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十分撩人!

  男子眼睛冒着绿光,吞下口口水,跌跌撞撞的就跑过来!

  看着男子步步逼近,月月竟然傻傻的躺在那,整个人懵了!时之间没有任何反应。

  男子看着月月不动愈发兴奋的,脚步不由的加快,结果摔了跤,刚好摔在月月的脚边,男子抬头就看到月月白皙的小腿,在这个角度甚至能看到月月蕾丝的底裤。

  男子的手拂上月月的小腿。

  就在此时月月才反应过来,准备逃跑,显然已经迟了!男子抓住月月的脚踝就是不松手。

  月月大吼着放开我,放开我,可是在这荒郊野外,谁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没会功夫男子的身子就欺近了,裙子在挣扎中也扯的七零八落。

  男子将月月压在身下,近距离下才发现,竟然是个这么漂亮的妞。

  这时远处突然有了些许亮光,月月开心极了仿佛寻到了救命稻草样,结果男子捂住她的嘴,把她抱起,超不远处的废弃的小屋里走去!

  月月拼命的拳打脚踢,可是那力道,落在醉汉身上,仿佛打在棉花上样。

  随着那亮光的逐渐消失,月月的心也绝望了,男子将月月摔在小黑屋。

  于此同时负责跟着月月的小伙子打完电话回来,却发现月月不在了,以为是回去了,高高兴兴下班了!

  月月吓的步步后退,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月月不敢往下想。

  男子野蛮至极,把揪住月月的头发,狞笑着说着月月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那臭气熏天的口臭,几乎让月月窒息,嘴凑上前来,月月的手,胡乱的抓着,突然抓到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她来不及想什么,拿起瓶子超男人脸上砸去!

  啊——

  男子闷哼声,捂着脸开始吼叫,月月乘机跑出来,谁知道没跑两步,就被男子又抓了回去,男子气急了!巴掌打的月月两眼冒金星!

  男子气急败坏的扯开月月的裙子,泄气似的在月月身上掐,月月疼的直叫,听着月月的叫声,男子愈发兴奋了!掐的更恨!

  程皓这几日和其他三人躲在这附近的地方,上头不给行动命令,他待的烦躁,出来转悠,听到动静,以为是被人发现了,悄悄靠近才发现原来在演活春宫。

  扫兴的转身要走却听到里面的女子竟然说的中文,仔细听来觉出不对劲!手机请访问:

  135阴谋

  他扫兴的转身要走却听到里面的女子竟然说的中文,仔细听来觉出不对劲来,麻蛋,竟然是强女干!

  妈的!小鬼子敢欺负中国人活的不耐烦了,程皓冲进去,脚踢开那个猥琐男,转过脸将自己的衣服盖在月月身上!

  月月早已绝望,她都不喊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会有人救了她,心下的情绪激动的难以言表,只是感激的动不动的看着程皓!

  程皓抱起打横抱起颤抖的月月,柔声道,“没事了!”

  程皓身上淡淡的香味,让月月莫名的安心,埋在他怀里嘤嘤哭泣!

  男子哪能让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睚眦欲裂的随手操起根棍子,就超程皓身上轮去!

  啪——

  棍子竟然断成好几段,男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清瘦的男人,脸这不可能的表情。

  这动作无疑将直隐忍的程皓彻底激怒了!他小心翼翼的放下月月,迎上月月的目光,颇感意外挑眉道,“是你?”

  随后他柔声安慰月月道,“别怕,等我会!”

  就这句月月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样简单的句对她来说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这句话,直都是爷爷来说说的。

  如今,爷爷不在了,她以为丹尼尔会这样对她说,可是意外的是说这句话的人,竟然是个萍水相逢,甚至就连他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程皓考虑到在执行任务,不想节外生枝,让某些人有了防备就不好下手了,此时他只想低调行事,带走月月。

  没想到这个男子不知好歹,竟然挑衅他,简直不知死活!

  手起刀落间,男子就被程皓揍的嗷嗷直叫,期间打断几根肋骨,隔壁也骨折,男子气急败坏扬言要告程皓。

  程皓冷笑着,脸阴柔道,“告我?”哈哈,他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般。

  “好!劳资让你死个明白!”程皓咬牙切齿的拿出个小本。

  男子吓的面如土色,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随便碰到个人,竟然会是国际刑警,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自讨苦吃。男子暗暗叫苦。

  程皓拿着本子在男子头上随意的打了几下,笑着柔声道,“还告不告了啊?啊?”

  “啊!不告了!”男子抱头哀求道,“求你放过我吧!”

  其实程皓拿出小本就是为了震慑这个男子,断了他告他的想法,免得给他添些不必要的麻烦!

  见这男子真的被弧了,他总算放心了!如果唬不住,他不介意杀了他!

  月月坐在边上看的有些呆了!

  程皓本就长的俊美,刚刚那手起刀落的姿势,浑然天成将暴力和美学完全结合。早将月月迷的七荤八素,再加上救命之恩,恨不能以身相许!

  这才想起肚子里的孩子,她慌乱的摸摸,还好孩子没事!

  突然她眼里闪过丝狠厉来,哼!李潇,子岚,都是你们害的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吧!

  我定要将我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罪加倍奉还给你!将你们挫骨扬灰,以祭爷爷在天之灵!

  月月抬起头就看到程皓超自己走来,此时的程皓化身为闪闪发光,高高在上的神,月月膜拜的看着他!

  这时候神马都是浮云,这个自称国际刑警,且长的俊美,的男子才是真实的存在!

  程皓抱起月月,又不能带她去他哪儿,问她在哪里住,月月可不想回到渡边家去,面对那个惠子,况且曾经她也和渡边起过冲突。

  她摇摇头,楚楚可怜的看着程皓,程皓没办法将她安置在个酒店。

  在月月洗好澡的同时他已经给月月买来了新的衣服,从里到外。

  月月有些惊叹,但更多的是感激,或者说膜拜!心下暗自得意,这男人恐怕暗恋她好久了吧!连尺寸都那么准。

  月月换好衣服来到客厅的时候,程皓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

  脸上依旧是阴柔的冷峻。月月自然的坐在程皓旁边,以自己认为最妩媚的笑容笑着道,“程警官,今天谢谢你!”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只是咏月小姐怎么会在这?”程皓云淡风轻道,显然还不知道张氏集团的事情。

  说到这,月月就脸委屈,开始哭诉,月月也不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遍。

  当然也把自己说的楚楚可怜,把李潇和子岚说的极其恶劣。

  尤其是丹尼尔!更是把怀孕的事情字不提。

  说到丹尼尔,月月表示年轻的时候谁没喜欢过渣男,脸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样子。

  程皓思虑着月月之前的话,到了没注意到月月后面的表情和诉说的事件。

  月月说完看着程皓没什么反应,认真道,“我真的和他划清界限了!你不相信吗?”

  从他救下她,看到她脸惊讶的表情,这个男人绝对喜欢她。这样的事情在名城她没少遇到过。

  只是那时候的她眼睛那么高,她的眼里能看到谁,今时不同往日,在被程皓救下的瞬间,她就早已芳心暗许。

  程皓直在思考件事情,压根没听到月月说了什么!

  月月咬牙,往程皓身边靠近了些,抓起程皓的手,放在自己的柔软处,程皓正思考的认真,并没排斥。

  等他反应过来,手已经在月月的丰盈上。他吓了跳,连忙抽回手,“月月小姐,在下无意冒犯!”

  在月月眼里程皓迅速抽回手,那么慌乱,月月觉得好笑极了,咯咯咯的笑开了!

  程皓坐在沙发的另边,面不改色的沉声道,“你是说,丹尼尔曾经出资,救万盛国际!”

  “嗯!”月月有些跟不上程皓的节奏的点点头。

  依着月月的话题,程皓继续问追道“然后又占了张氏半的股份!”

  “对啊!”月月脸茫然的说,摸不准程皓为什么问这些。

  “张氏集团瓦解后,你知道半张氏的产业被丹尼尔占了吗?”程皓带点玩味的表情,紧盯着月月。

  月月连连摇头,“不可能,”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已慌乱,这不可能,不可能。

  看着张咏月的表情,程皓就知道这个笨女人连这种常识性的问题都不知道。手机请访问:

  136深情款款的程皓

  看着张咏月的表情,程皓就知道这个笨女人连这种常识性的问题都不知道。

  他抓住月月的胳膊,义正言辞道,“他开始就和子岚联手来玩你们的!这就是个阴谋!天大的阴谋,你懂不懂!”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不想听”月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丹尼尔没有骗她。

  “要不然丹尼尔为什么在万盛最危机的时候出资,到最后万盛没事,你们张家却消失在名城!”程皓针见血的指出月月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故意字顿道。

  他就是要让她痛,她越痛,他就越好控制她。

  程皓的话无疑像击击重锤样,打在月月心上,她拼命的摇着头哭喊着,“是我害死了爷爷,是我害了张氏,是我”

  这时的月月才模糊的意识到,这些事情都是因她而起,她努力的回忆着过往,无助的依着墙。

  程皓眉目间掠过丝狡黠,两只手抓住月月的胳膊,“月月,你听着,这些都是子岚和李潇弄出来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月月怔怔的看着程皓,呢喃道,“真的吗?”

  看着月月的反应程皓相当满意,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容易控制,继续添油加醋道,

  “真的,这就是个阴谋!如果没有你,他们样会对付张氏,这都是子岚和丹尼尔的阴谋,你只不过是他们吞下张氏的个借口罢了!”

  “可恶!子岚,李潇我定不会放过你们!”月月咬牙切齿道。

  对于程皓的话,月月基本信了半,毕竟结果就放在那里,她不得不信。

  可是涛哥哥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她,前段日子,她直沉浸在爷爷死亡的悲伤里,安葬好爷爷后,她就直寻找丹尼尔。

  直到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史顺涛才带她来日本找丹尼尔!看来涛哥哥也是直都知道丹尼尔在日本。

  还有丹尼尔的不告而别,还有她来日本后丹尼尔对自己的态度,这些突然都有了个合理的解释!

  呵呵!月月嘲讽的笑着,她还希望嫁给丹尼尔,通过他拿回张氏,多天真!

  不管怎么样我定要问涛哥哥,他定会告诉我的!可是涛哥哥从来没提过啊!

  看着月月脸上变幻莫测的精彩表情,程皓很满意,他拉着月月坐在沙发上,真诚的道,

  “其实想知道答案并不难,你可以直接去问丹尼尔!”

  “不用,我只要问涛哥哥就好,”月月若有所思道。

  现在的月月已经不想再看到丹尼尔了,如果程皓说的都是对的,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们了!

  “我现在就回去问个究竟!”月月说着话,站起身来。

  “今天你受了惊吓,先好好休息下吧!到明天问也不迟,”程皓拉住月月的手,关切的说。

  “程警官,谢谢你!”感觉到程皓冰冷的手指,月月有些不好意思,略带娇羞的看着程皓。

  这时气氛有些暧美,两人尴尬的松开手。

  程皓头疼的看眼月月,又是个花痴,看来又得用美人计。

  “月月,如果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程皓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月月。

  如果能成功激起月月心里的仇恨,好好加以利用,说不定能帮上大忙呢!程皓心下盘算着。

  况且看样子,这个女人在刚刚自己的英雄救美下,似乎芳心暗许了,哼!程皓冷笑声,女人就是愚蠢!

  说不定通过这个女人他还能挖到更多的信息,黑手党和通化到底是什么关系!丹尼尔怎么会帮助子岚,这都是值得怀疑的问题!

  月月无力的摇摇头,是啊!我会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呢?

  没有了爷爷,还会有谁帮她呢!况且她现在无所有,如今她连自己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报仇,

  “我不知道!”月月悠悠道。

  仿佛看穿了月月的心思般,程皓握紧月月的手,动情道,“月月,你别怕,我定会帮你的,”

  程皓的温情牌,深情牌,轮番上阵,月月不缴械投降才怪,更何况月月最近直处于情感低谷阶段,更容易被感动!

  甚至她产生种错觉,程皓就是爷爷派来拯救她的!

  “月月,你放心欺负了你的人,我个都不会放过,明天你先回去问清楚!行了,你今天太累了,早点休息!”

  “嗯!”月月感动的塌糊涂。

  她躺在床上,程皓体贴的给她盖好被子,将灯关上。

  程皓转身要走,却被月月拉住,“你留下来陪我好吗?,我害怕!”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程皓眉目紧锁,他还想回去报告总部,让他们查下黑手党和通化的关系呢!

  这个麻烦的女人!看来美人计用过了!没办法,还得自己收场。

  转过脸却温柔的笑着道,“别闹,你乖乖睡觉!”

  月月哪里肯依,硬是吧程皓拉在了床上。

  程皓无语问苍天,矜持,矜持啊?女人你到底懂不懂,你是饥渴了多久啊?啊?

  他是想用美人计,可也没打算陪睡啊!关键是劳资是弯的啊?啊?

  程皓刚躺在床上,月月就紧贴着程皓的后背上。

  以她傲人的身姿,她就不相信,程皓能点反应都没有,她得意的想着。

  果然程皓是有反应的,可那反应是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反应啊!次奥!

  月月抱了好久,依然不见程皓反应,心下有些不服气了,敢这么无视我的女性魅力,这简直就是耻辱啊!

  于是乎月月的小手也开始不老实了,程皓顿时泪流满面啊!

  当意识到月月的魔抓就要伸向小程皓的时候,程皓当机立断的握住月月的手。

  月月附在程皓耳边柔声道,“我想要!”

  程皓几乎晕过去了!怎么办?怎么办?欲求不满的女人真是如狼似虎啊!真可怕!

  见程皓不说话,月月的心颤,把放开程皓,百般委屈道,“你嫌弃我?”

  程皓暗道不好,想也不想赶紧道,“不是!”

  他意识到,如果接下来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话,恐怕会让之前在月月心里建立的好感和信任瞬间坍塌。

  于是,接下来他说了段连他自己都恶心的话!手机请访问:

  137切听我的

  他意识到,如果接下来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话,恐怕会让之前在月月心里建立的好感和信任瞬间坍塌。

  于是,接下来他说了段连他自己都恶心的话!

  “月月,我救你不是希望你以这种方式报答我,我是真的喜欢你,想保护你,你在我心里是那样的纯洁,高尚,我喜欢把最美好的留在完美的天,而不是现在!”

  程皓目光灼灼的看着月月道,然后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敬上把同情泪,没想到有天他会被女人的说出这么违心的话!

  这样深情款款,这样完美体贴的程皓,拿下任何个女人都没有问题,更何况是最近屡次碰壁,且又在情感低谷期的月月。

  月月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纯洁,高尚,梦幻般的词语。

  原来是这样,现在这世道那还有这样的谦谦君子啊!真是太难得了!

  以前那些个男人找她,哪个不是想睡她,而程皓却不同。

  自己那番挑逗下,竟然还是隐忍着,只因为他真的喜欢她,想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在最重要的天!

  最重要的天!月月有些期待了,难道是结婚那天。

  月月用被子捂住头,心里乐开了花,程皓真是太完美了!

  她越觉得那句话说的真是太对了,不经历几个渣男怎么会遇见暖男,这话说的太对了!

  月月越发对他刮目先看,暗许芳心也更加坚定!

  终于,张咏月满足的不在闹腾,安安静静的碎觉。

  程皓终于安心了,麻蛋,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夜寂静。

  第二日,月月睁开眼,就看到程皓已经买好了早餐,心里那个美啊!果然是个暖男!

  吃早餐的时候,程皓看着兴致勃勃的月月,随意的问道,“你今天回去怎么办?”

  程皓实在是怕啊!他怕这个笨女人会做什么不利于他们的事情,于是试探性的问。

  “你说呢!”月月虽然恨他们,恨的要死。

  可是她哪里知道怎么办,以前都是爷爷为她出气,爷爷不在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你想报仇吗?”看出月月的无奈,也看中月月对子岚和李潇的恨意,他诱导着月月。

  “当然想,可是没有爷爷”月月想都不想斩钉截铁的说道,可是到后半句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了。

  程皓宠溺的摸下月月的头,柔声道,“傻丫头,我说了欺负了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嗯!程警官,你人真好!”月月笑看着程皓脸的幸福。

  程皓无耻道,“叫我哥哥,还有,我只对你个人好!”

  月月满眼掩不住的笑意,程皓在她的心里的形象何止是高大啊!

  见时机已经成熟,程皓郑重的看着月月道,“月月你相信我吗?”

  相信,何止相信,简直太相信了!月月努力的点点头。

  “好!这就够了,只要你相信我,我定会帮你报仇雪恨!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

  程皓紧盯着月月,他要她相信他,点怀疑都没有的相信!

  很显然,答案让他十分满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