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还担心着子岚!

  此时两个带面具的人仿佛从天而降般,出现在后台,步步向李潇逼近,其中个扛着枪,脸杀气,“去特么的,这么多娘们,都个样,到底是哪个?”

  李潇侧着的脸不由的向后转,眼尖的男人很快发现,眼睛似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有人醒着,指着李潇大吼声,“喂!转过脸了!”

  李潇莫名的心慌,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爬在那步步的往后退。

  “若阳,你看看她是老大要抓的人么?”

  “没错!就是她没想到这么浓的烟都熏不到她!”李潇很明显听出女子的几分敌意。

  这些都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抓她,李潇慌乱的思考着,心中暗喊着,“子岚快来救我!”

  眼看着两个人步步的靠近,李潇跌跌撞撞的顺手拿起个木棍,挥舞着,“你们别过来!”

  女子讥讽的笑看着李潇,“你倒是胆子够大啊!”

  若阳媚笑着步步紧闭,脸我就过来你能乃我何的笑容。

  “若阳,抓人要紧,时间紧急,回去你慢慢折磨她,还怕没时间么!”边上的男子有些着急的提醒着这个身材火爆,笑的很媚的女人!

  这个女人真漂亮,就是太凶,李潇忍不住评价,不过李潇你的重点是什么?是什么啊?

  嗯!女子笑着点点头,笑着飞扑过来,李潇吓的往后躲,却跌落在某人怀里!

  子岚,李潇的第反应就是子岚,揪住那人的衣领,看也没看,哭出声来,“你怎么才来,吓死我了!”

  男子低声道,“跟我走!”

  这声音明显不是子岚的,李潇这才发现这个人蒙着面,惊恐道,“你不是子岚!你是谁?放开我!”

  男人坚毅的目光背后复杂之色闪而过,迅速做出个决定。

  啪——

  男子掌劈下去,李潇瞬间就晕了!

  刚刚两人已经追来,看着身形不像是阿呆,沉声问,“你是什么人?”

  蒙面男子并不说话,陡然打出枪,这枪不偏不倚刚好打在清瘦男子腿上。

  男子大惊,脸色顿时煞白,这莫不是什么病毒吧!

  在双方交战中,不乏使用些病毒。中病毒的事情也长有发生,轻者昏迷几个小时就好了,重者会身亡!

  “你给我打的”男子的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晕过去了!

  蒙面男子刚要走,若阳跃而起,堵在男子前面,“休想带她走!除非把她留下!”

  “哼!你还是看看他吧?”蒙面男子冷声道。

  “清风?”若阳没想到清风这么快会到下,竟然被他暗算了?连忙跑过去想扶起清风。

  蒙面人冷笑着道,“哼!你不怕传染病毒吗?”

  若阳升出的手瞬间缩了回来!什么?他竟然给他注射了病毒!

  蒙面男子脸上摸过丝难以察觉的笑容,赶紧带着李潇离开了。

  此时子岚才从人群中挤进了后台,查看后面晕厥的人,发现其中并没有李潇。

  子岚进来时,若阳就暗忖,原来刚刚那个人不是子岚,不过这男人长得还真是妖孽,真人比照片更甚几分。

  子岚找了圈没发现李潇,以为已经被人抓走,对着若阳咆哮道,“人呢?”

  “哈哈笑话,自己的女人看不住来问我的人!”程皓狂笑着出来,见李潇不在以为是被他的人掳走了,不免狂妄!

  女子见程皓来了,赶紧道,“老大!清风中了病毒,怕是会传染?”

  “什么?”程皓脸色大惊,“阿呆呢?”

  “阿呆不是和你在起吗?”若阳无辜道,

  “蠢货!”程皓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所谓的不怕神样的对手,就怕猪样的战友咩?

  “那个女人呢?”程皓怒吼道,阴柔俊美的脸,扭曲到了极致。

  “跑了?”若阳且怯怯的回答道,

  啪——

  程皓巴掌甩在若阳脸上,程皓的力道极大,直接把若阳抽飞了出去!瞬间若阳脸上绯红片。

  “啧啧!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子岚摇着头脸惋惜道。

  就在此刻警车陡然响起。形式明显对程皓不利,况且个手下还中了病毒。

  程皓有点自顾不暇了,气急败坏道,“滚!劳资今天放你马,下次你可就没这么走运了!”

  子岚懒的和他废话,只是在琢磨,是谁带走了李潇,也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

  子岚在暗中暗自观察,看着救护车带着程皓等人离开,也没有见李潇,他进去又认真勘察了边还是没有李潇的踪影。

  子岚心急如焚,暗自后悔,没在李潇身上植入个追踪器。当时他就应该寸步不离的跟在李潇身边!手机请访问:

  112李潇失踪2

  子岚心急如焚,暗自后悔,没在李潇身上植入个追踪器。也懊恼自己应该寸步不离的跟在李潇身边!

  此时小雨突然追踪到个神秘信号,此信号似乎往东京附近的个镇上去了!

  可没会又突然中断。

  小雨第时间把这个现象报告给了子岚,子岚的心里燃气丝希望,他觉得此信号绝对是有人故意放出的,不管他是敌是友他都要去会会。

  直觉告诉他,这个信号会和李潇有关系!

  迟暮早得到东京这边的消息,迅速派寒铭和可可立刻飞往东京。

  要不是迟暮抽不开身,估计是要亲自去吧!

  子岚则是收到小雨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往邻镇上赶去,希望能在那里找到李潇。

  他不敢想象李潇会遭遇什么,但想起今天那个男人中了病毒,心就揪到了起,暗自祈祷,那个神秘人不要拿病毒对付他的女人。

  东京医院。

  程皓在急诊室外紧张来回踱着步子,紧张万分的等待检查结果,他真怕会查出什么病毒,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他有些兜不住!

  况且此次行动他并没有向上面报告!

  半个小时候医生走出来云淡风轻的告诉他,清风中的只是剂普通的麻醉药!

  程皓瞬间在风中凌乱了!尼玛的,竟然被人耍了!这滋味真特么的酸爽啊!

  若阳瞠目结舌的看着程皓那张扭曲到极致的脸,期期艾艾道,“老大!”

  “滚!”程皓冷着眉,阴沉道!大有副你再不走劳资撕了你的架势!

  老大发话,若阳乘机赶紧的离开,面对程皓的低气压,她连呼吸都困难!

  这时的程皓突然意识到个问题,今天那人是谁?他那么紧张那个女人,莫非是子岚本尊?如果是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程皓这边乱的如团麻理不出头绪。

  此时电话陡然响起,是阵类似于疯狂的咆哮,“程皓,我命令你,即可马上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是,长官!”程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手里的电话几乎捏碎。

  刘洋,你竟然吖!程皓把电话摔到地上,怒气冲冲的冲出去。

  这次程皓是真的冤枉刘洋了,刘洋并没有发私信给程皓的顶头上司威廉。而是迟暮的枪此刻正顶在威廉头上。

  “好了电话打完了!”威廉打完电话,轻轻推开顶在头上的枪。

  心里面那个气啊!方面生程皓的气,竟然不听他的劝阻动黑手党的人,方面气,这个迟暮竟然用手枪指着他的头。

  “威廉先生辛苦了!”迟暮冷傲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威廉气结,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劳资把手枪顶在你头上试试?啊?啊?

  半小时后,程皓带着人撤离!看着他们离开,迟暮才放过威廉。

  竟然在自己的地盘被黑手党的人指着自己的脑袋,这简直是莫大的耻辱!“迟暮,劳资定不会放过你!”

  威廉气的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电话悄然发了串密码出去。

  此时程皓电话收到信息,程皓看着信息,冷笑声,“掉头!”

  此时,子岚车子疾驰在开往邻镇的路上,俊美的眉目紧缩着,整个人看上去,挺拔冷硬,却也多了份忧伤,九分霸气!

  只手放在方向盘上,只手紧握的拳头放在嘴边,李潇,你不能有事!谁敢伤她毫,我定会让他后悔生为人!

  黑暗中的子岚犹如头嗜血的豹子,优雅而肃杀的向邻镇靠近。

  突然电话响起,是迟暮的,迟暮话不多,只说了那些人已经撤走,就挂了电话。

  这时小雨捕捉到之前消失的信号,在离子岚200公里的海滩上!

  信息迅速发到子岚这里,迟暮有些担心,这会是敌人的圈套,再三劝阻让他缓缓,怕其中有诈,这信号来的太诡异,显然是那边故意给的!

  迟暮不让子岚去其实还有另外个原因,那就是这个信号似乎和中东的恐怖分子有关,中东恐怖分子,嗜血残无人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他真怕子岚去了会回不来!

  暗中派了罗刹早早过去!估计这会罗刹已经到了吧!

  可是子岚哪里能听进去,想到李潇还在那些人手里,不知道被怎么折磨呢!他整个人都狂了,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看着离目标距离越来越近,子岚也越来越清醒,不似刚刚那般疯狂!

  100公里

  50公里

  周围静的可怕,子岚的警惕性提高了几倍,在距离目的地十公里处,他扔下车,徒步过去。

  夜静的可怕,耳旁是海风呼呼的声音,丝丝凉意,直沁人心扉。

  太安静了,没有想象中的埋伏,几乎什么都没有,越是这样安静,越摸不透敌人的用意,这才是真的可怕。

  子岚小心翼翼的往前逼近,他没有选择,他只知道他要李潇平平安安,他要她好好的活着。如果活不下来,死在起也是不错的选择!

  终于,距离目标只要十米了!子岚拿着望远镜,暗自观察,那身影?十分熟悉,竟然是刘洋!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刘洋的那刻,子岚的心放下来了,刘洋虽是中东恐怖组织的残留者,眼睛里却没有嗜血和暴力,更多的似乎是忧伤和纯净!

  挺拔的身影在海风的吹动下,俊逸挺拔,随风飘动的碎发,自有股说不出的风流!果然是等的美男子,就是如国民男神般的子岚都为之动容。

  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深邃的眸子专注的看着海的方向。

  突然刘洋转过头,超着子岚的方向迷人的笑,仿佛他能看到子岚样。

  子岚的手莫名的抖,望远镜掉在地上,屁股坐在地上。尼玛!这是什么节奏?这绝逼不科学啊!

  很显然刘洋早已发现他,他索性也不在躲,捡起望远镜大步流星的走过去!

  “来的可真快啊!子岚先生?”刘洋并不看子岚,依旧看着海的方向。

  能这么快来的人定是子岚,而且他也没有否定!那么就是说东京这个子岚是真的,那么名城那个是谁?手机请访问:

  113刘洋的决定

  能这么快来的人定是子岚,而且他也没有否定!那么就是说东京这个子岚是真的,那么名城那个是谁?

  刘洋暗自惊叹,他仔细看过报道,那个人简直和子岚模样,要不是子岚这么短的时间里会赶过来,他几乎都醒了,名城那个人就是子岚。

  有点完全可是肯定,事发到现在不足个小时,如果子岚在名城,坐私人飞机,最快也得两个小时。

  所以眼前这个就是子岚!刘洋笃定。

  “你什么意思?”子岚站在离刘洋不远处沉声问?

  “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来见我?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刘洋优雅的摊手笑。纯净的笑容,淡然而从容的对上子岚冷冽的眸子!而且毫不掩饰自己对子岚的欣赏之色。

  “我的女人呢?”子岚不理会刘洋的话语,对于他的情愫也假装看不懂似得凛冽的问道。

  “笑话,你的女人我怎么知道,?”刘洋眉头紧拧,咬牙切齿道,

  “你为了那个女人,这么义无反顾的跑来,连我都感动了呢!难道你就不怕我有埋伏?”

  “想要我的命,只怕你没那个本事!”霸气而从容的语气,的确如果没有李潇,子岚在任何埋伏下都可以全身而退。

  况且子岚路勘察过,并没有什么埋伏,黑手党的教父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如若有埋伏,为了李潇,他依然会义无反顾的闯来,管他是龙潭还是虎岤。

  “不愧是黑手党的教父啊!这么自信!”刘洋探究的看着子岚,他定要证实程皓的话!

  子岚脸上明显僵,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难怪程皓那个杂鱼会直穷群不舍!看来我的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程皓果然说的没错!”刘洋笃定道。

  “哈哈,哪又怎么样?我问你,李潇呢?”子岚懒的和他废话,既然身份已经已经被戳穿,他也没必要客气,

  “你既然知道,还敢动我的女人,简直就是找死?”说了这么久,子岚早已不耐烦,击勾拳直击刘洋脸上。

  刘洋矫捷的躲开,“你真的为了她,命都不要!”

  “废话!没有她劳资活个什么劲儿!”子岚说着话又扑了过来,

  两人近身搏斗,不分伯仲,足足战了半个小时。

  如今子岚倒也拿不准,这个刘洋的用意,他只知道如此下去,不知道纠缠到什么时候,李潇在他手里多分钟就多分危险。

  想到这,子岚加紧力道个转身,轻松将刘洋压在身下,“快说,李潇呢?”

  刘洋紧绷的脸突然松了下来,身上的力道也撤去大半,高傲的脸邪笑着看着脸肃杀的子岚。

  突然画风转,话说怎么看,两人的姿势怎么就那么暧昧呢?

  子岚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条件反射般的从刘洋身上弹开。

  尼玛啊!堂堂的的国民男神子岚竟然被调戏了!有木有啊?有木有?

  刘洋看着子岚的反应,不自觉的笑开了,“我又不是团病毒,你至于吗?”

  他确定了件事,那就是子岚绝逼是个直男啊!

  子岚恨恨的瞪着刘洋,大有种,再敢调戏劳资,劳资撕了你的架势!

  奇怪的是打完架后,两人的气氛明显比刚刚好太多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咩?

  “你不用那样看着我,难道你不应该谢谢我吗?因为我真的是去救她的!我只想求证件事,外界直传言,你是,我想你亲口告诉我,如果你是直男,我定不会再纠缠你!”刘洋认真道。

  “就这么简单?”子岚悦耳的中性声音反问道。

  “嗯!”

  子岚差点没晕过去,尼玛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搞这么复杂,你是要闹哪样啊?啊?

  “你信外界的传言吗?”子岚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不信!”

  “不信你问屁啊?你心里不是有答案吗?”子岚气的几乎暴走。

  刘洋苦笑,是啊!从子岚来到这的时候,他就知道子岚是为她而来,他也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他想要个放弃的理由而已!

  “我老婆呢?听说你用病毒?”子岚紧张道。

  “哈哈你见过程皓的人了?如果我说那只是般的麻醉药你信吗?”

  “信!你有没有考虑过加入黑手党?”

  子岚想都不想的肯定回答让刘洋有几分感动,加入黑手党?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能时而见到自己心爱的人不是吗?

  “我考虑考虑”

  看出刘洋眼中的动容,子岚再没多劝,他笃定刘洋加入黑手党只是迟早的事!

  刘洋带着子岚来到樱花镇上的时候李潇早已醒来,听着外面有声音,李潇吓的直哆嗦,随手拿起桌上的个杯子,躲在门的后面,不管你是谁,我今天跟你拼了!

  门打开的瞬间,李潇闭上眼睛就狠狠地砸过去,幸好子岚反应够快,要不然定血花四溅!

  子岚抓住李潇的手道,“老婆?老婆你睁开眼看看是我啊!”

  听这声音她就知道是子岚的,睁开眼,果然是他,此时的她如泄了气的气球下瘫软在子岚怀里。

  “你终于来了!”

  李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子岚紧紧的吻住,他的吻又急又狠,仿佛要把她吞下去!

  就在刚刚他以为他要失去她了,此刻她却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这是怎样的种快乐。

  刘洋自觉的关上门,悄然离开,看到李潇和子岚拥吻在起的时候,刘洋的心是刺痛的,就那刻刘洋也决定彻彻底底放手。

  也许真真的放手,也是另种解脱吧!

  当天刘洋就离开了东京。在坐在飞机上的那刻,刘洋默默的说,再见东京,再见子岚,等我彻底释怀的时候,定参加黑手党!

  同天晚上可可和寒铭起抵达东京,下飞机后同时收到东京警报解除的消息。

  “老大搞什么?要是让敌人知道黑手党的三位教父都在东京那还了得!”可可抱怨道,他还在名城没有玩够,刚找到新的目标,就被老大句话就叫来东京,有没有考虑过人家的感受?

  “既来之则安之!”寒铭倒是乐得自在,这些天被张咏月这个女人烦的不知道躲哪里好,刚好来这,清净!手机请访问:

  114朴素的求婚

  “既来之则安之!”寒铭倒是乐得自在,这些天被张咏月这个女人烦的不知道躲哪里好,刚好来这,清净!

  可可正脸愁云,对面辆豪车直面而来,稳稳停在他们脚下。

  车里下来位身材火爆的性感女人,那女人下来就像个八爪鱼样黏在寒铭身上,“亲爱的!对不起稍微有点迟了!不生气吧!”

  可可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对寒铭佩服的那叫个五体投地啊!

  两人旁若无人的腻歪了阵,那个女人好似才看到可可般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女人看着可可,在寒铭耳边说了些什么?看那意思似乎是要起去玩。

  寒铭夸张的笑声让可可毛骨悚然,看那样子就知道没说什么好话,果然那个女人副了然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