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角色演什么戏!要想在官场上混得牢,别看你是老大,你也必须要时刻牢记,只要是有利益的地方,就定会有矛盾。需要群众意见的时候要强调民主;不需要群众意见的时候就该强调集中。为了避免被动,评价人与事,永远“三七开”。对上要恭,对下要威,还要含而不露。藏得住的定要藏;自己的意图不能直接表露出来,最好暗示下级提出来,再由自己来肯定。对下,要善于把自己的意见解释为上级的指示精神;对上,要善于把自己的意见说成是群众的呼声。自己的丑事,该藏的定要争取藏住。藏不住的和想公开的定要大张旗鼓地公开,以便展示自己的光明磊落。这点,无论是古今还是中外,都是适用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人都说,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个人有多优秀,要看他有谁在背后指点;个人有多成功,要看他有谁相伴。看看晁天王吧,让宋江给逼得非要弄出点成绩来,光厚道不行,必须要会使手段。政权财权都没了,那你即或是老大也是傀儡。就如晁盖同志,摊上了宋江这样个小人行径的副手,且异常阴险,若再不展下雄风,恐怕日后就没他说话的地儿了。最最可气的是,那个段景住竟不知好歹地说要把那日行千里的玉照狮子马只送给宋江,还说“江湖上只闻及时雨宋公明大名”。瞧瞧,多魇人。

  正所谓:莫做无情之人,莫行绝情之事。如此情势下,晁盖同志再不上来点血性,那还算是男人吗?拍拍胸口,扪心自问下,处在这种境地,换谁能受得了?不要把我晁盖的容忍,当做你不要脸的资本。更别拿你的性格,来挑战我的脾气。你站在属于你自己的角落,假装自己是个过客还不行吗?干吗来挑战俺把手的权威?我的地盘我做主,谁让我是掌舵的,想收拾你,切皆有可能。

  在原谅与绝望之间游荡,那唯的感觉只能是伤伤伤!谁把谁真的当真,谁就为谁真的心疼,因为真心离伤心最近。感谢宋江的绝情与狡猾,终于让晁盖学会了死心。在多次的伤心和失望之后,晁盖同志终于醒悟了,于是,厚道之人也有了聪明之处——晁盖同志最大的闪光点体现在他的临死前,他在告别世界前,明确规定:对不起了,宋兄弟,委屈你了,请把活捉史文恭的人推上来,坐第把金交椅。呵呵,你有理由和我装,我就有本事让你受伤。这临终遗言让宋江有了忌讳,想顺理成章地接班,不好使。

  由此,让我们有所悟:当二把手的,千万不要锋芒太露,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把手不提防你,他才能向上级推荐你,你才有机会接班,或另有重任。若是貌合神离,他给你浇上点醋,你就废了。试想:那么有心计的宋江同志摊上了晁盖这样厚道的把手还得到了这样的临终嘱托哩,若是碰上高俅之类的阴谋家,那他还能有出头之日吗?

  小说

  第5章大阴谋家宋江1

  看过水浒传的人,恐怕都不大喜欢宋江。为啥?因为这小子忒坏,是个地地道道的大阴谋家。难怪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高瞻远瞩地指出:“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他的简历是这样的:天魁星呼保义宋江,人唤“及时雨”,也称“呼保义”。早先为山东郓城县押司,也就是现在法院的书记员,整日舞文弄墨,记录文书,也算是文人公务员型的刀笔小吏。晁盖等7个好汉智取生辰纲事发,官府缉拿时他去告密,使晁盖等得以逃脱,晁盖为感谢他派刘唐送金子。宋江那不甘寂寞的老婆阎婆惜在不经意间发现他私通梁山,便趁机要挟,他怒之下杀了阎婆惜,被抓后,在江州酒后上来了作家瘾,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写开了反诗,让人家黄文炳识破,于是他被迫上了梁山,先当二把手后坐了头把交椅。招安后,被宋徽宗封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最后被高俅用毒酒害死。

  宋江的绰号有两个,个叫“及时雨”,这很容易理解。另个叫“呼保义”,这个“呼保义”就不是让人很明白的了。查资料得知:“保义”本是宋代最低级武官,宋朝有保义郎官名属武散官,系朝廷经常给被招安的起义军首领的官衔。另据史料载:宋人喜欢被称或自称“保义”,如现在我们称些老板为样,是个很时髦的词儿。

  在第63回里,宣赞的官职就被称为兵马列保义使。我想:要不是想让宋江受招安,宋江的正式绰号应该就叫“及时雨”吧。但宋江以“自呼保义”来表示谦虚,意思是说,自己是最低等的人,这在字面上好像是弄反了词义。可不管怎样,这个“呼保义”竟成了宋江的绰号。

  按现在的观点看,从字面上理解,“呼保义”是个动宾结构,呼是唤,保乃护,意思是呼唤来的义气要保持住,这可能是他的最原始初衷。自以为很谦虚,可你看看他的所作所为,忠在哪里,义又在何方啊?把带头大哥晁盖给架空不说,还篡了人家的位,怕别人不服,又装神弄鬼地弄出个石碑来,把他费尽心机耗尽心血的排名刻在了石碑上,装模作样又装腔作势地祈祷上苍,说是老天给弄的,真是笑煞人也!而他最不义之处,是将他的铁杆粉丝,无限忠于他的低智商李逵给害死。真是天理难容!

  给他“呼保义”这个绰号,对老宋来讲,真是个天大的讽刺!

  他总以“忠”自称,把“替天行道”挂在嘴边,可看看他从法场得救,要做的头件事就是烧杀:火烧无为军,杀死黄文炳门四五十人。咱们暂且不管黄文炳其人他平素为人如何,但在宋江事上黄文炳做得真的是无可指责:他在尽着个公务员的本分和做人的良知,也在维护国家和当局的利益。对这样个恪尽职守无限忠于政府的人,你干吗要杀他?就是有仇,你杀他人也就罢了,干吗要斩尽杀绝将人家老婆孩子和保姆等都给勺烩了呢?

  低智商的李逵是条很血性的汉子,他对朋友忠贞不二,尤其是对他黑宋江,哪怕把心掏出来都无所谓,就这样,却和他换不出来样的真心,在他讲到母亲不幸死于虎口而伤心落泪时,正全神贯注听着他说话的宋江在旁却大笑起来,而且还引开话题说,山寨得了新人,“正宜作庆”。铁杆兄弟的老母死了,悲伤都来不及,不但不去安慰,这厮居然还要喝酒庆祝,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当老大,真是奇了怪了!

  既然他又“忠”又“义”,那咋不以山寨大义为念?说是尊重大哥,可却把梁山新来的头领都视为自己的心腹,不让晁盖染指,处处显他为能。旦有战事便言“哥哥是山寨之主,如何可便轻动”?句话便把晁盖冷置起来,让晁盖彻底地脱离群众,谁不知道当官的必须要从群众中来,也要到群众中去啊,让把手接触不到新头领和新好汉,而自己却处处表现,今天救这个,明天护那个地当老好人。这不是典型的个伪君子吗?

  这小子的长相就不招人待见,你看施老先生对他出场的叙述:

  那押司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郓城县宋家村人氏。为他面黑身矮,人都唤他做黑宋江。

  个五短身材,面黑身矮的人,却长着“眼如丹凤,眉似卧蚕。

  滴溜溜两耳悬珠,明皎皎双睛点漆。唇方口正,髭须地阁轻盈;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满”这样的容颜,这分明就是个天生搞阴谋诡计的坯子。

  作为郓城县法院的个小小的书记员,连个副科级都算不上,可他却能大把花钱,大块吃肉,通吃黑白两道,金银像流水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给人出手就是十两八两的,还资助周边城乡的孤寡老人和失学儿童,以此来沽名钓誉。往家里送银子孝敬老人不说,还金屋藏娇包二奶。要不然,就他的那么点工资,喝西北风都捉襟见肘,哪有能力去接济别人啊?不用银子接济别人,他又哪来的那么大江湖声望?

  正如施老先生所说:

  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如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解人之急,扶人之困,以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般,能救万物。

  对于他收受黑社会的贿赂,书里也有描述:

  特使刘唐赍封书,并黄金百两,相谢押司并朱雷二都头。

  刘唐打开包裹,取出书来,便递与宋江。宋江看罢,便拽起褶子前襟,摸出招文袋,打开包儿时,刘唐取出金子放在桌上。宋江把那封书——就取了条金子和这书包了,——插在招文袋内,放下衣襟,便道:

  “贤弟,将此金子依旧包了。”

  看看,黄金百两,多大的诱惑力,可他仅仅是“依旧包了”。这个“依旧”,就说明,他吃惯这口了,而且是心安理得。

  这样的公务员实在是国家的蛀虫。国若亡,就是他们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最可恨的是他和江湖人士及黑社会勾结,慷国家之慨,徇情枉法。

  就这样还心想着招安,往上爬。幸亏他被黑吃黑,让高俅弄死了,要不然,他爬了上来,大宋就等不到金兀术去打了,早让宋江给弄得四分五裂了。

  别以为他是真男人,是因为媳妇偷人养汉他才杀媳妇的。若不是阎婆惜要举报他私放晁天王,他才不会仅仅因为阎婆惜红杏出墙就杀她哩。因为他“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又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他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我只不上门便了”。

  他虚伪狡猾阴险狡诈的个性,还体现在处处彰显自己的名望压制别人的气势欺凌众兄弟自私自利过河拆桥等方面。你看他,号称是及时雨呼保义,可他帮助的都是那些对他有贡献和有作用能给他带来荣华富贵和声誉的主儿。既然说他是“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解人之急,扶人之困”,那具体到对唐牛儿这样帮他摆脱困境能逃跑的人他咋不帮?害得人家替他背黑锅吃官司?作为侠义之人,他就能忍心?所以说他虚伪,他所作的都是给人看的,对他没用的或没有外人看见的时候,他是不会仗义疏财的。

  真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说宋江毒,不是般的毒,再看看宋江干的几件最让人不齿那没人性的事儿:

  1假扮秦明,断其归路。秦明想捉拿花荣,后被花荣用陷马坑捉住,宋江花荣苦劝他落草,秦明不听,执意要回青州。这时,宋江阴险狠毒的面就暴露了:他先叫众人将秦明灌醉,然后派个战士连夜假扮秦明,这边儿攻打青州府,那边儿居然把沿途老百姓都给杀了砍了,房子也给烧了。从而导致后果:秦明家老小都被慕容知府给杀了,老婆的脑袋被挑出来示众。让不明就里的秦明被断了后路,无处可去才不得不下水当强盗。

  2吴用留藏头诗诬卢俊义造反。人家卢俊义本来在北京过得好好的,就因宋江贪他“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时,何怕官军缉捕,岂愁兵马来临”,就被吴用设计走上了不归路。

  第6章大阴谋家宋江2

  其实还不就是宋江为了找个替他挡灾的盾牌,不想让下属把矛盾都集中到他这里,便让吴用和李逵假扮道士前往大名府虚张声势说卢俊义百日内有血光之灾,顺便留下首“卢俊义反”的藏头诗。心只习文练武忠厚老实的卢俊义自然没这些花花肠子,也想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儿,只好迷信地到东南方巽地去避祸。须知:要去此地,必经梁山。所以在过梁山时被引诱上山。当大家还没看出藏头诗的时候,吴用这厮也和宋江样蔫嘎咕咚坏,他抢先告诉李固说卢俊义要反,本来李固就心存异念,对主人的家产和家人就心存异念,常想取而代之,这来正中下怀。最后等卢俊义回去之后,家产被抄人入狱,老婆还钻了别人被窝儿。身体九死生之后,精神上还受到重创——戴了绿帽子,夫人连同偌大的家产,全让李固这小人给接管了。如此坑人不浅,您说宋江他毒不毒?

  3李逵杀小衙内逼迫朱仝入伙。只因雷横到了梁山,说起朱仝对梁山的“大功”,众“皆感激不浅”后,宋江就派吴用雷横李逵到沧州赚朱仝上山。但正直的朱仝并不想上山,欲“年半载,挣扎还乡,复为良民”。就和现在的公务员及老百姓样,只想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地过日子,不想担惊受怕地去造反当刁民。雷横吴用见说不过朱仝,只得退下,暗中却派杀人不眨眼的李逵骗小衙内到树林,被李逵“头劈做两半个”。朱仝知道原委后质问李逵,李逵还振振有词说:

  “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古今中外,哪怕就是在战争中,凡杀降,杀妇,杀幼,都必遭天谴。联合国对此都出台过公约,可这些英雄好汉们居然如此做派,是不是可恨?虽说操作者是李逵,但策划者却是宋江啊!

  4将扈三娘许配给王矮虎,把李家庄烧成白地。扈三娘如此英雄美人,连相貌堂堂的祝彪都入不了她的法眼,本来和林冲是惺惺相惜,却被宋江想纳为私有。后被李逵看破嚷了出来,他才假仁假义将这样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许配给丑陋不堪的王英,还把火烧了扈家庄,将扈家家老小杀个干干净净,并捎带脚儿地将李家庄也烧成白地,令人家李应想做个遵纪守法的老百姓都做不成,只好上山做梁山的总后勤部副部长,给他当管家管吃喝拉撒睡去了,真是造孽呀!

  5连高俅以国家国防部长的势力也奈何不得半分的鲁智深,是个真正的侠义英雄,就算是梁山的头把交椅也是有资格坐得的,可在梁山泊排座次时,却只排在第13位,在李应朱仝之后,这是为什么?

  其实很简单——他不是宋江的人,不听宋江的话,还总给他难堪。再说了,鲁智深大义凛然,行侠仗义,结交广阔,本身又极具人格魅力和群众基础,而且武功出众,说打就捞,沾火就着,尊老爱幼,趋强扶弱,舍生取义,爱护群众,梁山元老之威名显赫的林冲和鲁智深又是生死之交,这样的人宋江岂能不防着?他怎么会让鲁智深往前排?

  您说这小子该有多阴险。

  6对林冲这样替他冲锋陷阵的大恩人,他又是咋做的?梁山元老级人物,第大功臣林冲,他是横竖看不上,宋江上山来就开始打压他,你看他坐了第二把交椅之后,对众人说道:“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头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这话出,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梁山旧人,晁盖系加上王伦系,共只有晁盖,公孙胜,林冲,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杜迁,宋万,朱贵,白胜等11个人,可宋江这边,自宋江花荣秦明以下齐刷刷共有27位好汉,宋江还把自己上梁山前就已归附晁盖的秦明金大坚萧让等人也列入右边座位,将他们算在新头领行列中,这是干什么?培养自己的势力呗!

  如此毒辣,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战关胜役中。宋江阵前夸赞关胜英姿雄武,有意往自己的队伍里贴金。林冲上来了男子汉的气概,大怒叫道:“我等弟兄,自上梁山,大小五七十阵,未尝挫锐气,今日何故灭自己威风!”这便惹怒了他,从此更是记恨着。

  后来林冲秦明双战关胜,眼看就要取胜,却被宋江叫回。书中这样说:

  林冲,秦明回马,齐叫道:“正待擒捉这厮,兄长何故收军罢战?”宋江高声道:“贤弟,我忠义自守;以两取,非所愿也。纵使时捉他,亦令其心不服。吾看大刀义勇之将,世本忠臣;乃祖为神,家家家庙。若得到此人上山,宋江情愿让位。”

  林冲,秦明见长官说出这等话,只好对视下,变色各退。

  林冲要杀高俅时他也是横拨拉竖挡着,弄出种种不能自圆其说的理由,这哪是忠义啊?分明就是小人嘛!他的身上哪还有点兄长的做派?人家林冲中风有病了,他不侍奉也就罢了,竟将断了胳膊的武松留下来,让这个残废军人伺候有病之人,也真亏他想得出!这是侠义所为吗?

  对兄弟和外人是这样,可他自己呢?把狗屁不是的弟弟弄来当掌管梁山排设筵席之事的后厨大总管——司务长,排名还整到第76位上。

  晁盖中毒箭,要死要活地多少天了,他也不说去给找神医,只是假惺惺地在旁边守候。说好听的是忠心,其实就是在等着晁盖死时好篡改遗诏,使其顺利接班。因为他知道:做官就像钓鱼样,越沉不住气静不下来心的人,越钓不到鱼,越做不了大官儿。只可惜,晁盖死时有了“临终嘱咐”,而且还有别的好汉守在身边,不然,就不会有东平府和卢俊义的比武之战招来董平张清等人,他自己早就宣布当梁山的把手了。

  可当他自己后背鼓了个小包,能说能唠,能喝能跳,刚刚感到“神思疲倦,身体发热;头如斧劈,卧不起”时,就不惜切代价派张顺下山,把神医安道全弄上山当了土匪,还把人家安道全相好的小蜜给杀了。

  说他能当奥斯卡影帝,绝对不是戏言,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