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有的观念。可在俺这里,对他却有歪解:真是王八瞅绿豆,对眼儿。能和大色狼王英在起打家劫舍的,无论是形象,人品还是武功,肯定也不会出色到哪里去。只是绰号和长相挂上了钩,虽形象,但更说明他是阴险之人。因为中国自古就有“小白脸子没好人”之说。

  有个在女性网民中流传的段子说:老公天天给你做饭,情夫天天请你吃饭,凯子有你不用吃饭,小白脸天天想着噌你的饭。老公给你擦鞋油,情夫给你买皮靴,凯子有你不用穿鞋,小白脸计划着让你给他买鞋。老公帮你挤车占座,情夫对你车接车送,凯子伴着你挥手就座,小白脸想着驾驶位由他来坐。老公帮你处理垃圾,情夫跟你制造垃圾,凯子看见你就不管垃圾,小白脸本身就是“垃圾”!

  郑天寿号称“白面郎君”,可见他没少揩人家女性的油,估计他在给人家妇女做首饰时,总是心怀鬼胎,和人家油嘴滑舌,跟人家女同志动手动脚,让人家爷们儿给收拾了,没脸在地方上混,才想着到山林中行走,以期碰见土匪好上山才撞见的王英之流。对这样小白脸子二爷类型的人还是少说,免得污染了咱的笔尖和读者的眼球儿。

  地理星九尾龟陶宗旺

  陶宗旺,祖籍光州人氏,庄家田户出身,习惯使把铁锹,也能使枪抡刀,人唤“九尾龟”,是梁山第75条好汉。宋江江州被救后,返回梁山时,在黄门山遇见欧鹏陶宗旺等4人。陶宗旺等人从此归顺了梁山,负责建造梁山泊城垣等些建筑物,后来征讨方腊时陶宗旺战死。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第四个好汉姓陶,名宗旺,祖贯是光州人氏,庄家田户出身,惯使把铁锹,有的是气力,亦能使枪抡刀,因此人都唤做九尾龟。

  宗旺力如猛虎,铁锹到处无情,神龟九尾喻多能,都是英雄头领。

  龟为陆栖性动物。四肢粗壮,有坚硬的龟壳,头尾和四肢都有鳞,是现存最古老的爬行动物。特征为身上长有非常坚固的甲壳,受袭击时龟可以把头尾及四肢缩回龟壳内。大多数龟均为肉食性,以蠕虫螺类虾及小鱼等为食,亦食植物的茎叶。龟是通常可以在陆上及水中生活,亦有长时间在海中生活的海龟。龟亦是长寿的动物,自然环境中有超过百年寿命的。种类有小鳄龟七彩龟陆龟红耳龟巴西龟菱斑龟棱皮海龟等,可9个尾巴的龟却没听说过。陶宗旺因为“惯使把铁锹,有的是气力,亦能使枪抡刀,因此人都唤做九尾龟”。这无论咋看都有点牵强。使得兵器多,与龟何干?

  叫龟,还使铁锹,你说他该有多能?不知他的手能不能分开瓣?

  但陶宗旺作为黄门山的副手,他没脱离农民的本色,连武器都是铁锨,就凭这点我觉得他还是值得称颂的。只是他这个龟不长寿,早早就死了,这可能和9个尾巴有点关联吧。

  地速星中箭虎丁得孙

  丁得孙是张清手下的员副将,不知是火烧的还是被人泼过硫酸,面颊及全身都有疤痕,会在马上使飞叉。张清与梁山人马交战时,丁得孙被燕青箭射中马蹄摔下马去,被吕方郭盛捉了,投降了梁山,是梁山第79位英雄,被封为梁山步军将校第15名。后在征讨方腊时战死。

  介绍他出场时,就句话:

  个唤做中箭虎丁得孙,面颊连项都有疤痕,马上会使飞叉。

  傻瓜个,中箭了,别说是虎呀,就是龙也飞不起来呀。真不知他的脑袋是让大头鞋踢了,还是让门弓子抽了,起这个没有点技术含量的绰号。

  人类是最高级的动物,虽然人们常常会说“人定胜天”,但是往往人的内心世界都在向往自己的某个功能会如同野兽。而些褒义的成语恰恰很好地证明了这点,于是乎,古人们但凡觉得自己能在某个局部地区人五人六地能叫动号,振臂呼,就有人响应后,他就总想起个响亮点的名号,于是,人们就纷纷或以古人作比较,如:

  小李广花荣,赛仁贵郭盛,小温侯吕方,小尉迟孙新,病尉迟孙立等;或以个人使用兵器作绰号,如:没羽箭张清,金枪手徐宁,铁笛仙马麟,铁扇子宋清等;或以个人身体生理特征为名讳,如:紫髯伯皇甫瑞,摸着天杜迁,铁臂膀蔡福,美髯公朱仝,白面郎君郑天寿,鬼脸儿杜兴,没面目焦挺等;或仙怪神魔作为大名的,如:托塔天王晁盖,赤发鬼刘唐,短命二郎阮小五,混世魔王樊瑞,立地太岁阮小二,丧门神鲍旭,险道神郁保四,母夜叉孙二娘,催命判官李立,摩云金翅欧鹏等;更有用动物来命名的,如那些个龙虎麒麟蜃蛇,蜈蚣跳蚤等。

  可他丁得孙咋非要叫中箭虎啊?也许是因为猛兽受伤后都会进入发狂状态,那老虎在中箭之后也肯定会拼命的,就像人在受到危险的时候会爆发惊人的能量。大概是形容他丁得孙的凶悍吧。但这样的凶悍谁愿追求啊?典型的垂死挣扎嘛!昙花现的勇猛还是不要的好。

  从他的面颊及全身都有疤痕上看,估计他家里失过火,被烧得受不了了,才不计后果地蹿了出来,见他凶猛就如被射杀的老虎样,所以才有人叫他中箭虎。如真是这样,那才是歪打正着哩。

  地稽星操刀鬼曹正

  曹正,排梁山第81条好汉。开封府人氏,林冲的徒弟,祖代屠户出身,家传的手艺,因此杀猪剥牛手段极好,人称“操刀鬼”。因替财主做生意赔了本钱,入赘黄泥冈附近农家为婿开个酒店。杨志在黄泥冈被劫了生辰纲,走到曹正的酒店吃酒无钱付账,与曹正不打不相识。杨志去投靠二龙山,在山下又与鲁智深相识。曹正用计将杨志鲁智深送上二龙山,鲁智深杀了山主邓龙,和杨志做了寨主。后曹正随杨志鲁智深武松施恩起归顺了梁山。在梁山负责屠宰牛马猪羊牲口,征讨方腊时战死。

  出场时这样介绍:

  这汉道:“小人原是开封府人氏,乃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林冲的徒弟,姓曹,名正,祖代屠户出身。小人杀的好牲口,挑筋剐骨,开剥推剁,只此被人唤做操刀鬼。”

  外号叫得猛,处事也有点虎个潮的,居然还敢和杨志过过招,而且还斗了三二十个回合,真不简单啊。也算是有点胆量,不愧为林冲的徒弟,没给他师父林冲丢脸。

  杨志只顾走,只听得背后个人赶来,叫道:“你那厮走那里去!”

  杨志回头看时,那人大脱着膊,拖着杆棒,抢奔将来。杨志道:“这厮却不是晦气,倒来寻洒家!”立脚住了不走。看后面时,那筛酒后生也拿条叉,随后赶来,又引着三两个庄客,各拿杆棒,飞也似都奔将来。杨志道:“结果了这厮个,那厮们都不敢追来。”便挺了手中朴刀来斗这汉。这汉也抡转手中杆棒,抢来相迎。两个斗了三二十合。

  只是他这名叫得,真挺吓人。鬼能操刀,惧上加惧,加之也是技术性人才,还试有点让人尊敬的本钱。他的本名很有意思,正如李文君先生所说:“这个名字好,横平竖直,没撇没捺,没钩没弯,没折没点,坦坦荡荡。”

  读初中时,学庄子的庖丁解牛,对庖丁先生的“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

  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厨师给梁惠王宰牛。手所接触的地方,肩膀所倚靠的地方,脚所踩的地方,膝盖所顶的地方,哗哗作响,进刀时豁豁地,没有不合音律的:合乎汤时桑林舞乐的节拍,又合乎尧时经首乐曲的节奏。这宰牛时动作之优美,技术之高超,成功后的志得意满等,绘声绘色,如闻如见,引人入胜的生动形象真的是记忆犹新。而丁大厨师那目中无牛因而心怀全牛的阐述则更让俺拍案叫绝。

  曹正同志是否有这个技法呢?估计是有,你看人家丁大厨师有那么高的手艺,也没起什么“鬼”“神”之类的绰号,可曹正居然叫起了“操刀鬼”。可见,他这个“鬼”,应该是有点绝活的。

  词典上说:鬼的基本字义包含:1某些宗教或迷信的人所说的人死后的灵魂:~魂。~魅。~蜮鬼怪;b阴险害人的。2阴险,不光明:~话。~黠。~胎。3对人的蔑称或憎称:酒~。烟~。~子。吝啬~。4恶劣,糟糕限做定语:~天气。5机灵,敏慧多指小孩子:~精灵。6表示爱昵的称呼:小~。机灵~。7星名,二十八宿之。这说明,它既是贬义词,同时也做褒义词用,比如:

  鬼点子鬼机灵鬼斧神工这孩子真鬼等等。

  因此,在这里,估计作者用“操刀鬼”来称呼他,还是出于对他的喜爱,是在夸他。

  只是他不该仗着从师父林冲那儿学了点皮毛就用来开黑店,打家劫舍,杀人吓人的。这就有点过分了。

  地幽星病大虫薛永

  薛永,河南洛阳人,靠卖药使枪棒度日,江湖人称“病大虫”。宋江被发配江州,见薛永枪棒使得好,便赏了他五两银子,两人因此相识。宋江浔阳楼写反诗被杀头时,薛永也跟着去劫法场,后随梁山人马上山,被封为步军将校第5名,排梁山第84条好汉。征讨方腊时阵亡。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正来到市镇上,只见那里伙人围住着看。宋江分开人丛,挨入去看时,却原来是个使枪棒卖膏药的。宋江和两个公人立住了脚,看他使了回枪棒。那教头放下了手中枪棒,又使了回拳,宋江喝彩道:“好枪棒拳脚!”那人却拿起个盘子来,口里开呵道:“小人远方来的人,投贵地特来就事,虽无惊人的本事,全靠恩官作成,远处夸称,近方卖弄,如要筋重膏药,当下取赎;如不用膏药,可烦赐些银两铜钱赍发,休教空过了。”那教头把盘子掠了遭,没个出钱与他。那汉又道:“看官高抬贵手。”又掠了遭,众人都白着眼看,又没个出钱赏他。

  然后才报出真名实姓:“小人祖贯河南洛阳人氏,姓薛,名永,祖父是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军官,为因恶了同僚,不得升用,子孙靠使枪棒卖药度日,江湖上但呼小人病大虫薛永。”

  虫子病了,连磕树叶都嚼不动。就算宋朝时管老虎叫大虫吧,但生病,也吓不着人啊。老虎不咬人,还被人称为病猫哩,这真病了,呵呵,不敢想象。

  卖艺都没人赏脸,最后死乞白赖地报出真姓名才让宋江这个处处在人前装大的人给赏了几锭银子,好可怜,难怪以虫自称,不说也罢。

  地全星鬼脸儿杜兴

  杜兴从前在蓟州惹过事,触犯过法律,多亏杨雄相救。杨雄石秀为救被祝家庄人马捉去的时迁,见到在李家庄庄主手下做事的杜兴。

  杜兴请李应救时迁时,李应被祝彪的冷箭所伤。宋江打下祝家庄后,李应杜兴又被宋江等人所救,上了梁山。杜兴和朱贵负责南山酒店,是梁山第88条好汉。受招安后,杜兴被封为武奕郎。

  他出场时是很巧合的,杨雄石秀为救被祝家庄人马捉去的时迁,见到在李家庄庄主手下做事的杜兴:

  杨雄道:“这个兄弟,姓杜,名兴,祖贯是中山府人氏,因为他面颜生得粗莽,以此人都叫他做鬼脸儿。上年间做买卖,来到蓟州,因口气上,打死了同伙的客人,吃官司,监在蓟州府里。杨雄见他说起拳棒都省得,力维持救了他。不想今日在此相会。”

  记得有种花的俗名就叫鬼脸儿。鬼脸儿,学名叫三色堇,当时是常见的绿化花。杜兴敢叫这个名,也说明他是勇敢,二是外强中干,外表强硬而内心怯弱,色厉内荏,吓唬人。因为鬼,谁也没见过,鬼脸,咋描咋是。

  因而,我说,这小子是个聪明人。你想,人人都在追求个性,也就没了个性。人人都追求时尚,时尚也就成了落伍。人人都在追赶流行,流行也就变得庸俗。大家都弄什么龙啊虎了的做绰号,杜兴先生就另辟蹊径,叫“鬼脸儿”,呵呵,这多有个性啊!

  最值得称道的是,他跟对了人,直伺候李应,最终李应也没将他抛弃,得了善终。

  从杜兴身上我们可以得到如下启示:人的生存和发展主要表现在位置和价值这两个方面。个人有个合适的位置,个位置包括时间位置和空间位置两个方面上有个合适的人,所以才会在这个位置上产生出相应的价值。从这个角度讲,价值需要位置,位置也体现了价值,位置和价值是紧密关联的。人只有找准你的合适位置,才能更好地创造和实现你最大的价值。人也只有正视自己,才能走出自我。摆正位置,才能永远被人尊敬。

  地藏星笑面虎朱富

  朱富是朱贵的弟弟,李逵的同乡。李逵下山接老母,宋江派朱贵前往暗中照顾李逵。李逵在沂岭杀虎后,被曹太公用酒灌醉捉住。朱富朱贵煮了许多肉,拌了药,在酒里也下了药,麻翻了押解李逵的兵士,救出李逵,同师父李云李逵起上了梁山。朱富在梁山负责监造供应酒醋。排梁山第93条好汉。征讨方腊时病死在路途中。

  会生产酒醋,也是技术性人才,在梁山应该算是高级知识分子,所以,他不用有啥武功,用笑脸就能杀人。你看朱富,他出来也没看到做过啥,就是灌李云喝酒,还都是朱贵领导策划的。他是笑面虎,所以也就是执行者,看看他给李云灌酒时那从容不迫的样子,可也算对得起这个称号了。

  笑面虎,阴险之代称。

  笑面虎的原意是指表面和善,其实和老虎样凶猛。比喻外貌和善而内心严厉凶狠,笑里藏刀深藏不露的人。对待这样的人,定要敬而远之。

  方圆学这本书里有句话:做人要外圆内方,就是说:为人处世,要有圆滑,方可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阻力,但是在大的人格尊严方面,要有自己的坚持。在生活中遇到了这样的人,那我们定要放宽自己的胸襟,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能用你的人格魅力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是高手,要是还摆脱不了,那就该出手时就出手。

  以阳制阴,当着大家的面,指出他的所作所为,看他脸还往哪儿放。

  看人家宋江就会安排人,让朱富在梁山负责监造供应酒醋。呵呵,干这活儿,你还阴谁去?总不至于在酒醋中下点蒙汗|药吧。

  地损星枝花蔡庆

  蔡庆是蔡福的弟弟,大名府专管牢狱的小押狱,有名的刽子手。

  #$!小说

  第66章地煞系列里绰号有趣的人4

  他生来爱带枝花,人称“枝花蔡庆”。因与哥哥蔡福帮助过卢俊义,宋江率兵打败大名府后,兄弟俩归顺了梁山。在梁山,蔡庆重操旧业,做了梁山行刑刽子手,排梁山好汉第95位。

  看看这人的出场描写:

  旁边立着个嫡亲兄弟,叫做蔡庆,亦有诗为证:押狱丛中称蔡庆,眉浓眼大性刚强。茜红衫上描鶺鹭,茶褐衣中绣木香。曲曲领沿深染皂,飘飘博带浅涂黄。金环灿烂头巾小,朵花枝插鬓旁。这个小押狱蔡庆,生来爱带枝花,河北人顺口,都叫他做枝花蔡庆。

  那人拄着条水火棍,立在哥哥侧边。

  个有头有脸的男爷们儿,竟取了个女孩子的绰号,你说你没事老戴花干吗?男不男,女不女的,真羞煞人也。

  男人的外貌重要吗?当然重要。不管男人女人,都喜欢美的事物,哪有不向往的道理啊,人们手捧出来的这星那腕不就是例子吗?现实中的人,怎么可能个个美呢?既然不美,那就需要装扮。可像蔡庆这样的,没事老整朵花戴在头上,未免就惹人嫌恶了。难不成是为了在砍人时让犯人看见他戴花男不男,女不女的可乐,趁犯人嘲笑他时下手?若真是这样,还挺人性化的,值得赞。

  德行德行,修德养行,没有好的德,再美若天仙,也不过昙花现。要想成为个真正的男子汉,应该懂得尊重别人,不能目中无人,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接人待物要心平气和,得意不忘形,要宽厚友爱,拼搏上进,相信正义,这才无愧于大丈夫的称谓。

  地奴星催命判官李立

  李立是李俊的弟弟,浔阳江边揭阳岭人,专在浔阳江上为私商提供食宿运输。李立开的酒店也常用蒙汗|药将客人麻倒,谋财害命。

  要不是李俊及时赶到,宋江也险遭李立毒手。李立上了梁山以后,负责开设北山酒店,迎来送往,打探消息,排梁山好汉第96名。在征讨方腊时,李立阵亡。

  这李立和孙二娘般,专门开下蒙汗|药害人的酒店,人肉馅的馒头估计做得也不能少了。他比孙二娘还狠,人家孙二娘还有点儿原则,有约法三章,云游僧道行院妓女流配的罪人,都不加害,可这李立却没有这些条条框框,个字,就是杀!

  他出场时,书中这样交代:

  走出个大汉来,怎生模样:赤色虬须乱撒,红丝虎眼睁圆。揭岭杀人魔祟,酆都催命判官。那人出来,头上顶破头巾,身穿领布背心,露着两臂,下面围条布手巾,狗屁能力没有,只会使些下三烂的手段,靠下毒谋财害命,真的成了催命判官。看看他在要杀宋江时的表现:

  那人立在侧边偷眼睃着,见他包裹沉重,有些油水,心内自有八分欢喜。接了宋江的银子,便去里面舀桶酒,切盘牛肉出来,放下三只大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