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第1章谈古论今喻世明理——序齐光瑞的活色生香话水浒

  朱伟光

  读书要有味儿,评书要有趣儿。

  同样的部书稿,每个人读后都有其自己的感受。若是这感受是别人想说但说不出来,且观点鲜明,阐释得当,喻世明理又能用诙谐幽默的文字记录下来,这真的应该说是所有受众都十分渴望的幸事。

  而今我手头上就有部这样的书稿——齐光瑞先生就是用他那夸张的笔触,诙谐的语言,纵横捭阖,通贯古今,嬉笑怒骂,妙趣横生,将他对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施耐庵先生的名篇水浒传——中百零八将的绰号和有个性色彩的人物,通过对原著的分析考证并和现实生活紧密地联系起来,形神兼备,纤微毕具,活生生地展现在了我们面前,让我们对那些人物又有了重新的认识,知道他们为啥叫那些个绰号和各自的经历,又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他们的影子,这对我们无论是第次,还是多次读水浒传的读者,都有很大的帮助。作为他的朋友,我真的很高兴接受他的邀请,在他的书前写上几句话。

  水浒传是部充满传奇色彩的文学作品,许多水浒英雄不定实有其人,即或有这样的人物,其事迹也不定与书中的故事皆相吻合。小说说的是发生在宋朝的故事,但熟悉作家写作的人都知道,任何个作家在写作历史题材作品时,都会或多或少地把现实生活中的素材糅进去,从而也会让任何个读者在读书时会把自己所处的时代和现实生活联系起来,而我国古代的伟大名著水浒传最具备这个特点。我想恐怕这就是水浒传的积极因素所在,也是封建统治者要把它列为禁书的主要原因吧。

  正是基于此,齐光瑞先生在读水浒传这本书时,才会有这么多的联想和感慨,才会有活色生香话水浒书的问世。这样的例子在书中比比皆是,如在大阴谋家宋江文的最后,作者说:这样的大阴谋家,简直是罄竹难书。不过,他倒给我们以警醒:

  要想国家强盛,必须彻查公务员队伍。尤其是像宋江这样的占着国家权力和机器部门的人士,只要他花钱似流水,只要他有子女在国外读书,只要他有好几套住房,只要他经常出入星级酒店,那就定有问题。慷国家之慨,饱个人私囊的家伙,定要把他揪出来,扒下他的“画皮”。不然,如何平民愤?

  身处反腐前线的纪检监察部门的同志,你们定要切记:反腐败,任重道远啊。

  活色生香话水浒此书最大的特点就是新奇,能和现实结合起来,下子就将八百多年前的市井风俗拉近到了现在,让我们在现实社会中也能找到水浒传故事里的人和事儿,从而能起到定的教育意义。这应该是目前市场上这类评点书籍中最出奇制胜和独具特色的。尤其是那几个个性鲜明的主要人物,让作者分析得头头是道,令人折服,就看他起的这名字吧:不是无用的吴用不抗忽悠的方腊典型的中国男人林冲女人的榜样林娘子活不出自我的花荣可怜又可爱的李逵能参透杜甫诗蕴的张横女权主义者孙二娘情商高于智商的史进让宋江玩弄于股掌上的卢俊义根筋的同性恋患者石秀帅气也可做本钱的孟康潇洒的时迁忧国忧民的李师师性解放的祖师奶奶潘金莲做官莫学宿太尉勤勉敬业的策划大师高俅等等,从题目上看,就有让人阅读的欲望,有睹为快的冲动。

  再看他的语言。篇幅所限,仅举风光的柴进文中的部分:

  悲哀吗?点也不。冤枉吗?没看出来。看到的就是柴进同志太有点耍牛装横。因此,我说,做人千万不要太骄横,没人家政府官员罩着你,你算个啥?你的功劳大,谁的功劳小?都是干革命的同志,同处个战壕的战友,凭啥你就要比别人高等?前任领导照顾你,那时你会溜须给他送礼了,现在村里来了新人,到我这儿想送不好使,早干吗了?要依法办事,公正处理呵呵,冠冕堂皇的理由海了去了,有怨气你也没处诉。回家钻被窝儿找老婆说,老婆都小瞧你。

  可喜的是,这挫折教育了柴进同志。他就像是彻底地洗了回脑。长了很多的见识,最明显的,是不耍牛装横了,逢人就笑,只说好听顺耳的话。真应了那句“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片心”了。溜须拍马成了他的强项,于是,好处就来了:上梁山排名排到了前列。打方腊,他又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几句话就把方腊哄得高兴,还把女儿嫁给了他。

  柴进同志清醒了,却把领导干部弄晕了。方腊先生就是个很好的典型,更是个深刻的教训。亲爱的领导同志,尤其是把手,请你定要小心你身边口蜜腹剑的人啊,说好话,奉承你,大多是居心不良之辈。虽然不定是卧底,不定对你老婆你女儿感兴趣,但定是有其个人目的的,简而言之,就是对你手中的权力感兴趣。不是要置你于死地,那就是要颠覆你。

  记住:能干的人大多是正直不会来事儿的,会来事儿的人大多阴险不能干。要想单位往良性上发展,那就看你怎么处理这两种人了。

  因为这两种人,哪个单位都有,也是任何当领导之人都离不了的。

  风光的柴进柴大官人,真是本活教材啊!

  还有他针砭时弊快人快语的议论,如在厚道的大哥晁盖文里,作者在分析完晁盖的厚道后感慨:

  在原谅与绝望之间游荡,那唯的感觉只能是伤伤伤!谁把谁真的当真,谁就为谁真的心疼,真心离伤心最近,感谢宋江的绝情与狡猾,终于让晁盖学会了死心。在多次伤心和失望之后,晁盖同志终于醒悟了,于是,厚道之人也有了聪明之处——晁盖同志最大的闪光点体现在他的临死前,他在告别世界前,明确规定:对不起了,宋兄弟,请把活捉史文恭的人推上来,坐第把金交椅。呵呵,你有理由和我装,我就有本事让你受伤!这临终遗言让宋江有了忌讳,想顺理成章地接班,不好使!

  由此,让我们有所悟:当二把手的,千万不要锋芒太露,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把手不提防你,他才能向上级推荐你,你才有机会接班,或另有重任。若是貌合神离,他给你浇上点醋,你就废了。试想:那么有心计的宋江同志摊上了晁盖这样厚道的把手还得到了这样的临终嘱托哩,若是碰上高俅之类的阴谋家,那他还能有出头之日吗?

  这样的语言,如此的调侃,怎能不吸引读者的眼球,又有哪个读者不爱读?因为读这样的书,既学知识,又放松心情,还能获益匪浅,受到教育。这书里的文字几乎都是大实话,但却蕴藏着绝对的哲理,是俗语,但又透着灵气,调侃式的语言,轻松随意的叙述,把些现代词汇和现实生活中常见的事都囊括了进去,读之真的是让人忍俊不禁,拍案叫绝!

  此书虽说是每个人物单独成立的短篇随笔小品集合,但它以水浒传书为本,以历史为事实,传史之真,证史之实,辨书之误,调侃中讲故事,说现实,串历史,从而使水浒传书更深入人心,梁山百零八将更有人性,出场的人物更加立体丰满。

  金圣叹说:“水浒所叙,叙百八人,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看看齐光瑞的这本活色生香话水浒,您定会对金圣叹的说法表示赞同的。

  作者系光明日报社驻黑龙江省记者站站长,博士,高级记者,新闻理论学家,国家社科规划评估专家,黑龙江大学硕士生导师,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东北石油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

  第2章孝道的魔术大师公孙胜1

  公孙胜在水浒传中是个大师级的人物,也是个很让人尊敬的大孝子。他的每次出场,都有力挽狂澜之效。他展现自己武功的出场机会是在晁盖家院里获得的,空手打翻了十几名庄客。要知道,号称托塔天王的晁盖,那武功应该是可想而知的,而他的庄客也定会不般,这些整天随着晁盖抱打不平习练拳棒的汉子们,能被公孙胜像戏耍顽童样地痛扁,由此可见公孙先生的拳法功夫应该是达到定境界的。可他的光辉不是他的武功,而是他有呼风唤雨作魔法的本事,就像现在的科学家研制出来的高科技,能随心所欲地掌控战争,还能遥控秦明的狼牙棒,大战敌军,其神奇的程度真不次于孙悟空了。

  刚出场时,他来见晁盖,可保正村的庄丁以为他是来化缘的,就化米与他,他却不要,只要面见晁保正。

  晁盖道:“定是嫌少!你便再与他三二斗米去。你说与他,保正今日在庄上请人吃酒,没工夫相见。”庄客去了多时,只见又来说道:

  “那先生,与了他三斗米,又不肯去。自称是清道人,不为钱米而来,只要求见保正面。”晁盖道:“你这厮不会答应,便说今日委实没工夫,教他改日却来相见拜茶。”

  于是他发怒了,把十来个庄客都打倒了。这就把晁盖逼了出来,见面就说:

  贫道久闻郓城县东溪村晁保正大名,无缘不曾拜识,今有十万贯金珠宝贝,专送与保正,作进见之礼,未知义士肯纳受否?

  寥寥数语,把他的性格完整地表露出来。

  回头看看他的简介: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河北蓟州人。系罗真人的大徒弟,名叫清道人。第次出场在石碣湖水战中他初露锋芒,把拟剿灭水泊梁山的政府军好顿晕,与高廉斗法时又大获全胜。高廉驾起片黑云想逃走,被公孙胜用法术从云中打落后杀死。宋江率梁山好汉闹华州后路过徐州沛县芒砀山,被同样能呼风唤雨的混世魔王樊瑞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拦阻。公孙胜献计用法术破了3人,并劝他们归顺梁山。在梁山泊英雄中排名第四,因有神奇的魔术技术被宋江和吴用看中,封为掌管机密副军师。宋江受招安后他回蓟州出家孝敬母亲。

  他的相貌很有特点:

  只见那个先生身长八尺,道貌堂堂,生得古怪,正在庄门外绿槐树下打那众庄客。晁盖看那先生,但见:头绾两枚鬅松双丫髻,身穿领巴山短褐袍,腰系杂色彩丝绦,背上松纹古铜剑。白肉脚衬着多耳麻鞋,绵囊手拿着鳖壳扇子。八字眉,双杏子眼;四方口,部络腮胡。

  他介绍自己时也很客观:

  那先生答道:“贫道复姓公孙,单讳个胜字,道号清先生。

  小道是蓟州人氏,自幼乡中好习枪棒,学成武艺多般,人但呼为公孙胜大郎。为因学得家道术,亦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江湖上都称贫道做入云龙。”

  在水浒传里,这108个亡命徒中,共有36个人的绰号是以动物或者与动物相关的名字命名的不含郝思文,占了三分之强。

  这说明古人是很在乎动物的。现将这些头领的地位大致划分下。

  引用下网上有学者的研究所说:“最基本的,就是耳熟能详的‘五龙八虎’。他们就基本上通过龙虎的地位差,区分出了天罡和地煞。

  五龙之中,入云龙九纹龙和混江龙都是天罡中排名靠前的头领。其中公孙胜是梁山上第惯会仗剑除魔的特异功能大师,李俊也是梁山海军的司令,属于地方大员级的。只有两条小龙混迹在地煞,分别是邹渊和邹润。与之相反,势力庞大的虎军团,居然只有个天罡第25的雷横,其他什么燕顺王英陈达龚旺丁得孙朱富李云等人,都被人遗忘在广大的地煞中。要不是雷横燕顺王英之流靠着从龙的关系,恐怕排名还要靠后。所以说,江湖经验,取名字定要响亮点,有意思的是,梁山有堆虎,可是偏偏在众头领中,出现了个叫‘打虎将’的,这着实有意思。试想,这群老虎,怎能喜欢个叫‘打虎将’的人老在自己周围出现?好在李忠本事低微,不招人忌怕。当然也有不大地道的动物,这和他们的人格也相配,看看排名倒数前三位的:白日鼠白胜,鼓上蚤时迁,金毛犬段景住,这些能是大人物的名字吗?呵呵,回头再看看人家天罡系列,最次的也是只剧毒的双尾蝎啊。”

  不能不佩服这位学者分析得到位,可惜是在网上看到的,不知真正的作者是谁,让俺无法在这里提名字。现在回过头来,再说公孙胜。公孙胜因为有特异功能,所以他在梁山上的地位也比较特殊。他可以经常不在梁山办公,不是四处云游,就是回乡尽孝修道,但梁山的重大军事行动都离不开他。他也是随叫随到,听从召唤。

  光说不练不行,既然说自己“学得家道术,亦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那就得给人家看看,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他第次显露魔术手段作法灭兵是在石碣村抗拒何涛收捕时,他出手利落,很快就祭起阵怪风,助火烧了何涛的船只,这出山的女作令他就如那赤壁大战中的诸葛亮,战成名。此战,奠定了他在梁山上的地位——不论怎样换领导班子,他都直在第领导集团,而最让他出尽风头的成名作是高唐州战,开始由于没有他的作用,梁山好汉对高廉的妖法束手无策,只好派专人请他回山,为此还专门发动次战役。他回山后,轻而易举地使用五雷天心正法破了高廉的妖法。

  高廉在马上见了大怒,急去马鞍鞒前,取下那面聚兽铜牌,把剑去击。那里敲得三下,只见神兵队里卷起阵黄砂来,罩的天昏地暗,日色无光。喊声起处,豺狼虎豹,怪兽毒虫,就这黄砂内卷将出来。

  众军恰待都走,公孙胜在马上,早掣出那把松文古定剑来,指着敌军,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只见道金光射去,那伙怪兽毒虫,都就黄砂中乱纷纷坠于阵前。众军人看时,却都是白纸剪的虎豹走兽,黄砂尽皆荡散不起。

  这是斗。接下来二斗:

  是夜,高廉果然点起三百神兵,背上各带铁葫芦,于内藏着硫黄焰硝,烟火药料;各人俱执钩刃铁扫帚,口内都衔芦哨。二更前后,大开城门,放下吊桥,高廉当先,驱领神兵前进,背后却带三十余骑,奔杀前来。离寨渐近,高廉在马上作起妖法,却早黑气冲天,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播土扬尘。三百神兵各取火种,去那葫芦口上点着,声芦哨齐响,黑气中间,火光罩身,大刀阔斧,滚入寨里来。高埠处,公孙胜仗剑作法,就空寨中平地上刮剌剌起个霹雳。三百神兵急待退步,只见那空寨中火起,光焰乱飞,上下通红,无路可出。四面伏兵齐赶,围定寨栅,黑处遍见。三百神兵,不曾走得个,都被杀在寨里。

  到三斗时,就彻底地要了他的老命:

  高廉慌忙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起!”驾片黑云,冉冉腾空,直上山顶。只见山坡边转出公孙胜来,见了,便把剑在马上望空作用,口中也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将剑往上指,只见高廉从云中倒撞下来。

  这是公孙胜最经典,也是最成功最引以为自豪的战例。

  由此可见,公孙胜的名号也是名副其实,入云龙,呼风唤雨,布雷掌霜,真乃杰出的特异功能气象学专家也。因为“云龙”有美好的意思,又是兵法八阵之二,而公孙胜是梁山好汉中最善于用兵布阵的人,所以他用“入云龙”做绰号是十分恰当的,也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他也确实是闲得可爱,孝得可敬。当他看清宋江那副投降的嘴脸后,他的心冷了,借着行孝,跑回家去,守着老母,研究“修持理论养生之学崇尚自然清静无为寡欲不争慈俭济人深根固蒂长生久视返璞归真天人合”的道法去了。

  其实,对公孙胜先生,我最欣赏的是他的孝道。对这个最终修成正果的大孝子,我觉得我们必须是应该尊敬的。百善孝为先,孝是中华文化传统提倡的主要行为之。这也是我要重点说的,并将他放在本书第位的主要原因。

  咱先看看他的孝道:

  第三日,晁盖又体己备个筵席,庆贺宋江父子完聚,忽然感动公孙胜个念头:思忆老母在蓟州,离家日久,未知如何。众人饮酒之时,只见公孙胜起身对众头领说道:“感蒙众位豪杰相带贫道许多时,恩同骨肉。只是小道自从跟着晁头领到山,逐日宴乐,向不曾还乡看视老母。亦恐我真人本师悬望,欲待回乡省视遭,暂别众头领三五个月,再回来相见,以满小道之愿,免致老母挂念悬望。”晁盖道:

  “向日已闻先生所言,令堂在北方无人侍奉,今既如此说时,难以阻当,只是不忍分别。虽然要行,再待来日相送。”

  也许是看到宋江为人的诈,他走后,就不想再回来了。你看他不仅恢复往日投奔晁盖时的装束,而且连路费也几乎不想要,推辞不过才取了其中的半!

  且说公孙胜依旧做云游道士打扮了,腰裹腰包肚包,背上雌雄宝剑,肩胛上挂着棕笠,手中拿把鳖壳扇,便下山来。众头领接住,就关下筵席,各各把盏送别。饯行已遍,晁盖道:“清先生,此去难留,却不可失信。本是不容先生去,只是老尊堂在上,不敢阻当。

  百日之外,专望鹤驾降临,切不可爽约。”公孙胜道:“重蒙列位头领看待许久,小道岂敢失信!回家参过本师真人,安顿了老母,便回山寨。”宋江道:“先生何不将带几个人去,发就搬取老尊堂上山,早晚也得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