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些底层人员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换取好的生活了,能够当上如小夏的司机我还是很满足的,想当年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的时候,个月可只是只有千多的工资可以拿。”

  听到叶枫说的这些,郁可可对眼前的叶枫的好感度提升了很多,她就欣赏那些凭自己的劳动赚来钱养家的那些人,每个人的观点都不同,她不属于那种拜金女类型的。

  正因为如此,高金出发点就错了。

  高金当听到叶枫口中说的事情,就更让高金自己鄙视了,他也就听说叶枫是明星如小夏的司机事后小小惊讶了下,要知道那个大陆明星自己可是非常喜欢啊,不过自己的工作范围还没到内陆,不好找机会下手。

  高金也玩过几个小明星,可是当看到清春活力的的如小夏时,他就发誓自己定要睡她次。

  走到家女士服装店,李娟和郁可可挑起了衣服,叶枫跟高金找了个地方做了下去,“兄弟,我见你对那个郁可可有意思,你是如小夏的司机,那么你只要找个机会帮我把如小夏约出来,我就不跟你抢了,反正我也只是要玩玩。”

  这话叶枫就不爱听了,以鄙视的口气说道:“你们有钱人的乐趣就是这个?郁可可肯定看不上你!”

  “小子,我想你肯定不知道我是谁,你应该是内陆的吧,台湾可是很危险的。”高金用的似乎威胁的口气。

  自己这样说话就很给这个司机的面子了,他竟然不吃软,看来自己得给他来点硬的。

  叶枫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高金,“你威胁我?”

  这时郁可可和李娟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高金就好像什么事情没发生样笑呵呵的迎了过去,“怎么样,喜欢不,喜欢的话我给你们买下来。”

  “喜欢,当然喜欢,”李娟本来就是来找移动钱包的,现在人家都主动了自己能带还推辞。

  “这不好吧,我们才刚认识。”

  “可可,送你你就收着,你就当是为了我啦,我知道你是个小富婆。”李娟凑到郁可可耳边。

  高金从包里拿出张卡递给了服务员,有钱人就是大方,都不带还价的,服务员高高兴兴的就把卡刷了。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叶枫走到郁可可的身前。

  “谢谢。”

  说实话,刚刚给自己掏钱买衣服的高金,还不如眼前夸赞自己这句话的叶枫让人感觉舒服,这个叶枫人还是不错的,郁可可想到。

  大包小包,这些都是高金掏的钱,叶枫只是当个搬运工罢了。

  高金就喜欢这种优越感,旁边跟着个穷小子,让自己的虚荣心很是满足,“晚上吃点什么?我请客。”

  “随便!”

  见到旁的叶枫回了句,高金瞬间怒气升起来,突然他想到件事,“哈哈,那好吧,我正好知道个随便餐厅,我去把车开来,咱们就去那吧。”

  叶枫就随口说,没想到高金连这个都能整的出来。

  随便餐厅,可以说它里面的结构是饭店,但是却跟自助餐个性质,各式各类的菜单都有明确规定,有的菜只能点种,但是有的菜可以随便点,它不是按人份掏钱,而是按桌子结算。

  高金选择了个五人份的桌子上,叶枫先走进去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李娟走到叶枫里面隔了个位置坐下,对着郁可可招了招手,”可可,坐这。”

  高进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叶枫是第个坐下的,如果自己让他起来,那好像有点不妥。

  “还有人来?”

  李娟好奇的问道。

  高金把玩着自己手中的车钥匙,“是啊,我哥跟我嫂子,所以我选了个五人桌。”

  郁可可坐到椅子上看着身边叶枫的头红发,“叶枫,你的头发怎么这么红,是染的么?”

  郁可可直在向叶枫问些如小夏的问题,现在终于问到了叶枫身上,这种感觉真是春暖花开。

  哐当————

  “老弟,怎么今天想起请老哥吃饭了!”

  房门瞬间被推开,进来个大汉和个妩媚的女人。

  第二十章泡!下

  大汉身西服,显得和他的身材格格不入,身边的女人更是浓妆艳抹,还给人种冷冷的感觉。

  高金连忙把椅子摆好,“大哥,来来,快跟嫂子坐下,菜我已经点好了,这位是我大哥,高山!我嫂子,艳妆!”

  “呦,这是还有几位新朋友。”大汉坐下,身边的女人也跟着坐到个位置。

  “这位是李娟,这是郁可可,都是我今天遇到的朋友,这位是叶枫。”高金对着大汉眨了眨眼睛。

  叶枫也懒得理他,这种小动作也瞒不过自己,明显这个高山是他找来教训他的,就连介绍都很清楚,这两位美女是他的朋友,而叶枫就是个局外人了。

  高山点点头,“朋友在哪高就?”

  既然问话,叶枫也不能不理,“我就是个小司机。”桌上的菜已经上的很齐全了,叶枫调戏着根油菜。

  “酒呢,怎么没有酒!”大汉嚷嚷道。

  “哥,这不等你来再要嘛,白的还是啤的?”

  “当然白的了,啤的多没意思,服务员,来五瓶闷倒驴!”自己就喜欢这种烈酒,喝着够劲,想到高金对自己眨眼,看来是今天要自己灌倒这个小子了。

  餐厅虽然不是什么餐厅,但是服务倒是很到位,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找来的这种七十多度的闷倒驴,随后又给郁可可三位女士点了瓶红酒。

  叶枫以前倒是喝过几次,也就2两的酒量,见到他下叫了五瓶,糟糕了,看来是要灌自己。

  “来兄弟,今天咱们第次见面,我先敬你杯。”说完高山就给我倒了整整杯。

  高金见到不作声色,心里可是乐了,大哥就是大哥,这种闷倒驴可是能喝两瓶的量,看这次不灌死眼前的这小子。

  二话不说,人家高山直接杯下肚,没办法,叶枫这第杯总要喝的,酒进喉咙,那种感觉可真不好受,火辣辣的想要气冲天,叶枫连忙加了几口菜,咦,下到肚子里之后感觉不对,以前喝点就难受,怎么现在喝小杯下肚,也感觉不出什么来。

  “没想到兄弟也是好酒量,我喜欢,好久没人敢跟我这么喝了,哈哈!”高山见叶枫杯下肚,甚是豪爽,已经小年多没人敢跟自己叫酒了。

  高金见到,不简单啊,“叶枫兄弟好酒量,我就不能陪酒了,会还得开车,我就喝点红的意思意思就行,晚上酒驾查的严。”

  他们这的公子哥那个还怕酒驾,根本就是给自己找借口,现在叶枫感觉跟没事人似的,难道自己对酒精不敏感了,就然这样,那就好好跟他喝。

  这次叶枫主动把就给高山倒满,“礼尚往来,我也敬高山兄弟杯。”

  叶枫第二杯下肚,感觉不是很强烈了,但是旁的高金确实惊讶了,竟然还有人能跟自己大哥对酒的,自己可是知道高山自小对酒精的敏感度就很小,这么多年喝酒更是没败下过阵,这小子怎么也这么能喝?

  浓烈的酒精味道流入郁可可的呼吸当中,她不是没喝过白酒,但是这跟酒精个味道的白酒她还没碰过。

  “小娟,他们这样喝没事吧?”

  李娟回道:“能有什么事,你看那个大块头,你看就是能喝的主,不过这个叶枫倒是让人看不透,他怎么也这么能喝,难道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

  李娟自顾自的夹着桌上的菜,这种拼酒对她丝毫没有什么影响。

  高金自己在这喝也觉得无聊,桌上有美女怎么能忘记,“可可,李娟,我敬你们杯,咱们今天能遇到那是缘分。”

  这种敬酒必不可少,虽然郁可可不想喝这玩意,但是也只能稍微喝了

  桌上的两瓶白酒就已经到底,高山哈哈笑道:“叶枫兄弟,我看你这是深藏不漏啊,我真后悔现在才遇到你,今天我可是喝了个痛快。”

  叶枫这瓶下肚,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连第次喝酒的那种火辣感也消失不见,现在这酒对他来说,就是带点甜味的饮料。

  旁那个浓妆的女人直坐在那安静的吃着菜,连红酒都没碰下,冷冰冰的看着坐在那的郁可可,端起杯红酒向郁可可敬去,“可可,我敬你杯。”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杯子里的酒向郁可可身上撒去,而自己只手却拄在了桌子上,突然滑了跤,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但是声音没有丝道歉的语气。

  “你这人怎么这样,”别人没注意到她的动作,小娟注意到了,明明是自己故意的,之后又把手拄在桌之上装作滑了下。

  “小娟,人家不是故意的。”郁可可不知道啊。

  “可可,你看她有点道歉的诚意吗?”

  艳妆,其实名字不叫艳妆,她的名字是李子璇,也是大陆人,今天跟着自己新的男朋友高山来这里应酬下,没想到让她看见了个熟人——郁可可,要说为什么自己来到台湾,这里面还跟郁可可有点关系。

  当时她们还在个学校学习,就因为郁可可长得漂亮,人人都喜欢她,而自己比不上,故此找了个有点钱财的男朋友想要打击报复郁可可。

  可是当跟那人睡也睡过了,玩也玩过了,那人就给自己扔过来十万块钱,“你走吧,别在这个学校呆着了。”说完头也不回就不管她了,之后自己不走,还有人跑来威胁自己。

  郁可可可能没印象,因为她根被就不知道此人的存在。

  李子璇来到了台湾,也就换了个名字,艳妆,当她再次看到郁可可的时候,火气就上来了,现在自己攀上的可是台湾永恒地产老总的个儿子,有权有势,当然要想办法报复下。

  叶枫注意到此时的情况,也看出来刚才这女人有意要郁可可出丑,当然要表示下,“高山大哥,你要好好管教下嫂子。”

  高山的脸立马冷了下来,他的臭脾气远近闻名,李子璇也就是抓住这点才敢动这样的动作的,别看刚才还和叶枫喝的开心,但是这种情况,他从来没退让过。

  高金也乐呵呵的看着戏,虽然不知找自己的嫂子为什么迁怒到了郁可可,不过现在叶枫和自己的大哥闹起来,自己还是很开心的。

  “小子,我的马子还轮不到你管。”

  叶枫真没有想到,此人如此的坏脾气,本来还觉得他挺豪爽,比那个高金要好的多,刚刚还起喝酒,现在为了个女人就翻脸了。

  叶枫丝毫不惧。“我只让嫂子给郁可可道个歉。”

  听见叶枫说话的口气好像有些生气,郁可可拉了下叶枫的袖子,“没事,她已经向我道歉了。”

  高山虽然知道浓妆的道歉毫无诚意,“已经道歉了,叶兄弟您拿到没听见?”

  叶枫本来还想结交下,看来这样的男人还是少接触为好,他将椅子推开站了起来,“那好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不奉陪了,酒店还有人等着我。”

  “小山,我要他给我道歉,他刚才吓到我了。”李子璇感觉到眼前的叶枫和郁可可有些关系,那就不能让他们这么走了。

  “叶兄弟,你也听见了,跟浓妆道歉我就放你们走。”

  叶枫盯着眼前的女人,脸上的妆画得浓厚,要不怎么叫浓妆,这个名字原来是这样来的。

  “整天副冷冰冰地样子,难怪你不笑,你笑粉就掉。”

  听见眼前的叶枫这么说自己的女人,高山怒了,只手抓向叶枫的脖子,想要将其提起来,这还是首次有人向自己宣战,还真有不怕死的。

  叶枫感觉到高山动了,向后退了步,“看来这次的交流都打水漂了。”

  “小子,别以为我傻,跟我弟弟抢女人你还嫩了点,这是你自找的,本来你道个歉,咱们喝完酒也就没事情了,现在我不把你打残我不姓高。”

  高山十八岁就有个很大的个子,他父亲把他送到军队了几年,有身好身手,再加上自己身体上的优势,回来的这几年打架上没吃过亏。

  军队的军体拳是他常练习的好手,就连教他们的军官现在都不是对手,拳风到拳头马上就到,有种势如破竹的架势。

  叶枫也顾不上什么,要是被这拳打中,怎么也要断两根肋骨,端起手里的椅子挡住了拳头的路程,整个椅子瞬间散了架。

  叶枫知道,自己要是和他硬碰硬肯定还不行,只能使以巧劲,脚下太极步成型,所为四两拨千斤,脑中些太极招式历历在目,每当进入这种状态整个人就感觉阵兴奋,小时候体育课老师教的太极套路在脑中成型。

  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

  闾尾中正神贯顶,刚柔圆活上下连;

  体松内固神内敛,满身轻俐顶头悬;

  阴阳虚实急变化,命意源泉在腰间。

  叶枫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旁边指导样,这套拳法打出,对方的力道瞬间被叶枫瓦解,个大块头被他挤出门外,整个人倒在楼廊上,发出阵闷响。

  叶枫感觉自己的身法在逐渐成熟,脑中只是有些影子,但是还要靠实战来训练,所谓太极拳强身健体,但是此时的叶枫却用来击倒了位练武之人。

  高山在和眼前的叶枫对招时便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点点的被卸去,可是自己被压的毫无办法,最后自己竟然抵御不了眼前这个人的力气,被打飞出去。

  平时自己也算是个豪爽之人,只是在某些事情上较真,今天吃亏了,也就没有脸面在这里呆着了,他看的出来对方刚刚用的太极招式,“咳咳,没想到你还是个太极高手,高金,扶我起来,咱们走!”

  第二十章应该这样改!

  高金没想到叶枫竟然是个高手,还好自己没有莽撞行事,不然挨打的就是自己了,跑到高山跟前,将他扶起来。

  李子璇见到高山被打,也连忙过去扶高山。

  他们走出餐厅,高山虽然块头大但是却不傻,盯着眼前的浓妆“说,为什么要挑起我们的事端。”

  李子璇低着头,“小山,我,我跟郁可可以前就认识,我只想教训她下,可是”

  “滚!”

  李子璇哭着就跑走了。

  “叶枫,你没事吧。”郁可可看见当时叶枫的表演,那身太极打的相当漂亮,直接让对方还不了手,更加捉摸不透这个叶枫是什么人了,他只是个司机?

  “我能有什么事情。”可是叶枫的心里却乐开了花,多亏了这些人才有我表演的机会啊,没有这些坏人怎能突出我的绝代风马蚤!

  时间不早了,这是肯定的,也不知道如小夏醒了没有,手机阵震动,还真是如小夏打来的。

  “叶枫!你死哪去了,你现在是本小姐的保镖你知不知道,知道你还乱跑,要是我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芳姐拿着份剧本去敲如小夏的门她才醒来,自己竟然足足睡了个下午,听芳姐说叶枫大中午的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拿起手机就打了过去。

  叶枫听见电话里的声音,“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连忙把手机挂了。

  酒店的如小夏把手机扔,嘿,还敢挂我电话了。

  叶枫在门口拦了两辆出租车,这就和郁可可她们告别了,“师傅去拉格酒店。”

  “好嘞。”

  听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叶枫向出租车司机望去,“我去,师傅,又是你啊,我给你说,我这次可就给你十块钱,你要是想在绕远你就自己绕,反正钱我是不会多给了。”

  泡就要有个样子,今天算是小有成就,叶枫拿出手机编辑了条短信给郁可可发了过去。

  郁可可和李娟也坐上了回去的车,郁可可见到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路上注意安全,以后有机会再见,哦,对了,你今天穿的很漂亮。”最后下面有个署名,叶枫。

  郁可可关掉短信笑了笑,“哎,别抢我手机。”

  “怎么了,谁发的短信,看完就笑了,是不是今天的那个叶枫。”李娟见到郁可可的表情,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两个小姑娘就在这里打闹了起来。

  回到酒店叶枫可不敢张扬的回屋,偷偷摸摸的走向自己的房间,还没开灯,灯就自己开了。

  如小夏坐在叶枫的床上,“叶枫,就知道你先回自己的房间,你刚去哪呢?”

  叶枫连忙装出副无辜的表情,“我去买了点东西。”

  “买东西,买个下午加晚上啊,我可是听芳姐说你大中午的就出去了。”如小夏站起身来。

  怎么说呢,我可是她的保镖,要全天贴身保护,可是自己竟然跑去泡了,要是让她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扣自己的工资,想起工资我就想到了那张还不知道密码的银行卡,天啊,饶了我吧,叶枫想到了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叶枫见情况不对,连忙跑进洗手间把门插上,“我要洗澡了,”还把耳朵贴在门框上听听声音,门外没了声音,应该走了吧,把身上脱了个光光,冲起澡来。

  洗完澡浑身舒服,叶枫穿起那大裤衩,打开浴室的门,我靠。

  咣当——

  连忙又把门关上了,怎么她还不走,难道要留下来给我暖床吗?

  随后叶枫便听见如小夏的声音“叶枫,我不信你就不出来,还有,记得出来的时候把你的衣服穿好。”

  你别逼我,你在逼我我就穿好衣服出去

  当叶枫把衣服穿好走出去时,却见到如小夏躺在自己的床上,整个完好的身材被叶枫览无遗,高耸的双峰都看的清清楚楚,怎么也有36了吧,可惜就是穿得判裤,要是穿得裙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