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摇头,“其实那杯有药的酒是张三丰喝的那杯。”

  荣地“”

  张三丰此时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头脑沉沉的。

  不对啊,这酒自己才刚刚喝了半杯,上次喝完整杯也没有出现过这种症状。

  叶枫注意到此时张三丰的表情,疑惑了下,难道张三丰喝的酒真的是那杯下过药的。

  张三丰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些。

  “三丰兄弟,怎么,不好好玩玩?”蒋元此时坐到张三丰身边,搂住了张三丰的脖子。

  他注意到此时张三丰迷糊的样子,“三丰,怎么才刚刚喝这点酒就醉了?”

  如小夏向身边的叶枫问道,“他怎么了?”

  张三丰此时见到身边的蒋元,“滚!”

  蒋元微微愣,“三丰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叫你滚!”张三丰表情奇怪,将蒋元搭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扔开。

  他现在不知道怎么了,很想发泄,手部发痒痒。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啪!

  张三丰的巴掌打到此时蒋元那肥嘟嘟的脸上。

  “操,三丰你他妈想要干什么!”蒋元脚踢向张三丰的肚子。

  张三丰并没有因为这脚出现过度痛苦的表情。

  反而脸上笑嘻嘻的表情,好像被打之后很爽样。

  叶枫见到此时张三丰的样子,上前只手拦住了张三丰要向蒋元冲过去的身子。

  “滚开!”

  神智不轻的张三丰,眼睛中的血丝此时有些狰狞。

  “离我们远点,张三丰此时不认人了。”叶枫出声说道。

  这里的情况被四周人留意,但是没有过多的关注,想来是喝醉了发酒疯呢。

  叶枫发现此时他的力气好大,双手此时按住张三丰的身子,将其整个人给按在了沙发上。

  “啊!”

  张三丰此时疯了般的大喊大叫,他需要发泄,打人或者被打!”

  见到张三丰此时的状态,叶枫也知道那药物是什么作用了,种迷幻药剂,让人发疯似的精神迷幻药剂。

  看来他此时需要发泄。

  拳。

  叶枫拳打到张三丰的肚子上。

  “叶枫,你在干什么!”龙思瑶见到叶枫出手,连忙劝阻。

  他此时揽到叶枫身边,抓住叶枫再次要向张三丰脸部打上去的手臂。

  叶枫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弱的龙思瑶竟然有些功底,他打向张三丰的拳头根本没有用多大力,不然拳就能让张三丰不省人事。

  叶枫转过头,看向龙思瑶,“他需要发泄。”

  龙思瑶摇摇头,见到此时张三丰那痛苦的表情,松开叶枫的手臂,“别打要害。”

  她走到如小夏身边。

  “龙姐,他怎么了。”如小夏现在还不明白现在是个怎么情况。

  “刚刚的酒中有东西。”龙思瑶说道。

  如小夏点点头。

  “呵呵呵爽!”

  疯了,现在张三丰属于疯狂状态,又被叶枫又拳打中,嘴角都溢出鲜血,他还能喊出笑着说出爽这个字。

  药效竟然这么强烈,叶枫微微皱眉,不应该啊,按理说荣家兄弟不应该会选择这种药效,还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药效的作用。

  “嗯!”

  声闷哼,张三丰整个身子倒在了沙发上,叶枫摇摇头,向那当时的调酒师看去,此时那个打扮花哨的女调酒师还在原地。

  叶枫走了过去,“调杯柳下挥。”

  女人微微诧异,“对不起先生,今天并不提供柳下挥酒品供应。”

  叶枫掏出把钞票,压在了台子上,“调出来,这些是你的。”

  调酒师没有说话,手头开始了她的工作,有些时刻,有钱什么都好说。

  调酒师将调好后的酒杯放到桌上,叶枫接过酒杯将钱留在台子上转身离去。

  女调酒师将那小摞百元钞票拿了过来,脸色立马黑了。

  是有张百元钞票,但是那张百元钞票下面,十块的,五块的,块的,都有,甚至她将其拿到身前的时刻还有个块钱钢镚掉到地上,这些钱加在起,还不到二百块钱。

  端起酒杯叶枫喝了口。

  “赶紧把他送回酒店吧,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叶枫指了指此时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张三丰。

  将手中的酒放到桌上,随后拿起龙思瑶喝过的酒杯,喝了口。

  叶枫想的没错,两者的味道果然不样。

  荣天荣地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手中的药物被掉包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掉的包。

  “你!”

  龙思瑶见到叶枫喝了她刚刚喝过的酒杯喝了口,而且她跟叶枫的拿杯子方向样,这正巧不巧的触碰的同个地

  叶枫可不知道龙思瑶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自己,他还在想这次事情的发生经过。

  看来有人想要对他,或者对如小夏不利,如果刚刚那杯酒让他喝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但要是他身体不免疫这些毒素,想来这个小小的酒吧也没有人能拦得住他发起疯来。

  但是让对方想不到的是最后这杯酒没能进到他口中,而是让荣天荣地两兄弟给了张三丰,叶枫笑了笑。

  现在那帮人是不是很纠结呢?

  “我说三丰今天发什么疯呢,连我都打,是不是荣家那二兄弟搞的鬼!”蒋元气呼呼的抬起张三丰。

  “不是他们。”叶枫说道,虽然她们两个有嫌疑,但是叶枫知道这并不是他们搞的鬼,调酒师的嫌疑最大。

  叶枫向此时盯着他的调酒师微微望了望,发现股怨气,被耍了谁能给你好脸色。

  但是,不是此时的这位调酒师,而是之前跟荣天荣地接触的调酒师,两人模样,但是还是被叶枫抓住了些细节,就比如个人能调出两种不同味道的酒,这根本不是个调酒师应该所犯的错误。

  还有就是眼神,之前的那个调酒师的眼睛没有看过自己这边眼,按照普通人来说荣天荣地将酒拿到哪里这调酒师绝对会关注下。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出来酒吧,此时张三丰昏迷被蒋元背着。

  龙思瑶好奇的看了眼叶枫,对如小夏说道:“那咱们先回去。”

  叶枫回到酒吧,走向刚刚那调酒师,“我们认识?”

  调酒师微微愣,“先生,你刚刚的事情做得很不礼貌。”

  “那也没有从别人的酒中下药过分吧。”叶枫双手趴在台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这位调酒师。

  “先生,我想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调酒师的表情没有丝变化,叶枫都以为她不是给酒中下药的那个人,但是正因为她太镇定了,所以叶枫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

  叶枫不笨,反而很聪明,他的这套理论都是最近才开始学习的,毕竟要做好个保镖没有点经验不行。

  “这样吧,晚上等你下班我请你喝杯。”叶枫微微笑道。

  “你这算是要泡我吗?”调酒师眼色迷离的说道。

  叶枫肯定,她此时的面容据对不是她真实的面貌,那双眼睛,足足就只是这双眼睛,就能让人为其着迷。

  而且她面部表情的面貌太过微妙,根本不是正常人微笑说话能表现出来的。

  “我下班还早,你确定要等我?”调酒师手中调着刚刚的酒水,递过杯送到此时叶枫面前。

  叶枫接过杯子,酒还是那种酒,微微喝了口,此时的味道跟他从龙思瑶那杯个味道,想来她不准备装下去了。

  “我没零钱了,刚刚是我所有的。”叶枫盯着此时这个女人。

  调酒师放下手中的杯子,“这算是我请你的。”

  叶枫不是不能现在就将这个问题解决,最主要的是他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针对如小夏,或者说是自己。

  杯。

  两杯,

  三杯。

  叶枫直在这等待着,调酒师也很有耐心,给顾客调酒的同时见到叶枫杯子中没有酒之后,便又给他满上杯。

  说实话,叶枫还是很喜欢她调的酒,每喝杯,都是不同的味道。

  “媛姐换班了。”个年轻的小伙子戴上双白色手套走到调酒师面前。

  “媛姐的男朋友?”小伙子看向叶枫。

  调酒师微微笑了笑,走出吧台,像酒吧门口走去。

  叶枫跟了上去。

  调酒师并没跑,而是很淡定的看着眼前的叶枫。

  “你想知道什么?”青木香之摆摆身子,将她那辫花摘掉。

  之后在叶枫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她将此时身上的酒吧服饰衣也随之脱掉。

  第107章也算是我的女人!

  当然,她里面是有穿衣服的,雪色的长衣,雪色的长裤。

  十二月的天气,但是这女人身上就只穿着两件衣服,当然如果包括内衣的话。

  青木香织此时奇怪,她很奇怪,为什么叶枫还没有晕倒,在酒吧中,叶枫所喝的每杯酒都没有毒性,但是如果混合喝进肚中就会产生毒素,青木香织是位用药高手,甚至都不能确定她身上的香气是不是都有毒。

  她没有想到叶枫竟然能发现自己,这种可能性没有计算到,见到叶枫此时还生龙活虎,她有些心惊。

  “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还能站在你面前?”叶枫微微笑道。

  在叶枫喝第四杯酒的时候,额头就冒出了丝丝汗水,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用药手法如此高明,他都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还是喝下去了有毒素的酒。

  “现在咱们还不是要好好谈谈了?”

  叶枫走上前抓住青木香织的手臂,让他惊奇的是对方并没有挣脱,叶枫甚至感觉不到这个女人有丝反抗。

  青木香织从小不能练武,所以才会研究药剂这方面。

  “我不会武功。”为了解决叶枫的疑惑,青木香织淡然的说道。

  青木香织可没想到叶枫对毒素竟然免疫,她用来生存的技能对这个男人完全无效,这算不算是羊入虎口?

  叶枫此时能闻到这女人身上的淡淡香气,但是随之他体内的内力也在缓慢消失,想来这女人身上的香气也有毒。

  “看来你只是个药师。”叶枫喜欢这么称呼她,在华夏,用药的般也都这么称呼。

  “我不是华夏人,我叫青木香织。”她淡淡的说道。

  东洋人,叶枫微微惊,他可没想到眼前这女人是日本人吗,不过对于第二次见到日本人的他,此时已经没有太过惊讶。

  “走!”叶枫拉起青木香织的手臂向个小巷拽去,反而青木香织没有反抗,她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叶枫,所以不打算激怒他。

  刚刚叶枫和青木香织所在的地方,出现个男人,蹲下身子将地上的衣服捡起,向四周望了望,走进酒吧。

  叶枫此时捂着青木香织的嘴在旁边黑暗小巷中微微注释这那个男人。

  “那应该是你的同伙吧。”

  青木香织点点头。

  “也是东洋人?”

  青木香织又点点头。

  叶枫带着青木香织来到所小旅馆。

  “我想你们应该是偷渡过来吧。”叶枫松开青木香织的胳膊。

  青木香织此时很冷静,她知道这个叶枫不会对她怎么样。

  “是的。”

  “说实话,我很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针对我或者是如小夏。”叶枫坐到房间内的沙发上。

  青木香织不再说话,这些东西不她不能说。

  “我想你会你的同伴就会发现你消失,想来他们应该会来这里救你。”叶枫看着此时坐在床上的青木香织。

  “他们不会。”青木香织淡淡的回道。

  “我能去趟卫生间?”青木香织问道。

  叶枫摆摆手,“随便。”

  他不相信这个女人所说他们不会来救她,因为向她这样个药师往往需要从小培养,如果用钱来说,就是这样的人价值千金。

  这个房间是叶枫特意挑选的,所以卫生间没有逃跑的地方,叶枫坐在正门门口,这也是叶枫放心她自由活动的原因。

  随着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叶枫微微抬头。

  这女人!

  当时的面容已经不在,完全变了副面容,清秀的眉毛,完美的五官比例,脸上还有丝丝水渍,如果说华夏美女能让人感觉眼前亮,那么,此时的这个日本女人给他带来的感觉就是丝情欲。

  青木香织此时带给叶枫的冲击感就属于想要将其推倒床上。

  叶枫肯定,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她故意漏出此时的真实面容,但是他是这么容易就被诱惑的吗?

  就只是这样,她就以为叶枫会放她走。

  青木香织走到叶枫身前,那身雪白色的衣衫就好像睡衣般,刺激着叶枫的神经。

  “你这是诱惑我?”

  叶枫只手伸到她的脸蛋上滑了下,眼睛微眯盯着此时的青木香织。

  青木香织微微笑,她知道自己的同伴不会再来救自己,所以她要赌把,赌把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对所有毒免疫。

  青木香织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这是她们这派的禁忌。

  她长得漂亮,但是在日本没有人敢对其有想法,身上的香气都有迷幻效果,更别说其身体。

  叶枫此时看着青木香织,他很想看看这个女人此时要做些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室,而且女人的容貌可以称为祸国殃民,并且没有丝毫反抗能力。

  青木香织咬咬下唇,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如果计划能成功,那么自己将能活下来,而且她这次的任务也就能完成百分之五十。

  叶枫诧异,因为此时身前的青木香织竟然主动搂住他,叶枫此时更能闻到她身上的那种清香。

  这种清香使叶枫眼神有些迷离,通常说,女人身上的香气是男人最好的催药剂。

  叶枫双手此时很不老实的伸到青木香织的此时的上衣里。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是真空状态。

  他不排斥和女人发生些关系,而且对方还是个日本女人,吃完不用买账的。

  青木香织感受到疼痛,脸色我微微变化,叶枫并没有怜香惜玉,青木香织脸上的表情只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情。

  叶枫直接将她推到身后的床上,两人贴身相对。

  呲!

  青木香织的上衣被叶枫撕碎。

  春光此时蔓延到叶枫的眼睛中。

  眼睛微红。

  随着两人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

  青木香织此时坐到叶枫身上,虽然强忍着疼痛,但是面部还是紧紧变化了下。

  叶枫这是第次,也可以说,他这而是多年的身体就交给了这个日本女人。

  就在进去的瞬间,叶枫的神色突然清明起来。

  他此时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青木香织眼角流出丝晶莹的泪珠,毕竟这也是她的第次,这种突然其发的疼痛她还是没能忍住。

  叶枫微微动了下身子,青木香织紧紧咬着下唇。

  她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要做的事情,因为此时和她交合的男人并没有丝毫不适。

  叶枫并没有感觉身体不适,反而体内有股舒爽的感觉,他不知道这种变化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此时很舒服。

  “怎么,后悔了?”

  叶枫并没有有太大动作,而是看着眼前的青木香织。

  青木香之此时要将嘴中的药囊咬破。

  叶枫直接嘴唇贴了过去。

  短暂的失神,导致她慢了步,药囊直接消失在嘴里。

  叶枫将颗玩具手枪子弹大小的药珠吐到地上。

  “为什么选择这步?”

  青木香织凌乱了,她不知道此时自己要怎么办。

  家族中跟她说的不能和男子发生关系,不然对方就会身亡,而且她身上的这种毒无药可解。

  她刚刚确实这样做了,但是眼前的男人还是点事情都没有。

  最后连自杀都被这这男人阻止。

  叶枫动了动身子,青木香之此时的疼痛感已经逐渐缓和。

  “嗯”

  青木香织不知不觉哼出声。

  叶枫嘴角微微笑,女人,最终还会是女人,不管她经历过什么。

  从最初的毫无动静,随着时间的长久,青木香织逐渐迎合。

  叶枫此时舒爽的躺在床上,直到现在,青木香织的同伴还真没有来到此地,想来是真的放弃了她。

  “你可以走了,叶枫淡淡的说道。”

  青木香织疲惫的躺在叶枫身边,她此时很累。

  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坚持那么久。

  她以前看过些片子,生在日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东西。

  “怎么,你不想走?”

  叶枫望着天花板,他没想到青木香织竟然还是处子,听大根他们说过,东洋女人要是想找到个完好的女人都得去医院预定。

  青木香织不敢动,下身动很痛。

  叶枫转头看向此时的青木香织,注意到她的脸色,“那好吧,你休息,我走。”

  随后看了看窗外,“算了,都这么晚了。”

  他转过身又躺在床上。

  青木香织直没有开口说话,就叶枫直在问这问那,但是他没有问些重要的话题。

  “你多大?”

  “你为什么还是第次?”

  “你认识苍老师吗?”

  直到青木香织睡去,叶枫才微微笑了笑,他此时没有丝毫睡意。

  这个时间,体内的感觉让他感觉到很舒爽,就在和青木香织结束运动之后,这种感觉更加的明显。

  叶枫直望着天花板到早上七点钟,天色还没有亮。

  感觉到异样,青木香织睁开眼睛,叶枫的双手很不老实的搂着她的身体。

  “醒了?”

  “嗯。”

  青木香织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回答叶枫的问题。

  听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