰的心思。

  反而是弃了那些被杀破胆的炼皮弟子,反身直接朝着两位炼体圆满扑了过去。

  他打算趁着牧恪全力聚力,无暇分心之际,先斩杀掉这二人!

  牧青,牧楼二人却早就见识过牧元阳的恐怖之处,所以打的极为谨慎。

  与其说是在生死搏杀,倒不如说是在竭力纠缠牧元阳。

  牧青柄断虹秋水宝剑,在手中腾飞如蛟龙布雨。

  雨点就是道道剑芒,润物无声间杀机斐然。

  这是牧青家传的剑招,烟雨剑法,和寻常剑法的出招方式不同,此剑法大都是以刺为主,倒是和枪法极为相似。不过宝剑却比银枪更灵动活泼些,是以其剑招极快,迅如奔雷,变化又多,倒是和牧元阳的藏剑三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牧元阳却是大开大阖,存着力破万法的心思。

  他手中柄佛骨直劈横扫,招招都是势大力沉,让牧青不敢硬抗。

  劈扫之间,逐开乌云化晴天!

  “这家伙好大的力道,手中宝刀更是锋利难当,专克我这剑法,,,”

  牧青知道,若是单打独斗的话,怕是不到片刻自己就得被牧元阳斩杀。

  万幸身边还有个牧楼。

  牧楼的名字很雅致,他长相也是十分俊美,气质温文儒雅。

  偏偏他的武器是极为粗犷的,居然是两柄宣花板斧!

  两柄板斧沉重足有百斤,被看似瘦弱的牧楼舞动得虎虎生风。

  手起手落之间,两柄板斧抡圆了朝着牧元阳劈头盖脸的砸去。

  斧方落,另外斧已经抬起。

  他的速度没有牧青快,却给牧元阳带来了种没有间隙可寻的错觉。

  而且牧楼的力道十分之恐怖,不知道是天生神力,还是后天修炼所得。

  加上他的武器本就适合强攻,和牧元阳针锋相对,居然能够做到不落下风,让牧元阳十分惊讶。

  “这招式,走得似乎是征战沙场的路子!”

  牧元阳琢磨着,双臂猛地用力逼开了牧青。

  手中佛骨抡圆了,硬和牧楼的板斧对撞了几计。

  牧楼蔚然不惧,他就喜欢这种大开大阖,拳拳酣畅的战斗。

  手中的两柄板斧像是生了风样,轮起来整个人都化作道飓风,疯狂绞杀。

  他斧劈出,势大力沉,撞在牧元阳的佛骨上。

  他招招力竭,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可当板斧落在佛骨上的时候,却没有感到半点力道碰撞,反而有种软绵绵不着力的感觉。

  原来是牧元阳使了个巧力,顺力将这击卸开了。

  可牧楼这边却收势不及,他手的板斧向下坠来不及收回,另外手的板斧也已经抬起,却是难以卸力,只能够硬劈了出去。

  这坠劈之间,就让他原本如疾风骤雨般的招式,凭空就断了空挡。

  牧元阳便趁着这空挡,使了个拖刀式,双腿如飞欺身而上。

  “糟糕,这家伙又要施展那藏剑秘术了!”牧楼心中暴寒,咬牙弃了手中板斧,急忙抽身后撤和牧元阳拉开距离。

  与此同时他又将手摁在腰间,摸出了把银针,扬手朝着牧元阳刺来。

  牧楼也是得了正统传授的武者,必然是要有些隐藏手段的。

  银针如雨,上面泛着幽幽蓝光,显然都是已经淬好了毒的。

  若是牧元阳硬要欺身,那必然是要被银针所伤。

  可牧元阳压根就没想着以藏剑术逞凶!

  他知道自己的藏剑术已经暴露,牧恪等人都早就有了防范,难以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毕竟藏剑手段,讲究的就是个藏字,若是公之于众,便算不得藏了。

  可就算是这样,藏剑三式也足以让敌人心神不定,小心防范。

  就像是现在,牧楼全心都在防备着牧元阳的藏剑术,却没料到牧元阳真正的杀招是身后的佛骨!

  密密麻麻的银针劈头盖脸袭来,牧元阳冷笑声,力灌双臂。

  身后佛骨以十分刁钻且惊艳的角度从身后袭出。

  这击虽势大力沉,却并非劈砍,而是横扫!

  这刀虽然是从牧元阳身后拖出,然实际上刀身却扫了牧元阳身周圈!

  佛骨的长度加上牧元阳手臂的长度,范围怕有丈许!

  东西南北,前后左右,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横扫八方,圣灵禁地!

  入魔刀法第三刀,灾刀!

  刀锋像是道炼匹划过,轻而易举的击落了袭来的银针。

  顺便,还带走了牧楼那便是惊悚神色的头颅!

  鲜血如柱,死尸倒地。

  “劈山斧法虽然凶横绵延,却始终少了几分变化,更别说以你的实力,根本没法将劈山斧法使得通透,,,”牧元阳眸子泛寒。

  如果说破解牧青的烟雨剑法,凭得是力,力降十会,以力破巧的话。那么破解牧楼的劈山斧法便是反过来,以柔克刚,以巧破力!

  先是用巧劲断了牧楼的节奏,让他原本无懈可击的斧法出现空挡真空。

  就是那瞬息的空挡,就足以让他身首异处了!

  兔起鹘落之间斩杀牧楼,牧元阳又再度朝着牧青袭去。

  牧青心中发寒,口中猛地爆喝:“诸位兄弟若还畏死,今日便个都活不了!”

  先前四个炼体大成还只是和牧元阳打了个平手,准确的说是被压着打,现在只有他人,怎么能够抵抗?

  所以他才急忙出声激励其他弟子,妄图联合众人之力对抗牧元阳,为牧恪争取时间。

  其他人自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纷纷咬紧牙关,压下心中的恐惧,纷纷扑了上来。

  可以他们的实力,也只是给牧元阳送菜罢了。

  牧元阳左突右进,手中佛骨绽放杀机,收割条条鲜活的生命。

  不过这些家伙好歹是拖延了牧元阳的时间,给牧恪创造了充足的机会。

  就在牧元阳劈开牧青的烟雨蒙蒙,打算送他升天的时候。

  猛地有股巨力袭在了他的刀刃上,牧元阳倒飞而出!

  “小子,有这么多的兄弟为你陪葬,你也够本了!”

  牧恪眸中有精光闪烁,脚下用力,劲力踩出个深坑。

  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朝牧元阳窜了过去!

  第四十七章,力在,劲在

  牧恪拳脚如电。

  进入练劲境界之后,劲力带动肢体,非但可以让武者拥有强大的爆发力,同样也变相的增强了武者的速度!

  在突破之前,牧恪被牧元阳压着吊打。

  而现在却完全调转过来了。

  炼体与练劲之间的差距,可谓鸿沟!

  “你居然敢斩杀这么多的皇室弟子,就算是陛下能容你,三哥也容不下你!”

  牧恪拳袭出,牧元阳急忙横刀抵挡,却仍是被劲力震得手臂发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牧恪劲力从脚底喷发,再度窜了出去。

  在牧元阳尚且还在空中的时候,又是数拳轰出落在牧元阳身上。

  先前不可世的牧元阳,现在仿佛成了牧恪的沙包样!

  他瘫倒在地上,口中喷涌鲜血,五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体内紫气快速流转,不断进行修复,却需要鲜血充盈,让他的脸色看起来难看至极。

  看着似乎不堪击的牧元阳,牧恪扬眉吐气,畅快万分,嘴上却不饶人的讥讽着:“你先前不是很凶么,怎么现在被我打成了死狗?”

  “你以为你资质过人,就能够无法无天么,可笑,死掉的天才可比成长起来的天才要多得多!”

  牧恪步步朝着牧元阳缓缓走去,他十分享受这种掌控切的感觉。

  劲力在体内流淌,牧恪觉得现在的自己,拳可以打爆座山!

  这是实力暴涨之后,给他带来的心魔。

  牧恪却浑然不觉,反而心神都陷入十分活跃的状态。

  他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言语,如刀剑般锋利:“知道么,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就是蝼蚁样,随手就能够掐死!”

  他伸出手来虚握了下,居然有空气爆鸣的声音响起。

  他伫立在原地,眸子像是鹰隼般锐利,神采飞扬,不可世!

  而牧元阳半蹲在地,周身血污,狼狈到了极点。

  这是牧恪和牧元阳之间的差别,同样也是练劲和炼体之间的鸿沟。

  看到这幕,牧青等人原本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毕竟先前的牧元阳无可抵挡的姿态已经印入他们心中,他们原本还担心进入练劲之后的牧恪,能否击溃牧元阳,现在却终于安心了。

  炼体和练劲之间的差距,超乎他们的想象。

  牧青边调理呼吸,边冷笑说道:“这家伙杀了咱们这么多兄弟,可不能让他死得太痛快!”

  “就是,非得要把他的骨骼点点碾碎,把他的血点点放干才好!”

  “要不然干脆废掉这小子,拿他喂这山中的猛兽,,,桀桀,龙门山当中的猛兽,可是好久都没见过人味了呢!”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附和。

  先前有多恐惧,现在就有多舒畅!

  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

  牧元阳却神色如常,眸光如止水自如,望着缓步走过来的牧恪,口中喃喃自语着:“将力凝聚成点,然后瞬间释放出来,这就是练劲境界么?”

  “这个力,不定是浑身百骸的所有力道,只需要将部分的力凝聚,就足以爆发出增幅数倍乃至于数十倍的力量,看来我先前倒是异想天开,误入歧途了!”

  “说到底,练劲和炼力的区别,也不过是对力的释放方式的不同罢了,,,却更为精妙,对武者操纵自身的要求也更高些,,,丁点改变,就可以造就云泥般的差别!”

  缓步走过来的牧恪恰好就听到了牧元阳的话,他冷笑说:“不错,炼体和练劲就是云泥样的差别!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托大,放任我突破到练劲境界!”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完了,你还是做好承受我这些兄弟酷刑的准备吧!”

  “不以你血,如何让我那些死去的兄弟生灵安息!”

  牧元阳闻言摇了摇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反而是微笑对牧恪问道:“你以为我放任你进入练劲境界是为了什么?”

  “恩?”

  “我只不过是为了体会练劲境界的力量罢了!”

  牧恪闻言怔,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先前牧元阳明明有机会阻止自己突破,却还放任不管的原因了,可他却丝毫不在意,反而冷笑说:“哼,就算是你摸到了练劲的门槛又如何?莫非你天真到,以为我会给你聚力成劲的机会么?”

  话毕,他又猛地拳朝牧元阳的肩膀锤了过去。

  他隐隐感觉到些不妥,打算先彻底废掉牧元阳之后,再任由牧青等人炮制他。

  这拳势大力沉,劲力在拳头上爆发!

  若是落在身上,足以轰碎牧元阳的肩胛,到时候他筋脉受损,上下失调就没有点反抗的机会了。

  他脸上闪烁着狰狞的神色,似乎已经看到了牧元阳在酷刑当中求饶的幕。

  眼看着拳来袭,牧元阳微笑着摇了摇头,猛地起身同样是拳轰出!

  “找死!”牧恪心中冷笑,力道又加了三分,非得要拳将牧元阳的手臂轰碎不可。

  可他却没想到,他势大力沉的拳,居然被牧元阳轻飘飘的接住了!

  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劲力爆发,却被同样斐然的力道给抵消了!

  牧恪看着满脸微笑的牧元阳,漏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挡住我这拳!”

  “很简单,因为,,,我也练劲了啊!”牧元阳微微活动身躯,体内有阵炒豆子般的声音传出。

  他又猛地喷出口鲜血。

  鲜血似乎变成了道利剑,居然将不远处的青石打得个满目疮痍。

  里面还有些斑杂的碎肉块,那是先前被牧恪震碎的内脏。

  喷出这口鲜血之后,牧元阳便觉得周身都舒畅了许多,劲力也越发剔透圆润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