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朝何云云走去,脸上原本阴沉的脸,此刻正丝丝的冒着杀气。

  何云云是触碰到了颜晨希的逆鳞了。

  颜晨希步步的逼近,何云云不堪压力,胆怯的后退,她开始后悔刚才说的话了。这样的颜晨希实在是太空了,犹如地狱而来的修罗。

  何云云步步的被逼到门边,直到无路可走,才壮着胆子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何云云,我没来找你算账,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本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你却依然不知死活1”颜晨希眼中片阴翳,“那么,可就不要怪我对不客气了。”

  何云云深怕颜晨希下刻便会出手直接杀了他,真的,这刻的颜晨希绝对是副要杀了她的模样。

  颜晨希忽的抬头,何云云本能的抱头,以为他终于要出手了。却没想到,颜晨希只是抓起来何云云的胳膊,几乎直接将她提了起来之后,开门,扔了出去。

  被扔在地上的何云云看着已经紧闭的门,心有余悸。但是,颜晨希放话说不会放过自己,就只是这样,把她扔出来而已吗?何云云猜不透,但是,谈判失败是事实,她不想嫁给颜熠鑫,那么唯剩下的办法就是逃婚了。

  她要回b市找爸爸,爸爸最疼他了,绝对不会让她嫁给那个废物的。打定主意,何云云便立即起身回家收拾东西,准备逃婚。

  独自人的颜晨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掏出手机,拨出了个号码。

  “r,帮我办件事情,派人给我盯着何家孙女何云云,找机会把她给我绑了。”

  颜晨希挂断电话之后,,俯身看着蚂蚁般大小的路人们。

  何云云,惹不该惹的人,这个后果你承受不起。

  何云云正在沉浸在自己逃婚的计划中,哪层想到即将有团巨大的灾难笼罩包围她,万劫不复。

  南梦旋多日没有去学校了,临近毕业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奔波,找实习单位。

  曾经南梦旋也曾不止次的憧憬毕业后自己会找份自己爱好的工作然后和熠然结婚。但是,现在对于她来说,切都是奢侈。

  所以,她只能看着别人忙碌着,自己却茫然的坐在边发呆。

  张雪梅在家娱乐公司找了份工作,她直有个明星梦,幻想自己能够永远站在聚光灯下,成为巨星2

  南梦旋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张雪梅忙前忙后,她的脸上散发着蓬勃的气息,还有对未来的美好的期待,那耀眼的神采,另令南梦旋羡慕不已。

  张雪梅注意到无精打采的南梦旋,关心的问道:“梦旋,你已经找好工作了吗?”

  南梦旋直是他们班里最优秀的,学习刻苦,而且舞蹈跳的好,如果不是她没参加舞蹈比赛她也不可能拿到冠军,所以张雪梅对南梦旋更多的是羡慕,还带着丝的嫉妒。

  “啊,我啊”南梦旋不想多说,含糊其辞的说道,“我可能会继续读研,所以没有在找工作。”

  事实是,颜晨希根本不同意她出去实习工作,直接句,想上班就去只能颜氏。句话把她堵死了。

  她宁可不要上班,也不要成天生活在颜晨希的眼皮子底下,那就毫无自由可言,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自由。

  南梦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颜晨希圈养起来的宠物,被他掌控的透不过气。

  “哦,这样子啊,这样也很好啊。现在社会那么复杂,如果能直生活在学校这样单纯的地方,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继续读研,但是我家里负担不起我的学费了,所以我必须赶快出去赚钱。”

  “雪梅,你定能成功的,加油。”南梦旋真诚的说道。

  至少雪梅还有梦想,自己前途却片暗淡。所以也更加坚定了她要脱离颜晨希,只有这样,自己的人生才会更加的精彩。

  或许,刚开始,离开颜晨希的信念还有点忐忑犹豫,但是,步步的,更加的坚定起来。

  “雪梅,我有事先走了3”南梦旋提起整理好的行李,站起来说道。

  “好的,我们电话联络。”

  告别张雪梅之后,南梦旋的心情不高,直等在门口的司机看到南梦旋出现便立刻将南梦旋的东西接过去放进后备箱里。

  今天来学校颜晨希定要派司机送她,不然就不让出门。所以南梦旋无奈的屈服了,她实在是不想被人非议,现在的大学生被包养的太多了,虽然她的情况确实也差不多。

  南梦旋想立刻回到车上,避免被别人家看到。突然,出现了个男人的手将她用力的拉扯出来,南梦旋惊吓的看到许久不见的南田。

  南梦旋嫌恶的甩开南天的手,退后步像躲避瘟疫样。“你来干什么,我们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了,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

  最近南天的日子过得很是不顺,原本拿到了百万想把债还了,讨债的人次比次打的狠,防话说再不还钱就卸了他的手。

  但是自己欠了将近两百多万,百多万根本不顶事,所以决定再去赌把,运气好的话赢了钱吧全部的债换上,结果哪知道,那天的运气是背到家了,把把输不会就把百万输的毛都不剩。

  南天东躲西藏的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场好觉,吃过顿饱饭了。

  面黄肌肉,憔悴不堪的南天苦苦哀求:“女儿啊,我的好女儿,你帮帮爸爸,最后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今天再不把债还了,那帮杀千刀的恨得要卸了的双手啊。”

  可怜南天半百的年纪,此刻哭的像个耍泼的孩子,皱褶的脸上鼻涕眼泪横流。

  南梦旋早就见惯了南天的把戏,严声道:“最后次?这话你说了多少次,我是不是再相信你了。你是要要被卸了手也好还是怎样,都不管我的事。”

  南天见南梦旋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再哀求,换而凶狠的恐吓道:“南梦旋,你是老子的女儿,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如果你不帮老子还钱,老子就把你卖给他们。”

  南梦旋看着露出本来面目的南天,不禁冷笑,心里却满是悲哀,这就是她的爸爸≡己从来不奢望过父爱,但是见到自己亲生父亲竟然这么说,心里仍是不好受。

  “南田,我不是你女儿,你也不是我爸爸。你的生死和我无关。”

  车上的司机早已下车站在了南梦旋的身边,司机护着南梦旋上车后,警告的瞪视了南田眼。司机原是退伍军人,身上的气势足以将南田吓弧。

  南田只得默默的看着车子离去,朝着旁边吐了口唾沫。

  “呸,赔钱玩意,给脸不要脸。”

  但是现在南梦旋肯定是不会帮自己还钱了,所以他必须赶快想别的办法。高利贷的人不会放过自己,而且自己收了别人的百万,答应要让南梦旋离开市也没有做到,恐怕那群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南田想到现在的处境,不禁有点绝望。

  南梦旋回到别墅之后,直沉静在刚才的事里,身心疲惫,进屋就进了卧室休息。

  在书房里的颜晨希听到了声音,看到南梦旋无精打采的样子,想要开口询问,但是也不知从何问起。

  早上出门的时候南梦旋的性质很高,心情很好。现在却成了这样,肯定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晨希叫人把司机叫到书房。

  “小姐从学校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个男人,应该是小姐的父亲。两人争吵的很厉害,小姐似乎很厌恶他,声称和他断绝父女关系。”

  “南田。”颜晨希当然知道南田这人,开始他便将南梦旋身边的所有人的资料都查清楚,南梦旋这个父亲滥毒到倾家荡产。

  “他找小姐什么事?”

  “似乎是那位先生欠了不少钱想让南小姐替其还钱,南小街拒绝了。”

  颜晨希当然赞同南梦旋的决定,这样的人有就会有二。

  “但是那位先生说,如果小姐不同意的话就要把她卖给高利贷的人“。

  找死,颜晨希闻言冷峻的脸庞更加的生硬,原本看在南梦旋的面上他不想和他太多的计较。

  但是他不知死活的竟然敢这么说。颜晨希太了解这种人,简直和亡命之徒般,毫无人性可言。既然他敢这么说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最近小姐出门的话,你都跟在身边,保护小姐的安全。“

  “是,总裁。“

  第百五十六章陷入谜团

  ?晚上吃饭的时候南梦旋依然是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静静的扒拉着自己的饭,不再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的,平时热闹的饭桌突然严肃起来,反倒让颜晨希有点不习惯了。

  “泽宇已经在办你的护照了,如果顺利的话,大概周后我们就出发去国。”

  “真的吗?”南梦旋听到后心中喜,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开朗了许多,“那真是太好了。”

  “就那么高兴。”颜晨希看着南梦旋那欢呼雀跃饿样子,打趣道。国,自己出差去了好多趟了,所以倒是没有太多惊喜。

  “当然高兴了,国哎,我要出国了呢。”

  颜晨希好笑的看着南梦旋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嘿,收敛点,嘴巴都要笑掉了。”

  “哼,管我。”

  “南梦旋,我怎么感觉你去国的目的不良呢?”

  南梦旋被颜晨希突然的话吓了跳,难道他察觉到自己想要逃跑的目的了吗?不可能啊,自己掩饰的很好。

  南梦旋强装镇定,“什么目的不良,这是我第次跨出国门,我高兴也是正常的啊。哼,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连国外都没去过得乡巴佬。”

  颜晨希笑笑不置词。

  南梦旋心中松了口气,看来颜晨希只是随口那么说而已。果然这不能心里有鬼,不然爷太考验心理承受能力了。

  “我要好好做做功课,研究下我们要去哪些地方玩。”其实是要好好计划下自己的逃跑路线,还剩下周,时间紧张。但是想到马上就能脱离颜晨希,南梦旋的心里还是阵的激动。

  颜晨希看着南梦旋兴致勃勃的样子,心情也颇好1也罢,这次就纯属的配这个女人出去玩吧,自己也好好的放松放松。

  放在桌边的手机响起,颜晨希看显示,r

  颜晨希放下碗筷,“我吃好了,旅行的东西你看着办吧。”说完便拿着手机去了书房。

  “r,事情办得怎么样?”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我的人在机场把何云云这女人抓住了,再晚点这女的就跑了。现在人我扔到酒店去了。”

  “很好,给她吃点药,把颜熠鑫那小子送进去。”

  “哇,玩那么大。”r兴奋得说道。

  “既然颜宏烈那么想和何家联姻,那我就帮他把。”

  “这个没有问题,交给我。”

  “接下来事你就自己看着办吧。”颜辰希平淡的说道,好像说着件很平常的事。

  “我知道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撩了电话之后,r便叫了武大力进来,吩咐道:“准备点新货,给今天的女人吃。”最近圈子里开始流行种新型的药,据说效果很是惊人,今天便宜了那个何云云,让她先尝尝鲜。

  “老板,我这就去准备。”

  “对了,还有个叫人再绑个叫颜熠鑫的小子,然后送到何云云那去。”

  “老板,是那个颜家的那个二世祖吗?我刚好像就在楼下看到他来着,正和店里的小姐喝酒呢。”

  “呦呵,这还自动送上门来了,那就省的我们费劲了2把他打晕了直接送过去完事。”

  “我懂了。”武大力跟了r多年,自是理解他的意思的。这种事情他们也司空见惯了,只是他也不明白早已金盆洗手的老板为什么要整这两个人。但是,老大的话就是命令,做手下的就去做就成了。

  何云云和颜熠鑫这两人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手下的人办事都麻利的很,不多会,就将已经打晕的颜熠鑫送到了关押着何云云的房间里。

  屋内的何云云早刻被强食物了药了,此刻正火焚身的在屋内痛苦的挣扎着。

  武大力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此刻的何云云估计已经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了。而颜熠鑫估计也马上醒过来,叫人索性不做二不休的给颜熠鑫也吃了药。

  既然要做,那就做到万无失吧。

  武大力摆手让人把颜熠鑫扔进房间,然后便带着手下离开了。

  “事情完成了,我请大伙喝杯。”

  好耶,伙人笑闹的离去。

  屋内的两人却像是被遗弃的动物样,无人管他们的死活了。

  等到切都化为平淡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都完全脱离了自己的预想。何云云疲惫的环视着周围,自己脑海中依然停留在自己在机场卫生间被绑架的时候,

  对,自己被绑架了。但是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个看着像酒店的房间呢。头疼欲裂,何云云使劲的揉揉脑袋,后来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下瞬间,何云云简直差点晕死过去。谁能告诉自己,这到低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身边会有个浑身的男人3

  何云云低头看,自己被子的身体竟然空空荡荡的,不着缕。身上遍满了吻痕,身上的不适感明确的告诉自己,她和这个男人做了。

  何云云近乎崩溃,自己这是被人坚强了。虽然对于男女情事早已熟悉,也和不少男人睡过。但是,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哪是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

  将被子拉起扯起包裹住自己的全身后,抓过床头柜上的电话就开始奋力的殴打。

  “你特妈到底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绑架我,还坚强我。我定要杀了你。”

  疲累过后睡的正沉的颜熠鑫被突如其来的殴打给痛醒了。看着面前疯婆子样的女人,脑中也是片模糊,完全没有印象。只是依稀记得自己跟这个女人上床了。

  拜托上床而已,自己睡的女人多了,可都没有这样子事后发飙的。

  颜熠鑫无所谓的说道,“别闹了,说吧,你要多少钱。”

  何云云被他的话气的差点晕厥过去,他以为她是出来卖的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何家大小姐。”

  何家大小姐,颜熠鑫惊,这不是要和自己订婚的女人吗。他怎么和她上床了呢?但是,这样来不就更没事了吗?自己只是提前入了洞房而已。

  颜熠鑫刚想开口解释,突然酒店房间的大门打开了,乌泱泱的进来群人。

  “爷爷。”

  “爷爷”

  两人异口同声出口叫道。

  进来的这群人正是接到匿名电话来寻找他俩的何家颜家。

  “你你这个小畜生,你还不把衣服给我穿上。”颜宏烈恨铁不成钢的冲上前打颜熠鑫。

  “爸爸,别打了,别打了,真疼啊。”

  “还知道疼,我恨不得打死你这个小畜生,你这做的都是什么事啊。”颜宏烈遍殴打颜熠鑫遍观察两老爷子的脸色。

  颜云山瞋目切齿的看着颜熠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原本颜何两家联姻,颜家占理,毕竟是何老先有求于人。现在整的自己倒成了理亏的那方。

  以后说话上必然矮了何老截。

  颜云山敛声说道:“何老,这事是我们颜家不对,我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说完,中气十足的怒吼道:“还不快走。”说完便转身先行离去。颜弘毅和颜林芝看没什么热闹可看了便也就跟着离开了。

  颜宏烈扯起穿好衣服的颜熠鑫也跟着离开,临到门口。对着何老说道:“何老,是我教子无方,我定会严厉惩治这小子。”颜宏烈现在就怕会影响联姻,只能赔笑着,不过这样来他何大小姐必定是要嫁给熠鑫,何家可丢不起那人。

  这臭小子也知道下手为强了,总算是做对了件事情。谁知道,这本来就是场阴谋而已。

  何老看着床上正低头痛哭的何云云,心里虽是恼怒,大清早便听到下人回禀大小姐跑了,结果找了圈愣是都没找到。后来管家接到个电话,说是他家大小姐在某某酒店。半信半疑的自己带人去找,结果在门口遇到了同是来找人的颜老家子。

  满脸疑惑的打开房门看便是两人衣衫不整,常人都能正常联想到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老看着这个不让自己省心的孙女,再怎么样都是女孩子,而且被那么多人看到,几乎就是“抓在床”,看她哭的好不伤心,难免心疼,安慰道:“不要再哭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安心等着嫁人吧。”

  何云云听后几乎是嘶吼:“爷爷,我死也不要嫁给他,我死也不要!!”

  “现在是你想不嫁就不嫁的吗?两家子的人都知道你两的事了。何家可丢不起这个人。不能再由着你胡闹,乖乖去结婚,不然的话我就把你送到新疆部队去,好好整治整治你。”

  “不是的爷爷,我不要,我其实是”

  何老不耐烦的打断了何云云的话,“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再听。记住你是何家大小姐,你的切都代表着何家的利益。不能由着你胡来。”

  何云云听到向最疼爱自己的爷爷这么说,顿时心寒,何家的利益就那么重要,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

  “不过,今天这事你倒是做对了,这样子来,颜家就愧对我们何家,以后有事必定会鼎力相助的。我暂且就不追究你偷跑的事。”

  何云云还想再说,但是想到要是万爷爷知道了自己是想逃婚来着,必定会又要把她关起来。所以就不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