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收,扔掉。”格外加重了“扔掉”的语气。

  “第三,南梦旋是我的女人,谁是许可你对着她大呼小叫。以后见着她就给我退避三舍,如果敢再找她的麻烦就别怪你对你不客气,到时候我谁的面子也不给。”

  颜晨希说完,屋内鸦雀无声。

  王心梦涨红着双脸,在这么群人面前,而且还是在自己最厌恶的女人面前,自己爱得男人这么无情的羞辱她。

  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愤恨的泪水有那个了眼眶,强忍着不流出来。

  王心梦恼怒的转身离去。你们都给我等着,我王心梦不报今日之仇,誓不为人。

  王心梦离开之后,屋内便恢复到了之前的和谐热闹的气氛,刚才的那幕完美完全没有发生过。

  南梦旋还沉静在颜晨希的刚才的话中,他已经不止次的公开她是他的女人,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当然。说不感动是假的,颜晨希那丝丝的改变自己都能感受的到。

  南梦旋愣愣的看着颜晨希,如是想着。颜晨希,不要怪我。我们是不可能的。想到三天后就要离开这个男人,自己的心里竟然有了丝的不忍。

  但是,两人是不可相交的平行线,终究是要分道扬镳的。不管真情也好,假情也罢,不该发生的情感就让它扼杀在萌芽中吧。

  颜晨希淡淡的饮着红酒,察觉到南梦旋的目光,低头探究的看着她,南梦旋见到,随之明媚笑,灿烂的说道:“颜晨希,生日快乐。”

  颜晨希看着怀里荡漾着娇艳的笑容的女子,似乎,过生日什么的也不错。

  这刻,岁月静好逐的心,终究是分道扬镳,各安天涯。

  第百五十九章出国

  ?回到别墅已经是后半夜了,不可避免的南梦旋也喝了不少的红酒,这后劲彻底的上来了。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完全没有气力,像只猴子样软软的挂在了颜晨希的身上,幸好酒品不差,不然的话酒后吐真言,可就误事了。

  颜晨希无奈,个公主抱,将南梦旋抱着起来,南梦旋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原本就不舒服的胃感觉被剧烈的激荡,隐隐作恶。

  “我好晕啊。”南梦旋在颜晨希的怀里虚弱的说道。

  低头看着满脸熏红南梦旋,颜晨希决定以后再也不能让这个小女人喝酒了,酒量这么差。才喝了几杯而已就成这幅模样了。

  颜晨希把南梦旋抱进浴室,三两下便把南梦旋剥干净了,不得不承认,南梦旋有着个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姣好而又细致柔滑的肌肤,令自己爱不释手。

  颜晨希强压下自己的,现在紧要的给这个女人洗洗,他可不想抱着满身酒气的女人睡觉。

  水流倾注到身上的时候,南梦旋的意识有点清醒,看着眼前衬衫浸湿,隐约能够看到内里的肌肉轮廓。再低头看到了自己全裸的身体,南梦旋惊叫出声:“啊,颜晨希你个大流氓,你要干什么。”

  说完便开始剧烈的挣扎,颜晨希脑仁的青筋都暴起,这个女人难道不到这样子更容易擦枪走吗?

  “不要动,不然的话后果自负。”颜晨希阴沉的说道。

  后知后觉的南梦旋才察觉到,只能羞红着脸,紧闭着双眼。破罐子破摔,南梦旋

  抱着英勇就义的决心,反正不该做的都做了,也不差这点了。

  颜晨希很迅速的帮南梦旋套上了浴袍,把她赶出了浴室,现在急需冲凉的人时他啊。

  南梦旋还有点不敢相信,颜晨希竟然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了,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体贴善良了,吹完头发乖乖的躺到了床上,准备睡觉1

  但是,有句怎么说来着,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从浴室出来的颜晨希直接扑向了南梦旋,南梦旋惊愕,装傻充愣的问道:“颜晨希,你想干什么?”

  此刻的颜晨希散发了野性的魅力,湿润的头发随意而又凌乱的散落,脸上带着邪魅的微笑,俯身吻上南梦旋,柔声说道:“我只是来拿自己的生日礼物而已。“

  满室春光,道不尽,说不完,旖旎而又辗转。

  转天的后遗症便是,南梦旋觉睡到到中午时候,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有那个可恶男人的身影了,冰冷的温度说明他早已离开。

  南梦旋揉揉自己的腰身,简直是要命啊,最近简直可以用毫无节制来形容,南梦旋突然想起个严重的问题。

  最近这段时间,颜晨希似乎都没有在避孕,直都是颜晨希在做安全措施,自己向来是不注意晚上又自己会不会怀孕啊?想到这,南梦旋便身冷汗,她和颜晨希这样的关系,适合要孩子吗?

  不,不行!她不能让孩子和她样,有人生没人养,没有爱得父母,孩子也不会幸福的。

  会出门就去药店买事后药吃。南梦旋打定主意,准备出门的时候,电话响起。

  南梦旋看着熟悉的号码,颜老爷子。

  手机在手里不停的响动着,南梦旋犹豫要不要接,但是想到,,自己如果想要逃离颜晨希,有了颜老爷子的帮助的话,肯定会顺利很多。

  南梦旋接起电话,还未开口,电话那端的老爷子便率先说道:“南小姐,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当面谈谈,我在林海茶楼等你2”

  林海茶楼离别墅不远,南梦旋去过几次。

  “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把你父亲卖到缅甸去。”

  电话的那端隐约传来南田惊恐的呼救声,南梦旋惊讶,老爷子竟然会做出绑架这样的事。看来是忍无可忍了。

  “我会过去的。”她决定赴约当然不是为了南田,只是想要得到颜老爷子的合作而已。

  南梦旋到了林海茶馆的时候,门口已经有个类似保镖穿着的男人在等待了,此刻茶馆里没有个顾客,想必是被颜老爷子包场了。

  他带着南梦旋进了个包厢,颜老爷子坐在藤椅上,正安逸的喝着茶水,身边伺候着形影不离的老管家,而身后的不远处跪着南田。

  南田看到南梦旋进屋,急忙的喊道:“女儿啊,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赶快把我就出去啊,他们快把我打死了。”

  南田此刻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脸上被打的血肉模糊,甚至都看不出他本来的样貌,身上的衣服被踩的脏兮兮的。

  南梦旋看到这样的南田,难免不忍心,“你们抓了人还为什么要打他。”

  颜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说道:“南小姐,这只是给令尊个教训而已,拿了钱却不做事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南梦旋知道百万的事情,所以也就权利指责,这切只能怪南田自己。

  颜老爷子倒是开门见山,“南小姐,我今天是最后次来警告你,五百万,离开颜晨希,不然的话就真的别到时候逼我这个老头子对你来硬的。”

  “我同意3”

  颜老爷子似乎不敢相信,本来还准备了些说辞,没想到这次南梦旋会这么干脆的答应了。

  果然,只是个贪财的女人而已。

  “希望南小姐你说到做到。”

  “那人钱财与人消灾,三天后我和颜晨希将去美国,到时候你找个事情拖住他就行,我就会永远消失,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她要给自己足够逃跑的时间。

  “这点就不要用担心了,到时候我会派人与你联络的。”

  “还有,放了他。”南梦旋指了指南田,“他欠你的百万也笔勾销。”

  颜老爷子没有说话,起身,离开。但是,南梦旋知道这是答应她了。

  屋内只剩下了南梦旋和南田,南梦旋上前解开南田手脚上的绳子,决绝的说道:“这是我最后次帮你,你也听到了,以后我会离开这里改头换面,再也不会出现了,如果你对我妈妈还有点情分的话,你就当我死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走出茶楼的南梦旋突然悲哀的发现,现在,她真的是孤身人了。

  而南田听完南梦旋的话,心口突然痛,遥远的记忆中那个温婉柔情的女人渐渐清晰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刻这么的后悔过。

  他都做了些什么?对世上唯的亲人,自己唯的女儿都做了多少混账事啊。南田狠狠的甩了自己两个耳光。

  但是,悔不当初,终究这醒悟来的太迟了。

  疲惫不堪的南梦旋回到别墅,颜晨希已经回来了,最近他时常在家里办公。颜晨希从书房出来,身后跟着温泽宇,显然是刚谈完事情。

  颜晨希对着南梦旋说道:“今天晚上我们就出发去国,你准备下。”

  “啊,不是明天吗?为什么改到今晚了。”

  “那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我要过去处理下,”

  “哦,好吧。”南梦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算了,反正迟早都是要离开的。

  南梦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颜晨哮上飞机头等舱后,还在思索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安排,也没来得及给夏子琳说。

  南梦旋只是主要收拾了重要的证件,把这些年的积蓄全部带在身上。

  颜晨希看着南梦旋忧心忡忡的样子,以为她时第次坐飞机紧张,安慰道:“放轻松,睡觉就到了。”

  南梦旋看着关怀备至的颜晨希,南梦旋心有不忍,她甚至有那么瞬想要放弃逃跑的计划,但是,再回去过那种吃喝不愁,但是却毫无自由,毫无目标的宠物样的生活吗?

  不,不,绝对不要。

  “怎么了,不舒服觉得头晕吗?”颜晨希想招手让空姐拿药。

  南梦旋赶紧阻止,“不,我没事,我就是有点困了,我想睡会了。”

  “好。”颜晨希取出毯子盖在南梦旋身上,调整了椅子让她睡得更舒服—而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国分公司笔重要的生意突然出了差错,牵涉的东西太多所以颜晨希必须亲自出面趟。本想着是单纯的带这小女人出来散心的,现在也只能赶快把是处理掉然后带她转转了。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此时的国正是半夜,颜晨希派人送了南梦旋回别墅,自己则和温泽宇去了国的分公司,今晚上必须通宵把文件赶出来,明天去和客户谈判。

  南梦旋在别墅等了天,基本上把时差倒了过来,临近下午的时候,才见到颜晨希疲惫的身影,经过晚,脸上虽然依然保持清洁,丝胡渣子都没有,显然是梳洗过的。但是眼底下那浓重的暗沉,眼中不能掩饰的红血丝都显示着他的精力到了极限。

  毕竟,他已经将近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南梦旋看着这样憔悴不堪的颜晨希,心里也是心疼的,担忧的说道:“事情都解决了吗?”

  “恩,都解决了,剩下的泽宇在那边处理。”颜晨希脱力的嗓子低沉的回答。

  “那你上去睡会吧,你太累的,身体受不了的。”

  颜晨希也没有逞强,点点头。“行,你想想要去哪里玩,我睡醒后咱们就去。”说完便走进了屋内。

  南梦旋给颜晨希倒了杯水拿进房间的时候,这男人已经睡熟了。这么累也不忘洗澡再睡觉,这个男人的洁癖还是真是令人惊叹。

  第百六十章被抢劫

  ?南梦旋把水杯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熟睡的颜晨希。

  冷峻的模样此刻显得柔和许多,只手轻搭在额头,削薄的嘴唇紧抿着,似乎睡得并不踏实,眉间紧皱着。

  南梦旋轻轻的伸手想要帮他按揉,却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双手紧紧的握在胸前,惊诧,自己为什么会怜惜他。

  南梦旋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难道自己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

  不不不,不会的。南梦旋使劲的摇头企图摆脱这样的念头。不行,自己马上就要永远离开这个男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绝对不能功亏篑。

  南梦旋起身不再多看颜晨希眼,而颜晨希则浑然不知这所发生的切。

  或许是睡不踏实,所以颜晨希睡了四五个小时候就醒了过来,脸色虽然不是特别的好,但是比之前却是好了很多。

  颜晨希对着正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看电视的南梦旋说道:“我们会可以出去逛逛,国的夜景也是很有名的。”

  “你不需要再去忙了吗?你有事的话你就先去忙吧,我可以个人待着。”

  “没事,有事也有泽宇顶着,不然的话我带他来干什么。”颜晨希说的理所当然。

  南梦旋听颜晨希说的那么霸道,不由得提温泽宇祷告。真是自求多福吧。

  而那边已经是累的快虚脱的晕过的温泽宇突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是谁在骂自己。难道是国内的夏子琳吗?

  想到前几日夏子琳突然的告白,自己刚决定正式的回应,追求她的时候,却被总裁强拉出国出差做苦力。

  定是那个小女人怨恨我,在骂我呢1还是赶紧忙完这里的事赶快回国吧,到时候再解释。便又埋进无尽的文件中

  见惯了颜晨希正装的样子,偶尔穿的休闲了,南梦旋还有点看不惯。看着身边这个拉着自己的手,模样张扬英俊的男人,身着休闲短袖,下穿条米色休闲裤,倒显得阳光耀眼了许多。

  “有没有特别想逛的地方。”颜晨希出口问道。

  “没有哎,就随便逛逛吧。”

  “那就听得我的安排。”颜晨希说完,便拉着南梦旋拐进了条巷子里,七拐八拐的转到了家装修很简陋的咖啡店前。

  颜辰希对这里的切都很熟悉,看来以前是来过这里的,南梦旋跟在颜辰希的身后,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

  想到他对这里熟悉的样子,南梦旋想到难道是陪其他的女人来过。悠的心里酸,肯定是这样的,不然怎么可能知道。

  似乎看出了南梦旋的疑问,颜辰希淡淡的说道“我在国生活过两年。”

  “额,为什么?难道也是留学吗?”颜熠然疑问道,原来是这样啊。

  “差不多吧,身为颜氏子孙都会被送出国学习段时间,这段时间家族只会提供学费,而生活费则需要自己赚,还不能影响学业。我在这家店打过工,那会为了赚生活费,有时候天也要兼两三份工作。”

  南梦旋不可置信的看着颜晨希,她实在是不能相信,高高在上,直耀眼夺目的颜晨希竟然也兼职打工。兼职打工这种事放自己身上那是正常不过的,但是放在颜晨希身上,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完全不能想象啊。

  “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每个人的成功都是那么随便得到的吗?”想到自己那两年昏暗的日子,原本拥有的东西有天突然全部失去了,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2自己只能努力再努力,把属于自己的切再全部拿回来。

  南梦旋轻轻的把手放到了颜晨希的手上,轻轻的用力握住,温声说道:“都过去了”

  颜晨希回神看着南梦旋,心中片宁静。

  现在,他想把眼前这个女人牢牢的抓在手里,得到了就永远不要失去,那样痛哭的日子他不想再经历。

  但,人生就是这样。等到有天,颜晨希看着空荡荡的卧室,再也找寻不到那个女人的身影的时候,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再次侵袭自己,万劫不复。

  两人牵手从咖啡厅出来,便在异国特色的巷子里闲散的溜达着,南梦旋刚才个人解决掉了六份甜点,所以现在有点积食的走不动道。

  颜晨希只能在前面慢慢的拉着她,南梦旋便愣神的看着颜晨希那硬挺的背影,这个男人真是出色的连个背影都能让人看醉了。

  突然,巷子的前方出现了三个流浪汉打扮的男人,身上穿着脏乱不堪的样子,但是每个人都长得身高马大,估计每人都有米九以上。显得特别的吓人。五个人的眼睛好像是狼盯着猎物放着掠夺的光。

  颜晨希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伸手把南梦旋搂到了自己的身边,单手用力紧紧的拉着她的手。

  南梦旋也感受到了情况的不对劲,本能的靠近颜晨希,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寻求丝宽慰。

  那三个男人将颜晨希和南梦旋堵在了路口,其中个类似头目的男人略带着嘶哑的嗓子说:“把你们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原来只是求财,颜晨希心里松。安慰的拍拍南梦旋的手,“放心吧,他们只是抢劫而已。”

  颜晨希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本就是随便出来溜达所以没有带太多东西,几百美金还有张卡3颜晨希把东西交给那个头目之后,用英文问道:“钱都交给你们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那个女人身上的的钱也交出来。”

  颜晨希把南梦旋身上的包也交了出去,“现在可以了吧。”

  头目检查了下包里东西,突然旁边个外国佬,看着南梦旋色眯眯的说道:“我不信,这个女人身上肯定还藏了钱。我要亲自搜搜。”

  南梦旋听不懂英文,只是被那样恶心的眼神看的害怕,而能听懂的颜晨希则脸色立刻阴沉,透露出了危险气息,怒瞪着那个色眯眯的男人,那男人被颜晨希的眼神吓得不敢再进步。

  “朋友,拿上钱走人,不然的话我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颜辰希气势凌人的说道。

  那个色迷迷的男人被颜辰希这嚣张的模样惹怒,“你算什么东西,我倒是想看看你的这不客气是怎么样的”说完,便把上前想呀去撕扯南梦旋的衣服。

  颜辰希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记回旋踢踢中了那个男人的头部,重重的踹飞出去。

  另外的两个人,原本等着看好戏的,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同伴被打倒在地。连忙上前帮忙。

  颜辰希把南梦旋推到边:“找个地方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