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郁可可当下急了,拉扯了下叶枫的手臂。

  “错了,我们家在那个方向。”

  是啊,自己又不知道郁可可家在哪里,怎么拉起她就走脸上瞬间尴尬的表情闪现。

  两人步行走在人行道上,俏男靓女,引来些路人的纷纷目光。

  “等等,我去买点东西。”叶枫左看右看,看见家便利商店。

  第次去人家家里,总不能空手而去。

  “不用”

  郁可可没拦住叶枫的动作,摇摇头,跟着他起走进便利店。

  买点什么好,叶枫也不知道,只有问人家售货员了,这家店的售货员是个大妈,叶枫走上前去,“大姐,般第次去人家家里带点什么好?”

  大妈乐呵呵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伙,随后郁可可也跟了进来,“小伙子,你女朋友可真漂亮。”

  叶枫笑了笑。

  大妈此时又说道,“去女朋友家,那就买箱红枣吧,天三颗枣,青春不显老。这个干果礼盒也行,还有就是烟酒。”

  叶枫转身向进来的郁可可问道:“叔叔般都抽什么烟,喝什么酒?”

  郁可可听见叶枫问自己的父亲,“不用买这些东西,家里都有。”

  这可不行,叶枫最后还是拎了箱红枣,还有干果。

  “怎么了?”叶枫见到好像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题,从便利店出来,郁可可的心情就有些变化。

  “没怎么,想到了些事情。”郁可踢了踢自己脚下的石子。

  叶枫感觉郁可可心里肯定有事情,不然心情变化的也太快了些。

  “可可。”

  “嗯。”郁可可应道。

  “是不是叔叔的缘故?”叶枫回想了下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语,貌似就是自己问郁可可父亲时,郁可可的心情才开始发生变化。

  “可可,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说,也许我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叶枫劝解道。

  “我爸最近有些时间没有看过妈来了。”郁可可此时边走边说道。

  “是因为什么原因吗?”叶枫问道。

  叶枫此时也算是郁可可的男朋友,这种东西他还是知道些比较好。额这个男朋友的关系,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实际关系已经到达了这个地步,不然怎么都要见家长了。

  郁可可摇摇头,自从自己母亲腿脚医治不好之后,自己的父亲就跟母亲联系少了,通常在外面工作,就连看郁可可来的时间也是很少,般个星期才来次电话。

  “先不说这个了,咱们先回家,我二叔今天也来了。”郁可可缓解了下心情。

  此时郁可可家里郁厉行坐在屋里的沙发上,同时身边坐着位年轻人。

  郁可可的母亲,邢露此时被保姆搀扶到了沙发上。

  “嫂子,大哥现在忙,没有啥时间看来你,你也别乱想。”郁厉行此时对邢露说道。

  邢露笑着摇摇头,“我知道,再说我能瞎想什么,我腿脚不方便,海天不可能时常在家里照顾我。”

  郁可可家门口团两辆车,辆大众是郁可可叔叔的,但是另外辆保时捷就不知是谁的了,郁可可疑惑,“家里还来人了?”

  郁可可家也是个二层小别墅,家境条件看起来不错。

  叶枫跟着郁可可走到门口,此时心里有些小激动,郁可可的母亲是个什么样地人呢,会不会不好说话。

  用钥匙将门锁打开,郁可可给叶枫让出个道路,“进去吧。”

  房门的打开,叶枫感觉到了三人的目光同时向自己望过来,但是随后便有道目光消失。

  是的,秦永生在门开的瞬间目光锁定在叶枫身上,因为这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在进门之前,郁厉行已经提醒过他,郁可可貌似有男朋友,没准会会带回家来。

  秦永生笑了笑,没有理会,好像对自己很有信心。

  说实话,秦永生要家世有家室,要钱有钱,还真没有什么男人能比的过他,此时二十二岁的他,自己经营着家公司,也算小有成就。

  但是随后的目光便被门前的郁可可吸引,听郁厉行说过,郁可可可是个难得见的美女,这下他也不得不承认,郁可可的身姿相貌,确实属于流水准,让人见到都有股冲动。

  郁可可身上所散发的气息不是那种风流,荡漾,而是种家居贤妻,如果选来做老婆,肯定是不二人选。

  此时郁可可的母亲,邢露则是观察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未来女婿,当妈的肯定会为自己女儿的后半生幸福操心,她不想郁可可找到的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叶枫提着自己手中的红枣跟干果,走进屋子,将其放在边。

  眼前沙发上坐着看像30多岁左右的女人想来就是郁可可的母亲,没想到,郁可可的母亲竟然这么年轻,比郁可可多了份成熟。

  想来如果跟郁可可走在大街上,人家会以为这是对姐妹吧。

  如果不是郁可可在场,叶枫会毫不犹豫的把对方称呼为姐姐。

  “阿姨,你好,我叫叶枫。”叶枫先出声打招呼,毕竟第见面,不能让郁可可的母亲先开口问自己的名字。

  此时郁可可脸色红红的站在叶枫身边,毕竟自己的母亲在叶枫面前。

  邢露看着眼前的叶枫,总起来说相貌绝对没啥可挑剔,“快坐,可可老跟我提起你,阿姨腿脚不便,招待不周。”

  叶枫哪能让郁可可母亲招待,但是听郁可可母亲腿脚不便,不知什么情况,郁可可也没跟自己提起过。

  第八十八章不小心咬到!

  郁可可没有跟叶枫提起过家中的事情,说起来,自己家中的事情,她也不想让叶枫操心,知道叶枫此时的工作,郁可可平时都很少和他联系,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没有因此而疏远,来可以考验叶枫对自己的感觉,二来也可以测试自己是不是真心喜欢叶枫。

  叶枫这个感情小白,对于郁可可考虑的这些,想来他再活个几十年应该就能参透。

  “阿姨腿部有伤?”叶枫问道。

  “多年的老毛病。”邢露对自己腿已经不再抱有幻想,这几年来都没有丝毫进展,这辈子自己基本上应该就在轮椅上度过了。

  叶枫点点头,叶枫也不是啥高明医生,对此也是无能为力。

  坐在沙发上的秦永生刚要跟郁可可说话。

  “叶枫,咱们去准备中午饭。”说完,也不顾叶枫同不同意,拉起他的手就像厨房走去。

  “可可这孩子,怎么今天毛毛躁躁的。”邢露摇摇头。

  秦永生此时面部表情有些不自然,郁可可回来后自己没有跟其说上句话,此时他也不好意思去厨房,自己根本不会最什么菜。

  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他肯定做不出来。

  “叶枫,我好紧张!”郁可可把叶枫拉到厨房,正对着叶枫说道。

  此时郁可可小脸红红的,注视着叶枫。

  叶枫笑了笑,“你紧张什么,我到你家来,你倒是比我还紧张。”

  其实叶枫这可算是打肿脸充胖子了,谁知道他当时和郁可可母亲对话时是有多紧张,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人,不只有他跟郁可可母亲,没准叶枫都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刚才他都感觉自己有些词穷,本来想好的奉承语句句也没有说出来。

  “可可。”叶枫盯着郁可可那娇红的脸蛋。

  “嗯。”

  “咱们现在可算是男女朋友了吧。”叶枫问出这句许久想问的话语。

  郁可可此时被这么问,脸上更红了,他跟叶枫的发展可以说是迷迷糊糊的就进展到了这个环节。

  当时对自己的二叔,他都说不去找自己男朋友的话语,更别说此时面对的是叶枫的提问。

  “不回答就是认可了。”

  叶枫见到郁可可说不出话,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郁可可不好意思。

  叶枫的身高比郁可可高小截,此时他的双手搂住郁可可的肩膀。

  郁可可娇躯震,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头部微微抬起。

  叶枫此时心里这个紧张,现在的他想要亲眼前的郁可可下,但是自己好像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是的,亲人也要心理准备,叶枫不是没有亲过人,自己的妹妹,白媚,还有那天晚上自己偷偷亲了下花舞蝶叶枫感觉自己好贱。

  叶枫头部微微向下低,郁可可的身子好像受到惊吓想要后退,但是被叶枫叶枫搂住肩膀,郁可可没能挣脱。

  郁可可此时怎能不知叶枫要做什么,颗心也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她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接吻什么感觉,但是此时却有种隐隐的期待,心中的感觉,此时千言万语难以描述。

  迎面股香气袭来,还散发着淡淡的热气,此时叶枫的嘴唇离郁可可的嘴唇很近,很近。

  郁可可没有挣脱,眼睛已经闭上,她知道下秒会发生什么。

  两唇相对,叶枫此时的感觉犹如触电般,这亲吻不跟其他亲吻样,第次,他有这种感觉。

  郁可可身子已经发软,双手搂住此时的叶枫腰部。

  如果说,接吻是起初是单纯的接触,但是这还不够,叶枫嘴唇微微动,舌头向前微伸,准备打破郁可可此时的香唇,再向里面进军。

  郁可可明显感觉到自己唇部的异样,条温润的东西想要探进来。

  惊慌失措的她不知此时要怎么回应。

  叶枫的进展很快,在郁可可失神的瞬间,叶枫突破了第道防御关口。

  条温润的舌头触碰到郁可可的嘴唇,郁可可当时惊慌失措,牙齿也略微松开。

  就是这瞬间,叶枫的舌头成功突破。

  香软,叶枫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的感觉。

  但是,此时郁可可的舌头仿佛只受到惊吓的小猫,不敢和自己的触碰,蜷缩在里面。

  叶枫对接吻,说实话他也没有啥经验。

  郁可可此时更是惊慌,动都不敢动。

  叶枫见郁可可没啥动作,主动向里神去,卷起郁可可此时那受到惊吓的香舌。

  就这样,叶枫完成了他这生当中的首次接吻。

  最初的生涩,也开始转变,郁可可也没有当初的惊缩,但是还是提不起丝力气。

  这吻,没有惊天地,也没有泣鬼神,但是叶枫不会忘记这个情节,更让他紧张的是,此时是在郁可可家的厨房里,而郁可可的母亲就在客厅,好像有种偷情的感觉。

  郁可可已经在刚刚的失神回过神来,羞涩,不是般的你羞涩。

  慌乱的咬在叶枫此时的唇上。

  嗯!

  叶枫嘴唇痛,连忙躲闪开。

  此时叶枫也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郁可可见到叶枫嘴唇被自己咬破。

  惊慌失措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叶枫此时笑了,搂住此时的郁可可,“这辈子,我不会离开你。”

  叶枫没有跟郁可可说过句,我喜欢你,我爱你的话,但是此时这句话,他出自内心。

  吱!

  厨房门此时被打开,门外站着的就是刚刚客厅中的秦永生。

  此时他见到对男女抱在起,男的是刚刚的叶枫,女的,可想而知是谁,叶枫的面孔正对着秦永生,他嘴唇的伤口更是让秦永生越发的愤怒。

  为什么嘴角会破!可想而知,刚刚叶枫跟郁可可做了些什么。

  这个时间,秦永生知道自己在这也是多余的,没有说话,直接走回客厅。

  郁可可此时也发现了身后有人,脱离叶枫的怀抱,捡起地上那些蔬菜,拿到洗菜池低着叶枫自己跟郁可可来厨房可是做中午饭来了,到现在点成可是都没有。

  厨房里的菜样还是很齐全的,叶枫的饭菜手艺说起来还是非常不错,怎么说也有两年经验了。

  偷偷地发出条短信过去,短信发给叶婉儿,当然,他小小的说了个谎。

  叶枫走到郁可可身边,拿起她刚刚洗好的土豆,茄子,青椒,看来是是做地三鲜的材料。

  短信不长时间就回了过来。

  叶枫将手机揣进口袋,“我来做吧。”

  郁可可知道叶枫的炒菜技术不错,所以答应了下来,正好让自己母亲尝尝叶枫的手艺。

  地三鲜,郁可可喜欢吃土豆,上次在刘幻灵家,郁可可所有夹过的菜品叶枫都有牢记。

  时间点点过去,几道菜品已经准备好。

  六道菜,道汤。

  桌上叶枫跟郁可可准备了满满的。

  邢露看这个叶枫也是越看越顺眼。

  郁可可当看到叶枫所做的菜品,微微诧异。

  地三鲜,土豆明显略多,酸辣肉丁,自己不喜欢太辣,而叶枫做的这个酸辣豆丁,辣椒不多,鱼香茄条,青椒笋肉丝这些,都是自己喜欢的菜肴。

  最后的汤,还是自己喜欢的番茄蛋花汤。

  心里的甜蜜不言而喻。

  “叶枫。”郁可可此时望着他,叶枫脸上粘有小片菜皮,郁可可伸手轻轻将其拿下来。

  “怎么了?”叶枫问道。

  “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

  叶枫微微笑,“我知道。”

  此时,郁可可身边的邢露,郁厉行,秦永生,仿佛都不存在般。

  邢露也注意到了桌上的菜肴,听到郁可可跟叶枫的对话,对叶枫的看法已经步入了准女婿。

  “叶枫,你嘴怎么了。”邢露明明记得叶枫刚进来时嘴唇没有伤口,而此时,他的嘴唇上有点干涸的血液。

  叶枫能说是郁可可咬的吗,显然不可能。

  “刚刚不小心咬到了,没关系。”叶枫回道。

  邢露看了眼自己身边的郁可可,她显然不相信是叶枫自己咬到的。

  郁可可此时根本不敢看自己的母亲,颗心扑通直跳,脸色微红。

  邢露是过来人了,明显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年轻人的事情,她已经管不到喽,只要自己的女儿幸福。

  因为郁可可母亲腿脚不方便,所以叶枫直接将餐桌移动到了郁可可母亲此时的位置。

  叶枫再来到郁可可家后所做的事情都基本上无法挑剔,最主要的是他对郁可可的颗心被邢母看在眼里。

  直都没有插上话的秦永生在饭桌上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

  “我还没有自我介绍下,我叫秦永生,目前自己开了家电器公司。”秦永生的主要介绍对象就是叶枫。

  郁厉行此时插口道:“永生今年22岁,自己就开了家公司,很能干的个小伙子。”

  “叶枫,想来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叶枫笑了笑。

  “叶兄弟在哪高就?”

  火药味。

  叶枫感觉到股浓烈的火药味。

  “没啥固定工作。”叶枫摆摆手。

  郁可可的母亲听到后也是好奇,没有固定工作,对于郁可可看人的眼光邢露可是知道,般的男人她肯定看不上,叶枫绝对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或者说对自己女儿的吸引之处。

  第八十九章正当关系?

  秦永生好奇,对于叶枫不敢说出他的工作有些好奇。

  再次追问道:“那叶兄弟月薪多少?”

  月薪,叶枫摇摇头,“我没有月薪。”

  他也确实没有月薪,只有个年薪,叶枫倒是没有说假话。

  这样的回答简直是让秦永生大跌眼镜,“没有工作,没有月薪,那叶枫兄弟怎么生活?”

  “我就个年薪,确实没有月薪。”叶枫知道这个秦永生想要打击自己,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那叶枫兄弟的年薪有多少?”秦永生追问道。

  郁厉行主要就是帮忙撮合秦永生跟郁可可,此时开口,“永生现在年薪大概有个500万左右了,可以说是年青代的佼佼者。”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年500万的年薪确实不少。

  叶枫笑了笑,“还是不要说了。”

  “为什么?”秦永生见到自己的问题让叶枫为难,当然会追着问。

  郁可可跟其母亲直没有说话,郁可可也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需要把焦点转移到到叶枫身上。

  邢母对叶枫的些基本情况也要了解些,所以她听着他跟秦永生之间的对话。

  “也就两千万,说实话,不是我理想的年薪。”叶枫夹过两片土豆片递到郁可可的碗里。

  “什么!”秦永生知道叶枫骗自己,以他的年纪怎么可能年薪两千万,而且还没有固定工作。

  邢母此时也是脸惊异的看着叶枫,这个叶枫好像不诚实啊,穷就是穷,就算是要讨自己开心,但是这个玩笑有点过头了吧。

  郁可可知道叶枫的工作,以如小夏她们的身价,年两千万聘请个保镖,应该是正常价格。

  叶枫也知道自己要解释下了,总不能为了这个秦永生而让郁可可的母亲,未来岳母感觉自己是个夸口不打草稿之人。

  当然,解释对象不可能是郁可可的母亲,而是面前的秦永生,“怎么,觉得我和你开玩笑?”

  秦永生听见叶枫的这句话,明显他不是在忽悠自己,因为这种场合开不起这种玩笑。

  秦永生笑了笑,他感觉自己完全输给了眼前的叶枫,本来自信满满的他在厨房看到那幕之后就有些对自己的信心不大,近水楼台先得月,人家都亲上了,自己这还有什么希望。

  本来以为自己的条件是在年轻人之中的佼佼者了,但是人家句,年薪两千万就把自己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就是自己还没有展现实力,就被人给招秒了,这可悲不可悲?

  “叶枫,你跟我家可可交往多长时间了?”邢露问道。

  叶枫想了想,最初在飞机上的相遇,到现在,应该有两个多月了吧。

  “两个多月了。”叶枫笑着回道。

  两个多月,邢露稍微差异,看叶枫跟郁可可,刚才的事情是第次,叶枫这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