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青为兄。后张青夫妇投奔了梁山,开西山酒店。

  张青在征讨方腊时战死。

  看看他的出场:

  只见门前人挑担柴,歇在门首,望见武松按倒那妇人在地上,那人大踏步跑将进来叫道:“好汉息怒!且饶恕了,小人自有话说。”

  武松跳将起来,把左脚踏住妇人,提着双拳,看那人时,头戴青纱凹面巾,身穿白布衫,下面腿护膝,八搭麻鞋,腰系着缠袋。生得三拳骨叉脸儿,微有几根髭髯,年近三十五六。看着武松,叉手不离方寸,说道:“愿闻好汉大名。”

  接着自我介绍:

  那人道:“小人姓张,名青,原是此间光明寺种菜园子。为因时间争些小事,性起,把这光明寺僧行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后来也没对头,官司也不来问,小人只在此大树坡下剪径。忽日,有个老儿挑担子过来,小人欺负他老,抢出来和他厮拼,斗了二十余合,被那老儿扁担打翻。原来那老儿年纪小时,专剪径。因见小人手脚活,便带小人归去到城里,教了许多本事,又把这个女儿招赘小人做个女婿。城里怎地住得?只得依旧来此间盖些草屋,卖酒为生。实是只等客商过往,有那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小人每日也挑些去村里卖,如此度日。小人因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人都叫小人做菜园子张青。俺这浑家姓孙,全学得他父亲本事,人都唤他做母夜叉孙二娘。

  小人却才回来,听得浑家叫唤,谁想得遇都头。小人多曾分付浑家道:

  ‘三等人不可坏他。第,是云游僧道,他又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则恁地也争些儿坏了个惊天动地的人:原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姓鲁,名达,为因三拳打死了个镇关西,逃走上五台山,落发为僧,因他脊梁上有花绣,江湖上都呼他做花和尚鲁智深,使条浑铁禅杖,重六十来斤,也从这里经过。浑家见他生得肥胖,酒里下了些蒙汗|药,扛入在作坊里。正要动手开剥,小人恰好归来,见他那条禅杖非俗,却慌忙把解药救起来,结拜为兄。打听得他近日占了二龙山宝珠寺,和个甚么青面兽杨志,霸在那方落草。

  小人几番收得他相招的书信,只是不能够去。”不想浑家不依小人的言语呵呵,说啥话,媳妇干脆就不听。但他还是很有想法的,看看他的三等人不可坏:

  第等是云游僧道,他又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

  第二等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他们是冲州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钱物,若还结果了他,那厮们你我相传,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

  第三等是各处犯罪流配的人,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

  虽说酒店是张青夫妇的家庭式经营,但是从张青的出场——“挑担柴歇在门首”来看,张青并不是管理者,应该只是个打工的,也就是执行者,而真正,当老板的应该是孙二娘。即使是张青定下的规矩,二娘依然有权利判断是否遵守,如杀了“头陀”和对武松下蒙汗|药等行为。

  你说他这是何苦哩,个种菜的老板,不好好研究捉虫,授粉,掐尖打杈,偏偏要去劫道,真难为他了。

  张青是个没文化没本事却死要面子的农民,然而他却是个幸运的人。张青抢劫老丈人不遂,还有幸跟着学了武功,并娶到了他的女儿二娘为妻,这不是幸运吗?

  “养老女婿”也叫“上门女婿”,还有叫“倒插门”的,就是男人嫁到女人的家里,有的生了小孩要改名换姓,有的就不必如此。般是要看老丈人家的脸色行事,但也有例外的,像张青,因他聪明得很,知道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的道理。也可能是爱的因素吧,张青包容着孙二娘的缺点,还能挖掘她的优点,也不被世俗的男尊女卑所束缚,甘心听从孙二娘的摆布。

  女性朋友大都羡慕孙二娘,个平凡的女人遇到了个尊重自己爱护自己的男人,并过着平凡却幸福的生活,多让同年代的女人眼热啊!

  网上有篇尊妻守则,呵呵,虽是网友戏说,但对家庭和谐还是有点益处的,故全文引用:

  老婆洗澡时要量好水温,抓痒擦背;不得有贪图私欲之行为。

  老婆血拼时要勇于付款,多所鼓励;不得有不情不愿之行为。

  老婆上菜时要赞不绝口,多吃几碗;不得有偏食挑菜之行为。

  老婆睡觉时要炎夏扇风,寒冬暖被;不得有打呼抢被之行为。

  老婆给钱时要含泪感激,省吃俭用;不得有奢侈浪费之行为。

  老婆无聊时要搏命演出,彩衣娱亲;不得有毫无所谓之行为。

  老婆训诫时要两手贴紧,立正站好;不得有心不在焉之行为。

  老婆犯错时要引咎自责,自揽黑锅;不得有连累老婆之行为。

  老婆哀伤时要椎心泣血,悲痛欲绝;不得有面露微笑之行为。

  老婆晚归时要耐心等候,欢颜以对;不得有大发雷霆之行为。

  老婆不在时要朝思暮想,守身如玉;不得有偷鸡摸狗之行为。

  老婆高兴时要张灯结彩,大肆庆祝;不得有泼洒冷水之行为。

  老婆失眠时要彻夜陪伴,帮忙数羊;不得有梦见周公之行为。

  老婆敷脸时要提供方法,以身试法;不得有哈哈大笑之行为。

  老婆唱歌时要如沐春风,赞叹不已;不得有忍笑不禁之行为。

  老婆生气时要跪地求饶,恳求开恩;不得有不理不睬之行为。

  老婆打我时要任其蹂躏,谢主隆恩;不得有还手瞪眼之行为。

  老婆考试时要帮忙读书,圈画重点;不得有事不关己之行为。

  老婆演讲时要不时点头,深表赞同;不得有顺口反驳之行为。

  老婆审问时要发誓赌咒,以表忠诚;不得有漫不经心之行为。

  老婆开车时要温言教导,释其紧张;不得有增其繁扰之行为。

  老婆亲亲时要热情有劲,卖力求好,不得有口齿不分之行为。

  老婆痛痛时要勤买葡萄,按时热敷;不得有任其疼痛之行为。

  老婆临幸时要予取予求,持之以恒;不得有力不从心之行为。

  老婆不要时要泪往肚流,自行解决;不得有金钱买卖之行为。

  夫妻是由两个来自不同家庭,而又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组成的,不同的成长环境形成了各自不同的世界观和社交圈,所以在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上要完全统是不可能的。但朝夕相处的两个人,要和睦相处下去就得学会迁就——在大环境下迁就对方,而不能以自己的主观意识去限制对方。社会上流传这样种说法:“上等男人怕老婆,中等男人爱老婆,下等男人打老婆。”这种说法虽不准确,但也不无耐人寻味之处。就像张青,怕老婆不假,但家庭和谐。

  在这个紧张忙碌充满竞争的时代,为人凄是不容易的。对于个奔波于职场的职业女性,路劳顿,回到家里,马上又陷于忙碌的家政事务中——买菜做饭刷锅洗碗无异于场折磨!她是柔弱的,却依然要在残酷的职场竞争中拼搏。她既要用她的女性情怀爱您,抚慰您,又要孝敬公婆,总揽家务,承担为人母的重担

  作为男人,我们应该像张青那样尊妻重妻,多与妻交流,让妻监督并提高的同时来增进夫妻感情。家务消耗了尊夫人相当多的时间。

  不仅如此,烦琐单调的家政事务还在损伤她的肌肤与容颜。想到了这些,作为男人,您还有什么理由不尊重她,迁就她哩?对她偶尔的脾气暴躁和唠叨我们又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当然了,妻子也不能大事小事都要管,眉毛胡子把抓,管到丈夫厌烦为止。夫妻之间的和谐相处之道,就是要像张青和孙二娘这样,个发火了,那个就要忍。不要去激怒对方,也不用劝和哄,慢慢地就好了。掌握好度,别把对方的脾气给弄出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第56章女权主义者孙二娘

  自从看完水浒传后,每次在报纸或电视上看到“妻管严”这个词,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孙二娘这个栩栩如生的形象来。

  地壮星母夜叉孙二娘是张青的妻子,在孟州道十字坡与张青开酒店卖人肉,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武松被发配到孟州路过十字坡,险些遭到孙二娘的毒手。相识后,孙二娘跟随张青上了梁山,主持梁山西山酒店,迎来送往,打探消息,是梁山第103条好汉。随宋江征讨方腊时,孙二娘阵亡。

  她既不像江湖好汉那样杀富济贫,也不分好人坏人,全都是凭个人的好恶来作决定,她是有钱者杀,肥胖者杀,不顺眼者杀,顶撞者也杀,完全是以杀人谋私,以杀人赚钱,以杀人为乐,这可真是典型的快女泼妇啊!

  鲁智深当时就是个云游僧人,既没有什么钱财,而且也不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更不会像武松样对他进行言语马蚤扰,仅仅从十字坡经过腹中饥饿要吃点饭,孙二娘看他长得肥胖,正是当黄牛肉卖的好货,于是便下了蒙汗|药把鲁智深麻倒,要不是张青回来得早,鲁智深也就成了她的刀下鬼了。您说,称她为夜叉是不是蛮准确的?

  夜叉,又译为“药叉”。译成中文是能啖捷疾勇健,是印度神话中种半神的小神灵。意译为“能啖鬼”或“捷疾鬼”,佛教说这是种能吃人的鬼,也被列为守护佛教的天龙八部之。据毗湿奴往世书所述,夜叉与罗刹同时由大梵天的脚掌中生出,双方通常相互敌对。

  夜叉与罗刹不同,对人类持友善态度,因而被称为“真诚者”。其形象有时被描述为美貌健壮的青年,有时又被描述为腹部下垂的侏儒。

  大日疏经卷说:西方谓夜叉为秘密,以其身口意速疾隐秘,难可了知,故旧翻或为密迹。若浅略明义,秘密主即是夜叉王也。“密迹”是因其能听到切诸佛秘要密迹之事。

  现在我们说到“夜叉”都是指恶鬼,能飞行,能吃人伤人。叫孙二娘同志为母夜叉,还是地壮星,其实是有偏见的。若真是这样,那可怜的孙二娘该有多丑啊?可就这么丑,还敢利用色相开店招人,而且生意兴隆,这说明,除了十字坡这个地点好,她占了地理优势外,就是那年月性饥渴的人很多。这也从另个侧面说明了大宋朝的繁荣,呵呵,饱暖思滛欲啊!

  菜园子张青是不是男人?当然是。但他不是大丈夫。

  穷则思变,这是中国国产的句至高无上真理性的名言。张青同志也不例外,他也思变。但他思的不是正道。不是弄个事业,正儿八经地做点生意,而是去打劫,干强盗的勾当。可笑的是,因他武功不高,所以不敢抢壮汉,只挑老弱病残孕下手。

  你还别说,张青同志还真有傻福,竟然劫了个老行家,不但学到了抢劫的诀窍,还弄了个大姑娘——老劫道的把女儿嫁给了他:“小人姓张,名青,原是此间光明寺种菜园子。为因时间争些小事,性起,把这光明寺僧行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后来也没对头,官司也不来问,小人只在此大树坡下剪径。忽日,有个老儿挑担子过来,小人欺负他老,抢出来和他厮并,斗了二十余合,被那老儿匾担打翻。原来那老儿年纪小时,专剪径。因见小人手脚活,便带小人归去到城里,教了许多本事,又把这个女儿招赘小人做个女婿。”

  然而,有家固然可喜可贺。但身为个男人,整日活在女人的阴影里,他也真是够可怜的了。可爱的快女孙二娘登场是颇有戏剧性的:

  早望见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下面系条鲜红生绢裙,搽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色金钮霊。

  看到了吧,现在的路边店弄些女孩子在门前搔首弄姿的招儿是在孙二娘这儿学的。

  古人总在劝人生在世,不要沾染酒色财气,还整出套磕儿:“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气是山中猛虎,财是惹祸根苗。”

  这四样,只有色是最狠的,刮骨钢刀啊!我想,这四个字的用意不仅仅是指沉浸其中会把人弄得精疲力竭,无精打采,而且更是要有性命之忧的。孙二娘袒胸露||乳|地往门口坐,有点自制力的谁敢进屋啊?

  进来的,可以肯定地说是有另外目的和企图的。那可就怪不得人家“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了。这无本万利的生意谁不做?

  我有点不解的是,施耐庵老先生把孙二娘描写得“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锤似粗莽手脚。厚铺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金钏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这样丑陋,咋还能有人能见色起意哩?不是靠色,那老先生为啥要先写上“搽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呢?作为个靠色相招揽生意的主儿,要是丑得可怕,那谁还敢来啊?虽然打扮有些过于性感,但是二娘绝对不是轻浮随便的女性。武松道:“恁地时,你独自个须冷落?”那妇人笑着寻思道:“这贼配军却不是作死!倒来戏弄老娘,正是‘灯蛾扑火,惹焰烧身,’不是我来寻你。我且先对付那厮!’”

  孙二娘并非是个女权至上者,她依然是个中国传统女性,是中年职业妇女形象的代表。我很欣赏有人这样比喻她:如果要用种水果来形容她,那就是榴莲。丑陋粗糙的外壳包裹着圆润嫩滑甜美可口的果肉。它的气味与味道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爱吃的不停口,恨的掩鼻而走。如此有个性又有霸气的水果,堪称“水果之王”。

  这个分析应该是有点道理的。你看:无论是看水浒传还是金瓶梅,武松都是个不苟言笑,不通风月,脑袋里进水,缺少幽默细胞,而心里阶级斗争弦却绷得十分紧的人物,怎料,到这里他居然也幽了孙二娘默:“像是人小便处的毛。”也如现在的官场接待客人时饭桌上讲起了黄|色笑话,这说明啥?说明武松也没抵挡住诱惑啊!

  孙二娘不会听别人的话,这是打小他爹给惯的。张青规定了几不抢,但她就是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

  “小人多曾分付浑家道:‘三等人不可坏他。第,是云游僧道,他又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第二等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他们是冲州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钱物,若还结果了他,那厮们你我相传,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又分付浑家道:‘第三等是各处犯罪流配的人,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不想浑家不依小人的言语,今日又冲撞了都头,幸喜小人归得早些。却是如何了起这片心?”母夜叉孙二娘道:“本是不肯下手。者见伯伯包裹沉重,二乃怪伯伯说起风话,因此时起意。”

  这就很符合她的性格了。老娘要活就活出个人样来,不然人生咋精彩?

  亏得她这样地天马行空,要不然咋能碰上武二郎?这之后,她攀上了高枝,有武松和鲁智深罩着,谁还敢来说三道四?

  别看孙二娘在家里横,但在集体生活中,她还是很听张青的,不仅排名列在张青之后,就是在工作中,张青也是她的领导。我想,这倒不仅仅是作者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做怪,也不是什么封建礼教束缚,而是女人终究是干不了大事的。目光短浅,情感大于理性,这都是女人的弱点。所谓的“头发长见识短”,还是有定道理的。就像孙二娘,她要是不把张青的“三不抢”制度当成耳旁风,那得保存下多少社会精英啊!

  写顾大嫂时,说了不少泼辣女人的好处,这里给孙二娘也匀点:

  泼辣的女人心理素质好,自理能力强,干脆利落容易相处。不会扭捏作态,心直口快利于沟通。而且她们自己也知道,泼辣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美德,也就不会极力卖弄这个特征,层次稍高的,还会常常检讨言行举止,在自省中不断改进提高,故此培养了良好的自我控制能力。

  再者,泼辣的女子不记仇。俗话说,“刀子嘴豆腐心”,外表泼辣的女子其实往往有颗温柔的心。也许她们学不会把真心话憋在肚子里,气头上甚至会毫不留情地痛扁对方,但事情过去之后,却不会斤斤计较,秋后算账跟你没个完。如果知道自己错了,她们也能爽快地道个歉,大家尽释前嫌,握手言欢。就像孙二娘,别看不听张青的话,但关键时刻是很给张青留面子的。

  最可贵的是像孙二娘顾大嫂等女性,她们都热情开朗,生活态度积极乐观,是天生的开心果。跟这样的女人在起,不愁没话题,不必赔小心,节目多多,气氛活跃,有利于保持良好的心情,健康长寿不正是我们的愿望吗?

  小说天堂

  第57章叛徒变卧底的郁保四

  地健星险道神郁保四,梁山第105位好汉。原来是曾头市的强盗,梁山的段景住和杨林石勇在北方买了200多匹好马,回来时在青州被险道神郁保四抢去了。宋江便率人马攻打曾头市,要替晁盖报仇,夺回马匹。几次交手,曾头市的地方武装打不过久经沙场梁山的土匪人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