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整个人撑杆跳的动作向对面楼房跳了过去。

  竹竿从六楼随后聊了下去。

  个打滚,叶枫站起身子。

  向楼边缘的管道爬去。

  看了眼此时滑翔到座两层小楼的人影。

  叶枫没有犹豫,将袖子绑好,直接顺着管道滑了下去。

  嘶

  “去去去,好痛!”

  下到楼下,也就离他两百米远,看到远处桥上的面包车。

  他直接像面包车那里跑去。

  这里的路线要比那个黑衣人到面包车的时间快些。

  小此时嘴角笑了笑。

  他很开心,是的,为自己的计划成功感到骄傲。

  这是他手策划的个程序。

  到现在,那人应该回家洗洗睡了吧,摸了把袋子里的珠子。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老大会那么关注你。

  不会说话,并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思想,小现在看到停在那里的面包车,向其走了过去。

  这下自己的任务完成,他也就可以获得三天的自由时间。

  他们有个规定,想要休息时间必须要成功的完成个上面派来的任务。

  任务难度越大,说明能休息的时间越长,但是不要以为休息你就可以不锻炼,当你下次有任务时,实力下降,有可能出任务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假期想都别想。

  走到面包车的窗户旁。

  当当当

  他敲了三声窗户。

  窗户随之打开。

  第121章下药?

  叶枫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开这种破旧的面包车来进行运送这么重要的物品,有警车追,想跑也跑不了。

  车里的两人都被他打晕过去,被扔在车子后面。

  听见敲窗户的声音,他将手伸出窗外。

  意思很明显将物品给他。

  小并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将袋子递了过去。

  这下他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在这市好好玩三天了。

  叶枫并没有将本来车上的两人怎么样,他将车子开到个胡同里,拿着袋子返回酒店。

  并没有直接回到博物馆。

  被叶枫打晕的两人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情况,立马将电话打了过去。

  “老老大!”

  “我知道了,你们可以去死了。“

  嘀

  电话被挂断。

  两人的头上汗水随之冒出。

  当警察发现这里时。

  辆面包车是有两个自杀的男人,确切的说是互杀。

  进到房间里,叶枫将红彤彤的袋子拿到床上。

  这下可以近距离观察这个东西了。

  他很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

  将袋子扯掉。

  整个屋子红亮起来。

  床上珠子四周,有着火焰,但是床单并没有被烧得迹象,好像它们根本没有在个空间,就像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样。

  这么近的距离的“海市蜃楼”真的是非常奇特。

  盯着珠子看了几十秒,叶枫微微向珠子摸去。

  触碰到火焰,火焰杯他的手压了下去。

  并没有火热的感觉,跟空气样的效果。

  随之叶枫有收回手,火焰再次燃起。

  这东西倒地是什么,叶枫很想将其摔碎看看,但是这东西可不是他的私人财产,明天还得还给博物馆。

  整个手抓住珠子,手心里感觉凉凉的,有种舒服的感觉。

  叶枫的手随之开始变红,这个现象让叶枫吓了跳。

  连忙松开的珠子。

  手上竟然招起了火焰!

  周围的火焰跟珠子样。

  “呼”

  “呼”

  叶枫想要吹灭它,但是丝毫没有效果。

  甩了甩手臂,火焰也随之摆动。

  但是并没有扩散的现象。

  这叶枫有些纠结,这是怎么个情况。

  随着时间的增加,手上的火焰也逐渐消失。

  叶枫大呼口气。

  刚刚真实吓死他了。

  要是右手只有着火焰,他是不是会被当成外星人抓进科学院解刨研究了。

  在柜子里找了个密不透风的木质盒子,将火珠子放了进去。

  洗完澡,躺在床上,都已经四五点钟,他也不打算再睡了,直接看着天花板到了早上六

  电话铃声响起。

  就知道他们肯定会给他打电话,对面还没有说话。

  “珠子我会给你们送到博物馆。”

  电话那头的人全身瘫软在床上,还没有秒钟,就打起了呼噜,祝胜旗实在是太累了,听到珠子没盗走,精神都紧绷了起来,直到现在,才把电话打到叶枫那里。

  叶枫开着车子来到博物馆的时刻,看到此时的方青,宋永,打了声招呼。

  “叶长官!”

  宋永此时是相当的佩服叶枫,他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就凭此时珠子完好的被送了回来,就足足证明了叶枫很不简单。

  方青对其点点头。

  黄格被总部叫了回去,毕竟这次的保安措施失败了,他们的需要赔偿警方些金额,这个责任跟他少不了关系。

  叶枫手中拿着盒子,随之他们走到博物馆里面。

  现在博物馆外面已经是重兵把守的状态。

  想来在来盗取这个珠子是很艰难的。

  除非对方也有热武器,跟这些警察大干场。

  叶枫很奇怪,昨天的那个人为什么很简单的就将玻璃里面的珠子取到手中。

  看到玻璃上的个口子,他才明白过来。

  这个口子不是用什么工具切开的。

  口子的边缘就像糖水融化样,直接溶出个口子来。

  这种是什么东西,叶枫不知道,看来对方的准备很充足。

  今天是博物馆展览的时间,在早上九点开始。

  叶枫走出博物馆。

  “叶枫,等等。”

  他回头看去,方青叫自己有什么事情?

  “怎么?”

  “谢谢。”方青说完向博物馆里走去,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有些莫名其妙,叶枫这就收到句谢谢。

  等等,貌似忘记跟那祝胜旗要好处了,这“保安大队”可不是白当的。

  “喂。”

  叶枫的电话打了将近五分钟。

  祝胜旗这才将电话接起,懒洋洋的回了句。

  “你好”

  “我很不好。”叶枫回道。

  祝胜旗听见声音,连忙坐起身子,叶枫可是他现在要供着的财神爷啊,这次要不是他,自己的这个饭碗可就保不住了,谁知道会被分配到哪个小角落里。

  “叶长官,中午有时间没,羽泉德饭店,我都定好了包间。”他这是临时的决定,哪里有订好什么包间。

  “以后在说,明天小夏的演唱会你这人手可不能出少了,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是是是。”祝胜旗连忙回道。

  叶枫挂了电话,这群警察,说是去为无秩序了,你要不给他们点压力,他们还真不把你当成干部。

  明天自己可以轻松点,只要不出现什么大乱子就行。

  感觉不应该这么安静,也有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叶枫上到车子里,开回酒店。

  市的处建筑工地上,此时有两辆面包车停在那里。

  简陋的小房子里,蹲坐着些人。

  桌子上的东西要是普通人见到肯定会很吃惊,因为那是些枪械。

  这些可不是简单的小手枪。

  “老烟,咱们为什么选择在在这里等候。”

  老烟将手中的截烟头吸完,弹射到旁。

  “那两个小娃娃本来就没有指望他们成功,已经知道他们的路线,咱们这次要在运送的过程中,将其抢过来。”

  “当然,这也是大哥临时安排的,像有另股实力也参与了进来。”

  众人纷纷好奇,不知道另股势力说的是谁。

  “切,任务完成我要将那个人的脑袋打烂!”

  蓝冰很是生气,脸上还有当初受伤留下的疤痕,那个当初将自己弄得狼狈年轻人,他记住了。

  叶枫跟可可她们在天晴娱乐中心的观众台上,看着整个演唱会如小夏的切流程。

  个半小时的时间,直唱歌,叶枫有些佩服如小夏了。

  他不是轻易的就能佩服个人的,如果那人给他百万让他佩服下也不是不可以。

  荣天荣地现在也赶回来了,他们躲着总不能直躲下去。

  明天的晚上还需要他们拉拉人气。

  回到酒店,并没有和任何人说他们回来了。

  但是在这里,可是张三丰的地盘,他想关注的人还能不知道消息?

  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刻,张三丰在家咖啡厅里就知道了消息,而他对面坐着个女人,女人可以说很漂亮,有股浓浓的甜味。

  也就是这股气息,张三丰才会和她搭讪。

  “没想到咱们的口味倒是很相同,都喜欢多加牛奶。”

  他将咖啡里的勺子微微摇动着,眼神盯着刘瑜,他对面的女人叫刘瑜,当然,是不是真名字就不知道了。

  “看到你加了,我试试味道。”

  刘瑜的这个回答很是新意。

  张三丰笑了笑,指了指单子,“要不要点些东西?”

  刘瑜摇摇头,“我不习惯这个时间吃东西。”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他知道有事情来了,点了点桌子,“我离开下。”

  “喂?”

  “张哥,你吩咐的事情我都做好了。”

  张三丰笑的很诡异,给我下药,我也让你们尝尝被下药的感觉。

  当他回到桌子时,刘瑜已经不见了。

  桌子上留着张纸条。

  那是个电话号码。

  张三丰将其装进口袋里,走出咖啡厅,现在就等待好戏上演了。

  荣天荣地并不只知道他们已经被算计了,在间房间里,荣天从卫生间走出来。

  “弟,你说张三丰会不会找咱们麻烦。”

  荣地将暖壶拿到桌子旁边,准备到两杯茶水,“应该不会吧,毕竟明天晚上就是演唱会的时间,他也不想给自己的老爹惹出乱子。”

  “是啊,明天晚上咱们早点退场,我总觉得张三丰不会善罢甘休。”

  看着这幅画面,在画面前的张三丰笑了笑。

  房间里已经被安装了监视设备。

  荣天走过去,将壶里的热水倒进茶缸。

  倒了两杯茶水。

  拿起个杯子,走到写字台上面,将电脑打开。

  “这次小夏的人气看来还算不错,现在网上的票已经被抢购空了。”

  “切,那是,咱们两兄弟的影响力最少就能吸引来三分之的人,再加上秦宝宝,这么几万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荣地说的没有错,其实要是没有他们和秦宝宝的开头影响力,就只是如小夏人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在北方,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她的。

  荣天喝了口茶水,然后将杯子放在边。

  荣地已经将杯喝完,又自己倒了杯。

  在荣天还在看着电脑屏幕的时候,荣地的眼睛开始泛红,他使劲摇摇头。

  怎么回事,感觉好难受。

  好热。

  急切的想脱掉衣服。

  第122章失恋三百六十九次!

  荣天只喝了口茶水,此时的感觉不是很强烈,但是身上还是有股异常的冲动。

  看了眼此时的荣地。

  他发现情况不妙。他们好像是被下药了,茶水里有问题。

  荣地整整喝了杯茶水,反应的状况比荣地激烈些,挠着自己的上衣,然后将其撕掉。

  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他需要发泄。

  向此时坐在电脑前的荣地抓了过去。

  看到这个场景,坐在监视器面前的张三丰两眼瞪大。

  这是要搞什么名堂。

  逐渐,他知道了他们要搞什么名堂,就算是他,此时也看不下去了。

  这要不要这么情。

  他受得了百合,但是他受不了这个,连忙将画面关掉。

  “,这也可以!”

  他们所做的这事情他都给录了下来,现在张三丰很开心,当初被他们俩兄弟下药的事情基本上也忘得干二净。

  这个视频要是公布出去,想来这两兄弟可就栽倒谷底了,这是何等情的场面。

  明天就是平安夜,圣诞节之后还有小两个月就过春节了,叶枫陪在郁可可身边,旁边婉儿在和刘幻灵玩着手机。

  “晚上带你们去玩玩。”叶枫看了看窗外。

  “去哪玩?”

  郁可可还有说话,刘幻灵就放下手机,跑到叶枫旁边。

  “我也不知道”叶枫回道。

  “那我决定了,就在旁边的酒吧。”

  郁可可点了点刘幻灵头,“这么小就去酒吧玩?”

  “大哥哥以前就带我去过呢。”

  叶枫感觉他被幻灵给出卖了,这有这么说我的吗,再说我没有带你去过酒吧这种地方吧,还是我忘了?

  他都有些记不起来了。

  郁可可其实不怎么喜欢酒吧这种地方,太乱了,但是刘幻灵要去,这里也没有其他的地方。

  这个行动就定了下来。

  如小夏跟秦宝宝和朱七七在房间里讨论着什么,叶枫跟其打了声招呼带着郁可可婉儿,刘幻灵走出酒店。

  上次来这间酒吧发生了些小事情,使得叶枫在当天晚上丢了点东西。

  看了看郁可可。

  他总觉得是不是有些亏欠她。

  不过转念想,男人吗。

  他也不打算不对那个女人负责,虽然那是她的第次,但是,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进到酒吧。

  还是那个吧台。

  还是那个女人!

  等等

  叶枫瞪大了眼睛。

  是她?

  叶枫不敢确定,他不知道当初青木香之是随便易容成这个女人的样子还是本来这个调酒师就长得这样。

  叶枫带着郁可可她们走吧台前面。

  女人并没有正眼看他。

  盯着这个女人的眼睛,“来三杯鸡尾酒,杯柳下挥。”

  女人没有说话,流利的将酒调好,放在吧台上。

  叶枫随后带着她们来到个角落。

  刘幻灵看着手中漂亮的酒杯。

  “我都舍不得喝,刚刚的那个姐姐调酒的动作好漂亮。”

  叶枫站起身子,“我去下卫生间。”

  青木香之,她就是。

  叶枫留意到了,他清楚地记得她身上的味道。

  她竟然直在这里当调酒师!

  见到叶枫在卫生间门口看了她眼,青木香之向个小伙子打了声招呼,离开吧台,像卫生间走去。

  她前天才来到的华夏,又回到了这里,没想到今天见到了他来这个酒吧。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叶枫,在他身上找到了股吸引自己的感觉,自从那天以后,这种感觉也就开始逐渐发芽。

  走到卫生间的镜子面前,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被个人拽进了男厕所。

  青木香之知道是他。

  “你怎么还在这里?”

  叶枫知道这个女人就是青木香之,虽然此时她的长相很普通,但是当她卸掉掩饰之后,却能变化的相当之大,那是幅让让男人忘不了的面容。

  “回去过了,被赶了回来。”

  “因为我?”

  青木香之点点头,又摇摇头。

  叶枫其实也很过意不去,他当初并不知道青木香之的性格竟然这么随从,难道东洋女人都是这种性格?

  叶枫贴近她的身体。

  “过两天去市,我给你安排个住处。”

  青木香之点点头。

  “乖。”坡地天荒的,叶枫说出这个字。

  叶枫摇摇头,这算不算是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麻不麻烦他不知道,但是以后青木香之就会惹来个不小的麻烦。

  走出卫生间,看到郁可可身边坐着个男人,在那说着什么,叶枫并没有生气,因为要是没有男人跟郁可可搭讪这才是奇怪的事情。

  “喂,我姐姐都有男朋友了,你就别再这里献殷勤了,还有就是你那点小钱,我哥哥分分钟千千万!”

  听到这话,她要不是个小姑娘,周翔肯定上去痛扁她顿。

  有这么打击自己的吗?

  这次好不容易来次酒吧,初恋就来了,心里默默想到,请原谅我的第三百六十九次初恋

  “小妹妹,贫僧看你头顶凶兆,今天晚上应该会有什么不祥之兆。”

  敢打击自己泡妞,别以为你是个小姑娘我就会怕你。

  刘幻灵愣,她还没有读懂他卓出这句话的含义。

  “你才有不祥之兆,哼”说完,杯酒水就泼到男人的脸上。

  周翔想躲,但是他没有躲开。

  “幻灵。”郁可可,想阻止,但是已经晚了。

  周翔抹了把脸上的水渍,“你”

  “噜噜噜,你来打我啊!”刘幻灵给他做了个鬼脸。

  叶枫见到这,想来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贵公子,只是个在酒吧寻乐子的普通年轻小伙子。

  周翔真够无语的,犯不着给这个小丫头般见识。

  见到走过来的男人,这就是那个小女孩说的哥哥?

  叶枫直接坐到郁可可身旁,搂过她的肩膀,对着这人微微笑。

  周翔见到,呜呜呜这是自己的第三百六十九次失恋。

  见到桌山的酒水,端起来就是口。

  “哥们,我这三百六十九次失恋就在这里结束了。”

  惊!

  “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好喝!”

  叶枫放在桌上的“柳下挥”被他喝了,能不好喝吗?

  “怎么没喝过?”叶枫笑了笑。

  这人也挺实在的,很长时间没有碰到这种人了。

  “没有。”周翔摇摇头。

  对于他刚刚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