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屠钐烊鲜叮俞俺醪蕉隙ǎ?br/>

  下午李潇有活动,子岚早早去接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

  李潇虽然有点心虚,可是见子岚似乎完全不知道,也就闭口不提。

  她怕提,会让他误会,况且她答应了雷先生为他保密。

  子岚从后视镜里瞄眼李潇,路上都不言语。

  李潇也悄悄的不说话,车子驰到永清堂门口停下来!

  李潇莫名其妙下车,子岚则是神秘笑,拉着她的手就往里走。

  子岚带李潇来到永清堂的后堂,后堂后面有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个不大的房子,先生回来后直住在那个小花园。

  看着那个背影,李潇就知道是谁,开心的飞奔过去,“先生!”

  先生转头,李潇就呆住了,他不是先生,而是那日飞机上的那个所谓的老大,李潇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嘴里呢喃着,竟然不是!

  那人笑着的脸也凝固了半秒钟,似是反应过来什么,笑的更厉害了,“丫头!你不想我?”

  这声音,这声音竟然是先生的,李潇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您是”

  “对!他就是你天天念着的人!”子岚笑着走过来。

  “先生好!”子岚拉下顿住的李潇,向先生问好!

  李潇囧囧有神的看着子岚,看着表情丫的他提前知道,竟然回来这么久都没告诉我,害我

  想到这李潇剜眼子岚,可恶!

  更想起那日自己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事情,竟然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句话都不说了!

  虽然她不太理子岚,可是先生回来,她心里还是蛮开心的,三个人愉快的吃完饭,李潇和子岚就回去!

  路上子岚依旧沉默不说话,他在等待,等待李潇能主动告诉她,她这几天每天收到谁的花,又是和谁在吃午饭!

  可是路上李潇什么都没说,回到家李潇洗完澡出来,子岚终究没有忍住,沉声道,“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李潇愣,随机笑着道,“那必须呢!谢谢子岚大人!”

  子岚挑眉,“就这?”

  李潇脸你以为呢的表情,让子岚不再期待什么,闷头睡觉。

  见子岚不说话,李潇也没再说什么,掀开被子,躺在床的另边。

  子岚到底今天看见了没?怎么感觉他今天有点阴阳怪气。

  李潇躺在床上,因为最近工作繁忙,没会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听着李潇均匀的呼吸声,子岚彻底怒了,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不解释!

  他轻轻的坐起来,关上门,来到客厅燃起支烟。

  第二日李潇上班就收到了束蓝色妖姬,卡片上写着老地方见!

  李潇头疼的看眼那花,昨天幸好没被子岚发现,以子岚那个飞醋狂飙的样子还不知道能发生什么!

  于情于理这样都不合适,她今天定要做个了解,对!就最后次,李潇拿定注意后,就不再烦恼了!

  可是谁知道,没过两分钟李潇就笑不出来了,她居然又收到束花,这次是耀眼的红玫瑰!

  同样也没有署名,也是约了李潇吃饭,在离蓝鸟咖啡岛不远处的家餐厅!

  李潇欲哭无泪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们都不知道我有未婚夫了吗?

  她可没有自信到认为自己无限的魅力才被人发现!比起这个她更愿意相信,这花是送错了!

  呵呵对应该是送错了!李潇自我安慰着。

  见李潇捧着束娇艳的红玫瑰站那傻笑,小唯走过来,戳下她,

  “喂!怎么了,收到花傻了!”

  李潇回过神来,看是小唯姐,她笑着凑到小唯身边问了句,手机请访问:

  168正面交锋

  见李潇捧着束娇艳的红玫瑰站那傻笑,小唯走过来,戳下她,

  “喂!怎么了,收到花傻了!”

  李潇回过神来,看是小唯姐,她笑着凑到小唯身边问了句,

  “小唯姐,你觉得以子岚的性格会送人花吗?”

  小唯头雾水,什么意思!

  见小唯脸便秘的表情,她想也没想就走了,然后对自己说,以子岚的性格是绝对不会送花的。

  心里难免有些小失落。

  不过这样想了以后她就释然了好多,仿佛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心理上轻松了不少!

  中午到点她就径直去了蓝鸟。

  见到李潇托姆雷斯似乎很开心,温柔的笑看着李潇,这样的笑容李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在她看来,是父亲的盆友,他就像是父亲样的人!

  李潇坐下来就要说她以后不来的事情,她不希望因为别的事情影响她和子岚的感情!

  子岚在不远的餐馆,不时的看看时间,等待李潇的出现。

  眼看着吃饭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李潇还没有出现!他就知道李潇又去蓝鸟了!

  子岚阴鸷的看着前面,李潇这是给你的最后次机会,没想到你居然不要!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子岚起身就超蓝鸟走去!

  蓝鸟这边,李潇还没来得及说,以后不来了,让托姆雷斯不要送花的话,托姆雷斯就先说要告诉她当年先生遭遇的些事情!

  李潇听到这立刻来了兴趣,这是她的心病,她想先生快乐,想帮助他,可是她连当年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帮助先生!

  更何况现在她已经知道,先生就是她的父亲,所以对于让先生快乐起来的事情,更让她觉得则无盘带!

  看着李潇表现出来的浓厚兴趣,托姆雷斯很满意,他突然道,

  “你为什么对刘杨这么感兴趣?”

  李潇想也不想就道,“我想帮他!”

  托姆雷斯的神情瞬间紧张起来追问道,“帮他?”

  李潇突然意识到什么,自己似乎说漏嘴了!赶紧解释道,

  “是的,我想帮他——未婚夫子岚,他特别喜欢刘杨先生”

  托姆雷斯怎么会相信李潇的说辞,眼睛紧盯着李潇。

  此时的子岚不急不缓的走过来,李潇急于掩盖自己刚刚不小心放的错误,没有注意子岚已经走近。

  子岚邪笑着走过来,坐子李潇边上,把搂过李潇,

  “托姆雷斯先生的手也伸的太长了吧!竟然伸到我这了?”

  李潇疑惑的看着子岚,他们认识?难道这个男人开始就知道我和子岚的关系故意接近的?

  想到这里李潇有些不高兴了,托姆雷斯笑着道,

  “子岚先生多虑了!她真是像极了我的个老盆友?”

  托姆雷斯故作歉意状,“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还没有结婚吧!”

  子岚冷笑声,“好!很好!那就是不知者无罪咯!”

  子岚腾的下站起来,手里的酒从托姆雷斯脸上浇下去,然后云淡风轻道,“对不起啦!没看到您在这!”

  李潇难以置信的看着子岚,好像第次认识样。

  这时突然几个人迅速靠过来纷纷喊道,“爷!”

  子岚轻蔑的看了那几个边上蠢蠢欲动的男子,冷笑着坐下。

  看着四周冲过来的人,李潇这才惊,意识道危险,没想到这么多人在暗处,如果

  李潇不敢往下想,质问的看着托姆雷斯,“雷先生,你怎么解释?”

  托姆雷斯理下自己湿了的头发,拿纸巾不慌不忙的擦了身上的酒水。

  “我想这个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他们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言外之意就是这些人是保护他的。

  他示意几人退下去,几人不甘心的看看子岚和李潇,那眼神分明就不友好,甚至带了几分仇视的感觉!

  李潇下意识的抓紧了子岚的胳膊。

  托姆雷斯优雅的笑笑,似乎刚刚子岚的动作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如果我说,李潇小姐美丽动人,被人喜欢很正常,我也是个正常人?”

  李潇怎么听这话,怎么就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劲呢?

  要知道托姆雷斯在她心里,可是和先生样,他这样说,李潇突然有些懊恼自己的迟钝!

  子岚不屑的睨眼托姆雷斯,似是听到什么笑话般,抿嘴笑,“老婆!你听到了!”

  李潇木然的点点头,事情发展成这样,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此时此刻她不知道怎么办,她只想逃离开。

  子岚看眼李潇,李潇立刻明白怎么回事刚想说什么!

  托姆雷斯就打断了,“李潇小姐,下次见!”

  说完话,就头也不回的带着走下走了!

  托姆雷斯离开后,李潇这才意识到自己身边的起气压有多低,慢慢的松开了子岚的胳膊!

  子岚什么话也没说,看眼李潇面无表情的走了!

  下午李潇都忐忑不安,干什么都心不在焉,子岚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是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意思你到是说句啊!

  难道是暴来临前的前奏吗?

  李潇想了半天突然理直气壮的想,我又没怎么样,只是和父亲的盆友吃了个饭而已么?

  我又没做什么事情,况且我也没有刻意的瞒着他。

  不过他为什么今天突然出现了?难道他昨天看到了!难怪昨天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难道今天早上的红玫瑰也是他送的?

  此时此刻,李潇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情绪,丢下手头的工作就赶紧回家去了,她定要给子岚解释清楚。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会越解释越乱!

  子岚没有回家去,直接去了永清堂,在永清堂的武馆里,和其他的弟兄们打拳击!简直是不要命的打发!

  从子岚进永清堂的第步,三哥就敏锐的捕捉到了,子岚不同寻常的低气压!

  所以他只是远远的看着子岚和其他兄弟个个过招,然后个个被放到,然后他负责惋惜。

  终于连着打了十个兄弟,子岚也累的躺在武馆。

  两只眼睛顶死天花板,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为什么?手机请访问:

  169倔强的李潇

  两只眼睛顶死天花板,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为什么?

  托姆雷斯出来后并没有走,坐在不远处的车里,思考个问题。

  那是李潇刚刚说漏的句,想帮他?托姆雷斯冷笑声,“刘杨,我知道你还活着,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此时在永清堂的先生,突然个喷嚏,后背阵发凉,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仰望着天空,暗自感叹,老天待自己还是不错的,在这个时候竟然给了自己个女儿,想到这,先生顿时觉的倍感欣慰!

  却不知道的是只魔抓正悄然的伸向他们。

  看着子岚躺在那里,三哥无奈的摇摇头,走过来,坐在子岚旁边,“你发什么疯呢?和李潇吵架了!”

  子岚自言自语道,“你知道最近托姆雷斯在做什么?”

  三哥疑惑的看看子岚,“怎么了?听兄弟们说最近这个变太对个女人感兴趣!”

  说到这子岚的脸就黑的不能再黑了,“你知道他感兴趣的女人是谁吗?李潇啊!”

  子岚近乎歇斯底里的吼。

  三哥脸色也变的凝重,“难道他真的知道了些什么?”

  子岚无奈的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只知道他对于先生很感兴趣,现在又在纠缠李潇。

  李潇这个笨女人和那个男人约会好几天都不告诉我,哪怕我知道了,给她解释的机会,她竟然什么都不说!”

  兴许只是个先生当年的粉丝?三哥说完这话,连自己都觉得太没有说服力了!

  什么事情能让,托姆雷斯连合作都不在意,而去追求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更何况他并非直男。

  他们可不相信李潇魅力大到让个弯了的男人突然变直,毕竟这太没有说服力了!

  这太诡异,除非有种解释,他就是当年的李天,子岚被自己的这想法吓了跳,如果他是,那李潇岂不是更危险。

  他突然想到什么,迅速跑了出去,开着车疾驰着超李潇上班的地方去了!

  拿起电话给李潇打过去,李潇接通电话后,子岚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刚刚真是气糊涂了,才自己走了,没管李潇!

  如果李潇再次被人抓走,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那人那么危险,明显的歧途李潇竟然看不出,子岚为此虽然生气,可是更担心李潇的安慰!

  可是先生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他又不想让李潇知道,他怕她难过。他也更不想在先生面前提及,这样的伤疤有次就足矣!

  子岚纠结的看着远处,这个该死的托姆雷斯,等我查出你的真实身份,劳资让你悄然无声的消失在地球上!

  李潇本来以为子岚会气的不理她呢,没想到会给自己打电话,有些心虚道,“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你在哪我来找你,”子岚急着道。

  让子岚没想到的是李潇竟然在家。

  子岚走后李潇直感觉愧疚不安,做什么都出错,索性请假回家,给子岚解释下,看中午的样子,他似乎很生气!

  她很少见他生那么大的气,本来这次的事情李潇就有点心虚。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子岚竟然不在家。她索性爬在地上遍遍的擦地。

  “家?好你等着,我会就到。”子岚二话不说爽快道。

  二十分钟后,子岚出现在家的客厅里,李潇已经坐那等着。

  子岚见到李潇跑过去,紧紧的抱住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髓里。

  李潇被子岚莫名其妙的抱着,他的力道几乎让她动弹不得。

  虽然他不知道怎么了,可是子岚的那种来自骨子里的疼惜,她感受的到,动不动任由他抱着,那种感觉就仿佛松手她就会消失般。

  这样的子岚,让她很开心,可是想到中午的事,

  “你怎么了?”李潇小心翼翼的问着,

  子岚想了半天道“你能不能答应我不再见他!”

  李潇自然的以为是子岚吃醋了,赶紧解释道,“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

  子岚似乎没有听到般,霸道的语气,“总之我不允许你们再见面!”

  李潇推开子岚质疑的看着他,脸你竟然不相信我的表情!

  子岚越过李潇坐在沙发上,对于为什么不让她见托姆雷斯,子岚不想解释。

  李潇则是还挂念着托姆雷斯说的先生当年突然退出的原因,可是因为子岚的意外出现,托姆雷斯也没再说,这个她定要知道。

  “恕难从命!”李潇有些赌气的坐在沙发上。

  李潇心里难免委屈,她和雷先生真的什么都没有,可是又答应先生要为两人的聊天内容保密!

  子岚气的青筋暴跳,似乎自己听错了,反问道,“为什么?”

  “无可奉告!”李潇不仅有些失望,本来以为两人可以好好沟通,她重新拾起抹布开始擦地。

  子岚盛怒的拉住李潇,捏住她的下颚,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李潇那受得了子岚这样,眼睛狠狠地瞪着子岚,句话都不说。

  李潇的态度几乎让子岚发狂,他大吼道,“说,你再不去见他!”

  李潇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神情分明就在说做不到。

  “好!你不说是吧!我打到你说为止!”说着话子岚就紧握着拳头,

  “你说,还是不说!”子岚几乎目赤欲裂的紧盯着李潇。

  李潇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眼睛里溢满泪水,却倔强的不让它留下来。

  如果说子岚开始没误会李潇和托姆雷斯有什么,那么这会他已经不能确定了!想到这,他就嫉妒的发狂!

  他讨厌这种事情失控的感觉,讨厌的发狂!

  啪——

  子岚忍无可忍后,拳打在李潇后面的墙上。

  李潇吓的无力的滑下去,蹲坐在地上无力的哭泣!

  子岚看着李潇哭泣的样子,心里更加烦乱,头也不回的甩门而去!

  听着关门的声音,李潇终于哭出声来。

  接下来的几天,子岚没有回来过,李潇每天自己个人回来,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突然觉得应该搬出去的是她。

  于是她开始收拾东西,突然门铃声响起,李潇以为是子岚就没理,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因为很少人知道这里。

  这里是两人从b国回来后,子岚专门为两人准备的爱巢。怕被人打扰,两人从来没对外提起过!手机请访问:

  170

  这里是两人从b国回来后,子岚专门为两人准备的爱巢。怕被人打扰,两人从来没对外提起过!

  李潇也没想到不是子岚,门铃很执着的响了好久,李潇拖着步子打开门,转身就走!

  “怎么了?不欢迎我啊?”熟悉的声音响起,李潇赶紧转过头。

  竟然是先生?李潇惊喜的看过去!接住先生手里的东西!

  让她没想到的是后面又出来个人,三哥?

  “呵呵我奉子岚大人的命把先生送到这里,他怕你个人急!他这几日有些忙,抽不开身来看你!”

  三哥赶紧解释道。

  李潇笑着将三哥让到屋里,这才看到他还提了先生的行李。

  看到先生的行李她就知道子岚是什么意思了!竟然派先生来看着我,这个可恶的男人!

  三哥寒暄了几句就匆匆走了!

  下去以后子岚竟然在车里,三哥嫌恶的看着子岚,

  “我说爷,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上去?还有你这样悄无声息的坐在我车里,你不怕我误伤你吗?”

  子岚大爷似的躺在后座上,冷笑声,“哼!就凭你?”

  三哥也懒的和他贫嘴,自动忽略掉子岚话里的挑衅,“她正收拾行李呢!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说起李潇,子岚脸上的笑容没有了,脸上夹杂着些许的苦涩。

  “托姆雷斯的身份查的怎么样了?”

  三哥从后视镜担忧的看看子岚,“小雨说最迟明天会有个结果!”

  “你这样何苦为难自己,要不你把先生的些事情告诉李潇,把我们的推断也说给她!让她自己掂量着来!”

  三哥看着子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