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触手可及。

  每每想到这芸芸就激动不已,但另方面,除了对招弟的奇遇羡慕嫉妒恨意外,更多的是担忧,那天看招弟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彻底的被子岚的魅力所折服了,没有那个女人能抗拒的了个集智慧与美貌并从的男子。以招弟单纯的心性只怕会越陷越深,更何况她还谈过恋爱,最要命的是子岚是个同性恋啊!啊!

  这简直令芸芸抓狂。

  最终芸芸心下狠,眼神异常坚定。

  拨起了那个尘封已久的电话!

  “喂!大美妞,终于想起我了”

  富有磁性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语气轻佻。

  芸芸眉头紧。

  “清永!有比生意做不做”

  “做,必须做啊!哪有有钱不赚的理!”

  “要做的滴水不露!切记啊!”

  打完电话,芸芸握紧拳头,招弟,也许这样会好点,只希望你到时候别恨我!

  此时的招弟已经被子岚强行带到了公寓。

  慵懒的丢下句话:“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离开!我困了,去睡会!还有别想离开!”

  招弟气结,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惹怒恶魔后的严重后果,你不觉的很幼稚咩!

  招弟冷笑声,

  “小心我告你拘禁!”

  “随你!”

  凉凉的丢下句,就径直上楼去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咩!子岚你到底要不要脸。

  见子岚上了楼,招弟迅速的跑到门口,才发现切竟然都是徒劳,她根本打不开门。

  发现逃不出去以后,招弟上下打量着房子,看到满墙都是子岚的招贴,海报,嫌恶的看着眼,。

  啧啧,还没我好看,招弟照着照片里的也摆出个相同的造型!左右晃下手臂,眼神迷离的看着前方,到有几分迷离的性感。

  躺在床上的子岚,打开笔录电视,看着招弟在那抓狂,笑的像个恶趣味的孩子,就在招弟摆出那个造型的时候,子岚眸子亮光闪,想起那晚,招弟救场时的惊鸿瞥,到底是哪里见过啊!这么眼熟?

  子岚将画面倒回去,定格招弟摆的,来来回回仔细的看着。手机请访问:

  第二十章招弟的报复

  “喂!皮特,发到的图片收到了吗?帮我查下这个人?”

  “你别告诉我,这么有张力的模特是李潇!”

  “对,是他!”

  楼下的招弟,折腾够了,在冰箱找了堆吃的,吃完后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在沙发上睡着了。

  吩咐完后,子岚也呼呼大睡!

  不知过了多久,子岚睡的迷迷糊糊,只觉的口好渴,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刻,子岚摸着黑下了楼,径直来到厨房,给自己到了杯水,咕噜咕噜的喝下去,在回去的时候,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拦住了,迷糊间绕了下,却还是被挡住了去路,子岚慢慢的付下身去,伸手去摸,突然地上张披头散发的女人脸突兀的抬起,借着微弱的路灯,那张泛蓝的脸更显阴森恐怖,熟知子岚的人都知道子岚最怕这种东西,连恐怖片提都不能提。

  “啊!”

  声尖叫划破夜的静默,子岚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转身没了命的往楼上跑。

  昏暗中,招弟的脸上抹过丝邪魅的笑容,叫你不然我回家,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神经病居然怕这个,哼!

  末了,没事人样躺在沙发上继续睡觉。

  回到卧室后,子岚气喘吁吁的拍着胸口,拿出遥控,将屋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

  将闭路电视打开,就是招弟那张脸,这才想起,这个可恶的女人还在这里。

  哼!

  子岚用脚趾也能想出是招弟这个鬼丫头故意的。

  咚咚——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子岚气愤的冲下楼,只见招弟安安静静的睡着沙发上,桌子上垃圾,零食,饮料瓶散落地。

  子岚气结的叹口气!

  “啊——!”

  个女人怎么能如此不雅,就连睡相都那么不堪,简直不堪入目。

  “起来!起来!”

  子岚气愤的揪起在那装睡的招弟,像拎小鸡样拎了出去。

  砰——

  伴随关门声而来的是,招弟被强行丢出了门外。

  看着子岚吃瘪,招弟心里那个乐啊!哼!叫你霸道无理,知道姑奶奶不好惹了吧!

  这下可以回家咯!颠儿颠儿的往电梯走。

  突然,招弟顿住脚步,发现有那么点不对,哪里不对捏!

  鞋子,没穿鞋子,呃!被拎出来的时候没穿鞋子。难道这就是恶有恶报咩?不过,这样也算恶?

  不过和子岚比起来,他就是十恶不赦了吧!

  “那个,这个能不能把我的鞋给我啊!我没穿鞋子!”

  招弟期期艾艾的站在门外,看子岚刚刚那个样子似乎真的很生气呢!早知道这么容易就出来,我为什么不把鞋子先穿上呢!不过,招弟,你的逻辑还真是很强悍啊!有木有?

  看来得换招了。

  “欧巴——”

  “国民欧巴——”

  招弟爬在门上边叫,边贴着墙听里面的动静。

  见许久里面没有反应,招弟起身准备离开,突然眼前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正猥琐的笑看着她。

  “小姑娘!你在叫我?”

  “啊!”招弟吓的连连后退。手机请访问:

  第二十二章突如其来的告白

  “小姑娘!你在叫我?”

  “啊!”招弟吓的连连后退。

  “不,不是,我,我老公在房子里!我们吵架了!”

  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像个变态,如果说自己被人丢出来,他会不会所以,干脆就说小两口闹别扭,他应该有所顾忌吧!

  “宝贝!你在做什么呢?又在勾搭小姑娘吗?快点回家了?”

  个妖娆妩媚的女人,袭性感黑丝绒露肩群,眼若秋水,神采奕奕的看着油头粉面的那个猥琐男子。

  “什么?就这人?宝贝?”

  招弟忍着呕吐的冲动,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这女人,身材不错,可谓美艳动人。竟然会喜欢这么个猥琐男人,还称呼宝贝?天!

  “那有,我的小亲亲,”

  猥琐男子将目光收回,看向黑衣女子。

  只见那女子魅笑着,挽着那中年男人扭扭的走了。

  招弟抖落身的鸡皮疙瘩,目送二人离开。

  末了,那女子回头鄙夷的看了眼招弟光着的脚丫子,嘲讽的笑。

  这么熟悉的眼神,在哪里见过?

  招弟的脑子里,迅速的播放着画面。

  对了,那天被碰瓷的土豪!就是她。有钱就可以这么任性吗?哼!看看她身边的男人,指不定是小三也未可知。

  于是招弟也报以鄙夷的笑容,女子脸上明显僵,转而意味深长的笑笑。

  看着两人走远,招弟也终于明白,指望那个人,把鞋子给她无疑是痴心妄想了,于是耷拉着脑袋离开。

  叮铃——

  招弟迅速的打开简讯,条暧昧的短信映入眼帘。

  “亲爱的,吃饭了吗?”

  亲爱的?难道是发错短信了?招弟看了下电话号码,是陌生号,想想身边没有人这么称呼自己,果断认为是发错信息了。

  “rr!我想你发错了!”

  “绝对不可能!我就找你,李潇!”

  名字正确,难道是传说中的骗子?之前听过太多关于骗人的手段了。

  “哈哈,需要给你打钱吗?”

  招弟火冒三丈,大半夜不穿鞋,在街上乱跑就已经够倒霉了,现在居然又跑来个骗子,心情能好才怪。

  “我是你的高中同学,你忘了?我坐在最后排的左边的角落里!”

  招弟迅速的回想着。

  左边角落不是篮球队的队长,苏飞吗?高大帅气,最重要的是篮球打的超棒,那时候,有段时间招弟对苏飞很是痴迷呢!但是他怎么会突然联系自己。招弟还是不确定试探着问。

  “那你是?”

  “苏飞!”

  真的是苏飞。天啊!曾经心中的男神之,竟然会在多年后主动联系我?

  “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毕业这些年,我挺想你的,直在找你,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让我找到了你!”

  什么?这算不算是告白呢?,招弟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弄的有些头晕。

  “这样吧!你在哪呢?我来找你!”

  招弟竟然神使鬼差的说了自己的所在位置,可是说完立刻就后悔了,自己现在这个鬼样子,怎么能见曾经的男神,懊恼的各种锤头。

  突然,辆黑色的商务轿车,毫无预兆的停在路边。

  天!这么快?神速啊!手机请访问:

  第二十三章被绑架

  招弟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几个黑衣人粗鲁的按进了车里,刚想说什么,直觉身体越来越重,眼前的切变得模糊,只听见几个人刺耳的笑声,以及粗暴的言语。

  “就这妞,就这幅鬼样子!”

  “三哥也真是,说什么是正点妞!”

  招弟只觉得眼睛很困,慢慢的对周围不在有任何感知的沉沉睡去。

  这边,永清收到地点后,眉头微皱,这个地方看着倒是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轰轰——

  伴随着阵阵马达声,摩托车箭样的飞出去,那拉风声音,引得众人纷纷侧目,永清丝毫不为所动,桀骜不驯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专注的看着前方,就像他做事样,从而终的专注,正因为这点,很得三哥赏识,所以这几年,永清爬的快,短短五年,就已经是分堂堂主,最重要的是他是几位堂主中最年轻,最帅的堂主,层传言永清回是下任的门主。

  十分钟后,永清来到招弟所说的碧水湾,四下竟然个人也没。

  电话也是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竟然放我鸽子,调皮,不过有意思!哥哥陪你玩这游戏了。

  永清嘴角勾起个冷酷的笑容,骑着车子延长而去。

  径直来到名城家高档私人会所,永清老远就就看见阿庆在门口等他。

  “永哥!”

  看见永清的车子停下,阿庆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

  “听说,三哥今天抓了个女人回来!”

  “抓就抓呗!你鸡冻有个屁用啊!”

  “三哥最近怎么了?是不是最近精虫上脑了!”

  “你小子,就你嘴贫,小心被他听到拔了你舌头!”

  三哥的狠辣自是不用说,别说拔舌头,比这更狠的事,他都能做的出,只是三哥这几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出来活动,手里的活基本都是由几个堂主搭理的。

  永清将车子放,将钥匙扔给啊庆,

  “将车子停好!再下来!”

  永清刚走到会所门口,几个人就恭恭敬敬的将其迎了进去。

  “今天抓的什么人?”

  永清漫步漫不经心的问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听说是碧水湾抓来的,别的就不知道!”

  碧水湾?今天那个女人不是说在碧水湾吗?不知道为什么,永清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太清楚,听说是上面突然的指示。”

  这样啊!应该不会是那个女人,永清清楚的调查过那个女人,身份背景很干净,不会轻易和他们挂钩的。

  “这次抓的好像不是圈子里的人!”

  永清放松的心陡然间提高,

  “谁做的?”

  “虎哥!”

  “什么?”

  虎哥,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臭名昭著,凶残嗜血,最重要的是好色,被其抓回去的女人基本都难逃魔爪!

  想到这,永清脸上抹过丝狠厉,将烟头淡然的丢在地上,狠狠的踩灭。

  “阿新,迅速去调查下那个女人的背景!你们先下去,查清楚速来汇报!”

  见几个人出去,永清拿起电话又拨了过去,依旧无法接通,最终犹豫了下,永清拨通了另个电话。

  “喂!”

  柔软的女人声。

  “萧芸,你的那位朋友”

  咚咚咚——

  阵敲门声过后,阿庆将李潇的资料呈现在永清眼前。

  永清心下惊,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摆摆手示意,手下出去后,接着话道,

  “萧芸,你的那位盆友被绑架了!”手机请访问:

  第二十四章通知子岚

  “萧芸,你的那位盆友被绑架了!”

  “什么?”

  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早已是忙音。必须确认!

  芸芸迅速将电话打到于凤娇那里,听到芸芸问起招弟,于凤娇难掩几分得意的将早上所见说了边。

  “那她回家了吗?”芸芸好不容易等于凤娇说完急着追问。

  “哎呀!你这个小丫头,真是不懂年轻人的世界?”

  “所以呢!是没回来?”芸芸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芸芸无力的挂了电话。

  “喂!喂!”

  于凤娇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电话里的忙音,嘀咕道,

  “真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这样对待老人家!”

  怎么办?

  报警?芸芸不知道怎么办,或许找子岚问下,不会和他有关系吧!不管怎么样定要去问个所以然。芸芸出门前,给起的朋友打了电话,如果自己两小时内不回来就报警。

  依稀记得招弟提起过招弟送货的那个地方,可是,安保人员怎么也不让她进去,芸芸急的都快哭出来了,看来得在这守着了,我就不信你明天还不出来!

  终于。

  第二日,芸芸看到那辆拉风跑车的时候,没了命的迎上去。

  呲——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子岚无奈的摘下墨镜,慵懒的将手伸出去,

  “拿来,”

  “什么?”

  芸芸不明所以的看着子岚,

  “哎!知道了,知道了”

  子岚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顺手拿出张海报,熟练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拿去!不用谢我!”

  “什么?”

  芸芸气氛的握着拳头,果然是男神经病,招弟的形容很贴切,芸芸强忍着心中怒火,隐忍的说,

  “我说”

  子岚不耐烦的发动车子,准备离开,眼看车子就要开出去,芸芸大吼声,

  “招弟被绑架了!”

  绑架?子岚手下动作滞,这才认真看了眼芸芸,见其表情焦急。

  “李潇,李潇被绑架了!”

  什么?子岚顿觉脑子嗡的下!关我什么事儿!

  车子疾驰而去,芸芸无奈的看着远去,拿出电话准备报警,突然车子又到了回来。

  “上车!”

  对于招弟的被绑架事件,芸芸避重就轻的说了盆友去找她,结果发现被绑架了。

  可是什么人会绑架招弟?子岚想破头也想不出来。

  在个路口处,子岚将芸芸放了下去。

  回忆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难道是因为自己最近和李潇走的太近,而引发的?是冲我来的?

  可是国内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名城有名的那几个恶霸,子岚也是早有耳闻,除了他们没人敢这么猖狂的绑人玩。

  子岚脑子迅速的运转着,永清堂的永清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可以排除在外,龙门堂龙哥天生好堵,早已成家立业,切出了名的怕老婆,这个也排除在外,朱雀堂的朱雀是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很是长情,也可排除。

  虎门堂的虎哥,肥头大耳以好色出名,不管怎么样,先去虎门堂,大不了挨个闯边。就不信找不到这个女人,最好祈祷她没事,要不然我会踏平四大堂。

  子岚嘴角摸过丝狠厉,邪魅的笑容更显阴森恐怖。

  “必须要让你们知道,你们惹了什么样的人!”手机请访问:

  第二十五章闯虎门

  “必须要让你们知道,你们惹了什么样的人!”

  话说,子岚,你确定他们惹的是你,而不是招弟咩?

  子岚气势汹汹的来到虎门堂,霸气的将车子直接停在虎门堂的门口。

  几个黑衣人迅速围了上来,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但看到子岚下车的时候,脸上竟是鄙夷之色和玩味的笑容。

  “吆!这不是大明星子岚吗?”

  明星在这些人眼里算不得什么,他们老大不知玩过多少明星呢!就在最近红极时的玉女才做了虎哥的入幕之宾,有的时候碰到老大心情好,也会让他们领略那滋味的。

  所以这些无疑是司空见惯了的,在他们眼里这些所谓的明星,不过都是些人尽可夫的荡妇。

  子岚嘴角摸过丝邪笑,帅气的下了车,摘下墨镜,那架势绝对霸气。

  陡然转,那气势在弹指间消失,子岚谄笑着戳下个黑衣人,

  “这位哥哥,好有型,”

  那模样绝对风。

  不是没见过老大玩男明星,只是这是早些年的事了。

  所以几人倒也不敢造次,也不鳖近老大换口味,又开始对男明星感兴趣了,不管怎么样,这子岚可算的上是人间尤物,当真美得很。

  无可厚非,子岚绝对有这资本。

  况且如此霸气的出场,当真是镇住了几人,几人竟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了。

  子岚则是大摇大摆的闯进虎门堂,直进内堂,路上竟也没人敢拦着。

  见内堂空无人,子岚径直走向后堂,边观察,边搜寻招弟的蛛丝马迹。

  突然听到前面有动静,悄悄上前。

  “小贱人!看我弄不死你!”

  房内再没有任何声音。

  什么?难道,难道我还是来晚了吗?子岚顿觉气血。

  他几乎都能想到招弟隐忍的咬着唇默默流泪的画面,想到这些他整个都发狂了。

  腾——

  脚踢开门。

  啊!

  只见两个身体的人慌乱的遮住身上,那画面绝对活色生香。

  当看到那个女人那张脸的时候,子岚的脸上抽了下,竟然是她?

  女子显然也是惊,绯红的脸颊,微微别过脸去。

  自觉忽略掉虎哥那令人作呕的肥硕身子,子岚淡然道:“对不起,走错了,你们继续!”

  没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