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就写了由于客观原因发生了事故,我们局长如何采取应急措施,防止事故扩大,减少了多少多少损失。我说,我们局长处理善后事宜,安慰死者家属,忙得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人瘦了十多斤等。宣传报道稿件写出后,很快就被多家媒体发表了。我们局长为此成了爱护群众关心群众的典型。局长说:我原以为出了事故脸上无光,是很丢人的事。没想到,坏事竟然变成了好事。看来宣传这东西确实非常重要呀。

  有人说:喜欢吹牛的人,自然也是位擅长拍马屁者,因为“吹牛”与“拍马”本是对孪生兄弟,谁也离不开谁。而吹牛皮与拍马屁二者之间的最大区别;只是所表达的对象不同而已,吹牛是对自己,拍马自然是对别人,两者之间的本质没有任何的区别,都是对优点或优势不客观地夸大,目的也只有个,就是希望能从中得到好处。自古吹牛皮与拍马屁者大有人在,他们把吹牛与拍马演绎得炉火纯青的程度,被运用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大吹若谦,大拍若抑。吹牛者往往吹到叫人感觉他根本没吹,借用诗评里的句话,就是要吹到“不着字,尽得风流”,方为至境。

  要想成为个吹牛拍马大家,光靠掌握了技巧还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个厚脸皮。有个笑话说:有三只老鼠在吹牛。白鼠说它跳进酒缸喝多少都不会醉。灰鼠说:“这算什么!遍地都是夹子迪高,我照蹦迪不误。”黑鼠看了看手表说:“对不起!失陪了,我该去泡猫了!”看到没?这才是境界哩!

  已故的相声大师马季老师说过的段脍炙人口的相声吹牛皮里面的几句逗哏话,就彻头彻尾地把吹牛与拍马屁者的嘴脸撕开了:“吹牛人都是上嘴唇顶天,下嘴唇碰地的,他没有脸,因为他不要脸。”

  当然,个人脸皮之薄厚,除了先天禀赋外,主要靠后天修炼。

  善吹者不怕脸红,善拍者不怕受辱。要把脸皮练到“厚而无形”,任何时候都看不出点血色来,就像这穆弘样,是极不容易的,所以能成为吹拍家的人总是少数,那些好害羞之人是不能做吹牛皮与拍马屁之营生,弄不好不但吹牛吹得露了馅,拍马拍得让对方没有快感,弄不好拍来拍去不但没有得到对方的欢欣,还可能让人识破了天机,这样的吹牛皮与拍马屁是不划算的。

  在修饰打扮上花费的时间有多少,你需要掩饰的缺点就有多少。

  所以我们说:有啥可吹的,要不是借着宋江的光儿,狗屁没遮拦,枪就能让人撅出大粪来。没有资本,可别瞎吹,还是回家把炕烧热,躺炕头儿上歇着去吧。

  ,:小说"

  第39章拉大旗作虎皮的解珍解宝

  天暴星两头蛇解珍

  解珍解宝兄弟俩原是登州好汉,本州第猎户。登州城外山上出现了猛虎,知府衙门限猎户三天内将猛虎捉住。解珍兄弟俩在山上埋下了窝弓,射中只老虎,不料那老虎却滚进了当地土财主毛太公家后花园。兄弟俩去取虎,反被毛太公的儿子毛仲义叫差人给绑了,下到死囚牢里。后被管牢房的乐和告诉顾大嫂和孙新,他们与孙立邹渊邹润叔侄,救出解珍兄弟,投奔梁山。解珍为步军第9名头领,排梁山好汉第34位。兄弟俩守梁山山前南路第关,攻打方腊南军时,解珍兄弟夜晚从小路上山,解珍被南军挠钩搭住发髻,解珍割断发髻,从百丈高崖坠下身亡。

  天哭星双尾蝎解宝

  解珍之弟,同哥哥样打扮,穿虎皮套袄,提把钢叉。兄弟俩出成双,死成对,作战英勇。被封为梁山步军第10名头领,外号“双尾蝎”。排梁山第35条好汉。征讨方腊时,哥哥解珍坠崖身亡。解宝见状,急退下山去,不料山上滚石乱箭齐下,解宝被活活砸死在乱山丛中。

  这哥两个,名字叫得都挺狠,可没业绩,有鸟用?

  两头蛇,自然界确能见着这类生物,古人用来形容毒和狠,现在就应该是基因出了问题,影响了下代变成的怪胎。字面上理解,两个脑袋的蛇该是毒上加毒的。可纵观解珍的生,没有任何可书的业绩,给他这个绰号,白瞎了。

  蝎,俗称蝎子,也称全蝎,全虫,是我国传统的中药材,有镇痉止痛解毒等功能,属野生爬虫类,常寄居山坡墙缝土|岤等潮湿阴凉处。蝎昼伏夜出,在夜里全副武装,耀武扬威。旦遇到猎物,立即用脚须钳住,尾巴钩转,用尾刺注射针,将猎物毒死。它依靠对大螯和个尾刺,捕食蜘蛛或昆虫等,耍尽威风。解宝同志真的有这种功夫吗?令人怀疑。

  他们除出场时有段经历外,就再也看不到啥功绩了,可居然进了36天罡序列,除了说他是宋江的人外,别的还真找不出强劲解释的理由来。

  对这种走后门上来的人物,不论到啥时都该是唾弃的。

  据说,走后门说,就是从宋朝开始流行的。此典故据说是出自北宋年间。相传宋哲宗死后,宋徽宗继位,以蔡京为相。蔡京拼命贬谪和排斥旧吏,并规定其子女不得出仕和入京,甚至连其诗文也不准流传,因此引起了人们强烈的不满。次朝廷设宴,艺人们在宴间演出了这样幕:个大官据案中坐,传判各事。有个和尚要求离京出游,因其戒牒是哲宗年间的,即被令还俗;个道士遗失度牒要求补发,因是哲宗年间出家的,立即被剥下道袍,复为百姓。这时,个属官上前低声说:“今国库发下的俸钱千贯,皆为旧时钱文,如何处置?”这个大官略作沉思,悄悄地说:“那就走后门,从后门搬进来吧。”这便是“走后门”的由来。

  走后门是当今社会个比较非常热门的话题,都想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谋求达到某种个人目的,走后门之所以兴盛,其实就是行业腐败闹的。行业腐败的现象已经相当广泛地渗透于我们社会生活的许多领域之中。网上搜索下“行业腐败”,就可以发现,在诸如交通行业腐败电力行业腐败医疗行业腐败教育行业腐败房地产行业腐败金融行业腐败司法行业腐败这样的主题词下,都有相当数量的条目。

  行业腐败的基本之点是滥用公共资源,侵犯公众利益。几乎每个行业都有为自己捞钱的手段,正所谓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

  解珍解宝兄弟俩除了走后门进了天罡星序列外,还拉大旗作虎皮,起了那么两个吓唬人的绰号,真难为他们兄弟了。

  拉大旗作虎皮是种伪装的方法,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藏在个光芒四射的包装下,可以更容易被别人所接受。拉大旗作虎皮,是种有效的避实就虚的策略。

  孙子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遇到强大对手的时候,如果以硬碰硬,势必会使双方在竞争中,头脑发热,做出事来不计代价,即便不是自己败涂地,也只能两败俱伤。这时就不如避实就虚,让对方的锋芒指向大旗,自己却另辟蹊径。

  朱元璋当年起义时,由于小明王在红巾军和劳苦群众中影响大,有号召力,是面旗帜。他便尊小明王为王,打出他的龙凤旗号,来是利用小明王的影响,争取人心,二来敌方打击的矛头首先冲着小明王,是为了实现他今后的更大图谋。被封为吴国公后,他决心把小明王控制在自己手中。他先处处卖乖,把小明王迎到滁州,在滁州给小明王建宫殿,安排銮驾仪仗,供给食物和服饰,同时迅速安排亲信,封锁隔离小明王,甚至把侍奉小明王的身边人全换上自己的部下。

  后来,朱元璋又以借刀杀人之计杀了已无利用价值的小明王。这就是他拉大旗作虎皮的真正目的。

  近年来,打着领导同志的旗号发号施令乃至招摇撞骗的情况,在各地屡禁不绝。些自称是领导同志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动辄向地方党委政府和部门施压,索要财物承包工程项目推销产品,甚至发展到推荐干部,帮助跑官要官。

  对于这种拉大旗作虎皮的行为,不少被找上门的领导干部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知道其危害的,但就是不愿意拉下脸皮予以断然回绝,或者咬住不放查个水落石出。主要原因在于,许多领导干部抱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心态,生怕遇到个真的领导干部亲属或工作人员就有可能影响仕途,唯恐得罪不起,到头来只好“烧香供佛”,忍气吞声。正是在这种心态下,即便遇到那些蹩脚的骗子,些干部也往往选择息事宁人,不敢拍案而起,更不敢立马查处,其结果是助长了这种歪风邪气和违法违规行为的蔓延,甚至闹出了不少贪官出巨资找关系,结果被骗子把巨资卷而去的荒诞事。

  要警惕啊,没准儿,你现在放下我这本书,可能就会碰到解珍解宝这样的人来到你的办公室敲门了。

  第40章根筋的同性恋患者石秀

  说石秀是同性恋患者,可能会有人骂我,但说他是根筋,估计不会有反对的。闲言少叙,还是看他的简历吧——天彗星拼命三郎石秀,江南人氏,自幼父母双亡,流落蓟州卖柴度日,有身好武艺,又爱打抱不平,外号“拼命三郎”。在蓟州街头因打抱不平与杨雄结拜为兄弟。三打祝家庄石秀探路,我们在初中的语文课本里就学过。卢俊义被困大名府,石秀人跳楼劫法场,因为不认识城中的道路,被梁中书所拿。梁山人马攻打大名府后救出石秀卢俊义。石秀做了梁山第8名步军头领,与杨雄驻守西山带,排梁山英雄第33位。在征讨方腊时战死。

  石秀之所以被称为拼命三郎,这个外号的由来可能有两重意思,是可能说他打斗起来勇不可当,不顾性命。另外也有可能说他性格比较倔,为了斗气或惹着他的人拼命到底。从书中的描写看,后者的可能性也不小,石秀并非十分洒脱豪爽之人,总有点儿小心眼儿。他的性情之暴,性格之刚毅,在杨雄之妻挑拨离间后,面对杨雄的不理解,他不是甩甩袖子走了之,而是留下来帮助他调查真相。

  严格说,杨雄和石秀是两个小角色,属于是扔在人群里自己不喊就没人熟悉的那种,这也是最接近于平常人的角色。石秀性格纯厚,他没有受到滛妇潘巧云的诱惑或去招猫逗狗地打她主意,所以我们说他是很讲义气的,为啥?他性格偏激,根筋,吃玉米面饼子给馒头都不换,敢作敢为,但是又不失精明,有抱打不平的义气,但又有些小肚鸡肠。对于兄弟之情,不仅是特别珍惜,更是用心去维护。可旦涉及自己的声誉又抛弃了兄弟的情分急赤白脸地去分辩,非要整个水落石出,甚至还不择手段挑拨人家夫妻关系。

  但石秀很心细,这与大大咧咧的杨雄正好性格互补。试想,对于杨雄这等耿直缺乏主见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不遇到石秀,真不敢想他该要怎么混下去。整天在外面瞎忙,天天地不回家,如果是敬业也就罢了,起码弄个劳模当当,可他是有事没事都不着家,把个青春年少欲又强的媳妇自个儿扔家里。若是没事就回来陪媳妇,媳妇怎么能出轨?因此,个愚笨的人,如果找个比较睿智而又性情善良的人做朋友,肯定会成为最佳搭档。

  在性心理方面基本上石秀同学可以被定性为是个变态同性恋了,他恋着人家杨雄,讨厌潘巧云,看人家亲昵他心里就不好受。还根筋,人家媳妇红杏出墙,你给捉啥?末了人家还不信你。

  啥叫哥们儿?没有利益冲突,整天花天酒地,那是哥们儿。有利益冲突,或是有颜面上的事故出现,哥们儿就不复存在了,尤其是有红颜左右的时候。杨雄他又不是傻瓜,他的老婆风情万种,他能不知道吗?但那是人家的私事,你个局外人跟着掺和啥?说破了,他还有脸在世上混了吗?说你石秀缺心眼儿吧,还真委屈了你,所以只好叫拼命三郎,让憨和耿伴随你生吧。

  他出场时,几乎是和杨雄起出来的,见杨雄“生得好表人物,露出蓝靛般身花绣,两眉入鬓,凤眼朝天”,而且好在“鬓边爱插翠芙蓉”的打扮。

  呵呵,都说同志们最好打扮,这不就应验了。光膀子还要头插翠花,你说他这是臭的哪份美啊。但鱼找鱼虾找虾,乌龟爱王八,就有看上他的,流浪青年石秀见杨雄就喜爱上了,看到有流氓欺负他,自己便扑上去帮杨雄打架。杨雄见来了帮手,胆子也就壮了,打败了流氓,把红包夺了回来:

  正闹中间,只见条大汉挑着担柴来,看见众人逼住杨雄,动弹不得。那大汉看了,路见不平,便放下柴担,分开众人,前来劝道:“你们因甚打这节级?”那张保睁起眼来喝道:“你这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乞丐,敢来多管!”那大汉大怒,焦躁起来,将张保劈头只提,脚颠翻在地。那几个帮闲的见了,却待要来动手,早被那大汉拳个,都打得东倒西歪。杨雄方才脱得身,把出本事来施展动,对拳头穿梭相似,那几个破落户都打翻在地。张保见不是头,爬将起来,直走了。杨雄愤怒,大踏步赶将去。张保跟着抢包袱的走,杨雄在后面追着,赶转小巷去了。那大汉兀自不歇手,在路口寻人厮打。戴宗杨林看了,暗暗地喝彩道:“端的是好汉,此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真壮士也!”

  接着就自叙:

  那汉答道:“小人姓石,名秀,祖贯是金陵建康府人氏。自小学得些枪棒在身,生执意,路见不平,但要去相助,人都呼小弟作‘拼命三郎’。因随叔父来外乡贩羊马卖,不想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还乡不得,流落在此蓟州卖柴度日。既蒙拜识,当以实告。”

  看到没?他看到杨雄后,就喜欢上了,怕离得远,牵肠挂肚地总惦记,就要和人家老丈人开屠宰作坊。杨雄没那么多考虑,他在想,今天好侥幸啊,如果帮手走了,以后那流氓找我报仇怎么办?于是就拿出同志手段来,媚眼乱飞,要石秀和他结拜。这“石秀见说大喜”,果然是志同道合。而且石秀是杀猪的出身,如今见了职业是杀人的同行,大家都是身的血腥,谁也不会嫌弃谁的。于是石秀就顺理成章地住到杨雄的家里去了。

  当发现“那和尚头接茶,两只眼涎瞪瞪的只顾看那妇人身上,这妇人也嘻嘻地笑着看这和尚”,潘巧云同和尚这样眉来眼去后,石秀就——自肚里暗忖道:“‘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我几番见那婆娘常常的只顾对我说些疯话,我只以亲嫂嫂般相待,原来这婆娘倒不是个良人。莫教撞在石秀手里,敢替杨雄做个出场,也不见的。”石秀此时已有三分在意了,便揭起布帘,走将出来。

  这是啥?这就是典型的嫉妒啊!

  嫉妒是对他人优越的地位而心中产生的不愉快的情感,是对别人的优势心怀不满的种不悦自惭怨恨恼怒甚至带有破坏性的负面情感。大家常说的“人比人,不学人”“人比人,不服人”就是嫉妒心理的具体体现。它的产生有两个方面:是人的心理不成熟;二是由于社会交往范围日益扩大,经常置身于充满竞争的学校或社会环境,于是个别差异在相互交往中被突出了出来,由于优越而导致的优势地位成了青少年向往和追求的目标。羡慕他人的优势,激发起自我扬鞭奋起,争取赶上和超越他人,是积极的方面;如果看到了他人的长处而不学人不服人,于是就会产生不满怨恨甚至报复或损害他人,这就是消极的嫉妒心理。

  但产生嫉妒的原因是什么?

  有人说是自尊,就是好面子。

  但石秀的嫉妒绝对不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男人嫉妒与女人嫉妒是完全不同的。女人的嫉妒大多与容貌衣着和财产有关,而男人的嫉妒则与才能智慧和力量有关。

  在两性关系上,女人通常感觉到伴侣不忠的时候才开始嫉妒;而男性,只要他们看到任何有通的迹象就嫉妒。女人比较注意她们的伴侣第次见到另外个女人的感觉,男人则对女人的通行为反应激烈。

  杨雄把犯了错的潘巧云交给石秀处理,因为杨雄不想把事做绝,只是要石秀给个台阶,他就借坡下驴。也是潘巧云冰雪聪明,看出此时石秀出来说情是她求生的最后线希望,于是,那潘巧云梨花带雨地苦苦哀求,可怜巴巴地求石秀饶命。但这时的石秀显现出来的没有点男子汉气概,而是十足的变态。他边说:“嫂嫂,哥哥自来服侍你。”边动手把朋友的妻子,自己的嫂嫂脱得丝不挂,捆在树上,还给杨雄递过刀来。那杨雄的再低,也明白石秀要他做的是——那妇人只得把偷和尚的事,从做道场夜里说起,直至往来,都说了。石秀道:“你却怎地对哥哥倒说我来调戏你?”那妇人道:“前日他醉了骂我,我见他骂得蹊跷,我只猜是叔叔看见破绽,说与他。

  到五更里,又提起来问叔叔如何,我却把这段话来支吾,实是叔叔并不曾恁地。”石秀道:“今日三面说得明白了,任从哥哥心下如何措置。”

  杨雄道:“兄弟,你与我拔了这贱人的头面,剥了衣裳,我亲自服侍他。”石秀便把那妇人头面首饰衣服都剥了,杨雄割两条裙带来,亲自用手把妇人绑在树上。石秀也把迎儿的首饰都去了,递过刀来说道:“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发斩草除根。”杨雄应道:“果然,兄弟把刀来,我自动手。”迎儿见头势不好,却待要叫,杨雄手起刀,挥作两段。那妇人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