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拒绝:“不,我要把他生下来。”说完副环卫的姿势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南梦旋本能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脑海中似乎有个信念,让她定要坚持把孩子生出来。

  夏子远看着南梦旋的模样,虽然心伤但是也只能作罢,既然如此,那么他也能够把孩子当亲生的疼爱的。

  “那好,我们就把孩子留下。”

  南梦旋听到夏子远的承诺,终于放下心,脸上也荡漾开了微笑,轻轻的抚摸了肚子几下。

  夏子远看着此刻已经散发着母亲的光环的南梦旋,或许,这个孩子注定是要来到这个世上的,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都没有离开。

  夏子远想到,南梦旋会直待在自己的身边,便觉得原本暗淡得未来也瞬间便得精彩起来。

  “老婆,”夏子远依然亲切得叫南梦旋老婆,这个称为他辈子都不想改变,“等你身体好些之后,我们便回国,这次只是因为我生意上得需要,我们临时在国带了段时间而已。”

  “好得,你定时间吧。”南梦旋犹豫片刻,小声得叫到,“老老公。”

  听到南梦旋得称呼,虽然不自然,但足以让夏子远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在心爱得女子得口中听到这么亲昵得称呼,原来是这种心情。

  安顿好南梦旋之后,夏子远就离开房间。南梦旋虽然疑问为什么夏子远不和自己睡个房间,但是想到自己刚失忆,对于夏子远得记忆几乎相当于是陌生人。想到要和个陌生人睡在起,南梦旋本能得排斥。

  回到房间得夏子远,显得疲惫非常,这两天边忙于公司得事,边还要抽空亲自照顾南梦旋,体力上有点吃不消3

  夏子远依靠在沙发背上,双腿自然得交叠摆放在茶几上,看到墙上得时钟已经指向了半夜,想到南梦旋身上那么多的疑问,夏子远决定打电话回国跟夏子琳打听打听。

  自从知道了南梦旋生死未卜得消息后,夏子琳总是表演得好像是悲伤欲绝,坐立难安得样子。虽然她得心中也是有那么丝得恐慌,生怕南梦旋事真的出了说明意外,但是毕竟之前便知道了南梦旋得逃跑计划,心里也没有那么的没底。

  但是为了不让颜辰希他们察觉到她事先知晓,便演戏伤心的模样给他们看。

  接到夏子远的电话的时候,夏子琳正在家中准备上班。看到事哥哥的电话,夏子琳便欢喜的接了起来。

  “哥,你怎么这会给我打电话,你那边应该事半夜吧,怎么还不睡觉。又再熬夜加班吗?”

  夏子琳犹如机关枪样直接问个不停,夏子远听到夏子琳的声音心中暖洋洋的这个妹妹总是那么的爱操心。

  “打个电话关心关心你。”夏子远不想开门见山的把南梦旋抛出来,他本能的觉得南梦旋失忆的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对了,还有我老婆最近怎么样。”夏子远状似无意的问起。

  夏子琳是个藏不住事的人,便吧南梦旋发生的所有切倒豆子样全部倒给了夏子远听。

  夏子远边听这个心便更加的往下坠,当听到南梦旋被个叫颜辰希的男人强行占有的时候,他恨不得宰了这个男人。那么相比,现在南梦旋肚子里的孩子便是这个叫颜辰希的男人的。

  突然,夏子远对肚子的这个孩子怨恨起来。如若不是他的父亲,那么南梦旋是不是不会经历这些事情。

  夏子琳只顾着说话,根本没有注意到电话那端夏子远的心态,只是长时间都没有听到他都回应,便喊了几句:“哥,哥,哥。”

  “我听到了”夏子远回过神来答应到,“现在你该去上班了。不然的话你就该迟到了。”

  “啊”夏子琳惊呼,便火急火燎的挂了电话,冲去上班。

  夏子远挂了电话之后,心里更加的想要见到南梦旋,刻不犹豫的起身,轻声的推开了房门。

  床上的南梦旋在意睡熟,双手环在肚子上,脸上的面容安静而又恬美。这样美好的人儿怎么忍心去伤害。夏子远对颜辰希的怨恨更加深了起来。

  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去度假别墅那,那么此刻,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没有南梦旋这个人了。想想都觉得后怕。

  夏子远悄悄的走近床边,慢慢的蹲在地上,双手忍不住的想去抚摸南梦旋的脸,但是最终,换了方向,抓起了南梦旋的手。

  夏子远把南梦旋的手贴近自己的脸庞,脸上瞬间感受到南梦旋手上的温度。这刻,他才觉得,这个女人真切的存在,而且,还是在他的身边。

  夏子远安安保证到:老婆,这辈子我都会保护好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这辈子,我都不会松你的手。

  第二天南梦旋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禁锢住了,抬头看才看到窝在床边睡着了的夏子远。南梦旋看着沉睡得夏子远,想着,这男人肯定是很爱自己把。不然也不会半夜再出现,睡在床边。

  南梦旋皱眉看着这个儒雅俊美的男人,自己努力的回想依然寻找不到丝这个男人的记忆。

  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老公吗,为什么她感觉那么的陌生。

  夏子远醒来便看到南梦旋沉思的模样,淡然笑,在南梦旋的手背上落下吻,“早安,老婆。”

  看着夏子远自然亲昵的模样,南梦旋暗怨自己想多了,这个男人对她的好是多么的自然,丝毫没有丝的做作。

  “早,老公”南梦旋回应道。

  夏子远想起昨晚上的事,再看着此刻笑靥如花的女人,便打定主意保护她。

  “老婆,我定了明天的飞机回国。”

  “好,我们回国”

  南梦旋,我想尽我的全力给你幸福。

  第百六十六章被救

  ?在个黑灰相间,充满了浓厚的男性色彩的房间里,只见纯白的床上躺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而床的边坐着个男子,这个男子正是夏子远,此刻的夏子远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弱智了。原来当初夏子远的脑中只是因为没有即时的消灭脑中的淤肿,继而压迫到了神经,所以夏子远的智商才会局限在儿童。

  经过后期的医疗机构全力的,终于治愈。治愈后夏子远惊异的发现,自己竟然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水平。这项特殊的能力也让他在国站稳了阵脚。

  那日正好自己和合作伙伴去休假别墅中游玩钓鱼,没想到在河中突然看到了个女子漂浮块木板上面。夏子远在同伴的协助之下,将女子救上岸后,惊愕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应该呆在市的南梦旋。

  他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南梦旋,为什么她会在国,她又为什么会在河里。但是此刻的当务之急是将昏迷的南梦旋赶紧送到医院。

  医生通过严密的检查,南梦旋只是呛水脱力而又导致的昏迷。还没等夏子远松口气,医生便告知,南梦旋肚子里有了三个月身孕,因为露水胎儿有些不稳。需要静心修养,不然孩子可能会保不住。

  孩子。南梦旋怎么会怀了孩子?这个孩子是谁的?系列的问题夏子远想要搞明白,但是现在只能是等着南梦旋醒来。

  女人眉心紧皱,呼吸急促。额头冒出滴滴汗水,口中无意识的,凭着本能的小声说着什么。

  坐在床边的夏子远,关切的低身靠近女子,想要听清楚她到底说的什么。依稀间能够听清楚,女子在叫:“啊,救命啊,救命啊!”

  夏子远正想伸手安慰,却没想到原本沉水的女子突然睁大了眼睛,苏醒过来。床边的夏子远,惊喜的呼唤:“老婆,你醒了吗?”

  夏子远看着苏醒过来的南梦旋正脸迷茫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探究,还有防备1

  “你你是谁?”女子终于鼓足勇气问出口。

  轰南梦旋的话犹如个定时淡淡般,夏子远惊愕的不知所措。

  “你,你不认识我了吗?”

  女子迷茫的深深的看了夏子远眼,疑惑的摇头,“难道你不认识我吗?但是你刚才叫我老婆,你是我的老公吗?”

  夏子远因为叫顺口了,所以刚才开口便闹了这么大的乌龙。但是,现在谁能告诉他是什么情况。

  南梦旋,她失忆了!

  夏子远问了南梦旋几个问题,南梦旋都显得脸的茫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渐渐的她的脸上出现了哀愁。低落的低拉下脑袋,她觉得此刻她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夏子远的心中突然有了个大胆的决定,既然他是真心的爱他,那么为何便不趁机把她留在她的身边,即时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他也可以当作亲生孩子来疼爱。

  打定主意的夏子远,坚定的出口说道:“你叫蓝梦旋,是我的妻子。”

  床上的南梦旋抬头看着夏子远,眼中虽然满是疑惑但是依然耐心的听着夏子远的话。

  “我叫夏子远,我们是夫妻。而你,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南梦旋听到自己怀了身孕的时候,下意识的便伸手去抚摸自己的肚子,或许是天生的母子情缘,她似乎感受到了肚子中孩子的存在。

  夏子远抱着侥幸的心态,试问出口:“但是,你现在的身体很不好,前不久还昏迷了。如果,你不想要孩子。”夏子远有点不忍心,但还是继续说完,“我们把这个孩子打掉,以后可以再要2”

  南梦旋听到夏子远的话,严厉的拒绝:“不,我要把他生下来。”说完副环卫的姿势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南梦旋本能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脑海中似乎有个信念,让她定要坚持把孩子生出来。

  夏子远看着南梦旋的模样,虽然心伤但是也只能作罢,既然如此,那么他也能够把孩子当亲生的疼爱的。

  “那好,我们就把孩子留下。”

  南梦旋听到夏子远的承诺,终于放下心,脸上也荡漾开了微笑,轻轻的抚摸了肚子几下。

  夏子远看着此刻已经散发着母亲的光环的南梦旋,或许,这个孩子注定是要来到这个世上的,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都没有离开。

  夏子远想到,南梦旋会直待在自己的身边,便觉得原本暗淡得未来也瞬间便得精彩起来。

  “老婆,”夏子远依然亲切得叫南梦旋老婆,这个称为他辈子都不想改变,“等你身体好些之后,我们便回国,这次只是因为我生意上得需要,我们临时在国带了段时间而已。”

  “好得,你定时间吧。”南梦旋犹豫片刻,小声得叫到,“老老公。”

  听到南梦旋得称呼,虽然不自然,但足以让夏子远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在心爱得女子得口中听到这么亲昵得称呼,原来是这种心情。

  安顿好南梦旋之后,夏子远就离开房间。南梦旋虽然疑问为什么夏子远不和自己睡个房间,但是想到自己刚失忆,对于夏子远得记忆几乎相当于是陌生人。想到要和个陌生人睡在起,南梦旋本能得排斥。

  回到房间得夏子远,显得疲惫非常,这两天边忙于公司得事,边还要抽空亲自照顾南梦旋,体力上有点吃不消3

  夏子远依靠在沙发背上,双腿自然得交叠摆放在茶几上,看到墙上得时钟已经指向了半夜,想到南梦旋身上那么多的疑问,夏子远决定打电话回国跟夏子琳打听打听。

  自从知道了南梦旋生死未卜得消息后,夏子琳总是表演得好像是悲伤欲绝,坐立难安得样子。虽然她得心中也是有那么丝得恐慌,生怕南梦旋事真的出了说明意外,但是毕竟之前便知道了南梦旋得逃跑计划,心里也没有那么的没底。

  但是为了不让颜辰希他们察觉到她事先知晓,便演戏伤心的模样给他们看。

  接到夏子远的电话的时候,夏子琳正在家中准备上班。看到事哥哥的电话,夏子琳便欢喜的接了起来。

  “哥,你怎么这会给我打电话,你那边应该事半夜吧,怎么还不睡觉。又再熬夜加班吗?”

  夏子琳犹如机关枪样直接问个不停,夏子远听到夏子琳的声音心中暖洋洋的这个妹妹总是那么的爱操心。

  “打个电话关心关心你。”夏子远不想开门见山的把南梦旋抛出来,他本能的觉得南梦旋失忆的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对了,还有我老婆最近怎么样。”夏子远状似无意的问起。

  夏子琳是个藏不住事的人,便吧南梦旋发生的所有切倒豆子样全部倒给了夏子远听。

  夏子远边听这个心便更加的往下坠,当听到南梦旋被个叫颜辰希的男人强行占有的时候,他恨不得宰了这个男人。那么相比,现在南梦旋肚子里的孩子便是这个叫颜辰希的男人的。

  突然,夏子远对肚子的这个孩子怨恨起来。如若不是他的父亲,那么南梦旋是不是不会经历这些事情。

  夏子琳只顾着说话,根本没有注意到电话那端夏子远的心态,只是长时间都没有听到他都回应,便喊了几句:“哥,哥,哥。”

  “我听到了”夏子远回过神来答应到,“现在你该去上班了。不然的话你就该迟到了。”

  “啊”夏子琳惊呼,便火急火燎的挂了电话,冲去上班。

  夏子远挂了电话之后,心里更加的想要见到南梦旋,刻不犹豫的起身,轻声的推开了房门。

  床上的南梦旋在意睡熟,双手环在肚子上,脸上的面容安静而又恬美。这样美好的人儿怎么忍心去伤害。夏子远对颜辰希的怨恨更加深了起来。

  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去度假别墅那,那么此刻,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没有南梦旋这个人了。想想都觉得后怕。

  夏子远悄悄的走近床边,慢慢的蹲在地上,双手忍不住的想去抚摸南梦旋的脸,但是最终,换了方向,抓起了南梦旋的手。

  夏子远把南梦旋的手贴近自己的脸庞,脸上瞬间感受到南梦旋手上的温度。这刻,他才觉得,这个女人真切的存在,而且,还是在他的身边。

  夏子远安安保证到:老婆,这辈子我都会保护好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这辈子,我都不会松你的手。

  第二天南梦旋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禁锢住了,抬头看才看到窝在床边睡着了的夏子远。南梦旋看着沉睡得夏子远,想着,这男人肯定是很爱自己把。不然也不会半夜再出现,睡在床边。

  南梦旋皱眉看着这个儒雅俊美的男人,自己努力的回想依然寻找不到丝这个男人的记忆。

  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老公吗,为什么她感觉那么的陌生。

  夏子远醒来便看到南梦旋沉思的模样,淡然笑,在南梦旋的手背上落下吻,“早安,老婆。”

  看着夏子远自然亲昵的模样,南梦旋暗怨自己想多了,这个男人对她的好是多么的自然,丝毫没有丝的做作。

  “早,老公”南梦旋回应道。

  夏子远想起昨晚上的事,再看着此刻笑靥如花的女人,便打定主意保护她。

  “老婆,我定了明天的飞机回国。”

  “好,我们回国”

  南梦旋,我想尽我的全力给你幸福。

  第百六十七章查到踪迹

  ?颜辰希对这几日的复健的效果不满意,内心焦躁不堪,他必须尽快的好起来,那个该死的女人还点消息都没有。

  “颜少爷,你不能操之过急,不然的话会对腿产生的压力,那样子更不利于康复。”

  医生提醒道。

  话音刚落,颜辰希便因用力过多,左腿脱力摔倒在了地上,医生想要去扶,却被颜辰希厉声阻拦,“给我出去!出去!”

  医生看着颜辰希的样子,只好无奈的离开。颜辰希奋力的单腿想要站起的时候,听到了身后的声响,不耐烦的吼道:“我让你出去,没听到吗?”

  “总裁,是我。”温泽宇出声道。

  颜辰溪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温泽宇,温泽宇上前把颜辰希扶到轮椅上,然后站在了旁边。

  颜辰希稍微整理了身上的衣物后,说道:“还是没有消息吗?”

  太多次的期待,太多次的失望。时间越久,找到那个女人的可能就越小。所以,渐渐的他开始浮躁,他想要亲自出去抓那个小女人回来,但是偏偏现在自己的腿不争气。

  颜辰希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手,愤怒捶打了下。

  温泽宇看到这样的颜辰希,思考良久,片刻后终于回答道:“有南小姐的消息了。”

  颜辰希不敢置信的看着温泽宇,“什么?”

  “我们的人查到了南小姐最后出现在林子的河边,找到了当时正好路过那边的路人,她说他看到了两个亚洲女孩在那里产生了剧烈的争执,不久后便只看到了个亚洲女孩开车离开。”

  “那么,其中个女人肯定是南梦旋1”

  温泽宇停顿许久,接着说道:“我们根据那个人的描述,画了人像。”说完,把张纸递给颜辰希。

  颜辰希接过,看,惊讶的抬头,疑问道:“王心梦?”

  “对,正是王小姐,应该开车离开的女人是王心梦,而留在那里,最后却不得其踪的人是南小姐。”

  颜辰希没想到,最后搞鬼的人竟然是王心梦。想到那个令人作恶的女人,他恨不得掐断了他的脖子。

  “王心梦自从国回来之后,便有段时间闭门不出,正常的社交活动都没有参加。”照着王心梦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这般反常,所以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辰希怒目而视,浑身散发着弑人的气息,“泽宇,查出现在王心梦在哪里,我要亲自审问她。”

  “是。”

  说完便拨出电话,自从查到这个消息后,温泽宇便派人盯着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