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吻了南梦旋。

  开始南梦旋挣扎的很用力,可以说是拼了命的,但后来突然就安静下来了,南梦旋安静下来颜辰希也没那么的粗暴凶狠了。

  亲了会颜辰希才离开南梦旋,修长指头轻轻的捏着南梦旋的下颚,没怎么用力气南梦旋就眉头皱了起来,疼得有些脸色苍白了,手松南梦旋的下颚上就多了两个红红的印子。

  颜辰希低垂着眉头看着,看到了新大陆样的紧盯着南梦旋的下颚看,看了好半响才抬头朝着南梦旋的双眼看,南梦旋眼睛里已经红了,而手还用力的要把颜辰希的手扯开。

  “永远都不要背板我,结果你永远都无法想象,我可以给你时间让你慢慢适应,但绝不会改变决定,熠然回来之前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想好怎么和熠然说,对你对他都有好处。”这就是颜辰希,南梦旋第次真真正正的认识了他,在她眼里颜辰希突然就从个爱护小辈的长辈变成了恶魔。

  她不说话,双眼恶狠狠的盯着颜辰希看着,死也不肯答应。

  第七章夏子远

  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

  第八章般人就不能

  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

  第九章杀人的心

  ?

  夏子远数学也好,起出门买东西算账很快,夏子远还会看小说,三国演义,什么地都能看进去,懂不懂的不敢说,总归是能看进去。

  跟着南梦旋夏子远可听话了,南梦旋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南梦旋说夏子远绝不敢说二,两个人在块的时候都高兴。

  夏子远喜欢猜谜的有些,特别是生活类的,没有几个能难得到他的,南梦旋没事的时候就陪着夏子远猜谜,这路也是样,俩人你个我个的猜,也只有和夏子远在起的时候,南梦旋才会忘记些事情。

  超市离着夏子琳家不算远,但走路还是要走上会的,两个人走的不快,但也没觉得多慢,走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超市门口。

  这边的超市是面朝着街的,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多,南梦旋就怕夏子远突然跑出去给车撞到,已到了街的这边就紧紧拉着夏子远的手,说什么也不敢放开。

  夏子远刚醒的不行,走起路有模有样的,真像是个男朋友,本来是南梦旋桥他的手,但他桥桥就把手放到前面去了,南梦旋在想动,他就不干了,南梦旋动他就拉下南梦旋,没办法南梦旋也不吭声了。

  进了超市南梦旋也不敢放开手,拉着夏子远的手付的钱,超市的人见过几次夏子远,都是知道夏子远的智商不行,和个十岁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也都不在意这些,还会给夏子远两块糖吃,夏子远还马上笑呵呵的道谢。

  买了东西南梦旋就拉着夏子远往回走,点都没敢耽搁,但路上还是出了事。

  “老婆,你给我唱个歌。”夏子远边往回走边说,南梦旋眼望着黄昏的天空,微微的愣了下,转过脸看着夏子远,商量着说:“回去唱,人多不好意思。”

  “我想听。”夏子远有些失落,孩子般的目光看着南梦旋,南梦旋实在是无奈,只好说:“我小声唱,你不要闹,听话,要不然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糖也不给你买了。”

  南梦旋说夏子远忙着把手个缩了回去,把糖放进了口袋里。

  “我听话。”夏子远后来又说,南梦旋看着夏子远这才随便的唱了首,边唱边拉着夏子远的手,夏子远的另只手提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他们买回来的东西。

  南梦旋本来心里就有事,唱着歌更没想过其他的事情,夏子远是个孩子性子,又特别喜欢看南梦旋,两个人根本没留意有什么过来,等发现也晚了。

  南梦旋觉得有些不对劲,突然的就不唱歌了,夏子远看着南梦旋还抱怨:“我要听。”

  南梦旋也没顾得上夏子远,转身看向了身后跟着的人,看见对方脸色立刻就白了,把把夏子远拉了过来,直接给拉到了身后去,把夏子远护在了身后,双手按着夏子远的手。

  夏子远的样子有些木讷,半天才看见对面站着的颜辰希。

  颜辰希的脸色极冷,看也不看眼南梦旋,反倒是看着夏子远,夏子远反倒笑了。

  “把手放开。”颜辰希其实早就看见南梦旋和夏子远两个人了,本来他就是路过,这种地方他从来不会来,但今天前面的路在维护堵了,他才走的这边,开始以为是他看错了,后来南梦旋的脸他看见了,这才跟着下了车。

  他离得不远,直看着南梦旋和夏子远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手拉着手亲亲我我的聊得火热。

  超市外面是这样,进了超市出来两个人还拉着手,竟然还唱上了歌。

  “你还护着他?”颜辰希也不等夏子远说什么,目光犀利的落在南梦旋的脸上,她还知道怕,怕了还敢在外面养野男人?

  “我不是护着他,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南梦旋也没发觉自己在跟颜辰希解释,事实上她不解释颜辰希会毫不留情的弄死夏子远。

  “不是护着他?也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想的是那样?”颜辰线了步上前,夏子远突然的喊了句:“离老婆远”

  颜辰希的脚步顿,目光染了风寒,看向夏子远的时候都要把夏子远刮了,南梦旋忙着转身安抚夏子远,担心夏子远犯病抽风。

  “没事,我和他是朋友,你别生气,要不我不理你了。”南梦旋也顾不得其他,心想要安抚夏子远,就在这时候颜辰希上来就是脚,脚就把夏子远踹了出去,南梦旋吓得双手要抱着自己的头,啊的声尖叫起来,吓得整个人都傻了。

  颜辰希也不管南梦旋是个什么反应,走了两步上前就给了脚在地上抱着自己打滚的夏子远身上,夏子远疼得啊啊直叫。

  自救是任何人的种本能反应,即便是个心智不全的人。

  颜辰希踢夏子远,夏子远就抱着颜辰希的脚不松手,南梦旋给吓坏了,等到反应过来颜辰希那张脸都狰狞了,吓得南梦旋跑上前推了把颜辰希,发疯的朝着颜辰希喊:“你干什么,你要杀人么?”

  颜辰希狠狠的看了眼南梦旋,根本就不说话,迈步就朝着夏子远去了,他就是要他死。

  南梦旋挡也挡不住,没觉得自己是怎么出去的,身体下刻就给扔了出去,下就摔在了地上,边颜辰希上去就踢夏子远,夏子远疼在地上打滚,米八几的人,在地上疼得都扭曲了。

  南梦旋哭着扑了过去,颜辰希脚下去踢在了南梦旋的心口上,下就把南梦旋踢得口气没上来过去了。

  夏子远看南梦旋倒在了自己身上,吓得整个人都慌了,也不知道疼了,起身把将南梦旋给抱在了怀里,用力的摇晃起来。

  “老婆,老婆。”夏子远又拍又叫的,南梦旋就是没反应,颜辰希这才脸色变快走了两步,弯腰将南梦旋从夏子远的怀里抢了过去。

  夏子远说什么不肯,和颜辰希撕扯了起来,突然的哭闹起来:“我告诉夏子琳,你抢我老婆,你这个坏人。”

  夏子远开口颜辰希就愣住了,什么地方不对劲他说不出来,但总归是有不对劲的地方,看着夏子远又看着怀里晕过去的南梦旋,颜辰希底咒了声,抱起南梦旋就走,后面夏子远却把将颜辰希给拦腰抱住了,死也不放颜辰线,气的颜辰希杀了夏子远的心都有了。

  第十章你是恶魔

  ?

  夏子琳来的也算及时,平时四十分钟就能走个来回,最多也就是五十分钟,今天都个多小时了还没见个人影,夏子琳有点担心就跑出来看看,结果还真给看着了,出来就看见这边大圈人看热闹,夏子琳第个想到的就是她哥夏子远,忙着跑了过来,刚过来就看见了颜辰希抱着南梦旋要走,夏子远在身后死抱着说什么不放的画面。

  夏子琳忙着跑了上来,那还有时间去管她哥,先跑去看南梦旋了。

  “她怎么了?”夏子琳过来就问颜辰希,颜辰希没说话,反倒看了眼身后搂住他不放的夏子远。

  颜辰希平时洁癖很大,要不是他担心南梦旋,这时候夏子远造早就给他弄死了。

  “哥,梦旋病了,你快点放手,好去医院。”夏子琳说夏子远马上就放开了,但很快又后悔了,边去抓颜辰希边嚷嚷着:“他是坏人。”

  夏子琳不是傻子,她大哥脸上身上破破烂烂的,看就是挨了打,但这时候不是追究谁打谁的时候,梦旋昏迷不醒需要去医院,别耽搁出什么事情来。

  “你先走,我马上就去。”夏子琳拉开了夏子远,看着颜辰希说,颜辰希也没理会,抱着南梦旋大步流星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夏子琳随后拦了辆出租车拉着她大哥坐了进去。

  上车夏子琳就看夏子远,掀开体恤身上都写块块的印子,红的紫的无不适触目惊心。

  夏子琳也没问是怎么回事,叫出租车跟着颜辰希的车,颜辰希开的快,出租车差点没把车跟丢了,好在附近就家医院,出租车还能找到。

  下了车夏子琳就跑,夏子远跟在身后也跑,跑还哎呦的,明显是身上疼了。

  进了医院颜辰希就打了电话给院长,这片的医院他有几个认识的人,来过几次,找个人不难。

  院长也来得快,几分钟不到就来了,没多久就给安排了个检查。

  检查的时候夏子琳也赶到了,看到颜辰希马上问南梦旋的状况,这才知道医生在给南梦旋做检查。

  夏子远是跟着夏子琳来了,夏子远进门颜辰希的脸色就不好,虽然知道是个误会,但他还是没有好脸色,夏子远进门他还目光如炬的打量夏子远,夏子远也不是个点事不懂的人,颜辰希打了他,还把南梦旋踢的昏了过去,他肯定不能完,见到颜辰希就要打颜辰希,还嚷嚷着他要他老婆什么的,颜辰希听这话脸色就更差了,转身就面向了夏子远,夏子琳看是不对忙着说:“他是我哥,从小就摔坏了脑子。”

  颜辰希这才没有动手,但目光却十分的犀利。

  “颜熠然知道这件事情,也见过我哥,我哥就是喜欢梦旋,爱叫老婆,脑子玩的,您别当真。”夏子琳特意说了个您字,却都是因为今天的事确实是个误会,但颜辰希却点好脸色没给夏子琳,转身面向了检查室方向,双眼落在正检查的南梦旋身上。

  边上夏子远根本不管这些,说什么要找颜辰希算账,夏子琳怕闹出事来,强行把夏子远给带到其他地方去了,顺便给他哥做了个检查,检查才知道,她哥抖个踢出内伤来了,医生说肝脏还有出血空,吓得夏子琳脸都白了,心里对这个颜辰希更是憎恨,梁子算是结下了。

  南梦旋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整个人都给绑住了样躺子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动呼吸的胸口就疼,醒过来就眉头紧皱。

  颜辰哮在边上眯着眼睛,南梦旋睁开眼就看到了颜辰希,想动动不了,不愿意看颜辰希索性把脸转开了。

  南梦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应该是受了伤,但她不知道的事,她以后这半年都不能在跳舞了,除非她的伤痊愈。

  眯了会眼睛颜辰希醒了,看着已经醒了的南梦旋起身去了洗手间,方便了完走了出来。

  “以后除了我不许让人碰你,不然谁的下场都不会好。”本来颜辰希不打算南梦旋醒过来他就说的,但他看到南梦旋那张恨透了他的脸,他就忍不住要说。

  南梦旋句话没说,也不看他,静默的跟什么似的,到底还是颜辰希给惹得不痛快了。

  “这么有骨气就把他找来,我到看看你能骨气到什么时候。”颜辰希说着朝着门口说了句话:“把人带过来。”

  “不要。”听见颜辰希说南梦旋把脸转了过来,喘气都疼何况是大声的喊了,根本也喊不出声音来,但她还是用力的喊了声。

  颜辰希静静的注视着南梦旋,迟疑了几秒才看着她对门口说了句话:“不用了。”

  门外有个人答应了声,南梦旋看着颜辰希看着看着转开了脸。

  “今天起,不许让任何男人碰你,包括熠然,不然后果自负,我不希望我碰过的女人给别人碰,记住我的话。”颜辰希说话的声音丝毫没有起伏,南梦旋却听出了其中的冷冽。

  很久南梦旋也不说话,颜辰希就这么看着南梦旋,中间有个护士进了门,进门就给南梦旋换了滴液,还多看了两眼颜辰希。

  “我不会答应你,我爱的人永远都是熠然。”终于南梦旋还是肯说话了,说出来的确实这样番话。

  开始颜辰希并没说过什么,过了会颜辰希才说:“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熠然?”

  南梦旋沉默,沉默之后看着颜辰希问:“我没有资格,难道不是因为你么?”

  “所以我要对你负责。”颜辰希说的理所当然样,南梦旋却整个人都发傻的笑了出来,反问颜辰希:“你以为我不能爱熠然,就能爱你么?你别忘了,这切都是你手造成的,如果没有你,我会很好,都是因为你,是你毁了我,你是恶魔。”

  第十章另外句话

  ?

  自那天之后南梦旋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左右,并且受颜辰希的胁迫,被迫成了个听人摆布的人偶。

  颜辰希没怎么来看过南梦旋,但南梦旋知道,颜辰希不来不证明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那几天的天总阴云密布的,让南梦旋觉得活着也是浪费空气,有些生无可恋的感觉,个人的时候就总想着把窗户打开,到窗户上去坐着。

  也只有看见夏子琳的时候心情才能好

  夏子琳大概也知道了些什么,但直没好意思。

  今天夏子琳又来看南梦旋了,进门先是把手里的水果和花放下,把花瓶里的水换掉,扔了里面有些枯萎的花,把从自己家里掐下来的花放到瓶子里。

  “不是说不用来了,你怎么又来了?”南梦旋觉得挺对不住夏子琳的,好好的把她大哥给打了,医生还说肝脏都打坏了,好在住了几天院没事了,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来你个人还不闷死,我来了你还有个人说说话,不好?”夏子琳说着把窗户关上了,外面阴着天呢,也不冷,没事就开窗户,万掉下去呢。

  窗户关上夏子琳回来了,南梦旋这才坐下,两人坐在床上说起了话,开始说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夏子琳在外面又打什么工了,今天早上吃了什么饭了,南梦旋直在听,其实她最关心的就是夏子远怎么样了。

  夏子琳说夏子远已经没事了,在家好吃好喝的,不用南梦旋担心。

  后来俩人聊着聊着就都不说话了,沉默就是十几分钟,夏子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和颜辰希到底什么关系?我怎么总觉得他不是在替颜熠然照顾你,倒像是在替他自己照顾你。”夏子琳的话都说了,索性就没必要瞒着什么了,口气都说了出来,再看南梦旋,白皙的小脸更白了,她不是担心给夏子琳知道,南梦旋其实挺相信夏子琳的,只不过有些事提起来她还是会不舒服。

  “你要不愿意说就不说了。”夏子琳也看出来了,南梦旋不愿意提起这事,她也不是那种非要知道什么的人,不知道其实也挺好。

  “夏子琳。”南梦旋低了低头叫了夏子琳声,夏子琳就答应了声。

  “你还记得那天我们说好去酒会上做接待么?”

  “记得,后来我临时有事没去,你个人去的。”夏子琳那天有点肚子疼,她就没去,她哥在家也闹,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她就是闹心,就没去。

  “怎么了?”夏子琳追着问,南梦旋才说:“就会上有几个好色之徒强行给我惯了酒,我被人下了药,是颜辰希从那些人手里把我救了出来,就出来之后他就”

  雨下的话南梦旋再也说不下去了,夏子琳也不是什么事都不懂得人,瞬间明白了过来,脸就白了,错愕半天才反应过来。

  “颜辰希真是个禽兽,连自己侄子的女朋友都霸占,他也不怕遭雷劈。”夏子琳气不过骂了两句,南梦旋低头却笑了那么下。

  “夏子琳,你说我脏不脏,熠然回来了我怎么和他说?”

  夏子琳看向南梦旋不说话了,把南梦旋拉到怀里搂了过去。

  “你要是想哭就哭吧,不哭出来迟早会出事。”夏子琳劝着南梦旋心里骂着颜辰希不是人,周狗不如。

  “夏子琳,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从小就没了妈妈,长大了经常挨打挨骂,现在又出了这种事,上辈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受到这么多的不公平。”南梦旋说的十分平静,就在她和夏子琳说出来这切的时候,心里下子亮堂多了,仿佛只是个刹那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夏子琳也不说话,根本不知道说点什么。

  “夏子琳,你说我以后还能结婚生孩子了么,我感觉我都没有力气在爱了。”南梦旋说着闭上了眼睛,夏子琳半天才说:“别活得那么悲观,世界上的男人多的是,不行再换个呗,我长得难看没人要,身边带着个哥哥,你不样,你要模样有模样,你怕什么,你要是在是舍不得颜熠然,你就跟颜熠然说清楚,说清楚了就好了,颜熠然也不是个迂腐的人,他那么爱你,定不会怪你,这件事不怪你。”

  “他们毕竟是叔侄,心里定有隔阂,熠然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其实这才是南梦旋最担心的事情,颜熠然的性子她最了解,表面上看温吞吞的很好说话,惹急了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