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自己的房间里头,林天觉得有些意外了,这房间果真是特别大呀,比自己原来租的房子还有大上不少,那落地窗边的白色窗帘正在飞舞着,这张超级大床,42寸的超级电视,床头柜上面还放了台笔记本电脑,那古典样式的台灯,地上铺着的是红木地板。再向着墙边看去,巨大衣柜里面,放满了崭新的衣服

  林天呵呵笑,看来自己那尤物老婆没有亏待自己呢,演个戏都对自己如此之好3

  “这里如何呀,林姑爷你还满意吧?”吴妈热心地问道。

  “呵呵,肯定满意呀,这房间比我想象的好上太多了呀,真是谢谢吴妈了。”林天笑道。

  “你要谢就去谢谢小姐吧,我不过是去帮忙跑个腿罢了。”吴妈已在开始撮合这对小夫妻的感情了。

  林天也明白吴妈的心思,并没有说破,“吴妈呀,我还有些东西放在我原来住的地方,我先回去取下了呀。”

  “嗯,你肯定有些东西是用习惯的。”

  林天尴尬地笑道:“额吴妈呀,那咱家里有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呢,没汽车的话有自行车也可以,能让我速度快些就行。”

  吴妈震惊地看着林天,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惊讶道:“呀林姑爷,难不成,你是走路来这里的?”

  “嘻嘻,真是很不幸呀,那么快就被吴妈你猜中了呀。”林天做了个无奈的动作。

  王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地说:“诶,这小姐也真是的,怎么能让自己丈夫走着来这里呢,姑爷你今后也不能这么随便了,走来走去不美观呀,要去配台车才行呀。林姑爷你跟着我来吧,我们家里面还有几辆车子不开呢,姑爷你就随便开辆吧。”

  林天的眼睛顿时闪闪发光,之前他看见楚诗涵这小妞开着她那鬼魅幻影那不由得有些手痒呢,可手上又没有钱去买车,直是羡慕嫉妒恨的,难道现在还可以免费得台车吗?

  虽说早知道楚诗涵这小妞富得流油的,可真没有想到她车库里面居然还分了两层,大约停了不下于二十辆的名车,什么兰博基尼,布加迪威龙,名车基本都有了。只不过林天他不可能去开辆跑车出去,跑车的话,最多开几万公里就报废了,这不是说它只可以开这么远,而且这样子的车开出去也太过耀眼,也有点浪费了,反正除了去飙车比赛,其他的根本体现不了这种车的速度。

  “这些车子小姐平时都丢在这里没开过,都是她那些生意上的朋友送的车。这些车小姐根本没开过几辆,如果林姑爷喜欢哪辆车子,直接开走就好了。”吴妈介绍着说。

  林天直好奇自己那漂亮老婆是做什么工作的,但不好意思问王妈,毕竟如果连这都不知道,两人的结婚太古怪了,只好打算抽空问楚诗涵本人。

  走了圈后,林天总算瞧见辆还算正常的轿跑,奶白色的宝马3,这种车在城市轿跑中基本上已经是巅峰的存在,最高时速达到恐怖的300多公里每小时,可在楚诗涵的车库里,实在没别的车比这辆3更不显眼了。

  “就这辆吧”,林天指着3说道。

  王妈有些疑惑地道:“姑爷,不选个更好的,这辆好像是这里最便宜的辆车了。”

  120多万的车子最便宜,林天笑着解释道:“就这辆吧,车子太显眼不好,财不外露,低调点好。”

  “怪不得小姐能看上姑爷,姑爷的性子真难得,现在年轻人都想着比谁有钱,姑爷倒是想着怎么藏着掖着了。”王妈满意地点点头后,从车库角落里取出了宝马的钥匙交给林天。

  林天驾轻就熟地坐进车里后,自动感应的车库门高高卷了起来,与王妈道别后,车子如同离弦之箭,窜出了车库。

  王妈默默看着林天开车离去,悄然叹息着喃喃自语:“现在的年轻人,真搞不懂了”

  第十章楚焕东是哪根葱

  ?

  虽说已经很久没开过车了,可是林天感觉自己对车感觉并没有降低。使这奔驰的优良性能可以再静安市的道路上体现出它的极致速度,在车流中丝毫不差的运行着,而时速也直保持在百五十公里以上,这速度在城市里面显得特别低快。不时有几个交警发现林天的车飞快的开着,却是没来得急开口车子就从身边飞奔过去了。

  以这速度,林天没到半小时便开到了公寓楼下面∵上了楼之后,林天忽然发现自家的大门的敞开着地,眉头不由得皱,第个念头便是有人来过这里,可是走进屋子里面看,那里面的人正是清纯美女王心妍!

  此时王心妍穿着件白花连衣裙,而那乌黑的长发则是扎成了根马尾辫,额头前的几缕发丝正随着微风不断的摇摆着,使她更显得美丽动人。

  此时,王心研正在认真地拿着拖把拖着地,虽说林天房子里的东西是很少,可灰尘什么却是很多。

  王心妍转头看见林天走了进来,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开心这之色,而这小脸蛋因为在干活而有些红红的,好像夏季的精灵美少女般,开心的说道:“林大哥,你回来啦!”

  林天心中不由得阵温暖,两月前,王心妍还没有去实习的时候,就经常来给自己打扫房子,可现在实习回来了,她也已经有工作了,可依然在中午回来的时候来帮自己打扫房子,林天心中不由得充满了对这位女孩的愧疚和怜爱,林天不由得上前轻轻摸了摸王心妍的头发,“心妍,你以后就不要来帮我打扫卫生了,我现在要搬家了。”

  “什么?搬家?”王心妍忽然愣了下,又急切地问道:“林大哥你是要离开静安市吗?”

  林天微微思考了下,想来想去还是说实话了,“不是,我怎么会离开静安呢,但,我结婚了,我妻子让我去和她住在起,总之我还在静安市就是了。”

  王心妍的俏脸忽然变得片惨白的,那双美丽的眼眸里面不由得有了些泪水,可她却立即低头擦掉,只是那抖动的手臂使让人感觉她此时心里点也不平静1

  两人就这样子定定站在这里,沉默了许久,王心妍抬起头来,她的眼眶红红的,可脸上却强笑着,“真是恭喜你了,林,林大哥,大嫂她定是很漂亮的吧。”

  林天心中不由有些发苦,可是,长痛还不如短痛呢,林天心中觉得王心妍肯定要面对这件事,这只能狠下心来,此时听见王心妍说的话,脑袋里不由得闪过了楚诗涵那倾国倾城的脸蛋,便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王心妍眼中不禁露出股绝望之色,可又好像平静下来了,有些苦涩地说道:“林大哥你真是坏呀,结婚这么大的事也和跟我们说声呀。可可我还是要祝福你们的。那林大哥,我我就先回去了”

  林天看见王心研那急忙走下楼的样子,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阵难受起来,赶紧说道:“心妍呀,等我有空我定去学校看你哈,你要好好工作哦。”

  王心妍停了下脚步,小声地应了下,便飞奔下楼去了。

  等到王心研离开很久以后,林天才有些难过地从裤袋里拿出根烟点上,狠狠地抽了口,眼里的忧愁忽然闪过不见了,紧接着替代上的是狠厉之色。

  林天对自己的记忆是绝对信任的,自己明明记得出门的时候是锁门起来的,这就是说,心妍之所以可以进自己家,是因为门早就被其他人强行打开了呀,可又是什么人会无聊来强行开自己家的门进去呢?林天忽然想到了两种可能性,第种:那就是国家些秘密部门,如第九局之类的,现在已经对自己开始调查情况了,可这是明显不对的,如果真是想对自己动手的话,那就直接找上自己来动手就好了,那样子是更加有用的,再说了,那些秘密部门不想死的话才来他家调查呢。第二个可能性的话:就是那个赵涛了,他发现用警察的方式奈何不了自己,所以就想别的方法来报复自己。

  “哎,这年头的傻蛋,怎么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呀2”林天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之后,就把烟扔掉去整理东西回去了。

  林天把屋子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以后,把几件衣服和裤子都塞进了个看起来很久的包里面。

  整理好所有东西之后,林天就走出了这座公寓楼,转回头深深看了眼住了大半年的房子,好像要把这楼记载在脑海的最深处。

  奔驰又是阵飞驰,林天便到了龙庭别墅区了。把车子停放好后,林天便走进了家中,刚走进去,便看见大厅的真皮沙发上面,正有个倩影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她的前面那台62寸屏幕的电视上正放着部韩剧。

  这乌黑的秀发,白嫩的玉颈,这单单个背影就十分诱人了,而这,不是自己的尤物小诗涵又是谁呢?

  此时此刻,楚诗涵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投入了韩剧中的画面,压根没听到林天开门回家的声音。

  林天脸上忽然露出了个笑容,实在没想到自己这冷冰冰的小诗涵居然喜欢看这种爱来爱去韩剧,心中觉得好笑的同时,那忧愁的心情也是瞬间消失了,直接走上前去去直接把搂住楚诗涵的肩膀,温柔的说道:“我亲爱的小诗涵呀,给老公我亲个吧!”说完便口亲了上去。

  楚诗涵被林天的突然亲吓得如同兔子般蹦了起来,急忙转过身去弄开林天的双手,脸红通通地对林天道:“你个臭家伙,不要碰我!”

  “额小诗涵,你这也不用这么激动吧,要淡定淡定,再说了,老公请老婆,这是天经地义的,你作为我的小诗涵,当然要给我亲啦。”林天嘻嘻笑道,“嘻嘻,请你口罢了,木事木事的,反正请了又不会怀孕的。”

  楚诗涵听了孕两字忽然俏脸红,立即拿起遥控器按,电视便闪的下被熄灭了,又想到自己喜欢喜欢看爱情剧的小秘密被林天发现之后,俏脸不禁变得跟红了,狠狠瞪了林天眼,“听吴妈她说你回去整理东西了,可是你不要把你那些臭味熏天的东西带到我家里来呀3”

  “小诗涵你就放心吧。”林天用手指了下门口那边的袋子,“只不过让我头疼的是,我以后要住在这里了,那我的小摊子该怎么办呀。对了,还有件事,你要说清楚呀,小诗涵,这是我们的家,我们两个可是夫妻呀。”

  楚诗涵先是脸无语地看着林天,这家伙居然这么点东西都斤斤计较的。

  然后惊讶地看着林天说道:“你还想去当你的烧烤啊?”楚诗涵心里十分惊讶,这男人居然会对当小贩这种工作如此喜欢啊,说这话居然还说得很惋惜的样子。

  林天呵呵笑道:“小诗涵呀,这怎么了呀,这合同里头好像没有规定我不能去当个小贩吧。”

  楚诗涵严肃的说道:“反正我不允许你去当个卖烧烤的家伙,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去外面找工作,而且定要是那些干干净净的工作,最好的话,是在写字楼里的工作!明白了吗?”

  林天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说真的,他也不是不可以去找工作,单单凭着他无聊时去美国哈佛喝杯咖啡的功夫就得到的文凭,这就足以让他进入许多顶尖的大公司了,可是林天这家伙就是不习惯坐办公室里面工作,在他眼里,这种工作根本没有在大街上卖烧烤来得悠闲。

  “你别给找借口东扯西扯的,反正你定要换个工作!”

  林天看楚诗涵那副:你敢不换的话你就完了的表情,身体顿时感到阵严寒,心里害怕这自己的小诗涵又去跳楼什么的,急忙点头说道:“好好,小诗涵,老公我切都听你的,明天我就立马找工作。”

  楚诗涵这下子才满意地点了下头,可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便打开自己的皮包,从里头取出台新的苹果手机,然后递给林天道:“嗯,这手机你就拿去用吧,免得我以后要找你的时候找不到你。”

  林天笑呵呵地接过手机,看来自己这结婚的选择是正确的呀,不但有别墅,有车开,还有手机给用,老婆虽然有点冷,不过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看见林天那副我捡了便宜的模样,楚诗涵脸上露出了无语的表情,然后打了个哈欠之后,就伸了个懒腰,姿势诱人地说道:“好了,那我就先去睡个美容觉了哦,你先好好准备下明天去找工作的事情吧。”

  楚诗涵正想回房间,就听见门铃声响了起来。

  而刚刚还在厨房里面忙活的吴妈则是跑了出来,用毛巾擦了擦手,才把门打开了。

  “老爷,您来啦”

  听见吴妈叫着老爷,楚诗涵的小脸蛋瞬间变得有些苍白,心里有些不开心地转过身去,看着走进来的位中年男人。

  这个中年男人容貌也和楚诗涵有几分相像,应该就是楚诗涵的父亲了。

  楚焕东此刻走进门来,脸色有些不好看,那对眼睛有些愤怒地盯着楚诗涵,又狠狠地看了眼坐在旁的林天。

  “爸”楚诗涵微微叫了声,并没有对着自己的父亲来到这里感到什么意外,什么感情也没有,好像是在和陌生人说话般。

  “哼,爸?”楚焕东冷笑:“哼,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爸吗!无缘无故地,就和这个野男人结婚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爸的吗!哈!”

  楚焕东愤怒地咆哮道,把整个房子弄得满是回音的。

  见到情况不对的吴妈,实在没有想到,小姐和林姑爷的婚事,这老爷居然是不知道的。

  楚诗涵的眼眶不禁的红了起来,而那泪水则是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可依然强忍住泪水,露出了她那倔强的性格,“我早就说过了,我自己结婚的事情我自己会做好的。野男人又怎么了,我就算是和这个野男人结婚也不会嫁给那个谭世正那个死混蛋的!”

  “你!你就是这么和你父亲说话吗!”楚焕东狰狞地笑道:“好啊好啊,真是白养你了,你不要以为你奶奶把公司交给你我这做父亲的以后就管不了你啊!你可别忘了啊,我手上还有公司百分之三十股份啊,换句话说,我也是公司的大股东!而且,我更是你的父亲!”

  “父亲?你算什么父亲,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妈妈还有奶奶陪在我身边罢了,而你的话成天到晚也见不到人影。而且我点不喜欢谭世正这个家伙,我结婚的事情你也不用多废心思了。”楚诗涵紧咬着嘴唇,狠狠地说道。

  第十章你想咋死

  ?

  楚焕东不由得冷笑道:“怎么?不喜欢啊!那又怎么样啊,那可是谭家的大少爷啊,他可是谭氏集团的少总裁,你嫁他又有什么不好!还有,你个小贱人难道是真心喜欢这个野男人的么!哼”说着,冷哼了声,然后用手指向站在旁的林天。

  从这楚焕东进来开始,到这两人的对话,林天也理解现在这情况了,看来正是因为小诗涵这个魂淡父亲强迫她与个家伙结婚,因为无奈,小诗涵才愿意和自己结婚呀,当然啦,自己那次和她发生的男女之事也是她愿意选择自己的原因之。

  听见楚焕东这家伙直在叫自己野男人,无论是谁,心里也会有些不爽了,林天更没有把自己当成他的女婿,见到楚焕东用手指指着自己,却呵呵笑道:“呵呵,这位大叔呀,我建议你,请不要用你的手指指着我哦,不然接下来会发生很危险的事情呀。”

  楚焕东听了不由得冷笑道:“就你个畜生,也配和我说话吗?威胁我,滚远点!你不要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早就已经派人把你调查清楚了,你也不过就是大街上是死小贩,虽说我不知你对我女儿做了些什么事情,而让她跟你结婚。反正,你在我眼里,只不过是只随时可以弄死的蚂蚁,就你还想啊,畜生,你做了什么啊!!!”

  在那瞬间,刚刚还在嚣张无比的楚焕东,有些痛苦地握住了自己的手,摔倒在在地上,而在他的额头上,汗水确实不断的冒出。

  “林天,你做了什么呀?”楚诗涵在旁看得很清楚,在刚刚的瞬间,林天的手好像忽然捏了下楚焕东的手,可又在瞬间收了回去,这动作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

  林天对着楚诗涵笑了笑,道:“呵呵,小诗涵你放心吧,这没什么啦,只是我这个人嘛,实在是不喜欢有人拿手指我还骂我,关键是,他居然还骂我心爱的小诗涵呀,而且我已经警告过他了,都说这事情很危险啦,让他放下,可他就是不听呀。结果他的手就咔嚓断了,我估计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好起来了。”其实,如果不是自己已经压制了体内的冥界黑气,他现在应该已经是个无头尸体了1

  楚焕东强忍着痛苦,愤怒地咆哮道:“妈的,你给老子等着!死畜生!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老子要找人做掉你个死畜生”

  “爸你你就不要说了现在你的手怎么样了”楚诗涵所以说恨自己的父亲,可亲情是无法化开的,主要还是最终还是心软了下来,蹲下身去扶他起来。

  “妈的,你个小贱人,不要碰我,小贱人,给我滚!”楚焕东把推开了楚诗涵,直接将楚诗涵弄倒在地了。

  “爸!你为什么”楚诗涵的脸色瞬间变得片惨白,她刚刚还没有听到楚焕东在骂她,可现在却清楚地听见,自己的父亲居然叫自己小贱人,而且还让自己滚开。顿时,楚诗涵只感到眼前忽然暗,差点昏了过去。

  而站在旁的吴妈心中早就十分着急了,可她是她个下人刚刚却不好说什么,此时看见楚诗涵摔倒在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