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凡十六年,无所建明,唯上殿进呈云:‘取圣旨’;上可否讫,云:‘领圣旨’;退喻禀事者,云:“‘已得圣旨’。”当时被人称为“三旨相公”。另个是五代人马胤孙,他“临事多不能决,当时号为‘三不开’,谓其不开口以议论,不开印以行事,不开门以延大夫也。”

  这三个人就似师之徒,遇事都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三不开”是根本不办公不接见不表态,因为他“不能决”;“苏模棱”虽然办公,但表示的态度却模棱两可;而“三旨相公”呢,他天忙忙碌碌,上朝下朝,好像是在辛苦办事,可不过是个传声筒而已。

  在封建社会,由于实行的是君主专制,不少官吏做官的追求亦即做官本身,只要“朱门酒肉臭”,哪管“路有冻死骨”,倘若不欺压百姓鱼肉人民,怕还是个“清官”呢。因此,对这三个看似有趣实则无趣的官吏,我们似乎也不必苛求什么。不过,讲古喻今,现实生活中也不难找到他们的影子。现在有些干部对上看眼色,揣意图,照抄照搬;对下不是“请示下上边”就是“研究研究再说”。自己不敢负责,也不愿负责,或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或忙忙碌碌无所成。其“理论精髓”无非是“不求功劳不少疲劳”而已。更为可悲的是,有的领导的领导,还真喜欢这类人,认为他们听话,不犯错误,值得信赖,自己也正好乐得安稳。上下同气相求,贻害事业甚矣。

  都说要把经济搞上去,让人民生活好起来,可经济能不能搞上去,我觉得关键在用人,用好人。谁能干事业就用谁。对那种不想事业不干事业,整天琢磨拉关系,走门子,跑官要官的人坚决不能用;不仅不能用,就是过去用上了也要从领导岗位上拿下来。番话,无官腔,有真情,刺骨入木,掷地有声。那些善于“奉旨”行事善于琢磨领导意图者,想必不难明白其中的利害。以“无过”为“有功”之论可以休矣,再充傻装愣当“苏模棱”,饱食终日学“三不开”,忙忙碌碌充“三旨相公”者,应该下岗了——因为“不干事业就是最大的毛病”。

  可距此文公开发表已10多年过去了,这种现象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有愈演愈烈之势。就像宿太尉这样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物,在我们公务员队伍里是越来越多。可他毕竟是小说中的人物,而我引用的小文里的三个人可是历史上活生生的人啊!

  说他们饱食终日,不谙世事,他们可能觉得冤枉。可你没事时,到各机关走走,你就会发现:真有忙的,也真有闲的。真可谓:忙的忙死,闲的闲死。闲的就不说了,那都是大爷级的人物,即或不是掌权的,也是家有掌权的人或友,当然,老婆或情人被领导共用的也在这个范畴里。

  而这忙的,也不都是在忙工作。他们不再是杯茶水支烟,张报纸看半天的那老套了,而是整日坐在电脑旁,聊天交友炒股写博客谈生意如此混下去,坑了谁?不仅仅是国家和老百姓,更主要的是毁了自己。

  身为国家公务员,本身就是种责任。因为你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履行职责,就得办事干工作,发展经济,就需要能干事的好官。不怕你吃喝嫖赌,只要你干工作就行,能把老百姓放在心中小块就中。但千万不要像宿太尉这样光做好人不当好官啊。

  好人未必就是好官。为了国家的强盛,事业的勃兴,最好不要让“老好人”当官,不让碌碌无为的人做官。

  其实,宿元景同志不干事也就罢了,我也不会单把他提出来调侃番,他居然还收礼受贿,看百万\小!说中描写:

  宋江想起九天玄女之言“遇宿重重喜”,莫非正应着此人身上?便请闻参谋来堂上同坐。宋江道:“相公曾认得太尉宿元景么?”闻焕章道:

  “他是在下同窗朋友,如今和圣上寸步不离。此人极是仁慈宽厚,待人接物,团和气。”宋江道:“实不瞒相公说,我等疑高太尉回京,必然不奏招安节。宿太尉旧日在华州降香,曾与宋江有面之识。

  今要使人去他那里打个关节,求他添力,早晚于天子处题奏,共成此事。”闻参谋答道:“将军既然如此,在下当修尺书奉去。”宋江大喜。

  随即教取纸笔来,面焚起好香,取出玄女课,望空祈祷,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随即置酒,与戴宗燕青送行。收拾金珠细软之物两大笼子,书信随身藏了,仍带了开封府印信公文。两个扮作公人,辞了头领下山,渡过金沙滩,望东京进发。

  这里说明了“使人去他那里打个关节,求他添力”。

  也说了“收拾金珠细软之物两大笼子”。

  接下来就是送了:

  宿太尉看了书,大惊,便问道:“你是谁?”燕青答道:“男女是梁山泊浪子燕青。”随即出来,取了笼子,径到书院里。燕青禀道:“太尉在华州降香时,多曾服侍太尉来,恩相缘何忘了?宋江哥哥有些微物相送,聊表我哥哥寸心。每日占卜课内,只着求太尉提拔救济。宋江等满眼只望太尉来招安。若得恩相早晚于天子前题奏此事,则梁山泊十万人之众,皆感大恩!哥哥责着限次,男女便回。”燕青拜辞了,便出府来。宿太尉使人收了金珠宝物,已有在心。

  明白了吧,“宿太尉使人收了金珠宝物,已有在心”。

  要知道,他是个清官啊!人家大坏蛋高俅都不贪污受贿,斥退“把担金银珠宝都使尽了”来给他送礼的杨志,将杨志赶出殿帅府来。

  这样对比,您说这宿元景可爱吗?值得我们尊敬吗?

  第71章女人的榜样林娘子1

  说林娘子是中华妇女的典范,绝对不是我时的心血来潮。水浒传书,出场的女性很少,虽然都有个性,但最让人心生敬意的就是林娘子。

  还是看她的简历:80万禁军教头林冲陪着妻子到岳庙进香,在大相国寺结识了花和尚鲁智深,二人见如故。林冲便让妻子带着丫鬟先去岳庙,自己留下来与鲁智深喝酒。酒至三巡,丫鬟锦儿忽然跑来,告诉他娘子在岳庙进香,被伙流氓缠住不放。林冲听大怒,和锦儿直奔岳庙。那伙拦劫林娘子的流氓是太尉高俅的义子高衙内。见林冲赶来,知道惹不起,便带着手下人溜走了。可是,色欲熏心的高衙内自从见了林娘子,便垂涎欲滴,邪念不断,终日焦躁不安。手下人富安给他出了个暗害林冲,强占林娘子的主意。于是,第二天,已经被高衙内收买的林冲好友陆谦请他到酒楼喝酒,酒中,林冲下楼去小解,正好撞见锦儿四处找他。原来,林冲出来不久,富安就慌慌张张跑到林冲家里对林娘子说:“林教头在陆谦家里喝酒,口气没上来,昏倒了。”林娘子听大惊,急忙跟着富安去看丈夫。到了陆谦家,只见高衙内等在那里,林娘子知道上了当,就要回去,不料门被紧紧关上了。高衙内百般调戏,林娘子拼死反抗,两个人扭打起来。锦儿见事不好,赶忙来找林冲。林冲听说,不由得怒火满腔。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陆谦家里,高衙内早吓得魂飞魄散,夺路而逃。之后高俅便和陆谦富安起又设下毒计陷害林冲,把他刺配沧州,林娘子也被逼得自杀。

  可以这样说,水浒传这部书,是部大男子主义的书,是部充斥着匪气暴力野性的书。留给女性的空间是很有限的。咱不妨看看在书中提及的女人系列:

  她们有才艺双绝的扈三娘,英姿飒爽的琼英,貌美如花的林娘子;也有不折不扣的“野蛮女友”,典型的家庭把手顾大嫂和孙二娘;还有被骗财骗色,要不是鲁智深和赵员外的及时出现,就将终生以泪洗面沦为娼妓的金翠莲;更有无意间成为栽赃武松的帮凶,最终丧命的玉兰;成全了梁山和大宋政府的切恩怨,最终依旧要靠倚门卖笑为生的皇帝二奶李师师;缺乏职业道德,被张顺斧砍翻的李巧奴;空为“金枝玉叶”,找个老公柴进还是个间谍,最后只能自缢身死的金芝公主等。再加上在小剧场走台的三流歌星白秀英和不识好人心刁钻古怪的刘高妻;性工作者李瑞兰;公务员妻子的保姆迎儿;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给人扯皮条的王婆等这些心存不善的无良之辈。还应该提及的是诸如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贾氏之流的滛妇系列,她们当中,无论是潘金莲药害亲夫,或是潘巧云背夫偷情,还是阎婆惜贪婪无度和贾氏女目光短浅,其恶行都是不约而同地背叛了自己的丈夫,虽然有些是主动的,有些是被动的,但却都是让人所不齿的。再加上虽在书里提名但并未出场的花荣小妹程万里千金等等,洋洋洒洒100多万字,女性则就这么几个人。

  不知道作者施大爷为啥对女人这样有偏见,书中出场的女人少不说,还大多品行不端下场不好。比如潘金莲,本是穷苦人家的好女孩儿,却去和西门庆通,毒死丈夫武大郎,最后被武松所杀;比如阎婆惜,也是穷苦人家的闺女,却和宋江手下的科员通,然后被宋江杀死;比如潘巧云,结过次婚,嫁给杨雄,却又同和尚裴如海通,而后被杨雄所杀;比如贾氏女,因“主人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便被管家李固忽悠得找不着东南西北,忘了相濡以沫的丈夫,和李固做下苟且之事,最后也被杀。

  不是滛妇的也没有好下场。像金翠莲,先是卖给郑屠,后来虽然被鲁智深搭救,但还是做了大财主赵员外的二奶书中叫外宅;像李师师,长得漂亮还有才学,但却是烟花柳巷的卖身女子,虽然贵为大宋皇帝的二奶,但毕竟工作单位在妓院;像丫鬟玉兰,聪明伶俐又会唱曲儿,本来是张都监计策里的个小棋子,根本就不知道想干吗,还以为找到了终身的幸福,可最终也被“武松握着朴刀,向玉兰心窝里搠”

  细细数来,水浒传中真是没有几个好女子,也没有几个善终的。比如扈三娘,长得漂亮,武艺也好,却嫁给了好色丑陋的王英;顾大嫂和孙二娘是典型杀人越货的泼妇。

  仅有的两对恩爱夫妻,那就是张清和琼英,林冲和林娘子。抛开张清和琼英不谈,咱单说林冲夫妇,这两人不但般配,而且切都好:

  “自蒙泰山错受,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红面赤,半点相争。”真是对儿和睦夫妻。但是由于高衙内的破坏,这对恩爱夫妻被活生生地拆散了。

  林冲和林娘子都是中华民族优秀的儿女,他们拥有相同的人生观道德观和价值观,他俩都是将礼教看得重于人性和生命的人,他们都知道:女人必须要恪守礼义道德,必须忠诚贞洁。你看林冲,他绝对是个有责任感的丈夫:当听说媳妇被流氓缠住不放,便勃然大怒,和好朋友酒都不喝了,同锦儿直奔岳庙;在发配沧州时,担心去不复返,临行写下休书,以还媳妇儿自由身;在梁山泊安顿好后,立即派人去接媳妇儿,只是林家娘子已难以屈从高太尉的滛威,保全贞洁上吊去当地下工作者有大半年了。林冲听后,悲怆得是潸然泪下。

  林娘子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女性,她深受孔孟之道的浸染,恪守三纲五常,你看她被人调戏时,红了脸道:“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第二次被调戏,“林冲上得楼上,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玷污了?’娘子道:‘不曾。’”危机之时,他们先关心的是贞操,知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传统的道德准则。当林冲砸了陆虞侯家后,拿着把刀四处去找他打架。贤惠的媳妇儿是这样劝他的:“我又不曾被他骗了,你休得胡做。”在林冲被陷害刺配沧州时,恪守传统道德的林娘子面对林冲的休书也哭诉:“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

  几次对话,贞操都是他们最关心的。于是,我就想,如果高衙内真的强犦了林冲媳妇儿,那她肯定会羞辱难当,不等林冲来到,就会投井或上吊的,绝不会苟且偷生,更不会给要面子的老公挣来顶绿帽子的。有这样位具备崇高道德感的贤妻,林冲哪能不全心全意地爱她,以她为荣哩?所以,当他在梁山泊安顿好后,立即派人去接媳妇儿,只是林家娘子已难以屈从高太尉的滛威,又不知丈夫的死活,只好守节,上吊死去有大半年了。林冲听后,顿足捶胸,“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晁盖等见说了,也怅然嗟叹”。在这里,我说林冲真是个汉子,更是个英雄。他的眼泪在这时让他变得真实可爱,这是个长久压抑的男儿真性情尽情的流露啊!

  有人说人性最可怜的就是:人们总是梦想着天边的座奇妙的玫瑰园,而不去欣赏今天就开在我们窗口的玫瑰。可人家林冲夫妇就都互相欣赏,互敬互爱。让我们多引用段原著,看看林冲和妻子的深爱,在他们分别时表现得是多么的淋漓尽致,多么的情深意笃:

  林冲执手对丈人说道:“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场屈官司。今日有句话说,上禀泰山:自蒙泰山错爱,将令爱嫁事小人,已至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面红面赤,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

  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的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张教头道:“贤婿,甚么言语!你是天年不齐,遭了横事,又不是你作将出来的。今日权且去沧州躲灾避难,早晚天可怜见,放你回来时,依旧夫妻完聚。老汉家中也颇有些过活,便取了我女家去,并锦儿,不拣怎的,三年五载,养赡得他。又不叫他出入,高衙内便要见,也不能够。休要忧心,都在老汉身上。你在沧州牢城,我自频频寄书并衣服与你。休得要胡思乱想,只顾放心去。”林冲道:“感谢泰山厚意。只是林冲放心不下,枉自两相耽误。泰山可怜见林冲,依允小人,便死也瞑目。”张教头那里肯应承,众邻舍亦说行不得。林冲道:“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挣扎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张教头道:

  “既然恁地时,权且由你写下,我只不把女儿嫁人便了。”当时叫酒保寻个写文书的人来,买了张纸来。那人写,林冲说,道是: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年月日。林冲当下看人写了,借过笔来,去年月下押个花字,打个手模。

  第72章女人的榜样林娘子2

  正在阁里写了,欲付与泰山收时,只见林冲的娘子,号天哭地叫将来,女使锦儿抱着包衣服,路寻到酒店里。林冲见了,起身接着道:“娘子,小人有句话说,已禀过泰山了。为是林冲年灾月厄,遭这场屈事,今去沧州,生死不保,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今已写下几字在此,万望娘子休等小人,有好头脑,自行招嫁,莫为林冲误了贤妻。”那娘子听罢,哭将起来,说道:“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林冲道:“娘子,我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个相误,赚了你。”张教头便道:“我儿放心,虽是女婿恁地主张,我终不成下得将你来再嫁人!这事且由他放心去。他便不来时,我也安排你世的终身盘费,只教你守志便了。”那妇人听得说,心中哽咽,又见了这封书,时哭倒声绝在地。未知五脏如何,先见四肢不动。但见:

  荆山玉损,可惜数十年结发成亲;宝鉴花残,枉费九十日东君匹配。花容倒卧,有如西苑芍药倚朱栏;檀口无言,似南海观音来入定。小园昨夜东风恶,吹折江梅就地横。

  林冲与泰山张教头救得起来,半晌方才苏醒,兀自哭不住。

  此情此景,多么地让人欷歔,让人悲怆。可恨苍天,为啥要这般折磨相爱的人?

  林冲的这封休书和林娘子的号啕大哭真是番生离死别,种无疆的大爱,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夫妻恩情。

  这里作者连用了“哽咽”“哭倒”“哭不住”等词,可见她伤心欲绝。此情此景是对林冲,对这个家离散的悲泣,也是对林冲爱恋的痛苦,更是对自身不幸社会不公的泣血控诉。她的情,她的爱,她的恨,她的高尚于此可见。看到林冲和媳妇张氏的这生离死别的幕,哪个读者能不随之潸然落泪?如此诀别真的是余哀动人。

  林冲的侠骨柔情是在他给妻子临别的话中:“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如此,林冲去得心稳”“感谢泰山厚意。只是林冲放心不下。”

  林娘子的剑胆琴心则体现在动作上:“那妇人听得说,心中哽咽,又见了这封书,时哭倒声绝在地。未知五脏如何,先见四肢不动”。

  读到此,谁能不掩卷长叹!又有谁能不为他们崇高的爱情而欷歔!

  张恨水先生在评林娘子时说:水浒写青年妇女,甚可少许,而写林娘子张氏,则刚健婀娜,如春兰夏莲秋菊冬梅芳烈绝伦。虽着色不多,在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