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成功。但他没有骨气,最终叛变,出卖了朋友,这是很让人诟病的。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这白胜正是做了亏心事,“鬼”上门,当然便吓得面无血色。正所谓是穷汉子得了狗头金,晚上不睡抱着亲。

  穷惯了,下子见到这么多金银财宝,晕得就有点不会了,居然不知道藏钱。试想:个不务正业的闲汉,又是个赌徒,那有那么多金银珠宝?还埋在家里的地下,且埋了三尺深,这案子不破才怪呢?看看重庆打黑时揪出的文强老婆,把钱藏在乡下的鱼塘或厕所里,想你都想不到,自己不说,谁能找到赃物?白胜他又是个软骨头,大堂上打,就出卖了朋友,而且首先就供出了恩人晁盖,那有这样做人的。

  其他六人,他是真不认识,说不出姓名来,如果认识的话,他肯定也会招供的。

  自从生辰纲之后,就没有他的任何出彩镜头,作为个元老级别的人物,作为走报机密步军头领,也只能是排在最后位。没有在正面战场上有任何的表现,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讨伐方腊时在杭州染上了瘟疫,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了,因而说他也是个悲剧人物,谁让他起了“白日鼠”这么个绰号呢?

  形势越复杂,革命斗争越艰苦,就越会容易产生动摇分子。当革命面临着像艰难行军那样的考验时,在革命信念薄弱的人当中就开始出现了掉队的人逃兵甚至投降分子。就像白胜,他要是挺住了,晁盖等不就不用上梁山了吗?可他没有挺住,为啥?没有信念。哥们儿义气和不屈的信念,没有肉体折磨的力量大。

  中国工农红军的25000里长征,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有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步步艰辛,时时危险。并且由于指挥失误,损兵折将,被迫转移,前途渺茫。做个逃兵偏安隅?追求个人幸福成家立业?这都是很现实的选择,但红军没有那样做,是什么力量使他们不做逃兵,义无反顾地前行?他们为什么不背叛革命?就是他们有革命必胜的信念,是解放天下大众的伟大理想,使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而阔步前行。由此可见:信念是脊梁,它在支撑着不倒的灵魂,信念是明灯,它在照耀着期盼的心灵,信念是路标,它在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报纸的副刊上常有人撰文这样说,信念之于人生,如同舵手之于航船,航船没有舵手,就会在大海中迷失方向。信念之于人生,如同羽翼之于飞鸟。飞鸟没有羽翼,就不能展翅高飞。人生如歌,信念如调,没有调的歌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歌,没有信念的人生永远都是没有意义的人生,信念,如同梦想的翅膀。有了信念,才可以使你拨开云雾,见到光明。有了信念,才可以使你乘风破浪,使向理想的彼岸。

  这话听着好像是在唱高调,其实不然,人旦失去了理想信念,那贪欲就会无限膨胀,甚至达到疯狂和不计后果的地步,叛变的行为也就会产生了。就如白胜,再如现在的个个贪官,他们无不是到最后关头,才承认自己犯罪的根源是理想信念的丧失,抛弃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的理想,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转而追求权力财富地位和享乐。是理想的缺失,信念的错位,使他们走上了条不归路。

  像白胜,他本身就是二流子懒汉,被邀友情出演劫道时卖酒的汉子可以说是他次成功的本色演出,而且出场费还很高。虽说他没学过表演,但有生活。就像赵本山的那些徒弟们,虽说没进过高等院校,接受科班训练,但整出来的乡村爱情乡村名流等系列电视剧,也是很招人稀罕的。但自此以后,白胜就再没有什么表现了。而且后来被拿到济州大牢里,经不起严刑拷打,还供出了晁盖等人,这是十足的叛徒行为。梁山好汉大仁大义,并没有计较他,还救他上山入伙。虽然他在梁山是个可有可无的个人。

  人生七件事千万不要做的第七件事就是常说假话叛变。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友好相处,贵在相互真诚,忌讳虚情假意。不论是六亲眷属朋友上司,只要你平时言语诚恳,真心善待,定会赢得他人的信任。经常编造些子无虚有的故事,或者养成了“说谎心不慌”对任何人都能随口说假话的习惯性“条件反射”,有时往往会因句随意的谎言而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这里,用白胜给我们提醒: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个人若是没有追求,精神空虚,思想里只剩下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总想着情人享乐夜情等颓废的事儿,脑海里没有天下大义,没有理想信念,只注重物欲私利,享受刺激,那是很危险的。人生的道路固然难以帆风顺,固然布满荆棘充满坎坷。但只要有坚定的信念,就总会看到希望,看到曙光。即使前路有再多的艰难困苦,即使前方的风浪再大,你也会执著追求,无怨无悔。

  第60章梁山上的几位大师级人物

  这系列里的角儿,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是很让人尊敬和高山仰止的。他们有:书法大师地文星圣手书生萧让,篆刻大师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坚,爆破大师地轴星轰天雷凌振,医学大师地灵星神医安道全,艺术大师地乐星铁叫子乐和等,咱们逐地简析下。

  地文星圣手书生萧让

  萧让,梁山好汉第46位。著名描摹书法家,书画造假第人。

  善写当时苏黄米蔡四种字体,济州人氏。宋江被捉到江州,吴用献计让戴宗请圣手书生萧让和善刻金石印记的玉臂匠金大坚到梁山伪造蔡京的文书,以救宋江。萧让从此上了梁山。掌管梁山行文和调兵遣将之事,是梁山的文职将领。征讨方腊时,萧让未出征,见到了他擅长作假的对象,留在京师在书法大家蔡太师府中受职,做门馆先生。

  看看他出场时作者对他的造势:

  晁盖道:“好却是好,只是没人会写蔡京笔迹。”吴学究道:“吴用已思量心里了。如今天下盛行四家字体,是苏东坡黄鲁直米元章蔡京四家字体。——苏黄米蔡,宋朝‘四绝’。小生曾和济州城里个秀才做相识。那人姓萧,名让。因他会写诸家字体,人都唤他做圣手书生;又会使枪弄棒,舞剑抡刀。”

  呵呵,圣手,的确是圣手,敢情老萧先生是现今制假证的祖师爷。

  他在书法绘画方面,都是个绝对牛人物。而且还是个造假高手,能把当朝太师蔡京的家书仿造得连他儿子都愣没看出来,要不是狗头军师吴用画蛇添足,非要在人家家书后面加盖伪造的法人章而被黄文炳识破,这假冒的家书几乎就是天衣无缝了。

  从史书中我们知道,蔡京的书法在宋朝那可是绝的啊,和苏东坡黄山谷米元章并称“宋四家”,是很牛的人物。连皇上宋徽宗都佩服。当时学“宋四家”的人可不算少,造假者能模仿得让般人看不出来也许并不难,但仿得连家人都认不出来,这就很需要功夫了。要放到现在,艺术品这么吃香,萧让就凭这手艺也蛮可以富得流油,进入福布斯排行榜的。

  年轻人定得注意:俗话说“招鲜,吃遍天”,有了手艺,就有了保命的本钱。不在于你学问高低,关键看你学得精不精。看看萧让,造假都造得登峰造极,最终归入直景仰的大师门下,如此粉丝儿,也算修成正果了。

  地轴星轰天雷凌振

  凌振是当时的火炮专家,梁山第52位英雄。他造的火炮能打十四五里远,呵呵,快赶上火箭了,真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呼延灼攻打梁山时,请来轰天雷凌振,炮轰梁山鸭嘴滩,大显火炮神威。晁盖用计,使阮小二在水中捉了凌振。凌振便投降了梁山,专为梁山兵马造大小火炮,受招安后,凌振被封为武奕郎兼都统领。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呼延灼道:“为因贪捉宋江,深入重地,致被擒捉。今次群贼必不敢再来。小可分兵攻打,务要肃清山寨,扫尽水洼,擒获众贼,拆毁巢|岤。但恨四面是水,无路可进。遥观寨栅,只除非得火炮飞打,以碎贼巢。久闻东京有个炮手凌振,名号轰天雷。此人善造火炮,能去十四五里远近,石炮落处,天崩地陷,山倒石裂。若得此人,可以攻打贼巢。更兼他深通武艺,弓马熟娴。若得天使回京,于太尉前言知此事,可以急急差遣到来,克日可取贼巢。”使命应允。次日起程,于路无话。回到京师,来见高太尉,备说呼延灼求索炮手凌振,要建大功。高太尉听罢,传下钧旨,教唤甲仗库副炮手凌振那人来。原来凌振祖贯燕陵人,是宋朝盛世第个炮手,人都呼他是轰天雷。更兼武艺精熟。

  凌振,号称大宋朝的第炮手,带有很足的高科技含量,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个杰出的军事科技人才,所以,在梁山兵马受招安后,他和那些出生入死战功卓越的大将起被封为武奕郎兼都统领。看来,宋朝也有不昏的官儿,还真挺知人善任的。他用的三个品种的炮:风火炮金轮炮子母炮都是很有威力的,其中风火炮射程居然达到十四五里!真神了!赶上如今的火箭弹了。不管这“里”是华里还是公里,都是很让人吃惊的。即使是晚他两个朝代的明代那些滑膛炮,射程也不过才百八十米啊。难怪凌振那顿乱轰,就令梁山“众头领尽皆失色”。

  火药专家,地雷高手。我想,在抗日时,山东河北的地雷大战,大概是他老人家显灵了,正好他的籍贯也在此处,呵呵,小日本鬼子,真是臭不要脸,竟然敢跑到老祖宗跟前耍牛,怎么样,在凌振老人家的指引下,英勇善战的中国人民,几个土地雷就把你炸得屁滚尿流,你还敢来得瑟吗?为此,我们还拍了个民兵教学片地雷战,到现在还久映不衰。

  更神的是,凌振同志不光研究地雷,还要轰天,哈哈,这是何等的气魄啊!

  地会星神算子蒋敬

  蒋敬,梁山第53条好汉,人称“神算子”。宋江浔阳楼写反诗被捉,梁山好汉为救宋江去劫法场,回来后,路过黄门山时,山上下来四位头领,滚鞍下马,拜倒在地。宋江扶起,才知四人是欧鹏蒋敬马麟陶宗旺,他们都有身武艺。从此便归降梁山。蒋敬在梁山主管钱粮支出和纳入。受招安后,蒋敬被封为武奕郎兼都统领。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第二个好汉姓蒋,名敬,祖贯是湖南潭州人氏,原是落科举子出身,科举不第,弃文就武,颇有谋略,精通书算,积万累千,纤毫不差,亦能刺枪使棒,布阵排兵,因此人都唤他做神算子。

  这都属于技术型人才,神算子嘛。也亏得有他主管钱粮支出和纳入,你想:偌大个山寨,部厅处科级的干部都有,家庭出身,个人经历,以及受教育文化程度还不同,又是实行的共产主义,类似周通李忠白胜之类的色鬼小人叛徒又多,这么个复杂的单位,没有个“精通书算,积万累千,纤毫不差”的会计咋行?而这会计要不是科班毕业的神算子又咋能应付得了?

  地灵星神医安道全

  安道全医术高明,人称“当世华佗”,是梁山第56条好汉。宋江率兵攻打大名府时背上生疮,病势沉重,便回师梁山泊。在众好汉不知所措时,张顺说建康府有神医,可治此病。吴用给张顺百两黄金去请神医安道全。可安道全因为迷恋娼妓李巧奴,不愿随张顺去梁山。

  张顺便杀了鸨婆和巧奴,在墙上写下“杀人者安道全”。安道全被逼无奈,只得随张顺上了梁山。到梁山后,随军出诊,救活了梁山许多好汉。宋江征讨方腊时,皇帝招安道全进宫治病未能出征,导致梁山好汉因未能及时救治而伤亡严重。征讨结束后,他到皇帝的太医院做了金紫医官。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有首诗单题安道全好处:肘后良方有百篇,金针玉刃得师传。重生扁鹊应难比,万里传名安道全。

  这安道全祖传内科外科,全是手到擒来,以此远方驰名。但他有个男人们都好犯得毛病,好色!

  原来这安道全却和建康府个烟花娼妓,唤做李巧奴,时常往来。

  这李巧奴生的十分美丽,安道全以此眷顾他,有诗为证:蕙质温柔更老成,玉壶明月逼人清。步摇宝髻寻春去,露湿凌波带月行。丹脸笑回花萼丽,朱弦歌罢彩云停。愿教心地常相忆,莫学章台赠柳情。

  偏偏让张顺撞见了李巧奴的丑事,于是乎,张顺便不做二不休:

  张顺悄悄开了房门,踅到厨下,见把厨刀,明晃晃放在灶上,看这虔婆,倒在侧首板凳上。张顺走将入来,拿起厨刀,先杀了虔婆。

  要杀使唤的时,原来厨刀不甚快,砍了个人,刀口早卷了。那两个正待要叫,却好把劈柴斧正在手边,绰起来,斧个,砍杀了。

  房中婆娘听得,慌忙开门,正迎着张顺,手起斧落,劈胸膛砍翻在地。

  张旺灯影下见砍翻婆娘,推开后窗,跳墙走了。张顺懊恼无极,随即割下衣襟,蘸血去粉墙上写道:“杀人者安道全也!”

  这张顺也真是给逼急了,居然连写数十处。如此,安道全才和王定六起归顺了梁山。

  我觉得他的绰号对他那才是实至名归,对这类技术型人才,只有尊敬的份儿,不敢胡言乱语,胡说八道。但对他这样个爱逛三陪场所的医生,他还是很讨人厌的,个大夫有这种嗜好,可见他的思想境界不是很高。也许是他想通过研究妇科能获得学习技术的灵感吧。

  但沉湎花街柳巷,不管咋说这都是好色的表现啊!

  想起有次和朋友闲聊时,因有位朋友在医院工作,两个哥们儿就调侃他说当医生的大都好色。个老兄先讲了个段子:说在医院的树阴下,对情人在拥抱接吻。个医生看见了,过去对那男的说:“你真糊涂,施行人工呼吸,应该把她平放在地上才行,走开让我来。”

  呵呵,笑归笑,这个段子说明,医德真的很重要。现在的医院开大处方乱收费索要红包等现象,已经是见怪不怪麻木不仁了。

  更有像段子中的不良医生好色成瘾。就像安道全先生这样的人。他总往三陪场所跑,实在是为人所不齿。

  行文至此,想起天津达仁堂创始人乐达仁先生所书的楹联,上联是“达则兼善世多寿”,下联是“仁者爱人春可回”。安先生们,这才是我们行医者所要遵循的啊。

  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坚

  金大坚,著名金石雕刻家,排梁山第66位英雄。同萧让起,都是梁山文职将领。善刻当时的苏黄米蔡四种字体,济州人氏。

  宋江被捉关在江州,吴用献计,把圣手书生萧让和金大坚起请上梁山,金大坚刻了蔡京的假印,用来骗蔡京。此事被黄文炳看破,险些断送了宋江和戴宗的性命。归梁山后,专管造兵符印信。征讨方腊时他被圣旨召回御前听用。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吴学究又道:“小生再有个相识,亦思量在肚里了。这人也是中原绝,现在济州城里居住。本身姓金,双名大坚,开得好石碑文,剔得好图书玉石印记;亦会枪棒厮打。因为他雕得好玉石,人都称他做玉臂匠。”

  看看,人家就从来不吹,名声都是外人来传扬的。虽说有“玉臂”修饰,但主语是“匠”,仅仅是工匠而已,不敢称大师。可人家金大坚篆的印,造的章,哪个不是精品啊。搁现在,最起码个字得值万金啊。可人家就是有肉埋在饭碗里,不张扬,不做作,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对外就叫“匠”。这就是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现象:有的人,论本领,“文不如张良,武不如韩信”,却人缘热闹口碑吐春,不仅近悦远来,而且事业日上。而有的人,论本领,“力拔山兮气盖世”,不仅要风能得风,而且要雨也能得雨,但却人缘冷清口碑见冬,人见人厌,以致壮志难酬,无颜面亲。为啥会这样?这就是谦虚和张狂的差距。说明,做人与做事是不样的。做事,看能力,靠本领;做人,则看态度,靠道德。

  孔子说:“巧言令色,鲜矣仁。”见论语·学而也就是说:

  爱说漂亮话,做出取悦于人的样子,在这种人里找不着真正的仁者。

  而解读他论语的于丹教授也说:“做人要厚道,做事要勤恳。见其人知其事,闻其事识其人。”

  个人,在其生命的历程中,无论其志向多么远大宏旨,都不可能包打天下,独自完成自己所钟情的事业。因为,历史毕竟是群众创造的。这就有个与人交流交往与交际的问题。而这,实质上就是如何待人的问题。待人,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但会做人并不等于会做事,会做事并不等于会做人,两者之间虽然有着紧密的关系,但不能简单地画等号。会做人不会做事,是个残缺的人;会做事而不善于做人,在做事的过程中也容易犯错误,甚至可能处处碰壁。

  只有这两个方面互为促进,相辅相成,才能构成个大写的“人”字。

  正如金大坚同志。由此,奉劝当代的年轻人:定要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

  地乐星铁叫子乐和

  乐和,梁山第77条好汉。原是登州城里看守监狱的小牢子,祖籍茅州人氏。乐和聪明伶俐,各种乐曲,学便会,又有副好嗓音,人称“铁叫子乐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