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太近了。虽然赵涛不可怕,但赵涛他爸赵大海如果来找林天为他儿子报仇,他们也都担心因此受到牵连。

  老王地激动说道:“我说啊小林,真是没有想到你的身手这么好呀,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功夫啊?”

  “嗯,学过”林天也不想多说什么,其实,要不是赵涛这小子欺人太甚的话,触犯了他的底线,他绝对不愿意在这里与他们动手。不过,就如他告诉赵涛的,他也是有他的原则的,那就是最讨厌别人威胁他!大概,这样的性格,就算他再咋么低调,这也是无法抹去的,因为,这是名强者拥有的尊严啊!

  老王看见林天不想多说什么,也不再追问,有些担心地问道:“小林呀,你现在就算是把赵涛打回去了,可他要是叫他爸赵大海来找你报仇的话,这可怎么办啊,要知道赵大海可我们东区的两大帮派之,东华会的重要人物呀,在这片地方可没人敢惹他啊!”

  东华会吗?林天副满是不在意的样子,呵呵笑了笑,忽然对着老王道:“老王,你有烟吗?”

  老王见林天那满脸不在乎的样子心里也只能干着急了,听到林天说要烟抽,不由得苦笑道:“你小子不是要戒烟吗?”

  “算了算了,还是不戒了,打完人不抽烟,实在是不习惯啊3”林天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真没想到这赵大海居然是东华会的人啊,本来不想和这些人有什么瓜葛,这才直不愿意与雪沫有什么关系,可却没想到自己就先站到前面去了。

  老王从口袋里拿出包二块多的白山,给林天点了根,“咱们人穷,抽烟自然也选这最便宜的,来,这烟烈,你就凑合凑合抽吧。”

  “嘶”林天这下却是十分享受地抽了口,呵呵笑道:“不错不错,就要烈的才好抽呀。”

  “你们年轻人还是少抽点烟吧,这样子伤身体啊。”老王好心地劝道。

  林天笑了笑,心中暗道:哼哼,如果这抽烟要是可以伤我身体的话,那我这么多年的功就全白练了。

  两人稍微休息下,便开始忙活起来做生意了。林天也开始把这烧烤串考起来,生的开始碳烤,嘴上里还咬着了根羊肉串,这就当自己也吃早饭了。虽说这工作都脏兮兮的,可做起来却是别有番滋味呀,林天是不是还对着旁边的小贩们笑了笑。

  可没会,辆警车就从远处开了过来,车上走下两个民警还有个身着白衫衣的警官,满脸严肃地走到林天前面。

  那带头的警官冷漠地问道:“你是林天吗?”

  “是我,咋了,有什么事要找我吗?”杨辰疑问的抬起头,实在想不明白咋会有警察来找自己呢,难不成是国家安全局发现自己了?这也不对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派来的人应该是秘密特种部队或者特工才对呀,而且应该在夜里闪击偷袭我才对呀,怎么会是三个小警察来找我呢。

  那带头的警察亮出了自己的证明,有些傲气地说道:“我是东区警察局的大队长郭峰,刚刚有人举报你涉嫌打架斗还有谋杀青少年人员,现在我们要立即带你回警察局审问番!”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还以为是国安的人发现我了呢。杨辰恍然大悟,看起来是那个被我打跑的赵涛做的呀,这年头黑社会居然去找警察来帮忙了啊!

  旁的老王顿时着急了,急忙解释道:“警察同志呀,你们这是抓错人了啊!那可是赵涛和那些混混来我们这里乱收保护费,所以林天刚刚的行为是自我保护呀!”

  “哼,有没有抓错人我们警方自然会调查清楚再得出结论的!反正我只看见赵老板的公子被打到吐血去,我怎么没看见这小子有什么伤啊!”郭峰说完,也不和老王多说什么,直接挥手让另外两个警察去扣住林天。

  林天也不反抗,只不过被铐上后微微叹了口气,对着老王说道:“老王,你就别担心了,反正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没事的。我这摊子你帮我看下啊,如果天黑了我还回来的话那你就帮我推回家里去吧。”

  “废什么话,赶紧走!”郭峰冷声道。

  老王还想说什么,可也明白自己帮不上什么,只能眼睁睁看林天被警察带上了车子。

  等到郭峰这三人带着林天离开后,旁边的小贩和市民才破口大骂起来,说警察和黑道头目狼狈为的,只不过这话在警察面前他们可是不敢说的。

  被带进警局后,林天立即被带进了审讯室里头。在这看起来十分严肃的房间里头,林天不由得好奇地东张西望着,说实话,他以前进警局也是不少的,只不过这还是第次以犯人的身份进警察局来的。

  郭峰叫了两名十分健壮的警察进屋之后,冷笑道:“看你这悠闲的样子,居然还有空东张西望,等会儿我瞧你还有没有那份闲心!”话说完,直接“砰”地声关上了铁门离开了。

  林天却是满不在意地坐下来,淡然地望着眼前的两个警察,此时他们正如同看着猎物般看着自己。

  其中个中年民警问道:“姓名?”

  “杨辰。”

  “性别?”

  “呵呵,看我这样子肯定是男人呀。”林天呵呵笑道。

  “哼,居然还有这份闲心在这说笑,年龄!籍贯?”

  “,华夏静安”

  问完这些简单而又烦人的问题之后,林天依然十分淡定地回答道,哪怕再傻的问题他也回到得很高兴,反而这两个警察有些烦起来了。毕竟他们是按照郭峰的命令找个理由好好修理修理林天,可现在林天却这么配合他们的问话,这都是嫌疑犯的模范标兵了啊,这让他们怎么坑他啊?

  另外个鹰钩鼻警察想了下,问道:“今天你是不是打了六名青少年呀,有没有这回事啊?”

  “事情的话并不是我打他们的,而是他们想要我叫保护费,这是他们敲诈在先,我是有自我保护的权利的。”林天淡然回道。

  “他们收没收你保护费我不知道,反正是你先动手的,对不对?”中年警察狞笑地问道。

  “对。”林天实话实说,“不过我认为,这群事情的错不在于我,大不了我跟他们打官司罢了。”

  “你还打官司?就你个卖烧烤的,哼哼。”鹰钩鼻警察有些不屑地叫着,并且拿出份资料指着那签名的地方道:“你在上面签名,表示你认罪伏法,并赔偿受害人的损失。”

  林天看了眼资料,这居然是份早已准备好的认罪书,这上面的罪名加起来,恐怕可以让自己坐牢五六十年了吧!林天冷笑道:“警官啊,恐怕这份东西,我想这应该不是合法的吧我什么都还没说呢,怎么就忽然冒出这么多的莫须有的罪名来啊。”

  鹰钩鼻警察猛地拍桌子,喝道:“你居然质疑我们的行为,认为我们诬陷你了吗?你现在可知道你到底在地方么啊!”

  “我这只不过是在说实话罢了。”林天知道,这两个家伙是铁定要让自己农商个犯事罪名了,不禁的,林天眼中流露出几丝寒光。

  这两个警察也明白林天不会签署这认罪书的,只要是个正常人而且认字的话,都不会不明不白地让自己坐牢五六十年的,而这份文件的效果只有个——激怒林天了!这很显然,他们做到了。

  “你个小子,你居然不配合我们执法,你可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中年警察站起来,慢慢走到林天身后,而双手的骨头噼啪的响着。

  林天扫了眼房里的监控探头,大概这里头的画面,就只有自己去顶撞警察的行为吧,而接下去的事情恐怕外头的人根本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警察局里头的事情又有谁会传出去呢。

  看来这世界上,到处都有这种警察呀。

  “等下,我虽然不知道我会有什么后果,可你们两个的话,肯定会有个你们想不到的后果!”林天满不在意地转过头,对那中年警察笑了笑。

  “你小子这是找死!”

  看到林天总算有了句冒犯警察的话,中年警察忽然伸手想抓住林天的衣领子,而另外只手则是握紧拳头准备打下去!

  可就在刹那间,中年警察的手却抓了空,只见林天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伸出左手抓住了中年警察的衣领子。

  “你是不是想这样做的啊!”林天邪魅的笑着,直接拳打到了中年警察的肚子上!

  只见中年警察忽然阵颤抖,像个龙虾样倒在地上卷着身体抽搐着!

  鹰钩鼻警察顿时愤怒地站起来,怒道:“你小子竟然敢袭警!”说着,便直接从腰间抽出手枪,枪口对准了林天!

  可林天根本没理那漆黑的枪口,直接个走步,瞬间到了鹰钩鼻警察的身后,而手指轻轻碰到在鹰钩鼻警察的手上,那条手就好像被电了般,猛地颤抖着,而手上的手枪也立即掉到地上!

  鹰钩鼻警察还没反应过来,颈部便阵发麻,整个人也就昏迷下去了。

  林天从桌子上拿起了那份认罪书,邪笑着:“这种小伎俩看来你们两个是警察用的吧,不知道这东西泄露出去会是什么情况呢。”

  累死了累死了,刚刚才打完啊,求支持,各位老大

  各位顶下哈

  第四章警花美女

  ?

  听林天说要把这些消息公布出去,那中年警察顿时头上冷汗直冒。

  “你敢!你可知道你得罪了谁啊!那是赵老大的儿子啊!赵老大可以派人灭了你祖宗十八代啊!”中年警察大声怒喊道。

  听了这话,林天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哼,又是什么狗屁老大,你们这群废物可真是失败啊,连老子的底线都不知道!”说完,走上前去向着中年警察踹了脚,这脚,直接让他昏了过去!

  忽然,“砰!”的声,房间的门口就被用力推开,个女人的身影飞快的奔了进来!

  “给我住手!”

  个声音传入耳中,林天有些疑惑地转过身去,看到声音的主人,顿时眼前亮。

  来的是个十分美丽,留着头短发的女警,那高挺的鼻子,嘴上的粉唇涂抹着淡淡的唇膏,这张美丽的脸看起来十分诱人,仔细看,可以感受到这女人的英气,比那些什么明星漂亮好几倍啊,不对啊,这明显是个警花啊!

  林天看到警花的肩膀上标志,这明显是警督的标志嘛。

  刹那间,林天便已经明白了,这个年轻美丽的警花,便是这警局的局长呀,这可是正处级干部呀。

  此时宋凌珊心情十分不爽,刚刚开完集会,正在为近来发生在东区银行的抢案烦恼呢,突然有人来和她汇报,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头,居然有人暴打警察,这百分之百是对她的藐视啊!

  “你个家伙,快点双手抱头,靠着墙蹲着!”宋凌珊对着林天,大声喊道。

  林天打量了这位警花会,心中正在无限地感慨着,这制服诱惑果然是不错啊,怪不得有这么多的人,会让女伴侣穿着各种制服玩着制服诱惑再做那事1此时听到女警花的话,林天邪笑道:“呵呵,美丽的警花局长,我觉得,你应该先看看这份资料再和我说吧。”说完,直接将手上的文件丢了警花局长。

  宋凌珊也不是个粗心大意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年轻就可以坐上警察局局长的位置,就算她的身份再厉害也不可以,如果做得不好肯定很快就不能当了。

  所以宋凌珊见到林天那泰然自若的表情之后,就觉得这事情不般了,拿起文件看了会。

  慢慢地,宋凌珊那美丽脸蛋上,变得寒冷起来,狠狠地看了地上躺在地上那两个家伙眼之后,便冷冷地对着林天道:“请问这位先生贵姓。”

  “叫我林天就好了。”

  “你好,林天先生,我是东区警察局的局长,我对属下的过失向你道歉。可是你因殴打警务人员,要先拘留你,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权利让律师来为你辩护,如果没人保释你的话,那你至少要二天以后才可以出去。”宋凌珊说完,也没等林天再说什么,立即指挥着几名警察把昏倒在地上的两人抬走,然后用复杂地眼神看了林天眼,就把房门用力关上了。

  林天无语地看着群人来了以后又出去,可自己居然还在里面呆着,不禁苦笑起来,找律师?请人保释?不想说了,自己连台手机都没有,叫谁去?看来只能在这里待二天然后再出去了。

  审讯室外,宋凌珊看着满头冷汗的郭峰,皱着眉头冷道:“郭峰,这件事,我会在月末考评的时候如实上报,你就自求多福吧!”话说完,就走回了办公室,只留下郭峰人。

  办公室中,宋凌珊并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虽说才当警察没几年,可她那敏锐的感觉却让她破获许多大案子,可她这次感到了些不样的气息,从这名叫做林天的年轻男人身上,她居然清晰地感受到种威压感,可是那家伙看起来却这么人畜无害的,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如此害怕呢?

  宋凌珊明显是女王属性的,她喜欢将切的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感觉,所以她立即开始搜索关于林天的档案资料2

  不久,林天的档案资料就被宋凌珊调查出来了,可奇怪的是,关于林天的资料居然少得让人意外,宋凌珊只是微微看了下,心中便意识到,这份档案里有着太多的疑点了。

  “在国外被好心夫妇收养,二十三岁,在天胜大学经济管理学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并与毕业那年回到华夏。”

  在这份简陋的档案里,居然还真张林天和天胜大学校长的合影照片,后面是大学里面的校楼,林天身穿哈佛大学校服,脸上尽是书卷之气,与校长十分灿烂地笑着。

  警察局档案照片自然不会是被人过的,可宋凌珊心里还是感觉自己被耍了,魂淡啊!什么大学博士生!要是他是哈佛毕业的博士生的话,怎么会在在大街上卖小吃啊!还有,被好心人收养,那收养之后的事情呢?去哪了,还有十几年时间去哪了,小学都没读,初中高中呢?为什么直接飞到大学毕业了?穿越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很快的,宋凌珊便冷静下来了,警察局的档案库肯定不会被更改过,每份档案都是真的,不是真的也放不进去,可林天这种眼就可以看出不少漏洞极地档案既然存在,那么这份档案就有它存在的道理。但是,为什么警察局高层人物会把这么份档案放进档案库呢?

  宋凌珊心里马上有了两种可能性:第种,那就是林天身份十分特殊,属于个国家机机关人员,例如国安特工,第九局特工,中国龙组的;第二种就是,林天身份也是很特殊,但是,属于国家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特别人物。

  宋凌珊立刻排除了第种可能,如果真的是特工的话,那么他的资料应当弄得无可挑剔,那样子才不会引起他人怀疑。所以,林天属于那种特别人物,所以警局高层才不愿意说出来,也不为他做什么掩护,这只不过是摆摆装样子罢了。

  宋凌珊这个女人不但是个警察,而且还是个警花,关键时,她,是个心里满是好奇心的女人!对于林天这种特殊人物,心里也关心起来,差不多是同时间,在宋凌珊的心中,林天的身份就成了什么超级盗贼通缉犯超级大毒枭疯狂的科学研究者但可以肯定的是——宋凌珊这位警花对林天有兴趣了3

  在宋凌珊正思考着该如何查出林天身份的时候,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吧。”

  个警察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在警察们的心里,这位局长大人不仅是个极品警花,而且还是个可怕的人物小声汇报道:“局长,城西律师事务所的何律师要来保释那个叫林天的嫌疑人。”

  “何律师要来保释林天?那就把他放了吧!”宋凌珊站了起来,和这个警察走出了办公室。

  正当林天面带疑惑地走出警察局的时候,怎么也不明白怎么会有个不认识的律师来保释自己呢,而且从警察局的态度看来,这律师的身份不简单呀。

  警察局门口,这位头发苍白的何律师脸上带着副金丝眼镜,十分庄重地和宋凌珊握了握手,郑重道:“谢谢宋局长的配合呀,难得宋局长这么年轻就可以坐上东区警察局的把手,果然是大人有大量。”

  此时宋凌珊脸严肃,那美丽的脸蛋上保持着微笑,“何律师可是整个静安律师界的前辈了啊,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自然也要以礼相待呀。”虽然正在与何律师说话,可宋凌珊的眼睛却不禁地看了眼在旁悠闲地伸着懒腰的林天。

  宋凌珊实在没想到,居然是何律师来访而且要保释林天走人,虽说何律师不会说出是谁,可能请出这位律师界的老前辈来帮忙,那这人肯定是在静安市的大人物,而这般的人物居然会为了林天这种卖小吃的小贩出面,看来猜得没错,林天的身份确实不般。

  出了警察局之后,林天有些尴尬地笑着对何律师说:“这个这个谢谢何律师的帮忙了,要不然我也得在审讯室待两天了,您可不知道,我今晚还答应去个朋友家做客啊,真是烦啊”

  看林天吧脸尴尬的笑容,何律师的心中便有些好奇了,本来还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让自己来把这年轻人弄出警局,可现在看,这年轻人确实有些不平凡之处呀。就说他在警察局里头的淡定,还有出来时的悠闲模样,居然还有空闲开玩笑的性子看来,这年轻人确实有着不凡的气度呀。

  收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