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好人,与汝们众位作成,因此上屈沉水泊。”

  李师师道:“他这等破耗钱粮,损折兵将,如何敢奏?这话我尽知了。且饮数杯,别作商议。”

  李师师见天子龙颜大喜,向前奏道:“贱人有个姑舅兄弟,从小流落外方,今日才归,要见圣上,未敢擅便,乞取我王圣鉴。”

  李师师道:“小哥只在我家下,休去店中宿。”

  李师师又奏道:“陛下亲书御笔,便强似玉宝天符。救济兄弟做的护身符时,也是贱人遭际圣时。”

  李师师奏道:“陛下虽然圣明,身居九重,却被臣闭塞贤路,如之奈何?”

  这几句对话,就把李师师忧国忧民的形象跃然于纸上。

  关于历史上李师师的生死下落,正史上没有记载,但民间的野史倒有如下几种说法:李师师外传记载说,金人攻破汴京后,金主也久闻李师师的大名,让他的主帅挞懒去寻找李师师,但是寻找多日也没有找到。后来在汉张邦昌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李师师。李师师不愿意伺候金主,先是用金簪自刺喉咙,但是没有成功,于是又折断金簪吞下自杀。临死之前,她大骂张邦昌:“告以贱妓,蒙皇帝眷,宁死无他志。若辈高爵厚禄,朝廷何负于汝,乃事事为斩灭宗社计?”

  清朝人士黄廷鉴琳琅秘室丛书也据此称赞她的殉国行为是大丈夫气概的表现,“师师不第色艺冠当时,观其后慷慨捐生节,饶有烈丈夫概,亦不幸陷身倡贱,不得与坠崖断臂之俦,争辉彤史也”。认为这行为将在历史上永放光芒。后世的通俗小说多沿袭这说法。

  但小说作者主要是借人借事来抒发亡国的感慨,没有什么事实依据,因而学者多对此说持有异议。第二种说法是老死江湖。青泥莲花记

  记载:“靖康之乱,师师南徙,有人遇之湖湘间,衰老憔悴,无复向时风态。”张邦基墨庄漫录书中称李师师被籍没家产以后,流落于江浙带,有时也为当地士大夫唱歌,“靖康间,李生与同辈赵元奴及筑毯吹笛袁綯武震辈,例籍其家。李生流落来浙,士大夫犹邀之以听其歌,憔悴无复向来之态矣”。清初陈忱水浒后传继承了这说法,说李师师在南宋初期,流落临安杭州,寓居西湖葛岭,操旧业为主“唱柳耆乡‘杨柳外晓风残月’”。宋代评话宣和遗事也有类似记述。第三种说法被俘北上。称李师师在汴京失陷以后被俘虏北上,被迫嫁给个病残的金兵为妻,耻辱地了结残生。清人丁跃亢续金瓶梅等书皆宗其说。但也有人提出异议,当时金帅挞懒是按张邦昌等降臣提供的名单索取皇宫妇女的,李师师早已当上了女道士。

  还有说她捐出家产抗金后,自己遁入空门。更有说她被金军掠走,吞金自杀,以死殉国的。也有人说她随便嫁了个商人,后来在钱塘江淹死了。

  据说这李师师还是宋代风尘女杰之,说她很富有正义感。旧闻稗史中说:金人逼近东京时,李师师将宋徽宗赐的御酒都转赠给抗金将士,请主帅梁师成效仿李广把酒倒入泉井,让每个将士都能喝到。这梁师成本来就是“六贼”之,也是个坏种,他将御酒截下自己受用了。没办法,李师师又出白银三千两,央梁师成买酒,慰劳士兵,不料又被梁师成收入了自己的腰包。李师师怒之下,用重金买刺客去刺杀梁师成,不幸刺客被擒,后来,她买通了狱卒,逃出监狱,身素衣,只身直奔东北,来黑龙江五国城今依兰县找宋徽宗。从此李师师以侠女而名震京师。

  此事的真假无从考证,但这里我还想要啰唆几句的是:从千古流传下来的资料上看,古代的妓女不是以情服务者身份出现的,而是作为文化的传播者出来的。换句话说,青楼就是新闻平台,起到了新闻媒介的作用,文人与妓女互有所需,互相欣赏,互相依赖。文人从妓女那里享受的情和才艺,也让自己的诗词通过妓女广为传播;反过来,妓女从文人那里体味了色和艺,通过文人吟诗作赋宣传了自身,提高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双方更容易相互理解,相互同情,相互尊重,而成为朋友乃至知己。这说明古代人就有宣传的欲望啊。

  网上就可以搜到这类文字。如:“由于文人们对妓女似乎有种天生的痴情。尤其那些失意文人的愤世之懑,往往总得要倚红偎翠方能尽消胸中块垒。看看关汉卿,代的大戏剧家,可他仕途不得志,终日混迹于勾栏妓院,把腔悲悯全倾洒在妓女的香肤上。再看看大诗人杜牧,诗句气势豪宕。可这位文学大师失意之后,整日浸泡在‘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的秦淮红灯区寻找朱唇寄托。”

  所以说,是李师师类型的人把历史文化侠义文化和宋词文化连在了起。至于最后,李师师是当了皇上的情人,还是当了词家的爱妾,抑或是成为浪子燕青的压寨夫人,那就不是该文所去考究的了。

  第74章勤勉敬业的策划大师高俅

  首先声明:我给高俅这个定义,不是找骂的,有的地方是反说,但也有的地方要正说。因为无德的官员并不止高俅个,也不只大宋所独有。所以,在这里剖析高俅,也是提醒大家对现实生活中无德的官员要予以无情地揭露之。

  老规矩,还是先看看他的简历:高俅,宋徽宗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开始他是帮生铁王员外儿子使钱的小支使,也就是所谓的马仔。后投奔开赌场的柳大郎,哲宗大赦天下时,高俅也在其内,回东京后,在柳大郎的推荐下来到了东京董氏生药铺,因为有恶名,董掌柜不敢用高俅,但又怕得罪这个无赖,没办法便把他推荐给小苏学士苏东坡处。苏东坡也看不上他,又将高俅推荐给驸马王晋卿,多次的求职不顺,并没有击垮他,因为他知道“站起来的次数总是要比被击倒的次数多次”的成功定律,直锲而不舍地在投机钻营。也是高俅的祖坟上冒了青气,在驸马王晋卿生日时见到了端王赵佶,也就是后来做了皇帝的宋徽宗。后来,高俅给这位未来皇帝王爷送“羊脂玉碾狮子”时,高俅有机会接触了上层,偶然有球飞过,他用了个“鸳鸯拐”便回拨给端王,在文体方面有超人天赋并慧眼识才的端王见高俅这“鸳鸯拐”绝技,马上欣赏备至,迅速和他结为知音,使无赖的混混儿高俅下子直步青云,端王当了皇帝后,高俅也就有了靠山,做到了殿帅太尉的高职。

  从他的简历中可以看出,高俅本是个流氓无赖,在街上混得是吹拉弹唱无不玩得纯熟。还初通笔墨,有些文化。看看水浒传里的描写:

  且说东京开封府汴梁宣武军,个浮浪破落户子弟,姓高,排行第二,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最是踢得好脚气毬,京师人口顺,不叫高二,却都叫他做高毬。后来发迹,便将气毬那字去了毛傍,添作立人,便改作姓高,名俅。这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顽耍,亦胡乱学诗书词赋。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只在东京城里城外帮闲。因帮了个生铁王员外儿子使钱,每日三瓦两舍,风花雪月,被他父亲开封府里告了纸文状,府尹把高俅断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东京城里人民不许容他在家宿食。

  高俅无计奈何,只得来淮西临淮州,投奔个开赌坊的闲汉柳大郎,名唤柳世权。他平生专好惜客养闲人,招纳四方干隔涝汉子。高俅投托得柳大郎家,住三年。

  高俅的青云直上,在于他有样最拿手的本事——踢手好球。

  看来素质教育很有必要。现在的应试教育的弊端真是显而易见。如果高俅生在现代,也会如马拉多纳梅西贝克汉姆罗纳尔多样辉煌,吸点毒或者是频繁地更换老婆,闹点绯闻啥的,也无伤大雅,仍然会受到大众的推崇。说明,人只要有绝技,那就有混饭吃的本钱,而且极易成为明星。

  高俅在历史上是实有其人的,但是史书上对这个人记载不详。宋史·徽宗本纪有两条极为简略的记载:

  政和七年春正月,“庚子,以殿前都指挥使高俅为太尉。”宣和四年,“五月,壬戌,以高俅为开府仪同三司。”

  南宋王明清的挥麈后录说:

  高俅者,本东坡先生小史,草札颇工。东坡自翰苑出帅中山,留以予曾文肃,文肃以史令已多辞之,东坡以属王晋卿。

  由此可见,高俅原是苏轼的秘书,他为人乖巧,擅长于抄抄写写。

  元祐八年1093年苏轼从翰林侍读学士外调到中山府,将高俅送给曾布,虽然苏与曾布分属新旧两派,但二人在元祐年间是有所交往的,而且还有着定的交情。据些学者考证,挥麈录作者王明清的外祖父乃是曾纡,而曾纡就是曾布的儿子,他所记载的曾家发生的事情应该是可以信赖的。但是曾布婉拒了苏轼的好意。于是苏轼又把高俅推荐给了他的朋友小王都太尉王诜即王晋卿,于是高俅又回到了东京今河南开封。后事枢密都承旨王铣,因善蹴鞠,获宠于端王赵佶即徽宗,宋徽宗即位后,他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在任时宋军政废弛。高俅于公元1126年靖康初病死。

  水浒传里,这是个令人憎恶的反派人物,是与蔡京童贯杨戬并列为“变乱天下,坏国,坏家,坏民”的“四个贼臣”之。但是,查下史书,不论是“四贼”,还是“六贼”,高俅的大名其实都没有列入。史书上有详尽记载的“六贼”是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李彦和朱勔”,根本没有高俅啥事儿。

  那这史实最少的高俅,咋被施耐庵塑造成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头号“贼”呢?我们只能说文学创作是种复杂的脑力劳动,作家在处理他手中的生活素材时,必然会依照自己的思想水平和生活经验,有所取舍,有所侧重,在塑造典型人物时,主要为了突现他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而服务。因为高俅以前是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子懒汉,所以他就必须得逼迫80万禁军教头王进背井离乡,把另位80万禁军教头林冲弄得家破人亡。还时不常地出计与梁山好汉作对,最后还陷害宋江等人于死地。

  金圣叹先生在评水浒传时曾经说过:“盖不写高俅,便写百八人,则是乱自下作也;不写百八人,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金圣叹不愧是才子,这番话,入木三分,发人深省。

  高俅这人,书上说他“踢得好脚气毬”。更兼“吹谈歌舞,刺枪使棒,相扑杂耍;亦胡乱学诗书辞赋”。如此看来,他是个挺全面的人物。虽然“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但这倒与他的发展也无妨碍。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像这样各方面都懂点,道德方面还很“潇洒”点,又是球星的人,若生于现代,极有可能成为女孩儿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且俅粉定少不了。倘若时来运转,入选国家队,那在世界杯上就极有可能举夺冠。可他偏偏生在宋代,而且居然稀里糊涂地当上了殿帅府太尉。这样,他就只能在施大爷笔下扮个丑角了。

  高俅当官后所做的第件事,便是报复80万禁军教头王进。原因是当年他学使枪棒时,与王进的父亲交手,被王教头棒打翻在地,“三四个月将息不起”。这棒给高俅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说不准也许就是这棒才让高俅痛下决心心寻找机会出人头地给提供的内在动力呢?所以,到后来,他也不追究王进了。

  我说他勤勉敬业,那都是有事实依据的:

  你看,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殚精竭虑,上下求索,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内患不除,寝食难安;他时刻想他人之所想,急他人之所急,对国家和皇帝忠心耿耿,皇帝得意啥,他便想方设法地给弄到,譬如李师师小姐;他不搞裙带关系,兄弟高廉,也不过是让他做了个高唐州的小州长,还是人家高廉凭真本事谋到的;他自己虽有足球天赋,却没有打架泡吧夜不归宿等不良事件发生在他身上;征讨叛党,他亲力亲为,不怕枪林弹雨,也不管养尊处优的身体能不能适应,奋不顾身,冲在第线,上马登船都无所惧。虽说屡败屡战,但仍坚持不懈,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真是震烁古今;被俘上山,面对他打心眼儿里看不起的群匪强盗,他表现了大义凛然高风亮节毫无惧色笑傲群寇的大无畏英雄主义气概。不像关胜呼延灼等人,毫无气节,抓就降,叛变投敌;他不贪污受贿,斥退“把担金银珠宝都使尽了”来给他送礼的杨志,将杨志赶出殿帅府来。连清官宿太尉,还曾多次大量地接受梁山泊的金银珠宝哩,可坏蛋高俅先生却能拒礼拒贿;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他深知稳定压倒切的道理,为了社会和谐和长治久安,又不使国家财产人力受损失,他策划了“以贼破贼”的驱虎吞狼之计,利用投降过来的土匪强盗集团消灭了假想敌辽国侵略者,又剿灭了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三股国内反动武装势力,稳固了国家的安定,使全国上下都能投入到发展经济的大政上来。

  这个方案充分说明他绝对是流的策划高手。你看,在这些战争中,尤其是对方腊战,消灭了多少敌人的有生力量,从此天下太平。他不费国家的兵卒,就帮皇帝打下个大大的稳定江山,这样的人才到哪里去找?

  现在社会上流行本书为官之道,里面教了些让官员们明哲保身的道道儿,如:中庸之道乃古人做官的第秘诀:做官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要萧规曹随,凡事取中较为稳妥,宽容是为官的根本,做官忌锋芒太露。欲速则不达,成功要中庸,好汉也吃眼前亏。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为官之道是要投其所好:奉迎巴结,不怕难为情,察言观色,宽以待人,严于律己,拍马屁是讲究艺术的,马屁里面文章多,巧言令色,揣摩有道。大丈夫做官的升迁妙诀:能屈能伸,要打掉牙和血吞。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左右权衡找到不败的安全点,良鸟择木而栖,良仕择主而事,送礼要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韬光养晦,荣辱不惊,要学官场不倒翁之厚黑心经,要居安思危,兼收并蓄,要难得糊涂,要外圆内方,随机应变,要有为官必备的城府与胸怀:老谋深算,要学会借力打力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太极艺术等等,并告知:官场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您说,有这等教材,官员们还想啥为人民服务?又怎么能为国家的命运和江山社稷着想,这与高俅先生的思想境界比,不是天地之差吗?

  高俅虽然是个人人都唾弃的大坏蛋,可他干过这些缺德事吗?

  不错,高俅是迫害过王进和林冲,可现在有些干部,为了官位牢靠,不也是打击和他意见相左的下属吗?对上访的群众不是都在骂“刁民”吗?对和他有竞争意向的同僚不也是想方设法地诋毁吗?

  要知道:做官有止境,做人无止境;做官有时限,做事无时限。

  把做人做事看得高于做官的人才能做好官;把做官看得高于做人做事的人肯定做不了好官。看来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是个根本性的问题啊!

  扯远了,话说回来,如果说高俅仅仅是因踢得脚好球而得到皇帝宠爱以至平步青云。这未免小看了高俅。要知道,高俅不是寻常之辈,在为官弄权上还是有些手段的,所以能居高位而数十年不倒。首先他“吹谈歌舞,刺枪使棒,相扑杂耍;亦胡乱学诗书辞赋”,是个挺全面的人物。再加上乖巧善佞,对上司尤其是皇帝徽宗百般讨好,让徽宗十分满意。他还有个长处是对有恩于他的故人不忘报答。

  除了他与原恩家保持密切关系外,对他原来的主人苏轼家也颇为照顾。些野史上记载他“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则给养恤甚勤”。

  因此他的这些作为也获得朝中些人的好评。

  在小说水浒传中,遭到高俅直接迫害排斥的,也只有王进,林冲杨志三人。对于杨志,勉强可以算作统治阶级内部权力再分配的斗争,而对于王进林冲的迫害,充其量也只是对城市居民中的体面人士的压迫。而且还都是有过节的。

  有人说,越是在国家号召“以德治国”的时候,通常也越是当权者里有大流氓的时候。纵观中国历史,在每个朝代的领导干部队伍中,缺乏工作热情和主动性,精神不振,积极性不高,政治参与感下降,贪图安逸的思想抬头的现象都比比皆是,他们在金钱面前,是非曲直,正气邪恶,生死荣辱,德行气节俱失,认为别人送礼给自己是尊敬自己,是自己权力地位的象征,是光宗耀祖的美事,甚至利用职权索礼要物,公开伸手争房子位子票子。贪图享受,意志衰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甚至狂嫖滥赌,沉湎于低级趣味,吃则山珍海味,谈则官话连篇,听则阿谀奉承,行则前呼后拥。为人行事,察言观色,看风使舵,投其所好,趋炎附势。对上级,点头哈腰,吹牛拍马;对同级,以邻为壑,相互拆台;对下级,盛气凌人,不可世。问他们哪儿有好吃,好喝,好玩,好乐的,他们可能没有不知道的。在权力后台的支持下为非作歹,卖官买官,践踏为人做官的底线。导致权力滥用,权为私用,权钱交易,贪污腐化的现象比比皆是。

  现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