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王夫人看到王信鸿出现了,便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样,哭诉道:“信鸿啊,妈妈现在只剩下你了啊。”

  王信鸿赶紧安慰王夫人,王伦看到王信鸿出现,便开口问道:“信鸿,你最近有没有注意到有人恶意收购我们的股票?还是你最近又得罪了什么大人物1”

  王伦对这个儿子是不满意的,性子浮躁不说,而且美誉大谋。但是没有办法,他是他唯的儿子。

  “没有啊。爸我最近都乖乖的在公司上班,怎么可能出去招惹什么人。”王信鸿见父亲直接把问题推到了自己身上,便不爽快的反驳。

  王伦想,最近王信鸿确实每天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上班,不是信鸿,那么还能有谁呢?

  “对了,那个贱丫头呢,每天都不知道死在哪里,简直是给王家丢人,现在家里出事了人都不见了,不会是听到消息跑了吧。”王夫人尖酸刻薄的说道。

  “心梦呢?信鸿赶紧给你妹妹打电话,让她回来。”王伦说道。

  王信鸿掏出手机,但是却怎么也打不通,正在他们疑惑着王心梦或许是真的跑了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管家的呼喊声:“老爷,老爷快来啊,快来看下。”

  王伦行人来到门口的时候,门口的阶梯下正躺着人形样的包裹。

  “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刚才突然有辆车直接冲了进来,开门便把这个东西推了下来,然后便又迅速离开了。”

  王信鸿壮着胆子上前打开了包裹的布,惊异的发现里面的竟然是个人,还是他们直在寻找的王心梦。

  只见王心梦的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隐约能够看见内里肌肤上的那道道伤痕,王信鸿瞬间便想明白王心梦可能经历的事情。

  看到这样的王心梦,王信鸿的心里也不好受。他们同是私生子,惺惺相惜,平时也处的不错2王信鸿蹲下身把抱起了王心梦,快步朝屋内走去。免得被下人们看到。那王心梦的名声就彻底的败了。

  “爸,是心梦。”

  王伦惊,王心梦怎么会成了这幅模样。跟在王信鸿的身后,走入王心梦的房间。

  王信鸿把王心梦放在床上之后,边拍打王心梦的脸,想要问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似乎之前是吃了什么药,醒来后的整个人神志不清。

  王心梦幽幽的转醒,开始剧烈的挣扎:“不要啊,不要,放过我吧,不要”

  “王心梦,醒醒,醒醒。”王信鸿使劲的摇晃,企图把她的神智唤醒过来。

  良久,王心梦才恍惚的醒过来,“哥?”王心梦看清王信鸿之后便开始哭泣,痛苦的那种,“哥,哥,帮我帮我,我不要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伦在边问道。

  “我要杀了颜辰希,我要杀了他,他绑架我,还把我扔给了徐小姐,招人强了我,啊,我呼喊着让他们不要碰我,可是,他们,他们”王心梦几乎说不下去,整个人激动的颤抖,“但是他们要是恶魔样把我压在了地上,扯烂我的衣服,然后我要杀了颜辰希,我定要杀了他。啊”

  王心梦激动的痛喊声便又再次晕了过去。王信鸿看着激动的昏厥的王心梦,心中暗叹,这就是因爱不成反成恨吗?

  王信鸿看了王伦眼,两人眼神交汇。难道是颜辰希收购了王氏。

  “爸,有没有可能是颜辰希收购了我们。”

  “现在不能确定是不是颜辰希收购了王氏,但是,可以确认的是,现在只有颜辰希才能救王氏了。”

  “信鸿,会你跟我起去颜氏,即使在跪在颜辰希的面前,我也要把王氏薄3”

  颜辰霄完复健后坐到了轮椅上,边的温泽宇则随即把毛巾递给了颜辰希。

  边汇报道:“总裁,我们手上的股份已经完全超过了王伦的控股,我们随时可以去接手王氏。”幸好,从开始,便有了收购王氏的计划,不然昨晚颜辰希的决定也不会如此顺利的达到。

  “很好,泽宇,现在我们就静静的等着王伦他们主动上门吧。”颜辰希擦完汗后将毛巾随意的放在边,然后拿起桌边的文件审批起来。颜氏的文件大部分都由颜宏伟他们批阅,但是很多重大的事项的决策还是需要颜辰希的签字。

  温泽宇的疑惑的问道:“总裁,难道我们不亲自接受这家公司吗?虽然用的是国外注资公司的名义。”

  “个小小的王氏我还不放在眼里,即使他们想要要回去,我也可以拱手相送。”颜辰希语气轻描淡写,似乎并不把这切都看在眼里。

  温泽宇依然是副茫然的表情。颜辰希也不再解释,“会你便明白了。”

  不多会功夫,王氏父子便找到了颜辰希的病房,推开门便看到了坐在客厅轮椅上正在低头看文件的颜辰希。

  颜辰希似乎对他们的到来点都不奇怪,依然专心的看着文件,似乎也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

  王氏父子尴尬的站在边,王伦首先沉不住气开口道:“辰希,你的身体好些了吧,前段日子便想来看你了,但是老爷子那边下了命令不许探视。呵呵,不要怪伯父来晚了哈。”

  颜辰希也打着哈哈:“岂敢,做小辈的怎么敢怪罪做长辈的你呢。”颜辰希咬重“小辈”“长辈”的字眼。

  王伦当然能够听出颜辰希话中的意思,今天他是拉着老脸来求他的。实际便有点以大欺小的意味。但是,现在他是被逼无奈,即使是下跪他也要开这个口。

  “辰希,就当我这个长辈的求你,你便看在死去的心蕊的面子上,帮帮王氏。如果你不帮忙的话,王氏定是保不住了,那王家也会散的啊。”说完,眼中竟有了丝湿润。

  “王总,你觉得你在王心蕊的心中是有多大的分量,她活着的时候你利用她,现在她人都死了,你还利用她。你这个父亲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颜辰希近乎是冷嘲热讽。

  王伦被说的老脸通红,但是只能是咬牙忍耐默不作声。而旁的王信鸿便看不过眼了,开始颜辰希的下马威已经让自己火大,现在竟然这般的欺负人。

  “颜辰希,你就说句明白话,这忙你是帮还是不帮,我父亲再怎么不是也轮不到你来说三到四,你别忘记了他曾经也是你的岳父。”

  王伦连忙阻拦,“住嘴。”

  颜辰希淡然笑,似乎并没有把王信鸿的话听在耳里。“王总,实话跟你说,是我派人收购王氏的。”

  王伦父子听,顿时怒火直冒,“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王氏哪里得罪你了。心梦的事也是你做的?”王伦想到早上王心梦那悲惨的样子,心里也是心疼的。

  “王氏没有得罪我,如果真的要怪的话就去问你那个宝贝女儿吧,问她做了什么事。”

  王心梦?父子两明显摸不着头脑,难道王心梦因爱成痴,霸王硬上弓了。

  但是想到颜辰希收购王氏是因为王心梦的原因,王伦的心里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

  “王心梦死不足惜,惹了不该惹的人,毁了她还是轻的。你们王氏便做她的陪葬。”

  “你为什么这么狠,如果是因为心梦的原因,我让她给你道歉。”

  “道歉!”颜辰希似乎听到了巨大的笑话,冷笑出声,“道歉如果能让南梦旋死而复生的话,我会让她跪在地上道歉个三天三夜。”

  南梦旋死了?为什么会和南梦旋扯上关系。王伦的心中满是疑惑。

  “我可以把王氏送给你们。但是,我有个要求。”

  王伦和王信鸿不可置信的看着颜辰希,简直不敢相信。

  颜辰希停顿片刻,字字咬牙:“我要让王心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第百七十章报复

  ?等到王氏父子离开之后,温泽宇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总裁您是想借王家的手来整治王心梦。”

  颜辰希微微笑,“有什么能比众叛亲离带来的痛苦更大。”

  温泽宇默默的替王心梦默哀。

  回到王家之后,王伦便气势汹汹的直接上楼冲进了王心梦的房间。看到床上的王心梦已经清醒,身上的伤口也被包扎处理过了,此刻正在女佣的服侍下吃药。

  王伦上前把夺过了王心梦手中的水杯,狠狠的扔掷地上,水杯瞬间分奔离析,碎片散落地。

  “王心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为什么要去招惹颜辰希那个活阎王。还连累整个王家。”

  王心梦看王伦的模样,心中了然,他们必定是知晓了王氏破产的原因了。王心梦直接从床上爬起来,忍者疼痛跪倒在王伦的面前,紧紧的抱着王伦的腿,哀求道:“爸爸,真的不管我的事,是颜辰希诬赖我的。我根本没有杀南梦旋那个女人啊。”

  王伦抬腿边将王心梦踢了出去,咬牙切齿的说道:“诬赖,人家颜辰希为什么不诬赖别人,偏偏诬赖你。我看你真是色胆包天,连杀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现在,颜辰希要整个王氏给你陪葬。你简直是死不足惜。”

  王夫人跟在王伦的身后,听到王伦这么说,便知道了,王氏被收购,原来是王心梦的原因。当场便撒起泼来,脚上前便扯住了王心梦的头发,撕劲拉扯,似乎是想把她的头皮都拔下来。

  “你这个贱人,小狐狸精,都是你的错,我弄死你我弄死你。”王夫人把她的所有怨恨都发泄在了王心梦的身上,可怜王心梦受了伤身上无力挣脱,哀求的让其他的人帮她,可其他的人都站在边漠视着。

  王信鸿站在边冷眼漠视的看着王心梦,他以为王心梦是个聪明的女人,以后对自己肯定有所帮助,现在反而却是连累了自己1虽然最可恨的是颜辰希,但是现在他只能是将怒气发散在王心梦的身上。

  良久才上前拦住了王夫人,冷声说道。

  “心梦,我以为你去追求颜辰希是为了王氏的利益,没想到却是像个傻子样爱上了他,现在王家被他整的家破人亡。你难辞其咎了。”

  王心梦看平时和自己站在队的王信鸿都这么说,那么王伦的心里便是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了了吧,心里便瞬间凉了大块。

  “爸爸,我永远是站在王家边的,只要我能够嫁给颜辰希,那么颜辰希必定会把王氏还给我们的。”王心梦依然痴人说梦,贼心不死。

  “呵呵,还想嫁给他,颜辰希明确放话,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要把你逐出王家,王氏自然是回到我们手里。”

  王信鸿说完,王心梦震惊的尖叫:“什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难道真的要逼我去死吗?”离开了王家,她便什么都不是了,没有了王家的依仗,自己以后肯定寸步难行。

  “爸爸,我真的知错了,你不要把我赶出去啊。出了王家我会死的啊。”王心梦现在只能是期盼王伦还有点情谊,念在妇女之情上,能够留下自己。

  王伦几乎是丝毫都没有犹豫,手上用力,颗颗的将王心梦的手指掰开,“我会给你百万,今天你出了王家的大门,便不再是王家的人,是生是死都和王家无关。”

  王伦的话已经是做了决定了,他要用王心梦把王氏还回来,女儿在他的眼里直就只是利益的工具而已,至于其他,他从来就不在乎。

  王心梦绝望的看着王伦,脸上的深情犹如死灰,毫无生机。王伦的话无疑是判了自己死刑。

  王心梦突然的笑出声:“哈哈哈哈”笑的那么的悲凉/绝望2

  “爸爸,我以为你是真的疼我,没想到只是把我当成了工具而已。”现在没有用了便脚踢开。

  “哼,这个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的,明知道南梦旋在颜辰希心中的地位,你偏偏还要杀了她。”可恨的是,杀了便杀了,还让颜辰希查到了,简直是愚不可及。“不管如何,你今天便离开王家,以后便再也不是王家的人了。”

  说完,王伦便转身离开,不再理会坐在地上颓败的王心梦。

  王夫人跟在王伦的身后,她可眼都不想见到这个小狐狸精,至于她的死活更不是她关心的,最好便直接死在外面。

  王信鸿走在最后,但也只是俯视着王心梦,“明哲保身,我们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你如果要报仇的话,就去找颜辰希吧,他才是罪魁祸首。”说完也离开了。

  转眼,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了跪趴在地上的王心梦,整个人无力的无力的趴倒在地上,身上的伤隐隐作痛,感觉头上似乎有头皮都被扯掉的疼痛。

  “报仇,呵呵,我当然会报。不仅是颜辰希,整个王家我都不会放过。今天我所受的切,他日定当百倍奉还。”

  隔日,王家便在报纸上刊登了王伦与王心梦脱离父女关系的报道。整个市又是舆论不断。

  第三日,王氏便重新被王家控股。短短三日之间,王氏直被推在了风口浪尖之上。但是,过不了几天,大众的眼球便再也不再围着王氏转了,似乎这切都不曾发生过,更不曾有人记起还有个王心梦这个人。

  王心梦离开王家之后便直住在酒店,临走之前王伦倒是真的给了她百万。这也让她不需要生活的很窘迫。

  但是,死钱永远是不会生钱,只会越来越少。所以王心梦必须开始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3

  王心梦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上那清晰的伤疤,那晚终于还是破相了。到时候整容也是笔费用。王心梦打遍了之前所有的好友的电话,但是没有个人接听的。

  好不容易个相交甚密的女友接了电话,王心梦简直开心的不得了,觉得人心并不是全部都是冷淡得。

  但是想不到那端得女人开口便是:“王心梦,以后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你都不是王家小姐了,我们根本没必要做朋友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王心梦愤怒得将电话扔了出去,这便是酒肉朋友,有钱有势得时候每个人都拍她马屁,有事得时候比谁都跑的快。

  不行,我王心梦绝对不能便这样毁了。我还要报仇,王心梦得心里恶狠狠得发誓。

  王心梦走出房间,刚走进电梯得时候,便看到了电梯里原本便站了个英俊邪魅得男人,男人慵懒得依靠在电梯壁上,温柔多情得眸子望着王心梦。

  王心梦被看得脸庞微红,想起现在得脸上那道丑恶得疤痕,王心梦便不由自主得低下头,走入电梯。

  电梯内瞬间充满了沉静而又诡异得气氛,王心梦不时得用眼角看那个男人,她见过得长的好看得/帅气得得男人多了去了,但是没有见过这样邪魅得,好想他个魅惑得笑容都能把你迷晕了过去。

  突然,王心梦感觉自己得目光和这个男人对视上了,王心梦不好意思得赶紧转头,没想到男人却先开口说话了。

  男人得嗓音想个低沉得大提琴般,慵懒而又迷人,“王小姐。”

  王心梦疑惑男人竟然知道她姓王,那么肯定是认识自己得。但是她搜遍了所有得记忆都不曾想起自己认得她,便假装没有听到忽视过去。

  没想到那个那人继续说道:“王心梦小姐。”

  王心梦忍不住得疑问道:“你认识我吗,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只要我们认识共同得敌人就行了。”

  王心梦警惕得不再说话。男子似乎也没有在意,继续说道:“难道王小姐你不想报仇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心梦扭头看着电梯键慢慢得向楼跳,只希望能够再快

  “王小姐难道已经忘记了,是谁害你成了这幅境地,害你被赶出王家众叛亲离,又是谁毁了你得容貌,又是谁,派人强了你。”男子得语气平淡。

  “你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得是我们有着共同得敌人,那人便是,颜辰希。”

  “我凭什么相信你。”王心梦有点心动,但是还是谨慎起见。

  “我不需要你相信,你只要知道,我能够帮助你报仇雪恨,拿回属于你得切就好了。”

  王心梦得心中依然疑惑,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主动搭讪自己,难道真的是颜辰希得敌人。

  “叮”电梯到了楼。

  等啊的电梯门打开,男子便大步得跨了出去,对王心梦就像个陌生人样。刚才得对象便像不存在过。

  王心梦看着男子挺拔得身影,心中已经是相信了大半了。每个人都可以说谎,但是每个人仇恨得眼神是不会骗人得。王心梦刚才清晰得看到男人提到颜辰希那眼中并射出得仇恨得光。

  王心梦追上前,拦在了男子面子,“我相信你。我们要怎么合作。”

  男子得嘴角撕扯出个魅惑得笑容,“王小姐是个聪明人。”

  “你清楚知道我得切,我连你得名字都不知道。”

  “b,我叫b。”

  第百七十章南辕北辙

  ?医院。

  “国有没有消息传回来。”颜辰哮在窗前,眼眸深邃的看着窗外,无意识的盯着处。整个人都包裹着沉阴郁的气息。

  经过多日来的复健,骨折的腿已经恢复了许多,但是还是不能长时站立需要坐轮椅。其实,对于常人来说这个恢复进度已经是非常迅速惊人了额,但是颜辰希依然不满意。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亲自去抓那个女人回来。

  国那边,他们直都在派人寻找南梦旋,几乎是掘地三尺,但是依然都是无所获。

  但是,没消息也是好消息。如果说南梦旋已死的话,那么必定也会发现尸体,但是现在连尸体都没有找见,那么南梦旋活着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颜辰希看着温泽宇的

章节目录