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冷艳总裁的神级高手

  第0章过去

  ?

  人迹罕至的冰原,冰寒之地被鬼斧神工地打造了个巨大——地下世界。

  这里面仅有的几盏油灯把把它那微少的热量散播在空间之中,在这洞顶和洞岤比洞壁上面,那些矿石折射除了幽幽的光泽。

  这里十分潮湿,阴寒,让人感到压抑,而且安静得有些可怕。

  在这好像另个世界的地底空间里面,那根根连着地面和洞顶的精钢铁柱,把这里弄成了个近千平方米的大型铁牢。

  这个铁牢唯的牢门上面,个沉重的生锈大锁被稳稳地扣在上面。

  这,是个与世隔绝,终年不见天日的地下世界,在这个地方,人类甚至呼吸不到那些新鲜的空气。

  那些阴寒的地下气息,可以不断腐蚀吞掉人类的心灵。

  就在这个大型铁牢里面,却有着十几个瘦弱的身影,正卷缩在大型铁牢里的各个地方,有些人是躺着,有些人抱着自己的双腿,有些则是扑在那寒冷的铁柱上面。

  这些人是看上去差不多十来岁左右的男孩女孩,这些人瘦弱的身体外面都穿稀薄的衣服。

  坚牢里面没有点食物,可以让他们继续生存下去的,就只有那洞顶上的石钟|乳|偶尔滴下来的地下水。

  经过多天的饥寒交饿,这些孩子已经准备到底不起了。

  更可怕的是,这个地下世界根本没有任何声音,而且在这黑暗诡异的气氛里,就算是那些成丨人在这里停留过久心里也会感到烦躁不安。

  在几天前,有些心里承受不了心中的恐惧而大哭的孩子,因此而消耗了许多体力的孩子,在这个时候,早已筋疲力尽了。

  这些孩子里面,有些躺在地上,但大多数的人身体已经变得冰冷,只不过因为地下世界过于寒冷,这些死去的人腐朽速度已经变得十分缓慢1

  这些孩子处于终日不见天日的地下世界里,压根也不知道外面的时间过了多少时间。

  慢慢地,剩余下来的几十个孩子,已经成了这里面最后的生机了。

  在这巨大铁牢里面,这些孩子谁也没有说话,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十分安静,只不过他们心里知道,如果要想活下去的话,就不可以浪费身体的点力气。

  这个时候,个看起来年龄比较大的孩子,忍受了许久的饥饿之后,身体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他用着让自身最可以节省体力的动作,慢慢地移动着,然后到了个最靠近他的尸体旁边。

  这个男孩子张开了嘴,向着这具和他大笑差不多的尸体颈部,慢慢而又坚定地咬了下去!

  在这个时候,幽静的巨大铁牢里面,顿时传出了撕咬人肉和咀嚼的声音

  这样子的声音是常人辈子也不可能会听见的,可是在这些孩子的耳中,却显得十分平凡,就好像个人在吃饭般。

  随着这个孩子的寻食,剩余下来的孩子里面,又慢慢出现了好几个在寻找尸体的孩子。

  这些孩子的牙齿十分锐利,他们在吞食生肉的时候,没有点声音发出,有些人发出的声音仅仅是他们的呼吸声。

  吃了好几口人肉之后,这些寻食的孩子慢慢有了力气,咀嚼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起来。

  而在巨型铁牢的另个角落,有个男孩子实在忍不住饥饿了,便缓慢地移动着自己的身体,爬到了两个最靠近他的两个尸体旁边2

  这两个孩子的尸体,分别是个女孩子与个男孩子,已经躺到在地上天多没什么动静了,这个女孩子的身形虽然比较瘦小,但是在这种地方,男孩子和女孩子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了,只有食物在这里罢了!

  这个男孩子并没有选择什么,只是先咽了口口水,然后便张开了嘴巴,便想向着女孩子的尸体咬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男孩子突然感觉到了某种危险!

  只不过,在他感觉到危险的时候,他已经躲不开了!

  他以为已经死去的女孩尸体,突然直接翻过身去,个十分苍白的手伸向了他的头部。

  这个女孩子的手上留有比较长的指甲,此时突然用力爪,她的指甲便直接捅进了男孩的头部

  女孩子顿时反客为主,把男孩给杀掉了。

  这个女孩翻身直接扑上了这具刚刚死去的尸体上面,就好像只已经发疯的饥饿小母狮样,开始大口大口的咬食着这些血肉。

  刚刚死去的尸体,身上还带着温度,而且体内的血液也是热的,这样子的食物,更可以让他们更久地生存下去。

  就在这个女孩子开始大吃血肉的时候,另个躺倒在地上的男孩尸体也慢慢地坐起来。

  这个男孩子慢慢地靠近了那具刚刚死去的尸体,他没有与这个女孩有点交流,直接张开了自己的嘴,向着女孩子没有咬过的地方直接咬了下去。

  这毕竟是那种难以咬动的生肉,就算大部分都是吞食掉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也吃了个多小时才吃完,然后脸上尽是血污地停下来了。

  此时,那具本来温热的尸体,已经发出了阵阵恶臭味道3

  这两个人吃完之后又坐回了巨型铁牢的角落,在这这无尽地黑暗之中,这两个人只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对方的面貌,但这两人的眼睛里都散发着野兽般的目光。

  他们心里都知道,对方都是在这种训练环境下生存下来的人,如果给留给对方点空隙的话。那,下个死去的人,就是自己。

  但是在这种没有必要的情况之下,和这样子的对手战斗的话,明显是种不明智的决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防备着对方是最好的方法。

  只不过坐下来,这两人的目光再也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离开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束光芒从巨型铁牢的大门口射了进来,然后照到这两个人的时候,他们才慢慢转过头看向那束光芒。

  个苍白冷漠的声音用俄语记录下训练结果

  “百名试验品,只存活两名试验品,号数为八号和而是十二号。”

  在这片十分茂密地热带雨林之中,有条色彩斑斓的毒蛇正爬在颗参天大叔之上

  而在这颗参天大树的后面,有着个穿着迷彩服的少年,满是泥土的脸看上去有些稚嫩,他看起来差不多十四岁左右,他的身材十分精壮,此时正靠着参天大树坐着。

  他的受伤么,还抓着把带着放血槽的冰冷的匕首,这把匕首上面正燃着些血渍,而且还没有干掉。

  这个少年这时候正闭着眼,歪着脑袋,好像已经睡着了般。

  就在这个时候,个身上同样也穿着迷彩套装的矫捷身影正从另外堆叶子之中走了出来,慢慢地向着这个少年走近。

  走到这个少年前面的时候,这少年突然把匕首指向了这个身影,然后睁开了眼睛。

  “是你,你想做什么?”少年用着英语淡淡地说了句。

  走在他面前的,是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少女,少女留着头短发,她那白嫩的肤色,因为在这里长时日晒显得有些淡红,这张小脸蛋十分精致,长大以后肯定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可是她却带着脸冰冷的神情。

  “我想要和你合作”少女直截了当地说道。

  “为什么我要和你合作?”少年玩味地说道。

  “因为你是这些人里面最强的人,而且我要活下去,所以和你合作活下来的成功率最高。”少女直接了当地说道。

  少年玩味地笑着,“你应该知道吧,这敌人除了猛兽和毒蛇,还有那些雨林里面的人啊。”

  “难不成你怕我?”少女不屑地笑道。

  “你不用激励我,你拿出你的资本再说。”少年冷笑道。

  “有两个愚蠢的臭男人以为可以把我吃掉,可是被我反杀,你虽然比他们强大,可是你和他们样”

  少女显示停了停,然后用着种诱惑的语气,说道:“你是个男人,你和他们那些人样,你需要女人,需要女人帮你发泄。”

  少年停了会,然后道:“可是这个地方也不止个女人啊。”

  少女听了之后嘴角便露出得意之色,“只是你很明白,我是她们这些人里面最好看的女人。”

  少女说完之后,便优雅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迷彩套装

  当少女把她那青涩的身体,丝不挂地展现在少年面前的时候,那个少年的眼睛里面,再没有丝平静。

  “我需要活下去,你也需要直活下去,我作为弱者,只能用自己的身体让你帮助我了”,少女没有再摇动自己的身姿,站在少年面前,郑重地问道:“八号,你敢要了我吗?”

  “我该要如何相信你啊?”少年好像在压抑着什么东西般,他早已明白了男女之事,心中长期压抑的疯狂,却是需要个发泄的地方,以防自己的大脑抑制不住而崩溃,可是,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只漂亮美丽的——毒蝎子

  少女轻轻咬着嘴唇,眼神是坚决而又冷酷,道:“我没有任何办法让你相信,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事情,是我的第次”。

  少年没有在问过任何问题,直接好像个豹子样扑向少女,把少女的身体给扑倒在地了

  在两人的阵狂风暴雨之后,整个树叶堆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你叫做什么?”

  “十二。”

  “我说的是你本来的名字”

  “我不知道。”

  “为什么想活下去,死了,不也是种解脱么”

  “我要回家,我要去找我的父母”。

  “为什么?”

  “因为我想问他们,我的名字叫什么”

  第章让你做我男人才好呢

  ?

  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已然弥漫,花花绿绿的裙摆,五花八门的香水味,进入酒吧街,都市的气氛便席卷而来。

  林天走到了家叫作雪色的酒吧门前。

  这酒吧的牌做得并不是很显眼,只能算是中等规模的酒吧,不过却流露出几分暧的气息,那七彩的玫瑰状的灯光点缀在牌子上。

  进入酒吧之后,林天熟悉地走到了酒吧的吧台边,靠着角落坐了下来。

  “天哥,你来了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调酒师看见林天之后,脸上露出了热情地笑容,同时也递上了杯水,“雪沫姐已经等你很久了。”

  林天对着他笑了笑,接过杯子喝了口水,“雪沫姐他没生我的气吧,我就是回家有点晚,所以就来迟了。”

  “不生气,不生气。”小邓那圆圆的脸上出现的痘痘好像都在笑着般,小声地对着林天道:“天哥呀,你有空可以教教我吗?你是用啥把老板娘泡上的呀?要知道静安市里头对咱老板娘感兴趣的男人恐怕都可以从东区排到海口那边了,我这么多年也没见到老板娘对哪个男人这么关心过。可到现在,单单问你有没有来这里,今天问我都超过五次了”

  “你小子可别乱讲,我和雪沫姐没你想的那样”林天有些无奈地说道。

  可小邓却副“你就算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表情,又唏嘘道:“哎,天哥,咱们说实在的,你这冷酷劲可是专业到家里去了。都可以泡上老板娘这种倾国倾城的极品美女,哪个男的不会粘着你教他啊。也就天哥你,那么久才来次,还要我们的美女老板等你。要不咋说得不到才是最好的,果然这话放在咱老板娘身上也适用呀”

  正在小邓副我是情圣的模样,夸夸其谈的时候,忽然,个妩媚而又威严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国来,“小邓呀,你说你的这个月的工资工资还可以被我扣几次呢?”

  小邓听了这话,顿时像被电流穿过身体般,呆呆不动,以回过神来,立即闪到旁去了,继续装镊样地工作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可他额头上的冷汗却说明了他心里十分害怕1

  身玫瑰色的旗袍,那魔鬼般的身材,还有那张美丽的脸蛋,肩上的那几缕乌黑的秀发,就是这么个如图花中人般的年轻美女,慢慢地走到了林天前面。

  林天满脸笑容,与女人对视着,心里由衷地说道:“雪沫姐,你真是太美了,祝你生日快乐。”

  听到了林天的赞美,雪沫的脸蛋有些微红起来,咬着那丰润的嘴唇,有些哀怨道:“就算再美又有什么用呢,某些人那么久才来看次,人家的生日居然还这么晚才到。”

  看着面前娇媚的女子,林天心中忽然之间就涌起了股火焰,特别是女子还用着那种勾魂的眼眸看着自己,没有点拒绝的意思。很快,林天便压制了那股狂躁的火焰,恢复平静地呵呵笑道:“呵呵,我可不会喝酒,也不擅长和女人说话逗女人开心呀,我还要天天摆摊啊,实在没什么时间呀。”

  雪沫听了有些幽怨地瞪了林天眼,“你个家伙,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什么摆摊,不就是个破摊子吗?有什么好做的,而且还这么累也几个钱赚,如果你真这么想赚钱,那就来给我当保姆吧,我给你的工资肯定比你卖烧烤的钱高出百倍!”

  林天苦笑道:“雪沫姐呀,哪里有男人给人当保姆的。”

  “我都跟你说几次了,叫我雪沫呀,什么姐姐的,难道我有这么老吗?”雪沫的美眸瞪着林天,有些撒娇地说道。

  林天只能妥协了,“好好好,雪沫,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只不过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罢了,暂时还不想换工作什么的。”

  雪沫还是不死心地说道:“就算你不给我当保姆的话,那你给我当保镖总行了吧?也可以来酒吧里,我给你管理酒吧好了,反正我也不经常管理,平时我都是放手不管的2”

  听到这话,林天心中不禁有些感动,他自然明白眼前的女人是真心关心自己的,可他也有他自己的立场,从第天见到雪沫开始,他心中就打定主意不可以与她的关系太过密切。

  “还是算了吧雪沫,我还是觉得卖烧烤挺好的,那里的不少人也都挺好的。”林天低下头喝了口水,业不愿意多谈论这话题。

  雪沫见到林天如此,便恨恨地冲他皱了皱鼻子,有些呢喃地说道:“让你做我男人才好呢”

  雪沫可不知道,连她自己也听得不大清楚的这句话,林天却清晰地听在耳中,虽然林天知道,可他得装成啥也没听见。

  哪怕酒吧的光线在昏暗,雪沫的脸蛋和杉菜在酒吧中也散发出了男人难以抵挡的魅力,可从雪沫刚出现开始,就算有人看见她,也只敢看眼就过去了,没谁敢多留恋会。而有些新客人会问周围的人雪沫是谁,可得到的回答差不多都是个——“去喝你的酒,别去找死”。

  雪沫走到吧台前面,坐在林天身旁,伸手给自己倒了杯酒后,又给林天倒了杯,嗔怪地白了眼,对着林天说道:“你个家伙,就知道你倔。不过,你就算不愿在我身边呆着,可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呀,你能为我破例喝以杯酒吗?”

  林天心中有些犹豫,他不是不会喝酒,只不过每次喝酒,就会让他的大脑产生烦乱的思绪,有很多的东西他不愿意再去想起了,所以他需要的是冷静,而酒,对于林天来说,就是致命的毒

  “好吧,不过就杯。”心中有些愧疚,林天不愿让雪沫太过寒心,所以还是答应了,心中指望着,这么小杯酒,不会影响他的思绪。

  雪沫听了就呵呵笑了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脸蛋发出玉石般的莹莹光泽,让林天看在眼中,心中又是阵颤动3

  “干。”

  两人酒杯轻轻碰了下,林天便抬头把杯子里冰凉的液体喝下。

  雪沫呵呵笑了起来,忽然身体向前倾,靠在了林天身上,幽幽地说道:“你知道吗,我已经好多年没过生日,虽说这次生日没有蛋糕,没蜡烛,也没礼物,更没有派对什么的,但有你这家伙陪着我喝以杯酒,我心里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呢”

  面前的女人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让人垂涎,此时,林天明显感受到两团柔软抵在了自己的身上,那轻微的摩擦着,让心中的火焰再次涌出。

  林天微微低头,看着雪沫那旗袍的分叉之处,白嫩的肌肤若隐若现,玲珑的小腿下穿着双红色的高跟鞋,那强烈的视觉感猛烈地勾动着林天的荷尔蒙。

  般男人看见女人的时候,男人的荷尔蒙反应,是最直接对女人的评价,从这看来,雪沫显然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正当林天竭尽全力地想控制自己的时候,雪沫终于慢慢坐直起来,有些狡猾地笑,好像阴谋得逞的小狐狸般,“好啦好啦,我的小男人,看起来你资本挺雄厚的呢”

  林天不禁苦笑,他当然知道雪沫说的是啥,这女人,居然在靠着他的时候也在窥探着自己。

  “我看你早就坐不定了吧,我先去招待客人,如果你实在不想多呆的话,那就先走吧。”雪沫有些潇洒地站起来,去招待客人去了。

  酒吧里的客人早知道这个酒吧的老板娘妩媚迷人,却都不敢多过失态,毕竟很久以前就听说,这个女人的身份很不简单,所以雪沫去与客人们打招呼,显得很是轻松。

  其实,雪沫虽说脸上带着那热情的笑容,可她的那股非凡气质,足以让大多数的男人害怕了,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想法油然而起。所以,也没人自讨没趣去泡雪沫。

  见到雪沫离开,林天松了口气,同时也暗自嘲弄了番,回到华夏这半年多的时间,自己好像真的改变了不少,如果是以前的话,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