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情况颜辰希从来没有经历过,惊奇的同时,心里还有丝丝温暖。

  颜家是个冰冷而陌生的家族,每次回去就只是吃顿饭,吃完之后就各自回去,点家的温暖也没有。颜辰希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但在遇到南梦旋之后,他就有点不能忍受那样的感觉了。

  除非每次爷爷喊他回祖宅吃饭,不然他是尽量能不回去就不回去。

  颜辰希并没有发现,自己此时的眼睛,完全在南梦旋的身上,随着南梦旋去哪里,他的目光就去哪里。

  南梦旋被颜辰希看的浑身不舒服,她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对颜辰希说道“颜辰希,你盯着我看什么?我的背后有东西吗?”

  开始南梦旋都尽量的无视颜辰希的目光,可是颜辰希点也不懂得收敛,看着她是全身起鸡皮疙瘩。

  颜辰希闻言,收回了目光,淡淡的说道“你继续。”

  见此,南梦旋这才继续打扫卫生,颜辰希这下子稍稍收敛了,并没有直盯着她看,而是是不是的瞅两眼,仿佛在看她到底还在不在。

  这样的眼神,比刚才那样赤裸火热的目光,让南梦旋更加受不了,她也懒得去跟颜辰希计较,心里默念着:感觉不到,感觉不到,感觉不到。

  颜辰希如果此时知道南梦旋的想法,脸色定灰黑下来的。

  房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南梦旋收拾完之后,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开心的看着尘不染的家,心里阵满足。

  自己的房子还是要自己打扫才除服,颜辰希也看着焕然新的房子,眼里露出丝笑意,看着南梦旋的眼神,温和了番。

  如果开始,他打着让南梦旋做情妇的想法,那此刻的颜辰希,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他虽然还无法确定,自己对南梦旋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他肯定的,在他心底南梦旋,不是情妇,也不是情人。

  “咕”南梦旋的肚子发出阵声音,她摸了摸肚子,发现自己好饿哦。

  南梦旋抬起头,就看到颜辰希满是笑意的目光,她的脸噌的下子就红了,脸皮有点挂不住,尴尬的说道“我去做点吃的。”

  然后急急忙忙走进了厨房,颜辰希看着南梦旋的背影,眼眸中的笑意久久不曾消散。

  躲进厨房的南梦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蛋。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她就轻轻的拍了拍额头,懊恼的抱怨道“又被他看笑话了,烦死了为什么每次都要出状况。”

  外面的颜辰希,可知道南梦旋此时的抱怨,他还想着刚才南梦旋肚子饿的表情,以往跟他交往的女人,每个人都十分注重行为举止,在他面前从来不会出这种状况,南梦旋可是第个。

  南梦旋等脸上红云消散之后,才平静下心,这才从冰箱里拿出东西,准备做饭吃。

  第五十九章酒宴

  ?

  南梦旋做的这顿饭,既算他们的午饭,也是他们的晚饭了。

  等饭后,南梦旋就懒散的躺在沙发上,动不动的。南梦旋无聊的看着电视,全部都是没有营养的泡沫剧,南梦旋无奈的关掉电视,无所事事的动了动身体。

  依旧在看股市的颜辰希,也注意到了南梦旋的动作,正想对南梦旋说什么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颜辰希拿过来看,是温泽宇的,他接起来“总裁,刚才高升集团,派人送来张请柬,邀请您参加个慈善晚会,您去吗?”

  高升集团是颜氏的忠实合作伙伴,两家公司合作也有好几年了,直相处都非常融洽,这次高升集团的邀请,颜辰希没有理由拒绝。

  “时间,地址。”颜辰希简洁的问道。

  “后天晚上七点,在新朝大酒店。”

  “恩。”

  颜辰希挂了电话,垂眸沉思了番,高升集团有个慈善机构,每年都会邀请许多人知名人士参加,他们的慈善机构,也做的非常好,在业界里保守好评。

  颜辰希看着旁,无聊的南梦旋,脑海里突然出现个想法,说道“南梦旋,有没有兴趣陪我参加个慈善晚会。”

  南梦旋闻言,皱了下眉头,奇怪的看着颜辰希,不懂他为什么会找她?虽然她不是上流社会的人,但也懂得,像这样的慈善晚会,参加的人基本都是名人,她个大学生,去做什么?

  “不去。”南梦旋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颜辰希问道。

  南梦旋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只是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聚会,我去了不合适,而且我也不想去。”

  以前颜熠然参加什么聚会的时候,也提议过到南梦旋起去,南梦旋每次都拒绝了,她不喜欢那样的气氛,也不想那些人误会她。

  她什么身份?踏进那样的场合,定格格不入,而且被有心人知道她的身份,指不定就要把她想成,那种趋炎附势的女人。她只是想简单的过生活,并不想沾染这些麻烦。

  颜辰希很显然不懂南梦旋的想法,他追问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是我颜辰希的女人,我带你去谁敢说什么?”

  南梦旋闻言,有点无奈的说道“颜辰希,当着你的面他们的确不敢说什么,私底下可指不定怎么说。再说了,我们现在的关系,合适吗?”

  南梦旋从来不自作多情,她可不认为颜辰希是把她当女朋友,在颜辰希的心底,恐怕她就是个情人的身份,等什么时候腻了,就可以抛开了。

  如果颜辰希知道南梦旋的想法,定会气的敲开她的脑袋。他这段时间煞费苦心的对她好,也不强迫她做任何事情,就是想让她明白,她不只是简单个情人。

  “我们什么关系?”颜辰希问道。

  闻言,南梦旋语塞了,她有点嘲讽的看着颜辰希,不知道他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们什么关系,你不是很清楚吗?”

  看着南梦旋嘲讽的眼神,颜辰希下子就明白了,他皱了皱眉眉头,眼里闪过丝恼意,说道“你不记得上次我说过的话吗?我说过,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下,不然你以为,这段时间我为什么不动你?”

  情人对于颜辰希来说,就是解决生理需求的人,可有可无。他不是贪恋美色的人,他的情人是都,可每个人除了有身体接触以外,不会有任何联系,这个是他的底线,他可不希望像他老爸,搞出堆私生儿女出来。

  南梦旋被颜辰希提示,就突然想起来,在市颜辰希说的话,当时她并没有当真,因为她觉着颜辰希,不是那种会定心的男人,他怎么可能放弃片森林,只为了颗树苗呢?

  南梦旋眼里的不相信,让颜辰希看的清清楚楚,他明白想要改变南梦旋对他的看法,不是朝夕的事情,他不着急可以慢慢来,但是有些事情,该定下来的还是必须定下来,他不喜欢拖下去。

  “南梦旋,我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后悔,也绝对不是戏言。你不喜欢做我的情人,我就让你做我的女朋友。”颜辰希的话,有几分恩赐的感觉在里面。

  其实颜辰希根本就没有那种意思,只是说话向强势习惯了,不免有那样的感觉。

  “颜辰希,我不想做你的情人,也不想做你的女人。”南梦旋拒绝了。

  颜辰希不生气,如果南梦旋要是痛快的答应他了,他才会觉着奇怪。

  “告诉我,理由。”颜辰希霸道的说道,点也不允许南梦旋拒绝。

  南梦旋叹了口气,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的情绪,说道“颜辰希,你还记得你之前对我说的话,你说过颜氏的每个人,都没有自己选择婚姻的权利,你说熠然是,你也是。想必你之前的两任妻子,都是家族联姻吧。”

  “我和熠然都不可能在起,何况是你?熠然在颜家,算不上多么重要,可你不样,你是颜家现任掌家人,你的妻子肯定需要个跟你匹配的身份,我不过是个平凡的女人,还有个赌徒的父亲,你认为这可能吗?”

  “你不要告诉我,你认为切都可以解决。我认识的颜辰希,可不是那种毛头小子,从来不会给空头支票。”南梦旋慢慢的诉说着。

  南梦旋每句话都说的无懈可击,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现在颜辰希才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他那样说,不过是想让南梦旋对颜熠然死心罢了,现在他收到报应了。

  颜辰希皱了下眉头,考虑着要怎么敢南梦旋解释,可在南梦旋看来,颜辰希的沉默,就是默认了她的话。

  “颜辰希,如果你还是有点良心,就不要把我带入你们那个圈子,等那天你真的对我厌恶了,可以放我离开。”南梦旋带着淡淡的祈求。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语,让颜辰希的心微微抽疼了下,他说道“南梦旋,有些话我只说遍,你仔细给我听着。颜家的人是没有选择的婚姻的权利,可并不代表我就没有;另外,开始我的确是想让你做我的情人。”

  “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我们可以试试,我也是认真的。前提是,你必须也真心以待,我不喜欢耍别人,同时也不喜欢别人耍我。”

  听到这些话,南梦旋说不吃惊是假的,她甚至很震惊。她没想到颜辰希居然会说这番话,让她都为之动容,可是这并不能改变她的些想法。

  “颜辰希,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你想过没有,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人,相比你们这些豪门,我不过是个小丑般的存在,我那个赌徒父亲,会是我辈子的污点,根本无法抹去。”南梦旋低沉的说道。

  南田的存在,的确是南梦旋生命中的个污染,放在平常人家,看到南梦旋有这样个父亲,都不定能接受南梦旋,更何况是颜家的那样的大家族。

  南梦旋的这些担心,颜辰希怎么会没想过呢?如果他要是真的想娶个背静雄厚的妻子,抓大把,根本不用愁。但是他不喜欢,他也不屑。他的事业他自己会努力,根本不需要所谓的联姻帮忙。

  “南梦旋,我不喜欢承诺什么,也不喜欢保证什么,有些事情现在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我会做给你看的。”颜辰希说道。

  这样的话,让南梦旋微微感动。这样的话换做个普通人说出来,南梦旋说不定就会鼓起勇气和他在起,然后起努力。可颜辰希不是个普通人,而且从开始,颜辰希就是个屠夫,拆散了她和熠然。

  虽然现在她不记恨颜辰希了,可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无压力的接受颜辰希。

  “颜辰希,我们拭目以待吧。”南梦旋淡淡的说道。

  南梦旋现在其实很矛盾,从市回来之后,她就直处于这样的情况。方面不想和颜辰希有牵扯,可又甩不脱颜辰希,甚至心里对颜辰希,还有丝丝的依赖。

  南梦旋不知道这份依赖,是什么产生的,也许每次她最脆弱的时候,颜辰宪会出现在她身边,也许是颜辰希这样强势的闯进她的生活,甚至不顾她的意愿,就对她好。

  “南梦旋,虽然你现在不接受我,但我希望你可以保证,你不要再和颜熠然牵扯,你知道我性格,我不想做些让彼此后悔的事情。”颜辰希提醒道。

  他可以接受南梦旋现在还喜欢着颜熠然,毕竟他迟了三年,颜熠然在她的心间占据了三年,他给她时间去忘记颜熠然。但如果在他在起的期间,她和颜熠然纠缠不清,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

  南梦旋的心里早就放下了对颜熠然的期盼,如果再最开始,南梦旋还幻想着,她和颜熠然还可以再起。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已经彻底明白了,他们两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了。

  先不说颜熠然的身边,已经有了另外个人,就是她也不能允许她,再回到颜熠然的身边,这样对他不公平。

  “你放心,我和熠然,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南梦旋说道。

  颜辰希虽然心里还是有几分不相信,但是他可以试着去相信南梦旋的话。

  “南梦旋,你不要让我失望。”

  南梦旋不懂颜辰希为什么会这样说,颜辰希也知道南梦旋不明白,但是他没有点破。

  他前两任妻子,都是爷爷给他安排的,他那个时候对娶谁,都无所谓,既然爷爷安排了,他娶就是了。虽然他对她们没感情,可也给了她们最大的自由,她们却还是背叛了他。所以他用极端的手段处置了她们,他也因此背上了克妻的名声。

  看着沉默的颜辰希,南梦旋头次觉着,颜辰希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男人,也会有普通男人该有的情绪。

  第六十章兼职

  ?

  颜辰希想带南梦旋去慈善晚会的想法,并没有实现,南梦旋说什么也不肯去,颜辰希尽管恼怒,想强迫南梦旋去,不过当看到南梦旋脸颊上青紫的痕迹,就有点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颜辰希并没有放弃这个想法,到时候他总有办法的。

  “你这段时间,不要出去做什么兼职了,好好在家休息。这张卡上面有足够钱的够你生活,我不希望看到你再出去做兼职。”颜辰希说完,就把张白金卡,放到了茶几上。

  南梦旋看了看茶几上的卡,眼里闪过丝嘲讽的笑意,颜辰希还真够大方的,出手就是张白金卡。

  “你好好休息,我这几天不会过来了。”颜辰希说完,换了身西装就离开了。

  颜辰希原本不想离开的,可是今天发生的些事情,让颜辰希不得不冷静下,想清楚到底要怎么安排南梦旋。

  让他放手是不可能了,南梦旋又不想待在他的身边,必要时他不得不实行那个办法了。

  颜辰希的离开,让南梦旋松了口气,拿起茶几上的卡,南梦旋苦涩的笑了,不管如何她还是沦到了这步。

  说她不是颜辰希的情人,估计都没有人会相信。

  今天颜辰希说的那番话,她并不是很相信,颜辰希可不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他的真心可值不了钱。

  他可以对她这样说,下秒同样可以对别的女人说,在他的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不管南梦旋怎么想,她现在只能走步看步了,她摆脱不了颜辰希,就只能尽可能的保护自己。

  这两天,没有颜辰希的存在,南梦旋过的很潇洒,也不需要提心吊胆,就怕有人看到,她和颜辰希在起。

  在家待了两天,她脸上的痕迹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要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脸上的痕迹。

  见脸上的痕迹差不多消失了,南梦旋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她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下去。

  南梦旋拿出电话,给夏子琳打了个电话。

  “子琳,你现在忙吗?”南梦旋问道。

  “不忙,梦旋有事吗?”夏子琳问道。

  “我就是问问,明天有时间嘛,我们起做兼职吧。”

  夏子琳本来想南梦旋到底伤到哪里了,奈何这两天真的是太忙,今天她下午会有点时间,准备去看梦旋的时候,梦旋就给她打电话了。

  “梦旋,你没事儿了吗?”夏子琳关心的问道。

  “呵呵你放心吧,怎么样明天有空吗?”南梦旋询问道。

  夏子琳连忙说道“有啊,明天新朝酒店要举办个慈善晚会,正在招礼仪小姐,我已经报名了,如果你要去,待会我就给负责人说,把你的名字加上去。”

  “好啊。”南梦旋愉快的答应了。

  “那好,等下午我忙完,我就过来找你。”

  “行。”

  南梦旋挂了电话,脸上挂起个愉快的笑容,心里也是感觉阵轻松。想起子琳说,下午要过来看她,她赶紧爬起来,把房间里关于颜辰希的东西,统统都收起来,藏到了衣柜里面。

  南梦旋仔细的检查了房子,确定没有颜辰希的东西之后,才稍微松了口气,颜辰希就是她生活中的个不定是扎德,指不定那个时候就突然爆炸了,点预兆也不会有。

  夏子琳的到来,比南梦旋要早点,中午才过会儿,夏子琳就来了,而且手上还拎着大袋东西。

  南梦旋看着夏子琳过来,问道“子琳,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夏子琳笑了笑,说道“反正我也是个人,所以就早点过来了。”

  闻言,南梦旋纳闷了,有点疑惑的问道“你个人?子远呢?”

  听到南梦旋问夏子远,夏子琳立马就拍了拍头,这才说道“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子远被人带走了,就是前两天的时候,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可想着你可能不方便,就没有通知你。”

  南梦旋更加疑惑了“子远被谁带走了?”

  夏子远只是个智商只有十岁还的人,谁会带走他?而且她听子琳说过,她们在市都没有亲戚了。

  “是个国外的机构,他们看上了子远的记忆力,想带子远去国外接受培训,开始我并不愿意,你也知道我就子远个亲人了。可那边的人告诉我,如果子远跟他们去国外的,他们可以治好子远,让他成为个正常人。”

  “听到他们这样说,我就答应了,我不希望哥哥直像个孩子,现在有我在,我能照顾他,如果那天我要是不在了,就没有人可以照顾哥哥了。”

  闻言,南梦旋也理解夏子琳,如果换做是她的话,听到对方那样说,也会把同意他们带走夏子远的。

  “子琳,知道那个机构的地址吗?”

  夏子琳摇了摇头,有点郁闷的说道“那人告诉我,他们的机构比较隐秘,所在的位置不能告诉别人。他给我了个电话号,让我可以定期打这个电话,知道哥哥的情况。”

  “子远,他的反应怎么样?”南梦旋询问道。

  夏子远相当依赖夏子琳,只要超过天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