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方向开去。

  青木香之将手机放到身旁,刚刚洗完澡的她呆呆的望着床边的夜色。

  神情恍惚,揉了揉自己的脸庞,张轻纱状的东西被她摘掉,露出本来那精致的面容。

  脑中浮现出叶枫的影像。

  电话再次响起,是他打来的。

  “下来吧,我在楼下等你。”

  青木香之神情顿了顿,没有犹豫的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向楼下走去。

  楼梯下,那个男人等着自己。

  再次见到他的,青木香之提不起丝其他念头,就好像,下方的男人就是她的切。

  她没能想到,这种毒竟然能影响到人心这么深。

  走到他身边,青木香之呆呆的看着他。

  “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吗?”叶枫问道。

  句话,犹如第水滴进平淡的水面上,荡起阵阵波纹。

  青木香之的状态随之发生丝个变化。

  再看叶枫的眼神中,爱恨交织。

  她点点头。

  叶枫不经意间,破除了他们两个当中的丝禁制。

  “带你去见个人。”

  叶枫拉起青木香之的手,走去。

  对叶枫来说,她是自己女人,对待方法就应该和其他人不样,虽然不可能给其名分,他是自己女人这个事实已经改变不了。

  不管她以前是什么人,又或者什么样子,现在,她只有个身份。

  不经意间的触动,波动了青木香之心中的心弦。

  青木香之没有谈过恋爱,她也不知道爱情什么滋味,但是现在和叶枫在起,她有种很开心的感觉。

  直个人的她,有了种可以依靠别人的感觉。

  她是个不般的女人,但她还是个女人!

  坐在副驾驶,看着叶枫的侧身,眼睛中丝丝欣喜。

  “来这里几天了?”叶枫出声。

  “快个星期了吧。”青木香之回道。

  “是不是恨我?”叶枫将车子开慢些。

  青木香之沉默了,说实话,本来她对自己的用处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叶枫处于种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心态,但是当她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为别人充当嫁衣,之前感觉随之消失,伴随着心中的丝牵连,她感觉自己的命运被改写。

  狠处叶枫意料,青木香之摇摇头,“我不恨你。”

  顿了顿,“有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

  叶枫将车子停下,侧过身子看着青木香之。

  “你知道我不是什么普通人。”

  叶枫注视着她那精致的容颜,点点头。

  “在那边,我如果回去,明年也许就会消失。”青木香之的口中所说的消失,就是死亡。

  “因为你,我不用遵循那些命运,所以,我对你只有感激。”

  叶枫冷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青木香之,他不知道他现在所说的事情是真是假,但是从青木香之的表情来看,她是笑着的。

  从心底产生的笑容。

  这个时刻,也许是叶枫听青木香之说过的话语最多的时刻。

  “你们春节之后,也许就会有人把我带走了。”说到这里,青木香之眼睛湿润起来,流下滴泪水。

  这些叶枫都看在眼中。

  知道青木香之身份特殊,就只是她药师的身份,她就足以让个国家动容。

  药师手中所了解的东西,可不是现代医学,中医西医所能理解的。

  叶枫伸手将青木香之挽到身边,“没有我同意,谁能带走你?”

  这是个问句,是个疑问句。

  但是这句话中叶枫的语气让人感觉压力随之而来。

  这个女人,叶枫不知道她以前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命运是什么,但是现在,她却跟自己产生的联系。

  想要改变个人,很容易,想要探知个人内心,也很容易,有些人给他足够的钱,他会暴漏本性,有些人给他足够的权利他会暴露保本性。

  有些人给他足够的实力,他也会暴露本性。

  叶枫,曾经个组织需要平平淡淡生活,养家糊口,娶妻生子,但是现在,他的命运被改写。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叶枫说出的这句话,深深触动了青木香之的心弦,又次,在她心中印下丝印记。

  青木香之,她虽然从小被培养,被家族中灌输思想,但是这不不代表着她会被这些外来因素而影响内心的那片小世界。

  “走吧,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不能保护你,接下来见得这个人她他应该可以。”叶枫发动了车子。

  叶枫带她来到公司中,并没有见到麒麟前辈,青木香之被霜儿吸引过去,她眼就看出霜儿的不般。

  她虽然手无傅鸡之力,但是在观察个人的方面,没有人能比得上她。

  刚刚进门,她的眼光就像霜儿望了过去,“薄云之体?”

  第168章你不准在欺负我!

  屋子当中,白媚的目光被叶枫身边这个长相,身材,堪称完美的女人吸引过去,她不知道这是叶枫什么时间骗来的个小姑娘。

  但是当她听见薄云之体这四个字的时刻,她的目光向坐在沙发上,抱着叶枫胳膊的霜儿看去。

  薄云之体,她听说过,但是,这种体质今天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是个女子,这种体质也只有女子能产生。

  叶枫身边的霜儿,眼睛眨眨的看着这个姐姐,身子随之向叶枫紧紧靠了过去。

  显然是听到薄云之体四个字而产生的变化。

  注意到女孩的神态,青木香之抱歉的向她看去。

  “这个姐姐是哥哥的女人,不用怕。”叶枫说出这般话,霜儿想了想,甜甜的对其笑了笑。

  青木香织愣在了原地,他刚刚说,自己是他女人,这不只是在个小孩子面前说的,在这里,还有个女人。

  目光向叶枫看去。

  女人有些时刻,只需要你给她句话,句能让她开心的话语。

  白媚看向青木香织的眼神产生变化,“这位妹妹叫什么名字?”

  吱

  门被诺诺的打开,随之个中年帅哥出现在门口。

  对,是个帅哥,还是个古风帅哥。

  长发被扎起,顺到后脑,身青色长袍大衣盖住了此人的身躯。

  房间里气愤浓重起来。

  叶枫站起身,盯着这个不速之客,他根本不认识他。

  中年人眼神停留在青木香织身上。

  双手抖动,可想而知他此时的激动。

  叶枫走到青木香织面前,伸出手臂拦在她面前,他感觉到这个人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前辈?这个时间,白媚的句话让叶枫差点摔倒在地。

  叶枫还在好奇,麒麟前辈去哪里了,当这个中年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刻,叶枫已经感觉到丝奇怪,因为这个人给他的气息他有些熟悉。

  “你是麒麟?”叶枫直接呼出他的名号。

  麒麟站在原地,没有回答叶枫的话语,只是在原地看着他身后的女孩。

  颤抖的步伐向前迈了步,“千兰。”

  “千兰。”口中出个陌生的名字。

  噗通!

  麒麟在众人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就这样跪在了叶枫面前,应该说,跪在了叶枫身后的青木香之面前。

  叶枫还能在这里站着?

  就在这瞬间,他挪开步伐,向麒麟前辈面前扶去。

  这可是麒麟,他怎么会下跪,他怎么能下跪!

  叶枫蹲下身子,只见麒麟从腰中掏出块椭圆形的圆环。

  只手递到上空。

  青木香织本来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见到他手中的圆环,她慌了。

  随后她拿出个何其相似的圆环,这个圆环是从小佩戴在她身上的,但是在她十六岁之后,这个圆环祖母就不让她戴在身上了。

  她只听祖母说过,这是她从小就在身边的东西,也许,这是她的身世之谜。

  她并不是家族当中的人,也可以这么说,她们家族中没有血脉相连。

  被当做嫁衣的种家族,怎么能够繁衍出血脉联系。

  每代人,都是从小开始培养出来的。

  青木香织手中的圆环,让跪在地上的麒麟低下了头,他不敢看她,真的不敢再看她眼。

  这是她的女儿,他唯的个女儿。

  二十年,没有见过次面,整整二十年。

  “你是?”青木香织口中说出这两个字。

  “易成风,你叫易千兰。”麒麟口中说出这句话。

  叶枫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步。

  不要这么狗血吧。

  易成风,也就是麒麟。

  易千兰,也就是青木香之。

  她并不是东洋人,叶枫现在知道了个令他发愁的事情,而最让他发愁的事情,就是她竟然还是麒前辈的女儿。

  青木香织向前走了两步,眼睛里淡淡的泪花流下,随之跪在了麒麟身前。

  天下哪有让父亲跪孩子的事情。

  麒麟在这时间,慌乱的起身,挪开方向,他对其女儿的愧疚不是这短暂的跪就能消除的,怎能还让她跪自己?

  时间好像静止般。

  青木香织,不,现在应该说是易千兰,她已经没有力气在站起身子。

  叶枫走到她身边,将她扶起。

  白媚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刻带着霜儿离开了这个房间。

  房间中,现在只剩他们三人。

  叶枫不能离开,他和易千兰的关系摆在这里。

  “千兰”

  麒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在当初已经相好的应对方法,此时此刻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他面对过许多事情,但是此时,他就像个束手无措的小孩子。

  “我想,我应该让你们聊聊。”叶枫把易千兰扶到沙发上,随后走进内部的房间。

  房间中,白媚在霜儿身边说着什么,在她身边的霜儿,时不时脸上绽放出笑容。

  “怎么回事?”见到叶枫进来,白媚向叶枫看去。

  “我也很乱,这都什么跟什么。”叶枫头都大了。

  他现在只在想之后的事情怎么办,他和易千兰的关系想想都让他头大。

  麒麟前辈不会杀了自己吧,叶枫想到。

  “你惹麻烦了。”白媚冲着叶枫笑道。

  “连麒麟前辈的女儿都敢强上。”

  叶枫吃惊的看着白媚,“你怎么知道?”

  “还没有姐姐不知道的事情呢。姐姐还知道你和那个叫雨凝的小丫头也有些什么呢,好像是对方父母看上你了?”

  听到这里,叶枫盯着白媚看去。

  “别这样看我,我还不是怕人在找你麻烦。”白媚小心翼翼的说道。

  “以后别监视我了,还有你知道白虎在哪里活动吗?”

  听到他这样问,“你要找他?”

  叶枫点头,“上次的仇我可是还记得。”

  白媚摇摇头,“你还打不过他,我知道你这段时间有些进步,但是你跟他还是两个世界的人。”

  “先不说这个,前段时间你消失了,去了哪里?”

  应该是叶枫在那海底的时间了,叶枫拿出身上的玉佩,“你认识这个?“

  白媚接过她递过来的玉佩,观察了番,随之摇摇头。

  叶枫也研究过这个玉佩些时间,但是还是没有发现这个玉佩有啥奇特的地方。

  霜儿眼睛盯着这块白色的玉佩,小手不由自主的向其抓了过去。

  这个动作引起了叶枫和白媚的注意。

  “霜儿,你认识这块玉佩?”

  霜儿摇摇头,“霜儿好喜欢它,哥哥能让霜儿拿会吗?”

  叶枫笑了笑,“霜儿喜欢,这个玉佩就给霜儿了。”

  霜儿开心的将其拿在手中。

  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叶枫直很奇怪外面他们两人发展的怎么样了。

  “叶枫,我父亲叫你。”易千兰推门进来,看向叶枫,脸色有些红润,眼睛中还有莹莹的泪水。

  叶枫忐忑不安的走出房间。

  “坐。”

  叶枫注意到麒麟前辈,明显眼眶有哭过的痕迹,叶枫没想到,麒麟刚才竟然,竟然哭了!

  麒麟找自己的的原因肯定是他和千兰的关系了,唉,该来的还是得来。

  叶枫坐到沙发上,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帅哥,他跟当初在地下室见到的麒麟,简直是两个人。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麒麟的话语中丝丝压力传来。

  叶枫尴尬的笑笑,“猜到些。”

  啪!

  巴掌拍到桌子上,眼前的桌子上出现丝丝裂纹。

  “前辈,我和千兰”叶枫忐忑的注意着麒麟的表情,在他面前,叶枫现在实在是提不起勇气说话。

  “还叫前辈?”

  叶枫愣,不叫前辈叫什么?

  等等难道?

  “易叔叔。”叶枫这个称呼显然是短暂想出来的。

  麒麟被这个称呼气的不轻,这个小子,脑袋瓜怎么这么顿啊!

  “算了,算了,以后,我不想从千兰口中听到句你的不是。”

  叶枫冷汗都慎了出来,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想想也知道。

  “但是?”

  “还有但是?”麒麟见叶枫要说话。

  “没有,没有。”叶枫被吓到了,在麒麟面前,其实最主要的是,叶枫有些愧疚啊,要是别人,他的性子,不可能这般忍气吞声,但是对方可是千兰的父亲。这个关系让叶枫真的是苦啊。

  “那个小丫头这段时间,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吧,在我这,没人敢打她的主意。

  “谢谢前辈易叔叔。”叶枫出声道。

  叶枫从里屋拉着霜儿走了出来,“霜儿,这段时间跟这个叔叔在这里,哥哥有些事情要做,过些日子就接霜儿回雨凝姐姐家好不好。”

  本来还要以为劝说她番,霜儿只是点点头,向那边看去。

  也许是麒麟很久没有笑了,此时她脸上的确是笑,但是这笑怎么跟哭似的。

  本来个老帅哥,现在却丑的很不像样。

  霜儿向叶枫怀里躲了躲。

  麒麟的笑容马上恢复了。

  “易叔,你还是别笑了,会吓到霜儿的。”叶枫苦笑道。

  麒麟不知道自己笑起来什么样子,不过见到叶枫和女儿的脸色,还有这个小家伙的样子,想来也好看不到哪去。

  “千兰这段时间在这里陪陪我这个老头子,你没意见吧。”这句话说出,叶枫怎么感觉自己要是不答应他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易叔这话说的,我怎么肯可能有意见。”叶枫小心的回答。

  叶枫走的时候,易千兰送的他。

  “早点休息。”叶枫说完转身离开。

  “叶枫。”

  听到她叫自己,叶枫回头。

  “以后你不准在欺负我。”易千兰说完转身跑走了。

  叶枫苦笑,以后在她面前可得小心点了,不然告状到易叔那,他可招惹不起。

  今天回家,嘚瑟下

  第169章病!

  高速,天色还是黑漆漆片。

  辆黑色轿车呼啸而过。

  车中有三人。

  叶枫向倒车镜看去,“来了吗?”

  后方,两辆车速度不快不慢的追了上来,跟着叶枫的车速。

  “叶枫。”王善林出声提醒道。

  “没事,我能搞定。”自信满满的话语从叶枫口中说出。

  车子突然加速,显然已经过了高速的限速表。

  “胆子挺大,第次遇到这般有趣的人。”后方追逐的车子里,驾驶座位上的个青年出声道,随后,车子也跟着提起了速度。

  而另辆车子,倒是渐渐被拉远,最终消失了身影。

  注意到追上来的辆车子,叶枫并没有紧张,而是直保持这个车速。

  “叔叔阿姨,你们把安全带带好,我想,会车子会有阵大幅度的震动。

  叶枫这辆车,前后座位都有安全带,这是这辆车设计的个亮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后面的夫妇二人还是听了他的,把安全带绑好。

  “最好闭上眼睛。”叶枫说完,车子的跑表从百六,随之降到百二,又到八十,四十。

  车子的速度极限下滑,足足几秒钟,降到了严重的慢行速度。

  后方车里的驾驶座上,驾驶座那人眼神惊恐,想要降速,或者改变车道,但他还是慢了步。

  声巨大的的响动。

  两辆车相撞。

  叶枫所在的黑色轿车,向前冲出了几十米。

  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

  叶枫笑了笑,“刚刚抱歉,我这也是为了给我减少些压力。”他的这番话肯定是给坐在后面的夫妇说的。

  “你什么时间发现的?”坐在车后的王善林问道。

  叶枫摇摇头,“我说我从你们开始出现在我面前就发现了,你们信吗?”

  转头向坐在车后面的两人看去。

  “哈哈哈哈哈,小子,你倒是很精明,你把那女孩送到那地方,我们确实有些头疼。”这是个年轻人的声音。

  “头疼就吃药啊,你们还想做什么。”叶枫淡淡的回到。

  “没大没小,要不要姐姐教教你怎么做人?”说话的是个年轻女人。

  车后现在坐的根本不是林雨凝的父母,虽然长相样,但是此时气质和声音都不样了。

  “我直很奇怪,就只是那么点点上车的时间,你就能发现我们不是他们?”男人问道。

  “就是因为你们上车,我才知道你们不是他们,可别忘了,我可是个保镖。”

  “哟,还个保镖,看来你接触的事情还是有些少啊,他们好像有很多东西都没有考诉你。”

  “我不需要知道很多,“这些东西我可以自己去体会,比如说现在我好像就知道了点什么,我还知道你们会的命运有些不好。”

  “你个小保镖,可对我们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你说我们要是用你的生命,换那个女孩,他们会不会换呢?”

  “就凭你们?”叶枫冷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