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列得比咱们好看些罢了,要是你的东西,读者数量多,点击量高,那你就是个大作家。

  人生七件事千万不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爱贪便宜,非常吝啬,很少做善事。心中贪吝,贫穷常不离左右。不做善事,没有福德资粮,坐吃山空。这种人没有博爱救苦之心,没有人缘,也必定缺少他人帮助,又怎能成就事业?纵然时快活,可终究会财去财空。

  所以说,别看周通同志武艺人品不咋的,但他引发出来的现象对我们的贡献还是蛮大的哩!

  第51章误人子弟的吹牛大王李忠

  地僻星打虎将李忠原来是江湖上使枪弄棒卖狗皮膏药的,归梁山后,列步军将校第8名,是梁山第87条好汉。他是教史进武艺的开手师父。路过桃花山时,被周通拦截,他打败了周通,上桃花山坐了第把交椅。呼延灼攻打桃花山,李忠同周通请二龙山鲁智深杨志武松相助,后起归了梁山。在征讨方腊时李忠阵亡。

  直不知李忠为啥叫打虎将,只是身材壮健,但从未见打过虎,尽管31回有诗中句“打虎从来有李忠”。第57回有首赞讲李忠:“头尖骨脸似蛇形,枪棒林中独擅名。打虎将军心胆大,李忠祖是霸陵生。”

  霸陵在现西安市东,汉文帝陵。史记·李广列传:“广家与故颍阴侯孙屏野居蓝田南山中射猎。尝夜从骑出,从人田间饮。还至霸陵亭,霸陵尉醉,呵止广。广骑曰:‘故李将军。’尉曰:‘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乃故尔!’止广宿亭下。居无何,匈奴入杀辽西太守,败韩将军,韩将军后徙右北平。于是天子乃召拜广为右北平太守。广即请霸陵尉与俱,至军而斩之。”又:“广所居郡闻有虎,尝自射之。

  及居右北平射虎,虎腾伤广,广亦竟杀之。”估计李忠的姓和绰号是这样来的。

  可他在这里有点装大了,居然叫什么“打虎将”。雷横燕顺王英陈达龚旺丁得孙朱富李云等这干“虎”全被他打了,这同志的胆子该有多肥了?

  他暴露身份是在他现眼之后:

  分开人众看时,中间裹个人,仗着十来条棍棒,地上摊着十数个膏药,盘子盛着,插把纸标儿在上面,却原来是江湖上使枪棒卖药的。史进看了,却认的他,原来是教史进开手的师父,叫做打虎将李忠。

  再看看他是咋现眼的:

  只见空地上个后生脱膊着,刺着身青龙,银盘也似个面皮,约有十八九岁,拿条棒在那里使。王进看了半晌,不觉失口道:“这棒也使得好了。只是有破绽,赢不得真好汉。”那后生听得大怒,喝道:“你是甚么人?敢来笑话我的本事?俺经了七八个有名的师父,我不信倒不如你?你敢和我试二么?”

  说犹未了,太公到来,喝那后生:“不得无礼!”那后生道:“叵耐这厮笑话我的棒法。”太公道:“客人莫不会使枪棒?”王进道:“颇晓得些。敢问长上,这后生是宅上何人?”太公道:“是老汉的儿子。”

  王进道:“既然是宅内小官人,若爱学时,小人点拨他端正如何?”

  太公道:“恁地时,十分好。”便教那后生来拜师父。那后生那里肯拜,心中越怒道:“阿爹,休听这厮胡说。若吃他赢得我这条棒时,我便拜他为师。”王进道:“小官人若是不当村时,较量棒耍子。”那后生就空地当中,把条棒使得风车儿似转,向王进道:“你来,你来!怕的不算好汉!”王进只是笑,不肯动手。太公道:“客官既是肯教小顽时,使棒何妨。”王进笑道:“恐冲撞了令郎时,须不好看。”太公道:“这个不妨,若是打折了手脚,也是他自作自受。”

  王进道:“恕无礼。”去枪架上拿了条棒在手里,来到空地,使个旗鼓。那后生看了看,拿条棒滚将入来,径奔王进。王进托地拖了棒便走,那后生抡着棒又赶入来。王进回身,把棒望空地里劈将下来。那后生见棒劈来,用棒来隔。王进却不打下来,将棒掣,却望后生怀里直搠将来,只缴,那后生的棒丢在边,扑地往后倒了。

  王进连忙撇了棒,向前扶住道:“休怪,休怪。”

  那后生爬将起来,便去旁边掇条凳子,纳王进坐,便拜道:“我枉自经了许多师家,原来不值半分。师父,没奈何,只得请教。”

  接下来看看他的小抠行为:

  鲁达看着李忠道:“你也借些出来与洒家。”李忠去身边摸出二两来银子。鲁提辖看了见少,便道:“也是个不爽利的人。”

  他的小气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认识的个人,他叫李小抠儿,说他抠,也真不是空|岤来风。屯子里的电工,走到哪家收电费时都说:“这李小抠儿也真是会过日子,人家别人家个月都走十好几个字,可他家哪月都是个多字,过年那月也没有超出两个字儿,孩子睡觉睡毛愣了,掉地上哭,两口子居然不开灯,而是爬下地去摸!”

  除了生产队杀猪分肉外,过年过节的,从来没看见他家买过肉。

  年只用三斤豆油。生产队放秋垄时,大家都裹得严严实实往地里钻,可他却把衣服脱下来,缠到裤腰带上。要知道:八九月份的青纱帐,正是棵高叶密的时节,那玉米叶子莫说刮,就是碰到皮肤上都是道道红红的印子,汗水再沁,又疼又痒。可李小抠儿为了怕把衣服刮坏,居然光着膀子,任由玉米叶子在身上肆虐,也真是难为他了。

  如果说以前穷,他家节省点过日子,也是情有可原的。可这都到了21世纪了,他家还是保持着以前的那个老传统,腌糖蒜时,人家都用蒜头,可他家却把蒜杆儿也扔进去。吃瓜,从来就没看见他们吐过子。他还告诉他在哈尔滨某机关工作的姑娘说:“早晨不要在家吃饭,反正单位有食堂,早晨还能多睡会儿。”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还没分开生产队,有次铲地时,他忽然间就没了。队长找不着他,便喊歇气。过了半个小时,他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队长问他干吗去了,他说回家了。队长和他开玩笑:“嫂子在这儿铲地哩,你回家得瑟啥?”他说,早晨的窝头太好吃了,吃了俩,撑着了,回家方便了下。队长就骂他:“现在地里都能藏人了,你解个手还至于往家跑趟吗?”他解释:“我那是大解啊,拉生产队的地里不是白瞎了嘛!”

  他的死也很有特点。说来,这也是个悲剧型的人物。以前苦得吃糠咽菜,没啥好补养。可现在农村的日子也好过了,他却死了,而且是死在他的小抠上。

  那次他去邻居家串门儿,看见人家桌上放着瓶药。问人家是治啥的。邻居告诉他,这是在南方工作的儿子给邮回来的补药,强身健体的。他就馋了,趁人家不注意,拧开瓶塞儿就倒出了几片儿,扔进了嘴里,抻脖儿就咽了下去。要说这药还真不是假药,后半夜,他受不了了。你想:他个多吃点油水就闹肚子的人,让营养药拱,那他的身体咋能受得了?

  还回来说李忠。甭管咋说,这李忠也是个吹牛皮的人物,之所以我没把他放在吹牛系列里说,是因为他还有抠的行为。

  我们的李忠同志小气鬼不说,还能吹大牛,且吹得误人前程,这是很不应该的,要不是王进多管闲事,那史进同志不就是废了吗?

  师道之理,首要在信。孔子曾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是说作为个人,如果没有信用,不知他怎么在世上做事。般的人都尚且如此,为师之尊,理应做得更好,教学生更注重诚信才是。这个道理,我想教师们恐怕没有不知不懂的。可我不懂的是,其中的教师,如李忠之流,为何反其道而行之呢?!

  就李忠这样个人物,不知道他咋好意思在人家梁山上混啊?莫说打虎,打耗子恐怕都打不死。

  第52章连亲戚都害的小人汤隆

  地孤星金钱豹子汤隆,是梁山第89条好汉。他祖宗几代均以打造军器为生,被李逵相中了他打铁的手艺后游说他投靠梁山。负责梁山军器铁甲的打造。呼延灼用连环马打败梁山,汤隆献计说他表兄徐宁会用钩镰枪法能破连环马。吴用便派汤隆时迁到东京盗了徐宁的宝甲。让徐宁上了梁山。汤隆打造钩镰枪,徐宁教演练枪法,于是大破呼延灼连环马。征讨方腊时汤隆阵亡。

  他出场时是这样的:

  李逵看那大汉时,七尺以上身材,面皮有麻,鼻子上条大路。

  李逵看那铁锤时,约有三十来斤。那汉使的发了,瓜锤正打在压街石上,把那石头打做粉碎,众人喝彩。李逵忍不住,便把枣糕揣在怀中,便来拿那铁锤。那汉喝道:“你是甚么鸟人?敢来拿我的锤!”李逵道:“你使的甚么鸟好,教众人喝彩!看了倒污眼!你看老爷使回,教众人看。”那汉道:“我借与你,你若使不动时,且吃我顿脖子拳了去。”李逵接过瓜锤,如弄弹丸般。使了回,轻轻放下,面又不红,心头不跳,口内不喘。那汉看了,倒身下拜,说道:“愿求哥哥大名。”李逵道:“你家在那里住?”那汉道:“只在前面便是。”引了李逵到个所在,见把锁锁着门。那汉把钥匙开了门,请李逵到里面坐地。李逵看他屋里都是铁砧铁锤火炉钳凿家火,寻思道:“这人必是个打铁匠人,山寨里正用得着,何不叫他也去入伙?”

  李逵又道:“汉子,你通个姓名,教我知道。”那汉道:“小人姓汤,名隆。父亲原是延安府知寨官,因为打铁上,遭际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叙用。近年父亲在任亡故,小人贪赌,流落在江湖上,因此权在此间打铁度日。入骨好使枪棒。为是自家浑身有麻点,人都叫小人做‘金钱豹子’。”

  金钱豹,猛兽之,体态似虎,身长1米以上,头圆耳小。全身棕黄而遍布黑褐色金钱花斑,故得其名。金钱豹栖息在茂密的森林中,善于跳跃和攀爬,常在林中往返游荡,捕食猿猴野兔野鹿和鸟类等,时而还猎食家畜。生性凶猛,甚至可与虎交锋。跑得快,又善伪装。可汤隆先生就不敢恭维了。

  我国古代的面相学理论认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脸上没有痣或坑即俗称的麻子是最好的,然而实际情况是大多数人天生的面部都或多或少地长有痣或麻子,因此还衍生出了好多看痣和坑算命的理论。

  但像汤隆这样满脸都是,并且被人誉为“金钱豹子”的大麻脸之人并不是多见的,古人说:“面无善痣,方为贵。”痣分善恶,坑有好坏,不同位置有不同的影响,如汤隆般不仅满脸都是麻子,连身上都长满了,实在没法划分,就只能根据他的所作所为来判定他是否良善了。

  虽说他也是梁山上为数不多的技术性人才之,但我还是要把他归为小人的行列,尤其是他为了献媚,竟把表哥徐宁给害了,这哪是金钱豹干的事儿?分明就是小人嘛。

  看看这小人使的手段:

  当时汤隆对众头领说道:“小可是祖代打造军器为生。先父因此艺上,遭际老种经略相公,得做延安知寨。先朝曾用这连环甲马取胜。

  欲破阵时,须用钩镰枪可破。汤隆祖传已有画样在此,若要打造,便可下手。汤隆虽是会打,却不会使。若要会使的人,只除非是我那个姑舅哥哥。会使这钩镰枪法,只有他个教头,他家祖传习学,不教外人。或是马上,或是步行,都有法则,端的使动,神出鬼没!”

  宋江问道:“你如何去赚他上山?”汤隆去宋江耳边低低说了数句,宋江笑道:“此计大妙!”

  时迁偷完铠甲后,他去装好人:

  徐宁道:“兄弟,你那里见来?”汤隆道:“小弟夜来离城四十里,在个村店里沽些酒吃,见个鲜眼睛黑瘦汉子,担儿上挑着。我见了,心中也自暗忖道:‘这个皮匣子,却是盛甚么东西的?’临出门时,我问道:‘你这皮匣子作何用?’那汉子应道:‘原是盛甲的,如今胡乱放些衣服。’必是这个人了。我见那厮却似闪肭了腿的,步步挑着了走。何不我们追赶他去?”徐宁道:“若是赶得着时,却不是天赐其便!”

  汤隆道:“既是如此,不要耽搁,便赶去罢。”徐宁听了,急急换上麻鞋,带了腰刀,提条朴刀,便和汤隆两个出了东郭门,拽开脚步,迤逦赶来。

  孔老夫子在论语·阳货篇里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那这个小人和君子有啥区别呢?有细心的人对其做了概括性的总结:君子讲道义,小人讲势利;君子爱讲正理,小人总说歪理;君子言行致,小人阳奉阴违;君子追求和谐,小人存心捣乱;君子严责自己,小人暗算他人;君子总在明处,小人常在暗处;君子不记人过,小人与人交恶;君子唯理是求,小人拉帮结派;君子顾全大局,小人只顾己私;君子顾及脸面,小人不计影响;君子老实做事,小人弄虚作假;君子襟怀坦荡,小人鼠肚鸡肠。君子适可而止,小人揪住不放。君子温和如三春暖风,小人阴险如冬日严霜。

  对比下吧,你说这汤隆先生连他表哥都祸害,不是小人又是啥?

  什么人是小人呢?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小人是指那些做事损人不利己者。人们经常用忘恩负义损人害己落井下石见死不救等行为来描述他们,他们自以为很聪明,很有道行,也聚些被其耍弄被其欺骗的人围在周围,以壮声势,但是时间久了便会慢慢露出真面目,以至于不得善终。

  细分析下觉得小人就是自身曾经受到深度刺激导致平衡紊乱,内心世界极为肮脏,对世事处处不满,受主观因素影响很大,故善于利用制造各种矛盾,并使其激化,以满足自己猥亵内心的人。小人者唯恐天下不乱,他的主要手段是浑水摸鱼,私底藏,道听途说,然后添枝加叶,挑拨离间,看别人闹起来之后,自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窃窃偷笑,以为很得意,并乐此不疲。

  现实生活中,我们都生活在个有君子也有小人的社会里。这就遇到个问题,当君子和小人生活在起时,君子该如何对待小人?

  网上有篇转载很多的文章是这样说的,现引用如下:

  君子讲谦让,讲宽容,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讲“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但这些行为,往往正好被小人和伪君子所利用。

  难道君子就直容忍下去吗?如果君子被迫做出反击,就是失去君子风度了吗?

  当君子不是当傻瓜。真正的君子看重大义,大义其实是包含利益的。不能强调大义就牺牲利益。对人谦让也是有前提条件的,而不是无条件无原则地谦让。对真正的君子,定要谦让宽容,对伪君子和小人,无所谓谦让。对讲诚信的人要讲诚信,对不讲诚信的人,根本没什么诚信可言。用毛泽东的话就是:“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正因为蒋介石最不讲信用,北伐半路就同室操戈。所以,和他没什么谦让好讲。否则,就是楚霸王的“妇人之仁”和“匹夫之勇”,最后落得身死国灭,被天下人笑。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实际是种针锋相对的策略。与之相反的是种忍耐与宽容,就是“人犯我,我也不犯人”,属于以德报怨。但这个选择,连孔子都不欣赏。有人曾经问孔子:“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就是说,孔子是主张“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的。

  毛泽东的“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是种更直接更有威慑作用的表达方式。在具备实质反击能力的情况下,这种威慑就能够有效地制止敌人的挑衅与进攻,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敌人真敢无视我方警告,那就以牙还牙,逼迫对方退回到原来的和平状态。所以,没有随时准备打场战争的决心和意志,也就无法换来真正长久的和平。

  君子讲道义,小人讲势力;君子讲真理,小人讲歪理,君子言行致,小人阳奉阴违;君子追求和谐,小人成心捣乱。

  这样看来,汤隆之所以这么猖狂,就是徐宁太仁慈了。就像我们国家,对总干涉我们内政,霸占我岛屿的那些小人国家,不要总是口头抗议,让他们得寸进尺,应该时不常儿地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试想,当年要是不抗美援朝,老美能尊重咱吗?

  须知:尊严是打出来的!

  第53章知法犯法的社会蛀虫蔡福

  蔡福不是君子,虽然他人如其名,福气万分,但卢俊义被关进大牢时,他也照样是事不关己的态度,对送来的贿礼仍然是照收不误。

  但他多少还有那么点未泯的良心,看见泪如雨下的燕青,略沉思也就同意了让燕青将乞讨的半罐饭送给卢俊义充饥。还是先看他的简历然后再说吧——地平星铁臂膊蔡福,排梁山好汉第94位。北京人氏,原为大名府两院押狱兼行刑刽子手,因杀人手段高强,人呼“铁臂膊”,和弟弟蔡庆都是干杀人行刑看牢子这行的。梁中书受李固之托要杀卢俊义,石秀独身劫法场,梁山人马攻打大名府时,蔡福蔡庆兄弟两个无路可走,只好上了梁山,专管梁山杀人行刑的事情,在征讨方腊时阵亡。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说道:

  那人是谁,有诗为证:两院押牢称蔡福,堂堂仪表气凌云。腰间紧系青鸾带,头上高悬垫角巾。行刑问事人倾胆,使索施枷鬼断魂。

  满郡夸称铁臂膊,杀人到处显精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